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暗影之力?』他從阿奇爾那裡聽說,這是職業者『血脈覺醒』后,學習盜賊工會傳授的一種特殊力量運用方式,轉變成的暗影之力。

這種特殊的血脈力量更偏向於『速度』與『爆發力』,在力量與耐力則稍遜,但配合一些合適的通用技能,或盜賊專屬技能,任何人都不敢小看。

盜賊真正的殺招,都是配合暗影之力在使用。

洛基費盡全力去模仿,肌肉發力與關節動作都達到95%相似,但使出的技能殺招的威力,卻連盜賊的三CD達不到。

「職業者的血脈力量,才是這些這些技能殺招的門檻。學徒想勝過真正的職業者,近乎於不可能的。」

洛基的法術親和一般,因為缺乏最基礎的冥想術,無法構建精神符文,他只能勉強用出最低級的戲法,連0級法術都難用出。所以想提升實力,只有從職業者這方面看起。

差不多快深夜了,小法圖娜垂著腦袋瓜,瞌睡個不停,相等洛基給她講睡前故事,沒想到小女孩先睡著了。

抱著小法圖娜回了放假,把她安置好,洛基轉頭也休息了。

睡眠是身體恢復和肌肉增長的必要方式,尤其是洛基的身體,還處在持續生長發育年齡,他也要注重每天充分深度睡眠。

……

轉過天,洛基並沒有貿然接冒險任務,而是帶著小女孩先熟悉一下森金鎮的情況,在自己記憶區生成一副較精確的空間地圖。

之後他以此,還考察小法圖娜這幾年學到的知識,以精確坐標尺,繪製出簡單的森金鎮地圖,周邊森林區域也要畫個大概。

小女孩幾年來畫畫水平見長。

不再是那種幼稚兒童畫,有些像是簡單速寫畫,再用尺子比對一番,畫出的平面地圖,與鎮子有三四分相似。

這就不差了,至少洛基非常欣慰,說明他自己篡改的四年義務教育教材,還是有一定效果的。

洛基還沒誇她幾句,小女孩就有些驕傲了。

她還提出了一些要求,非要讓哥哥完成冒險任務時候帶上她,再三保證絕不會添麻煩。

小法圖娜的確有了自保的能力,甚至在巫師法術方面,還要遠勝過他,小女孩在沒基礎的情況下,還能一口氣用五次荊棘纏繞,比普通的低級巫師學徒還要厲害。

於是,在矮人庇古的建議下,洛基帶著小法圖娜,先從冒險任務欄中,那些簡單易完成的任務做起。 冒險者工會,洛基每天上午會去上一次,以海量的儲存記憶,把能接取的冒險任務都記了下來。

連最低級那種都沒落下,包括只有十個銅子的獎勵,送貨送信任務等等。

然後以統籌學計算方法,把簡單的任務合理分配歸類,分別制定或耗時少,或安全度高,或獎勵較高的幾個不同任務組合。

決定下來后,兩人再去桌台那邊,找工作人員統一接下那幾個任務。

小法圖娜在旁邊見怪不怪,洛基讓她用白紙記錄下來,給換算成數字,當做數學應用題,讓小女孩自己去琢磨答案。

任務大多是在森金鎮中完成,而且一點也不難,送貨、修理、替人跑腿,一般不到大半天的時間,洛基已經跑完好幾個任務。

半精靈的做法,在冒險者工會中不算隱秘,多數人是以輕蔑的眼光看待他,認為他是一個帶妹妹的保姆,膽小鬼。

連一些認識半精靈的鐵盾冒險者,聽說這些也有些失望,這不像一個勇敢冒險者該做的。

……

兩天多時間,賺了幾十枚銀幣,小法圖娜高興的直跳。

洛基心如平湖,他是非常自我的人,並不在意周圍目光,幾天來任務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熟悉這裡的環境,也讓小女孩增加一些經驗。

他同時也抽出時間,重新打制了幾個趁手的武器工具,之前狗腿刀和爪刀都有些不大適合了,握柄與刀身都略短,並不方便。

狗腿刀工序耗時耗力,只能等以後再打造。

洛基暫時打了一柄開山刀替代,對敵不太適合,但用於叢林劈砍荊棘,再適合不過了。

至於短刃類防身武器,戰術爪刀他還隨身攜帶,直刀他以前送給了小女孩。所以他利用幾天的時間,打造了一柄長刃大獵刀,這耗費了他不好心思,連被長期佔用鐵匠小屋的矮人都有了怨言。

