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然在這片大陸神識並沒有什麼效果,但是妖族天生便擁有超乎尋常的靈覺,這種靈覺往往比神識更管用,所以,他們覺得鼠人沒有反應,只可能是重傷了。

「妖血的氣息,很是甘甜。」那胖子舔了舔舌頭,眼裡閃過貪婪的光,大妖之血,通常帶著傳承的神性,雖然這是十分微弱的神性,但是卻使得妖血成為了最為可口的美味。

「不好,他發現我們了!」紅髮女人一驚,就在此時,遠處的山坳中驟然升起一片輕微的塵埃。一股混亂的氣息迅速向遠處逸去,揚起一片塵埃,不遠處的四名仙皇心神頓時一緊。

這鼠人是最不好抓的,主要還是對方的那種古怪的天賦遁法,來無影去無蹤,想要找到它的行藏的確實不容易,這一刻,眾人已經鎖定了對方的氣息,想要安然遁去,卻也不易,尤其是此刻鼠人還受傷頗重的樣子,身上的血腥之氣必然會破壞其遁法的完美,使其行蹤暴露,因此,這樣的機會,這四名狩獵者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鼠人,你逃不了了!」瘦竹竿一般的仙皇一聲怪嘯,身體像是一張彎曲的大弓一般猛然彈起,破空向那煙塵揚起之地撲落過去。

滿臉都是興奮之色的瘦竹竿已做好了蒼鷹博兔的一擊,以他仙皇中階的修為,比那鼠人要強大不少,而且鼠人是逃命和潛行天賦突出的大妖,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他想分得第一杯妖血。

只是他的身形飛上虛空,像是一隻大鷹一般墜落的時候,他的臉色卻驟然變得難看起來。

「竹老大,可別想一人吃獨食……呃……」那頭髮花白的老者一聲大笑也隨後飛撲而上,但是他的話還未說完便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一般,頓時失聲。

「等你們好久了。」紅髮女和那胖子的速度慢了一些,但是當他們的身體飛臨天空的時,聽到一聲怪笑,無數的火蛇猛然自地面噴吐了出來,彷彿整片天空都燒起來了一般。天地間的溫度驟然升到了極至,竹竿男發現這片大陸的大地在恐怖的高溫下開始融化。

「火域……」紅髮女一聲低呼,她似乎認出了這恐怖的高溫正是大赤天帝族的天賦神通。只是在這片火域中,似乎還有其他更恐怖的火焰的力量,只是她一時間無法完全分辨。

「仙焰……」胖子驚呼。

「青冥仙焰……」頭髮花白的老者驚駭地低呼。他比那紅髮女似乎更加敏感一些,那無數火蛇中,隱約有一道道淡藍色的光華,夾雜其間,像是一柄柄鋒銳的利刃。淡藍色的火焰所過之處,虛空像是被燒卷邊的紙片一般。出現一道道焦灼的黑痕,灼熱的高溫幾乎難以想象。

「這究竟是什麼?怎麼可能?」紅髮女駭然,她發現自己體內的火之本源的力量似乎被某種力量牽引,開始沸騰,竟然想要脫體而出,這種感覺是從未有過的。

「這是陷阱!」竹竿男怒吼一聲,身前驟然出現一把大傘,一股淡黃色的光華驟然在他們身前形成一道屏障結界。

「噗噗……」一連串的火焰之箭重重地砸在那道屏障上,化成一片流光,如同花雨一般讓整個虛空變得無比華麗。

竹竿男的臉色有著從未有過的凝重,那些濺散的花雨並沒消散,彷彿擁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又在虛空中自由結合,或鳥或魚或蟲或獸,而後卻圍繞在那傘蓋四周迅速飛舞,有如各種各樣的火焰精靈。

「哧……啊……」紅髮女卻驟然大叫一聲,一道道火焰驟然自她的身體之中迸發而出,瞬間她的身體化成了一個狂暴的火焰人。

「紅女……」胖子驚呼下,一股淡青色的仙靈之力瞬間將紅髮女包裹起來,他感覺紅髮女此刻已經身不由已。那股恐怖的火焰彷彿是被某種力量誘發,此刻並不是噴洒而出,而是在灼燒紅髮女的身體。甚至在梵燒她生命的本源力量。

