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冰火如何相容,話說當年銘起隨帝狂離開后的第十個念頭,終究做成了一事,立刻掌控了冰火相容。

原來冰火不容,是因將這形態,屬『性』不同,若改變了形態屬『性』,注意冰火元力之間矛盾之處小心避免,便能將冰火相容。

話雖簡單銘起改變冰力的形態和屬『性』足足耗費了十年,難度可見一斑。

而且到如今,銘起也只能一些相對簡單的運轉中使用冰火相『容』,如五星炎龍,他也不能輕易將冰力渡入其中。

這四條黑龍吐了一口龍息,便直接化為了毀滅風暴衝散了空氣中所有的秘紋,並直取向零拓。黑『色』風暴掠過一處,一處崩碎,甚至不少的法則也在這毀滅之中紊『亂』變化,失去原本的力量。

零拓以挪移退到萬裡外,銘起猛然出現了,他手裡需握著一把極長的炎刃,那炎刃的一頭正刺穿了四條黑龍,四條黑龍的龍軀化去化為毀滅黑炎凝聚在銘起手中這炎刃內。「碎。」銘起從背後揮出炎刃,一個巨大弧度揮起,但見萬里天空紛紛破碎,咔咔之聲響起不斷。

毀滅之力,『混』同化有為無的碎力,直將碎式的力量暴增到天級高階能技,直『逼』次神技層次的能技。這一碎,零拓心驚『肉』跳,連連拍掌數次,體內那土元力湧出化為黑『色』,凝聚出一道道黑『色』秘紋。

這秘紋猶如一道道堅凝無比的紋盾,紋盾中心正組成一個大大的零字,零紋盾,零族聖盾,號稱有禁斷一切的力量。沒想到一上前零拓就用上著零紋盾,各族的強者拭目以待這一式零紋盾的大放異彩。

但結果出乎意料,銘起的炎刃落在其上,砰砰聲響起之時,零紋盾,散為碎片,向四周飛來,這一刀稍有停頓,再度落下,更以碎盡萬物的姿態落在零拓身上。

毀滅之力形成的破碎脈絡讓他身子直接崩開,化為血『肉』殘片四飛,幸在銘起留了力量,這一式破式,沒有完全崩碎他的靈魂,也留下了一顆頭顱,沒有碎開。零拓瞬間落敗了,這一幕只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天王尚且能夠捕捉到兩人爭鬥的身影,他人只見銘起二人一閃,爭鬥已經落幕。

銘起氣息有一絲『波』動,很快的平復,以他的尊級中階修為施展這一技,更多是靠散在天地之間的法則感悟調動來的元力,否則施展超過自身修為許遠的這一招碎式,銘起的力量會被『抽』離超過八成。

壓制實力,可深根基,麻痹對手,弊端是對體內的元力不足施展銘起自身掌控的各種能技,散出法則感悟是解決的一種辦法,但遇到強者這反而會是一種拖累。幸在銘起有自己的對應之策。

冥昊緩緩走來,身為冥族的少族長,絕對不是剛才兩人能夠比較,銘起看不透他修為也能『摸』出大概,至少已經到了虛神境!

也就是說冥昊已有實力成為一名長老。他幽藍長袍隨風而動,冥族冥紋綉在袍上,雖不比銘起尊貴卻透出一股古樸之氣。「少皇請。」冥昊舉手投足間,皆是濃郁的元力同隨。

「冥昊已經修能八百年,銘子要與他斗,有些難。」十九長老嘆道。他已數千年修能,兼有銘皇的血脈之力,也才次十巔峰,而這冥昊天資超凡,已經是虛神境強者,銘起要與他斗著實很難。。。。。。。。。。。。。

。。。。。。。。。。。。。。。。。。。。。。。。。。。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他知道冥昊的實力絕對非同尋常,額頭第一道噬紋飛竄而出,第一解的力量到了極限,對銘起的增幅也只是丁點,微不足道。第二道噬紋緊接著竄出,第二解的力量讓銘起的氣息有了明顯的膨脹,不過,也並非太強。

隱隱約約中,十二名的長老目光聚在銘起的眉心,有明亮之光。第二道噬紋后,第三道噬紋緩緩竄出,第三解的力量與前兩道的力量差距不是一星半點,銘起的氣息劇烈膨脹,轉眼從中階天尊破入了次十層次,甚至還在攀升!

