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錚!

程無雙的那道劍氣,在這紅光鎧甲下,變得沒有一絲破壞力,在接觸紅光鎧甲的瞬間,破裂!

「小東西,你不施展道體力量與血統神能,唯有一死!」半獸人在半息之間,就近了程無雙的身,帶著血風的雙劍,瘋狂斬擊起來。

北冥魂劍訣!

程無雙劍技一動,化為萬千劍影,與半獸人交鋒,每一次揮劍,都微微吃力的擋住了半獸人的劍擊,幾乎在短短三個呼吸內,兩人已經交手了不下百劍,每過十劍,程無雙就會被半獸人擊退一步。

半獸人一套瘋狂劍技斬完,足足令得程無雙退了二十多部。

「這場試煉之地的第四名,就這點程度嗎?」程無雙從那半獸人的攻擊中,已經初步掌握了這半獸人的力量大小,若是估計不錯,應該擁有一千頭玄象之力,相當於一個巨型神魔的力量。

「剛剛不過熱身,現在,便是你死的時刻!」半獸人聽得程無雙話語之中的譏諷與不屑,臉色微微變動,目光燃燒起一道怒火,區區一個人族,竟然不用道體力量,就接下了他二十多劍,不得不說,有些厲害。

旋即,那半獸人劍技猛然一變,只見那些附著在他身軀的血色光芒,分化了一道在雙劍之上,頓時,在那劍鋒上燃燒起了一道強烈可怕的殺意。

破殺式!

雙劍,在這一顆化為一柄紅色的長劍,半獸人雙手持著長劍,宛若離弦之箭,向著程無雙的心脈突刺!

這一劍,彙集了半獸人所有的力量!

「快看,是老大的最強劍技!」

「我記得之前,就有一位道體大成的武修,死在了老大的劍技之下!」

「可不是嗎?聽說那排行第三的傀儡屍王,都畏懼的老大的劍。」

眾人望著半獸人猩紅的長,嘴角露出一抹勝利的笑容,他們知道,眼前這個瘦削少年,必死無疑,一個連道體階位力量都不動用的人,只能說明一種可能,他沒有步入道體階位。

感受到這一劍技的凌冽與可怕,程無雙嘴角微微抽動,立刻目光猙獰一片,對戰這位排行第四的人,不動用道體力量就像取勝,有些不現實呀。

就在半獸人的劍技離著程無雙的心脈只有一尺的距離,頓時,程無雙列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雷影劍!

一招比拔劍術更快,更加恐怕的劍技,帶著一聲奔雷暴動的巨音,咆哮而起,隨著雷音滾動之時,一道金色光芒,在虛空中陡然炸裂開來!

砰!

兩道至強之劍交鋒,程無雙那股壓倒性的力量,硬生生的一劍,將半獸人的一劍斬出了十多丈一外,撞斷了無數根石柱!

這一幕,令得眾人臉色震驚不已。

他們的領頭大哥,可是擁有一頭玄象之力的人物,竟然會被一個人族小子給一劍斬飛!

「道文,這小子步入了道體階位了,並且道文還附著在了劍器之上,這種奇妙的變化,至少也到達了道體階位大成以上!」一道聲音驚駭不已。

更多的人,則是畏懼與恐怕!

能夠不施展血統神能,僅僅動用道體階位的力量,就壓制了他們的領頭大哥,若是不出所料,這少年所擁有的血統,至少也是荒古血統!

「你們傻站著幹什麼?一起斬了他。」

遠處石碓內,那領頭老大狼狽的站起,大吼一聲,渾身微微陣痛,難以掩蓋一臉的震驚於畏懼,如此可怕的力量,半獸人第一直覺便是,不遠處的少年,其實力至少是接近於排行第三的傀儡屍王了!

隨著半獸人的一聲吼叫,幾百人紛紛殺氣凜然,向著程無雙轟擊而去,那半獸人見此,也隨之舉劍刺殺而來。

「小子,你很強,待在這麼多人的圍攻下,你沒有翻身之地!」

半獸人瘋狂咆哮道。

「是嗎?」程無雙見到所有人一起向著他斬擊而來,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宛若死神的微笑,劍光隨著他的身影,以疾風的步伐,迴旋著與眾多人交戰。

華麗的劍光,無盡的劍氣,強大的劍意,在這一刻凌然綻放。

程無雙道文動用之後,所擁有的力量,幾乎是成倍提升,眼前這些人,根本難以抵禦他的殺伐之劍,幾乎一劍斬一人!

