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到蘭風動作,方恆的眼神卻沒有任何意外,手掌突地一震,嗖嗖破空聲響起,只是瞬間,無數長劍就從方恆的真武劍上飛了出來,剎那就凝聚成了一條銀光閃閃的劍龍,當場就籠罩了方圓百里的密林區域!

喀拉拉的林木斷裂生不停響起,肉眼可見,隨著方恆的劍龍成形,這方圓百里之內的林木,都被方恆的劍龍給徹底絞成碎片,只是蘭風的身影卻出現在了空中,一傷都沒有受到。

「劍道神通不錯,速度也很好,就是範圍了些。」

看著被劍龍包裹的方恆,蘭風笑道,「如果範圍在廣一些,才夠氣勢。」

「呵呵,師尊別著急,這不過只是開始而已。」

被劍龍包裹的方恆卻是一笑,「真正的神通,才剛剛開始。」

轟!

話語之間,處在劍龍之內的方恆就驀然雙手一合,一股無比恐怖的五彩魂能就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剎那就融入到了虛空之中。

「哦?」

看到方恆的能量動向,蘭風也是眉毛一挑,笑道,「你這神通倒是有意思,只是我怎麼看不出這哪裡厲害?」

嗷嗷嗷!

就在蘭風的話語剛剛落地的一瞬,一道道龍吟聲卻突地從蘭風的背後傳出,肉眼可見,整整十八條五彩斑斕的神龍,突然在蘭風的背後出現了,同時在出現的瞬間,就向著蘭風撲了過去!

「嗯?」

見到這一幕,蘭風也是眼神中劃過了一道意外,身體猛然一側,似乎還想躲過,方恆卻是在這時候笑道,「這個範圍,師尊是躲不過去的。」

轟隆隆!

果然,就在方恆話語剛剛完的剎那,這整整十八條五彩斑斕的神龍就直接包裹了蘭風的身軀,下一刻就同時爆炸開來!

恐怖的巨響混合著五彩斑斕的能量不停肆虐,只是剎那,方圓千里的虛空都在此刻粉碎起來,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站在劍龍之內的方恆卻是眼神收縮,死死的盯著一處破裂的虛空內部。

下一刻,他的身體就猛然一震,帶著劍龍一起,向著他目光鎖定的裂縫空間就沖了過去!

嗷嗷龍吟響起,無數飛劍連連震動,方恆和劍龍的身體還沒有到那空間裂縫,那空間裂縫就已經被方恆和劍龍的氣勢給撕裂出了一個大口,蘭風的身影從其中開始閃現!

「好威勢。」

看著方恆瞬間就在混亂的能量區域中找到了他的所在,蘭風也是一笑,「不過對為師還是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

話語著,蘭風的手指就驀然對著劍龍一。

一青白色的光華從他的手指中散發出來,瞬間就到了方恆的劍龍之上!

喀拉!

只是一被這光華觸碰,劍龍的身軀就瞬間傳出了一道撕裂的聲音,站在劍龍之內的方恆也是眼神一縮。

他知道,這已經不再是普通神武的力量,這是只有高階神武才擁有的造化之力!

轟!

就在他想明白這力量的瞬間,一道爆炸聲也立刻隨之響起,肉眼可見,包裹方恆的劍龍,在這一刻轟然碎裂了,無數飛劍都向著下方掉落下去,如同憑空下了一場劍雨一般,紛紛插在了那方圓百里的大地上。

同時,這一青色的光華還是沒有停,依舊向著方恆的眉心逼過來,似乎要徹底的把方恆的身軀也給打下去。

偏偏就在這時,方恆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他的真武劍依舊在他的手裡,依舊向前刺出。

只是在刺出的一瞬間,這真武劍上閃爍的五彩光華卻瞬間消失,變為了一純黑色的光華。

劍尖與那青白色的光華觸碰,剎那間,那青色的光華,就被黑色的光華完全吞噬!

轟咔!

一道宛若萬千雷霆同時爆炸的巨響從方恆體內傳出!

下一刻,一股更加濃郁的五色光華就從方恆的背後湧現,讓方恆本來前沖的速度,剎那提升了數十倍都不止,真武劍直接到了那站在破裂空間之上的蘭風眉心處! ?下一頁

「好!」

見到方恆的這一劍襲來,終於,一直面帶笑容的蘭風也是神情一肅,喝了一聲。

只是他的身體依舊沒有動彈,方恆這兇猛的一擊完全不在他的眼中一樣。

直到這真武劍距離他的眉心只有一厘之差的同時,他的手才動了。

他的動作很簡單,只是抬起手掌的兩根手指,向著方恆的真武劍夾了過去。

嗡!

