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龜息功有兩種功能,一是可以長時間閉住呼吸,二是可將水中的氧氣吸入身體。

此時阿碧感到,自己無論如何,也是游不上水面了。她人往下沉,心也在往下沉,「難道,自己就這麼溺水而死?」

阿碧閉住呼吸又經過幾息時間,實在憋不住了,不由得張口吞進一大口湖水。

陽雄趁機將自己的嘴堵了上去,分出一股氧氣,直接注入阿碧嘴裡。

阿碧登時感到『胸』臆一暢,下意識的緊緊抱著陽雄,嘴『唇』一刻也不願離開。

陽雄不斷將自己吸入的水中氧氣,注入阿碧體內。同時運起內力,控制著兩人相擁在一起的身體,緩緩沉入湖底。

陽雄雙手從背後,輕輕撕開那在水中阻力極大的**。阿碧毫不抗拒,只覺此事之奇妙,簡直無法言喻。死亡線上的驚心動魄,化險為夷的僥倖芳心,陌生侯爺的柔情蜜意,水底世界的奇幻美妙…..讓她根本就不願去思考,這其實是一個溫柔圈套而已!

不一時,兩條白白的魚兒,在幽藍的湖底下,盡情分享著充足的氧氣。

突然,一縷殷紅的**,飄『盪』在水中,慢慢的散了開去。陽雄瞧得清楚,心中欣慰又充滿愛憐:「原來,阿碧還是**之身啊!」

; ?「叮,爽點增加50點,當前總爽點為125點。.」

良久良久,兩顆腦袋噗的一聲竄出水面。

「候爺,這…我們…衣服…怎麼上去啊?」阿碧這才發現身上的綠裙早已不見,只余幾片零星的碎布,掛在身上。

「娘子莫要驚慌,我們先潛到那紅菱之下,以藤蔓裹住身子,就可上船了。再說,此處又無人跡。」陽雄做下此事,當即將稱呼改了。

「侯爺,你叫我什麼?」阿碧嬌羞無限,雖在水中,臉上也不禁飛上了紅霞。

陽雄正『色』道:「娘子,我一定會對你負責,我會娶你的!」

阿碧心中一顫,囁嚅道:「可…可我只是一個..婢『女』,你卻是侯爺。」

陽雄腳下不停划水,捉住阿碧蔥白一般的『玉』手,誠摯的說道:「在我心中,你是婢『女』也好,是這湖中的水仙也罷。都是我的乖乖好娘子。我要照顧你一生一世!」

阿碧心中一揪,突然想到了慕容公子,微微嘆息一聲,知道自己已**於他,心中那幻想再也不能實現。她眼中不自禁的閃過一絲惆悵,將頭低了下去,臉頰幾乎已觸到了水面。同時她心中又有一絲甜蜜,一絲慶幸:「好在他…他不是薄情寡xing之人啊!」

陽雄道:「娘子,你….你在想慕容公子?」

阿碧被說中心事,登時心中一慌,急道:「侯爺…我….我已是你的『女』人了,我不該…不該再想他。」

陽雄拉著阿碧,潛到紅菱下,以藤蔓裹了身子,爬上船去。陽雄見到阿碧野人一般的裝束,只覺這別樣的風情,簡直旖旎無方,登時又是一股熱血上涌,卻被他強行壓制住了。

陽雄突然問起:「慕容公子的起居飲食,都是由你和阿朱負責?」

阿碧道:「是啊!他練功累了,連洗澡都….侯爺..你生氣了?你嫌我卑賤?」

陽雄側過身子,與她並排坐了,摟著她肩,說道:「你別叫侯爺了,叫…叫我相公吧。我疼你還來不及呢,哪裡會生你的氣?恩..對了,說說慕容公子吧。」

阿碧低頭道:「說…說什麼?我不懂武功的!」

陽雄道:「你們為慕容公子穿衣洗澡,連他身子都看光了?」

阿碧羞怯道:「我…我們….是他的婢『女』啊!」

陽雄道:「我沒有其他意思,就是想問問。這麼幾年,慕容公子都沒碰過你們嗎?」

阿碧更是窘了,她心中,那是很想很想公子碰碰自己的,但公子彷彿對自己姐妹毫無興趣。於是說道:「公子他…他….」

陽雄道:「他一心想著造反覆國是不是?但這也不是理由啊!」

阿碧一驚,冷冷說道:「你究竟想說什麼?你若…若不願娶我,我…我也不會纏著你的。」

陽雄道:「好娘子,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慕容公子有可能是基佬啊?」

阿碧疑『惑』道:「基佬?那是什麼?」

陽雄笑而不答,心道:「不錯,慕容復極有可能就是基佬!就算他一心想要復辟,也不可能對身邊兩個可人兒毫不心動,更不可能對那貌若天仙、傾國傾城又傾心於他的表妹王語嫣無動於衷啊!啊…是了,一般這種對自己極為苛刻,又壓力山大之輩,最容易成為基佬的了,而且多為零號。比如前世的張國榮、柏拉圖、達芬奇等等,哪一個不是業內翹楚?這是因為他們一直要表現出強大的外表,但他們內心是孤獨寂寞脆弱的,所以就需要男人來安慰,自己扮扮那小鳥依人的角『色』。」

