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先是那金色的玉璽,明顯是大楚皇者楚皇的手段,吳天知道,這是一個法寶,不過法寶竟然有著如此毀天滅地的威力!

至於上天宮還有殘月宮,這兩樣法寶雖然同樣威力無窮,不過吳天知道,在這其中絕對不是一個人來操縱的,說不定有著數十上百人通力協作,那樣的法寶威力強大毋庸置疑。

可是這枚金色的玉璽,吳天感覺到道,這是楚皇一個人操縱的,強大無匹的法寶能夠輕易壓垮山巒,這樣的東西竟然能夠被楚皇一個人調動!

至於紅色的火鳥,顯然是烈陽夫人的手段,火鳥一個噴吐,就是數百丈的火龍橫亘天際,整個天空都被火焰所灼燒,宛如天地都在燃燒一樣。 那天魔的虛影,被金色的火焰沾染上了,竟然也開始緩慢的灼燒。天魔虛影明顯不是實物,可是那金色的火焰也絕對不是凡火,兩者碰上了,竟然隱隱有著半斤八兩的味道。

「那個烈陽夫人,跟你走的可能是一個路子,她現在融合到了火鴉之中,差一步就能真正的達成變身了。」

吳天一愣,隨即想起了自己的一氣化龍訣。一氣化龍訣最終的目的,就是讓人化為神龍,而烈陽夫人,難道也修鍊了類似的手段,不過她變化的,是傳說中的金烏。

「這樣的手段,在仙界並不少見,不過真正能夠修鍊成功的,卻很少稀少。而且就算你們修鍊成功了,也只會是人不人,龍不龍的中間形態,很不受待見。」

劍靈兒顯然對於這種試圖在轉換種族的手段有些不屑,畢竟在她看來,堅持自己的種族是一件值得誇耀的榮耀。

「不過,就威力而言,類似的手段一旦成功,的確可以給你增強很大的戰力。這個烈陽夫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吳天眼神更加明亮,烈陽夫人這未成熟的化形手段,就有了如此的威力,而吳天相信,自己的一氣化龍訣,並不比烈陽夫人的手段差。

這讓吳天更加的期待。

玉璽金光萬丈,火鴉漫天飛舞,跟天魔虛影陷入了鏖戰之中,現在的天魔虛影再也不負剛才的威風八面,頭頂上壓著一個玉璽,堂天魔虛影的身高明顯低矮了一截,陷入壓力山大,而火鴉的火焰不斷的灼燒天魔虛影,讓它怒吼連連。

「殘月老鬼要拚命了,否則他將沒有機會。」

吳天剛剛說完,果然天魔虛影一聲怒吼,竟然硬生生的震飛了頭頂的玉璽。不過玉璽嗡鳴大作,緊接著聲勢如同轟雷,再次狠狠砸下。

不過有了這一絲的喘息之機,天魔背後無數的觸手忽然猛然伸了出來,好像從平地上突然生出一道烏雲,籠罩了天際。

吳天甚至看到了一根觸手卷到了雲霄頂上,頓時無數的房屋倒塌,整個雲霄頂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吳天額頭流下了一絲冷汗,這恐怖的威力,幸虧他有先見之明把自己的女人們放入了幻靈天中。同時隱隱嘆息,這樣恐怖的威勢,這一次雲霄宗想要毫髮無傷,也不可能了。

「照這樣下去,咱們這邊必然損失慘重。這個瘋子知道無法擊敗咱們這邊的強者,已經開始大肆破壞了。」

吳天神色一凜,原來殘月老鬼竟然打的這樣的注意么。

「吳天,接下來注意看了,如果我沒有猜錯,雲龍子估計所學的是雲霄子,這也的話,他重視的是法術。接下來的這一擊法術,也是雲霄子的成名技能!」

吳天一愣,立刻注意精神,果然龍瞳發現,整個雲霄宗上方,不,不僅僅是上方,是整個雲霄宗中的雲氣,突兀的運轉了起來,彷彿被某個存在調動了起來一樣。

「這種感覺,跟九霄沖雲訣很像!」

「九霄沖雲訣,是雲霄子後期研究出來的一種適合所有人的功法,而他本身確實觀雲霧入道,天上地下所有的雲霧,都可以是他的力量。一聽到雲龍子這個稱號,我就猜測,這個雲龍子可能是傳承的雲霄子的真正道統。」

