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爆炸的風波漸漸散去,劉葉的瞳孔猛地一縮,因為他看到了那個黑色的身影。

現在木神一身破壞,他那殭屍般的身子已經完全不再像個人。

左臂,右腿,甚至是一半的胸腔肋骨,全都在暗黑騎槍的攻擊之下化為灰燼。

但是——他卻仍然站著。

這就代表說他依然活著!

劉葉的雙眼瞬間被蒙上一層死灰色,最強大的一擊的確起到了顯而易見的效果。

胸口都被轟碎,手臂大腿也已經被轟飛,如果是一個人類強者現在肯定已經死去了。

但是對方卻是亡靈,只要沒有將他的靈魂印記抹殺掉,或者沒有將他的身子完全轟殺成渣,那他就隨時都能恢復。

失敗了?

劉葉不願意承認,但卻不得不承認。

他甚至帶著最後一絲希望讓骷髏戰士再次攻擊,但卻被那隻剩下半個身子的木神用瞬移輕易逃開了。

果然就和劉葉所想的一樣,骷髏戰士就連補上一拳都做不到。

臉如死灰,劉葉竟然苦笑一聲。

現在並不是能苦中作樂的時候,但他又能如何。

哀怨么?哀怨又有何用。

至少自己已經讓對方受了極重的傷,短時間之內絕不可能完全恢復。

接下來等特雷格他們還有另外兩伙人到來,或許還有一絲機會能夠將這個怪物殺死。

至於自己,也只能做到這裡了。

劉葉能夠想到自己被對方撕碎的凄慘,不過他卻並不怕。

他只是感到內疚,感到愧對他人。

首先是麗紗,那是劉葉最在意的人。他曾發誓要在一年內達成大魔法師,然後趕到銀翼山谷去當麗紗醒來后見到的第一個人。

他之前吸收了幽冥沙裡面的力量,自身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八階巔峰。

他就只差那臨門一腳,只差最後一份積累一份契機,就能夠完成目標。

但是現在,他卻做不到了,見不到麗紗了。

而在麗紗之外,他很想對夏燁說一聲抱歉。

夏燁等待了萬年,將精靈族重生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卻同樣無能為力了。

劉葉這一輩子都沒有真正歉過別人什麼,他喜歡收穫但卻從來都不包括無付出的獲得。

但在剛才,他收穫了獸人亡靈用生命換來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他卻沒能把握住。

這最後一份愧疚,便是對那些上古勇者

連番的攻擊都對木神沒有造成任何傷害,骷髏戰士似乎十分迷惑。

而當他看到劉葉倒地不起,竟然遲疑住了。

一對眼眶中光芒在閃,骷髏戰士就好像是在思索著什麼,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那三隻骨龍已經在木神的控制下向骷髏戰士靠近,但骷髏戰士卻仍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勉強睜開眼睛的劉葉正好看到這一幕,他的心狠狠的一痛。

自己現在魔力盡失,身體的力量也所剩無幾。

不只是他的虛弱影響到了骷髏戰士的實力,他甚至都沒有辦法再打開亡靈世界的通道。

想要讓骷髏戰士活著離開,他也已經做不到了。

自己死了也就算了,竟然連自己身邊最重要的夥伴也要倒在這裡,劉葉感到萬般的痛苦。

他第一次發現自己是這樣的沒用,這樣的廢物。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痛苦的粗厚嗓音突然響在劉葉身邊。

那聲音很低沉,就好像一個疲累到極點的人在勉強說話。

現在這個地方,還有什麼人會比自己更加疲憊更加痛苦?

當同樣的聲音再次響起,劉葉駭然抬頭,正是被骨龍擊飛到空中的骷髏戰士。

他眼中的光芒開始暗淡,但是他的嘴巴正在一開一合。

是骷髏戰士的聲音!他再次開口說話了!

劉葉豁然驚醒,也終於聽清骷髏戰士在說些什麼。

暮光聖典!

