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西陰大帝高高躍起,突然想起幕賬陣法,知道自己無論如何是逃不出去了,只得又回身拍向黑亦辰。

黑亦辰的速度快若流星,早已追到西陰大帝身前,他不閃不躲,也輕輕一掌拍向西陰大帝。

仙山飛沙走石,好好的宮殿隨著這一掌的掌風坍塌了,天空被塵埃遮蔽,黑不見天日。

「嘣!」

「嘣!」

兩人的手掌都結結實實地打在對方胸口,在對方衣衫上印下了一個五指掌風,透過衣衫可以看見肌肉。

西陰大帝的肌肉凹陷下去,還可以看見一塊焚焦的肌肉,他痛得倒吸一口涼氣。當他看向黑亦辰胸前肌膚時,只看見金光一片,他竟然看不透這小子的修為!

那小子居然一臉輕鬆,好像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黑亦辰有點無語地看看毫髮無損的手掌,說道:「你的戰力果然很一般,原來依仗的只有這個混沌塔而已。」

如今的西陰大帝戰力,就連黑天義都比不上,畢竟他剛被神龍炎帝擊傷不久,尚未復原,戰力只能有七八成,對黑亦辰來說根本不夠看。

其實,原本西陰大帝的戰力就不算很強,只是依仗著逆天的混沌塔,讓他有機會克制住神龍炎帝,但若要與神龍炎帝正面對決,也遠遠不是對手。要不,神龍炎帝也不會有機會繳獲了他的混沌塔。

「嗡!」

混沌塔瞬間回到黑亦辰身旁,仇恨地鎖定了西陰大帝。

若不是西陰大帝,混沌塔也不會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躲了整整一萬年,直到遇到黑亦辰才重見光日。

「混沌塔,你可不要忘恩負義!若非我製造了你,你也不會有今日。而且以前也待你不薄,讓你修成靈體。」

西陰大帝看見自己的武器被吞了,知道自己危矣。他非常了解混沌塔的重情重義,是念舊的,自己唯有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希望讓混沌塔回歸,和他一起對付黑亦辰。

這是他的如意算盤。 西陰大帝的話的確切中了混沌塔的要害,原本咬牙切齒的混沌塔,竟然被西陰大帝的寥寥數語說動了,好像他一動西陰大帝,就是忘恩負義。

雖然很恨西陰大帝,但西陰大帝也說得對,他是西陰大帝煅鑄出來的,賦予他生命,並修成靈體成就神器,再怎麼說也不該殺了主人吧?

儘管這樣,他也絕不會去幫西陰大帝去殺黑亦辰的。這一點,混沌塔的內心是堅定的。

可是,我的仇呢,應該向誰去報?混沌塔糊塗了。

黑亦辰似乎看透了混沌塔,他道:「老混蛋,你願意讓我幫你報此仇嗎?」

混沌塔終於醒悟過來,非常莊重地晃動了一下塔身,好像是向黑亦辰行禮,瓮聲瓮氣道:「那就拜託亦辰了!我欠你的,用這一生來還。」

黑亦辰嚇一跳,連連擺手道:「不用不用。就像以往一樣,你依然是自由身,隨時可以離開。」

見混沌塔與黑亦辰親近,西陰大帝陰沉著臉,不過,他忽悠到混沌塔不出手,也達到目的了。對於黑亦辰他倒不算很怕,大帝之間的戰爭,破壞力極強,戰不勝也容易逃走,屆時,戰爭產生的衝擊破會衝破結界,大不了一走了之,他不相信黑亦辰能夠留住他。

西陰大帝要做最後的努力,道:「黑亦辰,你若想要混沌塔,就拿走好了,本帝不會向你討回。只是,你助神龍炎帝奪得九幽又能如何?難道你還指望炎帝挑戰天帝? 筆御人間 你知道那是多麼可笑的笑話嗎?炎帝對天帝的愚忠,天下無人不知,只有天帝那白痴才會如此忌憚於他。難道你希望天帝封你帝位,重建黑龍族?你以為天帝還能容下你嗎?陽族還會容下你嗎?這天地之間,還會有你容身之所嗎?」

