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是一個川南來貴川打工的妹子,於兩年前在貴川失蹤,至今下落不明。登記這份求助資料的,是楊素素的姑姑。

盯著資料上的照片看了一會兒。因為王明就在貴川,所以王明隨即就閉上了雙眼動用神識搜索這楊素素目前所處的位置,前後不到三秒鐘時間,王明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輕輕的咦了一聲……

楊素素還在貴川確切來說,是在貴北部的某處,這裡靠近川南,為什麼會兩年時間不和家裡進行任何的聯繫呢?

王明在調查葛領以及劉家的資料時也知道了目前張平就在貴川,自打上次同王明從國外回來之後兩人基本就沒見過面,沒想到張平已經下放到地方上歷練了。

如今的張平已經是處級幹部了。是一省的首府城市的公安副局長!

隨即王明就給張平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聊了幾句現狀就直奔主題了,得知王明感應到的那個地方是個有點背景的人開辦的娛樂場所之後,王明心裡就明白了個大概。

隨後王明讓張平安排幹警去那邊協助紫霄閣的人直接查封那裡,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了一陣不妥,王明不再遲疑什麼,立刻聯絡負責貴川的幾個紫霄閣成員,朝著他們幾人吩咐道:「馬上趕往xxx,解救一個名叫楊素素的川南女孩!」

下達解救命令的同時。王明也順帶將楊素素目前所處的確切位置告訴了這幾個紫霄閣成員,說道:「速度要快!」

王明知道了那個地方的後台就是葛領之後也就多催促了下。

「是……閣主」三個紫霄閣成員同時收到了王明的命令,也是同時出聲回應了一句。切斷聯繫之後,三個紫霄閣成員溝通一番之後。由其中的兩名紫霄閣成員一同前往,其餘那個紫霄閣成員則留下來隨時待命。

「素素,三樓三零九包廂一個客人點了你,趕緊收拾一下過去!」某商務會所二樓的一間漆黑的房間里。一名中年女人扯著嗓子的喊話突兀的響起,只聽她道:「這次你要再出點什麼問題,就別怪老娘對你不客氣!」

「我……」黑暗當中。一名衣著暴露的女孩怯怯的站起身來,望著門口站著的那個同樣是濃妝艷抹的中年女人,一抹凄然的笑容浮現在她的臉上。她對著那中年女人點點頭,應道:「知道了,阿媽。」

「快點快點!」中年女人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催促道:「客人就在包廂里等著呢,趕緊過去!」

「喔……」女孩輕輕的答應了一聲,彎腰從躺椅上拎起了自己的包包,收拾了一下頭髮和衣著之後,慢吞吞的朝著房間的門口走去。

這間黑漆漆的房間被稱作『點芳間』,包廂里有時候還會有花名冊,那被叫做『群芳譜』,其實也就是客人過來點小姐的工具,點芳間也是小姐們無事時休息的地方。那個中年女人被小姐們稱作阿媽,也是這家商務會所的公關經理,同時還是附近多家提供色情服務的娛樂場所的公關經理。

這是個經驗非常老道的女人,據說她當年也是被迫才入行的女人,只是從事這也慢慢的建立了。年過三十五歲之後,居然就自己干起了老鴇的營生,每個月的收入最低都有六位數!

而這個女孩兒的經歷和這個老鴇的經歷非常相似,她同樣也是被迫才入得行,常年吃住就在會所裡面,再加上在這之前還有長達半年的折磨,所謂調教,她對逃離這兩個字的概念也是越來越淡了。

但是,那種潛意識裡的抗拒卻是讓她錯誤不斷,上一次喝了點酒,又被一個客人出言侮辱,她直接就掀翻了包廂內的茶几……

當然,結果就是她被一伙人帶走,關在一間密不透風的小黑屋裡整整呆了一個星期!這是老鴇和老鴇手下那些打手們用來懲治小姐最常用的伎倆,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在這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被關過幾次小黑屋了。

本能的逃生**依然在無形之中影響著她,當其他小姐被點到名字而笑開花的時候,她卻是除了苦澀還是苦澀,這種地獄般的生活,難道真的要讓她過一輩子嗎?

