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然,隨著歷史的進程,這種限制慢慢變的無足輕重,只要有些能力之人,都會修訂族譜。

這個時代,一般的人家也不會擁有族譜,更何況龍溪鎮本就不是一個大鎮,除卻周氏一族之外,倒是沒有其他人有宗祠。

一般周氏一族的人,也只有嫡系才能上族譜,周易沒有想到他一個被撿來的孤兒,也能夠上族譜。

他清楚,這應該是他這父親爭取來的結果,這父親倒是真的對他好,不然他這個被撿來的孤兒,肯定不能上族譜。當然,這其中還耗費了不少的錢財。

這是大人的事情,同他這個小孩沒有什麼關係。

他笑著說道:「我當然不會怕,我可是男子漢。」

周德答道:「這是自然,我兒子最有男子氣概了。」

就這般,周易的姓名被定下來了。

這個時代沒有什麼娛樂的方式,更何況這裡是一個小鎮而已,因此人們只能早點睡。

即便是周府也沒有什麼娛樂的方式,更何況顏氏是一個極有規矩的人,因而三個人也就早早的睡下了。

夏日本就晝長夜短,雞叫三遍,天邊便開始泛起魚肚白,而周府的僕人開始活動起來。

而周易也醒來了,這是他後世所有的生物鐘,被完整的保存了下來。前世作為一個研究歷史的人,他不僅有潔癖,並且還是一個極為有規則的人,這種規則更是對於歷史的尊重。

不過這兩年安逸的生活,基本將那些規則耗費的乾乾淨淨,只遺留下來生物鐘而已。

有些規矩就該被保留下來了,周易是一個想要活下來的,在這個時代,活下來必然需要一個好的身體素質,因此他每天早晨都會早日起來,鍛煉而後呼吸那第一縷陽光。

據說這天地紫氣對於修士來說很有好處,而周易自然沒有修行,但架不住這時代空氣倒是不錯,頗有靈氣,在後世可沒有這種環境。

金烏慢慢升起,漸漸超越地平線,小鎮開始活了起來,一派喧囂。

周氏一族的祠堂在小鎮的最東頭,一派雕梁畫柱,因當是每年都有被翻新過。

祭祖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是莊嚴很有儀式感的一件事情,一般也只有過年或是家族出了才俊以後,才會開啟祠堂,獻上三牲五穀等祭品,拜祭先祖。

當然嫡系被寫入族譜,一般都是孩子滿百歲之時,周易這種情況十分少見。

周氏一族的族祭,同普通的祭祖沒有太大的區別,也是由家族之中聲望最高的老人主持,一般多為族長。

周氏一族的族長便是二叔公,周易在之前的兩年倒是見過幾次二叔公,很是和藹的一個老人。

周易是一個研究歷史之人,早就對於祭祖儀式爛熟於心。

在二叔公的主持之下,周德親自獻上三牲五穀,而後三跪九叩。

點上三炷香,對著香火繚繞的祖宗靈位,恭敬的說道:「各位宗祖在上,今日周氏後人周德之子被寫入族譜之中,周德特獻上三牲五穀,特來告知各位宗祖,望各位宗祖護佑。」

而後對著周易說道:「阿易,跪下磕頭,恭敬些,讓宗祖們看到你的孝心。」

對於父親的苦心,周易這個二十多歲的靈魂,自然清楚他的苦心。

並且這乃是龍溪鎮,是周易的故鄉,並且這恰好是其周氏一族,這可能他的祖先也是這個家族之中的一員。

他在這祠堂跪下祭祖,倒是沒有什麼不情願,華夏對於祖先的敬畏,本就遠遠超過了神靈,甚至有些祖先被賦予神的職責。

周易跪下,虔誠的三跪九叩,沒有絲毫的雜念。

而一旁的二叔公,用蒼老的聲音念著祭文。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宗祖護佑…………

今有周氏子,名易,周德之字,被收入族譜之中,望請祖先護佑。

…………伏惟尚饗。」

祭文並不是太過深奧,其中更是夾雜著些許白話文,但恰好能夠讓人聽懂。

這祭祖最後一步,便是將周易的姓名記入族譜之中,一般人家都是由族長來做,而周氏一族則是自己本人來做。

一般來說上族譜都是嬰兒狀態,沒有寫字的能力,因此都是在族譜上留下指紋,而後在入學之後,能夠寫下姓名之時,在再族譜之中留下姓名,不過這是盛事,一般只有過年祭祖才有。