「火靈……」紅髮女沙啞的聲音里卻透著難以言喻的恐懼,她擁有強大的火靈根,雖然並非純凈的火靈根,但是她修鍊的火之本源的力量極為純粹,她沒想到居然在這片地方還存在著恐怖的火靈,而且還是傳說之中的青冥仙焰,是天地之間最為純凈的火之本源的力量,是天地之間火焰之靈,可以影響天地中所有火之力,除非另一個更加純凈的火靈存在。

可是如果有兩隻火靈存在,它們就會相互吞噬形成強大的火靈。可是這一刻,紅髮悲哀地發現,這純凈的火靈對她有著巨大的影響,使他的體內本源的力量失控。

「小心……」就在胖子驚呼之際,花白頭髮的老者猛然一聲低呼。身體猛然向胖子撞了過來。

「轟……」胖子一怔,一股龐大的能量在他的身邊炸了開來,像是兩顆流星驟然爆碎。他看到那老頭的身體像是被拋飛的布娃娃一般,跌了出去,一道黑光在他身邊亮了起來。

「石人……」胖子失聲低呼。在無盡的火光中,竟然飛出一人,無比突兀,石人身上的黑曜金精石擁有強大的避火功能,在那飛舞的火焰中,他身上泛著一層詭異的火焰,使得眾人沒發現他的存在,他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邊若不是花白頭髮老者,只怕他已經被轟碎了。

「轟……」石人的身體卻並沒有停止,猛然撞向那淡黃色的光罩。就像是十萬座大山一般,石人恐怖的自重在撞擊的瞬間使得那片光罩直接崩潰,化成了無數的星星點點向四面八方散了開來。

竹竿男憤怒地大吼一聲,手中一柄傘狀的兵器陡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大吼一聲:「去死吧!」

石人的速度並不快,在他破開那道屏障時,竹竿男已經攻到,幾乎沒有任何阻礙轟在石人身上。這一次,石人沒像以前那般若無其事,而是悶哼一聲,身形猛然顫抖起來。

「這是專門為你準備的透骨針。」竹竿男卻是一聲冷笑,他自然知道石人那無敵的防禦,黑曜金精石,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擊穿的,但是石人身並不是每一寸身體都覆蓋著黑曜金精石,他的透骨針卻是針對這些縫隙而設。

「啊……」竹竿男還沒有來得及開心,就聽得那花發老者一聲慘嚎。他駭然扭頭望去,就見一道赤紅的劍光自那無盡的火雨中穿透出來,幾乎毫無阻礙地沒入了花發老者的身體,而後那赤紅的劍光如同一條狂龍一般自其體內透出,卻反卷而過,花發老者在那道赤龍倒卷之下瞬間化成兩截。

「花發……」胖子一聲悲呼,花發仙嬰破體而出,被幽靈般的幻影給阻截,那是一隻巨大的老鼠,正是他們想要找到的鼠人,只是這一刻他們不再是狩獵者,而被獵殺的對象。

「花發……」竹竿男也一聲怒吼,他覺得一切似乎失去了掌控,殺死花發的竟然是一名金仙,一個小小的金仙竟使出了絕殺之劍。

那是一個流放者,這個人的身上他們感受不到熟悉的氣息,他是他們將要獵殺的對象,可是一位堂堂的仙皇中階的強者卻反而被金仙獵殺了。

「轟……」竹竿男的聲間才落,被胖子壓制著身體中的火焰的紅髮女驟然間如同煙花一般向著四面八方炸了開來,在那片虛空火海中化成點點星光。一道赤紅色的身影自紅髮女身下飛射出來,帶著無盡的火光猛然撞向那球一般的胖子。是一直潛在一旁的赤行雲。

他是我的命中劫 這是一場早就計劃好的殺局,赤行雲不知道為何戰無命能夠如此清楚地把握這四名仙皇級狩獵者的行蹤,但是他相信戰無命,就像戰無命能夠輕易找到他們一樣,戰無命給了他們太多的意外,這讓他甚至自覺地認為,這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迹的小子。

這一刻,他見證了戰無命獵殺仙皇的奇迹。赤行雲最感興趣的還是那青冥仙焰,那是真正的仙焰,層次之高,火靈竟然可以誘發仙皇體內的火焰本源的力量,這青冥仙焰的火靈至少是仙皇后階,戰無命的手中竟然有一朵青冥仙焰。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為何戰無命擁有那般強大的煉丹天賦,雖然他對青冥仙焰也十分渴望,這東西絕對是無價之物,即便他的師尊是一方仙域之主,也難以大方到會將一朵仙焰交到他手中。