她不甘心,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會所裡面到處都是監控器,每個出入口還有披著保安制服的打手全天二十四小時看守……她想過逃跑,但更害怕逃跑失敗時所要遭受的折磨。

打電話求助?她那盤起的頭髮裡面就被安置了竊聽器,如果不扯掉竊聽器,那麼她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老鴇的注意,如果扯掉,失去信號的竊聽器就是最佳的暴露方式

她絕對會被破門而入的打手們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至於向客人求助……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人家過來這裡尋花問柳,還能給你一個小姐伸出援手?這個世界……是非常現實的!

這是個風花雪月的地方,對於她來說,這裡卻是個讓人膽寒的地獄!

「磨蹭個什麼勁?趕緊上去」女孩走得很慢,慢吞吞的邁著步子,那四十多歲的女人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她在想些什麼?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譏笑之色,猛的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女孩的後腦勺上,道:「收起你心裡頭那點歪心思,老老實實的跟著老娘吃香的喝辣的,再想那些不著邊際的事情,小心老娘找人過來在大廳里輪了你!」

「我……」女孩一愣,接著就無聲的點點頭……不是她沒骨氣,而是在這種情況下,有骨氣只能被折磨的更慘!

她拎著自己的包包離開了這間黑漆漆的房間,上了樓梯之後直接朝著三樓的三零九包廂走去,心中有些失神的想到,今天她又要接待幾個男人呢?

想到家中的雙親,想到自己的弟妹……她雖然已經徹底絕望,卻也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對這一日重複一日的地獄生活。

她想出去,她想活著出去!自從被人騙拐到那中年女人手下后,家人就成了支撐她心靈世界的唯一支柱,更多的時候,她更像個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

她來到了三零九包廂門前,深深地吸了口氣伸手推開了包廂的房門。

在推開房門的前一秒,她的臉上掛起了職業性的微笑。

但是,包廂內沙發上坐著的三個男人,卻是在她開門后中間的那個起身問道:「你就是楊素素?老家在川南?」

女孩愣住了。

他們是誰?

沒有經歷過相同的事情,常人根本無法理解楊素素此刻的心情。試想,當你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地方生活一年多的時間,反反覆復被折磨的不成人樣,在你對生活漸漸絕望並且麻木的時候,突然有人找到了你,並且說出了你的家鄉,說出了你的真名時,這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懷疑緊張忐忑還帶著些許的驚恐。楊素素獃獃的望著這三個從沙發上站起來的男人,幾乎是本能的就想轉身逃離包廂。