當然周易早就學會了寫自己的姓名,並且寫的還不錯。

周易從二叔公手上恭敬的接過族譜,從第一頁翻起。

上面都有先祖留下的指紋,有些都模糊了,見證的歲月的逝去。

翻閱到最後一頁,上面有周梁額額這個姓名,這是周德在族譜上的姓名,一個家族都有自己的排行,也就是一輩一個字,在後世之時,周易的排行是一個泰字,也就是他完整的名字叫做周泰易。

不過一般也有許多人只在族譜上留下排行,而後世沒有這規矩。

而現在他的排行是唯,周唯易,然而可能是妥協的的關係,他的姓名之中沒有排行,只有周易二字而已。

他在族譜之上留下指紋,而後鄭重的寫下周易二字,充滿了儀式感。

寫下自己的姓名以後,他朝著其他頁面翻閱,想看一看這族譜上又沒有他祖先的姓名。

這種機會罕見,族譜這種東西只有族長才能掌控,其他宗族也只有族長能夠掌控。

果然,周易在二叔公周於章的下面看到了自家祖先的姓名,周梁禮,而現在周梁禮下面有三子一女,其中周唯先就是周易的直系祖先。

他總算是搞清楚了這自己同家鄉之間的聯繫,不過卻有更多的疑問,這些疑問只能留待後來解開了。 時光如梭,歲月如河,仿若白馬過隙,距離周易被記入周氏一族族譜,已經過去整整三年。

他也已經五歲,並且周易比之其他小孩的生長速度要快那麼一點,讓他看著像是一個八九歲的孩子。

周易也不清楚自己的身體是何情況,也可能是那綠色雷霆將他變成嬰兒的後遺症吧!

不過他也沒有感覺身體有何不適,並且這種速度在緩慢減弱,將他的生長速度變成普通一般。

他一直以為他這種生長狀態會引起周府人的懷疑,但好似這個時代有些什麼不同,對於神神鬼鬼有著非同尋常的嗅覺和執著。

雖說在華夏古代,百姓對於妖魔鬼怪也是敬而遠之,更是無比的敬畏,但也沒有像這個時代般。

他們給周易的感覺是,小鎮百姓對於神鬼依然保持著敬畏之心,但沒有想象之中那般重,好似這方世界鬼神確實存在,但有一種力量在制約著它們。

這種感覺讓他很難相信,畢竟作為一個信奉自然科學的後世人,他覺得神鬼之說本就是無稽之談,即使是他因為不知名的緣故,跨越時空而來,但這也是自然科學的一種。

就理論上而言,穿越時空並非不可能,即便是來到二十二世紀,也還沒有成功的案例。

但通過這五年的觀察,周易越發覺得他原本二十多年樹立的世界觀,正在逐漸被瓦解。

他的世界觀崩塌,也只需要一個引子而已,這個引子就是見到一個活著的妖魔鬼怪,或是魑魅魍魎,即便有的時候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但周易更加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便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沒有真實的見過之前,他是不會改變自己對於世界的認知的。