長刃大獵刀的外形與普通短刃匕首迥異,更像加長型的蘭博刀。

足有37cm的刀身長度,刀刃鋒利略有些弧形,刀柄是結實的胡桃木,整體外形猙獰可怕,還具有一點劈砍效果,比一般短劍要兇悍的多。

弩弓來不及重新打造更換,還是用蠻錘老爹親手做的短臂弩,單獨更換了弩弦校正,還能一直用上些年頭。

洛基與小法圖娜,上午又出現在了冒險工會,大廳里一早就有冒險者等在那裡查任務。

「看那,保姆先生又來了,這次是要找寵物犬,還是幫人修房頂?」

半精靈森冷的看了那人一眼,腳步沒停,直接來到有工作人員的櫃檯處。

櫃檯後面,那臉上有道傷疤的中年女性員工問,「先生,這次要接哪幾個任務?」

洛基笑了笑,「一個,第24排的E級收集草藥任務,收集血曼花……」

中年女性看了半精靈一眼,說道:「我要提醒您,這種植物大多出現在焚木森林,您一個人尋找採集的話,需要注意那裡的地精強盜。」

洛基點點頭表示明白,這是藥劑店委託的長期任務,掛在任務欄幾個月了,獎勵還算不錯,他之前就有所了解。

接了任務后,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就匆匆離開了,後面引起一陣不懷好意的言語。

一個盜賊裝束的冒險者不屑道:「半精靈,真是個蠢貨,單人就敢接焚木森林的任務。」

旁邊油滑聲音也帶著惡意,「哈哈,我想半精靈是忽略地精這個辭彙了。一個人在採集的時候,地精強盜會騷擾到他發瘋,尤其是在孤立無援的森林中,沒準比他修房子還危險。」

「好吧,這次估計是半精靈太想證明膽量,不過真沒腦子了,我看他肯定要吃一些苦頭了。」

聲波聽覺的優化功能,讓他察覺到後面一些言語,早上等在工會的,通常被冒險團發配,一些實力不足或不受人待見的邊緣冒險者。

洛基一分鐘好幾個銅子,沒時間和這種碎嘴的傢伙計較。

森金鎮的黑木圍牆並不嚴密,他抄近路,帶著小法圖娜從北邊的一處缺口離開小鎮,向著北邊遠處的焚木森林行去。

穿過森金鎮周邊的密林,還需要大半天的行程,才能到達焚木森林。

據說那裡曾發生一起森林大火,後來雖然重新長出一片林木,也恢復了正常的生物鏈,但奇怪的是,新生的樹木植被,外皮都都保持有一段熏黑的痕迹,由此命名,還被一些牧師神甫認為不祥之地。

