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哎呀……」

九個糊塗蛋蛋聽后都無奈地,也身子軟軟地坐倒地上了,平伸開小腿兒,低垂下小腦袋。

「姐姐也知道你們為難。可是那仙靈對姐姐來說太重要啦!」

李文芸瞅著它們一身泄氣的樣子,解釋到。

「葫蘆府府門那麼大的目標從地下都確定不了,你又讓糊塗蛋蛋們如何找到那根相比細小很多的崇仙柱呢?本來大好的事情讓你這麼一攪合害得大家都危險重重啦!況且,本來兩天的時間就非常緊迫!」

這會兒,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金娟聽不慣了,沖李文芸這邊泄憤說。

「其實也無妨的!到時候把逃洞挖通到城外了,你帶著糊塗蛋蛋們先逃開,剩下我自己去取仙靈!只須要糊塗蛋蛋們事先悄悄鑽通崇仙柱底下到柱頂的石洞即可。如此一來就不必連累大家啦!」

李文芸靜下心想一想后,道。

「這樣的話金大還能勉強同意!」

金娟隨後考慮了好一會兒才艱難地下決定。

「不行啊,我們要跟姐姐在一起!」

「對!無論如何也不能丟下姐姐不管的!」

「雖然一時難以接受,但我們還是堅決擁護姐姐的!」

「和姐姐共生死!」

「咱們最大的使命就是守衛姐姐!」

「那就都聽姐姐的吧!」

「姐姐有心愿咱們應該努力幫她完成!」

「姐姐的心愿就是咱們的心愿!」

「大家齊心協力,一定可以成功!」

金娟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再三考慮做出的決定居然招惹得糊塗蛋蛋們空前一致團結。

「其實即便要完成姐姐的心愿,咱們也必須事先挖通到達城外的逃洞,包括從地下通達崇仙柱柱頂的石洞!之後,咱們從城外通往地上的洞口處觀察天色,在日出或者日落時分陣王帶領滿城城民跪在崇仙柱前叩拜仙靈之時悄悄將仙靈偷走,因為那一刻平日里浮飄在整座陣王城上空巡護著的穀人們也都會隨同陣王落地,叩拜仙靈!到時候偷走仙靈才是最安全的!」

李文芸接過糊塗蛋蛋們的表態對大家說。

「言之有理!」

九個糊塗蛋蛋聽后齊聲贊同。

「這樣倒還可以!到時候你們儘管去偷你們的仙靈,而只要逃洞一挖出到城外,金大我就會確定一個隱蔽的位置往地上挖出洞口逃離!仙靈得不得到跟金大沒有任何關係,我才不跟你們一起抽瘋呢!」

金娟隨即清楚地告訴小芸和糊塗蛋蛋們。

「到時候金大一定多保重!」

小芸提前囑咐她。

「用不著你操心。先掐指算算自己還能過活幾個時辰吧!」

金娟高傲地蔑視她說,最後冷冷地瞪過燭光猶燃之處,轉身又開始全神貫注地聽辨地上的動靜。

李文芸接下來將心思全部投入到和糊塗蛋蛋們的妥善計劃中,深想了一會兒說:

「為了爭取偷走仙靈后大家從逃洞中離開的時間,姐姐會在你們挖洞期間設法製作一個和那顆溫暖發光小太陽般仙靈相似的東西,以假亂真,迷惑穀人們,因為仙靈是姐姐從仙人谷上空的大鳥窩中掏出的,十分熟悉它的樣子。而我們此刻剩下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眼下的時間確實不多了,姐姐先解決一下你們現在遇到的問題吧。

姐姐在陣王與金大成親的日子前後曾在修陣院中清掃院落,也爬過穀人牆,能估計出修陣院粗略的長度,其就跟你們現在鑽出的逃洞深度相差無幾了。為了保證萬無一失,姐姐命令你們現在重新徒手挖洞,向前挖出二三十米的距離,之後再改為鑽洞!穀人谷底的穀人們是驚動不得的!至於崇仙柱的位置,在你們越過穀人牆下方后,繼續向前鑽洞百米的距離,之後從那個地方再往方圓十幾米的上方厚土裡小心緩慢地鑽,務必找出崇仙柱的底部位置!」

