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傳說中,是三位渾源祖神所創。

三位渾源祖神留下了直系血脈,也就是三大皇族!三大皇族自身強大無比,背後還有深不可測的渾源祖神老祖宗!自然整個神界各方勢力都對三大皇族很是敬畏。

除此以外。

神界浩瀚,有著眾多勢力,彼此紛爭。

三大皇族超然,俯瞰眾勢力爭鬥!

『峻山城御風氏』就是整個神界眾多勢力之一,在神界,神界原本的子民們是佔據絕對統治地位的,飛升者相對要稀少的多,勢力也淡薄的多,許多都加入了諸多本土勢力。

「三位渾源祖神,創造的這個世界?」東伯雪鷹心中震撼,「能創出如此世界,毫無疑問是渾源生命,而且應該還是很強大的渾源生命!」

並且。

這三位是活著的!三大皇族,背後各有一位渾源祖神。

「元,讓我等來這樣的世界磨礪?」東伯雪鷹暗暗咋舌。

「算了,三大皇族地位超然,一般我怕都碰不到,更別說『渾源祖神』幾乎都是傳說了。」東伯雪鷹暗道,渾源祖神地位太特殊了,這神界的子民們都有渾源祖神血脈,顯然經過漫長歲月蔓延,任何一神界子民追溯源頭,都能追溯到渾源祖神身上去。

也就飛升者,體內沒渾源祖神血脈!

「這次襲擊我的是,這峻山城內的一個叫『蝠山』的勢力?」東伯雪鷹暗道。

蝠山,在峻山城也是底蘊頗深。

蝠山的山主,乃是一位神君巔峰的高手,也是『峻山御風氏』的其中一位修行師傅!畢竟,峻山城的主人……只有一個,就是峻山城御風氏!各方勢力都是臣服於峻山御風氏家族。

……

夜。

在一座宅子內,樓閣上站著足足五道身影,他們個個遙遙看著一個方向的府邸——東伯雪鷹的府邸!

「大哥,我們就這麼看著,不進去?」其他四位都焦急無比。

「該死。」

為首的是一位三角形頭顱的醜陋老者,他便是在整個峻山城都有著赫赫威名的『蝠山主』,在峻山城論實力都能排在前十的!

蝠山主盯著遠處的府邸,聲音沙啞:「老三,老五,老九,他們三個聯手不但失敗,甚至一個都沒能逃掉,在兩個呼吸時間之內,他們盡皆被滅。我雖然能輕易擊敗老三他們三個,但是也沒把握在兩個呼吸內盡皆滅掉他們。」

其他四位沉默。

是。

逃命時,各自分散逃!追一方,其他兩方便可以逃很遠了。

要斬殺三位,絕非容易事。且在兩個呼吸內做到,想想都有些可怕。

「雲管家的碧光神眼,從無看錯。」蝠山主低沉道,「我也是知道,雲管家曾經觀察過這位飛升者,確定只是神君初期實力,並且還得壓制身體重傷,才命令老三他們動手的。沒想到這次……雲管家看走眼了。」

「大哥,怎麼辦?」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他們一個個看著蝠山主。

蝠山主冷聲道:「都先回去。」

「是。」

一旁四位個個應命,雖然表面有些不甘,可心底卻鬆口氣。

他們也只是因為蝠山主的威勢才盡皆匯聚在蝠山主麾下,至於說彼此多深的感情?那都是笑話!