自然科學雖說有太多的漏洞,但人們接受之中事實總是需要時間還有契機的。

比如哥白尼的日心說,也是經歷了血的洗禮,還有時間的灌溉,才廣為人知,成為鐵的事實。

一種體系從來都不會空穴來風,神鬼之說雖然荒謬,但周易總感覺,這個時代有些特異。

一旁的黑白糰子用腦袋拱了拱他,周易轉過頭來,摸了摸它的腦袋。

五年過去,黑白糰子雖說比之前成長了許多,但依舊是幼生的模樣,生長周期完全和其他熊貓不同。

普通熊貓的一生,最多也就二十多年的壽命,一般五年早就度過了幼生期,成長為了成熊,但黑白糰子則逆轉了這個規則。

周易有的時候都懷疑,它是否就是所謂的妖獸或是靈獸,但黑白糰子除卻聰明一點愛乾淨一點,還有是同其他熊貓一般懶惰,還有喜愛賣萌。

因為體型的緣故,憨態可掬的它,基本俘獲了周府所有熊孩子的心,都喜歡逗它,連小妮子都不例外。

每次必然會找尋它,小妮子經過三年的成長,出落的更加美麗了,可以稱得上清麗無雙。

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模樣越發的同記憶中的那個身影重合,每次見到小妮子都有一種時代錯亂感。

並且這小妮子的性格更是同顏璃一般無二,後世之時,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的壓力的增長,顏璃的性格早就收斂不少。

