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大隊長,光幕外有一艘戰艦,沒有標識,不知道是哪一方勢力。」

有探報馬上現了星際飛舟,急忙向負責巡視的大隊長報告,臉色略有驚惶之意。

不怪這位探報驚慌,人類在天魔神域實在是太弱了,如今的百花城,是人類中唯一的樂土,離開了這座城市,人類馬上就處於被四處絞殺的境地。

這位美女大隊長聽到稟報之後,頓時抬頭看向光幕外,一眼就見到了懸浮在上空的星際飛舟,她沒有見到過6青峰的星際飛舟,乍一見到,心裡也不由得有點緊張。

正在美女大隊長抬頭觀望時,6青峰閃身走出了飛舟,一招手,飛舟消失在空中,6青峰緩步飛到了光幕外。

「去稟報你家姬春小姐,就說6青峰再次拜訪,請打開守護光幕。」

剛看見6青峰,這位美女大隊長就有一種很是熟悉的感覺,當她聽到了6青峰說話,馬上就想了起來,急忙深施一禮。

「原來是6前輩,請恕小女子眼拙沒有看出來,姬春城主大人交代,但凡是6前輩來臨,不用請示,直接進來便是。」

說完,這位大隊長轉身對身後的美女士兵說道:「把守護光幕打開,請6前輩進城。」

美女大隊長一聲令下,頓時有士兵飛到了光幕前,雙手一劃,只見面前的光幕一陣波動,隨即一道光門瞬間打開。

6青峰迴身對著星際飛舟一招手,飛舟頓時消失不見,6青峰邁步朝著光門走來,一步邁進了光幕。

「6前輩請!」

見6青峰進來,美女大隊長急忙閃身讓到一邊,6青峰也不客氣,徑直朝著百花城主府飛去。

早就有美女士兵前去稟報姬春,此時的這位大美女准帝,正在城主府外迎接6青峰的到來。

「6道友二次來到百花城,想必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相商,還請到府內用茶詳談。」

6青峰還沒有落下去,姬春便抬頭看著他,臉上帶著如沐浴春風般的微笑,讓人看起來很是舒服。

「6某實在是走投無路了,這才專門前來百花城避難,不知姬春姑娘能不能暫時收留。」

主人大老遠前來迎接,6青峰也不能太過無禮,還沒落到地上,也馬上抱拳還禮。

「6道友這是說的哪裡話,道友親手毀掉了魔霧星湖,斬殺了嗤天,還解救了眾多人類強者,於天魔神域的人類來說乃是功德無量,6道友請,我母親已經出關,知道道友過來,正在殿內等候道友大駕。」

「是么?這麼說來,;6某可真是榮幸之至,姬春姑娘請」

有天帝強者專門等候自己,6青峰這次也不敢怠慢了,就算是出於最起碼的禮貌,也不能表現出不削一顧的神色。

再者說,他對天帝強者也是特別的仰慕,縱觀整個宇宙,也不過有那麼幾位天帝強者,每一個都是掌控一方宇宙的巔峰人物。

6青峰和姬春並肩來到大殿,抬頭看去,大殿上方的寶座上,端坐著一位風姿綽約的中年女人。

6青峰看了看身邊的姬春,再看向寶座上的中年女人,拋卻年齡上的微小差距,如果姬春不在此處,6青峰還真的以為坐著的就是姬春。

兩個人的摸樣太像了,就算姬春不介紹,6青峰也一眼就能認出來,這位就是姬春的老娘。

還有就是,中年女人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氣息,明顯和姬春這位準帝有所不同,只是看上一眼,就有一種如臨深淵的感覺。

「娘,這位就是女兒和娘提起的6道友,」6青峰剛要上前施禮,姬春還是先開了口。

「晚輩6青峰,拜見前輩!」緊隨姬春之後,6青峰馬上抱拳拱手施禮。

姬春的老娘微微點了點頭,緩緩說道:「聽春兒介紹,6道友來自光幕的另外一端,如果不出所料,那道光幕恐怕維持不了多久,你既然不能回去,不如就暫時住在這裡,百花城和天魔的大戰即將開始,有6道友在此,也可助本帝一臂之力。」