當下阿碧划動船槳,向琴韻小築駛去。臨近岸邊,只見小港灣處停泊著一艘烏篷船。

阿碧驚道:「啊…,這是阿朱姐姐的船,阿朱姐姐來了!我們這般模樣,若被她看見,簡直羞煞人哉!這…這可如何是好?」

陽雄道:「我們悄悄的上岸,只要潛入你房中,找到衣服就好了。說不得,我只能穿穿你的裙子了。」事實上陽雄系統空間,是有衣物存放的,但他與阿碧光溜溜的從水中出來,突然拿出衣服,那是非常難以解釋的。

「我家有男裝的!」阿碧脫口而出,忽覺不妥,將頭深深的埋了下去。

陽雄道:「是慕容公子的?」

阿碧窘迫道:「恩,是慕容公子不穿的衣服。我覺得丟了可惜….」

陽雄當然明白,阿碧又哪裡是單單覺得可惜?留下那些,她自己也穿不了啊!那分明就是對慕容公子鍾情的表現。陽雄心中登時泛起一絲酸意,不過轉眼就即釋然,說道:「我正要扮扮慕容公子呢!」

兩人悄悄上岸,繞過綠柳蔭道,轉到屋后。沿著牆壁,躡手躡腳,做賊一般往阿碧的卧室『摸』去。轉過牆腳,再走幾步,就到了卧室『門』口。

正在此時,阿朱從正屋跨步而出,猛然見到一男一『女』兩人赤.『裸』著身子,只以藤蔓遮擋住要緊之處。她登時「啊..」的一聲驚叫,定睛看時,才見那『女』的乃是阿碧妹子。

