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趙子琪看著姜柯的眼神之中帶著冷冽的殺氣,全身的真氣更是翻湧出來幾十倍,慢慢的身體開始了變化了,片刻之後,這個「趙子琪」的容貌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直到是現在雲澤學院裡面的人才相信了姜玉的話,原來眼前的這個人真的不是趙子琪。 「姜柯在《賞金獵人》上面可是排行靠前,你的人頭本少就要了!」趙子琪大笑了一聲,提著手中的長劍朝著姜柯再次的攻擊過去。

這一劍的攻擊不知道是之前的多少倍。

如果此刻的姜柯不是涅槃的境界的話,可以說完全是逃脫不了這樣的一劫,肯定是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台下的人才有人認出了秦天明說道。

「這不是千葉門的少門主嗎?據說此人的修為已經是在涅槃的境界,更是大陸上少有的天才和楚葉天並肩崎嶇的天才。」

「真的是秦天明,這下糟糕了,姜柯你能不能夠扛過這一劫呢?」姜可兒的手指在桌面上不斷的敲打著,忽然轉頭對著身邊的人說道:「你們兩個快去救姜柯,不能夠讓姜柯死在這個人的手中。」

站在姜柯身後的兩個人,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想要攻擊這擂台的陣法。

「都是小一輩人的戰鬥,我們這些武道神話級別的人就不要查收進去了。」一個聲音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遞進來,緊接著這個時候空間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那人也打出一個掌法。

兩股強大的力量攻擊在一起,瞬間茶樓被鎮壓出一個窟窿出來了,兩個武道神話級別的人迅速的糾纏在一起。

「所有人聽令,把這些所謂的雲澤學院的經營全部都趕盡殺絕!」

「轟隆!」

在黑衣人的一聲令下,所有隱藏在黑暗之處的人迅速的朝著三大學院的快速的下手,

「還不知道你到底是誰?」楓林站在了姜可兒的面前看著前面的人說道。

黑衣人笑著說道:「我乃是千葉門之中的新任的門主,現在的在千月城之中的黑勢力全都是由我來掌控,你一個人的話不是我的對手,我今天就想要領教一下,傳說中古城山的兩大武道神話的高手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對付你的話,我一個人就足夠了。」恕我按楓林的身體快速的移動出去,衝擊在那門主的面前大楚一個強大的力量。

「看起來你們古城山的武道神話的人還是不錯的嗎?不如這樣吧?這裡的地方實在是太小了,我們到別的地方去比賽一下怎麼樣!」

「就憑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走!」

黑衣人率先飛躍而出,直接衝到了房屋的頂部而出。

楓林也迅速的施展出身法,立刻追擊上去。

這一次的行動,可以說是千月門的高手集體出動,但但是武道神話界別的就已經到了兩位,其他的高手更是不計其數的出現。

閻立本正在和千葉門的一個高手對戰,此刻已經打出了街道上,發出了轟隆的聲響。

兩個天才記別人交手,破壞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你

就在兩個人交手的時候,金秀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來想要抓住姜可兒,卻被守在姜柯身邊的人趁機阻攔下來說道:「金秀你這個老匹夫,居然敢傷害我家郡主,我定要斬殺你。」

「是嗎?這一次可是千葉門和聖女宮兩大門派同時進攻,你們認為你們阻擋的了嗎?」金秀奸笑的說道。

片刻之後,整個街道開始廝殺在一起,誰也分不清楚誰是誰。

此時姜柯和秦天明正好廝殺在一起,秦天明追擊著姜柯不放手,不斷地攻擊姜柯勢必要取姜柯的命不放手。

這個秦天明的武道修為和金門比起來,更加的高強尤其是在殺人的方面,幾乎是招招致命,半點不給別人喘息的機會。

姜柯不得已把空間力量釋放出來,在使用九九八十一種步伐幻化成為不同的身形,不斷地躲避著秦天明的攻擊。

「長虹貫日!」

終於將可開始反擊,祭出了長虹劍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

「轟隆!」

秦天明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姜柯的身邊傳遞而出,手中的長劍差一點就被振飛出去。

秦天明向後連續的退後了記事簿,穩住了身形說道:「好強大的力量,原來你一直在隱藏著你的真實實力!」

「真的是姜柯!還真是一個令人刮目想看的小子呢?」不遠之處的楚葉天看到姜柯攻擊出來的劍法,眼神之中出現了一抹陰狠的目光。

姜柯將秦天明逼退之後,好不容易得到了喘息的時間,一躍而起落在了擂台上的主幹之上觀察著外面的戰爭,居高臨下的看著秦天明,這樣不管秦天明出什麼招式,他都可以在瞬間採取應對。

姜柯的在街道之中來回的看了一眼,只見各方的勢力都在故鄉廝殺著,已經有不計其數的屍體。

這些屍體之後絕大多數都是千葉門和聖女宮中的人,當然了還有三方勢力的弟子,全都是在不知名的情況之下被人給殺死了,到處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

