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在這時,左一指突地笑了,「在我看到的未來中,你和他,是難解難分,不分高下的。」

「是么?這是你說的了,我卻不信,因為我和他沒什麼矛盾。」

方恆道。

「誰說有矛盾才要動手的,越強,動手就越不需要理由,因為戰鬥,本身就是武者的旋律。」左一指笑道,「這一點,你是無法否認的。」

「嗯,確實無法否認。」

方恆淡淡道,「不過這些,我現在並不關心。」 「不關心這些,你關心什麼?」

天道問道。

「你能給我的好處。」方恆道,「我來這裡,可不是聽你廢話,講述過往的,我要的,是好處。」

「那你得先回答我的問題。」

天道淡淡道,「首先我要知道的,就是你對左一指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你是指什麼?」

方恆道。

「一切。」

天道說道。

「一切么?那好,我對左一指這個人不了解,我只知道,他很厲害,有左無敵的名頭,而且他是至武存在,最起碼不比至武低,所以等我突破了至武之後,我會找一個機會,去見見他的,最好,還是能切磋一下。」

「左一指,輕易不接受切磋,只接受生死挑戰。」

天道說道,「你有信心么?」

「我當然會等我有信心的時候過去挑戰。」方恆道。

「哦?這個答案,可是非常的不錯了。」

天道笑了,下一刻就直接點頭,「你能說出等有信心再去挑戰他,這證明你不光是一個天才,還是一個能分析局面的天才,而且你很想挑戰他,好,考慮這幾點,我把我的這些東西給你也沒什麼。」

話語說完,天道的手掌就是一抬,嗡嗡震動聲出現,只是瞬間,一股極為濃郁的青色光華就開始升騰。

這股青色的光華,氣息無比宏大,只是看到的瞬間,方恆就辨認出來了,這個青色光華的氣息,無比接近於之前長生拿出來的武天域靈脈之力。

「好濃郁的靈脈之力。」

方恆的眼神也是收縮起來了,「這力量,就是你送給我的饋贈么?」

「不錯。」

天道點頭,「雖然我很想把這力量給長生,但是我不能給,因為給他,是害了他,就算他達到了至武,這力量,他也駕馭不了,硬給他,只能讓他成為其他至武的圍攻對象,但是你卻不同,你的武道,我見過,不光浩瀚,而且,潛力無窮,你是能駕馭這武天域靈脈力量的。」

「有了這靈脈力量,再加上我現在全部都已經達到了半步至武的層次,那麼真正的至武,我也是能交手了。」

方恆也是點頭,「這對我來說,的確是大好處,不過,之前我已經接受了你們的很多好處了,現在再讓我拿這個好處,我卻是有些不想拿,因為不安穩。」

「你是不是害怕了?害怕我們會利用你。」

天道問道。

「不是害怕,而是不想多惹麻煩。」方恆淡淡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闖過了這麼多你設下的困境,已經得到了足夠多的好處,但是到了這裡,你卻再次給了我這麼一個巨大的好處,這讓我很懷疑,你是不是別有所圖,所以,在接受你的饋贈之前,你還是把話說清楚比較好,你想讓我做什麼?」

「是么?」

聽到方恆的話,天道眼神也是閃爍起來了,片刻后直接點頭道,「好,既然你問的如此直接,那我也不兜圈子了,我有兩個要求,一,你拿了這靈脈之力后,我徒兒長生的安全,就要由你來保護,今天他把他的世界打開,這必然會讓無數的武天域高手注意,我要他獲得一個安全的環境。」

「是么?這個沒問題,等我出去之後,我會宣布長生神界是我萬界交易所的勢力範圍。」

方恆淡淡道,「沒人,能惹長生。」

「好,接下來就是第二個條件,我要你,殺了左一指。」

「嗯!」

聽到這話,方恆的眼神頓時一縮,認真的看向了天道。

「你沒聽錯。」

天道看著方恆的眼神,淡笑道,

「讓我殺了左一指,先不說有沒有那個實力和能力,光說理由,就不夠。」

方恆道,「他和我沒有直接矛盾,甚至,他還給過我一些好處,我憑什麼殺他?」

「憑我給你的這些好處。」

天道笑著道,「這麼濃郁的武天域靈脈能量,你就不想獲得?」

「我當然想,不過利益和付出是要成正比的,你給我的東西很珍貴,但是你要的東西,更珍貴,這是不成正比的交易。」

方恆搖頭。

「呵呵,不成正比么?我倒是認為這挺成正比的。」

天道笑著道,「至於理由,很簡單,你知不知道達到了至武境之後,還有一個境界?這個境界,是最終的境界,也是無限的境界。」

「不知道。」方恆眼神一閃。

「那好,我就告訴你,這個境界,就是道境。」

天道眼神一閃,「所謂道境,便是自己的武道和武道文明融合,甚至成為了武道文明的一部分的境界,到了這個境界,武學,神通,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道理,規則,誰掌握的道理最多,誰的規則就越強,誰代表的道就越多,自然,誰也就越無敵。」

