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的獸王學著人類站立的姿勢,正將半個身子弔兒郎當的倚靠在門上,后蹄交叉著佇立在地上。

兩隻前爪,一隻扶著腰,一隻整理著自己頭頂上的毛髮。

見床上的軒轅奕琦坐了起來,方才將胸脯一挺,擺出一副自認為很炫酷的造型,開腔道:「醒了?你的小王妃跑了。」

本來選擇無視獸王的軒轅奕琦聞言,身形頓時輕輕一顫,頓住了。

投遞過去一道冰冷的眼神,這才抬眸瞪向獸王問道:「跑哪了?」

「這你問我,我去問誰。」

「你有事?」

見問獸王是問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於是軒轅奕琦也不再待見它。

「沒有事,就是來看看你是死是活。」

說話期間,總覺得渾身上下涼颼颼的,將視線往下一掃,才發覺自己正處於赤果果的狀態,沒穿衣服。

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隨後看見自己的衣服全部凌亂的堆積在地上。

「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對你的身體不敢興趣,不是我幹得。」

感受到了軒轅奕琦那吃人的目光,某獸怕殃及自己,趕緊澄清道。

「不過,我倒是可以勉強告訴你是怎麼回事。」

見軒轅奕琦依舊面色陰鬱的盯著自己,沒有說話,某獸動起了歪腦筋,邪邪一笑,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補充道。

「說!」

他也挺奇怪究竟是誰那大膽,敢脫他的衣服。

默默撿起地上的衣服,慢條斯理般的穿了起來。

「安姑娘脫得!脫完之後,發現你居然那麼細那麼小,於是就失望反悔,哭著跑掉了。」

獸王很是有先見之明,幾乎是在自己話語剛落之際,就立馬撒起蹄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得無影無蹤了。

望著空蕩蕩的,被敞開著的大門,軒轅奕琦精緻的俊顏上,難得出現几絲皸裂。

他家丫頭明明跟他一起回來了,這次卻又選擇逃跑,難道是真的嫌棄他太細太小了?

內心深處不知怎麼了,隱約浮出幾股難以形容的憤恨與衝動,他此刻竟然恨不得立刻把安錦瑤抓回來,狠狠按在床上,親自向她證明自己並非所想的那般不堪。 就算獸王不告訴他安錦瑤跑哪了,他也能猜出個大概。

看樣子,八成又是跑去了天罡宗。

真是想不通寧言熙哪裡來得那大魅力,幾句話就能將他的瑤丫頭拐走。

他不親自去趟天罡宗,把安錦瑤抓回來是不行了。

思及此,軒轅奕琦朝房外一直守衛的清影喊了一聲。

「王爺有何吩咐?」

應聲而來的清影,跪拜在軒轅奕琦面前,聽從安排。

頭雖然恭敬的低著,眼睛卻忍不住往上看了看,一副滿懷好奇,卻欲言又止的樣子。

今天這是怎麼了?感覺獸王不正常也就算了,為何他現在連看自家的暗衛都覺得怪怪的。

「你看什麼呢!」

沒好臉色的瞪了清影一眼,軒轅奕琦有些不悅道。

「沒,小得什麼都沒看見!」

聞言的清影,條件發射,閉上眼睛,拚命甩了甩頭,甚至還舉起幾根手指發誓起來。

「……」

清影的怪異,軒轅奕琦表示更加不理解了。

莫名又好笑又好氣的凝視著還在閉著眼睛發誓的清影,納悶的問道:「你沒看見什麼?」

「王爺!我真的沒看見你跟安姑娘在床上做那些事,你要相信我!千萬別把我撤職,發配到鄉下種田勞務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家裡人還等著……」

「夠了!閉嘴!」

還沒等清影把話說完,就被軒轅奕琦一陣怒斥制止了。

清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現了錯覺,偷偷瞅了一眼自家王爺,為何總感覺那臉色比那鍋底還要黑呢?

