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阿賽爾臉色無比陰沉,冷聲道:「說,而且什麼?」

「而且,菲麗摩爾小姐還被人扛回來的…」

砰!

阿賽爾一聽,怒吼道:「伊莉雅太胡鬧了,氣死我了!走,帶我現在就去。」

說罷,阿賽爾和一臉怪異的溫切斯特一起走下來鋼鐵城牆,來到了血腥神城的營地。

陸觀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滿地都是血漬,遍野都是傷員的情況。無數的騎士在**,火苗在不遠處燃燒著,幾名騎士神情已經麻木的搬著屍體扔到火堆里。

不過,陸觀內心深處剛剛升起一種恐懼和悲傷的情緒卻迅速退卻,就好像這種正常人的反應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來到阿賽爾駐地,陸觀一屁股坐在阿賽爾的位置上,仰頭靠在後背上懶洋洋的對被他扔在地上的菲麗摩爾道:「現在都回來了,你再瞪我也沒用了。」

說完,陸觀就解除了自己的神術。

菲麗摩爾瞬間抬手,一條火焰如龍,朝著陸觀的就轟擊了上去。 早知道會這樣,陸觀一把將刀吸在手中,瞬間數百道斬擊打出,將呼嘯而來的火龍一口氣消滅的乾乾淨淨,就留下幾點火星落在了染血的土地上。

菲麗摩爾還沒有完,正準備跟陸觀干一架的時候,忽然阿賽爾那壓制著極度憤怒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伊莉雅,我需要你一個解釋!」

不過,當他進來以後瞬間就傻了。

「陸觀?你怎麼在這裡?」

阿賽爾怎麼想都想不到陸觀竟然也來到了血腥神城,他雖然知道陸觀跟精靈使者忽然失蹤,不過他分身乏術,也沒有辦法回帝都調查此事。

可是,陸觀忽然在南邊冒出來,真的讓他吃了一驚。

「殿下別來無恙啊?」陸觀打招呼道。

此事,跟著阿賽爾一起進來的溫切斯特將軍不由看向了陸觀,他雖然在南邊但也偶爾聽人提起過這個陸觀。

「陸觀,你怎麼也跟伊莉雅胡鬧?」

陸觀攤開手,對阿賽爾無辜道:「我可沒有瞎胡鬧,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我怎麼可能胡鬧呢?」

阿賽爾獃滯了少許,對陸觀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殿下,海類族還沒有打過來,勝負尚未分曉,您也太悲觀了吧。」陸觀坐了下來,對阿賽爾說道:「如果,我們能夠牽制住這位明神,您有多少把握能夠抵擋住下次的進攻?」

剎那間,阿賽爾愣住了,不單單是他,還有溫切斯特這位明神也目光獃滯,不可置信的望著這個在他看來默默無名的小傢伙。他搞不明白,陸觀憑什麼誇下如此海口?

此時,就連對陸觀非常氣憤的菲麗摩爾也不由停下手,驚呼道:「你有辦法守住血腥神城?」

如果陸觀真的有辦法,那她確實不應該阻擋陸觀進城。

如果這個辦法真的可以,那麼這將是拯救了整個卡美洛未來的一場戰役!

阿賽爾,卡美洛的未來,拯救他就等於拯救卡美洛未來!

梅菲爾看到陸觀的笑容,不由渾身打了個哆嗦,她就知道陸觀這貨將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這貨也太能利用手中資源了吧!

「這件事情,我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陸觀看了看周圍的人,對阿賽爾道。

此時,溫切斯特主動出言道:「去我的府邸商量吧,趁著對方還沒有大舉進攻,我們可以聽聽你有什麼辦法。」

溫切斯特作為明神級的神祗,府邸卻出奇的破舊,就好像幾十年沒有修繕過的老宅子一樣。不過,進入宅院之後,一花一草一石一瓦,都透露著歷史的韻味。

似乎,這座破舊的老宅子見證了血腥神城的歷史一樣。

確定周圍已經非常安全,包括溫切斯特在內都是能夠相信的人後,陸觀才開口說:「實際上,我失蹤的理由很可笑…」

說著,陸觀將梅菲爾遭到暗精靈追殺的事情說了出來,在場的人都是卡美洛的重要人物,自然知道這件事情一旦成功,會殃及卡美洛成為眾矢之的。

阿賽爾聽罷陸觀的話,深沉的拍著陸觀的肩膀,感激道:「陸觀啊,你又在不知不覺中保護了卡美洛。我這個王子真的太愧疚了,我應該好好感謝你,請受我一拜。」

說著,阿賽爾就想跪拜陸觀,不過卻被陸觀一把托住。

「殿下,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梅菲爾公主擁有明神實力,作為我們護送她回國的條件,我想梅菲爾公主一定會仗義出手相助的吧?」

陸觀此時看向梅菲爾,梅菲爾哼了一聲,不說話。她現在人都被陸觀捏在手中,想捏成餅狀還是棒狀,不都是陸觀說的算?