「是么?道境?」

方恆的眼神一閃,「那有多少人達到了道境呢?」

「一人,左一指,左無敵。」

天道笑著道,「除他之外,再也沒人能達到這個境界。

「為什麼?」

方恆道,「只要有境界,人就會突破,左無敵達到了道境,那也應該有其他道境才對。」

「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地方了,你敢問為什麼,在左一指那一言而為天下師的巨大名望之下,他的一切都被合理化,可是你卻能看出不合理,直接提問。」

天道笑著道,「就這一點,許多人就不曾有。」

「沒那麼誇張,如果人多,我也不會這麼問的。」方恆淡淡道,「現在只有我們三個,我當然要問。」

「哈哈,哪怕是這樣,你也敢問不是么?其他人,就算是私底下,又怎麼敢問?畢竟,那可是所有武者的老師。」

天道大笑道,「我還是那句話,你敢問,就是有膽魄。」

「是么?那好吧,不過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的問題,為什麼?」方恆淡淡道,「為什麼只有左一指達到,而別人達不到?」

「一張餅,剛剛夠一個人吃,如果再來一個人分著吃,你覺得最先吃這張餅的人會願意么?」

天道笑著道。

「應該不會願意。」方恆道。

「武道世界,諸天萬界,就是一張餅,這張餅現在在左一指的手裡,左一指吃的這麼香,他怎麼可能願意分?」

天道笑道。

「是么?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細節,我不明白。」方恆直接道。

「至武境,是武道的極致,道境,是超越了武學的境界,是直接掌控世界規則的境界。」

天道直接道,「換句話來說,誰最先達到了這個境界,誰就掌握諸天萬界,誰就能洞察過去,觀察現在,推算未來,這是最高的境界了,這是真正的超越了一切規則之上的永恆,而這個永恆,是建立在掌握規則上的,如果有其他的人,也達到了掌握規則的地步,那麼這個永恆,就不在是一人獨享,不是一人獨享的永恆,還算什麼永恆?就好像人間的帝王一樣,帝王,只有一個,能擁有永恆的,也只有一個,左一指到了這個境界,那他就是永恆的存在,誰敢覬覦他的位置,誰就會成為他的必殺目標,這你明白了吧。」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方恆聽著的眼神也是不停的閃爍,最終方恆道,「你的意思是,任何突破道境的存在,都會成為左一指的威脅,左一指都會親自下手抹殺。」

「呵呵,他是何等人物,豈會坐下這種留人口舌的事情。」

天道笑道,「他不會親自殺,他會讓那些有潛力突破道境的存在,主動找他的,因為他掌握了整個武天域的九成靈脈,你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吧。」

「是么!」

眼神一縮,瞬息間方恆就知道了這天道的意思了,一個世界的靈脈,就是一個世界的根基和規則力量,誰掌握的這個世界靈脈力量越多,誰就能對世界干擾的越多,左一指掌握了武天域的九成靈脈,那這意味著武天域的九成的力量,都在他的手裡,他只需要一句話,甚至一個眼神,就能改變武天域的規則!同時武天域是諸天萬界的文明中心,武天域一動,諸天萬界都要動!

「怪不得是左無敵,這麼一手,掐住了整個武道文明的命脈,他不無敵誰無敵?」

方恆也是點頭,眼神中露出了明悟之色。

「是啊,他佔了先機,搶了靈脈,洞察過去現在未來,就這一點,他就是最強,但就和我說的一樣,他已經成為了最強,他就不允許別人和他持平。」

天道點頭,「古今往來,有多少精彩絕之輩達到了至武境界的巔峰,可是達到了至武境界巔峰后,就毫無寸進,哪怕知道自己要接觸規則,也接觸不到,其原因,就是左一指把控了九成的武天域靈脈力量,他不讓別人接觸,別人怎麼接觸?所以這些天才人物剩下的路只有一條,那就是主動去找他要,而他,會給任何一個人挑戰他的機會,不過,這也只是面子上的罷了,掌握了九成世界本源力量的他,就算給你一個挑戰的機會,你又怎麼能戰勝?」

「我明白了。」

方恆這時候點頭,「任何突破有潛力突破道境的,他都會殺掉,而我,是有潛力的,所以,早晚有一天,我會被境界所困,主動去找他挑戰,然後被他殺死,所以與其讓我走許多其他天才走過的道路,那你還不如幫我一把,給我這些世界本源的能量,看看我能用什麼其他的辦法擊潰他,打破沒有人能突破道境的魔咒。」