「備車吧!本王要親自去一趟天罡宗。」

懶得跟口無遮攔的清影計較,要不是想著之前凜修已經被他打發走了,身旁正是缺人用的時候,他才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清影。

聞言的清影面色一愣,不過很快就如臨大赦,連忙猶如一陣風般的閃人了。

連他的暗衛清影都這麼說了,那獸王就沒有在跟他開玩笑,有可能說得是真的。

該死的!

若是他的瑤丫頭死活不願意落落大方的嫁給他,是因為嫌棄他那方面不行的話,為什麼不早些說出來?

他可以徹徹底底的證明給她看,而且還是心服口服的那種。

此刻的安錦瑤狠狠打了一個大噴嚏,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獸王的一句玩笑話坑了。

抱起手臂,揉了揉雙肩,安錦瑤總覺得後背陰嗖嗖的。

「你怎了?打坐修鍊都這麼不靜心。」

耳邊傳來真君老人的聲音。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就被一個噴嚏打醒了。可能是感冒了吧!」

正窩在玲瓏塔內修鍊的安錦瑤,說完之後,便從塔內退了出來。

由於前不久才匆忙突破了瓶頸,進了階,經過這一天一夜的調息,體內的靈力漸漸穩固了下來。

「後天曉月大師要收你為徒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辦?」

還沒等安錦瑤伸個懶腰,便又聽到真君老人問了一個令她無比糾結的問題。

高舉的雙手停在頭頂,安錦瑤蹙了蹙眉,咕噥道:「我不想給變態做徒弟。」 不想給變態做徒弟?一向空靈清心的曉月大師是個變態?

聞言的真君老人嘴角陣陣抽搐。

「臭丫頭!什麼叫不想給變態做徒弟!人家肯看得上你,想收你為徒就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想著若不是自己沒有真身,只是一道幻化的虛影,他真君老人絕對會第一個衝到曉月大師面前,用盡所有手段,死皮賴臉的央求他老人家收下自己。

結果呢,這麼一個千載難逢,人人羨慕到流口水的大好機會遞到面前,某人居然還頗為嫌惡,毫不稀罕。

這讓真君老人氣得都恨不得狂打安錦瑤了。

「為什麼連你也這樣說?他曉月大師真的有你們誇讚得那麼厲害嗎?會不會是你們太膚淺了?」

提起那個什麼曉月大師,安錦瑤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池底未腐爛完畢的屍體,吸人血的恐怖藤蔓。

那簡直就是噩夢般的存在,也只有變態的人才能幹得出來。

「膚淺?你說誰膚淺呢!老夫看膚淺的人是你這個臭丫頭吧!」

真君老人這回是真的生氣了,沒有任何憐惜之情的猛敲了幾下安錦瑤的腦袋。

「疼!疼!疼!」

安錦瑤手忙腳亂的抱著頭,把嘴撇得都快哭了。

她莫名其妙的就因為曉月大師挨了打,這下內心是更加討厭那個叫曉月的老男人了。

「那曉月大師這個師父,你到底是拜還是不拜?」

「拜!我拜還不成嗎?」

安錦瑤簡直是無語了,這還是生平第一次被人這般強行硬逼。

「嗯,這還差不多。」

真君老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心裡有自己的打算,總之這丫頭拜曉月為師,不會有壞處,對她以後絕對受益匪淺。