黑亦辰靜靜地看著西陰大帝,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

西陰大帝感受到了那笑意中的諷刺,但不得不繼續說道:「本帝的仇人是炎帝,並非你黑龍族,更不會是你。原本本帝與你就無仇無怨,你不如與本帝合作,我可以助你奪得天下。」

黑亦辰白痴一般看著西陰大帝,終於說道:「你說得沒錯,炎帝老祖不會反出天庭,我並沒有指望他去挑戰天帝,可是,我並不打算助他奪取九幽。」

「那你在凡界糾結如此多兵力幹嘛,難道你……」西陰大帝突然瞪大眼睛,他終於明白了什麼,他大聲吼道:「你膽子好大,竟然趁天界城中虛空而……原來這樣,我終於明白了,炎帝要求增兵,是為了盡量把天界兵力調空,好助你打上天界!你們好計謀啊!」

西陰大帝震驚之餘,終於理清了所有的思路。可是,即使是這樣也不夠啊,難道黑亦辰具備挑戰天帝的實力了嗎?

想到這裡,西陰大帝狠狠打了個寒顫,不可思議地看著黑亦辰。

他,終於開始重視起黑亦辰了。

黑亦辰淡淡地說道:「原來炎帝老祖暗中為我做了這麼多!那麼,我也不能辜負於他,絕不能讓你再出現在他跟前。西陰,出手吧!」

說完,黑亦辰也不再拖泥帶水,直接展身就衝殺了過去,手握拳頭,一拳轟向虛空,看著虛空宛如琉璃那般寸寸破碎,泛出點點曦光,繼而震蕩著整片天地。

西陰大帝沒有想到黑亦辰說動手就動手,他慌忙之中接招,也只能一拳轟了過去,讓混亂的天地再次震蕩坍塌,符文淹沒了面前的一切。

西陰大帝渾身都是神器和聖器,聖器和神器漫天飛向黑亦辰。黑亦辰一臉不懼,兩拳揮舞著,左右開弓,直接轟在聖器和身器上。黑亦辰的金剛之身就是神器,足於抵擋世間一切的神器,更別說是聖器了,這些東西已經對他無可奈何了。

大帝直接的戰鬥慘烈而直接,九天之上莫有生靈。日月山河伴隨著天地而隕落,雷聲隆隆,到處天塌地陷,無有生機,時光在混亂中逆轉,又在時空交替中流逝,天地陷入一片黑暗,道則神鏈「嘩嘩嘩」作響,隨著天地倒轉而斷裂。

站在結界外的影劍帝王和彭先祖等神族先祖們,看得膽戰心驚,不得不頻頻後退,遠離那呼嘯而過的混亂畫面。若不是有一個結界阻擋裡面的戰爭,只需要波及一點點,就足於毀滅神水皇城方圓數百萬里的生靈。

寵婚撩心:老公不準戒掉愛 影劍心有餘悸地撫著胸口道:「還好有檮帝這堅韌的結界,才不會波及我們血影帝國的寸草。亦辰兄弟只用了幾年時間,就晉級到了大帝,實力實在驚人。」

彭先祖笑道:「你也要努力了。這一次不管辰兒能不能奪得天下,我們都不太可能再守護著血影帝國了,必須回到帝龍族接受傳承。」

影劍有些不舍,不過他很理解地說道:「神族老祖們為了守護下一代,的確付出太多太多了,也是時候為你們自己打算了。你們放心吧,我相信亦辰兄弟一定可以奪取天下。血影帝國還像以往一樣,供奉紫微大帝,奉神族為聖,守護著神族後代。」

得到影劍的保證,彭先祖等人暗暗點點頭。他們對影劍非常滿意,一直輔佐影劍強化實力,把神水皇城建設得固若金湯,無外敵可以入侵。

兩位大帝的戰鬥進行得如火如荼,足足持續了十幾天,才慢慢平靜下來。結界內已經斷壁殘垣,宮殿坍塌成一片破碎的瓦礫碎磚,仙山已經被夷為平地,樹木靈草變成粉末,只有仙草靈藥早已嚇得遁入地底深層,才有部分勉強保重元氣。

最恐怖的事,經歷了如此恐怖的大戰,結界依然沒有任何裂痕,穩固如初,只是偶然搖曳出一絲絲光波,才感覺到它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影響到它的穩定。

「贏了嗎?」

影劍心中忐忑,使勁往廢墟霧靄中張望,想第一時間看見黑亦辰的身影。

籠罩九天的霧氣終於散去,一道修長的背影站立在他們視線範圍內,令影劍等人的心狠狠揪了一下。

那身影,竟是西陰大帝!

