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血陽波紋來得快,去的也快,當所有波紋全部都消失的時候,天空之上驀然投下四道血光,分別投入島上的四個方向。

一道血光直接從天而降,落在莫問身上。 容我緩緩,來時遲 頓時,一股血氣籠罩在莫問全身,血光濃郁無比。

莫問發現,他根本無法躲避那血光的照射。

血光一會兒便消失,但莫問身上卻籠罩著一層血光,不管如何都無法擺脫。

「血煞!」

莫問猛地想到一個可能,之前他擊殺侯驚風的時候,受到塔靈的懲罰,不但修為降低不少,而且身上還籠罩著一層紅色的血光,名叫血煞。

血煞沒有別的作用,這個空間里,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吸引妖獸前來攻擊,就像黑夜中,一個人身上掛著一個大燈泡,想不引起別人注意都不行。

後來,莫問前來接受這個任務,籠罩在他身上的血煞才逐漸消失。

但此時,莫問身上的血煞,遠比之前擊殺侯驚風的時候,都濃郁百倍。

「太狠了。」

莫問立刻意識到塔靈的目的,這個時候的他,必然像是黑夜中的一個大燈泡,獸王島上的所有獸王都能第一時間找到他。

轟隆隆!

莫問還來不及多想,整個獸王島上驀然發生了大變,天地間一陣震動,似乎整個島嶼都動了起來。

莫問猛地望向天空,瞳孔緊縮,面色無與倫比的隱藏。

天空之上,出現了一片陰影,那不是陰雲,而是妖獸,大量飛禽類妖獸組成的陰影。

成百上千的飛禽類獸王,幾乎同一時間飛上天空,不斷在獸王島上盤旋,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地面上,山體震動,地面震動,樹木震動……

莫問發現,正有一股又一股恐怖的氣息,似乎盯上了他,正往他的位置不斷接近。

「獸潮!」莫問心中,出現了一個詞。(未完待續……)

… 天上地下,大量妖獸同時行動了起來,萬獸出巢,場面無比壯觀。

「卧槽。」

即使莫問,這個時候都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

太狠了,塔靈太狠了!

此時,他終於明白,那個血陽出現的含義,召集所有的獸王妖獸,向他們人類武者發動攻擊。

現在僅存的四個人類武者,恐怕每個人身上都籠罩著一層血光,即使想躲藏起來都不可能。

&nb∴↑,≮anshub≤a.sp;原本,莫問以為這個任務也就這樣,應該會這樣平靜的持續下去,直到最後。

現在他才發現,他太天真了,塔靈根本就沒有打算叫他們如此輕易的完成任務。

雖然只剩下最後半個時辰,但面對整個獸王島的獸潮,莫問一點都沒有信心自己能活過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相當於一個小時。

在大量妖獸的追殺下活一個小時,那是有多難?

莫問苦笑了一聲,發現這個難度,已經令他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會如何了。

自從接手這個任務以來,第一次出現毫無把握的狀況。

不僅是莫問,獸王島上另外三個方向,幾乎同時響起了不雅的叫罵聲。

浮光深處終遇你 太坑人了,獸王島原本就危機重重,現在居然要整出一場獸潮來對付他們。

一處山峰之上,南宮明珠站在山巔,面具下的眼眸儘是凝重之色,眼中第一次出現了慌亂的情緒。

所有人類武者中,她修為位列第一,無限接近於武宗,即使比現在的莫問都強出不少。

但此時,她身為一個修仙者,幾乎都沒有了什麼自信能在這個島嶼上活一個小時。

若是修為不受到限制,或者她身上的寶物不受到限制。那還有可能。

但現在,她的修為不但受到了限制,即使身上攜帶的寶物都有很多沒有解禁出來,遇上這樣的獸王潮,能不能活下去,恐怕都要看運氣。

「可惡!」

一個黑袍人站在一處湖水邊,狠狠地拍出一掌,他身軀的一大片湖水都是凝結成冰。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鬼幽帶隊首領楚源。

只不過,他拍出一掌泄憤之後。才發現,整個湖泊受到了驚動,一個又一個生存在湖水中的獸王浮出水面,緩緩向他圍來。

「玩大了,這次真的是玩大了。」

譚啟越在一處沙地中穿梭,面色發白,嘴裡喃喃自語。他身後,大量妖獸追在他後面,沙地中的獸類獸王。蠍類獸王,蜥蜴類獸王,天空中的鷹類獸王……

後面有追兵,前面還有獸王攔路。有一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

……

莫問將風耀之法施展到極致,不斷在叢林中閃躲,一隻又一隻獸王從樹林中鑽出。瘋狂的圍向莫問。

天空中,一隻又一隻獸王盤旋,時不時的俯衝而下。發動強力一擊。

莫問面色蒼白,嘴角掛著血跡,若不是有大量治癒之光在身,此時他恐怕已經死在了獸王的圍攻中。

好在之前擊殺了五彩蜘蛛獸王,修為又提升了一大截,否則面對這樣的陣仗,莫問相信自己絕對活不過一刻鐘。

一道龐大的黃-色龍捲風從天而降,直接往莫問撞去,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地面之上,一隻能量凝聚而成的傾天之手一下彈出,猛地抓向莫問。

