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是我的左護法,是我的人,是我以後的繼承人,我可以把整個魔族都交給她,你說我信不信任她?」

偌大的鬥武場內,魅魔的聲音回蕩著,並且,通過直播,這句話傳遍了整個魔族。

林攸的大腦有些死機,她傻傻的看著魅魔,腦海中只有一句話在不斷的循環。

這把玩大了。 這個消息來的實在勁爆,砸暈的不僅僅是在場的人,還有無數通過直播關注比武的魔族,這已經算是變相的,將林攸扶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小酒館內,韓越手中的杯子緩緩滑落,他傻傻的看著屏幕,一時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所以,他的運氣真的很好……難得攀上了一個高枝,結果這個高枝是大佬中的大佬……

在所有人都處於驚愕中的時候,韓越站起身,走到櫃檯那裡,一把抱起了那個十幾歲的小男孩。

「你……」小男孩剛想尖叫,就被韓越捂住了嘴巴。

酒館老闆瑟瑟發抖,他不是不想阻止,而是看到了韓越腰間懸挂的那枚令牌……

紫衣騎的人……他可不敢得罪,就是他背後的主子,也不敢得罪……

韓越剛剛走出酒館,正準備回去復命,就感覺到自己的衣角被扯住。

他回頭,一個比懷裡的小男孩大不了多少的女孩正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他,「放開我弟弟!」

正要一巴掌拍開女孩的韓越眉頭微皺,他仔細看去,在那個女孩的脖子上,也掛著一枚木牌……

擦……他忍不住想要爆粗口,這下怎麼辦?很簡單,兩個一起帶走。

於是,被打暈的女孩被他扛著了肩膀上,在一眾人類恐懼和憤怒的眼神中,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小鎮。

鬥武場內,沒有人敢發出任何一絲聲音,只因這裡已經被魔君們的氣場所覆蓋,那是主宰生靈生死的力量,也是從靈魂深處壓制魔族們的力量。

林攸站在魅魔身邊,腦海中一片混亂,昨晚魅魔那麼說的時候,她以為只是為了讓自己好好比武,或者只是一種收買人心的手段,可是現在看來,屁嘞!這麼多的魔族都看著呢,魅魔是腦殼有毛病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收買她。

在骨魔怨恨的目光下,林攸深吸了一口氣,剛要說些什麼,就被魅魔打斷了。

魅魔冷眼看著對面的兩人,「暗魔族好不容易迎來了自己新的魔君,看來你們很不樂意?在這裡打起來,魔族大會上?想要讓人類看笑話嗎,或者說,你們對我這個魔族統領,一直都不服氣。」

這本來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情,魅魔卻在這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無論如何,黑魔和骨魔都不會承認自己對魅魔不服氣,那就等於再次讓魔族陷入分裂,在如今這樣的大勢下,就算他們的野心再大,也得考慮魔族的未來,人類如今越來越強盛,反觀魔族……有些日薄西山的徵兆。

還有一點比較重要的是,這裡是魅魔的地盤,誰知道她有沒有布下什麼後手,單說這次過來的各族精英,一旦撕破臉,魅魔一聲令下,魔君們可以安全逃離,那些精英們,大概全部都要交代在這裡。

骨魔是個瘋子,黑魔卻不是,他必須為自己的族群考慮。

思慮再三,黑魔決定還是不要立刻撕破臉比較好,但是他不會就這麼放棄,那會有損他的臉面。

「呵呵,魅魔,就算你說的再有理,你瞞著我們私自確立魔君人選,就是不對,怎麼,還不許我們討要個公道嗎?!」

這就是在找台階了,魅魔自然知道,她的表情微微放緩,「實在是事急從權,我自然會給出解釋,但不是在這裡……」

黑魔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重新坐下。

骨魔面具後面的表情如何,沒有人知道,但是他握緊的拳頭,卻是暴露了他的心情,須臾,他鬆了口氣,輕笑了一聲,「既然如此,我無話可說,現在看來,幽靈還是第一,我們也得履行自己的承諾。」

