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位統領可以到前方一看便知!」傳來情報的哨探,立刻是朝著周統領拱手說道。

三位統領面面相覷,立刻是出了營帳,召集了兩千士兵,上了三匹馬,快速地疾馳出營,這木神國的營地里嘉天關不過兩里。

很快的,三位統領帶著兩千士兵,策馬到了嘉天關一裡外的地方,停下之後,遠遠的就見到嘉天關城牆上,傳來陣陣時而婉轉,時而激昂的琴音,以及那翩翩起舞,身姿優雅,猶如仙女下凡的嬌影。

「這嘉天關果然是來了增援,而且居然還是帶了女人來琴舞助興,真他媽懂得享受……」一位統領在一旁罵咧咧道。

「看來這增援最少也有兩萬,不然,這赤龍軍不可能如此悠閑的還能聽音賞舞,看來他們已經是有了足夠的把握,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另一位統領也是顯得十分氣憤說道,但是不知道他是在氣憤嘉天關里的守軍可以聽音賞舞,還是因為嘉天關守軍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

「不過,我覺得這說不定是赤龍軍的陷阱,是故意讓我們以為他們現在很鬆懈,引誘我們進攻,切,這之前是上了他們一次當,我們絕不會再上第二次。」

「沒錯,看來這嘉天關是拿不下來了,想想還真是可惡!」

兩位統領你一言我一語,似乎相當不爽,唯有周統領蹙著眉頭,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但是一時之間,卻又是理不出個頭緒來。

「周統領,我們還是撤軍吧,這仗是打不下去了!這敵軍都在聽音賞舞了,我們還在外頭喝這西北風……」

「撤吧,老子已經好久沒碰女人了!回去一定多找幾個爽爽……」

兩位統領已經是打起了退堂鼓,顯然是被赤龍軍如此悠然自得的表象所欺騙。

「不如,我們等到明日再看看。」周統領猶疑了一下,謹慎道。

「還等什麼,難道你還想用我們一萬人打他們兩萬人,那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可是……」周統領一想起白洛奇,心裡就覺得非常不踏實,因為上一次白洛奇就是故弄玄虛,搞出什麼假瘟疫騙了他們,隨後,又孤軍殺入,斬殺了他們木神國的左統領,所以,眼前這赤龍軍如此悠閑自得,他覺得有可能也是個假象。

「別可是了,如果你要打的話,那我們把軍隊留下來給你打,我們兩個先回去復命了。」兩位統領顯然是有些怕死的,畢竟他們混到這個職位上不容易,犯不著在明明沒有優勢的情況下,還跟敵軍去硬拼,自討沒趣。他們也沒有領教過白洛奇的手段,自然情願趁部隊還沒有任何損失的時候,安全回去,如今敵人已有增援,自然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了。

「也好。那你們把人留下來給我,待我明日再談赤龍軍虛實后,再做決定。」周統領當然是不甘心就這麼放棄,此刻也是硬撐下來。

兩位統領沒想到周統領狀態如此強硬,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因為他們不可能真的留下軍隊,而孤身回主營,那被綾羅公主知道了,他們非脫成皮不可…… 而就在此時,木神**隊的營地之中,此刻正有一人兩獸的身影猶如鬼魅般潛入,神不知鬼不覺地躲過巡邏兵,已經是繞過十幾座軍帳,最後,出現在木神國大軍的糧草庫邊上。

此刻,糧草庫正有一隊十幾個人的士兵看守,各個看起來無精打采,昏昏欲睡。

白洛奇此刻抽出霜風,猛然周身靈光一漲,邪炎四射,眨眼間,就化作一道紅黑交錯的光芒,沖了上去。

但見,十幾道邪光閃爍之後,那些士兵甚至連聲音都沒發出來,就無聲無息的倒下了。

白洛奇此刻收回霜風時,龍赤和龍不像也已經出現在他身旁。

「龍不像,給我盡情的燒,不用對他們客氣!」白洛奇拍拍龍不像的頭,示意道。

龍不像立刻發出一聲低嗷,隨後,全身鱗甲張起,噴出道道火焰,相互交錯,逐漸向兩側,同時,繞著糧草庫飛奔了一圈,所過之處,頓時,大火洶洶,隨風漲勢,頃刻間,整個糧草庫就被大火徹底吞沒,甚至波及四周的營帳。

