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周身,已經是有著十二道金色的劍芒纏繞著凌天賜轉動,他對著那藍衣男子微微一笑,右手劍指直接的對著那藍衣男子點去。

「咻咻……」

頓時,纏繞在凌天賜周身的十二道劍芒,就像是有著千百道幻影一般,瞬間幻化出上百道劍芒,直接像是雨點一般對著那藍衣男子點去。

「喝!」

藍衣男子好歹也是武王強者,雖然算不得很強,但是如果被一個武尊小子給打的沒有還手之力,豈不是太丟面子了?

一拳蹦出,頓時整個空間都撕裂了開來,那強勁的拳頭,直接的將這凌天賜激射而來的劍芒,一道接著一道的崩碎。

但是,這強大的劍氣,卻是切割著周圍的空氣,有的劍氣相當之強勁,不斷的衝擊著他的護體結界。

凌天賜甚至是都沒有去看那藍衣男子,再次的踩踏空間,他的速度暴增,直接的對著藍衣男子的上空飛去。

所有人都看不懂他究竟是要幹什麼。

但是下一瞬,凌天賜的頭頂上空,武念力就像是長河一般的狂湧出來。

在他的頭頂上空,已經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刀芒。

整個刀芒的鋒銳之氣,比起那劍氣,似乎來得更加的狂暴,凌天賜雙手背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真正的絕世高手。

他隨後一揮手,頓時那巨大無比的刀芒,帶著一股驚人的厲芒,整個人就像是一道旋風一般的,對著下面降落下來。

一刀,彷彿是要劈開這周圍的虛空一般,那藍衣男子的眼神微跳,他看著這巨大的刀刃,對著自己落下。

頓時眼神一變,右手一揮,頓時周身結界再次升起。

而他的右手手印一變,頓時周身的氣流翻卷而上,屬於武王級別的強大氣勢瞬間爆發出來。相當的驚人與恐怖。

那藍衣男子怒吼一聲,頓時周身之上,已經有著一道巨大的光盾出現。

「轟——」

凌天賜的腳尖點在自己的刀芒刀柄之上,雙手背負,神氣十足。 而這藍衣男子則是一手托舉著光盾,兩個人的武念力能量交界點之上,不斷的有著刺眼的電火花爆發出來。

「茲茲……」

強大的勁風,從這兩人的周圍不斷的擴散出來。

「這傢伙究竟是誰?怎麼會這麼強?」有人在暗中說道,神色很不好看。

他們可不會喜歡這其中一方獲勝,因為這樣對他們來說,沒有半點的好處。

他們的想法就是這兩個人都最好一起敗亡。

只可惜,有時候,想法是好的,但是不一定會實現。

就像現在,凌天賜看起來風輕雲淡,對付武王高手都不在話下,那麼他這後面還沒有出手的兩人了?

有時候,人在很多時候都是被一種景象所嚇到的。

而且這殘軍傭兵團和魂念傭兵團的人,很清楚那後面的少女修為有多高。

凌天賜的眼神中厲芒閃過,他的雙手再次一變,周身風雲變化,使得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金色的光芒瀰漫出來,就像是要給這裡鍍上一層金沙一般,很是絢麗。

最為重要的是,這漫天的氣勢,太過於駭人,他們儘管在剛才已經見到了這凌天賜的逆天之處,但是誰都想不到這,凌天賜竟然是可以再次施展。

他的臉上充滿了寶相莊嚴之感,看起來很是神聖,縱然是此刻的藍衣男子都有些心虛。

不是因為這凌天賜少年有為,而是凌天賜注視著他的目光。

身後,巨大的佛身出現,周圍金色光芒萬道,如萬佛降臨。

一道巨大的佛掌,帶著森然的威嚴,悍然降落。

周圍的空間金屬壓迫而來,而這藍衣男子也是夠果斷,強行的將這場對決直接的震斷。

雖然如此一來,他會遭受到反噬,但是卻可以保證自己在受到一點傷勢的代價之下,躲過這悍然的一掌。

「轟——」

整個地面就像是發生了地震一樣,巨大的掌印,狠狠的在這地面之上打出了一道巨大的掌印痕迹。

周圍的沙石灰塵,頓時就像是激流一般的飛濺起來。

凌天賜被這藍衣男子強行的震退,他沒有受傷,剛才這傢伙如果不是如此的果斷,凌天賜就有把握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讓這傢伙的優勢逐步喪失。