場面血腥無比,一道道凄慘的哀嚎與飄飛的鮮血,在程無雙所布置的陣法之中四散,隨後當空氣中充滿了血腥味道時,此刻,幾百位強悍的武修,每一個人,都用過遠古血統,甚至半荒古血統,都無一倖免,死在程無雙的劍下!

「就差你了。」程無雙望著眼前中了他三劍,渾身血跡斑駁,還沒有死去的半獸人,嘴角猙獰笑道。

那半獸人臉色慘白,知道程無雙的劍法可怕至極,力大無窮,心中退意已生,立刻轉身就跑!

目前他收集到的神魔精魄數量,足以排在第四,沒有必要為了沖入前三,而白白斷送性命,只要他走進考核峽谷,那麼就算順利通關,再強的人,也不能在通關峽谷對他出手。

可惜半獸人沒跑多遠,只見他前方就有一道劍氣斬來,那股劍氣比程無雙之前綻放的劍氣更加凌冽與恐怖,那半獸人幾乎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瞬間被這道劍氣化為兩半!

程無雙見此,瞳孔微微一縮。

只聽這時候,整個亂世荒山地區,都響起了一道宏偉充滿殺意,帶著滔天怒意的聲音:「程無雙!你終於出現了,我帝弒天,將會用劍一片片將你的肉切下,來獻祭我兄弟帝辰的在天之靈!」 那滔天怒意的聲音在這片亂石荒山內響起,圍繞著亂石荒山地帶的武修們,紛紛呢停下了廝殺,都向著聲音的源頭紛紛掠去,不多時,四周幾乎都是強大的武修。

他們目光灼灼閃爍,凝視著在亂石山脈內的兩道人影!

「這傢伙是誰?竟然讓帝弒天如此憤怒!」

「你竟然不知道?這人就是令牌在第一天的時候,公布的紅名人物,殺了帝弒天的弟弟帝辰。」

「此人實力了得,就在剛才,令牌上連續不斷的顯示出了好幾百人,被此子所殺。」

密密麻麻的人群,都紛紛隱藏在無數的石柱巨岩背後,偷偷窺視著對峙的兩人,他們低語聲中,散發著一股對於帝弒天的畏懼之意。

當今低等星域世界中,帝弒天,毫無疑問,是這百年以來,最為頂尖的天之驕子,無數人敬仰的存在,所擁有的實力,非同凡響。

在場不少的人,都記得帝弒天曾經的戰績!

帝弒天只有二十歲,遠古聖子,據說上一世是遙遠古代的一位劍修神靈,參悟了道體階位巔峰的存在,這一世的道體階位雖沒有到達巔峰,但也已進入大成,在低等星域內,五十歲以內,擁有道體階位大成的仙羽境武修,都是耀眼的天才人物。

帝弒天在一劫仙羽境時,就已步入道體,並且憑藉蠻橫的手段,在二劫仙羽境時,就斬殺了數位你九劫仙羽境的大能,在三劫仙羽境時,擊敗了一位參悟出一絲法則的半神強者。

如今,帝弒天步入了四劫仙羽境,足以擁有斬殺好幾位普通的半神境強者的實力。

因此,帝弒天的知名度,在這一場低等星域的試煉中,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然而,帝弒天真正可怕的,並且他曾經表現出的戰績,而是此人的心智與劍道上的造詣。

劍聖帝弒天之所以能在弱冠之齡,被無數天驕,甚至老一輩的大人物們稱之為劍聖,真正重要的原因便是此人的劍道,已經步入了化道圓滿!

只差一步,就會進入了化道巔峰的層次。

在整個低等星域世界內,可還沒有誰的劍道心境,接近化道巔峰!

帝弒天這等劍道上的天資,若是放在高等星域世界內,也絕對屬於頂尖的存在。

躲在陣法之內的劉雅樂,目光有些擔憂的望著程無雙的身影,對於帝弒天,她也有所了解,這人心狠手辣,殺伐果斷,程無雙與帝弒天交戰,難免是一場惡戰。

此刻,無數天驕人物們,都用著期待的目光,有些焦切的望著場地上的兩道人影,希望他們能夠快點交手。

就在不遠處的人群內,那排行第二的羅澤一臉冷笑,對著身旁皮膚蒼白的男子道:「冷星兄弟,你說這程無雙真的能夠與劍聖大成平手嗎?」

「會的。」冷星淡淡一笑,然後神秘道:「你可知道程無雙的身份?」

「哦?那小子什麼身份?」羅澤手中抖了抖金色長刀,有些不屑的問道,對於程無雙個無名小卒,他可沒多少心思去打探情報。

「程無雙,是北冥聖族的後代,北冥聖族,你可知道?」說完,冷星的笑意變得玩味十足。

「北冥聖族!」羅澤念著這四個字,隨之神色變得動容起來。

北冥聖族,可是千年前高等星空世界的四大家族,位列星空世界頂尖勢力的行列,如今雖然因為一些變故,令得這個家族退出了四大家族的舞台,但是所擁有的底蘊與隱藏的實力,令得現在的四大家族,都十分畏懼。

