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便在一時刻,尹花封鎖了他的所有後路,其拳頭便要落在黃健的身上時……

黃健突然反手擊出,發揮出了方才古塵一般的妖孽大力,硬生生地龐大的尹花魔猿,擊得往後退了半步!。

「哈哈!好爽!」

黃健簡直都不敢相信,方才那一擊是從手裡擊出的,尤其竟能擊退尹花簡直好不舒坦啊!

自從知道老對頭尹花變強之後,黃健可是憋著一口悶氣。

現在讓他能夠親手爆揍尹花,簡直比讓他上了一百個嬌滴滴的美女,還要舒爽!

古塵倒是懂得黃健的心思,立馬操控他爆揍尹花,只聽梆梆作響,拳拳到肉啊!

在一聲聲痛呼中,尹花從魔猿的狀態中退化了下來,只見他鼻青臉腫,蜷縮在地,並雙眼無神地望著天際。

今日之事,已經徹底擊垮了他心中的驕傲,他心中除了無窮盡的後悔,便不剩其他了!

「讓你小子狂,讓你傲!方才還敢讓我大哥自斷雙臂,現在再狂一個給你黃健爺爺看一看!」

這時古塵已經將靈魂抽絲撤回了,黃健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體,立馬拎起尹花,又打又罵的,語氣中幾近羞怒之詞。

看得出來,黃健還是很享受這種痛打落水狗的事情。

尹花的手下見此,腳下皆不自禁地往外邊滑。

可這時古塵正處在大門邊上,一巴掌呼過去,直接將這些狗腿子打倒在地。

「爺爺饒命!此事皆是尹花此獠的主意,與我等毫無干係啊!」

這些流浪漢倒是一點骨氣都沒有,為了央求古塵他們,賣大哥賣的那叫一個順口!

本就被黃健提起來爆揍的尹花,現在聽到手下的話后,更是直接噴出了一口淤血……

古塵沒有地上這些流浪漢,走到黃健身邊,問道:「你可有何不適?」

黃健立馬搖了搖頭,道:「大哥,我沒有什麼不適,心中僅有舒坦!」

古塵點了點頭,看來自己的思路是對的。

不過也不能說這套理論已經完全成形了,首先方才黃健是因為信任古塵,方才沒有排斥他的靈魂抽絲的操控

其次,黃健的靈魂強度比起他的武道修為來說,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而同樣一尊與黃健實力相似的木偶,其靈魂強度差不多是黃健的三至五倍。

因為上面會殘留有煉偶師的靈魂氣息。

煉偶師的靈魂力越強,木偶身上的靈魂強度便是越強大。

如古塵煉製一尊實力在後天小成期左右的木偶,木偶的靈魂強度絕對是黃健的五倍還多!

可僅是操控黃健,他便已然感覺到有些吃力了,這還是在對方不設防的情況下!

不過古塵也沒多想,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

只見古塵看向黃健手中拎著的尹花,淡淡地說道:「憑你的實力,不可能蠢到如此唐突的上門來找茬!」

「說吧,你到底是受何人指使!」

雙眼無神地尹花聽后,眼中卻突然露出了瘋狂之色,仰頭大笑道:「哈哈!古塵,你很想知道我是受誰指使的?」

「老子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你便在惶惶不可終日中,等著下來與我陪葬吧!」

尹花說著,眼,鼻,口中竟同時溢出黑血來。

古塵見此,眼神一挑,立馬抽出死亡神劍,將尹花從黃健手中拎走,甩向遠處。

只見尹花落地后,立馬化成了一灘黑水。

「這是黑龍水,後天期修為的人粘之必死,乃是世間至毒之物,這尹花來這裡之前怕便沒有想過要活著回去!」徐怒嬌走到那灘黑水前,打量了一番后說道。

黃健聽此,立馬打了個寒顫,后怕不已。

幸好方才古塵處理及時,不然他現在也要化成一灘黑水。

古塵見此,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之色,走到那些匍匐在地的流浪者前,問道:「你們可知道這尹花與什麼人,有些什麼勾當?」

「爺爺饒命,爺爺饒命!」

由於尹花的死,這些人已經被嚇破了膽,只知道抱大腿求饒。

「想要活命便快點跟我大哥說出尹花此賊的目的,只要能說出個一二三點,我大哥自然不會難為你們!」這時黃健也走了過來,他對付這些流浪漢顯然比古塵更有經驗。

「具體我等不知,只是知道尹大……尹花之前與黑虎幫的人暗中交流頻繁,他的魔猿神功好像也是從黑虎幫哪裡得到的!」 「什麼怎麼一回事?你難道不知道,你自己做的那些事么?經學校研究決定,王雪,你被開除了。就是這樣!別廢話了,你收拾收拾,趕緊離開學校。」