當年六段巔峰的他以第三解的力量達到天尊中期,那是第三解的力量不過去解放了部分,而如今*更為的強橫第三解釋放的力量自然更為磅礴,雖說依舊沒有完全解放,但已經是過去的數倍不止!

這就是銘起應對元力不足的手段,借著第三解的力量將自身的修為暫時提升到虛神境。散在天地只見的法則感悟納回體內,他的氣息圍在虛神境初期,幾近中期的地方停頓。

不過,從心魔誕生開始,第三解就是靠魔來開解,銘起自己曾在與心魔『交』易過送他惡念邪力,心魔不得干擾他心神,所以這第三解也不會影響到他心神。對於銘起自己,他是能夠對抗第三解下的血魂的,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因為每一次施展第三解,血魂的各種凶唳邪力都被心魔吞噬了去,銘起根本沒有機會和血魂對抗。

隨著濃郁的魔氣散開,幽冥龍祖頭骨上的所有人眉頭一皺,齊齊看向銘起,銘右道「第三解失敗了?」但又見銘起他如常的神『色』不似是被第三解后血魂反噬了的面『色』,不由心中起疑,眾長老這便要起身制止這場爭鬥,銘右抬起手,阻止十二名長老道「先等等。」

十二名長老暫時忍耐住,再度坐回,看著銘起二人。冥昊手心用處一片紫『色』霧團,道「少皇小心了。」話落一刻,挪移的瞬間,冥昊閃現在銘起身側,一掌按出,一條巨大的霧龍從那霧團中衝出,直向銘起咬了過來。

他的身子虛幻如無,霧龍將銘起的身子吞沒,片刻后見他又從龍尾穿透出現,身子又再度凝實。

「『春』圖。」銘起掃出一掌,吹拂出的輕風籠罩開,霧龍在這輕風中快速消散,冥昊也在這輕風中急退,源源不絕的『春』意隨著青風吹入冥昊體內,生機好似是要溢出體內融入輕風中去,與那源源不絕的『春』意相融。

「冥。」冥昊沒有慌張,體內的炎力瘋狂竄成一道道幽藍冥雷在體內形成無數道循環,那『春』意都似被緊緊封鎖在了這無數的幽雷之中,緩緩消退。

轉而這些冥雷從冥昊體內挪移,瞬間出現在銘起的背後,他的身子再度虛幻,這幽雷從身子透閃而過,銘起手裡一團白霧凝聚,冰王留下的最後一技,隆冬。

此技是冰王死前不久所創,他自己施展過一次,因為太強一施展過後自身的力量便會被『抽』空,到后來被天主長老圍攻時也不曾施展。

即便銘起也不得不佩服冰王天賦異稟,雖修為突破不比三大血脈迅猛,但對冰技的修鍊和施展有異於常人的見解和天賦。

這隆冬一技,實打實是次神技!而當年的冰王不過天王中期而已,施展這一招力量自然會被『抽』空。

銘起手心『蒙』『蒙』的白霧緩緩的淡開,只剩無形的力量向四周蔓延。

天空突然飄起了鵝『毛』大雪,不同於殘風變的冬,殘風變的冬是在變動,讓其中一切事物在這寒冷的變動中,慢慢受冬意而冰封。

而隆冬不同,它只專註了一個隆冬的最寒,只將這最高寒斷深化。達到那隆冬至極,寒冷至極的極致寒力!

飄飄搖搖的飛雪從天空搖落,濃郁的元力已經化為了寒力從四下蔓延,冥昊察覺到身周的寒侵驚異看著自己的衣衫,這一件黑袍是炎龍脊背的鬃『毛』所織,有著濃郁炎力,此刻竟在對方的手段下漸漸地冰封了。

這遼闊如大陸的龍祖頭顱上當的天空完全一片雪白,四周在龍祖頭骨四周的三族人倒是只見到百丈大小的白『色』剛剛覆蓋著龍祖頭顱上當的百丈天空。

「好強!」坐在遠處的十九長老顫聲道,他的面『色』已經白得發紫,全身更止不住的顫抖,隨著吐出兩字,一口霧氣剛從嘴中呼出,變成了一顆顆的冰粒落地。

一旁十八長老已有虛神境的事修為,倒是好很多,不過也不由自主的在顫抖著身子,銘右抬了抬手,一道紅光注入十九長老體內,他的青白的面『色』方才緩緩恢復血『色』,看向銘起二人,十九長老心有餘悸道「銘子這一技,很強。」