話音落地,黑色的長劍帶著凜冽的劍氣和霸道朝著林攸的面門急速飛去。

魅魔這次沒有出手。

因為她知道那把劍,是琅琊。

林攸抬手,緊緊抓住琅琊劍,手掌從劍刃一路劃到劍柄,腳步微錯,琅琊劍依然在她的掌心顫抖著,彷彿不滿意握著自己的這個人。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林攸的眼神一狠,靈魂力壓下,嗡……劍鳴聲響起,很快又歸於沉寂。

自然不會這麼容易就認主了,只是這把劍已經承認林攸有資格握著它,但是想要使用,還不夠格。

劍被收起,林攸掌心的傷口深可見骨,這隻手差點就廢了。

在見到林攸接住那把劍之後,骨魔冷哼了一聲,身影化作一陣黑煙,消失在了原地,竟是看也不看昏迷過去的蓮。

伊利亞瞥了一眼黑魔,扔出了一根草。

黑魔咬了咬牙,將分影石扔了出去,然後消失在了原地。

南漓將聚魔珠遞給了林攸,林攸用完好的左手接過,道了一聲謝,收了起來。

輪到魅魔,她卻一直沒有動靜。

轉頭,魅魔看著林攸,目光有些沉鬱,她拿起林攸的右手,傷口沒有恢復,還在不斷的流血,用紗布一圈一圈的包紮著,魅魔的眼神驀地有些溫柔,「你做的很好……」

一直站在一旁的南漓突然覺得心中一個咯噔,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想到了南笙的預言……所以……到底會發生什麼,讓眼前這兩個人走到那個地步……非常不好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

就在魅魔剛剛給林攸包紮好的瞬間,天空中發出轟隆一聲巨響,黑色的漩渦緩緩成形,帶著讓人心悸的壓力和恐怖的力量,靈魂都在戰慄,那樣的強大……

隨著漩渦緩緩壓下,在場的人,包括魔君,全部都不可控制的跪了下去。

南漓抬頭看著那個漩渦,眼中是掩飾不住的震驚,作為魔族的大祭司,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已經多少年不曾出現過的,魔神的祝福……

魔神……真的降臨了?

林攸跪在地上,感受到了來自心底的呼喚,她下意識的想要抗拒,可是沒有辦法,融合了魔種的她無法抵擋那種誘惑,她並不知道那個黑色的漩渦里有什麼,但是她知道,進入那裡,可以讓自己獲得脫胎換骨的變化。

這樣的變化究竟是好還是壞,她無法預料,但是可以讓她更加強大,這是毋庸置疑的。

從漩渦中傳來強烈的吸引力,林攸緩緩的朝著黑洞飛去。

手腕傳來一陣微涼,她回頭,看到魅魔琥珀色的眼睛,那眼睛裡帶著倔強和不安,還有某種,林攸讀不懂的情緒。

「啊!」

身後傳來南漓的驚呼。

林攸一把拉住了飛過自己身邊的蓮。

她環顧了一下四周,鬥武場內的魔族全部虔誠的跪在地上,還有人因為受不了魔神的壓力暈了過去,只有她和蓮兩個人飛了起來。 從漩渦里傳出的吸引力越來越大,林攸看著魅魔越來越蒼白的臉,微微一笑,「不用擔心……我會回來的……」

