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戴澤演背著他的獵物走在後面,仍然慢悠悠的走著。

「我一聽就知道是你來了,你們可要小心點,這桌子打壞了可要再打一張了。」戴澤演聽見了談小詩的說話聲,聽聲音好像是有什麼人來了。

他向飯廳里望了望,沒有看見人,於是他便拖著獵物去了庫房。

將獵物放好,戴澤演活動了一下筋骨,也去了飯廳。

此時飯廳里有一些亂。

洛克正在和一個人打架,打的乒乒乓乓的,一陣混亂。

戴澤演伸長了脖子看那個新來的客人,好不容易看清了那人的長相,他則張大了嘴巴。

「翊!怎麼是你!」戴澤演喊了一聲。

和洛克打鬥的翊停了下來,談小詩和洛克也看了過來,怎麼,戴澤演竟然和翊也認識?

翊也認出了戴澤演,他靈巧地跳過桌子來到戴澤演的面前,道:「你怎麼在這……」翊看了看戴澤演,又看了看談小詩,「你要找的,不會就是小詩吧?」

戴澤演點了點頭。

翊一臉的不可置信。

「所以,你當時說要來看的朋友,也是他們?」戴澤演指了指洛克和談小詩。

翊點頭。

戴澤演的臉上從吃驚變成了懊惱,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當初要是多問一句,他就不用去鬼島多繞那一圈了!

他就說吧,來到這個世界后,他的運氣一直都很好。

如果不是遇見了之前的雅還有翊,他真不知道要怎麼才能找到談小詩。

「我知道怎麼回事了。」談小詩看了看錶情多變的戴澤演,她眉眼彎彎,道:「你說救你的那隻鳥,就是翊。」

戴澤演攤了攤手,好吧,事情就是這樣的巧。

談小詩勾了勾唇,「既然翊之前救過你,你是不是要表示一下感謝?這樣吧,晚上就由你來給翊做晚飯吧。」

戴澤演表示沒問題,畢竟這些日子他可是也學過的。

倒是翊表現出了一些抗拒。

「呵呵呵,小詩,前些日子我一直在海上飛,難得到了這裡,你看……」翊之前是見識過戴澤演烤的肉的,至今回憶起來,他只覺得那是任何人都無法超越的。

所以,那樣深刻的味道,他覺得還是讓它留在記憶里比較好。

戴澤演一臉的自信和大度,他拍了拍翊的肩膀,道:「你就等著晚上的大餐吧!」

翊看了看談小詩,又看了看戴澤演,只能勉強扯了扯唇角,那樣子看上去總帶著幾分滑稽。 對於自己的救命恩人,戴澤演還是十分用心的。

晚上他在廚房忙活了很長時間,希爾也在一旁幫他,終於弄出了一桌子的菜。

戴澤演之前哪裡做過飯,不過這些日子倒是被談小詩教的會了很多。

等到他們一大家子上桌時,翊看著那豐盛的食物都看愣了。

這些都是戴澤演做的?他怎麼就不敢相信呢?

這些東西看上去都很不錯,只是不知道吃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都愣著幹什麼,快點嘗嘗。」戴澤演見大家都沒有開始吃,他便招呼大家動起來。