無端的,周圍出現一片片藍色光芒,籠罩範圍內,重力增強幾十倍。

時不時的,地面坍塌,隕石降落……

一個獸王的攻擊都相當的可怕,何況如此多獸王同時攻擊。

每一個獸王望著莫問的目光都是貪婪之色,嘴角流著哈喇子,似乎吃了他,便能立刻飛升成仙。

莫問苦笑一聲,一片片星雲籠罩在他身上,將雲耀之法催發到了極致,身軀一晃,一道又一道幻影出現在半空中,然後又同時施展風耀之法,分成不同的方向逃遁,險之又險的躲過一些獸王的攻擊。

然而,剛躲過一批攻擊,緊接著,有一批攻擊降臨,無窮無盡……

莫問將風耀之法與雲耀之法施展到極致,雖然能躲過大部分的攻擊,但有一些攻擊卻依舊躲不掉。

是不是的被風刮一下,墜落而下的隕石砸一下,莫名其妙出現的鐵拳一拳把他轟飛……

噗嗤!

莫問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一支無聲無息的藍色長箭躲過了他的感知,從他後背扎入了他身體中,又從前面穿透而過。

若是平時,這種暗箭想傷他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此時他面對的攻擊太多,根本不可能全部顧及到,一個不留意便被重創。

藍色長箭上蘊含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寒氣,一穿過莫問的身體,便散發出一道寒力,企圖將莫問的身體凍住。

莫問的九陰神功一運轉,一道金光透體而出,光芒大熾,瞬間將長箭上的寒氣驅散。但長箭從他的腹部穿過,已經傷了他的五臟六腑,必須有中品治癒之光才能治癒。

只是,往往他剛治癒傷勢,下一刻他便又受傷,如此反反覆復。

「不行,不能如此下去,否則別說一個小時,半個小時恐怕都熬不過。」

莫問緊緊咬著牙,他手中的中品治癒之光也有限,根本不可能維持多久,一旦治癒之光沒有了,那在這種環境下,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他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這樣的環境下,一味的躲避肯定不行,只有強大,更強大,才能活下去。

若是他有武宗的修為,再配合他身上的寶物,以及各種強大的武學,那堅持一個小時,一點問題都沒有。

沒有武宗的修為,或者接近武者的修為,絕無可能堅持下去。

「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擊殺獸王,再一頭獸王,我的修為便能再進一步,突破到金丹後期。只有這樣,或許才能活下來。」

莫問緊繃著臉,這種環境下,擊殺一頭獸王有多困難,他心中無比的清楚。不過再困難,他也必須嘗試一下。

一道金光從他身上亮起,金剛不壞身催發到極致,身軀一陣扭曲,躲避了幾波獸王的攻擊之後。他眸光一轉,已然盯上了一個獸王。

地面上,有一頭身軀龐大的白熊,那頭白熊身軀雖然很大,但修為不是很高,最多比五彩蜘蛛強上一點。而且行動笨拙,目標大,無疑是最容易得手的獵物。

莫問猛地一個轉折,便朝那頭白熊獸王飛撲而去。

眨眼的工夫,莫問便出現在那頭白熊妖獸面前,手中的冥哭鈴釋放出一道璀璨無比的紫光,莫問的瞳孔中金光璀璨,配合著神靈億萬重的靈魂攻擊,冥哭鈴猛然發出最強一擊,狠狠地撞向白熊獸王。

那白熊獸王也相當機警,莫問飛身而來的一瞬間,便立刻感知到了危險,猛地咆哮一聲,雙手往地上一拍,一道冰雪之力衝天而起,化為暴風雪席捲而出。

暴風雪中,有著一根成人手臂粗,長五丈的冰矛,化為一道殘影,瞬間往莫問撞去。

與此同時,冥哭鈴的攻擊也瞬間降臨在白熊獸王身上。

那般龐大的白熊獸王,痛叫了一聲,猛地抱著自己碩大的腦袋,像是喝醉了酒一般,龐大的身軀搖搖晃晃,七巧之中不斷溢出血液。

莫問迎著暴風雪,不躲不避,直接闖了過去,甚至山水畫玄器都來不及使用,僅憑藉自己的肉身與金剛不壞身撞了過去。

因為他知道,這樣的環境下,一旦他花時間施展出山嶽虛影,必然會遭受到大半獸王的攻擊,足以瞬間消耗他全部內氣,令他根本沒有能力再攻擊白熊獸王。

金剛不壞身硬撼一頭獸王的攻擊,莫問身上的金身開始出現了裂痕,一道道口子延伸,鮮紅的血液從傷口中流出,那根龐大的冰矛,直接被莫問的血凝爪一把捏碎,不過為此,他的左手包括左臂全部碎裂。

