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弄完這一切,這幾位身材纖細且面容尚佳的服務員微笑著退下。就像是訓練嚴密的士兵。

「溫斯特大人,這裡是什麼地方?」阿爾傑有些面色蒼白地問道。

正好趕上勝者行刑的這一幕,還是這麼瘋狂的行刑,他們也確實運氣不佳。

溫斯特望向杜蘭,這個小子鎮定的神情讓他很是意外。

想當初他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也是被嚇得不清。不過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他還只是個剛剛覺醒不久的菜鳥門徒,連魔力強化都不會。

不等溫斯特解釋,杜蘭平靜地說道:「地下角斗場。」

他轉身瞥了一眼阿爾傑,隨意地說道:「這裡是用生命堆積出來的擂台。雖然沒有見過這麼大型的場地,不過那種小規模的比賽我原來見多了。像剛剛那一幕,只不過算是開胃點心而已。」

你不是挺厲害的嗎?見這麼點小事就不行了?

阿爾傑讀懂了杜蘭眼裡的眼神。他冷哼一聲,很快就調整回心態,變回那個不可一世的阿爾傑。

畢竟是經歷過生死的優秀混血種,這種事情最多開頭驚訝下,用不了多久就能調整好心態。

「溫斯特大人,您需要我們做什麼?」杜蘭不再理會阿爾傑,轉身問道。

這老傢伙帶他們來這種詭異的地方,肯定沒安什麼好心。 ?溫斯特咳嗽一聲:「我就是帶你們看看比賽,怎麼你總能想到那方面上?」

「真的么?」杜蘭面無表情地問道,「溫斯特大人的話總是令人懷疑啊!」

阿爾傑的目光掃過周圍的侍女和前面不遠處擁擠的人群,最後停留在杜蘭的臉上。書趣屋(?shuquu?com)那意思再明顯不過,明顯是鄙視杜蘭的智商。

溫斯特大人的事情怎麼可能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說出來?

杜蘭也不反駁,聳聳肩算是默認,他才懶得解釋自己和溫斯特這個老傢伙是在開玩笑。這種輕鬆愉快的日常生活,或許從南島出來的阿爾傑同學一點也不明白。

「溫斯特大人,我能不能先回去?」面色蒼白的三兒微聲說道。剛才那一幕已經深深地刻在他的腦海中,沒有一段時間的消化,必將化作噩夢困擾他。

「不行。」溫斯特嚴肅地說道,「今天就是帶你們來長見識的。」

「走吧,我們走近點看。」

溫斯特一招手,一名高挑的女侍走過來,微笑地問道:「這位大人,請問您需要什麼?」

能進到這種黑暗血腥的地方,不是身居高位就是財富驚人。無論哪一種,對於卑微的她們來說,都是大人。

溫斯特掏出一袋錢幣,丟在侍女的手上:「四個位置。」

侍女打開袋子,略微估計裡面放著伶仃作響的金幣,便保持著微笑說道:「好的,這位大人!請隨我來。」

高挑侍女將袋子交給一旁的侍女,然後帶著杜蘭四人走上被幾名帶著武器的侍衛守護的樓梯。

走上硬實的木樓梯,視野一下變得開闊。

大廳的全貌從高處凈收眼底,地上那些呼喊的人以及台上血腥的場面都刺激著他們的眼睛。三兒將頭別到牆邊,不敢再往中間看去。

場中的屍塊被清理下場,鋪在場地上沾染鮮血的布料被撤走,換上一塊乾淨嶄新的布料。勝者在人們的歡呼聲中高舉雙臂,迎接下一位挑戰者。

一位瘦小的小個子從黑暗的深處走出,看年齡才十幾歲。他拿著彎曲的雙刀,沉默不語地走上看台。

「殺!殺掉他!」觀眾們瘋狂大喊。

這位身材瘦小的小個子明顯不被觀眾看好,離他較近的觀眾都拇指朝下,表示對他不自量力的鄙視。

他卻絲毫不在意,一上場就拿著雙刀貼上那個比賽的勝利者。

杜蘭等人被侍女帶到離角斗台很近的高台上。在這裡,他們可以清楚地觀看比賽的所有細節。除了他們四人,這裡還有好幾個大聲叫好的人。看裝扮,應該都是商人,而不是貴族。

侍女微笑著行禮,端莊地退下。

這時候溫斯特夠了勾手指,示意杜蘭三人湊過來聽。

旁邊的幾位看客並不在意這四人的舉動,無非就是某個貴族大老爺帶著兩個騎士和一個不知是雜役還是啥的少男密謀商量啥。看樣子,很可能是盯上了剛才帶路的女侍。

與此同時,台下近距離的觀眾大聲的呼喊也為溫斯特所說的話打上掩護。

「有個事情,需要你們去做。」溫斯特說道,「不過你們三個人,必須全部成功。」

「全部成功,你們會得到組織上的獎勵。而一旦出現一個失敗者,則是全部接受懲罰。」

杜蘭疑惑地望向場中正在周旋的小個子和大塊頭,難道任務是刺殺他們?對於混血種來說,杜蘭還真不知道有什麼別的任務需要他們做的。

溫斯特也不含糊,立馬告訴三人他們的任務。

聽完任務后,杜蘭面色古怪地盯著阿爾傑,阿爾傑也是一臉不屑地望著杜蘭。

三個人猜測最後一場混戰的選手,誰能活到最後。

這是什麼鬼任務?

