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中年店家被嚇唬得精神近乎錯亂了,嘴裡亂七八糟地叫喚著,丟下一口酒罈子,抱著另一口離開。

當跟一溜煙似的飄到了客房正中央位置的大桌子旁溝上人那兒,店家氣喘吁吁地嘴巴哆哆嗦嗦啟動著悄聲問溝主:

「有,有,有沒見三個藍臉人走出酒樓?」

一邊問著,他很快把酒罈子擺在了溝上人一旁的桌子頂上,隨後手指店門方向。

溝上人嘴裡嗚嗚著喝上兩口酒後,眼神愣愣地望著他搖頭。

「哦,哦,哦!」

三個「哦」字嘆完后,中年店家已經消失在溝上人的大桌子旁,而出現在了櫃檯后,站得直溜溜,雙眼緊盯門口,腿腳卻悄悄地哆嗦不停。

超強兵王 「喂,喂喂!本主沒要酒!本主還沒要酒啊!你幹嗎將酒罈子扔本主桌上?」

溝上人提著倒滿酒的小酒壺指著櫃檯後方那人大問,見其不再回應,左手又拽起蘿蔔送到嘴邊「咯嘣」一口,泄氣般地嚼著,不懂。(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客官今日好酒興!」

忽然,就在溝上人嚼蘿蔔排泄肚子里怨氣的時候,其身側響起了漢子聲。

「本主不認識你!本主可不與陌生人對酒!」

還沒轉頭瞧一眼,溝上人嚼蘿蔔的空兒卻已把冷冰冰的話講出了口。

「哈哈……」

趙淑傑仰頭乾笑一氣,笑得整個上人酒樓樓中陰冷,之後他才收斂笑聲低頭細瞅著溝上人尖白的小臉龐回道:

「本王不與你對酒,而是和你『斗酒』!」

慢慢地,頭頂的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微微甩動著,溝上人轉過了腦袋,粗粗打量一下趙淑傑的面孔,雙手趴桌嘴裡「咯咯咯咯」地好笑一頓,一頓享用三獸鞭麻辣大補湯的時間,之後穩穩身子斤斤計較地說:

「年輕人就是太過自狂!不過,也無妨。

本主現在已是喝過數壇酒的肚子了,以這個程度與你斗酒應該算不上因大欺小,但年輕人不許喝本主的酒!本主的金銀都有用!」

一邊講著,溝上人很快將剛才店家從單房裡抱過去的酒摟進自己懷中。

「那是當然,本王自己帶了酒!」

語出著,趙淑傑瞅瞅佔據大桌子一半位置的半人多高大蘿蔔,在桌旁找了個空地方搬椅子坐下去,隨後又補充:

「本王也看得到前輩桌頂喝下了不少酒,但究竟有幾罈子本王並數不清,也不會去數。本王可以『以二斗一』跟前輩斗酒!本王喝兩罈子,前輩喝一!」

「好!豪爽!本主喜歡豪爽人!」

溝上人望望坐在了自己左側的硬漢子開心而道,

「如果你喝不過本主,你要當著本主的面脫褲褲!而要是,要是你喝過了本主,那麼,那麼。那麼今晚你吃喝的所有飯錢都,都由本主來付!」

溝上人努了好半天力才將最後幫趙淑傑付飯錢的決定給做出。

「一言為定!」

趙淑傑神情堅毅一下,嘴裡蹦出四個強有力的字。

「拿酒!」

隨之,他高呼一聲。

「好嘞——」

櫃檯後方鬼差回應。

「開始!」

溝上人尖嘴巴開啟而叫。

接下去,兩人每個抱起一滿罈子酒向嘴巴旁邊送。

趙淑傑將兩手速度放慢,見溝上人果真把罈子口挨住了嘴巴,並一口氣緊吸一口氣地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心中暗笑,同時他自己的右手拇指和食指捏出一顆棋子朝自己緊抱著的罈子壇壁用力一彈,使棋子嗖的一聲穿破壇壁穿進酒水中又使從另一頭的壇壁上穿透穿出。進入自己同樣抱罈子的左手手心內部陣王棋中!接著,他右手掌捂緊右側破洞,又稍稍鬆開緊貼壇壁的左手掌,使那壇中暖酒順著壇壁上破出的小口往左手心裡流!他左手心棋盤內部的三個穀人見之輪流張開大口接住罈子中流去的暖酒。

接下去,趙淑傑雙手捧酒罈子,也開始漸漸地將壇嘴挨住自己的口,卻不喝,而隻眼睛瞅著壇內的暖酒液位往下走!