「來人啊!給6道友看座!」不用姬春的老娘吩咐,姬春馬上對著殿外高聲喊道。

6青峰向周圍看了一眼,現這裡和天劍帝宮不同,在天劍帝宮時,大殿內只擺放著為數不多的幾把椅子,這裡卻是擺滿了兩排,一隻延伸到殿門近前。

姬春本來有座位,但6青峰不坐,她也只好在一邊陪著,她說完后不久,馬上有侍衛搬來了椅子,直到6青峰坐下后,姬春這才坐在了他身側。

「天帝大人,青峰這次從魔霧星湖而來,並且斬殺了嗤天,青峰這次來到百花城,恐給貴城帶來戰端。」

6青峰坐下后,稍微斟酌了片刻,還是說明了自己來到百花城,可能給這裡帶來的麻煩。

「本帝姬瑤,6道友不是天魔神域之人,不必對本帝如此客套,你所說之事,本帝已經從春兒那裡知曉,你不必擔憂,該來的總歸要來,躲避不是辦法,你暫且在這裡安心住下就是。」

姬春的老娘自報了姓名,原來叫姬瑤,姬瑤天帝的一席話,聽起來輕描淡寫,彷彿根本就沒把天魔來攻放在心上。

「天帝大人說笑了,身為晚輩,最少也要具備對前輩的尊敬,青峰這次回來是有一事相求,上次來時帶過來的魔族之人中,有一個叫嗤魔的,晚輩找他有事,不知道是不是還在。」

這件事,姬瑤並不知道,當時她還沒出關,6青峰這麼問,明著是在請教姬瑤,實則是在問姬春。

「來人,把魔族中那個叫嗤魔的帶到大殿,」姬春對著6青峰點點頭后,直接朝著殿外下達了命令。 ?姬春一聲令下,很快就有士兵帶進來一人,來到6青峰身邊停下,6青峰一看,正是那位被他烙印了靈魂印記的嗤魔。≯八一中文≥≯網≦<﹤.﹤8<

如果不是6青峰神識驚人,還認不出來這個嗤魔,只是在百花城呆了這麼幾天,如今已經大變了樣子。

本來很是強壯的魔軀,如今已經瘦的不成樣子,眼窩深陷,極度白皙光潔的皮膚有了褶皺,而且還變得黝黑,和從前判若兩人。

「6道友,是這個魔族人么?」姬春看著6青峰不斷的打量著嗤魔,以為士兵帶錯了人,馬上向6青峰問道。

「呵呵」

6青峰呵呵笑道:「沒錯,他就是嗤魔,當初是我從魔霧星湖把他帶出來的,不可能認錯。」

6青峰嘴裡呵呵笑著,心裡也為百花城這些美女折磨人的功夫很是欽佩,本來強壯如牛的嗤魔,硬生生弄成了現在這般摸樣。

「好,既然此人就是6道友所要之人,那就交給你處理好了。」姬春淡淡的朝著站在嗤魔身後的士兵擺了擺手,士兵這才退了下去。

6青峰扭過臉,定定的看著站在面前的嗤魔,心裡也是有著無限感慨。想到身處魔霧星湖大6下的那些人類,再聯想到此時百花城這些美女折磨人的手段,也自然而然的就理解了這些人類的心情。