毫無意外,甚至沒有絲毫讓方恆反應過來的時間。

方恆的劍,就直接被蘭風的兩根手指夾住了。

方恆那附在劍上的恐怖力量,也在這一刻徹底消失了。

「師尊果然厲害,不過弟子還有手段……」

、「呵呵,夠了。」

蘭風卻是突地笑了一聲,打斷了方恆的話,也放開了方恆的真武劍。

聽到這話,方恆也是一愣,下一刻卻不再動手,直接把真武劍插回了腰間的劍鞘中。

「你所謂的手段,應該就是你剛剛施展出來的能量神龍吧,這的確很厲害。」

蘭風這時候笑道,手掌突地向著後方一揮,喀拉拉聲音響起,肉眼可見,之前已經爆炸的五彩神龍,在這一刻再次爆炸,徹底化為了虛無。

看到這一幕,方恆的眼神也是一縮,下一刻就認真道,「弟子佩服。」

「沒什麼好佩服的,你那神通很厲害,如果我看得不錯的話,這應該是魂獸決?」

蘭風笑道。

「師尊連魂獸決都知道?」方恆也是露出了意外之色,下一刻就點頭,「是。」

「呵呵,我倒是沒想到,你竟然會這種頂尖的神通。」

蘭風笑著點頭,「魂獸決的確厲害,最開始的凝聚,只是靠著自己的力量凝聚成形,但是一旦成型,就會和周遭的天地靈氣建立不可分離的緊密關係,換句話來說,只要這魂獸一旦出現,那除非這一方天地的靈氣都徹底乾枯,否則就會一直存在,是打不死也無法摧毀的怪物,只有殺掉主人才行,傳說這種神通極為難學,而且在太古就已經失傳,你居然有機會學會,就這一點來看,你是個有大氣運的人。」

「不敢當師尊誇獎。」

方恆道。

「我這可不是誇獎,是實話,心魔真經就已經是難求的寶貝,我沒想到你還有魂獸決,同時通過我剛才的觀察,你的魂能中整整蘊含了八大規則之六,通過這幾點就可以看出,你的氣運有多大了。」

蘭風笑道,「當然,我這不是貶低你的意思,又大氣運的人多了,但是有幾個能消化這氣運給自己帶來的機緣?你,是我見過的唯一一個有大氣運,並且還能把大氣運給你帶來的機緣完全消化的人,這已經從側面證明了你的優秀。」

「呃,都是師尊教導有方。」方恆撓撓頭道。

「哈哈,臭小子又拍馬屁。」

蘭風大笑,「不過你拍馬屁,為師倒不反感,因為你是天才,若是蠢材怕馬屁,為師早讓他滾了。」

「師尊威武。」方恆笑道。

「哈哈,什麼威武不威武,不說這些了。」

蘭風大笑擺手,「說說你的問題吧。」

「師尊請講。」方恆認真道。

「你沒問題。」

蘭風笑道,「不管是對戰鬥的把握,還是力量,潛力,天資,武學,靈魂,意志,心靈等等,你全都無可挑剔,你全都完美的不能在完美,為師找不到你的任何問題。」

「啊?那為何師尊剛才說要說說我的問題?」方恆愣愣道。

「你的問題,就是你沒任何問題,你太完美了,太強了。」

蘭風笑道,「平常的武者,不管怎麼樣,都是有一些缺陷的,換句話來說,平常武者的進步,就是不停的填補自身缺陷,等到把缺陷填補之後,就會獲得進步,但是進步之後,又會產生新的缺陷,在把新的缺陷填補,在獲取進步,就這麼周而復始。」

聽到這話,方恆的眼神也是一下凝重起來,不停點頭。

「可是你,沒缺陷,換句話來說,平常武者的進步方法,在你的身上就不管用的,所以你進步會很難,而這也是你最大的問題和缺陷,因為你沒缺陷,那就沒有可提升的空間。」

蘭風道,「不過么,這萬事萬物,都是陰陽兩面,有句話說得好,最強的一面,實際上就是最弱的一面,你的缺陷是你沒有缺陷,可正是因為你沒有缺陷,你的提升和進步,相對來說也不算太難。」

「請師尊教我。」方恆認真道。

「沒有什麼是完美的事物,所謂的完美,一定是不完美,你既然各方面都強到了極點,那接下來,那就需要讓你各方面再次增強。」蘭風目光一閃,「換句話來說,你的各方面,都需要單獨的磨練,只有讓你各方面在此強到一個極限,你才能進步。」