暮光聖典!劉葉並不陌生,因為那東西是他從科而謹那得到的六階半神器,此刻正躺在他的儲物戒指里。

劉葉不知道骷髏戰士是怎麼知道他擁有暮光聖典的,他記得自己從來都沒有將這件半神器取出來過。

劉葉更不知道骷髏戰士要暮光聖典幹什麼,那一件光明屬性的東西雖然對亡靈生物有著克製作用,但用來對付木神卻遠遠不夠。

不過劉葉沒有絲毫猶豫,因為他絕對信任骷髏戰士。

劉葉咬破舌尖,勉強催生出一點點力量打開了儲物戒指。

就在他痛苦的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將暮光聖典取出來時,他的儲物戒指卻是突然光明大作。

是暮光聖典!

劉葉的儲物戒指中就只有這樣一個光明屬性的東西,除了它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可能。

在劉葉的驚愕的目光中,暮光聖典這件光明屬性半神器竟然從他的儲物戒指里主動飛了出來。

沒有他的控制,也沒有別的力量牽引,就好像它忽然生出了自己的意識從中飛出。

難道是?

劉葉勉強翻起眼帘,頓時一種叫做震驚的東西就讓他忘記了身上的痛楚。

是骷髏戰士,他本來已經在三隻骨龍的圍攻下顯現出不支,但是這一刻卻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將三隻骨龍一併震飛。

飛向天空的暮光聖典正迎著骷髏戰士而去,上面散發出來的萬丈光芒讓地面上僅存的亡靈紛紛躲避。

就連那重新飛回來的三隻骨龍,在這一刻竟然也停在了空中,顯然是在恐懼是在猶豫。

暮光聖典竟然有這樣強的威力?劉葉目瞪口呆。

他現在接觸的事情多了,也明白所謂所謂半神器不過是其中蘊含的力量更強大更精純。

但如果沒有合適的操控,卻並沒有什麼了不起。

不要說暮光聖典只是六階的偽神器,就是由三十二名魔導師合力製作的半神器千年守望,當初在格瀾思的手裡也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魔法道具。

如果說現在的暮光聖典也要遵循這個規則,那麼就只能有一個解釋,它正受到某個人的操控。

骷髏戰士

劉葉滿是不敢相信的看著骷髏戰士將暮光聖典擎在手中,這樣一個疑問便迎刃而解。

就是骷髏戰士,他之所以會讓自己取出暮光聖典,正是因為他有能力操控這件光明屬性半神器。

使用者的力量越強,武器的攻擊力也會越大。而反過來,一件武器自身的強大,也會讓使用者的實力水漲船高。

相輔相成,這樣的道理現在就體現在骷髏戰士身上。

但暮光聖典被他托在手中,他立即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雖然他的身體還是一具健壯的骷髏,但是他帶給劉葉的感覺卻已經變了。

他好像不是在看著自己的骷髏戰士,而是正在看向一個備受敬仰的光明之神。

骷髏戰士的身體整個被耀眼的光芒包裹起來,只留下一人手持書卷的明亮輪廓。

強大!

這便是此刻的骷髏戰士帶給劉葉的唯一感覺。

劉葉甚至覺得自己即便是沒有耗儘力量,也根本沒有能力看破骷髏戰士身上那一層耀眼的光芒。

就好像他沒有辦法看破木神身上的黑光一樣,現在的骷髏戰士也帶給他同樣深不可測的感覺。

這樣強大的骷髏戰士會做些什麼?劉葉立即便看到了。

準確的說,是聽到了。

那是一陣激昂的歌聲,突然響起更在整個空間之內回蕩不休。

熟悉的曲調讓劉葉一下子就認出這正是凱奇大陸廣為流傳的一首歌曲,一首光明信徒向他們偉大的神靈表達虔誠的聖歌。

然而從骷髏戰士口中冒出來的歌詞,卻與劉葉所知的那個版本完全不同。

骷髏戰士唱出來的這首歌,竟然是在指責上天的不公,光明的虛偽這竟然是一首瀆神之歌!