他左手心裡,腐草揚著嘴巴咕咚咕咚喝得累了換谷忠。谷忠扒開鬍子接酒接得累了換谷良,谷良足著勁頭兒也喝了不少又換腐草……雖然趙淑傑酒罈子壁上的口不大,卻連續不斷地往外流,可是一旁的溝上人喝下一會兒。抬抬嘴巴緩緩勁兒,再繼續,而且是越喝越慢,越喝越難。

很快。趙淑傑酒罈子中的暖酒要流空。

溝上人喘氣的空兒朝他這邊瞅瞅,見其同樣雙手抱著的酒罈子已經極度傾斜了,於是再努努力繼續。因為他自知自己的一罈子酒也已經喝下不少!而想想硬漢子之前講好的「以二對一」,溝上人信心更足了。

趙淑傑嘴巴貼著罈子口壁,眼睛望著罈子底部的酒近乎沒有了,又稍稍傾斜罈子,使底部的殘酒朝靠近左手心的那個漏洞位置流流,很快就流乾淨。緊接著,趙淑傑雙手緊抱酒罈子,傾斜罈子圓口給溝上人馬馬虎虎瞅一瞅罈子底部,又雙臂努力使罈子口朝下倒一倒,近乎倒不出一滴酒了。溝上人停歇的空兒看得一清二楚,卻沒當回事兒,繼續喝自己的少半罈子酒。

趙淑傑因害怕露出破綻,在將罈子口朝下倒過之後便雙手用力向下摔,「啪」的一聲把空酒罈子摔得稀巴爛!之後,他又匆匆抱起另一滿罈子酒,還是雙手緊抱壇壁,同樣右手指悄悄彈出棋子使快速穿透兩層壇壁又穿進左手心內部的棋盤裡。接下去,他再次緩緩地舉罈子到嘴邊,嘴巴貼住罈子口壁,眼睛只隨意地瞅著內部暖酒液位往下走。

他左手心緊挨著的壇壁破口處暖酒往棋盤中流著,三個穀人還是輪流接酒。

「啊!」

溝上人將一整罈子酒喝得還剩個底兒了的時候憋得嘴巴難受大喘一口氣將酒罈子端開,同時叫出。而其這會兒又朝左側安坐著的硬漢子那裡瞅,見其雙手同樣抱著酒罈子,罈子又開始極力傾斜了。而最主要的是,硬漢子此刻面未改色,臉上更是毫無懼意呢。

「很,很能喝嘛!」

溝上人輕嘆一句,隨後再仰起自己手裡罈子的圓屁股,從罈子嘴往自己口中咕咚咕咚加油灌酒。

「哎呀!本主又喝完一壇!」

當好不容易喝凈壇中酒後,溝上人激動加興奮,忍不住高喊出兩句來,接著歇歇氣。當他這會兒很自然地朝左側硬漢子那邊瞧時,見其恰好也「喝」完了第二壇酒,同時正雙手抱罈子將罈子口朝下傾斜展示給自己看。

讓溝上人看完后,趙淑傑隨即高舉空酒罈子朝著自己身側地面上另外一個位置把罈子摔碎,摔響。

「好!繼續呀!」

溝上人道出一個贊字,同時附加三個挑釁字兒。

櫃檯後方直立著的鬼差店家眼睛最初的時候只是盯著二人身前的酒罈子,但很快就不能站身那個位置了,開始忙碌地在後房與客房中央之間不停地跑動送酒。

溝上人越喝越費力,漸漸地多起心眼兒把桌表自己今晚喝剩的空酒罈子全部抱走,一個緊挨一個放在自己右側的地面上排好,充數兒!而趙淑傑沒理會,只是每「喝」完一罈子酒便把空罈子就地摔,但每隻空罈子摔地的位置都不一樣,以摔出的「碎壇堆兒」計算喝過的酒罈子數。

在溝上人與硬漢子斗酒勉強喝到第二壇酒一半兒的時候,趙淑傑已經「喝」干四罈子酒!

溝上人越喝越喝不進去,當然也是因為自己的肚子根本盛不下那麼多啦!

當溝上人後翹著屁股強忍著肚子撐疼將斗酒開始起的第二壇酒喝乾后,他起身一手拄桌子,伸長脖子朝硬漢子左側的地面上數時,發現那裡竟然已經有六個「碎壇堆兒」啦!