「著火了,著火了,快救火……」糧草庫的大火,立刻是驚動了附近的巡邏兵。

很快的,整個營地人影涌動,有些士兵甚至連衣服褲子都沒來得及穿,就衝出了軍帳,顯得極為狼狽。

另一半,正在爭論要不要撤軍的三位統領,突然見到後方營地大火忽起,火勢兇猛,登時神情一驚,急忙帶著兩千士兵策馬趕回。

三位統領剛回營地,就見到營地的糧草庫方向,已經完全被大火吞沒了。

「這又是怎麼回事?」周統領立刻抓住一個從身旁慌忙跑過的士兵,問道。

「我……我不知道,好像是有人殺了糧草庫的守衛,放了火……」士兵見到三位統領虎目圓瞪,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快,都給我把火撲了。」其他兩位統領立刻指揮叫道。

而此刻,就在營地外圍,白洛奇看著那營地內的大火,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隨後,便消失在原地。

不久之後,嘉天關的城牆上,琴止舞停,舞完一曲的柳雲萱渾身香汗,嬌喘連連。

「表姐,你累壞了吧?」馬嵐立刻將琴放下,起身拿出一塊手帕遞了上去。

柳雲萱接過之後,輕輕拭汗,同時,目光遠眺,就發現木神國的營地方向,隱約火光衝天,不由詫異道:「木神國的營地好像著火了?」

馬嵐也順勢看去,也是一臉奇怪。

「該不會是……」馬嵐似乎想到了身,和柳雲萱相互看了一眼,立刻轉頭往下方的關內看去,果然,白洛奇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蹤影,而關內的士兵,似乎還陶醉在她們的琴舞之中,還沒回過神來。

「這傢伙每次都這樣,就喜歡一個人單幹!」馬嵐忍不住嗔道。

「誰讓他是白洛奇呢!」柳雲萱無奈一笑。

兩女隨後便下了城牆,召集眾將士,原地整軍休息,養精蓄銳,以備不時之需。

不久后,就見到一人兩獸的身影,從北面城牆缺口偷偷摸摸的溜了進來,但刷刷兩聲,就見兩道嬌影突然出現。

「兩位美女,你們這是在專程迎接我嗎?」白洛奇眉宇一挑,看著眼前的兩道嬌影,儘管夜色很黑,但就算不用想,他也知道這擋在眼前的是哪兩位了。

「那木神國營地的火是你放的?」柳雲萱一副質問地口吻。

「誰知道呢!好累啊,兩位美女沒事的話,我找個地方睡覺去了。」白洛奇故作不知的伸了伸懶腰,當然不想被柳雲萱和馬嵐纏住,不然免不了又是一番「嚴刑拷問」,所以,丟下一句話后,就大搖大擺而去。

「這傢伙……」馬嵐粉拳一握,對於白洛奇這個樣子,她很是不滿。

「算了,我們也去休息吧。就算白洛奇計劃不成功,這一時半會木神國也不會再攻了。」柳雲萱說完,便拉著馬嵐一同離去。

柳雲萱和馬嵐在臨時搭建的營帳內打坐了一夜,次日天還沒亮,就聽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副統帥……」

柳雲萱睜開眼睛,盈身而起,見馬嵐還在靜修,所以,先走出了營帳外,就見在外面的是狄丹。

「出了什麼事嗎?」柳雲萱眯眼問道。

「木神國撤軍了。」狄丹拱手應道。

柳雲萱美眸一怔,急忙快步朝北面城牆而去,上了城牆后,遠眺木神國的營地,果然就見到原本的營地已經人去樓空,只留下空蕩蕩的一些帳篷,還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迹。

「看來白洛奇的計謀成功了!」柳雲萱禁不住露出欣喜之色。

「白兄弟果然厲害,他不當統領真是太可惜了!」連向來不會輕易服人的狄丹,都看似忍不住地佩服道,但同時,他的目光中卻也閃爍一抹鷹霾之色。

「白洛奇呢?」柳雲萱接著問道。

「一大早就沒看到,也不知道去哪了!」狄丹搖頭應道。

「他該不會……」柳雲萱立刻猜想到了什麼。

與此同時,離嘉天關已經有幾裡外的平原上,白洛奇正躺在龍赤的背上,翹著二郎腿,神情假寐。龍不像以及背著小鬼狼冰狐的七霞麒麟王,並肩跑在兩側,一人四獸一派悠閑自得的在平原上飛奔。