小法圖娜不時的警惕著周圍環境,對於密林穿行,小女孩已經輕車熟路了,背著一個小號背囊,走了半天也沒喊過累。

一開始周圍野獸不多,附近有不少獵人設下的陷阱,但大多已經被拆除。

甚至被拆除的陷阱旁,還留有一段簡單通用字,是德魯伊學徒留下的,警告獵人、偷獵者嚴禁捕殺動物。

這有點像異界動物保護協會,希望這半精靈的小女孩,以後別這麼盲從。

洛基用開山刀劈砍枝杈,兩個人一路小心行走著,但也免不了發出一些聲響,一隻漂亮的野林雞躥了出來。

半精靈放下開山刀,抽出挎在背後的弩弓,抬起的時候,發現野林雞被一段荊棘藤條纏住,受驚的發出掙扎。

0級法術『荊棘纏繞』,是小法圖娜在一旁揮著小手,快速念著巫師咒語施展的低級法術。

洛基也不客氣,弩矢一箭刺穿獵物脖頸,小法圖娜在一幫高興的拍手。

他白擔心了,小女孩只是空有德魯伊天賦,並不忌諱獵殺吃肉。

雖然周邊森林沒有秘語之森那麼危險,但還是要注意一些野獸毒蟲,中午尋到了一個安全宿營地,把獵物處理一下,簡單生火吃了一頓熱食。

小法圖娜吃什麼都香,洛基讓她學會警惕周圍,同時在旁給她講了一些,關於森林裡生存和注意的危險事項。

小女孩雖然有天賦潛行術,但洛基不能讓她滿足於此止步不前。

灌輸完一些前世精選的野外生存知識后,洛基還不定時考察小法圖娜,使她小臉的表情經常有一些愁苦。

向北行走了大半天時間,森林更加茂密,地形也開始出現複雜的起伏。

二十銅子買來的地圖,超出森金鎮二十公里範圍后,誤差就變得很大了,好在他根本不依賴那簡陋的地圖。

一路行走,腦中的3D空間地圖已經校正,按這速度,不到晚上就會抵達焚木森林。

採集任務並不緊急,他雖然有微光夜視輔助,但沒必要冒險趕夜路。

露營的時候,小法圖娜旁邊的樹上,一個繭子突然破裂,一窩淡黃色花斑蜘蛛無聲無息的從樹上涌了下來。

小法圖娜瞪大了眼睛,一時竟然沒反應過來。

好在數十隻醜陋的蜘蛛忽略了小女孩,都朝著背對這裡,正在生火的洛基爬了過去。

「小心……」

洛基心有所感的轉過頭,同時抽起一根燃起點火苗的乾柴,正好看到一團藍色的法術轟在這群花斑蜘蛛間。

一團綠色黏糊糊的液體四下飛濺,同時還有一些蜘蛛殘肢被崩了過來,濺到了洛基的身上不少。

洛基立刻踩死,或用火燎死剩下的花斑蜘蛛。

綠色的是昆蟲血液,這種蜘蛛其實毒性不大,所以其實沒什麼危險,只有有點噁心而已。

小法圖娜一個屁墩坐在地上,臉色有點發白,並不像是嚇得。

「難道是因為剛才的法術飛彈,法術反噬?小法圖娜並沒念咒語?」 「法術默發,導致的精神反噬?」

洛基的心有些懸住了,趕忙跑過去查看,小女孩只是臉色有些發白,像是精力透支的模樣。

一瞬間他聯想到的是,巫師筆記中這晦澀的通用語辭彙。

幾天前在森金鎮中買的一些文字書籍,增加通用字儲備后,也破解巫師筆記中的一些信息。

(默發)0級法術飛彈。

只有對法術基礎構成,了解的足夠深刻,精神控制與法術親和足夠強大,才能嘗試默發或瞬發的法術,只有正式的巫師才有可能嘗試。

他仔細查看著小法圖娜,半晌,才發現小姑娘沒有大礙,洛基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半精靈小女孩還安慰他道:「剛才只是暈了一下,之前用邪巫法術不是這樣的……」

「不管之前怎麼樣,以後除非你自己遭遇危險。不然嚴禁這麼使用法術,必須按照手勢與咒語的步驟。」

洛基措辭嚴厲,「不能亂來,我這是為了你好,明白嗎。」

「明白了。」

小女孩裝作反省的樣子,過會,才站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表示自己已經沒事了。

洛基把短臂弩遞了過去,「學會用這個,不要只依賴巫師法術,邪巫這種力量,在外人面前是不能展露的。」

「教會可不管你是孩子還是老人,凡是邪巫、邪魔,都會被燒死。」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森林漸漸歸於平靜,只是遠處偶爾幾聲鳥叫,提醒夜行動物出來捕食。

周圍已經被清理出一小片安全地,沒有隱藏的毒蟲小獸,用細繩枯枝,也設置了一些安全警戒線。

營火升起,簡單解決飲食后,小法圖娜嘗試練習弩弓。

她有些吃力的端起弩弓,需要藉助兩條手臂的力量,好在迷鎖中的幾年,小女孩也參與了不少的鍛煉,她比同齡人的身體素質好一些。

『嗡~』弩弦一聲輕響。

本來射向遠處樹榦的弩矢,不知怎麼插進了洛基的腳下。

小法圖娜嚇了一跳,發現哥哥沒時候她才安心,卻再不敢對他的方向瞄準了。

「回去后,為你做一把適合的弩弓,這個有些太重,與你手臂長度也有所不符,不用擔心會射傷我,連迷鎖那射箭怪物都對我沒辦法。」

後面的話她沒有聽到,只聽到哥哥為自己打造弩弓,直到睡覺的時候,小女孩的臉上都一副燦爛的表情。

營火噼啪的燃燒著,洛基坐在熟睡的小法圖娜旁邊,又掃視了周圍一眼后,這才安心閉目休息。

聲波聽覺調節至最敏感,然後整個人沉入到深層意識中。

星體意識之種,如同懸在天空的星系團一般,深邃而宏大。七天倒計時重新歸零,一點信息束化作星光緩緩落下。

信息束的情況,讓洛基有些驚訝,隨機到的是人工製品,一套完整的射魚器。

一支鋁合金射架桿,四套八股橡皮筋,合金魚箭12支,大馬力魚線兩盒,一個金屬漁線輪。所有這些都裝在一個包裝盒當中,就像剛從倉庫中拿出來全新的一樣。

洛基還沒想好怎麼用,但這無疑是一件好東西。

尤其是那不起眼的『橡皮筋』和『大馬力魚線』都是化工製品,這世界無論如何不會有的東西。

由於暫時還用不上,為了不增加負重,洛基沒有貿然具象化。

夜漸漸深了,他也開始休息起來。

……

第二天上午的時候,兩人就已經抵達了焚木森林,那一顆顆有些碳化的樹榦特徵,再明顯不過了。

一路行進,小心查找要採集的任務植被,

但還未發現那種寄生的藥材植物『血曼花』,卻已經發現了地精的遺留的蹤跡。

地面一些干硬的泥土,還留有曾經小型類人生物的腳印,樹根附近還有一點惡臭的味道,黑乎乎的,像是地精的糞便。

輕聲吩咐小法圖娜,注意別踏到枯枝上,地精不值得畏懼,但這東西是群居在一起,欺軟怕硬,經常會圍攻落單的冒險者。

一大一小兩個身影開始潛行,洛基辨認地上印記,多年前從盜賊那裡得來『基礎追蹤術』之後,他早就舉一反三,成為一個辨認痕迹的老手了。

附近沒有血曼花,那就先找地精的麻煩。

一個地精能換無十個銅子,收集地精的耳朵,是長期的任務。

痕迹有點模糊了,應該超過半個月的時間,好在最近沒下大雨,還能分辨的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