整個隆冬以冥昊為中心,極寒的寒力他身受嘴中,他的感受,就似冰天雪地的夜晚,凡人赤身*走進了隆冬的冰天雪地中。

「昊天火!」冥昊雙眉一動,震碎了眉上的一層封冰,向天空一吼后,他的身子快速放大,直接施展了炎帝。

冥昊的炎帝與常人的不同,是幽紫『色』的焰火所凝,幾番凝實後足有萬里高大,不過與這龍祖頭頂的隆冬天地相比較,依舊有些渺小。侵透而來的極寒,讓那巨人身上寮動的紫焰封住,剝落,新燃起的紫焰再封再剝落,開始劇烈地消耗炎帝的炎力。

不過這炎帝只是那昊天火的準備之初,隨著炎帝嘴中一束紫光『射』入上方白『蒙』『蒙』的天空之中,白『色』的天空出現了一個紫『色』的漩渦,漩渦中開始瘋狂聚來火元力,紫焰快速的彌蓋過去,白『色』漸漸的被紫焰取締,無盡遠的天空在外界來看依舊不過百丈大笑,但在龍祖頭頂看,那無邊無際的天空都已經被紫焰取締。

天空落下的片片鵝雪,也開始燃燒,直至冰力全消,化為一個火星向地面灑下。這一刻冥昊趁勢以挪移之術出現在紫焰之中,順勢向下一揮,天空之中的紫焰中凝聚出一個十數萬里的拳頭,在紫焰的包裹下向銘起砸了下來。

銘起也抬拳向上一轟,地面的寒極力量,凝聚出一個白『色』虛幻的拳頭,也是十數萬里大小,兩個拳頭碰撞的瞬間,天空和龍骨都在動『盪』,似是天地在做爭鬥。這碰撞天炎,地寒,兩股力量糾纏一處,撕開了天空吹來無比的毀滅風暴,銘起掌心黑光一閃,撕開了這風暴,再度一拳向上轟去。

再度有一個巨大無比的虛幻拳頭轟去,冥昊也不落下風,立刻再凝出炎拳砸了下來,砰砰砰的聲響不斷,整片天空完全的黑暗下來。四周的修能者望得目瞪口呆,瞠目結舌。百丈之中的爭鬥鳴音透過結界將不少人震昏過去,甚至許多修能者看到兩個拳頭衝擊的瞬間,那股拳中的莫大威勢已讓其昏厥。

碰撞了十數拳,天空的紫焰已消耗大半,『露』出深邃黑暗的虛無一片,地面厚厚積雪也已消失多半,冥昊喝道「昊天指!」

但見僅剩的那片的紫焰瘋狂的凝聚,在他一指之中,那一截食指紫光閃耀,盤繞著一道道細小火舌,每一道火舌散開都會化為百里巨大的炎『浪』『盪』開。從那一指中,好似能夠看到火的極致,那股焚燒一切的規則在其中蘊藏,那一指堪比天火!

銘起亦將四下的隆冬極寒凝收到一掌之中,隨著他向上一送,但見一道流光划空而去,而那一指也終究戳現,巨大無比的指芒向下不斷下沉,灼熱無比的紫焰在其中灼燒,好似是蘊藏了一個天地的灼炎。

銘起那隆冬所指出的流光一沒入那指芒之中,黑芒暴竄,再成毀滅,兩種截然不同的極致力量相互觸碰所成的毀滅一刻不停向四周擴開。

那巨型大指,終究是勝了一籌,隆冬的力量耗盡之時,此指直從毀滅衝擊中穿出,以極速向銘起按了下來。

他沒有任何慌張的神『色』,雙手猛地合十,蓄力一瞬,仰天吼道「滅世噬尊。」話落,背後一個巨大身影陡然籠罩起,一股毀滅的氣息當即從其身上傳出,眼裡巨大的黑『色』巨人全身都在寮動著黑『色』焰火,那是毀滅的黑炎。

