• 嗨起來吧
  • 0

「怎麼了?」看著葛老的樣子,林陽不由問道。

「林小友,你先在這裡等我,我先進去,可以嗎?」葛老凝聲道。

聞言,林陽怔了怔,也不知道葛老有什麼用意,但是林陽還是點了點頭:「好的。」

林陽的話音落下之後,葛老大步的走進了瓊海閣當中,腳步無比的匆忙,能夠看的出來葛老很是著急。

一時之間林陽的心中也是起了好奇之心,這葛老究竟是為了什麼這麼驚慌?

不過葛老沒有讓自己進去,林陽也不好進去,只好獃在門外晃悠著。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很快,接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便是已經過去了。

而此時的林陽也是終於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這葛老在幹嘛?」林陽站在門外,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不管了,進去看看。」心中一動,林陽凝聲道,說罷,林陽大步便是走了進去。 心中這麼想著,林陽大步的走入了瓊海閣當中。

剛剛進入瓊海閣,立刻一名身材妖嬈面容姣好的侍女便是沖著林陽走了上來:「請問大人,您有什麼需要嗎?」

聞言,林陽笑了笑:「請問,你知道南域的監察史葛老現在在哪個樓層嗎?」

聽到林陽的話,這女子面上流露出一絲詫異的目光,不過很快便回過神來,輕輕的點了點頭:「大人您好,葛老的確在商會當中,不過您有預約嗎?」

林陽有些無奈,旋即猶豫了一下之後,手腕一顫,一塊玉牌便是出現在了林陽的手中,正是瓊海閣的供奉腰牌!

「嗡!」

當這女子看到這塊腰牌之時,當即只覺得晴天霹靂一聲,她身為瓊海閣的人自然不會不認識這塊腰牌,當即女子便是凝聲道:「大人……您是……」

「我是商會的新供奉。」林陽淡淡道。

「原來是這樣……」女子一臉的驚慌失措,瓊海閣供奉的身份不知道要比他大上多少倍!雖然他不知道瓊海閣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個新的供奉,但是她也知道這是高層的事情,不是她一個侍女能夠管的了的。

當即侍女便是連忙道:「大人……葛老在第八層,您請隨我來。」

「謝了。」聞言,林陽輕輕的笑了笑。

接下來這侍女連忙帶著林陽沖著第八層走去,連西漠城那種小地方的瓊海閣都是有著傳送陣的,瓊海閣的總部自然不可能沒有,在傳送陣的幫助下一路來到第八層。

瓊海閣的內部毫無疑問與外界是一樣的性質,如果讓林陽用什麼詞語來形容的話,那麼只能說上兩個字「奢侈!」

無論是剛剛林陽所在的大廳,還是這第八層,都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不過林陽早就已經有了心裡準備,所以即使受到在大的衝擊,林陽倒也不至於像剛剛那樣面上露出什麼驚訝的神色。

這一路上,林陽發現房間很多,而每個房間當中都有一些嘈雜的聲音,不過侍女估計是以為林陽不是第一次來商會了,所以沒與林陽做什麼解釋,而是一路帶著林陽在這一層當中不斷穿插著走廊。

實際上,這侍女從剛剛到現在在林陽的身邊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要知道……

那可是供奉啊!

一個供奉在瓊海閣當中可以說是僅次於閣主的身份的!她一個小小的侍女,平常哪裡能夠見到這麼厲害的人物!所以這一路來,這侍女都是極為的小心翼翼,連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敢說。

很快,林陽便是被這侍女帶到了一條走廊的深處……

一個巨大的房間門便是出現在二人眼中。

「回大人,葛老就在裡邊,您進去吧。」侍女看著林陽,微微一笑,恭敬的說道。

「嗯,麻煩你了。」林陽笑了笑。

很快這侍女便是離去了,而待她離去之後,林陽大步像前走了幾步,剛想敲一下門……

卻突然聽到裡邊傳來憤怒的咆哮聲。

「歐陽笑!你這是在毀我們瓊海閣!你知道不知道!!」

「你是在和誰說話,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我只知道,你現在是在毀我們瓊海閣!對於你這樣的人,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都不能讓你這樣做下去!」

「還有你們!難道這歐陽笑瘋了,你們也都跟著瘋了嗎?」

「小葛,注意一下你的態度,不要忘了你是什麼身份!」

「這可是閣主親自下令的事情!你們難道也敢違背?」

「哼!那是閣主與你下的令,可是沒和我們下過什麼命令,誰知道你是從哪個山溝當中找到一個騙子!」

「你……你們……!」

門後傳來一陣陣憤怒的咆哮聲,林陽聽得很清楚,此時那正在憤怒咆哮的人,正是葛老!