這一次的千葉門和聖女宮準備的十分的充分,早就已經布置好局就等著三方勢力匯聚的時候一起動手,這對於三方勢力來說其實也是一次損失慘重。

姜柯看著姜可兒正在被人攻擊,雖然她的身邊有幾大高手保護,但是畢竟是人多勢眾姜可兒的身上難免也會受傷。

就在千鈞一髮之間,姜柯的一招長虹貫日再度出擊,擊退了姜可兒身邊的武者。

「轟隆!」

以姜可兒為中心爆出一個巨大的漩渦,靠近姜可兒的幾個高手紛紛被真傷,口吐鮮血,同時也倒飛出去,全都當場死亡。

姜可兒稍微的喘息了一口氣說道:「姜柯現在怎麼辦?」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天外將軍就會感到,到時候千葉門和聖女宮的人就會快速的退走。」姜柯安慰著說道。

姜可兒看著場面上的情景,看著攻擊越來越兇猛的武者,饒是一向自認為是天才的她也是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就怕撐不到天外將軍過來了。

這個時候姜柯想起來了洛纖芯送給他的戰鬥圖,他一把把戰鬥圖扔在了半空之中,將真氣湧入其中激活了裡面的長虹,對著姜柯說道:「這戰鬥圖之中的長龍,足以幫助你對付一般修為的武者。」 姜柯看了看姜可兒還是不放心的說道:「這是鳳凰血玉,萬一要是打不過的時候,趕緊催動著鳳凰血玉回到古城山之中去知道了嗎?」

「少城主,你今天的對手是我,本少爺一定要取了你的向上人頭換酒喝!」

秦天明將修為完全釋放開來,體內的真氣不斷地涌動著,接連的斬殺了阻礙他的人飛在了姜柯的面前,直接攻擊著姜柯而來。

姜柯一手推開了姜可兒,一邊是站著了九九八十一種步伐,他的速度分成的快,劃分成為幾個不同的影子,同時攻擊著秦天明。

秦天明也快速的變換著招式,手臂不斷地揮動著,呈現出無數道劍影。

「師弟! 一品寵妃 我來助你!」

昌吉大吼一聲,扛著長槍對著秦天明攻擊而來。

昌吉的修為也是在涅槃的境界,在同等境界之下堪稱是高手中的高手,一般的涅槃境界的武者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更何況此刻的他還是全力的一擊,就算是秦天明也稍微的後退了幾步,避其鋒芒。

「轟隆!」

昌吉的一刀斬殺在地面上,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槍痕。

墨爾本,算到愛 「簡直是找死!」

秦天明一怒之下出招對付昌吉。

「五雷轟頂!」

強大的真氣伴隨著霸道的攻擊,就算是修為頗高的昌吉想要完全的避開這一劍幾乎也很渺茫,他的後背毫無預警之下被刺穿了。

「嗯哼!」

昌吉痛苦的發出了聲音,嘴角之上不斷地流血著:「卧草,這個天才還真是厲害,居然我都躲避不過這強大的一擊。」

秦天明在劍法上的早已可謂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就算是昌吉也難以抵抗住他的一招。

「師兄!!」

姜柯第一次覺得心痛,左手龍吟劍祭出,右手長虹劍作為輔助,攻擊著秦天明。

「來的正好,我正好同時送你們兩個人上路哈哈哈!」

秦天明把劍抽出,連帶著一地的鮮血,在他看起來這個姜柯的境界其實還不如昌吉,就算是身法上和劍法上比較高明,但是也比不過昌吉的修為。

但是姜柯的瞬間爆發力卻是驚人,所以就這一點而言,秦天明絕對不敢掉以輕心。

在姜柯衝到秦天明面前只有幾步的距離的時候,他猛然間出手,秦天明是一個頂級的殺手,很懂得如何把握好刺殺的時機,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敵人的性命。

就在秦天明以為他也絕對可以殺死姜柯的時候,忽然空間開始慢慢的扭曲,劍從姜柯的臉頰的旁邊刺了過去。

「糟糕!」

秦天明大吃一驚,正要準備變化招式的時候,龍吟劍已經刺入了他的胸口之處。

以姜柯目前的修為,這一劍足以殺死一個武道神話的高手。

「嘭嘭!」

秦天明身上防禦的鎧甲變成了一圈圈的光暈,接著散開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沒有想到居然被你給擋住了,不過你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姜柯調動著體內的真氣,沖著秦天明的身上再度的攻擊過去。

「嘭嘭嘭……」

接連著幾劍的追擊,秦天明被逼迫的直接倒飛出去。

但是秦天明畢竟是修為身後的人,接連的承受住了姜柯的幾劍之後居然還能夠穩穩的站住身體,落在了地面山。

饒是這樣,嘴巴里還口吐鮮血出來。

他身上的鎧甲更是全都暴露出來,眼神之中並沒有懼怕的深情,反而是越來越激動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了什麼的鬥技,但是如果剛才你要是不用的話,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姜柯的左胳膊上也被刺傷出來一個小口子,其實剛才姜柯全力爆發出來的劍法,已經是拼勁全力了,居然沒有把對方給擊敗,不愧是一代高手,實力果然是強大的驚人。

此刻的秦天明已經有了預防了,所以姜柯再次使用通天鎖的力量的時候,也未必能夠起到什麼作用。

那麼接下來的戰鬥到底應該怎麼樣戰鬥下去?