而黑亦辰則不見蹤跡。

「怎麼回事?難道……」

彭先祖一額頭冷汗,有點不可思議地看著西陰大帝挺拔的背影。

黑亦辰敗了嗎?他怎麼會敗給西陰大帝啊? 「怎麼,還不肯倒下嗎?」

正當一群人獃滯之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隨著響亮的聲音發出,影劍等人終於看見一個人影從虛空中慢慢呈現,他衣衫整齊,傲然地站在西陰大帝面前,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是黑亦辰!原來他隱身了。

眾人心頭一松,差點要淚流滿面。

「幽影神功?!」彭先祖喃喃道。這小子已經把幽影神功修鍊得如此出神入化,一般人還真的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好像身為大帝的西陰大帝,似乎並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噗!」

似乎是回應黑亦辰的話,筆挺站立的西陰大帝腳下踉蹌了幾下,終於還是沒有忍住涌動的氣息,一口精血射出老遠,神色頓時萎靡不已,身體搖擺了幾下,還是跌坐在狼藉不平的地面上。

「你,才剛剛晉級大帝?」西陰大帝明知這一次走不掉了,但還是被好奇心驅使,問道。

黑亦辰點點頭,道:「你不會是我對手,即使你有混沌塔在手,也不可能是我對手。我答應炎帝老祖殺了你,你必須死,你,自盡吧。」

「嗡!」

一直在觀戰的混沌塔不滿地抗議一聲,不過,他對黑亦辰讓西陰大帝自盡的說法表示反對,他太了解西陰大帝了,他才不會甘心就這樣敗的人。

西陰大帝冷靜地站了起來,觀察著黑亦辰的臉色,冷笑了一聲,道:「你中了白水之毒就要發作了,還口出狂言?哼,若你求我,我會留你一個全屍,因為我喜歡你這具金剛之軀,把它煉化之後,肯定是一具寶具,萬法不侵。」

黑亦辰看了一眼左手上的一道刀口,淡淡地說道:「讓你失望了,我不怕白水之毒。」

西陰大帝臉色劇變,吼道:「你不是黑龍族人嗎?怎麼可能不怕白水之毒?」

黑亦辰不屑去解釋,他身體一動,整個人又莫名消失了。

西陰大帝已經驚駭得瘋狂暴退,手中不斷揮舞,想阻止黑亦辰逼近他。

可不管他退到哪裡,總是被一個無形的大手緊攥著,讓他透不過氣來,而且氣息越來越局促,渾身越來越沒有氣力。作為大帝,他可以很長時間不需要喘息的,可此時,他的喘息好像需要全身的力氣,隨著他每一下呼吸,他的氣力正離他一點點遠去,只剩下本能的一呼一吸。最後就是喘息都變成奢侈,臉憋得通紅,只剩下眼球還能動一下。

黑亦辰身形慢慢顯現出來,冰冷地看著垂死掙扎中的西陰大帝。他用把西陰大帝鎖在自己的時空中,以現在西陰大帝的戰力,根本無法解開,只能任由他魚肉。

「趁他還有一口氣,你把他神魔力和精元都吸收了吧。」黑亦辰對混沌塔說道。

混沌塔修成了靈體,靈體進化需要神魔力和精元的支持,才能最終修鍊為人形,雖然混沌塔已經成形許久,只是受傷一直在逃亡中無法進化,才沒能進化。

「嗡!」

混沌塔遲疑了一下,還是撲了過去,把奄奄一息的西陰大帝收進了混沌塔內。

影劍等人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彭先祖吩咐眾人開啟幕賬結界,他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聽說黑亦辰能殺大帝是一回事,他自己親眼看見黑亦辰孽殺大帝又是一回事,他內心的震撼已經不可以用言語去形容了。原本他與黑亦辰相差不大,誰知道他在打江山建立帝國之際,黑亦辰已經遠遠把他拋在後面,真正成為主宰天下的巔峰人物。

