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來林家吧。」林亦聲音清冷。

秦昊不為所動,還是拒絕,道:「不必。我在這裡就很好。」

林亦蹙眉,少年還是這般執拗,分明是一件好事,為何要一再拒絕。

「祖父他老人家說有些想你了,想再看看故友之後。」林亦語氣稍微緩和,這樣勸說。

她想起那個滄桑老人,雖然氣勢如虎,但終究是老了,白髮漸生,時常會緬懷舊事,長聲嘆息,沉浸於當年的邊關征戰。

秦昊搖頭,若是當年,他確實應該答應,這對他有害無益。

事實上,他上一世也是這樣做的。

但,如今根本沒必要。

他一代大帝,重回少年,難道還需要寄人籬下?

不過,老爺子的好意他還是要回應的,上一世對方給予了他不少幫助,指點修行,授予珍葯,這才讓他修為突飛猛進,進入頂尖天才一列。

「過段時間我就去探望老爺子。」秦昊說道,對於林老爺子,他一直很感激,上一世強大之後,他就對林家時常照拂,讓其邁入大家族之列。

林亦面色不愉,在她看來,這是沒必要的堅持,這裡太困窘了,沒有出路,堅持又有何益。難道就是為了那所謂的尊嚴?

連生存都艱難,還要什麼尊嚴。

林亦想不通,認為秦家的人都太倔強了,秦父如此,秦昊亦是如此,為了那可憐的尊嚴,將自己逼到了困境。

「何必這麼執拗,現實如此,你連基本的生活都維持不下去,為何要拒絕老爺子的好意。」林亦聲音有些冷,居高臨下。

「你不懂。」秦昊輕嘆。少女哪裡都好,容貌、資質無一不是上上之選,可惜,太過功利,一切都從有無利益出發,又怎能明白他的心境。

修道者,連順應本心都做不到,又談何修道。即便位高權重,也不過是一具傀儡罷了,如行屍走肉,連真實想法都不敢透露。

這與天下熙攘,逐利而來的凡人又有何異。

林亦神色更冷,對方太頑固了,聽不進好言勸說,她的所作所為都是徒勞,白費心思。

其實,她勸秦昊去林家是出自本心,並非為秦昊著想,與那個結親的傳言更無關。她只是覺得祖父太寂寞了,祖母故去后,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即便是她,每次去看望老爺子,老人也只是談上幾句,然後就開始緬懷往事。

但,秦昊不同。他是祖父的故友之後。

上一次,秦昊十歲的時候,去林家看望老爺子,老爺子可是老懷大悅,與一個小少年說了整整一個時辰的話。

不止如此,在談話之後,老爺子還領著他觀賞了不少地方。整整一天,老人就沒閑下來,一直都在陪著秦昊。

這種情況,這種待遇,小輩之中從未有人享受過,比之林老爺子最重視的林家長孫還要超出數籌。

她以高高在上姿態規勸,十分冷傲,對這裡有種看不起,很是輕視。

秦昊自然不予理會,甚至,連話語都懶得接了,聽之任之。反正該說的他都說了,不會去林家。

重活一世,若還被條條框框限制,那他也就不是不悔大帝了。

場面有些緊張,一旁清婉的少女待不住了,趕忙出來說好話。言兩家是世交,沒必要因為一點小事鬧出不痛快。

她對秦昊說,林亦是好意,是為了他好。然後又轉頭對林亦說,秦昊與以前不同了,邁入蛻凡境,不會再過的那般艱難。

「他突破蛻凡境了?」林亦驚異,不可置信。

蛻凡之境,怎麼可能。以對方現在所處的環境來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進入蛻凡境。

蛻凡,需要攝入大量血肉精氣,以人體為爐,進行熬煉,凝聚出一縷縷血氣,強筋壯骨。

資質如她,當初也服食了不少珍葯與靈丹,然後又修鍊半年之久,才堪堪破入蛻凡境。

可,秦昊明顯沒有這些資源,他衣食不豐,又如何邁入蛻凡之境。

難道是靠天賦,硬生生吸納天地靈氣突破?林亦知道有些天賦異稟的奇才能做到如此,但是極其稀少,堪稱億萬無一,只存在與傳聞中。

林亦不能鎮定,開口詢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秦昊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無非是確認他是否資質超凡,值得拉攏。

