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石很是洒脫的一笑,彷彿在他身上的壓迫感蕩然無存一樣,這也叫無數人駭然,而就在大長老的攻勢再次逼近時,他步伐曼妙的退後一步,一道虛妄的空間裂痕憑空出現,他的身影就這樣慢慢的隱遁其中。

「老傢伙,再見了。」

「空間陣法?」大長老老眼收縮,跟著他伸手就欲阻攔,不過他還是晚了,當他的身軀向前時,秦石早已催動血巫師,將空間陣法收合。

這一切,早就在他的計劃之中。

轟隆!眼睜睜看著秦石逃脫,這叫大長老感覺老臉上好像被人狠狠的抽了個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該死的!」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在秦石的手上失利。

他不能容忍,但還沒有結束,在秦石離開的片刻,數道狼狽的趙家守衛急匆而來,喘息道:「大,大長老,不好了。」

「什麼事?慢慢說!」大長老氣憤的喝道。

「大少爺,大少爺抓來的童青,和童子欣被人救走了。」

「什麼?」大長老老眼凝縮,旋即怒火頓時衝冠:「怎麼會事?是誰救走了他們?」

「是,是一個女孩,那女孩只有五天之境,但卻擁有天生神力,我們根本阻攔不了她,她直接擊毀了地牢的防禦陣法,將兩人全部都救走了。」

「該死的!來人,所有趙家弟子聽令,給我封鎖趙家,務必要將他們給我留下!」火上澆油的大長老徹底怒了。

「是!」

愛情的開關 一名弟子抱拳應下,但還尚未等他退下時,另一聲噩耗卻隨之響起:「大,大長老,不好了,那個砍傷大少爺的小子突然憑空出現,然後和童家兄弟匯合了,咱們阻攔童氏兄弟的弟子,全部都被他給重傷了,現在他已經殺到趙家外圍,馬上就要衝出趙家了。」

「什麼?」

接二連三的壞消息,大長老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秦石之所以會留下來,從頭到尾都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為的就是這一刻。

他感覺自己已經等到了憤怒的極限,終於氣憤的怒吼:「一群廢物!」

之後,揚塵而去。

而望著遠遁的枯影,無數圍觀的外族人全部駭然在原地,任他們中任何一人,也沒有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一個名不轉經傳的小子,竟然將碩大的趙家玩弄於手掌之間。

… 在趙家庭院混亂的時候,另一方。

秦石為首,矯捷的步伐連續踏空,不斷在奼紫嫣紅的花叢中引起漣漪,驚動的粉紅色花瓣如煙花雨水,淋漓大地,形成靚麗的景色。

在他身後,是小米彩,和童氏三兄妹,正如趙家的守衛所言,小米彩已經將童青兩人解救,而秦石更是以晴天霹靂一般,憑空的撕裂空間,和幾人策應。

現在,五人已經突破到趙家莊的外圍,眼看著就要衝出趙家了。

跟在秦石身後,童銅滿心佩服:「大人,你真是料事如神。」

聞言,秦石自信的一笑,腦海中回想起之前,剛從趙天雲房間離開時的畫面,童銅兩人跟隨在他身後,他將從趙天雲口中得到的消息轉告給兩人:「剛才,我已經得知童青兩人被關押的地方,但是事情肯定不會這樣順利,趙天雲既然知道我來到趙家,那肯定是不會放過我的,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會派其餘兩名長老來阻擊我。」

「所以,一會我會給你們製造機會,你們兩人趁機先離開,然後,小米彩,我會用靈魂力跟隨你,只要你們救出童青兩人,就開始突圍,無論遇到什麼麻煩,都不用怕,該出現的時候,我就出現了。」

然後,他又對血巫師道:「血巫師,空間傳送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畢竟想要同時勝過兩名九天之境,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對此,血巫師也不含糊,將一枚湛藍色的隕石碎片交給小米彩:「小丫頭,你拿著這個,這是我虛空古魔獨特的聯繫方式,只要你拿著它,我開闢一條空間隧道,便能夠從任何地方,傳送到你的身邊。」

