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所以他唯有等,等我將熔岩巨人的全部精華吸收完之後,再與我談條件,讓我送他出去!這座陣法,就是他的籌碼!」

瞬間,朱烈陽便認為自己想通了事情的真相,臉上忍不住閃過一絲冷笑。

「林笑,你在大夏宮中給我的恥辱,我豈會那麼容易放過你?等我吞噬了這頭熔岩巨獸,就是你的死期。一座小小的陣法,豈能困得住我?」

朱烈陽看著已經睡熟的離你小,眼中閃過濃重的殺機。

「開始汲取熔岩巨人的生命精華,汲取的越多,我的實力就越強!日後消化熔岩之心與朱雀精魄的把握也就更大!」

這樣想著,朱烈陽也不怕了,全力開始煉化起熔岩巨人的生命精華來。

漸漸的,那熔岩巨人身上的生命之氣,也越來越弱。

但是這熔岩湖泊中的生命氣息,卻一如既往,沒有絲毫減弱。

當然,朱烈陽是絕對不會發現的。

「嗯?死了?」

突然間,林笑睜開眼睛,他詫異的看向那頭熔岩巨人。

已經完全身死。

「奇怪,金月級任務還在……嗯,任務的關鍵,是那熔岩之心,而非是熔岩巨人本身。」

不用跟道台境的熔岩巨人拚命,林笑也是十分高興的。

「不對,這裡的生命氣息,為什麼依舊沒有減少?」

突然間,林笑臉色微微的一怔。

熔岩巨人已經死了,熔岩之心雖然依舊在熔岩巨人的體內,但其正在隨著熔岩巨人那龐大的生命精氣,往朱烈陽的體內而去。

不過此刻,金月級任務的任務目標,已經發生了改變。

阻止熔岩之心出世。

這也就是說,熔岩之心一旦進入朱烈陽的體內,依舊會化作完整的熔岩之心,干擾月神蠱界的規則的。

不過讓林笑擔憂的並不是朱烈陽,而是這裡的生命氣息。

原本,林笑以為這裡那龐大的生命氣息,是屬於熔岩巨人的,但是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這裡應該還有一個什麼東西。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間,朱烈陽站起身來,他的口中發出一聲長笑:「林笑,我已經將熔岩巨人的生命精氣,與熔岩之心全部都吸收了……現在,是你的死期了。」

此刻,朱烈陽全身上下,被一道炫目的火光籠罩。

甚至連他的頭髮,血肉,骨骼,都開始燃燒起來。

他整個人,幾乎都化作一團火焰。

「好強的力量,我感覺,我現在已經是神靈了。」

朱烈陽忍不住大笑道。

「神靈?」

林笑掃了一眼朱烈陽,「乖乖的站在原地,別動。」

「別動?」

朱烈陽冷笑:「你讓我不動,我就不動?」

說話間,他向前邁了一步。

呼!

剎那間,一道更為狂暴的火焰,在朱烈陽的身邊升騰起來。

「嗯?這就是你的籌碼?」

朱烈陽微微的一怔,繼而,他的手輕輕的伸出,探到那片火焰當中。

瞬間,一陣灼熱的疼,從他的手指上傳來。

「好霸道的火焰!」

朱烈陽臉色一變:「不過,比我還差了點。」

「你說……籌碼?」

林笑聽到朱烈陽的話,眨巴了一下眼睛。

「難道不是嗎?」

朱烈陽智珠在握,「你難道不想讓我帶你出去……或者讓我不要立刻殺了你?」

「……」

林笑稍稍的嘆了一口氣:「朱烈陽,你真是傻的可愛。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爹和你說了些什麼嗎?」

林笑看著朱烈陽的臉,幽幽的嘆道。

「什麼?」

朱烈陽一怔。

「憑你一個神火宮的小崽子,也敢在我面前狂?誰給你的膽子?」

神火宮的小崽子,這句話,確實是林胤形容朱烈陽的。

當初,朱烈陽還只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修為似乎也只有七星武士的水準。

但後來證實,那不過是朱烈陽的偽裝。

他的真實修為,其實是武師巔峰。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在林笑面前,朱烈陽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你找死!」

朱烈陽勃然大怒。

他的身上,火光爆發,一頭巨鳥的形體在他的頭頂浮現出來。

但是……還未等朱烈陽攻擊,虛空中,一道道赤紅色的符文,便逐步的浮現出來。

「啊——」

下一刻,朱烈陽的口中,發出一個驚恐的大叫聲。

他發現,自己體內,似乎有一個靈魂在覺醒。

那個靈魂在出現的剎那間,就開始吞噬他體內的一切。甚至那顆熔岩之心當中的力量,以及他剛剛汲取還未等煉化的熔岩巨人的生命精華,也被那個靈魂飛速的吞噬著。

「將朱雀的精魄融合到你的身體當中,我是該說你傻呢,還是說你傻呢,還是說你傻呢。」

林笑聳了聳肩。

他剛剛布置的那座陣法,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攻擊力,甚至連束縛力量都沒有。

唯一的一個作用,便是喚醒沉睡在精魄中的神魂。

朱雀乃是先天火系神鳥,天生的神靈,擁有涅槃重生的天賦……這點,和鳳凰一族倒是有那麼幾分相似。

朱雀既然留下了精魄,那就意味著這頭先天神鳥並沒有徹底的死絕,在遇到一些條件之後,比如遇到林笑布置的這座陣法,便有復甦的可能。

原本,單單憑藉著一座陣法,林笑讓朱雀復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這裡卻有一顆幾乎化作神之心的熔岩之心,朱雀精魄得到熔岩之心,在遇到林笑的陣法,便必然能夠復甦。