赤行雲卻有些意外,他的師父太清帝尊是見過戰無命的,以太清仙帝的修為,不可能感受不到戰無命身體中仙焰的氣息的。他師尊身體中也有一朵本命仙焰,兩團仙焰相處,必然會引發異常。

太清仙帝是何許人,怎麼可能會感覺不到,為何師尊沒有對戰無命做什麼,反而讓他來到這片死亡狩獵場,倒是讓他頗有些費解。對於帝尊的心思,沒有人能猜得透,就算他是太清仙帝的弟子,也是如此。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赤行雲發現,所謂的仙皇也並不難對付,守獵者也是被獵者。這四人中除了紅髮女之外,其他的全都是仙皇中階,由於神識被天地規則所限制,使得這片大陸變成了最適合刺客生存的地方,使得刺殺更加容易。眼睛往往具有極大的欺騙性,戰無命的青冥仙焰加上他的火域,雖然未能真正造成恐怖的殺傷力,卻將四位仙王嚇了一大跳,漫天的火光是最好的掩飾,至於那紅髮女體內的火之本源之力被引暴動,那是她的本源之火不夠純粹。

赤行雲是修習火之本源的,他同樣受到青冥仙焰的影響,只是戰無命針對的並不是他,所以他受到的影響極小,反而被火靈加持,使得他的火之法則更加強大,甚至可以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威力,原本他就可以斬殺仙皇初階,現在超常發揮自然不會在意紅髮女這麼一個仙皇初階的修士,何況還是一個自身出了問題的仙皇初階,因此,他真正做到了一擊必殺。

看到赤行雲將紅髮女轟成碎片后竟然向自己撲來,胖子的眼睛都紅了,他們四人在這片妖族祖地中狩獵了許多年,感情深厚,此刻竟然瞬間死去了兩人,怎麼叫他不怒。

竹竿男的傘形仙寶被石人擊碎之後,無數火靈頓時像是找到了發泄對象一般,迅速將竹竿男和胖子團團包裹,無視他們的護體仙罡。青冥仙焰,那可是當年九炎天尊的九焰之一。火靈一直未曾消失,只是經歷了那一劫之後虛弱了許多,此時被戰無命一點點溫養恢復,已經日漸強大起來。即便是仙皇中階的胖子也禁不住發出一聲悶哼,那火焰的高溫連地面都燒得一片通紅。

「胖子,走!」竹竿男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他們四個人一出手便折損了兩人,雖然石人也中了他的暗算,但是這兩個小輩一個是仙王巔峰,一個是金仙,絕對不是普通人,儘管他們兩人都是仙皇中階,可是卻不知道在這地方有多少埋伏和陷阱,最明智的選擇自然是先離開這裡,然後再慢慢找機會。

胖子聽到竹竿男的呼叫,哪裡還會猶豫,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仇以後再報,他也沒想到鼠人和石人這兩位大妖竟然還有幫手,而且還有高階仙焰,這種形勢對他極為不利。

「轟!」胖子的對手是巨大的火鳥般的赤行雲,聽到竹竿男的話,立刻如一隻膨脹的海膽般驟然脹大了數倍。赤行雲好像撞在一堵皮牆上,他所有的力量一下子陷入泥沼中,而後所有的力量如長河倒灌般反襲回來。

赤行雲一聲悶哼,倒跌回去,心下駭然,胖子的天賦神通十分詭異,反彈回來的竟然是他自己的火之本源的力量。胖子並沒有趁機反擊,而是借赤行雲的一擊之力向遠處飛逃而去。

「竹竿等等我……啊……」胖子一聲低呼,他的聲音還未落下,就發出一聲慘叫,一道璀璨的刀光橫空而過,虛空像是突然裂開一道縫隙,縫隙間有陽光透射而過,剛好照射在胖子身上。胖子原本膨脹了數倍的身體驟然如泄了氣一般,迅速乾癟下去。

「胖子……」竹竿男一聲憤怒地低呼,刀光破空而去,完全沒有徵兆,但是這一刀卻將胖子肥胖的身體斬成了兩截。胖子的身體碎成兩截的瞬間,幾乎沒有任何緩衝之機,便一寸寸地炸了起來,每一寸身體瞬間化成顆顆肉粒,仙嬰都沒有來得及衝出身體,便在那恐怖的刀芒下化成一片流光。