與此同時,經過白洛奇提點的柳承,立刻素素放棄了防守易水關,。連夜帶著一萬兵力,趕往支援夏龍關,總算在夏龍關沒有完全崩潰前,及時支援到位,並且坐鎮指揮,總算讓本來已經岌岌可危的夏龍關穩住了。

而木綾羅所率領攻打夏龍關的木神國三萬大軍,因為在之前的攻防在消耗中,也已經損失過半,眼看就要攻下時,沒想到柳承突然帶軍支援,令她也是始料不及。

同時,因為嘉天關獲得增援,迫使木神國大軍撤軍的消息也隨之傳來,令木綾羅更加意想不到。見形勢已經相當不利的木綾羅,也決定不再戀戰,立刻停止攻打夏龍關,準備撤軍回了主營。

至此,赤龍軍的兩關之危總算得以解除,而這令赤龍軍扭轉局勢,擺脫危機的,又是白洛奇! 而就在赤龍軍穩守三關的兩日後,柳承所召集的精英團成員以及兩萬大軍增援到位。又過了三日,另外三萬大軍也在兩位精騎統領的帶領下,與前線大軍匯合。

赤龍軍以七萬之師重新推進防線,而木神國,則是因為攻打夏龍關和嘉天關,白白的損失了將近四萬的兵力,所以,一時間兵力不足,難敵赤龍軍的七萬兵力,所以,果斷的立刻後撤防線。

結果,兩軍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防線之上,

而這一個月下來,一直處於被動中的赤龍軍,多虧了白洛奇的獻計以及智守嘉天關,逼退敵軍,徹底扭轉了局面,重新佔據了優勢。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此刻,前線主營。

偌大的統帥營帳內,柳承正端坐在虎椅之上,兩側站著四位精騎統領以及九位千騎統領。

就在柳承面前,還站著八位御靈者,實力全部都在天宗級之上,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站在最前頭的一位,一身與柳雲萱不相上下的實力氣息,赤頭濃眉,看起來有些凶神惡煞,胸掛紅色圓珠鏈,看起來有點像是個出家和尚。

此人叫做空玄,乃是赤龍軍團精英團的副團長,天宗八級的實力,在赤龍軍團中,已經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了。

而空玄身後的幾位御靈者,也都是精英團的核心成員,而且全部都是皇族御靈者,也是赤龍軍團這十幾年間,由皇族派遣下來的,被赤龍軍團暗中培養訓練的精英力量。

這些精英團的成員,一般不直接參与戰爭,專門執行高難度的危險任務,比如潛入哪個國家刺探情報,或許進行暗殺之類的等等。各個經驗老道,作戰能力很強,一個頂百。

而赤龍軍有了這些精英團成員加入,也算是如虎添翼。

「大統帥,這次團長有皇族的秘密任務在身,所以,由我帶領精英團的二十位成員來助大統帥一臂之力。」只聽那空玄對柳承面露恭敬之色的拱手說道。

「那有勞各位了!」柳承也是以禮相待,因為這些精英團成員,對赤龍軍團來說極為重要,隨後便對四位精騎統領中的瑞統領,說道:「瑞統領,你負責安排各位精英團成員的衣食住行,千萬不要可怠慢了。」

「是,大統帥。」瑞統領立刻領命,隨後,便走到玄空面前,伸手一引道:「各位請隨我來。」

空玄等精英團的成員立刻對柳承躬身行禮后,便隨著瑞統領而去。

這幾位精英團成員前腳剛走,柳雲萱便和馬嵐後腳就走了進來。

「父親……」

「大統帥……」

兩女對柳承齊齊拱手,她們是剛從嘉天關回來的。

「你們回來啦?」柳承點點頭后,便見回來的只有柳雲萱和馬嵐,立刻問道:「白洛奇呢?」

「那個傢伙早在木神國撤軍后,就不知蹤影了。」馬嵐怨氣十足般的嗔道。

「這小子……」柳承眉宇一簇,但隨即便嘆道:「不過,這次若不是白洛奇點醒了我,就算守住了嘉天關,夏龍關也可能就丟了。」

柳承此話一處,立刻令柳雲萱、馬嵐以及眾統領面面相覷,不知其意。當然,他們都不知道,柳承之所以會突然抽空易水關的兵力,兵出奇招的支援夏龍關,完全就是因為白洛奇的提點。

不過,這堂堂赤龍軍團的大統帥,竟然被一名後勤營的小隊長所提點,這恐怕是古往今來都沒有的事情!