但是,還沒等她重新拉開包廂的房門,她的手臂就已經被其中一個男子死死的拽住了。不等楊素素開口說些什麼,這男人就接著說道:「我是警察,接到你姑姑的求助,是來這裡救你的!」

~~~

求點推薦票~~~(未完待續。。。) 「不……我不要……」楊素素的思維已經完全的獃滯了,根本就不相信這名男子所說的話,她猛烈的搖著頭,使勁的掙扎著,哭喊道:「我不跑,我不走你們別再試探我了,我不要去小黑屋,我不要,我不要啊!」

「……」兩個跟隨在張平身邊的紫霄閣成員不由的相互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從對方的眼眸之中察覺到了一絲絲稟冽的殺意。能把一個人嚇成這副模樣,可想而知這裡的人都對楊素素做了些什麼!

張平也被震住了,原本想派人來的,但是一想決定還是親自來一趟,沒想到碰到了這些!

但是,他們也是記得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只能是按耐下心中的殺念,將楊素素強行拖到了包廂內的沙發上,其中一人朝楊素素說道:「這位是貴川的公安局的副局長張平同志!我們說的都是實情,也沒有試探你的意思,你就說願不願意跟我們走,願不願意和你的家人團聚在一起?」

「我……」到了這個時候,楊素素的情緒也慢慢的穩定了下來,正準備開口回應幾句,再確認一下眼前這三個男子的真實身份時……

「砰!」緊閉的包廂大門被突然間踹開了,濃妝艷抹穿著短裙職業裝的中年女人陰沉著一張臉,在四五個身穿保安制服的男子陪同下進入到了包廂當中,她反手就將包廂門關了起來,陰冷的眼神落到那兩個紫霄閣成員以及為護在中間的張平身上,道:「你們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的幻化快維持不住了。」一名紫霄閣成員通過心靈聯絡,朝著另一名紫霄閣成員低聲說道。他們都是剛剛從其他部門加入紫霄閣的,不是王明親手訓練的,所以修為差不少,而且紫霄閣出任務一般是不允許暴漏真實面目的,現在的身形以及面容可是他們自己利用靈力捏造出來的假象。一旦時間超過一定程度,就會無法維持……

「我的也差不多了。」另一個紫霄閣成員也是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接著道:「不能拖下去了,護住張局長,帶上這個女的,打出去!」

嬌妻撩人,狼性總裁太霸道 張平並不知道這兩個王明派來的人的心思,他知道不露出身份來是不行了,比較他是政府官員,對方雖然人多勢眾怎麼也得投鼠忌器吧?

「我是貴川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平,如果你們想罪上加罪的話可以試試看!」他也明白現在的情況不是說理的時候。也只能硬對硬了,或許還能威懾住對方!

原本準備動手的兩個紫霄閣的人員也停下了看對方的反應。

那中年女人聽見張平的話之後,明顯的一愣,但馬上就笑了起來。

「你說你是公安局長?哈哈,就算你是真的你以為老娘怕你?一個小小的局長也敢在這撒野?我奉勸你老老實實的離開,別到時候不僅僅丟了職位還被人告強姦嫖娼坐了大獄!你知道這是哪嗎!」

「你!」張平沒想到對方如此的猖狂,張平也知道對方的態度根本就不會在乎自己這個局長了,也就不再說話了,他沒想到的是這個葛領會如此的猖狂!

兩個紫霄閣之人對視一眼。知道對方這是打算動真格的了,於是傳音道:「動手!」

「好」那名紫霄閣成員重重的一點頭,答應了一聲,緊接著就用一種戲謔的眼神望向了那中年女人。揉搓著雙手無視了那四五個打手的存在,一步一步的,朝著那中年女人走了過去……

「你們想幹什麼?」中年女人還真的是被嚇了一跳,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厲聲道:「給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砰砰砰……」黑影閃過,四五個打手不過眨眼的功夫就被統統撂倒了。出手的這名紫霄閣成員對著中年女人嘿嘿一笑,低聲道:「你還配做個正常人嗎?」

「我……啊」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在包廂內響了起來……

兩分多鐘后,整家商務會所亂成了一團,在那兩個紫霄閣成員的陪同下,張平和楊素素幾乎就是跟在他們二人的身後,親眼看著他們一路從三樓打到二樓,從二樓打到一樓,一路上噼里啪啦的聲響混雜著慘叫不絕於耳!