「碎虛勁……」赤行雲卻失聲驚呼了起來。而後他的身體竟然在跌落之際,反而向更遠的方向疾退而去,那個方向正是戰無命所在的的位置。

「碎虛勁……」竹竿男一聲悲呼,沒有片刻停留,身上血光一閃,身形驟然消失無蹤。

「血影遁……」這一次低呼的是戰無命。竹竿仙皇竟然使出血影遁,在下界他曾見過這種遁法,只是沒有竹竿的這裡迅捷,他很清楚這種遁法十分耗損本源,對付他們,竹竿男根本就用不著。竹竿男卻在叫了一聲「碎虛勁」之後,像是見了鬼一般,想也不想便使出了血影遁法。

「大家小心!」赤行雲猛然靠近戰無命,渾身的氣息瞬間暴漲到最強,就像一團燃燒的烈焰一般,臉上的神情極度緊張,目光緊緊地盯著那道刀光出現的地方。

鼠人和石人也像是見了鬼般向戰無命靠近,似乎是只有靠近戰無命才有安全感一般。

戰無命一陣錯愕,他感覺到三人心中的緊張,那種情緒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什麼是碎虛勁?」戰無命愕然問道。

「那是古天界的神通。」赤行雲略有些緊張地道。

「還有點見識。」就在赤行雲的話音落下時,一個淡漠的聲音悠悠傳了過來。

戰無命感覺虛空中一陣法動,身前不遠處的一片虛空像是一扇被推開的門一般被劃了開來,而後一道修長而瀟洒的身影自虛空走了出來,肩頭扛著一柄比他身體更長的大刀,刀身暗淡無光,就像是一塊頑鐵,斑斑的銹跡使得其布滿了滄桑之感。此人身上幾道隱約的血痕卻使其一身白衣看上去十分刺目,讓他瀟洒中有幾分倦怠之感。

「你是誰?」戰無命警惕地望著那白衣青年自虛空中彷彿閑庭信步般向他走來,頓時知道剛才那神來一刀將那胖子斬殺的人便是這個傢伙。

在這個青年的身上他真正感受到了威脅,讓他吃驚的是這個年輕人居然還是仙王後期,他第一次見到可以讓他感覺到有威脅感的仙王。即使當初他還只是金仙中階的時候見到玄匡和梅七等人的時候都沒有感覺到任何威脅。見到赤行雲,也不覺得是什麼威脅,他自信仙王之中就算是那光暗之子也不見得能讓他感覺到威脅,可是這一刻他竟然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威脅感。

「釋長義!」那青年淡淡一笑,掃了赤行雲和戰無命一眼,將目光落在戰無命身上,突然笑了,半晌道:「有點意思,一個小小的金仙氣息如此之強,真是讓人期待,如果有一天你能夠順利晉階仙王,我就可以再多一個對手了。」

「釋長義?古天界四仙王將之一的釋長義?」赤行雲失聲驚呼,旋又愕然問道:「你不是在南天秘境死了嗎?」

「南天秘境?」釋長義微微一怔,旋又笑了笑道:「就南天秘境那種小秘境能要了我的命,我不過是中了奈何堂的暗算,被關到了這個鬼地方而已。」

「你們也是被奈何堂關進來的,你,那個,叫什麼來著,好像有點印象。」釋長義頓了頓。

「在下大赤天的神之子赤行雲。」赤行雲恭敬地道。

「這個,你也在這個區嗎?」戰無命看到赤行雲的樣子,微微皺了皺眉,這算什麼,一個是神之子,另外一個不過是四王將而已,在各自仙域中的地位差別立現,就像是四大暗王無法與光暗之了莫天機相比一般,可是赤行雲對釋長義卻像是見了長輩一般,讓戰無命十分無語。

「這個區?這是什麼區?」釋長義一怔。

「地階十號。」赤行雲沒等戰無命回答,便先講了。

「地階,怎麼會跑地階獵場來了,難道天字狩獵區和地階的屏障破了?」釋長義微訝,對出現在這片區域十分不解。

「咦,這不是鼠人和石人兄弟嗎?怎麼你們也逃到這裡來了?」釋長義看到戰無命身邊的鼠人和石人,一臉錯愕。

「這個,釋公子,我們兄弟二人與你並無瓜葛,再說就我們身上這點小小的妖丹,你也看不上眼不是。」鼠人看到釋長義,像是老鼠見了貓一般。

「你們那兩顆小妖丹我還真看不上眼,不過你們還是快點兒逃吧,我不取你們的妖丹,但是如果讓他看到了,他對你們可就感興趣了,雖然你們身上那點太古原血少了點,可聊勝於無,他也不會手軟的。」釋長義笑了笑向石人揮手道。