「本主,本主喝太多啦!本主可不可以提請求?」

溝上人見左側的硬漢子依舊面不改色地雙手抱起了第七罈子酒,緊張至極地說。

趙淑傑兩手在抱起酒罈子的時候右手手指便已極快地彈出棋子使穿透兩層壇壁到左手,聽到其人的話,他隨即頓一頓罈子聽。

「本,本主可不可以中途方便?就一下下!」

溝上人撅著屁股,收著肚子詢問,尖白的臉蛋子看似都被尿憋得通紅了,此刻艱難地豎起一根手指頭。

「可以!你盡情方便!本王等你準備好了再繼續斗。」

趙淑傑一身輕鬆地回答。

「一,一言為定!」

溝上人心情頓時大快,接著並不放心地抱起自己的半人高大蘿蔔后,才轉身被憋得雙腳做出連瘸帶拐樣子沖向茅房。(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等了好一會兒,茅房的方向才傳出開門聲,隨後便又見溝上人跟個大兔子似的一蹦兩跳著懷抱自己的半人多高花心大蘿蔔跑了回來。

「哈哈哈哈,讓本主先數一數,看你有沒有動本主喝剩的酒罈子!」

剛靠近客房中央的大桌子,溝上人便急著扭頭朝地上望望講,一邊順手將自己的寶貝大蘿蔔豎立著靠在了桌子一旁。

「嗯!算你年輕人講信用!咱們繼續開始!」

數完無誤后,溝上人甩甩自己頭頂跟蘿蔔葉子似的一束束黑長頭髮對依舊穩坐左旁的硬漢子說。

趙淑傑臉上淡笑一抹,接著快速舉起自己已經摳好破洞的酒罈子,端到嘴邊。

「本主這裡已經有五個空酒罈子啦!你小子才摔下六個空罈子!二比一,看誰喝到挺不住!」

溝上人同樣抱起了酒罈子,但這回明確將斗酒之前自己喝出的空酒罈子也加進數目里了!他沖硬漢子那邊瞧著叨叨兩句,之後迅速使嘴巴貼住罈子口壁,大口大口地往嘴裡倒酒。

趙淑傑耳朵聽著他的話,心裡卻無所謂著,只嘴巴裝模作樣著,眼睛緊瞅罈子內部的液位下降。

溝上人果然是酒量不淺,剛才跑茅房一趟回來後跟喝白開水一樣咕嘟咕嘟往肚子里咽酒。當其將第六罈子酒很快喝下一半兒了,抬起嘴巴喘口大氣,轉頭順便瞅瞅硬漢子那裡,見其第七隻酒罈子壇身還沒斜出大勁兒呢!

「哈哈哈哈,慢了,慢啦!」

溝上人隨口道一句,垂下腦袋繼續咕嘟。

趙淑傑瞅著確實也著急,因為雖然自己左手心緊挨著的壇壁破洞仍舊流得暢通,可似乎是三個狡猾的手下穀人變得懶惰了,開始輪流用嘴巴貼住罈子破口慢慢地嘬酒喝了。而且。其還像是漸漸地嘬一口,頓一會兒,歇夠了,再嘬!因為沒多久,趙淑傑發現溝上人將第六罈子酒已經喝乾,自己的這第七個酒罈子里還剩近一半暖酒呢!他眼睛干著急盯著壇中的暖酒液位,可其就是不怎麼往下走!

「哎呀呀,年輕人,你越來越不給力啦!一會兒本主要看你脫褲褲,哈哈哈哈!」

溝上人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第六隻空酒罈子擺放到右側地面上。隨手又捧起第七個,只深深吸一口氣,便又開始仰起罈子屁股,嘴巴緊貼罈子口壁咕嘟咕嘟!

趙淑傑聽其道出那些話后更是心急,移開嘴巴轉臉瞧過溝上人飲酒那氣勢一番,趕緊又扭回腦袋,眼睛怒視著自己左手掌方向大呼一個字:

「喝!」

之後,他忙著又將嘴巴貼住罈子口壁,眼睛緊瞅壇內液位。

趙淑傑呼出的一個「喝」字不要緊。那聲音之大、之突然徑直將一旁的溝上人給呼上勁兒了,其又開始嘴裡大口大口飲著酒,鼻孔中出氣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溝上人的嗚嗚聲嗚得趙淑傑耳朵根兒里都痒痒,嗚嗚得其焦頭爛額,因為雖然自己那一個字怒聲出口管了用,但想必是三個穀人都喝高了。酒罈子內部的液位快速降一會兒又降得緩慢了,那僅剩的一罈子底兒暖酒其人雙手抱著罈子晃蕩好一會兒也不能晃蕩乾淨。

「快點兒喝——」

趙淑傑隨即來氣,雷霆大怒。雷響般再呼。

緊接著,又聽到一旁溝上人更加盡情地嗚嗚哭。

眼瞅著罈子中所剩的酒底兒好不容易被「喝」乾淨,趙淑傑大鬆一口氣,兩手抱著酒罈子使壇口朝下轉身向溝上人示意,可不料此刻他轉身後恰見溝上人也正使自己的第七個空酒罈子口朝下向自己示意!