姜柯看了昌吉一眼,這才發現昌吉只是受重傷了,並沒有當場死亡但是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治療的話,只怕也是要不治身亡了。

姜柯不顧危險,爪機了昌吉的手臂將他背在身上,快速的衝天而起,落在了千月城城主府的高樓之上。

「用九九八十一種步伐的話,現在應該是逃離的戰鬥圈了吧!」

姜柯被昌吉,全身的真氣全部調動起來,從身體之中涌動而出。

「啊!」

就在姜柯準備快速衝擊出戰鬥圈的時候,這個時候的秦天明也是追擊而去。

秦天明有些吃驚的說道:「真是好厲害的手法!」

「轟隆!」

片刻之後,姜柯落在了地面上,以他目前的位置應該是距離城主府是不遠了。

只要是回到了城主府之中,難道害怕這個秦天明會追到城主府之中去嗎,就算是追到城主府也進不去,畢竟城主府還是有護城大陣在守護。

但是,就在姜柯準備衝進入城主府的時候,這個時候的金門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站在了遠處說道:「哎呀啊!少城主,你這是要去哪裡呢?」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初那個闖入移動鐵方的少年天才周瑜,就是你少城主不知道本少爺說的隊不敵啊!周瑜!」金門的嘴角上勾起了一抹邪笑說道。

姜柯站在大陸中央的位置,淡淡的說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哈哈哈!少城主還真是會裝啊!沒關係,知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你心中明白就行了。」 我的人生能無限讀檔 金門笑著說道:「現在放在你面前只有兩個機會,第一跟我去移動鐵方你還是有活命的機會,第二嗎?這秦天明要是追擊上來的話,只怕你要是必死無疑了。」

姜柯說道:「選擇,從來都是我做的最套呀的事情。」

「那麼就由我來替你選擇吧!哈哈哈哈!」後面的秦天明追擊上來,站在他的身後彷彿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一般。

「我說金門,這個姜柯的名可是我的,你來這裡湊什麼熱鬧啊!」秦天明不陰不陽的說道。 「秦兄說笑了不是,不過是一個人頭而已嗎?我自然是不會和你象徵的,不過這個姜柯十分狡猾,秦兄你可是要小心的應對了。」

金門說完飛身而起落在了不遠之處的房頂之上,看似只是隨意的一落,但是卻有著縱觀全局,不管等一下姜柯從什麼地方逃走,他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直接把姜柯截殺。

在兩大高手同時的進攻之下,姜柯想要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的五識打開發現,周圍的幾條暗部的小巷子裡面應該是有不少的武道高手,正在埋伏其中。

就算是姜柯僥倖的能從這兩個人的手中逃走,但是暗部的高手就會在瞬間全體出動,到時候姜柯就是插翅也難飛了。

這個金門為了姜柯還真是花費了不少的功夫。

「這個少城主可是剛剛突破了涅槃的境界,但是卻比一般涅槃境界的高手還要強大,秦兄等一下可是要小心了。」金門雙手抱彼的看著眼前的人。

「真是剛剛突破你涅槃的境界嗎?」

秦天明怎麼也不相信,剛才姜柯表現出來的實力居然是一個剛剛突破涅槃境界的人表現出來。

「既然這樣的話,今天的姜柯是必死無疑了。」

秦天明看著姜柯的目光,變得更加的陰沉了。

秦天明和姜柯兩個人站在姜柯的兩邊,由於兩個人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導致周圍的靈氣都快速的朝著兩個人集中。

「師弟……師弟……你還是快點……放我……下來把!……你這樣的話……我們……誰都……走不掉……」趴在姜柯後背上的昌吉,聲音十分虛弱的說道。

「師兄,我們可都是雲澤學院的人,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流!」

姜柯看著前面的兩個人,目光炯炯有神不在有逃走的意思,既然他們距離城主府已經是非常近的距離了,如果這裡爆發出來戰鬥的話,他的那個便宜老爹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趕過來,

到時候,他們兩個也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姜柯拿出一棵丹藥放在了昌吉的嘴巴之中,將昌吉放在了地面上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師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安心養傷,師兄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把你帶出去。」

昌吉坐在地面上,虛弱的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想要搖搖頭,示意姜柯快點逃走,但是卻被姜柯打斷:「師兄,你要相信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