看到梅菲爾不搭理的態度,伊莉雅也焦急的走上前去,對這個看起來像愛麗絲的妖精公主祈求道:「梅菲爾公主,請您救救我哥哥,救救卡美洛吧。」

阿賽爾也轉身,向梅菲爾下跪道:「請您出手,卡美洛會記住您的恩情的。」

溫切斯特也不顧自己同為明神,也向梅菲爾請求援助。

梅菲爾看到這群人的樣子,揚起腦袋,她感覺這才是妖精公主才應該得到的待遇,而不是跟著陸觀這貨每天當奴隸!

「這個嘛…」

梅菲爾還想享受一下被人乞求的感覺,於是傲慢的故意拖長了音調,想要看看這群人懇求她時候的樣子。

但是,話說到一半,只聽陸觀端起溫切斯特的茶水抿了一口,咳嗽了兩聲,梅菲爾不滿的嘟起嘴吧,煩躁道:「好啦好啦,我干還不行嗎?陸觀,你個混蛋,就知道欺負我!」

妖精公主這種半無奈半委屈的樣子,差點讓在場的人神經崩潰,這還是妖精一族的公主么?

阿賽爾也猛烈的咳嗽了兩聲,尷尬的感謝道:「多謝您的慷慨出手。」

「哼,誰幫你了。陸觀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我才會出手的。」梅菲爾感覺自己要找點面子,於是拿當初簽訂共生契約時候的口頭協定出來做擋箭牌。

「不過…」

梅菲爾有點顧忌,她要出手勢必暴露自己。而萬一有暗精靈在,那豈不是危險了?

「放心,暗精靈來到血腥神城的幾率不大。就算他們真的無聊到來這裡逛一圈,也不會發現你的。」

陸觀翹起二郎腿,找了個台階坐下,侃侃而談。

「你能確定?」梅菲爾跟陸觀大眼瞪小眼,有什麼辦法能夠讓她即出手,又能讓她不暴露的?

「很簡單,我們這次給海類族來個釜底抽薪,迫使它們不敢再次大舉進攻血腥神城?」

陸觀此話一出,阿賽爾豁然站起來,激動地對陸觀問道:「真的?什麼辦法?」

溫切斯特將軍也激動地看向陸觀,白花花的鬍鬚時不時顫抖兩下,說明了他激動地心情。

也不知道這位神祗是真的這副年邁的模樣呢?還是裝成這樣的呢?

陸觀眼神閃爍著自信的光芒,經過這麼多事情,他不再是那個拿捏不定的小人物了。他深刻體會到,自信對於一個人來講,是多麼的重要。

只有對自己自信,才能夠將自己的理念貫徹下去! 血腥神城宛若群山一般高大的鋼鐵城牆在第二日清晨的第一縷曙光之下渲染上了一片悲憫之色,守備在城牆上的騎士們身著殘破的鎧甲,手握長矛,在城牆上嚴陣以待。

又是新的一天,也是新的戰鬥。

他們知曉,今天是海類族最強有力的攻擊,因為溫切斯特如今重傷,無法再跟對方的明神對抗。己方的從神級神祗全部陣亡,對方卻依舊有源源不斷的援軍上岸。

每個人心頭都繚繞著一片悲愴,他們知道是該自己為卡美洛獻出生命的時候了。

阿賽爾站在高大的城牆上,望著如同潮水般湧來的海類族,大吼一聲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阿賽爾眺望遠方,心中默默祈禱,祈禱著奇迹的發生。

海類族上岸之後,大量的海神力不斷湧入大陸,這讓本來應該一片明媚的清晨變得雲霧繚繞,可見度非常低。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一批經過偽裝的小隊徒步沿著地上的溝壑,一點點的逆勢向著海類族深處挺進。

「我說陸觀,你的神術是從哪裡學的?怎麼還能形成幻象?」

伊莉雅瞪大眼睛,非常好奇的問道。

昨日她看到陸觀偷襲一招直接束縛住了菲麗摩爾,以為陸觀的神術是護佑型的。

因為任何控制系的神術都算是護佑型,但是探測,偽裝等等神術就屬於特殊型。

陸觀的神術今日就表現出來了特殊型,這讓伊莉雅非常好奇,雙類型神術可是稀有至極。

跟在陸觀身後的菲麗摩爾不由嘟囔了一句:「這小子的神術還具備極強的攻擊力。」

菲麗摩爾可是深有體會,只是她內心的震驚,也只是先放下,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其實,神術扭曲所做的偽裝無非就是將光線扭曲,使他們在這種雲霧繚繞的天氣下,能夠隱藏自己的身形。

同時,他們還需要隱匿自己的氣息等等,不過這種事情每個人都能做到。

「噓!」

陸觀神術『扭曲』的籠罩下,只有陸觀本人能夠看到外面的形勢,尤其是那鋪天蓋地般各式各樣的海類,簡直是一場海鮮盛宴。

陸觀覺得深入的差不多了,他一直都沒有看到溫切斯特口中的對方的明神級神祗。

這讓他有點疑惑,難道這次攻城,對方明神不會出手么?