「他,你是說莫天機也來了?」鼠人一驚,驚問道。

「莫天機!」這一次輪到戰無命失聲驚呼了。

「怎麼,你們都是他的老熟人啊,你們不走,我可要走了。」釋長義聳聳肩看了幾人的樣子,挑了挑眉。

「你不會是被那個光暗之子追到這裡的吧?」戰無命失聲問道。

「唉,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這麼尷尬的事情也被你知道了,不過打不過莫天機也不算是丟臉的事情,只是那傢伙有點兒噁心,不敢去找我哥,卻跑到這個鬼地方和我過不去。咦,這個傢伙的速度好快,這麼快便就找到我了。抱歉,不和你們羅嗦了,還是先走吧,不然想要再甩開他又得廢一番手腳,你們也快跑吧,別讓那傢伙順便把你們給做了。」釋長義一扭頭望向身後虛空深處,無奈地道。

說完,釋長義肩頭長刀猛然劃出,一道璀璨的刀芒直接將身前的虛空切開,像是入洞的老鼠一般,一頭鑽入其中,瞬間消失無蹤。

戰無命望著釋長義消失的身影,心頭狂跳。他在這個人的身上感覺到強烈的空間法則的力量,他沒想到一個仙王能將空間法則運用到這種程度,他估計在那釋長義身上必定有重寶,不然的話,面對那虛空中無盡的亂流,就算是戰無命的肉身也有可能被撕成碎片。

「光暗之子莫天機要來,我們也快走吧!」赤行雲急切地道。

「光暗之子真的有這麼可怕嗎?」戰無命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他感覺那釋長義對他有威脅,沒想到那光暗之子莫天機居然連釋長義見了都得逃。這讓他覺得自己對那光暗之子低估了,或者是他算錯了什麼。

「他,比我們想象的更可怕,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強大。」赤行雲的臉色十分難看。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戰無命很想看看光暗之子莫天機究竟有多強大,畢竟不過是一個仙王而已。釋長義是他見過的最強仙王,面對釋長義,他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勝算,或許會逼他底牌盡出,可是釋長義對莫天機竟如此驚懼,也就是說,這個莫天機比釋長義強大許多,否則釋長義也不可能不與自己等人聯手對付追來的莫天機了。

「轟……」戰無命等人正欲離開,驀然虛空中一聲暴響,一個旋渦般的黑洞驟然生成,虛空光線彷彿一下子被那個黑洞吞噬了,螺旋的黑暗旋渦越旋越大,連那胖子的血肉碎片都被捲入其中。

「好強大的黑暗力場!」戰無命不由失聲低呼。

「快走,是莫天機!」赤行雲的臉色頓時變了。

「來不及了!」戰無命眉頭微微一皺,他的話音才落,便感覺到一股狂暴的能量驟然自那黑洞中噴發出來,竟是一道刺目的白光,神聖而華麗,就像是眾神之輝,瞬間將那黑洞反轉過來,一道身影自噴吐的黑洞中射了出來,就像是一道經天的長虹猛然向釋長義消失的方向飛去。

「咦……」那道身影在虛空經過時發出一聲驚訝,只是他的身體根本沒有作任何停留,只是扭頭在虛空反向一甩手,而後就像是光影一般,一閃即逝。

「小心!」赤行雲正欲飛逃,卻聽到戰無命一聲驚呼,一扭頭,發現虛空中似乎有一條黑白交織的狂龍自後方襲來,狂暴的能量使得虛空發出一陣刺耳的撕裂之聲,那黑白光龍所過之處,虛空如同劃出一條天河,黑白光龍的目標顯然是赤行雲。