「父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柳雲萱疑惑的問道,她很是好奇,這白洛奇又是對他父親出了什麼主意。

「先不說這個了。萱兒,你快說說,這白洛奇是如何守住嘉天關的……」柳承最好奇的莫過於白洛奇,他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守住嘉天關,而且還是讓木神**隊直接就撤軍的。

柳雲萱立刻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也包括她和馬嵐上城牆撫琴弄舞的片段,這眾統領聽得也是一驚一乍的,而且也是顯得一頭霧水,因為他們完全聽不出白洛奇,這究竟是用了什麼兵法計謀,聽起來完全就像是在胡鬧一般,但是就是他這般的胡鬧,竟然還真的就解了嘉天關的圍。

在場眾人中,唯一能聽得出來的,恐怕只有柳承一個人了。

「好一招空城計,此計真是絕妙,竟然能不費一兵一卒就將讓敵軍自退了。」柳承面露驚訝的嘆道,對於白洛奇用計的天馬行空,實在是感到佩服無比。

眾統領更是一臉駭然,但是就連一向智計百出的大統帥,他都這麼說了,他們也只能隨聲附和,儘管他們還不是很懂,這白洛奇的計謀有什麼絕妙之處。

「我倒是不覺得哪裡妙的,他根本就是在胡鬧罷了。」馬嵐不由輕嗔道。可是她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還是很明白,白洛奇根本就是個怪才,這看似胡鬧的把戲,卻令敵軍聞風喪膽般的撤軍。

「哈哈,這所謂兵法,就是鬥智攻心,這白洛奇所用的這空城計就是攻心之計,他讓你們撫琴弄舞,完全是為了給敵軍製造一種假象,此計猶如神來之筆,當然,最厲害的還是白洛奇之前的鋪墊,故意撤出嘉天關內的所有赤龍軍,引誘敵人入關,並且製造出中了圈套的假象,這計計連環,計中有計,妙,實在是妙!真不知道這小子的兵法是師承何處……」柳承出人意料地大加讚歎道,更令眾統領錯愕不已。

「父親,我聽白洛奇說,他到嘉天關支援是收了你的好處?」柳雲萱猶豫了一下,便向自己的父親問道。

「是啊,我用了一顆中級黑欲卵和黃靈玄石,外加事成之後的一顆高級黑欲卵才讓他能夠同意幫忙的。」柳承很是坦白的說道,反正白洛奇也是真的做到了,所以,他也是不怕說出來讓人知道。

這眾統領一聽,登時都是嚇了一跳,這中級黑欲卵和黃靈玄石也就足夠令人眼紅了,這大統帥居然連高級黑欲卵,如此極品的奇珍異寶,都是捨得拿出來給與白洛奇作為條件。

「父親,你這樣的話,只會讓他以後更加放肆的。」柳雲萱不由娥眉簇起道,在她的心中,還是想要替自己的父親收服白洛奇的。

「當時,情況危及,我也只有放手一搏,而現在來看,我們穩賺無賠。這不僅守住了嘉天關,也守住了夏龍關,一舉兩得!而如今我們還能順利的收復了失地,一切都很不錯了。」柳承當時也是想不出對策,所以,才妥協白洛奇的。但是如今看來,付出還是值得的。

「他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馬嵐不由抗議的叫道。

其他統領也紛紛點頭附和,表示贊同。

「趁火打劫又怎麼樣?這一個巴掌拍不響,總有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就在此時,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隨後,便見一道意氣風發的身影走進了統帥營帳。 統帥營帳內眾人,聞聲齊齊看去,都不由神色一愣,因為這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替赤龍軍守住嘉天關后,又失蹤了幾日的白洛奇。