眾人迎了過去祝賀,影劍羨慕地看著,內心欣慰的同時也多了一份急迫感,他必須迎頭趕上,才能成為黑亦辰最鋒利的其中一把寶劍。

「影劍兄弟,軍隊準備得如何了?」黑亦辰見影劍獨自在發獃,不由得問道。

影劍笑道:「作為你的先頭部隊,必須是最完美的裝備和精銳的部隊!你放心吧,不會出任何差錯。前幾天劉雲浩連夜趕回來,又派人鑄造了一批遠處進攻法器,威力無窮,你就等著看它們如何破開雲天,直達九霄吧。」

黑亦辰大笑,道:「有你們在,我當然放心!其餘的部隊都聯絡好了吧?」

黑亦辰把整個凡界大軍的任務交給了影劍,影劍有這樣的天賦,他是天生的作戰指揮家,又是成熟的政治家,他頗懂人心,知道如何把一支軍隊的戰鬥力發揮到極致。

影劍拍拍胸脯道:「三千萬軍隊,有一千萬的精銳部隊,全都部署完整。彭先祖帶著幾位老祖通宵達旦地驗證作戰方案,甚至沙睿大帝等人都參與了進來,以確保萬無一失,檮帝也做了補充。 找尋回來的尊嚴 我們出發的時間已經到了,是不是整裝出發?就等你一聲令下了!」

黑亦辰大手一揮,喊道:「出發!」

……

戰雲滾滾,滔天銳氣直衝九霄而去,數千萬人聞訊而動,幾乎是同時,一起朝天界南天門方向進發。

天界早聞訊凡界兵變,毫無防備的天兵天將都顯得有些驚慌失措,安逸慣的他們沒有想到真的會有一場戰爭爆發,攪亂天界秩序。

只有守護天庭的幾百萬精兵臨危不懼,個個摩拳擦掌,主動請願去抵擋來犯叛軍。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些都是天帝平時依仗的尖銳部隊,平時操練最多的、執行任務最多的,都是這部分軍隊。

天庭的朝堂上人滿為患,幾乎所有的人都聞訊趕來打聽消息。可是,此時應該坐在龍椅上統帥全軍的天帝,卻遲遲不見蹤影。

「天帝此時不在寢宮?他會在哪裡?」

有天官開始竊竊私語,他們似乎都捕捉到一些不正常的氣息,忍不住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議論起來。

「聽說昨晚通明宮出大事了。直到如今,通明宮依然封閉了,太監侍者沒有一個人能出來,外面的人除了管事神仙,無人能進去。」

通明宮是天帝居住的宮殿,那邊守衛森嚴,據說有許多神秘之地,即使是天官,都是無召不得進入;即使受召進入,都不敢抬頭張望,只能到外殿伺立回話,內殿更是無緣看上一眼。

如此森嚴之地,怎麼會出大事呢?!這消息又是從何而來? (連續發高燒退不下來,病懨懨地,讓大家苦等幾天,正是罪過。瀧兒這就補上第一章。)

通明宮出大事的消息迅速在低語中傳開,天官們都神神秘秘地踱步靠近傳遞這個消息的金立梅大帝,他是靈珠族人,萬年不上天殿,剛來就帶來如此勁爆的消息。

「梅帝,通明宮出什麼大事了?」好事者忙問道。

「天帝出事了嗎?誰去保駕?」威霆戰帝急道。若是天帝有事,他急於立功呢。加上今天聞訊有大軍徐徐向天界挺進,他早已喜出望外。軍人,只有在戰爭中才能真正體現其價值。威霆戰帝深信,祖魔龍才能撼動天界的地位,可如今,祖魔龍被神龍炎帝大軍困在九幽,所以入侵軍隊不可能是九幽大軍。那麼,就是一些不開眼的小勢力想趁機渾水摸魚。作為戰帝,如何會令他如意呢?