房間之中似乎有很多的人……

猶豫了一下之後,林陽高懸的手輕輕的敲了下去。

「噹噹當」

當聽到敲門聲后,房間內短暫的沉寂了一下。

幾息之後立刻傳來聲音:「是誰?進來!」

輕輕的推開房門,林陽大步的走了進去。

剛剛走進房間當中,剎那間林陽便是吸引了無數道目光。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林陽的身上。

而林陽的目光也一一在這些人的身上掃過,在房間當中此時足足坐著十餘個人,唯有葛老一個人是站著的,這些人大多數都是老者,唯獨有一個人是年輕人,看起來和林陽差不多大的年紀。

掃視了一圈之後,林陽最終將目光放在了葛老的身上,發現此時葛老面色漲紅無比,讓人一眼便是能夠看的出來,這個人剛剛生了莫大的氣!

「葛老,你這是怎麼了?」沉默了一秒后,林陽輕笑著問道。

葛老也是萬萬沒有想到,林陽竟然會突然間殺進來,面上不由流露出了一絲尷尬之色,旋即凝聲道:「林小友,你怎麼進來了?」

聞言,林陽無奈的笑了笑:「你在裡邊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我等不及了。」

「我……」此話一出,葛老一時之間竟是無言以對,面上的尷尬之色更加濃烈了起來,不過最終葛老似乎將所有的尷尬都化作了憤怒,立刻掃向了這房間當中的所有人。

「小葛,這個人是誰啊?怎麼擅自闖進來?趕快給他轟出去!」而就在這時,房間當中再度有人開口了。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人,此時這中年人目光落在林陽的身上,冷冷的說道。

不知道為何,林陽敏銳的發現……當這中年人看向自己之時,眼中似乎有一些怨毒!

一時之間林陽也是有些無語,老子是招你還是惹你了?你這麼看老子?

不過礙於這畢竟是自己第一次進商會,所以林陽也沒有發作,只是靜靜的看著這個中年人。

打量了一番之後,林陽不由的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絲興趣。

因為林陽發現……這個中年人竟然是一名煉器師!

林陽本身自己便是一名煉器師,所以對於煉器師他自然不可能看錯。

雙手上的老繭那絕對是煉器才能夠出現的。

如果只是正常的武者練體,那應該是手掌心之處充滿了老繭,但是這人只有手指之上充滿了老繭,這絕對是常年握錘導致的結果。

在加上此時這中年人只穿了一件練功勁服,兩條臂膀暴漏在空氣當中,那紮實的肌肉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兩座火山一樣,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最關鍵的一點是,林陽能夠在這中年人身上感覺到濃厚的火元素!如果這個人只是一個普通的火屬性修士的話,那麼他在不釋放自己的玄氣之時,是不可能出現這麼濃厚的火屬性元素的。

像這種自己根本控制不了的人,要麼是煉器師,要麼是煉丹師!只有常年與火打交道的他們,火焰早就已經附在身體上了,才能夠擁有這樣濃烈的火元素!有他的存在,這諾大的房間當中溫度彷彿都上升了一些,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就是一個移動火爐一樣!

「歐陽笑!我在和你說一遍!這位林陽小友是我們商會的新供奉!是我們商會的新任首席煉器師!你還想把他轟出去?你有這個資格嗎!」當聽到這中年人不善的語氣之時,林陽還沒覺得怎麼樣,葛老倒是先火了。

此刻葛老彷彿壓抑了一肚子的怒氣全部被他發泄出來了一樣,單手指著歐陽笑,眼中閃爍著憤怒的目光咆哮著說道。

被葛老這麼指著鼻子罵,歐陽笑的面上似乎一時間有些掛不住了,立刻看向葛老:「你是在和誰說話!」

一時之間房間當中的氣氛無比的緊張~! 歐陽笑的話音落下之後,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瞬間將目光放在了葛老的身上,甚至有幾個人身上燃起了微微的玄氣!

在場的這些人沒有一個人是弱手,林陽能夠看的出來,在場的這些人修為好最弱的人恐怕就是那個年輕人了,但是那個年輕人亦是有著凌武巔峰的境界,剩下的人統一全部都是凝神期的高手!

這也不得不讓林陽感嘆,瓊海閣的總部當中果然是高手如雲,凝神期的高手,這樣的修為在南域當中絕對少見,每一個基本上都是南域赫赫有名的人物,要麼是家族族長要麼是宗門宗主,但是在這裡卻一聚聚了十多個,這陣容堪稱恐怖!

「你們要幹什麼!」感受著這些人的樣子,葛老目光當中閃過一絲驚訝,旋即眼中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起來,憤怒的咆哮道:「我要見高層!我要見長老們!」

「哼,長老們和供奉都不再閣內。」這時,坐在最中央的一個人凝聲道,林陽能夠看的出來,在場的這些人除了那個歐陽笑以外,他的身份似乎是最高的,周圍的人在他的身邊似乎都有一些拘謹!