在小米彩接過隕石碎片,才有了接下來的事情,和秦石預料中一樣,趙天雲將消息傳出,大長老和三長老出現,然後也如他計劃一樣,他將兩人拖延在了庭院里。

畫面一轉,秦石露出抹狡黠的笑容。

其實,從最開始,剛入趙家大院時,秦石就已經確定了童青和童子欣的關押之處,畢竟如今他的識海範圍,足足有五十萬米,說是能夠洞察到整座不夜城,那也毫不誇張。

但他之所以還會故意去趙天雲那裡詢問,為的就是這一刻,否則,若是他直接去救人,定會引來巨大風波,如果在那個時候在於大長老和二長老交手,或許他有把握全身而退,但卻很難將童氏三兄妹救出火海。

血巫師笑了笑:「小傢伙,你真的成長了,若是放在原來的話,恐怕你很難這麼冷靜的去思考,和處理問題。」

聽著誇讚,秦石卻並未歡喜,反而在他的黑眸間,有一些略微的黯然,搖搖頭:「沒辦法,人總是要向前看,經歷過了這麼多,如果在不動動腦子,遲早有一天,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聞言,血巫師無奈的長嘆,他明白秦石所言,多半是指當初在亂域時的經歷,不得不說,在秦石至今的經歷中,那一次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那一份無力,是他再也不想體會的。

「再加把勁,就能離開趙家了。」

秦石中斷和血巫師的交談,回身沖著四人喊了聲,跟著步伐加速,他身前湧出數道趙家的守衛,不過在他雷厲風行的攻勢下,全部都顯得不堪一擊。

砰!

又是一掌,這一次是秦石唯一一次虛發,而卻轟擊在了趙家的圍牆上,那些由玄鐵靈晶打造的牢固圍牆,在一掌下四分五裂,一個不是很大的窟窿,剛好夠秦石五人從中突圍。

跟著眼前的畫面一轉,從靜謐的庭院化為繁華坊市,人煙如海。

童銅激動道:「我們,我們真的出來了。」

「大,大人,多謝您出手相助,你對我童家的恩情,我童銅此生難報!」童銅差一點,就要給秦石跪下了。

秦石沖著他擺擺手:「是你們的機緣,如果沒有前面幾次的相遇,我們也不會相遇,一切都是緣分,緣起緣歸罷了。」

「您,您就是秦石大人?」

而這時,一道空靈之中帶有幾分凄涼的嬌聲響起,秦石回過首,目光落在童子欣的身上,這才他第一次,認真的打量起這個有些病態美的女孩,不得不說,她真的有幾分姿色,擁有擺脫凡俗之色,只是在被三位天仙充滿心懷的秦石眼中,卻是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只是淡淡一笑:「嗯,我就是。」

「多,多謝您,是您給我第二次生命。」童子欣激動的嬌喘,能看出來她的病還沒有痊癒,旋即她舉起玉手,從手環上取下一個極為清澈的碧玉手鐲,將其遞給秦石:「大人,這是我們童家的傳世之寶,一直單傳女流,我想要將它送給你,儘管我知道,它對您來說,或許不是很珍貴,但這真的是我最珍愛的了,這是我媽媽里給我最後的遺物。」

「子欣!」瞧見這幕,童青明顯焦急起來,但還沒等他開口,童銅卻攔住他,沖他搖搖頭:「子欣大了,這手鐲本身就是母親留給她的,她願意怎麼處理,是她自己的事,我們當哥哥的,就不要多管了。」

「這……!」童青掙扎一會,最後才無奈的長嘆:「好吧。」

而他們兩兄弟的細節,秦石全部都收入眼中,他自然也不會收下童子欣的手鐲,但就在他欲要開口拒絕時,血巫師卻突然道:「小傢伙,別拒絕,這是個寶貝啊。」

「嗯?」秦石愣了愣:「你說什麼?」

「我也不清楚,但我能感受到,從這手鐲上面,竟然流竄著極為強烈的空間之力,是一件罕見的空間珍寶,如果能夠有了它,等到我在突破以後,我有把握,能夠將爆炎珠中的空間陣法完成。」