被王雪這麼一追問,范老師當即板起臉來道。

「呵,趕我走?范老師您這是想拿了錢,不辦事了?這世上哪裡有這麼好的事。趕我走是吧?我這就去校領導那邊,同他們好好說叨說叨范老師您的所作所為。」

王雪聞言冷笑著道。言罷作勢轉身欲走。

都這個節骨眼了,眼瞅著都要被趕出學校了,她也實在沒有什麼好顧忌的。索性撕破臉算了。

「你……王雪你要幹什麼?你毀了我,對你又有什麼好處?一樣改變不了你被學校開除的命運!」

范老師被王雪這幅作派給唬得不輕,當即疾步閃身來到王雪身前,一把攔住她的去路:

「你以為我不願意幫你的忙么?不願意幫你,我就不會拿你父母給的好處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這個道理,我又怎麼會不懂。只是,這一次,我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在上頭打了招呼,給校領導那邊施壓。總之,王雪,我是幫不了你了。你……還是自己好自為之吧。」

范老師放軟了姿態與語氣,倒是給王雪道出了個中真相和她的『苦衷』。

「你……范老師你這話怎麼說的。我……怎麼聽不懂你的意思?」

王雪聞言怔怔,一臉的不可置信。

居然是這樣!

居然連班主任都擺不平。

「什麼人要這樣子存心整我,趕我出學校?」

「事到如今,這些還重要麼?王雪,你還是收拾收拾,趕緊自行離去吧。至於你父母給我的那些好處,我稍後會退還給他們的。這次的事情,我真的幫不了你。你走吧!」

班主任范老師自顧自一嘆,道。

王雪原本還在那裡猶自憤憤,乍一聽得范老師的話,整個人也瞬間猶如那霜打的茄子般,垂頭喪氣起來:

「……我知道了。」

悻悻的、幾乎如同囈語一般,淡淡拋下這麼一句話,王雪如同失了魂一般,轉身拉開原本緊閉著的辦公室大門,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漸行漸遠,不過一瞬,便徑直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而就在這時,自另一邊的隱蔽拐角處,一男一女,突然間閃身而出。

「放心吧,她會被學校開除,任何人都改變不了。顧佳蕊,你以後都不會再見到她。」

宛若精靈一般的美型小正太,沖著一旁的白胖小蘿莉,眨了眨他那雙璀璨光華的琥珀色眼眸,道。

「韓以諾,你怎麼能夠這麼篤定?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聞言,白胖小蘿莉水潤的眼眸微眯,電光火石之間,某個念頭,忽的福至心靈,倏然挑眉睨向那妖孽般的美型小正太。

直覺告訴她,王雪突然被學校開除,就連班主任范老師有心護她、都護不住,又是有人施壓什麼的。必定與這韓以諾有關。

「啊——,今天的天氣很好啊。陽光明媚,正好去操場走走。」

對於顧佳蕊的疑問,韓以諾根本不答,反而不著痕迹的扯開了話題。一邊說,一邊就徑直向著樓下而去。

「韓——以——諾!你還沒回答我呢。究竟是不是啊?韓以諾——」

見此情狀,顧佳蕊就是一怔,而後,便是顛顛的一路追了過去。

……

顧佳蕊的呼喚聲,還在繼續。然而,大步流星走在前頭的韓以諾卻並不搭言,二個人,就這麼一路你走我追的向著操場而去。

走廊上灑滿金色的陽光,斑駁投影到顧佳蕊與韓以諾的身上,給他們二人渾身上下齊齊鍍上一層金色。莫名的給這樣一副你追我逐的畫面,平添了幾分溫馨。

…… 距離清水明宅不遠的一處房產,裡面居住之人,正是黑虎。

黑虎所住的房子與清水明宅相比,無論是裝飾,亦或者是靈氣濃度,皆有著雲泥之別。

此時黑虎正坐在院落里,品著靈氣濃郁,碧綠色的茶水,享受著午後的陽光。

只見黑虎左手邊坐的不是別人,正是黑奎!

便在兩人敘談的時候,外邊突然有一人慌慌張張地闖了進來,道:「黑虎大哥不好了,據可靠消息,尹花已經被古塵殺了,而其手下更是樹倒猢猻散!」

黑奎聽此,臉色一變,偷偷看向黑虎,卻發現他表情依舊,似是聽了一件毫不相關的事情。

「此事我已知道,你下去吧!」黑虎淡淡地說道。

敘說此事之人聽此,亦是古怪地看了黑虎一眼,不明他葫蘆里賣得是什麼葯。

難道在這之前,黑虎便已經得到尹花被殺的消息?