指芒按了下來,這巨人迎上一拳轟了過去,這一拳包裹著毀滅風暴,落在指芒之上,砰砰之聲即刻響起,整道指芒瞬間出現了無數的崩碎破口,並且從破口中吹出毀滅風暴來。

而看銘起額頭的噬紋,也有毀滅氣息從其中透出,這一拳碎了指芒沒有停頓,一拳絞入了上方還未散開的毀滅衝擊中,一個偌大的黑『色』漩渦形成,大片的毀滅衝擊停頓,毀滅之力瘋狂朝著這拳頭凝聚過來,繼而被全部吞噬。

這已不再是當年的帝尊,而是炎帝,帝尊,冰帝三者所融,本來冰帝融入帝尊之後,已不能再融入炎帝,但學會了冰火相容后,這不可能之事也變得可能,帝尊儼然成為了今日的噬尊。

吞沒了所有毀滅之力,噬尊的毀滅氣息膨脹不少,冥昊控制著炎帝向下沉落,並一拳轟了下來。

噬尊也是迎上去,一拳對轟了去,拳拳碰撞,毀滅的拳頭終究更強,這一拳直將炎帝的拳頭轟碎,那散開的炎力紛紛傾注在帝尊一臂中,轉而送回銘起體內。

還未結束,炎帝斷去的右臂開始黑光閃爍,毀滅不斷向軀體滲透。冥昊在炎帝被吞噬之前,沖了出來,而那化為一團毀滅之力的炎帝也被銘起吸了過去。冥昊額角溢出汗絲,這銘子的真身碰不得半分。

「歲月印!」銘起站在噬尊前掌心向前一印,朱雀祖的身影籠罩在冥昊身周,比之過去,這朱雀透出的古樸滄桑之氣,更為渾厚,而聲音也更為『逼』近真實,猶如栩栩如生的朱雀祖在世。

那朱雀祖的身影一現,整個地面,那龍祖頭骨所化的大地中濃郁無比的歲月之力直接傾注在這朱雀祖中,歲月之火,以極為強橫的姿態朝著冥昊體內傾注。

那衣衫即便是炎龍鬃『毛』所織在歲月中也消失殆盡,冥昊只覺自己的一切都在變慢,而身子的生機卻在飛速流失,天地歲月與歲月印的歲月差開始體現,新的歲月印記與本來的歲月印記開始衝撞。驚駭之下,他體內的炎力形成風暴吹在身子四周,抵消著歲月之火。

只是這歲月之火突然有變化,化為一個個歲月印記,並且讓歲月開始對身子形成變化。冥昊低念道「涅」話落張口吐出一團紫霧,他已找到了對策,立刻以一團紫霧將全身的靈魂『精』血和元力帶出,他的身子快速在那朱雀祖的歲月印記下消失。

這團紫霧飄出朱雀祖身影的那一刻,他的身子完全消失,那裡的身死化為了紫霧中的重生,這團紫霧中走出冥昊,他面容依舊,不過蒼白了些許,剛才那涅,竟然將歲月對他壽元的消磨涅去了,此刻的他受了歲月的衝擊,身上留有傷痕,但還是從歲月印下掙脫了。。。。。。。。。。。。。。。。。。。。。。。。。。。。。。。。。。。。。。。。。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這歲月印冰元力所凝加上銘起四十多年歲月感悟的滋長定是有次神技的力量而冥昊消耗了三成的炎力便從中掙脫也頗為讓人驚訝那一招涅已是生死法則感悟有了大成後方才能夠施展的一招名字有些不堪入耳『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但此技讓一人涅磐重生后可以讓重生后消除『死』前的一切傷害甚至包括壽元的損傷

不過冥昊身上依舊有著傷口也從證明銘起歲月印的強勁超過了涅所能涅去的傷害

從紫霧中剛剛走出的的冥昊突然背個巨大的黑影籠罩他正要回頭去看一個巨大的拳頭已經出現那充滿毀滅的拳頭一拳狠狠砸在了冥昊身軀上這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還夾雜了混亂的咔咔破碎聲令人的牙酸心揪