而這周圍一道道的目光,已經不再是用驚嘆或者驚訝就可以形容的。

因為誰都想不到,一個武尊八段的少年,也可以將一位武王逼迫的如此狼狽。

他看著藍衣男子,那傢伙此刻的傷勢絕對算不得很厲害,但是此刻的他眼眸中,明顯是有著一絲閃退之意了。

沒有人會蠢得將自己的性命交付在一幫殺心滔天的人手中。

這些傭兵團如今一直沒有出手,就是不想自己先做出頭鳥。

藍衣男子其實知道的很明白,此刻他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如果再自己找沒趣,那麼倒霉的就只會是自己。

「看來公子對這裡布置的很不錯。在下受教了,我也認可這個規則。」這位藍衣男子的話語,幾乎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但是,此番他的作為,卻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就比如凌天賜、殘軍傭兵團、魂念傭兵團等。

當然,凌天賜此刻是不會主動去挑起事端的,最起碼也要在這件事情解釋之後才行。

凌天賜頓時笑著抱拳道:「如此,就先多謝前輩的贊同和支持了。」

而凌天賜的這種轉變,也使得在場的眾人都微微的皺著眉頭,因為他們本以為這少年會因為少年心性而再次出手,或者再不濟也是暴怒。

但是,這少年的處理方式,明明就像是一個為人處世多年的老江湖,這不得不讓他們重視。

如果凌天賜之前表現出憤怒或者其他的,那麼這裡的人都不會輕易的讓他好過。

但是此刻他無表情的處理這一切,那就讓他們重視了。

既然這裡是別人舉辦的,他們還是要尊重一下,因為很多的好東西,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凌天賜見到其餘的人都沒有說話,頓時笑道:「看來諸位是答應了,那麼小子就在此先謝過了。」

這個時候,真的不易得罪太多的人,因為他凌天賜還沒有足夠的基礎來處理這一切。

見到凌天賜居然主動的拉下了臉面來對著他們,他們自然是要順著這個台階走下去,否則大家都只能不愉快的散場了。

每個傭兵團或者是勢力都派遣了五個人進入其中,這裡有著五方檯子,每一個檯子上面,有著不同的物品。

凌天賜微微一笑,然後身影一縱,就已經出現在了最中間的檯子之上,道:「諸位,咱們沙漠之中好東西很多,當然其餘的珍稀物品也更多。只不過,在下需要的東西卻是不多。」

「說實話,在下還真的是第一次來這裡,所以,有很多做的不好的,還是要仰仗各位前輩多多包涵。接下來,交易會就開始,我的規則就只有那麼點,只要大家都遵守了,和和睦睦的,那麼皆大歡喜。」

凌天賜說到這裡話鋒一轉,道:「不過,誰若是不聽勸告,私自去破壞,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所有人的表情都微微一變,至於有多少人是將這句話放在了心頭,那就不是他凌天賜所需要知道的了。

四個檯子,直徑都是都在兩米左右,不大也不小,剛剛好。

凌天賜這一揮手,頓時已經有著武尊強者帶著自己的物品上來了,然後依次擺放在檯子之上。

頓時,一道道的目光都帶著幾分震駭之色的看著那第一個檯子上的東西,凌天賜看的出來,這些傢伙已經對這東西東西了。

聖采月笑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搖搖頭道:「這傢伙……表面上公平,其實這……」

烏寒最後也只能搖頭,或許別人看不懂這凌天賜,但是從跟著他的幾年來,他所做的事情看來,這傢伙每次做出來的事情,都會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就像是此刻,看起來他似乎是在斂財,在為自己找好東西,但是真實的目的是這樣嗎?

最少,他們兩個知道真正目的的人,就很清楚,凌天賜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在這裡,匠師是很多,但是高級的匠師卻是太少了,因為這裡最高級別的也就是三級匠師而已。

而他凌天賜了?已經是五級了。

這兩者之間有可比性嗎?

再加上凌天賜兵器可是一點都不缺少,所以,他拿出來的幾乎都算的上是珍品。

而這第二個檯子之上,已經出現了四五十個不一樣的盒子,整個檯子周圍都是芳香撲鼻。

站在外面的人,頓時都不由得有些火熱,早知道,他們就進去了,何必讓這些傢伙去選?