隨之,趙淑傑內心極度怨恨著三個手下穀人,高高舉起空酒罈子「乓」的一個脆響將其摔地。而溝上人嘴巴嘬品著暖酒的余香,鼻孔里依舊出氣嗚嗚哭著,扭身彎腰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也是第七個空酒罈子排放在右側地面上,與其它六個整整齊齊排成一條直線。

眨眼睛的空兒,溝上人又轉頭回來,接著慢慢悠悠地坐下去,尖白的小臉龐上泛出細緻的笑意沖左側硬漢子津津有味地連續重複五個字:

「輸了脫褲褲,輸了脫褲褲,輸了脫褲褲……」

趙淑傑刀眉即刻高豎,寬白的臉蛋子猛力朝左右撐開,嘴裡大出幾口粗氣不甘服輸地起身站立穩,一邊又伸手抱起鬼差店家已經擺放上來的一滿壇酒,在雙手向上用力起酒罈子的時間裡便右手指敏捷地彈出棋子進左手掌,將壇壁打出了孔洞。

「喝!」

將酒罈子往嘴邊送的同時,其人繼續大呼。

「喝——」

看酒罈子已經傾斜得壇口下方開始往外流酒了還沒見壇中液位下降,趙淑傑更加動怒而呼,卻不敢指名點姓罵手下們,不然他這次斗酒便完全露餡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溝上人此刻竟然都不著急了,安安穩穩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扭著身子面朝硬漢子開懷大笑,就等著其人喝下一部分后自己再追。因為他現在非常有把握贏——

自己喝下了七罈子酒,而左側的硬漢子也是。「以二對一」,那可是他說的!

「哈哈哈哈,不許灑,灑了脫褲褲,脫褲褲!哈哈……」

越瞅一旁的硬漢子,溝上人越為其窘樣兒喝彩,很快捧腹暢笑起來。

怒極之下,趙淑傑嘴巴貼住罈子口壁艱難地喝下幾口酒狠狠地咽下去,隨即突然抬起嘴巴面朝罈子暴叫倆字:

「閃開——」

那聲音之大險些將這家上人酒樓給震塌!

「嚄(ou)?」

立刻,一旁坐著的溝上人停止大笑,嘴巴里發出驚疑的一個字,也被硬漢子的怒叫聲給嚇呆,更以為其人是在對自己喊呢。於是,他更加激動地口中嗚嗚著手拄椅子一角慢騰騰地也起身,朝右側躲一躲,接著雙手從桌頂拽過去一罈子滿酒抱住繼續與其斗,還等腿腳站穩當了嘟囔出兩句:

「這是本主的地盤兒,聲音大本主就怕你嗎?輸了脫褲褲,當著本主的面脫褲褲!嗚嗚嗚嗚……」

接下去,其人傻乎乎地又嘴巴貼住罈子口壁開始大口大口地飲酒。(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趙淑傑的一聲暴叫可是真把左手心內陣王棋棋盤中的腐草、谷忠、谷良三人給嚇趴了!其都喝得暈天轉地的,紛紛朝一旁躲閃,任憑陣王壇中暖酒嘩嘩地往棋盤頂上流。而只當三個人忍著滿身辣疼躲得遠遠蹲下身子紛紛坐好后,瞅著自己前方源源不斷的暖酒酒流才都拍腦袋恍然大悟——

果不是陣王那會兒的決策苦坑了他們!陣王不是已用棋盤練出了神奇功法嗎?陣王棋本身不就是變得海量一般了嗎?陣王兩手抱住的大酒罈子裡面的暖酒直接往棋盤中流不就可以了嗎?

三個穀人愣著綠眼睛在棋盤中想到這些臉上也滿是綠光了!爭著悄悄唉聲嘆氣。

「本,本王也是才想到嘛!」

趙淑傑料到了棋盤中的三個手下此刻內心一定都極度不平衡呢,於是做做樣子從手抱著的大酒罈子口壁旁抬起嘴巴大喘一口氣,藉機說。

「陣王這個功法是今天才練成的。」

「用起來不順手呢!」

「其實陣王不是故意難為屬下的……」

三個穀人獃獃地坐在棋盤內部借著上人酒樓中射進去的明亮燈光眼瞅著暖酒嘩嘩地向棋盤盤面上流著,都緊閉嘴巴心裡不約而同地想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