「放心,我在一旁監督的,不會有毒的。」希爾先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塊肉。

於是,眾人都吃了起來。

翊還有一些遲疑,不過他還是將肉放進了嘴裡。

嗯,好像還不錯。

翊對戴澤演能做出這些食物還是有一些吃驚的,果然,和什麼人在一起就會發生什麼樣的改變。

翊將目光情不自禁地放在了談小詩的身上。

洛克就坐在翊的旁邊,他看見了翊的眼神在談小詩的身上,於是他在底下不動神色地狠狠地給了翊一腳。

「唔!」翊此時正叼著一塊肉,突然的疼痛讓他一下子張開了嘴,而他嘴裡的肉則「啪」的一聲掉在了桌子上。

這個動靜有一些大,桌子上的人都看向他。

「翊大哥,你的嘴怎麼了?出了什麼毛病了嗎?」老大睜著大眼睛道。

翊的表情有一些微微的扭曲,他狠狠地瞪了面色平靜的洛克一眼,接著馬上換上了帶著幾分傻氣的笑,「沒事沒事,燙到了,燙到了。」

「燙?」老大看了看那盤肉,他也夾了一塊,這哪裡燙了,剛剛有一些溫度好嗎。

翊扯了扯嘴角,不再說話,夾起肉埋頭吃了起來。

等到大家的注意力從他的身上移開的時候,翊的眼珠轉了轉,他的嘴角帶著幾分壞壞的笑,想要也狠狠踩一下洛克。

然而,他的力道不小,位置也覺得找到了,可是等到他的腳落下時,卻什麼都沒有踩到,還把自己的腳底板踩的很疼。

他微微閉了閉眼睛,身上不見動作,腳下卻連踩了好幾腳,然而都沒有踩到。

洛克一直安靜地吃著飯,像是根本不知道一樣。

吃完了飯收拾完,談小詩他們在院子里乘涼。

多了戴澤演和翊,他們更加的熱鬧了,不過,他們家人多,貌似一直都很熱鬧。

「誒?翊,你的腳怎麼紫了?」聊天的時候,談小詩無意中發現翊的腳紫了一塊,而且看樣子好像是新弄的。

其實翊已經不疼了,所以他並不知道腳變紫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腳,果然,真的紫了,這個死洛克,下手夠狠啊!

翊看了一眼洛克,接著咧嘴一笑,道:「沒什麼,只是之前不小心讓野豬給踩了一腳。」

談小詩一聽笑了起來,「讓野豬給踩了?你可是雕,竟然會被野豬給踩,我只能說那野豬也是不容易啊。」

洛克的眼風淡淡掃向翊,不過翊並不害怕。 翊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道:「小詩,你不知道那頭野豬有多凶多煩人,對了,就、就像……」翊似乎想找一個很好的比喻,她的目光從眾人之中轉了一圈,最後回到了洛克的身上,道:「就像洛克一樣。」

洛克眉毛微動,他這是直接說他是野豬?

談小詩看向洛克,又看了看翊,突然明白了。

她抿唇笑了笑,這兩個人要是湊到一起,一定會動手打一打,不然就覺得生活像是缺了點什麼似的。

翊在談小詩這裡並沒有打算待太久,住了幾天後他就想走了。

之前他到這裡看見了談小詩,他便去找默了,這次返回來,他是順路來看看他們的,他決定他要回海邊去住。

他不能一直住在這裡,雖然他想,但是他知道,最要不要那樣。

「翊,我真是羨慕你自己想去哪裡都可以,你看著這個島就這麼點兒,每個角落我都走遍了,我好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啊。」戴澤演和翊說說自己的感慨。

他真的覺得在這裡待的實在是有一些乏味了。

他突然挺想念阿凡達的,要是他可以回去看看他也不錯,只是首先,他要能安全的去和回。

「翊,你這次打算去哪裡?」戴澤演看向翊,他也挺羨慕那些能飛的獸人的。

翊想了想,道:「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著回到海邊,找一個不落住下。」

戴澤演站了起來,有一些激動地道:「我知道一個很不錯的部落,要不我和你一起走吧?」

翊看向戴澤演,笑了笑,「你要和我走?這個,我覺得你要先問問小詩他們。」

「我知道,我會和他們商量的。」戴澤演撓了撓頭髮,其實他已經想到,談小詩應該是不會讓他出去的,不,是一定不會讓他出去的。

外面的世界那樣的危險,他又不是獸人。

想到這裡,戴澤演有一些微微的煩悶。

在翊走的前一天晚上,戴澤演十分的討好談小詩,幾乎是對談小詩的話言聽計從,而且那態度也是好到沒話說。

談小詩一眼就看出戴澤演一定有什麼問題。

她接過戴澤演給她倒的水,道:「說吧,有什麼事情?」

戴澤演笑了笑,他在談小詩的身邊坐下,準備對談小詩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小詩,你也知道我的性格,在現代的時候我都是家裡待不住的,我需要新鮮的空氣。」戴澤演道。

談小詩看著戴澤演,面色平靜,「所以呢?」

「所以,我想要出去看看……」戴澤演道。

戴澤演對這一點他覺得還挺奇怪的,雖然他不是談小詩的伴侶,而且他的年紀要比談小詩還大,但是有的時候竟然會莫名的有一些害怕談小詩。

戴澤演想,他這一定是在這個世界待久了,被這個世界的男人給同化了。

不行,以後他可要注意一點,不然他就被談小詩給吃的死死的了。

談小詩看向戴澤演,竟然出乎意料地道:「這是你的事情,你當然是想去哪裡都可以了。」 戴澤演愣了一下,真的是這樣嗎?可是他怎麼覺得氣氛怪怪的,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呢?