「阿碧?!你們這是…」阿朱眼睛瞪得差點掉落出來。

阿碧雙頰緋紅,嬌羞的頓頓右足,一轉身將臉埋到了陽雄『胸』前。

陽雄輕輕撫著阿碧背脊,以示安慰,對阿朱說道:「阿朱姑娘還請行個方便,唔…先迴避一下吧。」

阿朱叱道:「呸,誰來與你說話。阿碧妹子,你這是幹什麼?若讓公子得知,你…你….」

阿碧兀自將臉捂在陽雄『胸』口,說道:「阿朱姐姐,你快別說了。我們…我們…嗨…」她話未說完,扭身進了房間。

陽雄昂首『挺』『胸』,拂了拂腰下藤蔓,有意跨著方步,趾高氣揚舉步進入了房間。

阿朱看見他的光腚,不由又是「啊」的一聲,伸手『蒙』住了眼睛,只以透過指縫的眼光瞄他。

阿碧來不及自己穿衣服,先找出慕容復的一套**,伺候著陽雄穿了。又拿起慕容復的一條舊的兜襠布,要往陽雄.胯.下捲去。

陽雄立即制止,道:「這…這就不用了吧!我空襠就是。」陽雄見阿碧動作熟練,心中又是一酸,「她就是這樣伺候慕容公子的啊!她連這東西也不願意丟棄么?」

但心中不斷自我安慰道:「慕容復不過是個零號基佬,和阿朱阿碧乃是閨蜜姐妹的存在!」他這樣一想,心中又才好受一些。

其時中原已有內穿的『褲』子,但慕容復還保留著一些鮮卑的習慣,仍使用唐代時的兜襠布。

阿碧見陽雄不願使用慕容公子的兜襠布,於是羞怯怯的說道:「相公,你若不願穿這,就用我的…抹『胸』..將就一下吧。」

陽雄道:「好吧。」

阿碧用自己一塊淡綠『色』的抹『胸』當做兜襠布使用,為陽雄裹好下面,又為陽雄穿了一件錦袍,束好頭髮,這才自己穿戴。

; ?陽雄與阿碧穿戴整齊,出了卧室,走進堂屋。

阿朱卻在堂屋裡坐立不安,見兩人進來。阿朱率先開口說道:「阿碧,沒想到啊,真沒想到啊!」

阿碧道:「相…他失足落水,他又不會鳧水,我…我不得不下水救他啊!」

阿朱道:「救人?將自己衣服全救碎了?我…我看你是中了這好.『色』無恥之徒的『奸』計!」

陽雄笑道:「阿朱妹子….」

阿朱怒道:「誰是你妹子?」

陽雄一愕,繼續說道:「阿碧說得不錯,我失足落入水中,命在旦夕之間。阿碧不顧自身安危,下水救我。唔…水中難免肌膚相親….。此刻,我們已兩情相悅,我已決定娶她。」

阿朱道:「你決定娶她就能娶她?慕容公子同意了么?」

陽雄直直的看向阿朱,說道:「這需要慕容公子同意嗎?其實,阿朱妹子,我觀你面相,也是不可能成為慕容公子的姬妾的!」

阿朱臉上一紅,道:「你…你怎得知?」事實上阿朱對慕容復的心意,並沒有阿碧那麼熱烈。她只是覺得,那是自己的宿命而已。

陽雄道:「我通曉易經八卦,面相占卜,無所不jing!我一看你面相,自然得知。」

阿朱吐吐舌頭道:「吹牛皮,你能騙得了阿碧,可騙不了我!」

陽雄道:「是么?那我就為你起一卦!」說著緩緩舉起右手,裝著掐指計算的模樣。又繼續說道:「我觀你面相,乃是古靈jing怪的xing格,喜歡作『弄』旁人。」

突然,陽雄咦的一聲,然後皺眉道:「你從小被父母拋棄,卻隨了母姓。但依我所算,你父母拋棄你,也是情非得已,他們應該給你留了什麼認記。比如說身體上的刺青啊,什麼刻字的小物件啊…..」

阿朱越聽越驚,只感背皮發涼,登時臉『色』凝重得無以復加。心道:「我左肩上的刺青,那是除了我誰也不知啊!那刻有「阮」字及生辰ri期的鎖片,我也從未示人啊!」

阿碧瞧阿朱臉『色』,擔心道:「阿朱姐姐,你沒事么?」

阿朱道:「我….我…..,你能算出,我父母如今在何方么?」

陽雄道:「當然能算出,不過,那就需要你的生辰八字了。」

阿朱當下報了生辰八字,陽雄又是一陣掐算,說道:「你母應該是在西北方,而你父是在西南方。你還有一個同胞妹妹。」

阿朱道:「西北方,西南方,如此大的範圍,這不跟沒說差不多麼?」

陽雄道:「你不是要問他們在何方嗎?我已指出了方向啊!」

阿朱急道:「我們可有團聚之ri?」她也不去計較陽雄咬文嚼字,她所說何方,乃是指什麼地方,而不是方向!

陽雄指向湖面遠處的一座島嶼,說道:「若如那水中之島,萬年不動,又怎會與這座島嶼相遇;若如那水中浮萍,即使隨『波』逐流,聚散無常,卻總是有聚有散的啊!」

阿朱細細品味,心道:「我若一直呆在這太湖之中,那便真的是與父母相聚無期了;我若走出太湖,飄零於江湖,那就有機會了,雖然渺茫,但我不得不一試啊!」

陽雄道:「人生無常,並非天定,變數實多,命運由己。就如你與阿碧,也並非非要伺候慕容公子一生一世的。」

阿朱與阿碧均覺陽雄說得大有道理。

卻聽陽雄又道:「雖說人命由我不由天,但卻也不能逆天而行。比如慕容公子,那就是逆天行事了!」

阿朱登時心中一驚,道:「何以見得?」

陽雄道:「如今天下已定,百姓安樂。而慕容公子卻一心想要造反覆國,為一己之『私』,陷天下百姓於戰火,這不仁不義之舉,不是逆天行事嗎?歷朝歷代開國明君,哪個不是順應天命,救民於水火而得天下。慕容公子如此作為,必將害人害己,最後必然落下凄慘之極的下場。再說,就憑他那阿貓阿狗三四隻,會幾招三腳貓的拳腳器械,就想舉兵造反?就想當皇帝?真的是讓方家笑掉大牙啊!他那樣若能成功,那太監也可以兒孫滿堂也!」

億萬豪門:強寵頑妻 阿朱怒向阿碧,喝道:「阿碧,你連這些也同情郎說?」

阿碧連連擺手道:「我沒說,沒說!」

陽雄道:「你以為你家公子做得很隱秘么?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阿朱叉開話題,辯解之前的道:「我家公子又豈只是會幾招三腳貓的拳腳器械?他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聞名於江湖,不敢說天下武功,無所不jing,但卻也多有涉獵。…」

陽雄嗤笑道:「你家公子最傻筆的就是這「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真是吃飽了撐的,嘩眾取寵而已。豈不知術業有專攻?專jing一道,實乃勝過只略懂百道。一個人的jing力總是有限的吧,你公子傻到樹了一個仇敵,就去學人家的武功,要用別人的武功殺死別人,如此不知『浪』費了多少時間與jing力,真是…真是神經病之舉!與你家公子齊名的丐幫幫主喬峰喬大俠,就只jing於降龍十八掌,別看你家公子與之齊名,若真對上,你家公子只會是一個餡餅,別人想怎麼『揉』捏就怎麼『揉』捏他。」