這一拳直接將冥昊的身子砸飛了數萬里他身上的斷骨刺破皮肉露出毀滅之炎還在傷口上不斷釋放著毀滅之力噗噗~

連噴出兩大口鮮血冥昊才穩住身軀驀然之間又是一拳影籠罩過來他喘息不急咬碎鋼牙長吼道「冥降」聲落黑暗天空驟然變色成那深藍之色一層揮散不去的神色藍霧盤聚在狼人天空下漸漸有了藍色的雷在霧裡閃爍

地面也漸漸蒙上一層暗紫無數的紫色炎舌從地面吐出吐起一定高度陡然一折又斜落回地面好似是一條條紫色炎龍在地面翻動灼熱一波蓋過一波銘起一拳轟出之時三道巨大的炎舌直從地面吐出束縛住噬尊的手臂

這炎舌有源源不絕的源力凝聚以至沒有瞬間被噬尊手臂上燃燒的黑色毀滅之炎毀滅讓這手臂停頓在這三道炎舌散開后冥昊已退道萬里之外其雙手猛然合十整個地面的紫焰混同天空藍雷藍霧紛紛向著噬尊凝聚過來

灼熱是無比的灼熱猶勝剛才昊天指的灼熱這熱又有一股厚重炎團猶如一方大石壓在噬尊身上任何的動作都會有莫大的阻礙和壓迫

「吞」轉而銘起一喝噬尊那毀滅之軀又瘋狂吞噬著四方的炎力這厚重的炎力融入噬尊體內銘起察覺不對身子向前一閃動瞬移到萬里之外那厚重之炎融入噬尊體內雖炎化了毀滅之力的一部分但那厚重沒有消失噬尊的身子瞬間重了無數倍直接倒地快速散開的毀滅驟然炸開整個地面的紫色和天空的幽藍盡數消退再度露出黑色的虛無天空凈潔如玉的地面

毀滅風暴吹過銘起二人上下對望冥昊身上的傷口毀滅之炎已經消退氣息卻弱了很多反而銘起雖也有所下降但噬體的優勢無疑讓他的力量比冥昊更為充沛

「滅弓」銘起抬起手冰弓隨著寒霧在手前流動一張冰弓即刻出現其上密密麻麻的冰紋比當年多了數倍其上不少冰紋更是冰法則感悟所凝平日里這些感悟是被銘起散在了天地之間唯獨施展每天寒矢時才會收回體內

不過冰紋出現后銘起的右手亦握在了冰弓上紅光閃爍而起一股灼熱混同著冰冷散開開始變得暴虐一道道火紋開始在冰紋之上交錯生成白色冰弓上也漸漸燃起一層黑炎毀滅的氣息開始膨脹劇增直至那冰弓之上火紋和冰紋同時消失化為一道道黑色秘紋方才停止

黑紋已不算任何一種法則感悟的印記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相容后的毀滅秘紋銘起背後聳出九層殺氣的修羅而這修羅儼然開了五目

當年銘起陷入突破至今未醒這修羅是銘起自身的修羅從他突破九層殺氣時這修羅便達到了中期層次或許是因為他的修羅之氣時常接住『銘起』的殺氣施展九層殺氣所以才會如此快的突破

修羅模樣與『銘起』的修羅不一二般甚至高度神色都是一模一樣三頭六臂六目開無濃郁的殺氣幾乎讓天地間充滿了絕寒的粘稠殺氣修羅的身子僅僅大銘起一點伸出手抓住滅弓紅光立刻順著傾注在這滅弓