「死了三個神君。城主他怕很快就會知道消息了吧,這次是真丟了大臉,不過這個飛雪神君不好惹,如何應對,得好好思量思量。」蝠山主眼神陰冷,峻山城城主『御風峻山』當初強勢佔領了峻山城,才是整個峻山城的最高統治者,死了三位神君,哪裡瞞得過那位城主。

****** 「這位飛雪神君不好惹,可是傳來假情報的鐵成柳,卻不能輕饒。」蝠山主眼神陰冷,沙啞道,「老八,你去一趟,將鐵成柳給抓來。」

「是,大哥,定不能饒過這鐵成柳,說什麼神君初期,還重傷!」一紫衣英俊男子連咬牙道,這事情說起來他也有責任,『蝠山』這一幫派勢力在峻山城經營漫長歲月,截殺掠奪的事也做的不少,這次就是鐵成柳主動找他喝酒提到了這位飛升者『飛雪神君』,還言之鑿鑿說:「那飛雪神君在大荒中闖蕩極久,聽說他原本有神君中期的實力,也定是在大荒中得到了不少寶貝。現如今重傷實力大損,不但下降到神君初期,身體內還有著驅除不掉的極重傷勢,哼哼,若是我實力夠,定要下手除掉他奪了寶貝,狠狠賺上一把。」

於是,這老八就立即眼睛一亮,迅速消息上稟。

其實蝠山高層也知道,那位鐵成柳是想要利用蝠山除掉那位『飛雪神君』,原因他們也都明白。

可是關於『飛雪神君』的情報,他們經過確定,是真的!

他們探查后……知曉雲管家曾經動用『碧光神眼』探查過,對碧光神眼他們都是絕對信任的!甚至為了行動奏效,這次不但『老五老九』行動,甚至連神君中期的『老三』都派上了!也該是十拿九穩,哪想這位『飛雪神君』不但沒傷勢,實力似乎也超乎想象。

連實力排在峻山城前十的『蝠山主』都被驚住了。

……

一座普通府邸內。

身材高大的『鐵成柳』獨自坐在那,喝著酒,眼神陰冷。

重生之等你長大 自從當初那場變故后,他就變得陰冷而瘋狂!人緣自然也變差了。

「飛升者,飛升者都該死,都該死。」鐵成柳低語道,「憑什麼,憑什麼飛升者就該被另眼相看?哼哼,以蝠山的行事手段,怕是這幾天就有結果了吧。」

鐵成柳在那喝著酒,似乎回憶起了什麼。

眼神越加瘋狂。

忽然——

「轟。」

一道紫色流光陡然降落在院落內,化為了紫衣英俊男子,坐著喝酒的鐵成柳連抬頭看去,看到英俊男子臉色不善,不由心中疙瘩一下,見狀連道:「血兄。」

「因為你這蠢貨,三哥他們都栽了。」紫衣英俊男子咬牙切齒道,他卻忘了,他們之所以動手,還是看上了『飛雪神君』獨自闖蕩大荒的收穫,以及飛雪神君此刻較弱的實力!畢竟能在大荒闖蕩較長歲月的,收穫都會極高。

大荒,雖危險,但是那些荒獸屍體便足夠珍貴了。

「什麼?」鐵成柳臉色一變。

「隨我走吧,去見我大哥。」紫衣英俊男子直接大步走來。

「嗖!」

鐵成柳毫不猶豫就逃,見蝠山主?他都能猜到結局。

紫衣英俊男子猙獰冷笑,右手一伸,手掌爆發出大量的紫色光線,紫色光線如心意般扭曲,迅速撲向了逃竄中的鐵成柳,迅速將鐵成柳重重包裹囚禁起來。

雖說,他們倆一個是神將巔峰,一個是神君初期。

看似只差一步。

可是……

神將、神君、神帝,每次大境界跨越,實力差距都會很明顯。特別是他們神界子民,修行渾源祖神血脈,大境界跨越會讓他們有質變。

******

峻山城御風家族,御風家族佔地數萬里,以神界環境的特殊,一座家族佔地能如此大,便可見威勢了。

整個峻山城大大小小勢力,雖然內部爭鬥不斷,可面對御風家族卻乖乖臣服!像東伯雪鷹、蝠山主這等『修行師傅』,又或者鐵成柳等一些普通軍隊將士們,都算不上御風家族的核心。御風氏子弟已經極少數忠心耿耿如雲管家等一些老僕才是御風家族信任的。