兩『女』聽陽雄如此一說,原來在自己心目中風華絕代的慕容公子,形象登時大跌。

但阿朱兀自嘴硬,說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家公子也有專jing的斗轉….,」她說到這裡,又想到不應暴『露』公子的老底,是以停住不說。

陽雄道:「不就是斗轉星移么?那也只能轉轉一般高手的攻擊,可能轉降龍十八掌?能轉化功**?能轉六脈神劍?」

陽雄頓了一頓,又道:「其實,真要舉兵造反,也不是不能。關鍵你們家慕容公子本來是個腦袋有『毛』病的傻子,但偏偏他又極為自負,毫無自知之明,不屑於讀大宋的文字。事實上他若去讀書考科舉做官,或是投身行伍,成為統兵一方的將軍,那麼還是有些微乎其微的機會的。他卻偏偏幻想著聯絡江湖好漢,一呼百應,製造『騷』『亂』,趁機起兵。嘿嘿,他這實是包藏禍心的刁民,不切實際的傻蛋也!」

兩『女』貼身伺候慕容複數年,從他與鄧百川等人的『交』談之中得知,他們確是如陽雄所說。登時兩『女』臉上現出窘態,替公子汗顏。

陽雄繼續道:「我說這麼多,阿朱,那是希望你儘早離慕容復越遠越好。否則,慕容復的兒戲之舉被官府察覺,那必將滿『門』抄斬,株連九族。」

阿朱倔強道:「我又不怕死。」

陽雄道:「你當然不會死,若慕容復東窗事發,如你這等小丫頭,那是會被充著官ji的。每天讓你接客數十人,而且piáo.客之中,什麼樣的人沒有?變態者有之;『花』甲老人有之;極度醜惡者有之;骯髒yin.穢者有之;口味極重者有之……這些,難道你也不怕?阿朱,現在阿碧都已經棄暗投明了,我念在你是她的好姐妹,這才苦口婆心的給你說明道理的。」

阿朱果然臉上『露』出懼『色』。

阿碧道:「相…相公,你不是慕容公子的知『交』好友么?」

陽雄嘿嘿笑道:「我之前不那樣說,娘子你會理我么?嘿嘿,不過娘子,我那是善意的謊言。這溫柔圈套,你鑽得值,我保證!」

阿碧嬌羞無限,霞飛雙頰。

陽雄又對阿朱說道:「阿朱,我正有一事要你與阿碧相助,若你幫我辦成此事,我承諾,一定替你找到你的父母以及妹妹。」

阿朱喜道:「真的?你要我們幫你何事?」

陽雄於是將鳩摩智將攜本因方丈而來,想去還施水閣看書一事說了。讓阿朱與阿碧配合自己,自己扮成慕容公子,料理那鳩摩智,救出本因。

阿朱一聽,頓覺此事好玩,於是欣然答應。阿碧已成為了陽雄的『女』人,自是毫無異議。

是夜,陽雄與阿碧住於阿碧的卧室,『交』織.纏.綿到半夜,ri上三竿,獲得105爽點,總爽點達到了227點。

陽雄正待入睡,突然系統空間響起一段提示音。陽雄心念立即進入,只見天空懸著一行字:系統適應期已到,任務已開啟。

陽雄心中一黯,系統剛綁定之時,他見任務菜單下乃是空白,以為至少要升級一次才會有任務,不想之前乃是系統適應期!現在任務開啟,自己想懶也懶不了了。

陽雄期望那任務簡單之極,於是點開任務欄,見任務只有一條:一月之內,消耗300爽點,不計被扣爽點。任務失敗系統將解除綁定。目前消耗0點,倒計時:29天又11個時辰。

「暈,一月消耗300點?我還得積累到1000點升級系統!這…這得以怎樣的速度收集爽點啊!這是要『逼』我成為采.『花』.大盜的節奏啊!」陽雄心中吶喊道。但自己心中決定,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成為采.『花』.大盜,那樣即使連自己都不齒。

次ri一早,阿碧划船,送陽雄來到蘇州城外太湖邊。

陽雄來到四大高手與崔過二人所住客棧。

; ?陽雄與四大高手、崔過二人商量對敵之策。.

陽雄道:「想那吐蕃國師久居高原之地,又自重身份,極有可能不會水吧!你們幾人,可有jing通水xing的?」事實上陽雄知道鳩摩智一點也不會水。

矮高手道:「侯爺,屬下不敢說jing通水xing,但在水中潛游兩三里,在水面游上十數里還是辦得到的。」

陽雄又問:「可會划船?」

矮高手道:「那自然是會的。」

陽雄大喜道:「好,高高手,你負責聯絡當地地痞小『門』派,注意那禿驢行蹤。只要見到,就在其旁邊故意說出參合庄的所在,引得他來到湖邊渡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