滅弓之上搖曳的一層黑炎漸漸覆蓋上一層虛幻的紅炎修羅握著銘起左右手則各伸出食指扣動弓弦左臂的冰元力右臂的火元力瘋狂凝聚在一起一根黑色滅箭凝聚出現

這一箭是滅天寒矢融入炎力后的一矢與滅天寒矢一樣能夠凝聚銘起全部的力量化為衝擊

銘起保留了體內三種力量各一成左右其餘九成的力量紛紛湧入這一箭之中四下百萬里天地內的元力也瘋傾注而來以他的噬體為中心不過這些元力一到銘起身旁有轉折傾注在這一矢之中

上方冥昊神色凝重這一箭散開的衝擊已經讓他背後的天空深深凹出了大洞抬手間他體內的元力也開始瘋狂凝聚過來

一道道紫色的炎舌在天空竄動交織匯融成一條龍形他低聲長喝道「龍炎洪荒」幽藍之炎裹在身軀之上炎力陡然增強了數倍整片黑暗已映成幽藍

那一條炎龍的身軀是黑色在一層幽焰籠罩下又成紫色這不是幽冥龍雖只是炎凝這幽藍之炎無疑是幽冥炎龍的特有之炎無錯

「這幽冥龍祖頭上的皮肉必定是是被剝離煉成了復炎丹給冥族人吞服以至他們體內漸漸有了幽冥龍炎」銘起心底暗想

復炎丹針對修鍊炎力的修能者其品級天級上層極難煉製成功這一顆龍祖頭顱恐怕成功的復炎丹不會超過三顆而其中一顆就在被這冥昊吞服

龍頭天地內四方兩百萬里內的元力皆被兩人一抽而空銘起雖然沒有受傷但真正的勝敗在這一次碰撞上才能知曉

炎龍終究是落了下來一如活生生的幽冥龍咬來洶湧磅礴的炎力幾乎焚天銘起的矢也已凝聚到了極致雙指猛地鬆開弓弦他道「滅神矢」

鬆開了這一矢銘起滅弓散去兩種法則感悟融回體內銘起轉過身不再看天空那一矢銘起予它的名字是滅神雖不能射落真正的神級強者對虛神境的冥昊他確實是有絕對的把握

滅天寒矢的衝擊加上毀滅之力的毀滅力量這一矢將毀滅之力發揮到了極致衝起的衝擊宛若要射破了天空與炎龍相遇衝擊的瞬間這一矢一透而過如箭破輕風一絲的停頓也沒有的淹沒過去這一矢是足以讓冥昊重創甚至是喪命

不過沒有人會眼看著一名天賦卓絕的天才隕落在皇者的弓箭下冥族族長揮了揮手那團毀滅衝擊前的空間撕開了七層這毀滅衝擊埋沒在其中隨空間亂流而去再無蹤影

「好好好不潰是銘子我冥族擁少皇登基」那冥族族長不怒反笑似乎對銘起勝了冥昊除了驚訝之外就只有欣慰

亡族族長零族族長也道「我亡族(零族)擁少皇登基」話至此銘右長老三族族長連通四周無數的修能者紛紛跪拜在地上齊齊整整呼道「銘皇永安」

一看四下無數的跪拜銘起心底湧起一股天地之間唯我獨尊的藐視眾生的傲氣渾身更是在這無數的跪拜人中露出強烈的皇者之氣

「平身」銘起放聲一笑霸道自顯尊威並出



正式的登基是在三日後今日開始號令噬族之中所有大族前來參加銘皇登基大禮噬族人也開始忙得不可開交銘起一擊敗了冥昊開始每一人都在積極準備

這噬族族地是三族族地共組成數千里遼闊但銘子登基四周有開始建造大片的殿群以納各族前來的強者三日里需建成高殿一萬座府院十萬座且座座不能平凡需是靈玉晶石所築也唯獨三日里建成這些才能展現出噬族的皇者地位

此時家家戶戶忙著在房前屋后張燈結綵生怕比鄰家落了喜慶各家取出各家最為珍視之物玄於門前以示銘皇登基各家獻物祝賀的誠懇若是銘皇看中那家門前的東西立刻送出不過銘皇真能看中這些東西他們心知肚明不過也是極為期盼銘皇看中了自家的『玄門禮』畢竟那是莫大的榮耀說出去可是足以光宗耀祖留名後世幾輩人的莫大榮耀

銘起剛回寢宮便見房門被關上了應柔將那一眾侍女綁在一起床榻上百名**女子也被裹好了棉被束縛在一起無法動彈她站在門內還是有氣在胸口

銘起用歲月封住了兩排侍女的動作穿到門前輕輕敲動房門道「柔兒開門」銘起簡短了一句道

「不你讓那個臭女人離開我才開門」應柔身子擋住房門喝道

幻狐在一旁有幾分無奈又有幾分無辜之色一笑道「妹妹你打開門吧」那媚音稍稍加強門內應柔的心神便完全紊亂了眼裡失神緩緩打開了房門不僅僅應柔受了影響剛剛消耗了大半力量的銘起面色也白了幾分他心底感嘆這幻狐的幻力實在高深莫測心想時候日後所能有如此幫手在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打開殿門的應柔身子一顫回過神來看著銘起二人盡在眼前立刻要閉門銘起推住房門道「不要鬧了」語氣稍稍重了一點應柔雙眼一紅滿心怒氣成了委屈大哭跑向了殿內