「嗤魔,我當初答應過你,如果你的表現讓我滿意了,我就會給你解除了靈魂烙印,但,現在還不行,有一些事需要你去做。」

嗤魔在站到6青峰面前的一刻,眼裡的淚水就在不斷的打著旋,如果不是強忍著,沒準早就掉了下來,如今6青峰說話了,他就再也忍不住,兩行眼淚嗖嗖的流淌下來。

「6魔道友,你說吧!無論什麼事,我都一定干好,到時候出了錯你就殺了我。」

6青峰微微一笑,沒有對嗤魔說話,而是心裡在默默地傳音,他是在叫圖靈五行出來一趟。

隨著6青峰傳音結束,五行瞬間站到了6青峰面前,五行的突然出現,讓那位姬瑤天帝的一對鳳目都不由得為之一亮。

「五行,你帶他到新開採的魔神晶礦脈那裡去,以後就由他負責開採那裡的礦脈。」

五行點點頭,領命消失在眾人面前,隨帶著把嗤魔也帶進了五行空間圖中。

「姬瑤前輩,青峰這次來到百花城,肯定會給貴城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青峰很是過意不去,為了表達我的歉意,特贈送貴城一些神晶,想必你們也都需要。」

6青峰這一路就想到了,身為天魔神域的天魔,一定會通過魔霧星湖的蛛絲馬跡找到他,一旦順著線索找來,百花城必定生大戰。

這一點,6青峰在來到百花城的第一時間就對姬瑤天帝表明,並沒有一點隱瞞。

當時6青峰覺得,如果這位姬瑤天帝趕自己走,那麼他和百花城的緣分就此打住,如果收留了自己,那麼他就給百花城留下大批的神晶,以表示他的感激之情。

說完后,6青峰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拿出神晶,而是抬起頭看著端坐在天帝寶座上的姬瑤,看看這位天帝的反應。

「是么?那可是太好了,如今,百花城最缺的就是神晶,這些人修鍊的用度遠遠不夠,天魔神域的魔神晶本就不多,加上本帝剛突破到天帝,天帝氣運加身也沒有那麼快,等到本域出現大量的神晶礦脈還要過很多年。」

姬瑤臉上流露出激動的神色,一雙鳳目明亮,顯然,對6青峰能夠資助百花城神晶,很是出乎她的預料之外。

既然姬瑤答應了接受他的饋贈,那麼,6青峰也就不再猶豫,伸手對著手上的天域神戒一抹,手中頓時出現了一大把儲物戒指。

攤開手掌,6青峰站起身,快步來到殿前,也就是姬瑤的天帝寶座前,拱手遞出了手中的戒指。

在看到6青峰掌中戒指的同時,姬瑤的雙眼頓時一亮,這些戒指本身就不凡,絕對是儲物戒指中的極品,每一枚戒指都有著驚人的容量。

另外就是,既然每一枚戒指都能容納海量的神晶,那麼,一次就拿出來這麼多戒指,其中的神晶數目一定十分驚人。

看了看6青峰手裡的數十枚戒指,姬瑤把目光轉向6青峰,臉上露出驚異之色。

不用姬瑤親自走下天帝寶座,自然有大殿中的將軍們上前,從6青峰手中拿過那些戒指,邁上台階遞給了姬瑤。

這些戒指在6青峰手中時,姬瑤並沒有神識掃描,身為天帝強者,自然有著天帝的尊嚴,那時候用神識探查,未免過於自掉了身價。

但,現在不同了,這些戒指已經到了她手中,自然要查看一番,等她的神識探入其內,頓時露出驚訝之色,不由得馬上抬起了頭。

「6道友,有了你贈與的百億神晶,在接下來和魔族的大戰中,我們就有了充足的本錢,即便是在戰鬥中受了傷,也能快的恢復了,本帝真是要謝謝你的。」

姬瑤的話充滿了真誠,沒有一絲做作之感,這一點,6青峰絕對能感覺的出來。

送出去了這麼多神晶,6青峰的心裡豁然開朗,他就是這樣的人,一旦受了別的人的恩惠,一定要設法儘快報答,姬瑤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收留了他,僅是這一點,他就對姬瑤非常感激。