「我真的可以和翊走?」戴澤演問道,他自己都有一些不相信。

「我只是想去之前那個部落,在那裡待一陣子我就回來,我和翊說好了,讓他一直跟著我。」戴澤演又補充道。

談小詩點頭,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戴澤演盯著談小詩看,想要看看談小詩是真的同意了還是裝作同意了。

然而,讓他不敢相信的是,談小詩好像是真是同意了。

「小詩,不然你也和我一起去吧,那裡不是還有你的朋友嗎,正好可以去看看啊。」戴澤演道。

被戴澤演這樣一提,談小詩想起了米爾恩和雅。

他們已經幾年沒有見過了,一想到之前米爾恩做的那些事情,她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戴澤演看出了談小詩情緒的變化,他便用一臉期待地看著談小詩。

談小詩回過了神,道:「我可不像你,我這一大家子那麼多人,我怎麼能說走就走,你要是想去就去,不過要是還活著,就記得回來。」

戴澤演雖然覺得那話聽上去怪怪的,不過談小詩讓他出去了他還是十分高興的。

第二天,戴澤演真的和翊走了,翊是能力很高的三級獸,戴澤演和他在一起談小詩還是比較放心的。

而且她也相信翊會保護戴澤演的。

翊和戴澤演一走,家裡就顯得清凈了下來。

只是,邪的部落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情。

這些日子那些鬧事的獸人沒有了消息,現在好像是又有了動靜了。

聽邪說,這次他們不是在海里,而是在海邊。

而且,邪還決定他親自過去看看。

這次邪出門應該會挺長時間的,雖然他帶了很多人,但是談小詩還是會擔心他。

而邪卻提出要談小詩和他一起去。

「小詩,你也整天待在島上,要不這次你和我一起去吧,就當出去玩一玩。」邪道,其實他也是受了戴澤演的啟發,他想著,談小詩或許也想去外面看看。

談小詩是真的沒想過這件事情。

「孩子們你也不用擔心了,她們都那麼大了,而且,希爾他們能照顧好她們的。」邪繼續道,其實他還是有一些私心的,他想著,要是能夠和談小詩單獨出去待幾天,那也相當不錯了。

談小詩搖了搖頭,還是她的動作似乎有一些遲疑。

其實,剛剛被戴澤演這樣一說,她還是有一些動心的。

「小詩,你就和我一起去吧,你不擔心我受傷什麼的?」邪又採用了裝可憐的把戲。

談小詩還是有一些為難,其實她心裡自由的細胞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但是對孩子們的責任讓她不能輕易同意。

「小詩,就幾天,幾天就回來了,你就和我去吧,好不好?」邪從後面抱住談小詩,他的臉皮一向很厚,這談小詩是十分了解的。

只是,邪此時的樣子雖然是祈求,可是卻還帶著幾分撒嬌的樣子,讓談小詩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 「小詩,真的沒有幾天的,你就和我一起去吧,好不好?」邪輕輕晃著談小詩的胳膊,用那一雙魅惑的眼睛看著談小詩,一個勁地沖談小詩放電。

談小詩承認,對於邪這個樣子她的抵抗力好像是都變低了。

可是,她不能扔下孩子還有其他的伴侶和邪走的。

於是,談小詩堅定地搖頭,道:「不行,雖然我會擔心你,但是我還是不能和你一起去。」

邪看著談小詩片刻,他是了解談小詩的,於是他只是嘆了一口氣,妥協道:「那好吧,那你可要記得想我。」

談小詩輕輕捏了捏他的臉,「放心,我會很想你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邪笑得眯起了眼睛,在談小詩的臉上親了一下。

因為明天一早邪就走了,所以晚上談小詩是和邪一起睡的,這一晚邪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將談小詩反反覆復的折騰,直到談小詩累的不行了,還沒有結束她就睡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