果然,劍靈兒話音剛落,天地間的雲霧宛如被什麼給捲起來一樣,瘋狂的朝著一個方向聚集,在哪裡,吳天似乎看到了雲龍子的身影。

他淡然而立,右手並指如劍,高高舉起,天地間的雲霧在他的靈力的引導下,迅速的聚集,直到形成了一道直徑百丈,高達萬丈的通天巨劍。

「這是,神劍!」

沒錯,這一柄由雲霧聚成的大劍,竟然跟曾經雲霄宗的鎮宗之寶神劍萬分相似,看樣子,這個雲龍子果然是得到了雲霄子的道統。

「轟!」

玉璽再次壓上了天魔的頭顱,而金烏噴出了一道千丈火龍之後身體黯淡,迅速飛退,把空間給留了出來。

「要來了!」

雲龍子並指一揮,無聲無息,天地間卻陡然颳起了猛烈的風暴,無數的風暴劇烈的壓縮,越來越淡,最後竟然消失不見。

雲霧消失不見了,天地間卻多了一絲黑線,如同髮絲一樣的黑線,橫亘整個天際,把天魔的虛影也籠罩在了其中。

「嗤嗤!」

一瞬間,黑線之中竟然噴射出了無盡的雲霧,好像沸騰的開水一樣,可是吳天卻看得目瞪口呆,因為雲龍子的那一擊,竟然把天地間的雲霧壓縮到了幾乎無形。

這無形的一劍,卻蘊含著壓垮天地的壓力,而現在,這些壓力在天魔內部釋放了出來。

「贏了!」

吳天再也沒有猶豫,朝著雲霄宗進發,而天魔的虛影,在天魔的哀嚎中斷裂成了兩半。

一路飛向雲霄宗,吳天不僅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因為吳天感覺到,等待他的恐怕是一個慘烈的戰場。

吳天無法想象,在數個玄庭境界強者用出了最強手段火拚之後,會對整個雲霄宗造成什麼樣的破壞。

最起碼,現在吳天看到的,整個雲霄頂破爛一片,如果載挨上幾次攻擊,說不定這個雲霄宗的核心地域,就會被懶腰斬斷,到時候會對整個雲霄宗造成多麼大的破壞?

現在,吳天隱隱感覺到了把所有人放在了密雲古林裡面的高明之處,如果放在雲霄宗內招呼這些不速之客,恐怕等待整個雲霄宗的就是推倒重建了吧。

飛入雲霄宗,離著密雲古林還有相當的距離,吳天已經看到不少面帶憂色的雲霄宗弟子,正在緊張的忙碌著,特別是雲嵐山上的靈藥房,人員進進出出,幾乎前腳挨後腳。

就連李青衣竟然也出現在了第一線,臉上帶著一絲疲憊的神色,顯然是為無數數不盡的傷員發愁。

看樣子,至少李青衣沒有因為吳天的話徹底沉淪下去。至於她本身怎麼想的,是繼續相信段天一,還是相信吳天還有老煙槍的故事,吳天也不打算理會。

吳天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幫助雲嵐山獲得了不少的利益,也讓這個李青衣度過了難關。這一切,都是因為老煙槍心中對於李青衣的一絲念想,吳天本身,對於李青衣卻沒有任何的好感。

吳天不再停留,繼續朝著密雲古林飛去,看到了雲嵐山上密密麻麻的傷員,吳天心中雖然更加緊張,卻平安了不少。

至少整個局面已經穩定了下來了,依靠雲霄宗的靈藥儲備,只要不是什麼危及性命的大型傷勢,估計都能夠痊癒。

雖然對於雲霄宗沒有什麼歸屬感,不過畢竟是一同戰鬥過的戰友們,特別是跟吳天比較親近的那群年輕的先天強者,吳天希望他們還都活著。

一進入了密雲古林的範圍,哪怕吳天心中早就有了預期,可是真正看到這麼多的慘狀,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首先是密雲古林的環境,密雲古林常年籠罩在雲霧之中,整個環境出了參天古樹就是濃密的雲霧。

可是現在,所有的雲霧全都消失不見,在烈陽夫人金烏火還有雲龍子大幅度的調動之下,整個密雲古林的雲霧消散一空,露出了黝黑陰森的樹木枝幹,整個密雲古林竟然是一片詭異的烏黑色。

這樣的烏黑色,不由的讓吳天想到了那塊詭異的石板,同樣的顏色,這一切到底是巧合,還是那塊石板的影響?

不僅是所有樹木露出了真身,從上往下看去,整個密雲古林竟然密密麻麻的分佈著無數晶瑩的紋路,紋路的交匯點還有巨大的節點,每個節點都有一個先天級別的長老在調整者什麼東西。

這應該就算封靈大陣了,原來封靈大陣一直就藏在這濃密的雲霧之下,說不定這些雲霧還是為了掩蓋封靈大陣的本質,而被人工弄出來的。

看著這涵蓋幾十里的巨大陣法,吳天也不禁為雲霄子的大手筆而震驚。可是就算是這樣強大的陣法,似乎也無法完全控制住那塊石板。

以上都是密雲古林隱藏起了的風景,不過讓吳天真正震驚的,卻是明顯是一群人惡戰的手筆,幾乎扭轉了整個密雲古林的環境。

先是一片光禿禿的沙地,沒錯,密雲古林中突兀的出現了一片沙地,沒有樹木,沒有雲霧,甚至連花草灌木也沒有,只有一層灰燼。

這應該就算烈陽夫人的手筆了,最明顯的特色,就算她強大的火焰幾乎燒毀了一切,甚至在這片沙地的中央,有一艘巨大的殘破的大船遺骸。

正是百巧舟!