很快,場上不被看好的雙刀少年就斬殺了那個連戰數場的大塊頭。他沒有歡呼,也沒有說話,而是默默走下比賽台。等待比賽檯子的清理,以及接下來幾名挑戰者的挑戰。

雙刀少年連斬數人,連勝五把後下台,換上另外的挑戰者。就這樣一直持續很久,終於到了比賽的最後時刻。十幾名連勝五把的挑戰者同時站在場上,相互對峙。

「好了,猜吧!」溫斯特說道。

杜蘭望向互相戒備的十幾人,思考著他們的實力。

雙刀少年比較敏捷,但是力量不夠。而那個拿鎚子的大漢雖然力量驚人,速度卻不夠快,很容易被前後夾擊。

杜蘭沉思片刻說道:「那個拿雙刀的傢伙!」

場上十多個人,每個人都是敵人。在這種隨時下黑手的小檯子上,自然是越敏捷的人越有利,他可以靠著自己的速度躲過其他人的攻擊。所以他覺得小個子能活到最後。

而阿爾傑卻認為是後面出場的某個拿劍的傢伙,他的技巧在這群人里最為高超。所以阿爾傑一口咬定這個拿劍的能活到最後。

兩人各執己見,互不相讓。他們都像讓對方聽自己的。大家只有選一樣的才能全部成功,這樣才能不受懲罰。

至於三兒,看了一下午血腥場面的他已經徹底奔潰了。

溫斯特頗有興緻地望著他們:「你們決定選誰了么?」

「小個子!」

「劍士!」

杜蘭和阿爾傑相互對視,一道無形的殺氣在此蔓延。

三兒猶豫了會,跟著阿爾傑說道:「劍士吧!」

溫斯特帶有深意地笑了笑,不再多說。場上的人也開始戰鬥。

然而,事情並沒有像杜蘭和阿爾傑所預料的那樣發展。場上的幾人快速結成聯盟,相互抱團。

那個拿雙刀的小個子和劍士,以及那個拿大鎚的傢伙站到一起。他們三個分工明確,拿大鎚的向前沖吸引火力,劍士則是替他保護後方,而小個子利用敏捷的速度去掏其他人的後背。

其他幾個抱團的隊伍根本無法應對這三個猶如螞蟻般分工合作的傢伙,很快被他們一一斬殺。

很快,戰鬥結束。

這三個人,全部活下來!

場中的觀眾灑出大把錢幣,投給這三個最終獲勝的勝利者。

溫斯特似笑非笑地盯著三人,他幽幽說道:「我可沒說,最後活下來的只能有一個人。」

「這麼說,就算我們統一意見。最後也會受到懲罰?」杜蘭若有所思地問道。

「沒錯!」溫斯特打了個響指。

「那你們現在明白我的意思沒?」溫斯特望向三人。

阿爾傑沉默不語,低下頭:「明白了,溫斯特大人!下次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為了生存,他們要像那場中三人一樣團結。這樣才能在這個混亂的世界,活到最後!如果他們還像之前那樣相互爭鬥,最後必然會有人死於非命。

這場所謂的任務,無非是為了警醒杜蘭和阿爾傑兩人,讓他們以後好好合作。

看來溫斯特早就知道杜蘭和阿爾傑之間存在的那些小摩擦了。

然而,杜蘭卻歪著頭頭頭是道地說道:「明白就好,跟著溫斯特大人多學點東西,對你以後有幫助的!」

開玩笑,本來就不是杜蘭先找茬,他為什麼要擺一副認錯的態度。

而且他越來越懷疑溫斯特來著的目的!

溫斯特可不是那種閑的沒事來這種地下世界看人類之間互相殘殺的變態,他會為了教導兩人專門花一下午陪他們兩人看這麼無聊且血腥的觀賞節目?

答案是:不可能!

果然,一名衣著暴露的侍女從樓梯下上來,拿著一袋金幣快速走到溫斯特的面前。

她說道:「大人!這是您下注所獲得的全部賞金。」

果然這老傢伙是缺錢了!

至於教導二人

完全就是他順手想出來的! ?晚上,他們終於回到守夜人的地盤。書趣屋(?shuquu?com)

下午的事情,按溫斯特的話來說,就是:讓這一切隨風飄去吧!