「是這樣么?」方恆眼神一縮,「師尊所言的確有道理,不過弟子覺得,規則之石最能幫助弟子。」

「呵呵,那的確是一個方法,但是卻不是最好的方法。」蘭風搖搖頭,「我知道這是你,和你那位師尊龍神得出的結論,但這是有些粗糙的結論,吸取規則之石的你或許可以再次進步,但這只是把你難以突破的問題再次延後了而已,你也不想想,如果你在領悟一種規則,變為八大規則之七,那你神武境怎麼突破?難道要領悟八大規則之八么?先不說那樣有多難,單說規則之石你就需要多少?而且萬一你突破失敗了呢?那你將變為永遠的神武境之下最強,永遠也沒有問鼎神武的資格。」

接連幾句話吐出,方恆的眼神也凝重了起來。

「不要小瞧神武境,雖然你已經和神武境的人有過交手,但那不代表你就了解神武境,這個境界,是從人變為神的境界,是質變,有一個細微的地方沒有處理好,就是滿盤皆輸,而晉級神武失敗的人,往往都是死亡或者殘廢的下場,所以,沒有完全的把握,不要嘗試突破神武。」

蘭風認真道。

「弟子記住了。」方恆點頭。

「記住了就好。」蘭風突地一笑,「接下來,就該是給你找找能磨練你的對手了,恰好我這裡朋友多,肉身,兵器,靈魂,神通,武學等等,每一個都有極強的,你和他們一一打就是,等打到了極限,你應該就能突破九重,而等你突破九重的時候,才是你吸收規則之石的時候,規則之石很難找,不過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題,等你到九重巔峰,你所需要的規則之石我會給你。」

「多謝師尊!」

聽到這話,方恆立刻抱拳行禮,臉上也難以抑制的露出了一抹喜色。

終於,他找到了自己修鍊的問題,找到了自己修鍊的道路,有了真正的目標。

之前的一段時間,他一直都是在微小的進步中掙扎著,始終看不到任何突破的希望,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規則之石上。

現在卻不同了,經過蘭風的指點,他已經完全的有了目標!

這對方恆來說,意義無疑是巨大的!

有了目標,他就有信心達到目標,有信心達到目標,他就有信心改變之前遭遇的一切!

之前遭遇的皇天門圍殺。

被皇天門掌握的師兄弟。

被迫潛伏的龍神以及亂武域的朋友。

這些,都將會徹底的改變!

「呵呵,好了,接下來跟我走,我帶你去找兩個朋友,讓你陪他們練練手。」

蘭風一笑,下一刻就對著丹海道,「丹兄,你也跟我去吧,先認識兩個人也是不錯的。」

「那自然。」

丹海也是立刻點頭,下一刻就飛了上來,到了方恆的身邊。

可是就在丹海的身影剛剛到方恆身邊的時候,嗖的一道破空聲突然出現,只見一道影子突地到了方恆的身前,一把就抓住了方恆的脖子,身影一閃,就到了下方的地面上。

「誰!」

丹海一驚,就要動手,蘭風卻是立刻說道,「丹兄不要誤會,她是我朋友。」

這話一出,丹海才停止了動手,看向了下方,只見這時候這道身影也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是一個身穿紅衣,長發披肩的美麗女子。

「靈韻!你快把我徒弟放下來!」

就在這時,那蘭風也對著這女子喊道。

「你急什麼,我又不殺他。」

聽到這話,女子笑了笑,手掌一松,就讓方恆到了地上。

一到地方,方恆就立刻抱拳行禮,「晚輩方恆,拜見靈前輩。」

之前丹海就已經說過這裡面有他不少朋友,同時個個還脾氣怪異,這個女子看起來年輕,卻敢當著蘭風的面直接把他抓走,那方恆豈會不明白,第一時間就行禮,表達自己的恭敬。

「哦?你倒是挺懂事,被我抓走,你不生氣啊。」

女子笑著說道,方恆看到女子的笑容,也是身體一震,太美了。

美的不可方物,難以形容!

好在方恆心性非常人,再次彎腰抱拳,「前輩和我開玩笑,晚輩豈會當真生氣。」

「開玩笑么?」

女子笑容更濃,只是下一刻眼神就是一冷,「誰告訴你我是開玩笑的了?」

轟!

一股無比恐怖的殺氣從女子的身上釋放出來,當場就讓方恆的身體一顫,雙腿都有些發軟,似乎想要跪下來。

方恆知道,這不是他害怕,這是純粹的生物次元的壓制,這個女子,比他所想象的還要厲害無數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