歌曲如何,是否瀆神,甚至骷髏戰士為什麼突然會唱出這樣一首歌來,劉葉都已經直接忽視了。

因為就在他的眼前,隨著歌聲響起。在場的每一個亡靈,包括三隻骨龍還有木神本身,全都發生著意想不到的變化。

那是一道道光明化成的利刃,就隨著骷髏戰士的歌聲憑空生成,並向他們發起迅猛的攻擊。

之前被獸人亡靈一斧頭砍上去都只留下一道白印的亡靈騎士,竟然瞬間就被光明利刃切成了萬千碎片。 但是光明利刃仍然沒有停止,就連他們留下的碎片也再次遭受攻擊,直到化為粉塵,直到徹底消失。

更勝在繼續,三隻讓劉葉感到不可戰勝的骨龍竟然也無法安然承受。

它們可不是凱奇大陸誕生的亡靈,而是來自亡靈世界的強大生物。

即便是在那個滿是無情殺戮的地方,它們也是一方的王者。

這樣的威脅,已經不屬於他們可以接受的範疇。

只見三隻骨龍的身邊同事出現碩大的空間之門,那是通向亡靈世界的通道。

僅僅是骷髏戰士的歌聲,就讓三隻骨龍不惜損耗力量也要強行返回亡靈世界,這完全超出了劉葉可以理解的範疇。

然而很快,劉葉就見證到了骷髏戰士的真正威力。

就在三隻骨龍已經轉身進入空間通道時,圍繞著它們的光明利刃突然就聚合在一起變成了烈焰之輪。

鋒利的烈焰之輪竟然硬是在骨龍完全進入通道之前斬了下去,而他們那龐大且堅硬的身軀竟然連半點抵抗的力量都沒有。

刷刷刷——

通往亡靈世界的空間之門驟然消失,三隻骨龍的後半身嘭的一聲砸在地上。

但是他們的上半身卻已經和空間之門一同消失了,想來是已經返回了亡靈世界。

雖然說是回去了,但卻只有一半。這樣的骨龍,還能叫骨龍么?

劉葉已經能夠想到那三隻殘疾骨龍即將面對怎樣的遭遇,但跟骷髏戰士的表現比起來,劉葉已經不會去在意了。

轉眼間讓獸人亡靈付出一切,讓自己力竭癱倒的亡靈大軍,竟然就在骷髏戰士的歌聲中化為烏有。

劉葉簡直好像是在做夢一樣,要是早知道骷髏戰士拿著暮光聖典就能發揮出這樣的力量,他還費什麼勁,又何必讓獸人亡靈付出最後的代價。

後悔是沒有用的,劉葉當時並不知道。

事實上劉葉也有著猜測,要不是他耗盡魔力,要不是獸人亡靈全軍覆沒,骷髏戰士也不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沒工夫後悔,劉葉趕緊看向僅存的敵人,也是最重要最危險的一個——木神。

劉葉深深的知道只要給對方一點時間恢復傷勢,那麼他立即就能讓之前的亡靈大軍重新降臨。

如果再來一次,劉葉可不知道骷髏戰士還能不能再唱出如此威能的一曲。

只見木神縮在那裡,墨綠的光芒化成一個光罩正護在他的周圍。

他全力防禦,但那些烈焰之輪在骷髏戰士的歌聲中威力十足,將他的墨綠護罩逼得越來越小。

咔吧——

劉葉聽到一絲碎裂之聲,心中就是突的一跳。

緊跟著無數烈焰之輪狂猛下壓,木神的墨綠護罩終於支撐不住。

連番碎裂的脆響從墨綠護罩上響起,眼看著護罩即將徹底崩潰,劉葉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連骨龍都無法承受的力量,受傷的木神能夠擋得住么?

就在墨綠護罩完全崩碎的那一刻,劉葉彷彿看到一道烈焰之輪已經沒入了木神的身體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