「對呀,既然通明宮關閉了,消息怎麼傳出來的?我怎麼一點消息都不知道?」東皇帝君好奇地問道。

在金鑾殿上,作為天帝皇弟的東皇帝君布有不少眼線,這裡發生如此大事,對此他卻一無所知,不得不說此事有些詭異。不過,如今在殿外伺候的人被重新換了一批,的確全部都是生臉,沒有一個認識的,這一點就更加不尋常的,好像印證了金立梅大帝的話。

見七嘴八舌地問起來,金立梅大帝也有點頭疼,忙告罪道:「老夫實在不知,只是偶知通明宮出事了。」

金立梅大帝也後悔此時出風頭。原本族群出事,他連夜趕著來覲見天帝,誰知道通明宮大門緊閉,不但沒人傳話,森嚴得讓他無法靠近,當時他就猜測通明宮出大事了。他只好趕到天庭,卻不料眾多官員正在議論誰人侵犯天界之事,似乎和他的猜想又不謀而合,這令他更是頭疼不已。

「天帝來了……」

朝堂上正紛紛攘攘地議論之時,一個人突然喊道,吵鬧的大殿頓時寂靜一片,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也聽得見,只有腳步聲由遠而近,不急不緩,有節律地敲打著眾人的心臟,即使是見過大世面的朝臣們都緊張得不敢喘大氣,噤若寒蟬。

剛才繁亂的一幕全都落在天帝眼中,此時他正龍行虎步,慢慢地走入大殿。

天帝身穿明黃色的龍袍,頭戴金冠,龍章鳳姿,天質自然。他繼承了陽族最優秀的血脈傳承,英俊儒雅,相貌堂堂,身材修長,勻稱高大,年輕時絕對是一個少有的美男子。

只是他與身俱來的高貴血脈,令他習慣高高在上,天生擁有帝王的威嚴肅穆,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很自然就散發出來。他薄薄的嘴唇緊抿著,雙眼透出一股寒光,被他盯上,會有一種森冷如劍的寒意。

天帝沒有停留,徑直走到龍椅上緩緩坐下,俯瞰著眾臣,眼眸依然陰沉的沒有一絲亮色。

他的眼光在眾大臣身上掃過,臉色越來越陰沉可怖:許多帝尊和大帝都不在朝堂之上,肯定又是以閉關為由,呈上了奏摺躲避責任了吧。

朕和帝國需要你們時,就選擇躲避,平時朕怎麼待你們的?!天帝恨恨地想道。

天帝的目光最後停留在金立梅大帝臉上,他的眼眸中閃爍著寒星,好像要把金立梅大帝吞噬掉。

金立梅大帝好像被毒蛇這樣鎖定,戰戰兢兢,他甚至有點後悔自己今天匆忙所做的決定。

「萬歲萬歲萬萬歲!」眾臣忙整衣斂神,伏稱萬歲。

「眾愛卿平身。」

繁瑣的君臣參拜禮畢,天帝依然久久沒有說話。大家都看得出,天帝今天似乎情緒特別不好,他以往手中從來沒有離開的長劍,今天似乎都忘記了。

威霆戰帝戰意激昂,他才不會像那些文官那般揣摩天意。

「陛下,臣有事啟奏。」他忙出列稟道,得到應允后又道:「臣得悉凡間大軍浩浩蕩蕩拔軍而至,已逼近南天門,臣請求率兵殲滅他們。」

天帝心情似乎真的很不好,他沒有理會請戰的威霆戰帝,而是把眼光重新轉向金立梅大帝,道:「金立梅,你來得可真是時候!」

眾臣悚然,他們終於明白天帝已經震怒了,連忙垂下頭,暗暗期望可以自保。可是,金立梅得到天肯,被允許萬年不上朝,為何一上朝就惹怒天顏呢?

天帝與大臣始終都會保持著相敬如賓的禮貌,天帝從來不會直呼其名,即使大臣官職卑微,他都不會像今天這樣滿是諷刺。

金立梅大帝暗暗叫苦,忙出列稟道:「陛下,臣連夜進宮,就是為了稟明族群叛亂之事,請陛下明察。」

靈珠族叛亂?眾臣嘩然,差點忍不住上前揪住金立梅問個究竟。

天帝冷笑一聲,道:「你不在族群鎮壓叛亂,跑這裡來難道還要朕來助你平叛不成?明顯就是派你來當姦細,打聽這裡的消息。」

金立梅大帝嚇得膝頭一軟,跪了下去,顫顫巍巍道:「陛下,可冤枉老臣了,老臣誓死不敢背叛朝廷。只是,我族神女金珠得到靈珠傳承,完全融合了靈珠成就聖體,已晉級帝尊之位,收復了我靈珠族大多數族人之心。神女完全不聽老臣的勸解,決意率領族群反叛,老臣無奈之下才連夜趕來稟報,無任何私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