邪王的天價寵妃 「可是,我聽說那個曉月大師不是一位神階煉藥師嗎?就我這水平,連個初階煉藥師都不是,就算是他想收我,也很難當面服眾啊!」

「這個你不必擔心。」

真君老人神秘一笑,臉上的神情看不出任何憂慮。

在安錦瑤不解的眼神下,繼續說道:「你有神物空間玲瓏塔在手,經過你剛才的調息,你已成功突破玄氣五階,進入了築基階段,所以我這玲瓏塔的第二層功能就生效解鎖了。」

「你的運氣不錯,第二層隨機開啟的是靈田。」

「靈田?」

「沒錯!靈田!整個大陸的土壤幾乎種植不出煉藥的藥材,這件事你知道吧?」

「知道。你是說,我這靈田可以種出來?」

安錦瑤原本愁雲慘淡的小臉,霎時重煥光彩,連眼眸都泛起晶亮的鋒芒。

「你的靈田不管什麼藥材只要配上聖湖水,都能種植出來。整個大陸的土壤撐死只能種出極少的普通藥材,而你的,只要有種子,連珍貴稀有的仙藥都能種出來。」

「所以,曉月大師不收你也歹收你。他沒有你不行。」

「你可要知道,他雖然是身為神階煉藥師,一旦等他手中的藥材全部用光,就算他煉藥的技術再怎麼睥睨天下,又有什麼卵用呢?」

聽到真君老人這樣說,安錦瑤瞬間忍不住可恥般的笑了,心裡湧起一陣快感。 沒有藥材的神階煉藥師,說出去該是多麼令人無奈呀!

只要想想整個大陸之人憧憬膜拜的曉月大師,有一天也會不得不屈服在自己腳下,安錦瑤的小心臟就砰砰地跳個不停,整個人嘚瑟得都快飄然然的飛起來了。

見狀的真君老人腦後劃過一抹黑線,連忙用胳膊肘捅了捅流著口水,陷入幻想中無法自拔的安錦瑤。

「丫頭,醒醒!」

到底還是個小孩子,心理難免幼稚了一些。

意識到自己此刻的形象確實有些不雅,猛然回過神來的安錦瑤連忙用衣袖擦了擦嘴邊滑落的銀絲。

「滿腦子都在想些什麼玩意,口水居然流了這麼多。」

他說得明明是曉月大師,又沒提到美食以及美色什麼的,這丫頭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流口水呢?

真君老人很納悶,表示很不能理解。

「那我現在就去趟靈獸山,再去多偷點聖湖水。」

想著自己既然有了靈田,可還缺少灌溉水源。上次她只拿了一個器皿盛走了聖湖水,現在手上已經所剩無幾了。

怕後天收徒的時候,曉月大師會提出有關煉藥方面的難題考核她,安錦瑤決定先以備不防之需。

「慢著!回來!」

沒想到安錦瑤的行動力會這麼迅速,簡直就是說做就做,不出一眨眼的功夫就拿了一個超大號的容器抱在懷中,準備往外衝去,表示受到驚嚇的真君老人立即大喊出聲,制止了安錦瑤這番滑稽的舉動。

「怎麼了?」

聞言的安錦瑤,不解的回頭,望向真君老人。

「你確定今後一旦每次要用到聖湖水的時候,都要抱著這麼大體積的水缸去裝一缸子回來?」

真君老人一副關懷傻子般的疼惜目光,語氣故作愛憐般的說道。

「……」

雖然明白自己的這種方法確實有些笨拙有些傻了些,但是這也沒辦法不是?那聖湖水的水源長在靈獸內,而她的靈田長在玲瓏塔的空間內,為了每次方便隨手種植藥材,她總不能在靈獸山裡面安家落戶吧?

「你前幾天不是才意外獲得了皓月石嗎?你把它們扔在我這玲瓏塔內,可是給我的塔造福了。」

「嗯?什麼意思?」

那些皓月石的數目太多了,大小不一,純度也不一,她沒地方堆放,就信手扔進玲瓏塔了,完全沒想到還會對玲瓏塔製造好處。

聽到真君老人這樣說,安錦瑤不禁好奇的詢問起來。

「由於皓月石的數量太多了,釋放出來的能量太大,直接導致我玲瓏塔的空間擴大了好幾十倍。」

「……」

偷瞄了一眼安錦瑤,見對方神情淡漠,似乎並沒有理解他的話語,真君老人繼續做進一步的解釋道:「空間擴大了什麼地步呢?足以裝下整座聖湖了。」

「不,不是吧?這麼強悍!」

這回的安錦瑤,面部神經終於有了強烈的反應,心中難以置信。

照真君老人這話的意思是,她可以去靈獸山,把整座聖湖都一併打包收進空間內帶走? 將整個湖都帶走,那就相當於把那一片的整個小生態系統都搬走啊!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