但周易始終覺得她的天性被壓制,但他也沒有辦法,畢竟他沒有對抗整個時代的能力。

如此看著小妮子,他都十分想要將其攬入懷中,好好寵溺一番,但她始終不是顏璃。

小妮子這五年頗受周德還有周府諸人的喜愛,因此倒是不像一個下人之子,並且顏氏因為是周易的乳母,在周府雖地位不及主母,但卻也頗為特殊,也時常處理府中之事。

倒是井井有條,規規矩矩,因此周德也將府中一些雜事交託給了她,顏氏自然也是推脫了,但奈何周德堅持,她也就承攬下來了。

周易也是十分喜歡顏氏,將之當成了母親一般,也想過將她同其父親周德撮合一番。

但一者他太小,這些事情不太方便行事,二者周德在感情方面就是獃子,不然也不會四十歲還是老光棍一條,他實在是有心無力阿。

二人都已經差不多六歲,也到了知曉世事的年齡,因此小妮子也在前些時候搬出了廂房,住進一旁的房間只中。

同周易這廂房只有一牆之隔,並且周德為了讓顏氏方便照顧二人,在牆壁之間開了一扇房門。

小妮子倒是時常跑到周易的房間,來逗弄黑白糰子,這周府之中便是他最為喜歡黑白糰子,並且時常來「蹂躪」黑白糰子,如同一個小魔女一般,弄的現在黑白糰子見到小妮子就躲。

這不,一個輕快的腳步聲響起,推開房門,靠近周易還有黑白糰子。

黑白糰子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就好似來的人是洪水猛獸一般。

周易轉過頭去,便看到一個明眸皓齒的妮子在他身旁,不過沒有盯著他的意思,眼神都在一旁的黑白糰子身上。

小妮子不耐煩的對著周易道:「見過少爺。」

五年的相處,也算得上青梅竹馬了,雖說他這個竹馬的靈魂年齡已經二十多歲。

周易對於小妮子是真的寵溺,因而他早就讓她把他當做哥哥一般,並且讓她稱其為易哥哥。

而小妮子一般也是如此稱呼的,不過每當她有事求他辦之時,都會叫喚他為少爺。

周易也沒有搞懂,一般求人的時候不都是儘力拉近關係,但小妮子卻如此這般,但每次就是這樣,也讓他不能拒絕。

他連忙擺擺手,問道:「小妮子你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別這樣拐彎抹角的。」

小妮子頓時笑了起來,高聲說道:「好哦,我就知道易哥哥最好了,那你讓黑白糰子別躲著我阿,和我玩阿。」說完做出一個天真的表情,蒲扇著水靈靈的大眼睛。

看著一旁躲避的胖滾滾的黑白糰子,就只差瑟瑟發抖了,周易頓時苦笑著說道:「你也看到了,它怕了你了,我有什麼辦法,你自己去找它,最多我不管。」

看著周易的表情,小妮子頓時明白,他是指望不上了。

她冷哼一聲,便向著一旁的黑白糰子撲去,但奈何黑白糰子雖看著笨拙,大大卻十分敏捷。

無論小妮子如何加速,就是追不上,小妮子氣急,跺了跺小腳。

小妮子是一個機靈鬼,見硬來肯定是不行了,也就改變了策略。

只見她從懷中掏出一顆黃色的果子,開始誘惑起黑白糰子來。

熊貓本就是雜食動物,一般的熊貓主食是竹子,有肉的時候也會開葷。

但黑白糰子的主食則是肉食,偶爾也會吃一些竹子,周易也曾今擔憂過,這樣是否會對它有影響,但經過五年的觀察,他發現黑白糰子除卻長的慢一些,倒是沒有什麼異常。

除卻主食之外,黑白糰子更喜歡的是果子,當然要完全成熟的果子,一般周府的很多人就是用果子誘惑它,而後同它一起玩耍。

這是赤裸裸的誘惑,看著明黃色的果子,黑白糰子明顯的意動,緩緩的朝著小妮子而去,但小眼睛之中帶著警惕之色。

但小妮子沒有看到黑白糰子眼中,一閃而逝的狡詐。

黑白糰子向著小妮子而去,在靠近她還有一米之時,迅速的衝到小妮子面前,一口叼走了她手中的果子。

而後小跑離去,中途還翻滾一圈,頗為滑稽喜感。

而後黑眼圈之內的小眼睛露出喜色,並且迅速啃食起果子來。

小妮子肩頭一聳一聳起來。

周易看著,還以為小妮子傷心難過,哭起來了。

「呵呵」小妮子的笑聲傳出,他才發現小妮子是高興,並不是傷心,他有些疑惑。

但下一刻,黑白糰子開始在廂房之中亂竄起來,並且吐著舌頭,小眼睛之中流出淚水。

周易走到果子落下之地,撿起還有一半的果子,聞了一下,一股酸澀的氣味撲鼻而來。

他總算是明白了,黑白糰子為何如此,熊貓的舌腺本就靈敏,這也是為何黑白糰子喜歡吃成熟的果子,這果子本就酸澀,對於熊貓來說,更是加重了無數倍。

周易端起一輩涼茶,走到黑白糰子面前放下,讓他舔食起來。

而後他轉頭看著小妮子,帶著些許寵溺和指責說道:「你阿,怎麼能這般。」

小妮子笑的有些直不起身子,說道:「我怎麼了,黑白糰子不是喜愛果子嗎?我這次是拿錯了,下次不會了。」

周易有些哭笑不得,說道:「你阿。」但卻沒有指責了。

小妮子跑到周易面前,抱著他的手臂,小妮子雖說是女子,比尋常男子發育要早,但周易卻因為發育太快的緣故,已經有十歲之人的身高,因此倒是高出她一個腦袋。

搖晃著他的手臂,不無撒嬌的說道:「易哥哥,我們都好久沒有出去玩耍了,不如我們今日偷偷出門去吧!我都打聽好了,五叔他們出去收帳了,今日宅子中護衛很少。」

周易不想拒絕小妮子,更何況他也想要外出看一看,因而說道:「可以出去,但出去之後,你要聽我的,不能離開我的身邊。」

小妮子高興的跳了起來,「好阿,好阿。」不過語氣有些敷衍。 九州大陸,南州,魔獸山脈。

在荒僻幽暗的魔獸山脈中,一具屍體倒在血泊中,那是一名俊俏的十七、八歲左右的少年。

陰森森的冷風吹起幾片枯葉,肅殺的景象讓人不禁打個冷顫。

突然!屍體微微地顫動了一下,將周圍的老鼠給驚到,飛快跑掉。

「恩……」那「屍體」少年嘴中一聲悶哼,睜開眼睛,慢慢地坐起身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