聽到這話之後,葛老怔了怔,旋即恍然大悟一般的說道:「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旋即葛老彷彿發了瘋一般的看著歐陽笑:「你這個小人!你就是看不得你首席煉器師的位置被搶,趁著閣主和長老們都不再,你就想難為人!」

聞言,歐陽笑怔了怔,面上流露出一絲尷尬之色,不過旋即勃然大怒,彷彿陰謀被拆穿了之後的惱羞成怒。

「姓葛的,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只不過是南域的一個監察史,在這瓊海閣當中你最多算個中層,有什麼資格站在我面前指手畫腳的,你是不想活了嗎!」歐陽笑憤怒的喝道。

聞言,葛老冷哼了一聲:「好好好,我也不與你爭辯,我這便去聯繫閣主,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大的膽子,竟然敢做這樣的事情!」

說罷,葛老手腕一顫,一顆水晶球便是出現在葛老的手中。

而當看到葛老的動作之時,歐陽笑眼中閃過一絲精芒,旋即手腕一顫,手指之間立刻閃過一道精光!

「轟!」

這一道精光立刻便是將葛老手中的水晶球給轟了個粉碎,顯然這歐陽笑的手段要比葛老強上太多,那道精芒的速度之快,連葛老都反應不過來!

「歐陽笑……」見此,葛老面色大急,旋即咬牙切齒的沖著歐陽笑冷冷道。

而歐陽笑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眼神看著葛老:「哼,閣主與長老、供奉們正在忙一件極為重要的事,豈能受你打擾?」

「好好好!」見此,葛老連連點了點頭,接下來看著歐陽笑冷聲道:「好,今日閣主不在,你們在瓊海閣當中稱王稱霸,我說不過你們,我便等閣主回來!到時候看看,慢待一位法器師的罪名,你歐陽笑能不能承擔的起!」

說罷,葛老看向林陽凝聲道:「林小友,我們走!」

聞言,林陽怔了怔,旋即輕輕的點了點頭。

林陽又不是傻子,此時此刻林陽已經是能夠將一切都看明白了。

這歐陽笑應該是這瓊海閣原本的首席煉器師,而自己是法器師的身份,雖然自己現在的煉器手段應該比不上這歐陽笑,但是首席煉器師的身份必定是自己的!

這歐陽笑應該便是不服氣了,然後趁著瓊海閣的高層不再,聯繫了一乾死黨在這裡難為自己與葛老。

林陽甚至能夠清楚的知道這歐陽笑心中的想法。

要知道,任何一名法器師都是有著傲氣的!

如果換做是一名正常的法器師,初次來到瓊海閣,然後看到了這種場面,恐怕會瞬間甩袖子走人,直接不理瓊海閣了,天大地大哪裡不留爺?

法器師若是想找一個勢力靠著,那實在是太容易了。

林陽現在只要一句話放出去,林陽敢保證整個大周朝的所有勢力都會瞬間如同求爺爺一般的過來求著自己。

這歐陽笑應該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想要把自己氣走!

等到時候就算是瓊海閣的閣主回來了,自己也已經走了,到時候就算瓊海閣閣主在生氣,最多也就是對他做一些懲罰,因為他既然能夠成為瓊海閣的首席煉器師,想必手段肯定還是有的,這樣的人才,你總不能將他殺了吧?那樣的損失就更大了!

不過……這一次歐陽笑的主意註定是落空了。

林陽能夠前來瓊海閣,瓊海閣給的條件很優厚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是,林陽與葛老、陸宇之間的情誼!

當初如果不是陸宇幫助自己一下,自己現在能不能活著還兩說呢!林陽可不敢把希望寄托在那冷漠的近乎沒人情味的羅老身上。

因為這一點,所以就算是商會當中有人排擠自己,自己也不會像一般的法器師那樣。

笑著點了點頭,林陽看著葛老輕聲道:「嗯,好。」

說罷,林陽與葛老便是一同大步的像外邊走去。

而當看到這一幕之時……

歐陽笑傻了!

這……這完全不是自己預想當中的情景啊!

打林陽第一次進門的時候,歐陽笑便看出來了,這便是閣主臨走之時所吩咐的,讓全閣的人出門去迎接,然後尊敬無比接待的新供奉、新任瓊海閣首席煉器師,也是大周朝已經無數年沒有出現過的一名法器師!

而歐陽笑自己的身份便無比的尊貴,身為煉器師的他更是知道,一名法器師的身份是有多尊貴。

這樣尊貴的人,在剛剛加入一個勢力的時候就碰到這樣的事情,難道他不應該是立刻氣的轉身離去嗎?

這便是歐陽笑原本策劃好的場景,為了這一幕,他付出了不知道多少!

眼下瓊海閣一干高層全部被閣主帶走,去做一件極為神秘的事情……

瓊海閣當中只剩下了一些中層與他這個首席煉器師,這些中層的地位要比葛老高上一些,但是卻高不了太多。

而對於這些中層來講,瓊海閣損失一個法器師又能怎麼樣?所以自己只是每人贈送了一柄自己親自打造的武器便是將他們都買通了!

自己今日的目的就是為了氣走這個新來的法器師!

到時候就算是閣主回來了,就算他在生氣,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的,最多自己受到一些懲罰,到時候自己仍舊可以成為這大周朝第一商會的首席煉器師!享受著那極為豐厚的待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