手腕輕輕扭動,脫離了魅魔的手掌,林攸拉著蓮,像斷了線的風箏消失在了漩渦深處。

漩渦緩緩消失,一切歸於平靜,眾人從那種可怕的壓力中回神,整個鬥武場內,除了他們,魔君們都已經不見了。

王宮的密室內,魅魔扶著牆壁,咳出一口血來,她沒有讓南漓跟著,一個人來到了這個地方。

扶著牆緩了許久,她才朝著密室的深處緩緩走去。

這是一間面積很大的房間,地面刻著古怪的符文,四面的牆上也都是同樣的符文,只是顏色略有區別。

在房間的最中心,是一個五芒星的陣法,陣法中間是一本古樸的書。

一切看起來都很古怪,透著一種神秘。

魅魔深吸了一口氣,朝著那本書緩緩走去。

終於走到了書的旁邊,她卻好像耗盡了全身的氣力,差點摔倒。

半跪在那本書的旁邊,魅魔的指尖泛著光芒,對著書面輕輕一點。

黑紅色的封面彷彿水面一般,漾起了波紋。

時間好像靜止一般,在那絕對的靜止中,書,緩緩打開了。

【你又來了……】空白的書頁上,緩緩出現了這樣的一行字。

魅魔的眼裡露出一絲厭惡,「是啊,我又來了……這一次,我想問你,為什麼魔神的祝福會再次出現。」

【很簡單,我以前不是告訴過你,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了,一切都有有跡可循。】

「不要和我打啞謎,魔神已經死了,他賜予我們的祝福也已經億萬年不曾出現,為什麼會在現在,突然出現了!」魅魔的語氣說不上多好,甚至帶著一絲不耐。

【不要生氣,你很久沒有來找我了,沒人陪我說話,我很無聊。】一本書說自己無聊,大概沒人會相信。

「呵,你已經無聊了億萬年,難道還沒習慣嗎。」魅魔嘲諷的笑道。

【沒有人會習慣孤獨的,小千羽,我知道你在恐懼什麼。】

明明沒有聲音,只是一行字,魅魔卻好像聽到了有人在自己的耳邊用嘲諷的語氣說著。

「是嗎,那你可以告訴我原因了嗎?」若是以前,魅魔大概是會發火的,可是今天她沒有,她只想知道原因。

【你把你妹妹封印了?真殘忍啊,你難道不知道那樣做,只會讓你更痛苦嗎,每時每刻體會著被烈火焚燒的痛苦,你也真能忍受的下來啊……】

魅魔的瞳孔一縮,手掌緊握,「你閉嘴……」

【啊呀,生氣了……你那麼堅強,那麼勇敢,甚至不惜殺了這個世界最愛你的男人,還殺了你和他共同的孩子,嘖嘖,你的心是不是石頭做的啊,比我這個書還殘忍。】

又是舊事重提,每次來找它,都會被揭開傷疤,狠狠的撒上一層鹽水,在用鞭子抽一遍。

魅魔的眼神變得十分可怕,那是想要把眼前的這本書撕毀的衝動。

她彷彿回到了那個夜晚,那個讓她屈辱萬分的夜晚。

「阿羽!你看!我們的孩子多可愛啊!」那個殘忍弒殺的魔君大人,抱著孩子笑的像個少年,床上的美人笑的溫柔,眼底深處卻帶著深不見底的黑暗和刻骨的仇恨。

一眨眼,她卻又來到那個讓她恐懼的晚上。

「阿羽!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他!他也是你的孩子啊!!」被挖去了魔種鎖在封魔柱上的男人卑微的懇求著,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卻面無表情的掐著孩子的脖子,直到那張臉完全青紫,直到那孩子的靈魂徹底湮滅,連屍體都被她焚燒成了灰燼。

男人的眼神緩緩失去了光芒,他喃喃著:「你太可怕了……你太可怕了……那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啊……」

她滿手血腥,屠戮無數魔族,奠定了自己唯一霸主的身份。

她絕情狠辣,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可以殺死,甚至還是當著孩子父親的面殺死。

整個魔族的人都恐懼她,厭惡她,害怕她,卻又不得不聽從她的命令,尊敬她,信任她,無條件的服從她。

魅魔輕聲笑了起來,「是啊,我確實殘忍無情,如果重來一遍,我依然會那麼做,我依然會殺了那個孩子,或許會更殘忍一些也說不定。至於你說的,這個世界最愛我的男人,呵呵,不要噁心我了,誰稀罕他的愛,我只想要他的命。」

書上久久沒有出現任何字,它好像是被魅魔說的話所震驚。

【你們女人都是這麼冷血嗎?】

「或許吧,好了,陪你聊天已經夠久,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我在這裡久待,我只問你,為什麼魔神的祝福會在現在出現。」