「什麼?」

秦石心中狂跳一陣,爆炎珠中的空間陣法一直也是他所關注的,他總有種預感,那說不定會是他最後保命的底牌,所以當血巫師的話音落下,他猶豫了。

如果血巫師說的是真話,那他真的很需要這個手鐲,只是他又不想看到童子欣傷心,最終猶豫一下,突然想起來,之前在離開亂域時,孔賢慧將幽玄左傾贈與了他,他將幽玄左傾取出,沖著童子欣道:「小妹妹,謝謝你的好意,你這個手鐲哥哥真的很喜歡,但是哥哥也不會白要的,這條項鏈,送給你,它能夠改變你的氣息,以後遇到麻煩,你運轉起它,然後藏起來,就算是九天大能,也絕對找不到你。」

童子欣微微吃驚,連忙擺動玉手:「大人,這太珍貴了,我不能要的,您是我的恩人,我送你手鐲是理應的,我怎麼能……!」

「好了,你送我手鐲是感激,我送你項鏈是疼愛,就這麼決定了,乖。」秦石揉了揉童子欣的髮絲,將幽玄左傾替她帶上。

童子欣猶豫了下,但當秦石溫柔的手落下時,她再也沒有勇氣拒絕了,紅著眼沖著秦石感激道:「大人,你是這輩子,除了兩位哥哥以外,對子欣最好的人,謝謝你。」

秦石笑而不語的搖搖頭,之後秦石將那手鐲接過手中,翻過手鐲,上面刻著一行小字,是這手鐲的名字:虛影息環。

「這就是這手鐲的名字嗎?」

秦石獨喃聲,而老天好似並不准備給他太多的時間思考,在離開趙府以後,第一個危機感莫名的席捲而來,叫他眼神一變,一把將童子欣拉倒懷中,沖著身後的三人喝道:「小心!」

砰!

他剛言罷,一股好似有千百斤重的風從高空碾壓,一道充滿怒火的中年男子從坊市的另一頭,咻一下就將千米距離拉近,直接飛遁到秦石的眼前,一拳沖著秦石的胸口揮去。

轟隆!

情急下,幾乎是不容秦石思考的,他手掌連續滋生出金鱗和骨質層,用力的和那拳風對撞一團。

兩大衝擊所引起的驚動叫半個坊市都坍塌了,無數人心底吃驚,連童銅三人在後方都是木訥了住。

砰!

承受一拳,即便連續開動三層星隕霸體決,秦石仍是受到巨大之力的侵蝕,半條手臂都垂落下去,身軀猛的翻飛出來上百米。

「爹爹!」小米彩心急的嬌喝。

在亂石中爬起,秦石乾咳了數聲,一抹嫣紅從口腔噴出,但他並未關心自身如何,而是焦急的將懷抱敞開,望著依偎在其中顫抖的嬌軀安然無事,他才鬆了口氣:「子欣,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只是大人,大人您的手……!」童子欣的聲音都抽泣了,玉手抓著秦石的手臂。

看著再次斷裂的手臂,秦石無奈的笑了笑:「呵呵,連續半個月,竟然斷臂兩次,真是有夠對不起我這具身體的了。」

但他眯眯起眼,並未急著去治癒,而是將黑眸朝前望去,凝望向剛剛那道拳風的中年男子,眼底之下露出抹肅殺之色。

風沙散盡間,那中年男子的面容暴露,憤怒之色如同實質化的燃燒,頓時叫遠處的童銅、童青、以及坊市上的無數商販全部獃滯了。

「趙,趙構劍?」

… 在得知這中年男子的身份后,秦石的臉色終於也沉重下來:「他就是趙家的家主,趙構劍么?」

「小子,砍傷我兒在先,后又大鬧我趙家府,叫我趙家在外族人面前丟盡顏面,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也別想活著救走你!」

來生續我們未完的緣 趙構劍怒髮衝冠,他一個字都不和秦石廢話,拔腿爆射,便沖著秦石以迅雷之勢,連綿不斷的攻擊。

砰!砰砰砰!