「上車」打出了會所的大門,一個紫霄閣成員留下斷後,另一個紫霄閣成員護著張平拽著有些發懵的楊素素直接上了一輛門口停著的計程車,前後不到二十秒的時間,那斷後的紫霄閣成員也跟著上了車,只不過他沒有上副駕駛座,而是打開了駕駛座旁的車門,遞給那司機三百塊錢,對著他眯眼一笑:「如果你來開的話,勢必會惹禍上身,所以……拿著錢,就當是我租用一下!」

司機根本連出聲反對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被這紫霄閣成員一把從車上拽了出去,然後,計程車絕塵而去……

「草!」直到計程車猛的躥出去數十米后,那些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會所保安才連滾帶爬的從會所內沖了出來,看著那絕塵而去的計程車,他們在感到慶幸的同時,卻也不得不裝出一副很生氣的模樣。

對著計程車離開的方向一番叫囂之後,他們才演足了戲,一瘸一拐的轉身回了會所。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沉聲道:「馬上通知葛少,就說我們這邊的場子讓人給砸了!」

「怎麼跟葛少說?」一個右側臉頰明顯淤青的保安制服男子側移一步,出聲詢問道。

「他媽我哪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怒吼道:「有事不會去問那個臭婊子?草!」

「可是……」被中年男子一通臭罵,這保安制服的男子也是一臉的為難,低著頭說道:「可是她……」

「她怎麼了?」中年男子的心裡頭憋著一股火,也害怕等會兒來人了,他就要跟著倒霉了。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還會和顏悅色呢?

「她……她腦子好像被打出毛病了。」制服男子訥訥的回答道。(未完待續。。。) 「嘻嘻嘻……咯咯咯……老娘就在這裡,你們這些臭男人呀,就是口是心非……」就在此時,會所的樓梯上突然間傳來了那中年女人嬌滴滴的聲音,是的,就是那種特別做作的,嬌滴滴的聲音聽的人直起雞皮疙瘩……

而聽到這陣聲響,那四十多歲的男子也是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上去看……」

「滾」男子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樓梯上就響起了一個男人暴怒的聲音:「這是哪裡來的瘋婆子?保安你們他媽都瞎了眼嗎?」

「砰砰砰……」木質的樓梯上響起了一陣砰砰的聲響,一個撕開了衣服扯下了胸罩的女人從樓梯上直接滾了下來……這不是那中年女人又是誰?

王明手裡拿著一張照片,這是個九歲大的男童,看上去白白凈凈的非常可愛,失蹤時間是在三年前,失蹤地點是貴川的廣場,晚上九點多鐘跟隨父母一起去廣場的時候被人拐走。

三年前失蹤,到現在也有十二歲了。王明緊了緊自己拿住資料的右手,盯著這個男童的面部看了幾秒鐘才緩緩的合上了雙眼,開始在自己的附近幾十里內鎖定這名男童的去向。

很快,王明剛剛才閉上的雙眼就猛地睜開了,整個人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眉宇間已然是森寒一片!

貴川市東郊某處,這孩子現在就在貴川市的東郊!東郊是什麼地方?這孩子在東郊又意味著什麼?

葛領那個癖好男童的死變態!王明還清晰的記得,張長發說。葛領癖好男童,劉家人就投其所好,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替葛領搜羅了十幾名男童關押在貴川市東郊的一幢別墅內……

這是個十足的變態,但這同樣也是葛領最大的禁忌很少人知道他好這一口,甚至做賊心虛的為了防止被別人看出來,他基本上每個月都會換一個女朋友,向外界釋放煙霧彈!

但王明卻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如果這個男童真的落到了葛領的手裡……他簡直無法想象,這個孩子究竟會遭受怎樣的噩夢!

一想到這裡,王明就有些坐不住了,他立刻聯繫了另一個暫時還沒有出任務的紫霄閣成員。朝著他吩咐道:「你馬上趕往貴川市東郊,但暫時不要把孩子帶出來,保護好他們的安全,隨時待命!」

「是……閣主」這名紫霄閣成員中氣十足的回應,在王明的心頭響起。