用特殊材料製造,想要用來克制烈陽夫人的百巧舟,竟然被烈陽夫人幾乎燒成了骨架,其中自然也在沒有多少活人的跡象,不知道是撤退了,還是死在了烈陽夫人手下。

其次,最顯眼的確實一道溝壑,橫亘數里,寬度也有十幾米,巨大的溝壑好像新生成的山谷一般,讓人一眼看不到底部。

這就是雲龍子那一擊最強的法術,模仿當年雲霄子開天闢地一劍而來的手段。那一劍,讓吳天感觸很大,因為吳天的九霄沖雲訣,也是用來玩雲霧的。

那一劍,其中蘊含的恐怖的威力,還有對於整個天地規則的理解,毫無疑問震撼了吳天,也為吳天打開了另外一扇窗。

吳天這才從劍靈兒那裡知道,先天以下的所謂功法戰技,都是仙家手段拙劣的模仿還有修改,至於真正的仙家法術,吳天現在幾乎一個不會。

九霄沖雲訣的戰技,吳天雖然已經完全掌握,但是仍然沒有從這種弱化版的手段中走出去,所以吳天掌握的這一切,仍舊只能夠稱得上是戰技。

哪怕地階高級,也是戰技。

地階高級離著天級,雖然只有一點點的差距,這確實戰技還有仙法之間的差距。除非吳天真正的吃透了自己的力量,把雲霄精氣用仙法的形式表現出來,否則仍然不會入門。

不孤傲劍靈兒自然也安慰了吳天,因為所謂的修仙,只有從玄靈境界,掌握了神識開始,才算是真正的入門,進入了玄庭境界,才能夠開始掌握仙家的力量。 吳天現在迫切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力量而已。

回想著魔影的強大,回想著今天九死一生的戰鬥,看著地面上無數的斷肢殘臂,吳天的雙拳悄悄握緊。

離著他掌控全部的力量,自由自在的生存在連雲大陸,保全自己看中的一切,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少宗主,是少宗主!」