赤行雲大駭,全身凝聚的氣息噴薄而出,一聲嘹亮的鳥鳴,彷彿一隻碩大的朱雀神獸猛然展開又翅,將天地之間的火之本源瞬間調動起來,在他身前形成一片火海。

「轟……」赤行雲的反應速度很快,但是這片火海與那黑白光龍相觸的瞬間,像是被一根高速旋轉的鑽頭直接鑽入了木頭之中,火海根本就無法抵消那黑白能量。

「啾……」火焰朱雀一聲悲鳴,竟然在那黑白光龍的衝擊下,被洞穿而過,巨大的朱雀身影瞬間消散化成無數火鳥,四下驚飛,再也無法對那黑白光龍形成阻礙。

赤行雲的眼裡閃過驚懼,這是莫天機的光暗禱告,他並不陌生,但是這次他遇到的光暗禱告比他之前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強大,他的朱雀飛天竟然無法擋住這一擊,只說明一個問題,他與莫天機之間的差距已經拉到了他都無法想象的地步。

瞬間,赤行雲的腦海中想到許多,這一刻他心頭升起從未有過的沮喪,他已經很努力了,他覺得自己一直是在追趕莫天機,曾經在金仙的時候還勝過莫天機。初成仙王,他也不弱於莫天機,可是現在,莫天機已經不把他當成對手了。

在莫天機眼裡,或許只有古仙域或者是古天界的四王將之上的人物才是他真正的對手,看到自己,竟然連停留都沒有,只是一個反手攻擊,便已讓他潰不成軍。這讓他的信心大受打擊,尤其是近一段時間來接連受挫,大赤天的精銳在他手中損失眾多,帶著倖存的仙王來到這夜啼城,不僅沒能破壞奈何堂的駐點,反而成了階下之囚。

「我已經無用了,死就死吧!」赤行雲看著裂開大嘴,就想一口吞噬那黑白光龍,心頭已經有了赴死的念頭。

「轟……」就在此時,一股狂暴的能量驟然在他的身前暴發,那黑白光龍發出一聲哀鳴,巨大的交纏身體竟像是被敲碎的琉璃,在虛空寸寸崩裂,一塊塊水晶般交織的光暗能量雨點般墜落下來。

赤行雲吃了一驚,抬眼看去,見戰無命的身體猛然向他撞了過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被撞了個正著,兩人的身體頓時滾作一團,那黑白光龍已不在了。

「你想幹什麼?」赤行雲的頭腦剛剛清醒了一點,就被戰無命一把抓住一通大吼。

「我……」赤行雲想到剛才在最後時刻,他竟然放棄抵抗,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戰無命的話,臉上卻泛起羞愧之色。

「輸給莫天機又不丟人!人家古天界的釋長義都被打得四處逃竄,你就是擋不住這一擊也可以躲開。一個修行者,如果沒有一顆勇者之心,你如何能夠得成大道,成就無量?」戰無命一把推開赤行雲,氣惱地吼了一聲。

剛才赤行雲如果要躲,還是能躲開這一擊的,可是在最要命的時候,赤行雲居然像是傻了一般竟然不躲避,那種感覺就像是心有死志一般,這讓戰無命大吃一驚,不得不強行出手,可是由於出手過於倉促,他雖然將那黑白光龍擊碎,自己也吃了個暗虧,這才讓戰無命心頭十分惱火。

赤行雲此刻哪裡還有一點點仙王之王的樣子,滿臉的失落狀讓戰無命心頭髮冷。

「是我不對!」赤行雲滿臉羞愧地道。

「知道就好,如果你想不通這一點,那麼,這裡將是你的葬身之地,你永遠也不可能有機會離開這死亡狩獵場,直到你成為奈何堂的傀儡!」戰無命沒好氣地訓了他一通,在地上撿起幾塊像陽光下的冰塊一般,正在迅速融化的黑白晶塊,心頭升起了難以掩飾的驚駭。

莫天機居然將那光暗能量實體化,每一擊都能將天地間的能量化成能量結晶,這種法則融合和掌握度超出想象。這也有光明與黑暗兩種能量特殊的原因,光明與黑暗單獨存在並不會產生異變,但是光明與黑暗如果真夠結合,那能量接近混沌之力,在這片天地間,是至高的能量,可以將天地之間其他的能量轉化,甚至將其他法則轉化為有形的實質的能量法則。

光暗之子對光明與黑暗兩種力量的了解十分透徹,難怪那釋長義要逃,若非釋長義擅長空間法則力量,只怕想逃都沒辦法。

「我們快走!」鼠人驚駭地望著那一閃而過的身影,段睿和陶金他們也趕了過來,他們的臉色也不好看,剛才他們埋伏在另一頭,想堵住竹竿男的退路,他們雖然也是強大的仙王,但是對付一群仙皇卻力有不逮,只能在後方埋伏。他們沒想到,根本就沒用上他們,戰無命等人便已解決掉了三名仙皇,他們之所以被驚動是因為那破空出現的黑洞。