「不可能,據我所知,程無雙不過是低等星球中,排行靠末尾的玄紗星域中的武修,並且出生在一個不出名的小家族內,連那顆星域的頂尖勢力都差了好幾個檔次,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北冥家族的後代。」羅澤不太相信。

他知道,像北冥聖族這類龐然大物,族內的成員眼光何等高傲,怎麼會與低等星域世界的人物有姻緣。

「你應該知道,二十年前,北冥聖族有一群年輕氣盛的小鬼頭,去了低等星域尋找天魔族的傳承,最後天魔族傳承被確認的星域世界,便是玄紗星域,曾有無數半神都暗中前往過,可惜有沒能得到天魔族的傳承,最終黯然離開。」

「可那北冥聖族的小鬼們,竟然強行打開了天魔族的封印,以至於落得個被傳承大陣轟殺的下場,其中只有兩位北冥聖族的人回到家族,其中一位,便是北冥聖族的族長之女,北冥舞!」

「據說當年北冥舞因為受到嚴重創傷,導致實力暫失,與那顆星球上的土著男人發生關係,最後生出一對龍鳳胎。」

「這女孩嘛,就是如今高等星域世界無數天驕眼中的女神,北冥涵香!」

「而那男孩,則是我們眼前的這位叫程無雙的小鬼。」

聽得冷星淡淡吐出有關北冥聖族的一些不傳辛秘,羅澤整張臉,都變得出奇的精彩起來,似乎非常震驚。

「想不到此子竟然還有這等身份與來歷,看來這場戲會變得很精彩。」羅澤目光再次落在遠處場地上,那對峙的兩人,露出一抹期待。

「一旦他們兩敗俱傷,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冷星語氣森冷的說道,程無雙雖說與北冥聖族有些關係,但終究不是北冥聖族的人,因此就算擊殺,也不會有多大麻煩。

「沒問題,合作愉快。」羅澤在此刻與冷星不言而謀,兩人似乎認定他們能夠做這場試煉最後的獵人。

此刻,在兩人對峙的場地上。

帝弒天滿臉猙獰,宛若一隻毒蛇一般,注視著程無雙,在他的手中,早已握著一柄漆黑如墨的巨劍,散發出一股宛若血獄一般的殺戮之意。

「程無雙,你殺我兄弟,今日,我不光要殺你,還要滅了你的家族,為你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帝弒天散發冰冷與狂傲的氣息,他凝視著程無雙,仔仔細細將眼前這個膽敢殺他族人的小鬼看了一個頭徹,發現眼前的少年,無論從氣勢還是散發的殺意,都沒有帝辰一半凌冽,真想不到為何帝辰為被這小鬼所殺。

此刻,程無雙見著眼前塊頭與他差不多高的男子,渾身殺意凌冽至極,不禁眉頭皺起,他之前修鍊的期間,打探過不過帝弒天的消息,得知此人劍道造詣上,幾乎比他高了一個層次,有些期待這人的實力,究竟能到達多強。

「是嗎?你還想滅我家族?」

話音還沒完全落下,程無雙的石劍便是猛然揮擊而出,帶著狂暴與殺戮,令得空間爆發嗡嗡劍鳴聲,先發制人,向著帝弒天的眉心刺去。 見到程無雙率先出手,帝弒天目光冷冽,巨劍一揮動,沒有突進,而是收劍做出拔劍術的姿勢。

只見帝弒天的身軀,在頃刻間微微向前挪移,整個人那股強大的殺伐氣勢在剎那間收斂,一股詭異冰冷的劍風,以旋渦的方式,從帝弒天的身邊向著四周擴散,讓躲在石柱內的武修們,紛紛感覺森森寒意。

程無雙仗劍突刺,也是被這股冰冷的劍風微微觸動,升起一抹凝重之色,見到帝弒天以雷電之勢做出的拔劍姿態,暗道有些不妙。

旋即,程無雙道文之力,瞬間施展而出,滾滾金色的符印,驟然間縮小,化為如同螞蟻一般的存在,蔓延在了劍器之上,令得原本望而生畏的劍意,變得更加可怕。

單劍!拔劍術!