【你應該知道一句話,魔神終會回歸,在某個時刻。如今這個時刻已經來臨,這個世界是不平衡的,失去了魔神和創世神的制衡,魔族和人類都在逐漸走向滅亡,小宇宙分離破碎了太久,遲早都會因為能量不足而毀滅,只有創世神回歸,重新將小宇宙融合成完整的大宇宙,一切才有可能獲得新生,而創世神一直都在神之遺迹中沉睡,若是魔神不復活,她又怎麼可能出來呢。】

這些事情魅魔曾聽魂魔說過一些,但是並不完整,此時從魔書這裡知道,還是忍不住感到震驚。

「你說什麼!魔神會回歸!那魔種……」

【魔種是魔神分離出來的力量,代替他保護魔族,一旦他回歸,魔種自然也會收回,八顆魔種代表著魔神,同樣的魔神也就是魔種。】

魅魔微微皺眉,這本書今天有些奇怪,以往可不會這麼輕易就回答這些問題。

【不用覺得奇怪,我只是可憐你,我的主人即將回歸,一切都會重新洗牌,你的力量將會被收回,到時候你修鍊分魔之術的後遺症會徹底爆發,你必死無疑。】

死亡在魅魔看來並不可怕,她早已對此無所謂,她活著的意義已經完成了,苟延殘喘到如今,只是不放心自己死後魅魔族該怎麼辦,這個可憐的種族已經被折磨至今,她不會再讓她們重新回到曾經的黑暗。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幽靈和蓮都會被選入魔神之地。」

【命運自有它的安排,我也無法完全知曉,我只是一本書而已,能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珍惜現在的一切,做好安排吧,當主人回歸后,或許會憐憫你,替你解除分魔之術。】

魅魔站起身,準備離開,剛要合上書,卻看到上面再次出現了一句話。

【你很關心那個幽靈,她很優秀嗎?有時間帶來這裡,陪我聊聊天。】

魅魔眼神有些恍惚,她想到了那一日,和艾希聊天,不經意間看到的那幅畫面,陽光下,樹梢下,涼椅上,身穿白衣的女人安睡的恬淡。

或許,她只是羨慕那樣的通透和安然,那是她一生都不曾有過的……她的一生……始終都活在陰影和黑暗中,防備著,算計著,不折手段的,將自己推上絕路。

「她很優秀,和我是兩種人,或許你會喜歡她。」 林攸從黑暗中睜開眼睛,她發現一直被她緊緊握著的蓮已經不在她的身邊。

這裡並不是完全的黑暗,黑暗中,有點點熒光,閃爍著讓人心醉的美麗。

這裡……就是魔神之地……

林攸站起身,虛空中,她試圖去抓住那些閃爍的熒光,可是那些熒光卻從她的指尖逃離,她驚訝的發現在這裡,她體內的魔氣彷彿沉睡了一般,一絲一毫都感受不到。

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什麼和想象中,完全不同。林攸本以為會和上次在菲奧星球一樣,遇到一個長得或丑或美的男人,和自己說了一堆話,然後給自己傳一些功力,結果到了這裡,看到只是一片虛無。

「唉……」

耳邊傳來一聲沉沉的嘆息。

那嘆息若有若無,乍一聽彷彿近在耳邊,再仔細去找又了無音訊。

「是誰?」林攸環顧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蹤跡,一轉頭,卻被嚇了一跳。

她的面前多了一張黃金面具,那面具正在靜靜的看著她。

「你是誰?」林攸警惕的問道。

黃金面具靜靜看了一會林攸,「還未徹底墮魔的人,你為何會來到這裡,為何可以聽到我的呼喚,為何會擁有魔種……」

「我怎麼知道,難道不是你將我抓來的嗎?」林攸心裡一咯噔,連魅魔她們都沒有看出她還未徹底墮魔,為什麼眼前這個鬼東西會知道?難道……

「你是魔神?」

黃金面具左右飛舞,打量著林攸,「奇怪……你靈魂……為什麼有兩種顏色,你為什麼還沒有徹底墮魔呢,明明已經被黑暗侵蝕了。」

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嗎?林攸忍不住默默吐槽,要是她知道為什麼,又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