「轟隆隆。」

御風家族,一座十餘里高的山峰之巔,石門轟隆隆開啟。

在石門外站著兩道身影。

一位是御風家族的少主『御風雷』,他在家族內地位僅次於他父親。 再靠近一點點 而另一位便是雲管家了,雲管家在御風家族內地位雖然也頗高,可即便是諸多管家中他也只是排在第三號,能有資格和少主一同在這迎接『家主』,卻也有其他原因。

石門開啟,從裡面走出來的,是一位頭髮灰白的滄桑中年男子,他行走而來,便讓御風雷、雲管家都情不自禁躬身行禮。

「父親。」御風雷躬身道。

「主人。」雲管家也躬身道。

眼前這位便是整個峻山城的主宰!無可爭議的最高統治者『御風峻山』!

御風峻山輕輕點頭,轉頭看向了雲管家:「你這一次前往『拂曉城』,結果如何?」

雲管家恭恭敬敬道:「主人,禮物都被退回,拂曉宗主並不願收三小姐為徒。」

御風峻山聽的瞳孔微微一縮,眼角肌肉都在抽搐,輕聲低語:「拂曉宗主以他的實力,對他不是難事,他竟然也拒絕了。」

他明白。

拂曉宗主是不願摻和到這一趟渾水中來。

「父親,就算靠我們峻山城自己,我就不信敵不過那『魔心會』。」御風雷眼中雷霆迸發,眼睛周圍虛空都嗤嗤嗤作響,有電蛇竄動。

「魔心老賊實力大進,能夠被『天心族』定為『神帝榜』第九百八十七位,雖然吊在末尾,可至少能入榜。」御風峻山搖頭道,「為父雖然不願相信,但是事實便是魔心老賊實力已經遠在我之上,便是佔據峻山城地利,怕也敵不過魔心老賊。」

神帝榜,記錄了整個神界最恐怖的一千位神帝。

以神界的廣袤,勢力無數,能排在前一千位……個個都是一方霸主。

「天心一族,乃是三大皇族之一,他們評定,定然無誤。」御風峻山眼神冰冷,「當初我和魔心老賊結下死仇,以魔心老賊的性子,定不會放棄。如今他實力大進,只是準備還沒充分,畢竟他也不想在我峻山城犧牲太多。而他們動手之時,便是準備足夠充分之時了!」

「父親,藉助峻山城地利,他們休想輕易對付我御風家族。」御風雷顯然也是氣急。

「休要焦躁。」

御風峻山開口,「雲管家,你隨瑾兒出去一趟,前往東木城!東木城的九公子當初來我們峻山城,對清音也曾有些心意,此去……看能否促成清音和東木城九公子的喜事。 孽緣:市長有個小情人 只要東木城插手,東木城主地位尊貴,他調停此事定是輕而易舉。」

「東木城九公子?」御風雷露出一絲焦急色,「父親,難道真要讓妹妹嫁給那……」

嫁過去,真是羊入虎口啊。

妹妹過的再慘,他們峻山城也不敢和東木城叫板的。

「九公子名聲是不太好,可此刻能救我峻山城的只有他。」御風峻山冷聲道,「為了整個御風家族,清音會明白的。」

御風雷沉默了。

是啊。

『魔心老賊』名列神帝榜,這時候誰能幫他們?御風峻山稍微熟悉些的,大多和御風峻山同層次的。實力即便高一籌的也不願和魔心老賊為敵。真正能較為輕鬆應對的只有『拂曉宗主』,可惜拂曉宗主不願幫忙。

至於東木城主?

地位是更高,可惜,御風峻山根本沒資格接觸到這等存在,只有那位東木城九公子遊歷時曾路過峻山城。

「這事就這麼定了。」御風峻山明白,如今只是他們這邊一頭熱,都不知道東木城那邊意思呢!如今只能派遣和九公子關係還算不錯的,自己的二子『御風瑾』去說動了,先透露點意思,如果有可能,御風峻山恐怕還得親自去拜見那位東木城主!