~~~~

「爸,如果姓葛的不管這件事怎麼辦?」接到消息從外地匆忙趕回來的劉老三第一時間找到了劉輝,眉頭緊鎖,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啊!」

「這件事情我自有主張。」聽到劉老三提出的意見。劉輝卻是淡淡一笑,就讓劉老三在他的面前站著。也不讓劉伯去搬條凳子過來,只有這樣,劉輝才會覺得劉家還在自己的掌握當中,劉老三始終只是他幾個兒子裡面的一個,而不是現在的集團董事長!

重回八零:你好,首長大人! 劉老三的臉色有些難看,他何嘗不知道自己這個對權勢痴迷到極限的父親心裡頭在想些什麼?現在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劉輝太過自信,最後事情沒解決不說,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作繭自縛啊!

想到這裡,劉老三微微朝著劉輝低了低頭,說道:「爸,葛領畢竟只是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所謂嘴上沒毛辦事不牢,萬一要是出點什麼岔子的話,恐怕到時候連後悔都來不……」

「這個家。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做主了?」劉老三的話多說一個字,劉輝的臉色就難看一分,等到劉老三說到最後的時候,劉輝的臉色已經非常難看了。他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一掌拍在了身旁的石桌桌面上,說道:「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你出差一趟剛回來也挺辛苦的,先下去休息吧。」

擺擺手,坐回到石凳上,轉瞬的功夫就像是睡著了一般,看都不看劉老三一眼。見到劉輝擺出的此番姿態,劉老三也只能在心中暗惱,卻又不敢再繼續說下去。

說到底,集團的股權不在他的手上,在拿到股份之前,面對劉輝他這個做兒子的也只能裝出一副孫子樣,生怕就惹惱了劉輝,然後雞飛蛋打,平白便宜了他其餘兩個兄弟和姐姐!

所以,劉老三也只能將心中的惱意強行壓下,一言不發的朝著劉伯點點頭后,轉身離開了後花園。

直到劉老三離開,閉上了雙眼的劉輝才重新睜開雙眼,對著劉老三離開的方向重重的哼了一聲,不滿道:「我這還沒死呢,就想在我面前作威作福了……簡直是敗壞家!規這個孽子!」

聽到劉輝的話,劉伯卻也不能再在這件事情上插句嘴,只能是淡淡一笑,垂手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劉伯知道,劉輝對權勢的迷戀確實達到一種讓人無法想象的程度。現在在劉氏集團當家作主的是劉老三,所以劉輝不待見劉老三,如果不是劉老三當家作主,而是其他的幾個子女呢?恐怕也是完全一樣的。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劉伯也只能保持沉默,耐心等待著劉輝一個人自言自語似地在那裡發泄著,完全沒了平日里那種一家自主的威風。

劉輝輕哼著說道:「他真以為我沒想到這個可能嗎?在我面前自作聰明,他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還有我這個家主嗎?」

劉伯聽到這句話,心中一動,很是恰當的往前輕邁一步,壓低了聲音問道:「老爺,難道您就不怕葛領那小子突然撂擔子嗎?」

「哼,怕,我為什麼要怕?」劉輝的臉色顯得有些猙獰,卻又有些自得,無比詭異的神色看的劉伯也難免的一陣心驚肉跳。

正當劉伯有些不明所以的時候,劉輝才輕哼著說道:「六年前,迫於葛領那混蛋的壓力,我把集團的管理權放給了老三這小兔崽子,六年之後么……只要我願意,葛領就得乖乖的讓老三把集團再給我吐出來!」

「老爺的意思是……」劉伯提問的很恰當,既不會給人突兀的感覺,又迎合了劉輝賣弄的心思。

果然,聽到劉伯的詢問,劉輝的臉上就掛起了些許自得的笑意,慢條斯理的說道:「這些年我讓你搜羅了那些個稚氣未脫的男童送到東郊的別墅給葛領享用,我這手頭可有不少他和那些男童『恩愛』的錄像、照片……他如果要翻臉的話,我也會讓他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連他那老子……也休想躲得過去!」

劉伯這才恍然大悟,緊接著心裡頭就泛起了一股子寒意……這老東西,還是跟當年一樣那麼陰毒!葛領可曾想到過,在他享受劉家為他搜羅的男童時,也是在給劉輝提供足以威脅他葛家全家的證據?