銘起長呼了口氣略有疲憊道「幻狐你先退下自己去找事做吧暫時別回來」幻狐拋了拋媚眼道「那姐姐走了」說完極為放肆地拍在銘起屁股上他剛要發作人影已經不見銘起拳頭握得咔咔作響說是對這幻狐恨也還未到那層次但怒卻是很真怒得很憋悶而已

走進殿里也不知應柔躲去了哪裡不過銘起是這寢宮之主寢宮也並非凡物所築稍稍意動應柔便被銘起挪移到面前道「那女子已經走了聽我解釋」

應柔含淚看著銘起那有幾分疲憊之色的面容這才沒有反駁聽他說道「那是我父親…」一番道盡女子的來歷她倒是信了銘起與她沒發生什麼倒是不信

銘起心想「那時情況也難怪她多想還是解釋清楚免得日後落到刺雪耳朵里對她可比對柔兒難解釋清楚」

想到此銘起緩緩道出事的詳細經過不過稍抹去了幾處親密接觸的地方應柔將信將疑的看著銘起一會兒面上忽然有些赤紅她埋著頭低聲道「那銘起哥哥我問你誰…誰幫我穿的衣服」(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聽言,銘起一愣,沉默片刻,道「我從不騙柔兒,此事是我做的,當時我一心只想知曉那『女』子的身份,忘了你我男『女』有別。待刺雪回來,這些事你可別告訴刺雪,否則她非得出什麼事來。」

應柔點點頭,低著頭也看不出神『色』,半晌后才低聲道「那銘起哥哥不是把我的身子都看光了么。」

說此話,銘起面帶有一點紅,輕鬆笑道「沒關係,我會歲月手段沒入一點點的記憶還是很輕易的。」他知道倆兄妹之間著實越過了界。

「不,我不想銘起哥哥這麼做。」應柔急抬頭阻止道。說完面上火燒了一樣,滾燙得很,她也不太清楚自己會這麼說一句,連道「抹去記憶很危險,看了一次也沒什麼,何況也不是銘起哥哥錯,銘起哥哥不要冒險。」

應柔說完,念頭一轉,又道「不過,銘起哥哥你要答應我一件事。」銘起此刻聽她已沒幾分怒氣,只想尋覓一個安靜之所好好恢復元力,點頭道「答應什麼?」

到此,應柔神『色』稍稍黯了幾分,低聲說道「銘起哥哥日後能不能不要對應族下手。」銘起看著應柔垂首不語的樣子,輕輕捏在她臉上,笑道「自然不會。」



登基一時有條不紊的在繼續,幾乎噬族每個角落都充斥著喜慶,當然有人喜,自然有人憂。

一想起當年銘子還從自己手裡奪去了噬天殘篇和外孫『女』應柔,他水寒秋心底便不寒而慄,坐在空『盪』大殿里看到的似乎不是一片金碧輝煌而是恐怖的死寂,過去他從來不覺得這清閑會如此的令人不寒而慄。

或許是因為銘起要登基銘皇的緣故吧,自己心底有些恐懼,才會覺得這空空大殿會有些恐怖。那種恐怖似乎像是眾叛親離,這殿里只剩了自己,而殿外正是噬族的大軍所帶來的恐懼。

水寒秋推測了心底對著空『盪』大殿的恐懼,他知道這不是真的,水族的人不過出去各執其事去了,而水炎盟還有炎圇在,自己這兩名尊級強者,已是堪比長老的錯在,自然不會輕易落敗。

就算銘子真想捲起大『浪』而來,那也得估量他自己的損失吧…他心底不斷的想,以讓心底那些不安平復。

「族長,已經辦妥了!」正在他失神恍惚之間,一名長老興沖沖急步進殿。聽言水寒秋身子一震,眼裡儘是『激』動道「真的辦妥了?」

那長老神『色』也是『激』動,重重點頭,答道「刀州那面已經談妥,新刀主同意,三日之後,一同…」說到此,兩人同時大笑,默契的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