「對了,我閉關這些時日,城內如何?」御風峻山開口道。

御風雷道:「城內還算安穩,不過有一位叫『飛雪神君』的飛升者來到我們峻山城,還是三妹她救回來的,我暫且讓他擔任了我們御風氏的修行師傅,就在前幾天,蝠山應該有三位神君欲要偷襲截殺這位飛雪神君,最終卻栽在他手裡。」

*************** 「哦,這飛雪神君實力如何?可有神君巔峰?」御風峻山詢問道。

他並不在乎峻山城內諸多勢力的廝殺爭鬥,只要保持明面上的平穩,暗地裡廝殺都是小事,而且御風峻山也信奉『廝殺爭鬥才更容易磨礪出強者』來。如果整個峻山城一片和平,誕生強者數量怕是要大大減少了。

這可是他不願見到的。

強者越多越好,那都是他的手下!他最在意的就是『神君巔峰』這一層次,因為這一層次,數量夠多的話,比如十個聯手便足以和『神帝初期』鬥上一鬥了。這也是像『蝠山主』這等神君巔峰強者在峻山城勢力頗大的原因,御風峻山對他們是很寬容的。

「飛升者,都沒渾源祖神血脈,艱難修鍊上來,實力都比同層次高一大截。若是有神君巔峰層次,怕都能和神帝初期鬥上一鬥了,若是魔心老賊到來,也能是一幫手。」御風峻山暗道。

「他並非神君巔峰。」御風雷搖頭,「雲管家曾用碧光神眼探查過他。」

御風峻山也看向了雲管家。

雲管家當即恭敬道:「主人,當初我和三小姐在歸程中碰到了在大荒中重傷的飛雪神君,當時我便施展碧光神眼探查他的底細,這才發現他並無渾源祖神血脈,確定是飛升者!並且他並沒有凝結神心,而是修鍊的肉身,他肉身強大程度在神君初期,並且體內傷勢極重,似乎很難根除。不過後來,他自己說,他原先有神君中期實力!只是因為重傷緣故才下降。畢竟事情過去兩個多月了,時間雖然短,可他解決掉蝠山三位神君,我猜測這兩個多月,他實力可能已經恢復了。」

「他斬殺的三位神君,兩個神君初期,一個神君中期,神君中期的那位很尋常,都沒神通。」御風雷說道。

「哦。」御風峻山有些失望,點頭,「神君中期的飛升者,實力能越階而戰,滅殺三個弱些的神君也很正常,嗯,多加關注吧!」

雖然失望。

可神君中期的飛升者,也匹敵神界子民『神君巔峰』了,實力怕和蝠山主相當,也算麾下多了一員大將。只可惜他最期待的是『神君巔峰的飛升者』。

「是,父親,我會一直關注。」御風雷應道。

可不管是御風峻山,還是御風雷,心中都沒太在意,因為『魔心會主人』的威脅近在眼前,他們根本沒時間等待一位『神君中期的飛升者』慢慢成長,更何況就算真的多了一位『神君巔峰的飛升者』,在恐怖的魔心會主人面前,怕也沒什麼用吧。

「東木城九公子。」御風峻山默默期待著,將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其他勢力身上,甚至犧牲女兒,的確不好受。

可是沒辦法。

神界眾多勢力紛爭本就殘酷,有多少勢力隕落,御風峻山不願『峻山御風氏』成為下一個隕落的勢力,為此,他不惜一切代價。

******

「飛雪師傅。」

「飛雪師傅,請。」

在峻山城御風家族,東伯雪鷹到來后,遇到好些御風氏親衛,這些親衛們都熱心無比。畢竟他們消息也頗為靈通,且神君一級數在整個峻山城也算高手了,一下子死掉三個,根本瞞不住。至少御風氏親衛們幾乎都知道『蝠山』在這位飛雪神君手下吃了大苦頭!個個自然不敢怠慢這位飛雪神君。並且『飛升者』的身份,本身就讓許多人心存忌憚的。

飛升者雖然稀少,可每一個能飛升到神界的,都很不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