而白洛奇這一出現,幾乎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同,或是驚訝,或是佩服,或是難以置信,當然,也有那種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另外,其中還有一道極為怨恨的目光,正是來自不久前被白洛奇狠狠教訓了的趙兆豐。

白洛奇那一下子把趙兆豐傷得不輕,卧床休息了好幾天,才恢復過來。所以,這趙兆豐見到白洛奇,自然就猶如見到殺父仇人一樣。

不過,這白洛奇的眼神瞥向了趙兆豐的時候,那趙兆豐下意識地身體一顫,好似潛意識裡已經對白洛奇有所懼怕,儘管趙兆豐還不知道白洛奇究竟是如何打傷自己的,那一下的威力完全超出了白洛奇應該有的實力,最起碼是天宗級別的力量,而打死趙兆豐也不會相信,白洛奇已經是天宗級的高手了。

「你總算是捨得出現了。」柳雲萱看了白洛奇一眼,冷冰冰的說道,不過,卻眸光又忍不住在白洛奇身上停留了一會兒。

因為如果不是白洛奇的話,嘉天關可能就要在她手中失守了,那樣的話,她覺得會十分愧對,畢竟,是當初她的失策,導致赤龍軍損失了三萬主力軍,最後落得如此被動的局面。所以,這次白洛奇不僅是救了赤龍軍,也等於是替她挽回了本該屬於她的過錯。所以,如果實事求是來說,她應該要感激白洛奇才對,但這感激的話,她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因為大統帥還欠我一樣好處,我怎麼可能不捨得出現呢!」白洛奇似笑非笑的應道,然後,便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柳承面前,開門見山的問道:「大統帥,應該不會食言而回吧?現在應該可以給我最後一樣好處了吧!」

柳承目光森凝一定,隨後,從懷裡取出了一顆猶如巴掌大小的黑欲卵,閃爍著黑幽發亮的光芒,而這顆黑欲卵一拿出后,在場眾人都能感受到那黑欲卵所散發出的強烈的靈力。

「高級黑欲卵……」一位精騎統領神色詫異的叫道。

而在場的大部分統領也都是第一次見到高級黑欲卵,所以,一聽說這就十分稀有的高級黑欲卵,對天宗級的修真者來說,用於修鍊是最合適不過的極品,登時,每個人眼睛都瞪得老大,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樣,甚至有些心裡都不由嫉妒起白洛奇來,都覺得白洛奇不就替赤龍軍守住了嘉天關,憑什麼能得到這麼好的奇珍異寶?

「這高級黑欲卵果然是好東西!」白洛奇也是第一次見到高級黑欲卵,不由也是眼睛一亮。

「我先謝過大統帥了。」白洛奇也不客氣地拱拱手,伸手示意道。

但柳承卻沒有給白洛奇,而是目光一轉,看向對眾統領說道:「除了萱兒和馬統領外,各位統領,你們先退下吧!」

眾統領一聽,不由相視了一眼,都十分眼饞地看了一眼柳承手中的高級黑欲卵,才紛紛退去。

片刻之後,統領營帳內只剩下柳承、白洛奇,以及柳雲萱和馬嵐。

「在給你這顆高級黑欲卵前,我有些話要說。」柳承見眾統領都退下后,便目光犀利地直射白洛奇,神情嚴肅。

「哦。」白洛奇輕應了聲,但心裡暗道,這柳承該不會是又想招攬我當什麼統領吧?

「這次能守住嘉天關和夏龍關,你確實功不可沒,而且對赤龍軍來說,意義重大,如果嘉天關失去,我們現在的局面恐怕會更加被動。所以,你既然信守承諾的能守住嘉天關,這極為難得的高級黑欲卵我也不會不捨得給你。」柳承目光一凝,語氣篤定的直白道。

「大統帥有什麼話就直說吧!」白洛奇當然聽出了柳承言外有意。

「我柳承是個愛才之人,所以,如果你願意留在赤龍軍效力的話,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弄來給你。」柳承的目光閃爍著對白洛奇的欣賞以及執著,似乎白洛奇猶如什麼魅力一般,深深吸引著他,讓他一定想要得到白洛奇。

「父親……」柳雲萱聽自己父親居然說出這種話,也是神色一愣,因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父親,如此惜一切的想要得到一個人。

但柳雲萱話才剛出口,就見柳承對她搖了搖,示意她不要插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