獸王一擊,何等可怕,這樣的碰撞,以莫問的身軀,都不可能不付出代價。何況白熊獸王還是擅長於力量的獸王。

以重傷為代價,莫問終於接近了白熊獸王,身上釋放出無與倫比的光芒,一道道雷光從他身體上湧出,氣息驀然提升了一倍。右手上的聖火劍,一下釋放出恐怖的光芒。

不過他沒有立刻出手攻擊,多次與獸王戰鬥,他知道,一頭獸王有多難以擊殺。

一個太極圖虛影出現在虛空中,微微一轉,便將白熊獸王籠罩在內,一股股恐怕的束縛力將它的身軀纏住。

與此同時,一張紫紅色的符紙從莫問衣袖中飛出,正是之前擊殺蛇類獸王所得到的八品符紙。

八品符紙的威力,據說足以擊殺武宗,攻擊力無與倫比。

紫紅色符紙一出現,便猛地燃燒,一團紫紅色光芒出現,光團中散發出一股股令人心驚肉跳的力量波動。

一隻紫紅色的火鳥悄然從光團中飛出,發出一聲清脆的長鳴,然後猛地往白熊獸王撞去。

白熊獸王此時才恢復清醒,感受到紫紅火鳥的氣息,嚇得一身皮毛都炸了起來。立刻便有心逃走,然而,它身軀剛一動,便發現周圍的空間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拉扯著他,令他的身軀出現了一瞬間的停滯。

僅僅是這一瞬間的停滯,紫紅火鳥便已經飛了上來,直接撞在白熊獸王的身軀之上。(未完待續……)

… 白熊獸王瞪大著眼睛,望著紫紅色紅鳥撞在自己身上,卻無能為力。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轟隆隆!

紫紅紅鳥爆發出一股股無與倫比的力量,直接將白熊獸王炸的飛了出去,那股力量橫掃而出,所過之處,萬物湮滅,方圓千米之內,所以樹木全部消失。

白熊獸王的胸口之上,炸出一個臉盆大小的洞口,前後通透,血液飈出,五臟六腑都掉了出來。

莫問身影一閃,出現在白熊獸王身前,聖火劍光芒一閃,白熊獸王那碩大的獸頭便拋飛了出去,轟隆一聲砸入叢林中。

&nbsp●※wan●※shu●※ba,a£nshu☆ba.;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莫問從盯住目標,到後來的出手,到最後得手,不過三四個呼吸的工夫。

此時,周圍的獸王攻擊幾乎同一時間落了下來,全部轟在莫問身上。

因為全力擊殺白熊獸王,莫問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精力去躲避別的獸王的攻擊。

一瞬間,足有四道獸王的攻擊落在他身上,即使金剛不壞身再強大,他的肉身再強悍,此時也承受不住。

他的胸口炸出一個大洞,雙腿也徹底粉碎,四肢只剩下握住聖火劍的手,凄慘的幾乎沒有再戰之力。

但他早已準備好的上品治癒之光卻在此時飛了出來,釋放出一道道璀璨的紅光籠罩在莫問身上。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莫問失去的雙腿與手臂處,凝聚著一團光芒,光芒逐漸凝聚成形,然後腿腳一點點重新長了出來。胸口的傷勢,也在以肉眼看見的速度修復。

不一會兒的工夫,莫問便手腳完好,胸口的大洞修復,那般恐怖的傷勢。居然差不多就痊癒了。

莫問臉上閃過一抹紅光,上品治癒之光的效果居然如此驚人,簡直堪比傳說中的仙丹妙藥。

又一波攻擊席捲而來,莫問的身軀一陣扭曲,從原地消失,險之又險的躲過。

叢林中,出現了點點星光,然後星辰光芒越來越多,所有星辰光芒都朝著莫問蜂擁而去,前撲後續。

果然。那隻白熊獸王被莫問成功擊殺,已經徹底死亡。

一團藍色的上品恢復之光出現在莫問面前,這一次擊殺獸王,只有一團上品道具之光,而且不是治癒之光,而是恢復之光,令莫問有些失望。

畢竟這個時候,他最需要的乃是上品治癒之光。不過廖勝於無,此時他手中還有四枚上品治癒之光。應該足夠用了。

星辰光芒不斷湧入莫問體內,他感到自己的修為正以恐怖的速度瘋狂上升,像是漲潮一般。

不一會兒,他便感到體內傳出一聲輕響。下一刻,體內的內氣瘋狂的運轉了起來,像是奔騰的怒馬,不斷大周天。小周天的旋轉,凝聚而成的內氣越來越多。

金丹後期!

莫問感到,此時自己體內的內氣。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

金丹後期修為的他,論內氣雄厚,絕對遠遠超過尋常的金丹巔峰武者,無限逼近於武宗。

論修為,此時的他恐怕不在強者榜單上排名第一的南宮明珠差了,甚至還猶有過之。

此時的他,已經稱得上半個武宗強者,若是能再進一步,達到金丹巔峰的境界,莫問估計,他的內氣修為不會低於最普通的武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