就在程無雙劍意暴增時,那帝弒天猙獰一笑,巨劍之上,也泛起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無數道文,像是輕紗一般,瞬間纏繞在劍器之上,最終在雙手散發的無窮大力下,勢若洪荒一般,破空斬出。

轟!

兩劍頓時交鋒在一起,可怕的道文之力在此刻劇烈衝撞,引起空氣變得扭曲起來,令得四周的地面,泛起滾動波漣,宛若水波一般,向著四周擴散。

那令人生畏的道文力量,讓在場眾人感覺站立的地面就如同發生地動了一般,表層都因為這股可怕的道文力量形成的衝擊波,而疊浪起來。

碰!

隨著道文之力碰撞擴散,金色的光芒無比耀眼,可僅僅持續剎那,程無雙的道文之光,已穩佔上風。

帝弒天的身影,被程無雙這一劍壓迫得連續退步,那傲氣張狂的臉色,在這一刻陡然一變,整個人沉身一吼,將力道再次提升,想要扳倒被壓制的局面。

「小雜碎!有點實力,不過,你也只能止步於此。」

帝弒天冷笑一聲,隨著血統之力的輕微施展,一股紅色的絲線,出現在了他的右手之上,頓時,原本被壓制的他,立刻氣勢攀升,再次提升一個等級,反壓製程無雙。

轟!

地面,在這一刻砰然炸裂,無數崩裂的紋路,宛若雷電一般,橫穿地面!

感受到帝弒天力量在瞬間暴漲,程無雙緊緊咬了咬牙齒,從那些紅色的小小絲線中,頓時令得他想起了斬殺帝辰時,在帝辰表面附著的紅色光芒。

「看來那紅色絲線,應該是他們的家族血統之力,若是我沒猜錯,這傢伙應該僅僅動用了一絲血統力量。」

程無雙心中一念,旋即,道文之力瞬間增強!

在道文的運用上,他可比帝弒天要高明的許多!

玄道三聖經!

霎時間,在程無雙的身後,開始凝聚出一枚枚小型的劍意道文,每一道,都如同一道匕首一般精緻,散發璀璨金芒,其中蘊含的劍道之意,令得虛空都變得支離破碎起來,空氣,在這一刻宛若被百萬頭玄象之力所墜著一般,讓眾人的身軀感覺壓抑,讓靈心感到恐慌。

「這兩個人真是怪物!劍意都到達了化道境大成以上,不過程無雙明顯在劍意上,弱了帝弒天一個等階,而帝弒天,卻又在道文之力的運用上,不如程無雙靈活多變!」

望著這場氣勢壯闊的大戰,眾人臉色都驚變,那紛紛翹起的眉頭與微啟的嘴,都表露著巨大的震撼,顯然,這兩位天才所擁有的戰力,早已將他們這些星域級別的天驕,甩了一條街。

就連那羅澤與冷星,神色都多出了一抹凝重,顯然對兩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有些出乎意料。

「這兩人就算丟進高等星域,估計也是出類拔萃的天驕。」冷星敬畏的說道,旋即心中冷笑,就算再天才,只要兩人都重傷,他和羅澤,一樣可以斬殺二人,拿下這次試煉中的冠軍與亞軍。

此刻在陣法之內的劉雅樂,表情一臉震撼,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那叫帝弒天的人,竟然劍道之上,比程無雙還要妖孽,不禁生起一抹擔憂之色,可轉眼一想到程無雙那可怕的血統之力,那抹擔憂就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

劉雅樂冷靜心神,仔細分析了眼前的對峙,發現程無雙僅僅只動用了道文之力,完全憑藉本身的劍道力量,兩者合一,與帝弒天進行交鋒。

而帝弒天,卻是早已動用了一絲血統力量,雖然僅僅是一絲血統,但從這個細小的舉動中,就可以看出,帝弒天已經在向著敗北的方向前進了。

錚!

程無雙與帝弒天的劍隨著之前第一次交鋒之後,兩人的身影便是陡然一退,程無雙借勢反擊,將身後的凝聚出的道文劍意紛紛爆射,化為華麗的劍雨,每一道道文劍意,都充滿了無盡的威壓。

轟轟轟!

地面在那些道文劍意的轟殺下,掀起了十丈高的塵土,帝弒天的臉色,也是在這些道文之力來臨的時刻,變得有些難看起來,隨之暴怒一喝,不再留手,將自身的血統之力徹底激發。

紅色光芒霎時間綻放,宛若一道鎧甲,附著在帝弒天的身軀之上。

隨著這些紅色鎧甲的出現,帝弒天整個人,都變得狂暴起來,那雙眼眸也是在陡然間猩紅一片。

巨劍,在這一刻一分為二,化為了兩把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