「得到了一株奇葯,服下之後修鍊,然後就突破了。」秦昊平淡,不打算以實相告。他不想與對方有什麼交集,能夠拒而遠之最好。

一側,秦雨燕欲言又止,不過,最終也沒說什麼。她覺得秦昊這麼說,肯定有自己的考量。

林亦這才淡然,心情平復。

果然如此,一個絕世天才舉止就不會平凡,擁有與生俱來的氣場。而秦昊明顯不具備這種資格。

不過,這也算不錯了,藉助靈藥在一年之內邁入蛻凡境看,也算是中規中矩。只是比起她就差遠了,半年時間,這是普通人與天才的差距。

這樣一來,也能解釋的清他底氣從何而來了,突破到蛻凡境,整個人都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

孤傲少女入神想著。

咣當!

突地,一聲巨響,院門被人以蠻力撞開了。

十幾個人魚貫而入,氣勢洶洶,十分蠻橫與霸道,就像是大荒中以劫掠為生的響馬。

「秦昊,滾出來!」有人大喝。

站在前方的是一群戰仆,全都很雄壯,滿身的腱子肉,十分結實,宛如鐵打。

在這一群僕從後面,有一個青年手持摺扇,他陰沉著臉,似乎心情不佳。

不遠處,秦昊正與林亦散步,突然傳來的斷喝聲沒有對他造成影響,他十分淡然,平如止水。

倒是一旁的林亦臉色冷了下來,一片冰寒。

因為,那個青年人她認識,一個心思陰沉之輩,惡名昭著。 「趙宏,你來這裡做什麼?」林亦聲音冷冽。

她很冷傲,開口就是問責,對這個素有惡名的紈絝子弟沒有好臉色,因為,兩人父輩都是鎮守邊關的戰將,但林父是主將,對方不過一個裨將,她根本無需忌憚。

聽到聲音,本來站在一眾戰仆身後的陰沉青年瞬間不淡定了,臉色大變,快步走來。

「原來是林妹妹!」趙宏沒有先前的那股囂張氣勢,他小心賠笑,態度謙卑。

青年很會做人,口上喊林妹妹是為了套近乎,但行動上卻不敢有半點逾越,而是向她抱拳,算是行禮。

「趙家死了一個僕從,有人說曾在長天谷見過,與秦昊有關,所以我們來這裡尋人。」

頓了頓,他又道:「既然他與林妹妹有交情,那就不用查了,死了一個僕從而已,算不上大事,不能破壞我們兩家關係。」

林亦冷著俏臉,越聽臉色越冷,身上散發寒氣,如若玄冰。

她轉頭,問:「這可是真的?」

秦昊頷首,波瀾不驚,絲毫沒有被仇家找上門的慌亂,他道:「是我殺的。」

「為什麼殺他?」林亦面色變了。

「他該殺。」秦昊淡漠。

「你!」林亦慍怒,氣的胸口起伏。

「無妨。」趙宏眸子冰冷,閃過一絲殺機,不過他很快就掩飾好,彷如平常。

此外,他還反過來勸少女不要生氣,一介凡仆,殺了就殺了,不值得生氣。

秦昊很平靜,道:「他行事無端,難道不該殺?」

「敢於強搶靈珍,莫說是他,就算他主子也不行,若來襲擾,一併斬之。」

他聲音很冷,十分冰寒,有一股凌然塵世之上的氣勢,讓人仰視。

不過,這在林亦看來卻非如此,她覺得少年太狂,不通世事。

既然明知對方是趙家僕從,為何還要將其滅殺。

教訓一頓難道還不夠?那樣的話,事情會簡單許多。即便沒有林家干預,但只要秦昊表明修士身份,趙家也肯定不會追究。

「道個歉,就此揭過。」林亦說道,聲音愈發冷淡。

她很孤傲,連雙方意見都不詢問,就開口定下調子,要將事情壓下去。

秦昊並不領情,他很冷淡,道:「我無錯,為何要道歉?」

林亦眸子冷了起來,緊緊盯住秦昊。

過了好一陣子,秦昊還是臉色如常,毫不退縮,她收回了目光,道:「好,你無錯。」

另一側,趙宏則是沉默,一言不發。他心思深沉,就算對解決方式不滿也不會當場表示。

清冷少女轉過身,對青年淡淡道:「我來道歉,對不住趙昆戰將,殺了他一個僕從。」