「剛才是光暗之子?」段睿失聲問道。

「不錯,剛才過去的人正是光暗之子,不過對於他來說,我們只是一碟小菜,食之無味。不過如果他追不上他的大餐,只怕對我們這些小菜也會下手!」戰無命聳聳肩道。

「真的是他,我們快點離開這裡!」陶金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十分困惑地自語道:「他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狩獵場,沒有道理啊!」

「他是狩獵者,而不是我們這樣的獵物。他不是流放者,而是來這片世界通過獵殺遊戲來提升自己。在天字狩獵場,他已屠殺了我們妖族大妖十八位,只為取走他們的妖丹,還發動了大量狩獵者獵取我們的妖丹。這一年來,因為他的出現,我們有近百位大妖被獵殺,只可惜此人太強,就算是我們妖族仙皇後期出手也被反殺,之後,我們只能拚命地躲著他。」石人的臉上閃過憤怒。

「剛才他們為何會放過你們兩個,不取你們的妖丹而去追那釋長義?」戰無命一怔,這莫天機居然大量獵取妖丹,這傢伙究竟想要幹什麼?剛才他肯定發現了石人和鼠人,卻又沒有出手,反而去追擊釋長義。

「因為釋長義在天字狩獵場中殺了黑暗天的長恨仙皇團,一人擊殺五位仙皇,不僅如此,還搶走了他們身上對莫天機很重要的天照獅皇的妖丹。天照獅皇是仙皇巔峰的大妖,是自罪淵逃出來的,我們妖族的強者,被一群狩獵者伏擊重創而逃,最後被長恨仙皇團暗算隕落,正是因為莫天機對我們妖族的危害太大,我們一年中死了一百位大妖,有人拚死向被困於罪淵的妖族先祖報信,希望能夠派人來斬殺此子。可惜,這片空間被那些人完全掌控,對我們的行蹤了如指掌,天照獅皇本是至尊階,為了進入這裡,他將自己的修為打落至仙皇才進來,可惜還是隕落在這裡。」鼠人憤怒地道。

「罪淵?那是個什麼地方?」戰無命問道。

「罪淵是封印我們妖族先祖的地方,當年那些人雖然奪了我們妖族的祖地,但是妖族畢竟也是一大族,其中有大量的強者,這些人幾乎是不死的,對方想要將這些先祖全部斬殺必需付出大代價,於是那些人設下陰謀,以成妖神之秘為誘餌,將我們族中的至尊階之上的先祖引誘到這片大陸的一處絕地,后在那裡加上封印,使得那些至尊先祖無法重返這片大陸。否則我們妖族也不至於淪落至此!」鼠人無奈地道。

「原來如此!」戰無命頓時明白了,看來這妖族也並非沒有強者,而是強者全都被暗算了,罪淵之中只有至尊階以下的人才能出來,又只有至尊階強者才能進入,於是,便成了一個死局,裡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不去,能夠留在這片祖地的妖族,最強的只有仙皇階,一旦突破了仙皇,又因人單力薄,反而容易成為獵殺的對象。這一招真的是夠毒的。

「既然莫天機想要那天照獅皇的內丹,那就好說了,你們先去地字十九號區等我,我去看看就回!」戰無命的眼裡閃過高深莫測的笑意,他好不容易遇上莫天機,豈能不去會會他。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戰無命已經控制了地字十九號區,赤行雲等人早就知道,雖然對於戰無命是如何控制那些區域的,他們心中充滿了好奇,卻也沒有多問。

戰無命卻讓他們先去地字十九號區,赤行雲心中很擔憂。沒有人比他更明白光暗之子的恐怖,那是一位每天都在飛速變強的對手,只憑剛才那隨手一擊,就差點要了他的命,光暗之子莫天機真正的實力已經不只是越階挑戰仙皇,而是挑戰仙尊了。這樣恐怖的對手,戰無命如果過去,誰能料到是什麼樣的結果。

赤行雲也無法改變戰無命的決定,畢竟現在這裡真正的主導者是戰無命而不是他赤行雲,若不是戰無命他剛才已經死了,這已經是戰無命第二次救他的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