強寵舊愛:情挑腹黑總裁 在這種情況下,劉輝也確實不需要擔心葛領不在這件事情上出力,雖然抖落這些照片之後,勢必會和葛領勢如水火,但拿捏住葛領命脈的時候,劉輝又何須再想太多?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也不會和葛領鬧翻,那樣對雙方可都沒什麼好處。

正在對話的劉輝二人並不知道,就在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一名隱匿在他們身旁的男子卻是對著他們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隨即消失在了原處,直奔劉家別墅內的劉輝書房而去……

與此同時,貴川市政府大院當中,一名身著黑西裝的男子開著一輛黑色的奧迪a6出現在了辦公樓外的停車場上。他戴著一副墨鏡,腋下夾著一隻黑色的公文包,整個人給人的第一感覺,就像是什麼黑幫成員一般。

將車子停好之後,這名看容貌像是三十多歲的黑西裝男子抬腿朝著政府辦公大樓走去,就好像是來過這裡無數次一般,輕車熟路的就進了辦公大樓,並且直接乘電梯上了五樓……

「梆梆……」一陣敲門聲驚醒了正在辦公的市委書記吳岩,他微微皺眉看了一眼自己的辦公室房門,隨手將面前的文件夾合上之後,出聲道:「進來。」

「吳書記,有個人找您。」吳岩的秘書進入到辦公室,朝著吳岩說道:「說是葛省長三兒子讓他來這裡見您的。」

「葛省長的三兒子?」聽到自己秘書的彙報,吳岩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他就納悶了這傢伙怎麼不在直隸那邊禍害,非跑到西南這邊來?接著就洒然一笑,十分自然的點點頭道:「請他進來吧。」

一般情況下,沒有哪個地方官員敢得罪省里大員的家屬,而這些大官家屬手下的人,見了地方官員那也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姿態,就好似見官大一級的那種感覺。就好像宰相門前五品官一樣。

所以,吳岩選擇見一見這個所謂葛省長三兒子派來的人,對於那秘書來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並不會因此而感到什麼意外。

聽到吳岩的吩咐之後,這男秘書立刻就點頭答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吳岩的辦公室。而吳岩也是隨即站起身來,神色顯得非常正常,讓人看不出來有什麼端倪。

~~~

求推薦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聽到吳岩的吩咐之後,這男秘書立刻就點頭答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吳岩的辦公室。而吳岩也是隨即站起身來,神sè顯得非常正常,讓人看不出來有什麼端倪。僅過了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那男秘書就領著一個三十多歲年紀的黑西裝男子出現在了吳岩的辦公室中,把人帶到之後,男秘書也是非常自覺的離開了辦公室,並將辦公室門重新關了起來。

「吳書記,你好。」黑西裝男子摘下了墨鏡,上上下下掃視了吳岩一眼,才笑呵呵的走上前去,朝著吳岩伸出了右手,道:「我叫周成,是葛省長三公子葛領的私人助理,很高興認識您。」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周成如此規規矩矩的表現,吳岩也不可能對他的舉動完全無視。當下就笑著點了點頭,伸過手去和他輕輕一握,笑道:「你好,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嗎?」

周成微微楞了一下,沒想到吳岩居然連客套都不客套了,直接就跟他開門見山了!不過,這種xìng格他卻是最喜歡了,立刻就點點頭笑道:「想不到吳書記還是這麼爽快的一個人,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和您客套什麼了。」

「有事請說。」吳岩虛手一引,示意周成在沙發上坐下后再說。

周成卻是有些急不可耐的,一邊走向沙發,一邊就直接說了起來,他朝著吳岩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你們貴川的一個副局長惹惱了葛少。所以葛少今天讓我過來和您通通氣,看能不能想個法子讓那副局長知道點規矩?」

這句話說得相當直白,也就是這麼一句話,完全說明了周成在葛領的身邊呆久了,連帶著官場上的一些規矩都給直接無視掉了這種表現,簡稱腦子秀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