幾個年輕人的聲音響起,吳天一愣,隨即也露出了笑容,這些聲音吳天這些日子已經很是熟悉,他們就是跟吳天一道的雲霄宗年青一代。

果然,幾個人匆忙的飛了過來,不過相比吳天,他們更加凄慘,人人身上帶傷,徐威更是扶著自己的手臂,顯然手臂已斷。

見狀,吳天連忙挑選了幾樣見效快的靈藥,塞給了眾人。

「這,這怎麼好意思!」

徐威還想要推脫,吳天白了他一眼,道:「你的手臂,還想不想要了?」

徐威尷尬的笑了笑,吳天手中的可是四品靈藥,哪怕徐威是先天強者,僅僅靠著雲霄宗提供的資源,他也無法事先準備。

徐威不同於吳天,他是一個徹底的凡人出身,沒有任何的家世背景。憑藉著個人超絕的天賦,硬生生的用等級不高的功法擠進了先天這個層次。

因此,在這個艱辛的過程中,他深知陣營搖擺的厲害,因此從不攝入各種黨派的爭鬥,因為他這樣的孤家寡人,從來都是被人當做炮灰的第一選擇。

可是現在,面對吳天的葯,他不得不選擇了接受。因為他的額手臂已經徹底斷絕,如果沒有上好的靈藥的話,一定會留下病根。

「就算是我借給你的好了,日後有了足夠的資源,還給我便是。」

吳天的確只是出於好心,雖然靈藥珍貴,不過現在的吳天還真的不會缺少這些靈藥。為了打消徐威的疑慮,吳天把適用於個人的靈藥,塞入了他們的手中。

「如此,便卻之不恭了!」

徐威一咬牙,趕緊打開靈藥,矯正手臂塗抹了上去,儘管嘴上說的很艱難,不過看樣子他對於這能夠快速緩解斷臂傷勢的靈藥,十分的渴望。

有了徐威帶頭,別人不再猶豫,紛紛接受了吳天的好意,只有一個人除外。

羅青。

羅青雖然一身血污,不過卻意外的沒有受傷。吳天想了想便釋然了,因為羅青是雲霄宗少有的馴獸師一樣的人物,而且現在,他最愛的那條蟒蛇,已經從他的脖頸上消失不見。

不僅如此,吳天仔細一看,人數還少了兩個。

吳天心中默念他們的名字,嘆了一口氣。

「你去幹什麼了?」

羅青忽然抬頭盯著吳天,冷冰冰的目光讓吳天皺眉,他的語氣更是如同吃了火藥一般,直指吳天。

眾人臉上的一絲喜悅立刻消失不見,雖然他們也有些奇怪,剛才開戰的時候這個實力最強的少宗主去了何方,不過羅青直接提出來,這就是赤裸裸的打臉了。

不少人也暗中猜測,吳天是不是找機會直接躲了起來,而且他們也心中暗自相信了這一點。雖然一開始有些憤怒,不過仔細一想,能夠在那樣混亂的局勢中,從玲瓏心這樣的強者手中全身而退,而且脫離戰場,這本身就是一種能力。

就像他們幾個,雖然也有心脫離戰場,或者乾脆藏起來等待戰爭結束,不過戰場這個巨大的絞肉機一段運轉起來,他們只能夠在不斷的廝殺中疲於奔命。

吳天淡淡的看了一眼羅青,卻沒有生氣。失去了凶獸的羅青,雖然不至於實力大損,不過吳天知道,他恐怕是那種把寵物真正當成親人的人。

聯想前世許多熱愛寵物的人,特別是那些老人們,寵物對於他們的意義不亞於生命的一部分。

「少宗主,你不要生氣,這場戰爭,羅青的寵物死了,咱們犧牲的兩個人裡面,他也都認識,還有一個是他的好友……」

吳天微微搖頭,伸手制止了徐威的勸說,徐威臉色一變,以為吳天要跟羅青過不去,還想在說什麼,卻被身邊的人拉住了。

他們的態度很明確,剛剛用上了吳天提供的高等級靈藥,而且羅青這是主動挑釁吳天,他們不幫助吳天也就罷了,再幫助羅青,像什麼話?

吳天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沒有怪他。我也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告訴你們也無妨,剛才我出了雲霄宗,經歷的兇險,不必你們差。」

見吳天如此的坦誠,眾人臉色變好了一點,在他們看來,吳天這就是變向承認逃離戰場了。這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回想幾個玄庭強者毀天滅地的戰鬥,那個時候他們這些先天強者也只能抱頭鼠竄,拚命的自保。

吳天能夠預見這些災難,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吳天能力的體現。至於吳天口頭上說的兇險,眾人下意識的以為吳天這是給自己找台階下而已。

「膽小鬼,懦夫!」

羅青依舊不依不饒,吐出了這幾個字,眾人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羅青,你這是什麼話!戰場無情,任何人都有自己決斷的權利,少宗主一開始可是對上了玲瓏心,你在胡說什麼!」

徐威也慌了,羅青也是他的好友之一,他生怕兩人產生不可調和的矛盾,這樣的話,實力損失慘重的羅青,恐怕處境會更加艱難。

他們這些沒有背景的先天強者,其實也是靠著自己的實力吃飯,實力差了,資源也會打折扣,黑上加黑,恐怕羅青以後難以存進了。

在吳天眼中,羅青就像一個失去了心愛寶物的孩子,正向周圍人發著脾氣。的確,如果吳天不做解釋的話,確實從道理上過不去。

不過眼前的這些景象,吳天也早有考慮,他大手一揮,一樣東西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眾人面色一白,因為他們忽然發現,眼前多了一具屍體。一時間,他們心中納悶,吳天這是要幹什麼,要用屍體警告羅青?

可是,總歸還是有人眼尖的,可是這個人,竟然是羅青。

「這是,柯刑!」

羅青驚呼出聲,他的蟒蛇,就是被巫門的人用無盡的毒蟲生生的耗死的,儘管蟒蛇臨死也殺了許多的敵人,但是這在他的眼中,依然得不嘗試。

加上羅青發現吳天一直沒有出現在了戰場上,他不由得開始幻想,如果吳天沒有脫離戰場,他的寵物,會不會幸免於難?

這種想法佔據了他的大腦,讓他失去了理智。

「原來如此,」徐威露出了瞭然的表情,道:「的確,我們跟巫門激戰的時候,巫門的少主柯刑確實不在。」

「沒想到,竟然是少宗主追殺柯刑去了。柯刑身為巫門的少主,實力定然非凡,少宗主想必也是經歷了激戰吧!單憑這個功績,恐怕整個雲霄宗,也沒有人能夠比擬少宗主。」

羅青臉色變得通紅,他支支吾吾,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話來。

「我原以為柯刑不足為慮,只不過事實上戰鬥卻出乎了我的意料,等我擊殺了柯刑,雲龍子真人已經開始施展那驚天一劍,我只能等風暴過去才能返回。」

眾人紛紛點頭,在那幾個玄庭強者互相拚命的時候,他們也感覺自己完全是海中小舟,難以自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