「在接下來的大戰中,青峰也願盡到綿薄之力,姬瑤前輩但有差遣,青峰定不推辭。」

當初天劍帝君和孤月大戰時,6青峰就曾經使用了神火流星槍偷襲了孤月,就算是孤月身為天帝強者,面對他的這一槍,神體也同樣爆碎。

6青峰堅信,用不了多久,天魔一定會來到百花城,未來和姬瑤的巔峰一戰不可避免,在他看來姬瑤剛突破到天帝不久,肯定不是天魔的對手。

到時候,自己還可以採取偷襲的戰術,趁著天魔不注意的時候,再次使用神火流星槍,必然能將對方重創,說不定也會因此改變百花城被動的戰局。

「姬瑤前輩,請恕青峰斗膽相問,一旦天魔來到百花城,前輩可有保全百花城的把握。」

其實,面對天帝強者,6青峰這麼問有些不合時宜,但,他不得不這麼問,到時候,姬瑤萬一戰敗,百花城必將不保,自己必須提前考慮好退身之策。

「6道友既然問到了這個問題,那麼我就如實的告訴你,本帝沒有把握戰勝天魔,據我所知,如今的天魔乃是相當於天帝第六層修為,本帝不過第一層巔峰而已,雙方相差過甚。」

姬瑤並沒有隱瞞事實,而是馬上和盤拖出了實際情況,她也沒必要隱瞞,大戰很快就要到來,就算現在隱瞞了,到時候也必定真相大白。

天魔相當於天帝第六層修為,天劍帝君,孤月以及帝刀的修為也是這個級別,而據他所知,當年在金罡星時,遇到的天妖比這幾人的修為都要高深。

6青峰之所以猜測天妖的修為最高,是因為當時的天妖剛突破了封印,而且靈魂也是剛凝聚在一起,並不在修為的巔峰狀態,但即便如此,三大天帝聯手也沒能把對方如何。

「6道友,不知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6青峰正在沉思,姬瑤突然開了口。

「姬瑤前輩,如果沒有別的事兒,我想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閉關一段時間,還請前輩成全。」

6青峰這麼說,並不是真的要閉關,而是有著別的原因,百花城到處都是美女,他很不習慣呆在這樣的場合,說是閉關,其實是要到五行空間圖中,看看裡面的朋友。

「6道友太客氣了,百花城別的沒有,閉關的靜室還是有的,春兒,你帶6道友挑一間靜室閉關。」

得到了姬瑤的同意,6青峰當即起身告辭,姬春也急忙站起身,跟隨6青峰來到了殿外。

「6道友,這邊請!」姬春伸出手,對著6青峰微笑著說道。

很快來到了不遠之處的一座大殿,進了殿內,中間是一個寬敞的走廊,兩邊都是一扇扇堅硬的不知名金屬做成的大門。

到了走廊中間,姬春推開了一扇門,回頭對6青峰說道:「6道友請,如果覺得這間靜室不合適,我在外面稍等你一會兒,你可以出來和我說,我在給你調換。」

「姬春姑娘客氣了,我對靜室沒什麼特別的要求,能閉關就行,姬春姑娘很忙,就不必在這裡等我了。」

「這……也好,那我就先走了,一會兒我派人在門口看守,6道友有什麼要求,可以讓她轉告。」

一直目送姬春離開了大殿,6青峰這才轉身進了靜室,姬春剛走到殿外,迎面就遇到了快趕來的姬冬。

「姐姐,這個6青峰實在太過分了,竟然把我們的仇人要走了,真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

6青峰在殿中要走了嗤魔,坐在他對面的姬冬頓時露出了怒色,只是當著她娘不敢對6青峰作,這才尾隨著二人出來,對姬春起了牢騷。

「你呀!就是對6道友抱有成見,他要走那個魔族之人,定然有著他的用處,這點沒必要對我們講,這些魔族人本來就是他抓來的,人家自然有著處置的權力,你就別攙和了。」 ?「可是,那些魔族人已經交給了我們,就理當由我們處理,他還要回去就是沒道理,一想起二姐和三姐,我恨不能活剝了他們的皮。≯八一≦≤<.≦8≤1≤Z≤≤.≤COM」