剎那間,連續四掌,前三掌由於距離問題,秦石依仗著天雷屬性,憑藉極快的速度還勉強能夠閃躲,而當他第四掌來臨時,他已經無處可逃了。

當然,這個前提是,他還要保護童子欣的情況下,若是他現在將童子欣放下,減輕幾分重力,這一掌仍能躲過。

只是,以他的性格,他是絕不會這樣做的,為此也就面臨了他進入不夜城后,第一次生死攸關的危機。

「小傢伙,將你的分身幻化出來,然後帶著小米彩逃離這裡,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給我些時間,我來施展空間傳送。」

情急所迫,秦石不敢多言,一層念力分身從他的背後脫身而去,跟著以極快的速度就挪移到小米彩身旁,將小米彩三人抱起,沖著天外飛去。

「爹爹!」小米彩心急的掙扎。

但這一次,反而成了童銅來勸說她,道:「小米彩,你不是說過,你的爹爹神通廣大嗎,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計劃,我們別給他添麻煩。」

「我……!」小米彩噘起嘴,這才哼了哼:「不用你說,我心裡清楚!」

眼看著念力分身將小米彩三人送走,秦石心中才稍微鬆了口氣,不過這趙構劍已經達到天巔境,那恢弘不斷的威壓仍是叫他透不過氣來。

「血巫師,還要多久?」

「快了,在給我三秒鐘!」

「三秒?」秦石皺了皺眉,三秒的時間看似眨眼,但對於高手過招,已經足以斷定勝負了,何況還是在趙構劍的掌風已經盡在咫尺,迫在眉睫的情況下。

「看來,這一掌只能硬挨了啊。」秦石倍感壓力的長嘆一聲,旋即他將童子欣送到身後,小聲道:「小丫頭,躲在我背後,不管發生何事,都不要探出頭來,知道嗎?」

小子欣十分乖順:「我知道。」

秦石放下心的仰起頭,那掌風在他黑眸間不斷臨近,終於在距離方寸時,他舉起雙手:「吞天龍吟!」

至強武學被他施展而出,兩道看似相同,卻水火不容的烈火翻雲覆雨,形成巨大斷層,斷層就護在他的心脈處,和趙構劍的掌風相迎而上。

「敢迎擊我,膽大妄為!」

趙構劍嗤之以鼻的哼聲,從他的掌風間竟是噴出寒風,連周遭的空氣都被凍結了起來。

轟!

那一掌很沉重,完完全全的擊中在斷層上,斷層很強,但也不是沒有破綻,斷層本質便是由靈力、靈魂力相互交融,分庭抗禮下的撕裂所形成,但一旦某一種力量超乎另一方太多,形成絕對的壓制以後,斷層自然不攻而破。

當趙構劍的掌風全落後,很顯然斷層的靈力已經飆升到巔峰,秦石的靈魂之力像是不堪一擊的窗戶紙一樣,被一下捅破,消散於空。

「小子,我要你死!」

破開斷層,掌風再度臨近,秦石的黑眸皺縮一團,下意識中他幾乎要動用邪魔圖騰了,一縷黑色的煞氣從他手臂上纏繞而起。

但突然,一聲喜訊將他的緊張驅散。

「小傢伙,完成了,快!」

「趕上了嗎?」秦石眼露喜色,邪魔圖騰的煞氣馬上被他壓制,身軀猛的朝後退開一步,一道空間裂口及時的將他包裹。

「想跑?」

趙構劍老眼毒辣,一眼便看穿了秦石的意圖,步伐再度的加速,但,一切都晚了,沒人能夠在速度上超於時空,至少,至今為止,秦石還沒有見過,趙構劍在次逼迫到秦石面前時,秦石沖著他悻悻笑道:「老傢伙,我們有緣再見吧。」

「臭小子!」

趙構劍暴怒一擊,但終歸是落空了。

轟隆隆!

豪門獨寵,誘愛小嬌妻 一聲驚天的巨響,好似連寰宇都被擊碎一樣,穿透虛空,狠狠的擊碎在不遠處,趙家的圍牆上。

那個被秦石所擊穿的窟窿再度擴張,最後竟是直接崩塌,淪為齏粉,而秦石,卻早已消失不見。

短短片刻中的驚心動魄,叫無數圍觀的商販心潮都動蕩起來,最後狠狠的噎了口吐沫:「竟然,竟然真的有人能從趙構劍手中逃出?」

「那小子,不得了啊。」

「說不定日後,他反而會成為趙家的災難。」

咻!咻咻咻!

而片刻后,從趙家追出的大長老,以及同時破開陣法的二長老,三長老從空中落下,停頓在趙構劍的身旁:「家主,那小子人呢?」

「跑了。」

趙構劍咬牙切齒:「將趙家所有弟子派出,哪怕是將不夜城給我翻過來,我也要抓住這個小子,要他生不如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