不可能啊!下面的探子可是第一時間把消息告訴他的!

不過黑虎既然這麼說了,那人縱使心中有萬千不解,卻也只能退下去了。

待那人退下去后,黑奎再也忍不住心中疑惑,問道:「哥,你傾心培養的尹花便是讓他去找古塵送死的嗎?」

黑虎放下茶杯,淡淡地說道:「交於尹花的任務,他已經完成,那他便沒有活下去的價值了!」

話音落地,黑奎不禁為尹花打了個寒顫,他已經有數年未見過這位堂哥了,沒想到他竟會變得如此的心狠手辣!

「不知堂哥交給了尹花什麼任務?」

黑虎聽此瞥了黑奎一眼,看出了他心中的忐忑,以及不適感,笑著撫摸他的後背道:「奎弟,竟然來了無主城,你便要學會心狠手辣,不然將來被人賣了你都不自知!」

黑奎連忙說,堂哥說的是,堂哥說講的有道理!

黑虎見黑奎這麼聽自己的話,心裡倒也舒坦,道:「奎弟,你不會真以為你堂哥會寄希望於一個流浪漢上門去弄死古塵吧?」

雖說黑虎從未見過古塵,但從黑奎的描述,以及手下打探過來關於古塵在珍寶樓的事迹。

這傢伙絕不簡單,硬碰硬並非明智之舉啊!

「依大哥的意思是,先讓尹花去試探古塵一番!」黑奎似是懂了黑虎的一些意圖,於是揣摩道。

「這只是其一,若單是讓他去試探,那他死的也太冤枉了點!」

「請虎哥為小弟說明,我怎麼越想越感覺糊塗呢?」

黑虎一笑,手掌一開,只見他手心位置多了一頭毛茸茸,形似穿山甲的東西!

「這是……雌雄穿山獸?」黑奎打量了半天,繼而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黑虎點了點頭,道:「奎弟既然認識這物,應該知道雌雄穿山獸能夠穿破世間五品下的絕大多數陣法吧?」

「這是自然,不過傳聞這穿山獸是雌雄同生的,不會獨活的,可為何我現在只看到雌獸而未曾見到雄獸?」黑奎疑惑地說道。

「這便是我要與你說的其二,今日我讓尹花拖住古塵等人的注意力,將雄獸放入那清水明居裡面了,並讓其隱藏起來。」

「如此這般,雌雄穿山獸心靈相通,為了能夠找尋到對方,必然發揮出數倍於平日里的破陣能力,縱然那清水明宅外邊布置的陣法精妙,怕是也阻攔不住!」

清水明宅之前便布置了精妙的防禦陣法,之前尹花上門,古塵只是不屑開啟而已!

黑奎聽此一片恍然,接著問道:「虎哥英明,不想辦法破開那清水明宅的防禦陣法,那古塵若是想蜷縮起來,我們也是無可奈何!」

要知道清水明居布置的防禦陣法,起碼是五品,便是先天期的大能來了,要想用蠻力破開,也是會束手無策的!

黑虎點了點頭,道:「今晚咱們便行動,要打古塵那傢伙一個措手不及,憑著他的菜雞實力,何德何能竟敢獨佔著清水名宅!」

話音落地,不遠處一隻身體顏色與枝葉化為一體的蒼蠅,本來極為有神的眼睛突然間便暗淡了下來……

與此同時,古塵椅坐在房間上,眼睛赫然而開,囔囔道:「雌雄穿山獸?有點意思!」

古塵說完這番沒頭沒尾的話后,又閉起了雙眼,抓緊每一分時間修鍊。

夜幕降臨,黑虎府上在悄無聲息中聚集起了一群黑衣人!

其中領頭的那個黑衣人,正是黑虎。

「兄弟們,殺人放火,我們早便輕車熟路了。要注意的事項,大哥也不再重申!」

「只要今日之事順利,大哥在這裡保證,定不會虧待大家的!」

黑虎淡淡地說道,場上的人不多,可都是他黑虎幫的精英。

正所謂獅子搏兔亦要用盡全力,黑虎覺得自己已經夠看重古塵的了!

「大哥放心,我等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這種表忠心的時候,他們又怎麼會落後於人呢!

黑虎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繼而取出了雌穿山獸,只見它嗞嗞亂叫,看起來無比的躁動。

雌雄穿山獸,一旦分離,它們便無法忍受獨孤,會變得躁動不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