姬冬小嘴撅著,看上去就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就算姬春這麼解釋了,還是沒能緩解她的怨氣,完全不像一個天皇應有的樣子。

「行了,你就別在這上面計較了,剛才他還給了我們那麼多神晶,就算他不對了,因為這個,你也應該消消氣了。」

姬春看上去就老成持重,完全不像她這個老妹妹一副小孩子的心性。

「哼!那也是因為他沒地方藏身了,這才找到了我們這裡,偷走無路而已,這才拿出些好處籠絡我們。」姬冬嘴裡振振有詞,姬春還就真的說服不了她。

「好了,真是拿你沒辦法,都是從小讓娘把你慣壞了,再這樣下去,看你以後怎麼嫁人。」姬春實在沒了辦法,馬上轉移了話題。

「還說我呢!你都好幾百歲了,不也是孤身一人么!你倒是給我找個姐夫過來,也讓我看看!」姬春想要說服姬冬還真是不太容易。

「小妮子!就你話多,看我不打你,竟然敢跟姐姐比起來了。」姬春說完,比劃著一雙小拳頭,看樣子就要下手打姬冬。

「咯咯,被我說中了吧!你還是關心關心自己的事兒吧!別拿這個來教訓小妹。」姬冬佔據了上風,看到姬春比劃著拳頭,頓時咯咯笑著一路跑遠了。

看著這個似乎是長不大的小妹,姬春無奈的嘆息一聲,看著遠去的姬冬,姬春轉身朝著殿內走去。

進了大殿,坐在兩邊的美女將軍們都已離去,只剩下姬瑤獨自坐在天帝寶座上,正在低著頭,似乎是在想著心事,見姬春進來,迅抬起了頭。

「春兒,為6道友找好閉關靜室了?」一開口,姬瑤就問起了關於6青峰的事兒。

「嗯!6道友對閉關的地方沒有什麼要求,這人還是比較隨和的。」姬春說著,隨意的坐在了殿下的一把椅子上。

「春兒,這次6道友可是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你猜猜!他剛才給了娘多少神晶?」

姬瑤臉上帶著微笑,罕見的露出了做為一個母親的正常心態,跟姬春開起了玩笑。

「看您說的,這我怎麼能知道呢!不過,當時看到娘高興的樣子,數目一定不少就是。」

姬春可是有著准帝級別的修為,當初6青峰拿出那些儲物戒指時,如果她要刻意掃描,馬上就能知道有多少神晶,就算這麼做了,姬瑤也不會怪罪,可她還是沒有掃描。

「豈止是不少,而且是真真的不少,足足有一百億之多,足夠百花城所有人修鍊一陣子了。」姬瑤再說這這些時,臉上依舊是一副十分興奮的樣子。

「哇!這麼多呀!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這麼多神晶呢!這個6道友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神晶,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姬春驚訝的伸手捂上了小嘴。

「他有什麼秘密,我們管不著,只要他是我們的朋友,來了就歡迎,現在娘跟你說另一件事,你也不小了,想沒想過自己的事情。」姬瑤說完,仔細打量起姬春的神色。

「娘,我哪有心思想那些事情啊!特別是現在大戰將至,就更沒有心思考慮這些事情了。」

「春兒,不是娘說你,你爹當年把畢生的修為全都用來給你灌頂,這才讓你很快就突破到了准帝,可你想過沒有,你就是因為自己是准帝,心氣太高,修為低的看不上,這才一拖再拖,這可不是你爹當年的初衷啊!」

姬瑤幾句話說到了姬春的心裡,姬春頓時低頭不語,臉上緋紅一片。

百花城在地下隱藏了無數年,出現在世人眼中也是近幾年才有的事,姬瑤這麼說也不是都對,百花城不是沒有男人,只是男人太少,可供姬春選擇的餘地實在是太狹窄。

特別是百花城的男人,沒有一個在各方面都出類拔萃的,修為最高的不過是天皇第五層,而且,這些人做事還沒有主見,根本就成不了大事兒,姬春怎麼可能看上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