「完全正確。」

天道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這就是我的一切目的。」

「嗯,明白了。」方恆點頭,「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你之前給長生留下的話,你說長生如果沒有突破至武,卻感覺到了讓他畏懼的存在,就讓他和他交朋友,長生如果突破了至武,感覺到了讓他畏懼的存在,就殺掉,這是為何?」

「呵呵,這不過是我根據未來而做出的一個選擇而已。」

天道笑道,「而這個選擇,是和實力有關的。」 「我之前說了,我在彌留之際,看到了你的出現,但是我不確定你出現的時間早晚,而我的弟子,又在修鍊,既然這樣,那我當然要為我的弟子考慮,如果我的弟子突破了至武之後,你出現了,我的弟子當然要殺了你,殺了你之後,我的弟子會知道你的厲害,會把你的一切吸收,也就是說,你的一切,都附加在了我的弟子身上,到了那時,殺掉左一指的事情,自然是我弟子來做。」

「可是我卻是來的早了。」方恆眼神一閃。

「是的,你來得早了,你在我弟子突破至武之前就來到了這裡,那就證明,我的弟子是無法奈何你的,既然這樣,我當然就要選擇和你做交易,一,是給我弟子找個安全靠山,二,也是讓你知道左一指的真正面目。」

「明白了。」

方恆點頭,「你用心如此,也是無可厚非,不過,我還是那句話,第一個條件我會同意,保護你弟子長生安全,第二個,抹殺左一指,我不能同意。」

「為什麼不同意?」

天道問道。

「我是知道了左一指的真面目,但是這不代表我就和左一指勢不兩立,大不了以後我無法突破了,當他徒弟去。」

方恆突地一笑,「我想我主動當他徒弟,他不會不願意吧。」

「你甘心?」

長生此刻突地說話了,「武道之路,最迷人的地方就是無窮無盡,他卻站在了這路途的中央,攔住所有人,你甘心就這麼被他壓著?」

「不甘心的結果是什麼?是死。」方恆笑道,「這一點,無數的前輩高手已經證明了,你的師尊,也是用生命更證明了,既然怎麼都是個死,幹嘛還要送死?」

「呵呵,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他到時候可不一定會相信你。」

天道笑道,「或者說,現在,就是你和他未來的關係轉折點,這股武天域的本源之力,是我和他戰鬥的時候強行搶過來的一部分,對他來說,九牛一毛,對你來說,卻是可以改天換地,而且,這是一個起始,如果你要了我這個靈脈之力,那麼以後,他必然就會想辦法處理掉你的,因為接受了這靈脈之力的你,會天然的對他產生威脅,那麼,你要麼?」

「這個我當然是要的。」

連猶豫都沒有,方恆當即笑著說了句,「我要了,是要對付其他人,又不是對付他,至於他相不相信我,這個我不知道,我只能說是盡量的避免和他爭鬥,他要是非要對付我,嗯,那我也只能被動應戰了。」

「哈哈,說來說去,你不還是會和他一戰么?」

天道大笑一聲,「既然如此,這東西你拿著吧。」

嗖!

說完,天道的手掌就是一揮,這濃郁無比的靈脈之力當即就進入方恆體內了,這瞬間就讓方恆感覺到了一股股龐大的力量加持。

哪怕現在是在這天道殺界內,只是方恆也有感覺,只要他想,他隨時都能把這世界給打成碎片!

這就是武天域靈脈之力加持給他的恐怖力量!

「我說了,我不會主動和他為敵的,我只會被動應戰而已。」方恆一邊感受著自己的力量進步一邊笑道,「被動應戰,是他來找我,這意味著我準備完全,主動找他,那是他做好準備對付我,這兩個可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只要你和他對抗,就行了。」

天道笑道,「細節方面的事情,我不管,而且

(本章未完,請翻頁)

“,”message”:”已經訂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林雲鶴聽到了這話,當即搖頭道,「師尊是何等人物,我又是何等角色,哪裡敢和師尊相比。」

「哦?你小子還真夠謙虛。」

黃天這時候也是笑了。

「師尊以前說過,人這一輩子必須做好兩件事情,一是自知,有自知之明,二是自製,有自制之力。」

林雲鶴這時候笑道,「這句話,我是一直記在心裡的,從來都不敢忘,那哪裡敢得意忘形。」

「哈哈,好,有方師弟那股子實事求是的味道。」

風雄也是大笑一聲,「我想著也是你為什麼能進步這麼快的原因了,現在的你,已經很不錯,可以獨當一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