「不對啊,就算是一群海鮮,腦子裡都是海水,也不會蠢到給對手喘息的機會吧?」

陸觀嘟囔了一句,感覺不太對勁。

忽然,梅菲爾低聲對陸觀道:「小心,有神祗在附近!」

陸觀瞬間對自己身後的人擺擺手,讓所有人都匍匐在地上,一動不動。

「偷襲的話,你有幾層把握?」

陸觀對梅菲爾問道,他的計策其實很簡單,就是讓梅菲爾利用偽裝神器偽裝自己。然後他們一行人緩緩靠近對方明神之後,搶在對方發現自己等人之前,梅菲爾直接偷襲擊殺對手。

「如果你能給我準備的時間,我有九成把握擊殺這種剛剛晉陞明神級的菜鳥。」

梅菲爾傲慢的回答道,完全不將對方放在眼裡。

「你確定?」

陸觀愣了下,「你不會吹牛了吧?這時候吹牛,你可想好了,我們玩完,你也要嗝屁的啊!」

「誰吹牛?愛信不信!不過我的攻擊需要一定時間的蓄力,在此之前咱們也就暴露了,你想好了。」

梅菲爾嚴肅的說道,完全不像是吹牛的樣子。

陸觀沉思了一陣,點頭應道:「嗯,我幫你解決。你先不要動,也不要抗拒。」

說完,他喚醒處於體內的神器達哈卡,一口將梅菲爾直接吞進了神器世界當中,讓這個妖精能夠在那裡蓄力。

妖精梅菲爾進入神器世界,眯起眼睛,暗道一聲果然。她終於明白露西·摩根真正失敗的原因了,同時她內心的震顫也是天翻地覆的。從來沒有人能夠策反神器,這種案例在整個神域歷史上都是沒有的。

哪怕主人對神器不好,神器也不會再戰鬥中直接背叛主人,幫助對手。

如果說神器達哈卡的背叛是一起意外,或者是神器達哈卡殘破等等的緣故,那麼梅菲爾身上的偽裝神器背叛也是這樣么?

為什麼兩個稀有案例都發在了陸觀的手中?

這絕對跟神器無關,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跟陸觀這貨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這傢伙,到底何方神聖?」

妖精梅菲爾瞪大眼睛,她現在再也不將陸觀當做卑微的人類了,她在思考陸觀到底是從何而來。

「不管了,嘿嘿,反正卡美洛沒有發現這塊寶藏,嘻嘻,他是我梅菲爾的啦~」

梅菲爾已經決定,自己回到阿瓦隆之後,立馬就催促陸觀兌現承諾,成為他們妖精一族的人。

她已經下定決心了!

而此時,陸觀悄悄的帶人接近那位被梅菲爾稱為菜鳥的明神,他小心翼翼,幾乎以蝸牛爬的速度一點點前行。

距離拉的越近,梅菲爾得手的幾率就越大。

感覺差不多了,梅菲爾通過神器告訴陸觀:「好了,別再前進了,那貨身邊還有一位從神級神祗,你們小心點。一旦成功,你們就奮力向後方撤退。」

之所以要帶著人前來,因為梅菲爾暴露的時間不宜太長,減少被暗精靈發現的幾率。所以,回去的時候,就要靠陸觀等人的突圍了。不過只要擊殺掉對方明神級神祗,海類族一定大亂,到時候還有阿賽爾接應,並不是很困難。

「我倒數五個數,數到一的時候,你放我出去。」

梅菲爾源源不斷的神力在神器達哈卡內翻騰,黑色煙霧將梅菲爾完全包裹,濃的化不開的黑暗不斷向梅菲爾手中凝聚。

「五!」

陸觀讓所有人都爬下,不要出聲。

「四!」

華恩等人激動不已,他們對陸觀的敬仰之情猶如浩瀚星辰,永與日月同輝。

在陸觀沒來之前,他們只能浴血守城,結果陸觀一來就是要屠神!而且還是在從神之上的明神!

作為非神祗,他們這輩子都沒遇見過。

「三!」

菲麗摩爾捏緊拳頭,成敗就看此舉了。

「二!」

伊莉雅一手握住自己的佩劍,望著陸觀的背影,她彷彿看到了希望之光從地平線上緩緩灑滿大地。 (五更送到,攢了好長時間,一口氣發完。接下來還會攢一些存稿,過年時候也會爆發五更,以感謝這麼長時間各位大大的支持~沒你們,這本書不會走到這步,也許它早就太監了…十分感謝)

「一!」

「神術——腐蝕之槍!」

梅菲爾怒吼一聲,突然黑色的神力憑空爆炸,無與倫比的神威瞬間將周圍所有的海類族直接壓成了肉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