……

秦家之外,趙宏站在一群僕從中央,臉色陰沉,幾乎能滴出水來。

他心中怨憤,身為戰將之子,竟會折在一個凡俗少年手中。這也太丟人了。

對方最後也不曾俯首,不僅沒有悔意,還十分囂張,放出狂言「就算是他主子,也要斬之」。

至於林亦,她的道歉更是毫無誠意,一副高高在上姿態,一點愧疚之意都沒有,更像是一種施捨。

「黑山,那頭碧眼金睛獅還在關內嗎?」趙宏問道,聲音有些陰冷。

「二少爺,這,這不妥當吧。」一個渾身黝黑的壯漢有些猶豫,道:「那林家小姐還在這裡,若是出了事,讓人查出來,後果太嚴重了。」

趙宏瞳子縮小,幾乎成為一個點,他死死盯著壯漢,道:「你不說,誰會知道。」

「去將那頭凶獸找來。」青年眸子發紅了,殺氣很重,十分嚇人。

與此同時,秦家院落很寂靜,但卻瀰漫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氛圍有些緊張。

「很多人不能得罪,實力差距太大,與自尋死路無異。」

「這一次有我,那下一次呢。」

林亦說教,姿態很高,有一種恨其不爭,十分失望。

「你太執拗了,不懂變通,這樣永遠也不會成為強者。」冷傲少女說道,居高臨下。

秦昊不予回應,淡然處之。心中卻是一陣搖頭,少女太看得起自己了,也太輕視他了。

她難道就不曾想過,一個十歲之際雙親去世的少年,在這麼艱苦的地方活到現在,又豈會是一個不知進退的傻子。

再怎麼少年意氣,他也不會把自己往絕路上逼。

既然這麼做了,那就說明他有足夠底牌,根本不懼對方報復。

「你不過自以為了解罷了。」秦昊淡然,道:「這一切我能解決,何須退讓,何須懼怕。」

林亦更加生氣,認為少年是故作自信,沒有實力,還強自鎮定。

「你拿什麼與趙家對抗。以你蛻凡境的修為嗎?」林亦說道。

秦昊搖頭,道:「我自有我的辦法。」

林亦不信,看向秦昊的目光多了一絲失望,她道:「說這些無用,趙家不會聽,只會用實力壓服你,讓你跪地求饒。」

而後,秦昊不再言語。

不是辯駁不過對方,而是覺得沒有必要。他對林亦沒有任何想法,既然沒有益處,對方又不肯相信,那他還為何還要解釋。

林亦以為他無可反駁,所以沉默。於是,藉此機會說教,告訴他凡是要變通,不能在一條路上走到死。

就在這時,又有異變發生。

「吼」一道獸吼傳來,聲如金石,鏗鏘震耳。

秦昊冷下了神色,身上氣息掠動,蘊含殺機。

以他一代至尊的經歷,閱人無數,自然看得出趙宏為心思陰沉之輩,不可能善罷甘休,早晚會出手報復。

但,他沒想到,對方下手竟然這麼快,一刻都忍不下,要當日仇當日報。

「留他不得。」秦昊低語。

秦昊心中做出決定,必須斬殺趙宏。這種人太兇狠,是一種禍患。不過,這需要再過上幾日,他現在剛突破蛻凡境,氣虛無力,不宜大動兵戈。

待他恢復到入道境修為就差不多了,屆時,不止氣血雄渾,靈氣也十分充足。他有多種方法施展道術,將其滅殺。

不過,那是幾天後的事情。現在要做的是滅殺這頭凶獸。

碧眼金睛獅是上古異種之一,強大非凡,一雙金眸擁有神威,生而蘊有天術,一旦發怒,可射出璀璨華光,洞穿一切。

這一刻,它在大肆破壞,於庭院中起落,凶威驚人,像是一頭凶獸霸主,十分暴躁,在此間橫推,大爪子不停拍落,將院牆都毀壞了,出現大片坍塌,不成形狀。

這頭怪物太凶了,若不趕緊逃走,怕是都要喪生在它的大爪子之下。

「秦昊。」婉約少女叫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