朱烈陽痛苦的大叫。

他的靈魂逐步的被朱雀的精魄吞噬,用來復甦朱雀,這其中的痛苦,可不是常人所能夠承受的。

「我說了,我可是十分的想看看熔岩之心和朱雀精魄搞到一起,究竟會弄個什麼東西出來。」

「這座蠱界是一位神帝留下的,能夠進入神帝法眼被送到這物極必反之地,這熔岩巨人也是一個非凡的品種啊。」

林笑吧嗒了一下嘴巴,就這樣平靜的看著不斷掙扎的朱烈陽。

「你……」

朱烈陽滿臉痛苦:「救我,不然你們林族都要毀滅!我神火宮乃是繼承太古朱雀神王的傳承……救我,不然你也要跟著死!」

「太古朱雀神王?」

林笑微微的一怔,「太古,很久遠的時代啊……朱雀神王是太古時候的嗎?沒想到,竟然過去了那麼久。」

林笑聽到太古朱雀神王這幾個字的時候,立刻便判斷出了許多信息。

「太古啊……我想想,在那個時代人眼中的太古,又是什麼呢?」

林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對那個時代的人而言,太古也是遙不可及的神話時代,沒想到,眨眼間,那個時代,也成為太古了。」

「也許,不知道多少年之後,我們這個時代,也會被稱為太古,你說呢?」

林笑看著朱烈陽。

此刻的朱烈陽,臉蛋都已經扭曲了。

他哪裡肯聽林笑那麼多喋喋不休的廢話。

朱烈陽覺得,自己身上的力量,越來越強大,可是他的意識,卻是越來越模糊。

「金月級任務,熔岩之心任務完成。試煉者林笑獲得五百萬月光點獎勵。」

突然間,林笑的腦海中,傳出規則的提示聲音。

地上,朱烈陽的身軀已經粉碎,化作了灰燼。一顆通體赤紅色,大約拳頭大小的鳥蛋,出現在朱烈陽化作的灰燼中央。

「這就是朱雀的涅槃之後的蛋了吧,哎,當年我和南方大焚天神帝是死對頭,你也沒少被我揍,我還曾想方設法把你許配你我手下的那位玄武神王。但現在,你卻是被我給弄活了,這不得不說,造化弄人……不對,是造化弄鳥啊。」

林笑將這枚散發著灼熱氣息的朱雀蛋送到太陽神鼎中,以太陽神火緩慢的孕養著這顆鳥蛋。

「奇怪,這裡那股龐大到恐怖的生命之力,究竟是什麼呢?嗯,先將那橫羅池兌換來再說!」

林笑沒有遲疑,立刻就將他期待已久的橫羅池兌換了過來。

紫金級的橫羅池!

「原來,這橫羅池是和那艘橫羅舟是一體的!只是橫羅舟流露在外,被乾坤閣的人發現了,藏在大夏。橫羅池卻是出現在這裡。」

林笑心中揣測。

其實,這樣的事情也十分好理解。

橫羅池和橫羅舟之間,本就存著一絲聯繫。

橫羅舟在玄京,也會因為感應到橫羅池的存在而發出一些反應,所以乾坤閣的人,乾脆將橫羅舟藏在這裡,說不定就會發生什麼變故。

「有了橫羅池,小邪子的江山,算是穩如玄黃山了。」

林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嗷吼……

但就在這個時候,林笑的耳畔,傳來一個若有若無的獸嘯之聲。

林笑的臉色微微的一變。

隨著這個獸嘯之聲的傳出,這個熔岩湖泊,也開始輕輕的顫抖起來。

「該死,到底是什麼玩意!」

林笑的臉色大變,幾乎就在熔岩湖泊震動的剎那間,林笑的身後驟然間伸出一對黑白色的光翼,朝著外界衝去。

三百里,很長。

但是此刻,林笑卻是用了全力。

一百個呼吸不到的時間,林笑便從那熔岩坑洞中沖了出來。

嗷吼!!!!!

突然間,一個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從那個巨大的熔岩坑洞當中傳了出來。

緊接著,一頭通體漆黑色,身體成龍形,後背生著五對巨大蝠翼的怪物,從那個坑洞當中沖了出來。

「十翼混海蛟!!!!!」

林笑見到這個體長達到百里的龐然大物,眼中閃過一抹駭然。

「天地同契,陰陽無極,生死雙殺!!!!給我殺殺殺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