不過按結果來說,有點成效。之後阿爾傑那鋒利的敵意確實有所收斂。

也不知這阿爾傑是怎麼個情況,對於溫斯特的話他很服從。然而對於其他人,都是鼻孔朝天我最強的樣子。當然,這不光只針對杜蘭,還包括守夜人里那些突然多出來的傢伙們。

時間還早,月光還在處理書生留下來的人類產業。而地鼠,本來最近就沒什麼事做,還有從南島來的那些新人幫他。於是他也變得清閑起來,優哉游哉地躺在房間里看那些騎士學員經常看的小人書。

聽說溫斯特和杜蘭回來,他也是跑得飛快,扔下書本就一頭衝出來。

杜蘭和地鼠的接觸時間並不算長,但是他和地鼠的關係卻算是不錯。

於是乎,兩個大老爺們坐在大廳里打屁聊天,商量著晚上是不是去外面的城市飈上幾圈。

反正魔侍魔獸都清空了,神殿也早就被天誅的秘密方法搞定了。他們在黑不溜秋的夜裡去四處逛逛,吹吹風,跳跳樓。這種自由的感覺真的很爽!

而且也不用擔心受到什麼打擾。

除了要小心吸引城外森林裡的那些遊盪魔獸,他們可以說完全沒有風險。

被人看到那就另說了。不過他們在黑夜裡那麼強大的聽覺和視覺還能被發現,那還不如找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當什麼混血種啊!

差不多到深夜,城市已經徹底陷入沉睡。黑暗中,兩個賊眉鼠眼的傢伙從守夜人部門偷偷溜出來,爬上高聳的樓頂。

杜蘭仔細查探周圍,確定沒有什麼閑得無聊的傢伙大半夜閑逛后,便朝著自己藏匿薩維利亞鋼的地方飛奔而去。地鼠雖然好奇,不過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跟著杜蘭一路飛躍在薩凡納的房屋頂上。

「到了!」杜蘭停下來,「等我下!地鼠哥!」

他使用黑白世界,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後才翻身爬下房屋。然後偷偷從房屋側面某個很難看見的小洞里取出自己包裹的薩維利亞鋼,最後靈敏地攀爬回高地。

杜蘭將包裹的布料打開,取出裡面的薩維利亞鋼。

「這這是薩維利亞鋼?」地鼠驚嘆道。

他已經感受到這把劍對他天生的吸引力,就彷彿是貓看見了魚一般。

「我可以摸么?」地鼠咽著口水說道。

杜蘭笑笑沒有回話,直接將長劍交到地鼠的手中。對於這些第一批認識的混血種,杜蘭的心中早就充滿了信任。

地鼠愛不釋手地撫摸薩維利亞鋼,他身體周圍的魔力逐漸沸騰,彷彿興奮的孩子發現好玩的玩具。

「真是讓人心動的尤物!」地鼠邊摸邊說,「杜蘭啊!你可把千萬把這劍藏好嘍!別讓外人知道了!」

說罷,便戀戀不捨地將薩維利亞鋼交還到杜蘭手裡。

「你不問問我怎麼得到的?」杜蘭好奇地問道。

要是地鼠突然之間拿出一把薩維利亞鋼,杜蘭肯定會追著他問怎麼得到的。

地鼠搖搖頭:「沒有什麼必要啊!咱的天賦已經到底了,這輩子只能跟著書生大人混了。這種誘人的東西還是少去想,太危險了!」

隨即他說道:「這東西我肯定掌握不住,但是杜蘭你不一樣。我聽書生大人說了,你是我們這幾年在外發現的最具潛力的混血種。以後必然成為我們天誅的砥柱,所以我相信你肯定能掌握住薩維利亞鋼。你能得到這東西,想來也是命運的註定!」

杜蘭暗自苦笑,何止最具潛力?他根本就是逆天的天賦。

「不過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強大,一旦被些陰險的傢伙知道。很可能會遇到危險的!所以杜蘭你趕快把這件事告訴懶貓或者書生大人吧!他們肯定會保護你的。」地鼠若有所思地說道。

杜蘭心中一暖,低聲道:「沒有多大問題,我今晚就是為了取回交給懶貓大人。讓他替我保管!」

地鼠鬆了口氣:「那就好,我們趕緊回去吧!這東西,越早放回安全的地方越好!」

「好!」

杜蘭將薩維利亞鋼重新包裹住,從外表看完全察覺不到薩維利亞鋼的氣息。兩人快步趕回守夜人部門,杜蘭去找溫斯特,而地鼠則是去巡視那幫南島新來的小子所做的工作。

杜蘭推開門,沒有在房間內看到溫斯特的身影。於是他走到最裡面,敲了敲月光的門。

裡面沒有傳來任何動靜。

沒鎖門,也沒有人?

杜蘭推開門,往裡面偷偷瞅上幾眼。書桌上凌亂的文件被大開的窗戶漏出的風吹得滿地都是,攤開的書本也被呼嘯的狂風不斷吹動章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