而接下來的兩個檯子,同樣是有著不少的物品擺放上來,但是卻蓋上了紅布,並沒有著急的打開。

如果說凌天賜的確是讓這裡很多人都不滿,但是,現在就算是那藍衣男子看向凌天賜的目光也變得深邃起來。

一個人能夠拿出這麼多的好東西,不管如何,他的來歷絕對不簡單。

在這裡混跡的人,沒有一個是白痴,他們都太清楚,這批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了。

而凌天賜同樣是很明白,他們一定會為了這些東西,爭奪的面紅耳赤的。

至於出了這裡,是不是大打出手,那就不清楚了。

「好了,我的東西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凌天賜微微一笑道:「在下丹藥師一枚,小有成就,靈控感知還算是過得去。公平原則,先是這第一個檯子。誰先舉手,就拿出相應的東西兌換。我絕對不多收一點。」

此言一出,再次的驚呆了眾人,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看到過這樣的交易方式。

甚至是,他們都對這樣稀奇的方式感到好奇,但是心中又帶著幾分疑惑。

「首先,下等劍靈器。」凌天賜就知道很多人不信,甚至是這一個物品拿出來之後,都沒有人舉手。

而好久才有兩三個試探性的舉手,而凌天賜則是當做所有人的面,將第一個率先舉手的傢伙點了出來。

那傢伙有些受驚,不過隨即也笑了。

開門大吉,一個下等靈器,居然需要的就是稀有金屬和珍貴的草藥。

他們這裡最多的就是這些玩意兒,現在想不到居然兌換到了他們最為喜歡的東西。

第一個敢於吃螃蟹的人,是勇士,至於後面嘗到了甜頭的眾人,此刻自然是不會再有什麼疑惑。

凌天賜拍買東西,兌換東西已經輕車熟路了,對於這些人的心理,他可以說拿捏的十分到位,所以,根本就擔心會出問題。

「哇,上等靈器……我要。」現場可謂是一下子就火爆了起來,這些被派遣出來的傢伙,還是最為幸運的。

而這些好東西,那些被圍堵在外面的人,只能幹巴巴的望著,什麼都做不了。

兵器的數量並不是很多,但是每一個得到的人,臉上都帶著一絲笑意。

他們既然是被派遣出來的,自然是要為自己的勢力爭取最大的好處。

在他們的眼中,所謂的稀有金屬或者草藥之類的,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價值。

當然,他們卻也明白,這些東西賣到別的國家,那就是天價。

但如今是關鍵時期,誰會輕易的離開這裡,進去別的危險的國度?

當這些兵器才被他們用等價的東西兌換之後,凌天賜他們的目光就已經落在了第二個檯子之上。

上面雖然都是盒子,但是芳香卻是已經告訴了眾人,這裡就是他們最為期待的丹藥。

「第一個,三品種等靈宗丹。」

現在這些被請來做事的人,倒也是膽識大的很,學著凌天賜的樣子開始幫助交易。

「四品上等……」

「五品下等丹藥……」

這裡的搶奪與競爭才是最為火熱的,凌天賜站在那裡,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將第一個舉手的人找出來,其餘的工作,反正都有人來完成。

而當這所有人都陷入了丹藥的搶奪之中的時候,聖采月和烏寒兩人已經開始將目光巡視起來。

一旦事情達到了這種程度,就有可能出現混亂。

但是,好在這一切都很平和,甚至是所有人的臉上的都出現了笑容,因為他們驚駭的發現,這是唯一一次,他們都看上了東西,但是卻沒有人和自己作對的一次。

而且,也是難得一次,彼此相互競爭,但偏偏還能相互看得過去的一次。

所有沒有經歷競爭的人,都不由得將目光看向了那個在站台之上的少年。

他們看著少年奇怪的髮飾,都想不明白,這樣一號少年,怎麼可能碌碌無聞了?

不過,就算是凌天賜真的將自己的名字告誡出來,只怕是這些人也不知道,大陸聞名又如何?

那是在高手之間,高層之間才有的一點知名度。

他凌天賜在大陸東端知名度很廣,但是在大陸極西的伊蘭林帝國,那估計也就是一些無名之輩了。

至少,他的名字,還真的是算不得人盡皆知,就算是在雲羅帝國本國中,不認識他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而凌天賜這個謎一樣的男子,就這樣正式的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最為重要的是,他還是丹藥師,再次聯想到這剛才的丹藥,所有購買丹藥的傭兵團和勢力,此刻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滿了火熱。

一個年少有為的少年,還是一個五品丹藥師,他們想想都覺得有些激動。

這樣的人才就算是不能拉攏,最起碼也不能輕易的得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