糊塗蛋蛋們聽完姐姐的安排爭著用力點頭。而此時此刻它們的心志已經堅定了,李文芸看后也稍稍放心了。

「九糊塗,你多給姐姐一些蠟燭吧!姐姐需要很多根蠟燭!」

接下去,李文芸小心翼翼地手捧著將要燃盡的蠟燭俯下身子對它說。

九糊塗聽話地抬起原本低垂著的小腦袋,小眼睛乖乖地瞅瞅她,隨手摸進自己身側的兜兜中,不一會兒很大方地連續拽出一根又一根又粗又長的大蜡燭遞過來,而每一次摸出蠟燭到身前瞧的時候它自己都詫異得眨巴眼睛。

李文芸高興地將九糊塗遞給的同樣為豆黃色的大個兒蠟燭一根根攥在騰出的左手裡,也是幾分好奇地問:

「九糊塗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蠟燭呀?」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發覺軒大把我造出來的時候我伸手進兜兜里,兜兜里就有蠟燭啦!」

它天真可愛地回答著,光潔雪白的臉蛋兒被燭光映得發紅,像是害羞了一樣。

「原來如此!軒軒想得真周全!」

李文芸一邊順手點燃一根大蜡燭,低頭吹滅了所剩極少的那點兒小蠟燭,直起身子深深地感嘆。

九個糊塗蛋蛋藉助燃起的嶄新的越來越強的燭光光亮隱約看出姐姐臉表的難過,知道她在懷念軒軒了,於是都輕悄悄地小手拄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扭轉方向不讓廢話地走近了厚土牆中央洞口下方一個緊接一個蹦起又鑽了進去,奮發努力地去輪流掏洞了。

這一次,九個糊塗蛋蛋全部進入了逃洞中,小腳丫下踩著軟綿綿的土壤,一扭一晃地快速奔跑。最前面的九糊塗右手高舉著一根又粗又長的大蜡燭。

當好不容易跑到了它們鑽洞鑽出的最深處,九個糊塗蛋蛋都暫時停了下來,仔細研究。

「咱們的時間太緊迫啦,假如真的徒手挖洞的話,估計二三十米遠的距離得挖好久!你們誰有沒有好一些的工具啊?」

九糊塗坐下身子,也把大蜡燭的高度放低,滿懷期望地問。(未完待續。) ?其餘八個糊塗蛋蛋先是都沉默一會兒,之後突然二糊塗腰下痒痒一番,緊接著它著急驚慌地伸手過去小心翼翼地摸,邊摸,嘴裡邊出聲:

「咦?這是什麼?硬邦邦的,還涼嗖嗖的!」

隨著它的手臂從腰下兜兜里緩緩地抽出,它和其餘糊塗蛋蛋們都欣喜地發現其小手爪里神奇般地捏出了一把尖長而鋒利的匕首!匕首映著燭光閃閃發亮!

「你個笨蛋!你怎麼不早點兒拿出來呢?那樣的話咱們最初的時候就不用徒手挖洞而抓得滿手爪泥土了!」

「就是,就是呀!你真是個笨蛋蛋!」

……

「嘻嘻嘻嘻……」

其餘八個糊塗蛋蛋紛紛批評它。

「可是我之前真的沒發現自己也有兜兜哦!好像兜兜是新長出來的哦!」

二糊塗滴溜兒滴溜兒轉幾圈小眼睛,很無辜也很驚喜地說。

「原來是這樣哦!這麼說來我們糊塗蛋蛋也很神秘的哦!原本以為軒大隻是造了幾個普普通通的我們呃!」

大糊塗很替它高興,也非常自豪地講。

二糊塗興奮至極,又一連伸手進兜兜里拽出了好幾把匕首,分給其餘蛋蛋一些。

「去幹活嘍!糊塗蛋蛋身上會長兜兜哦!」

二糊塗隨即樂呼著從地上爬起又迅速轉身,在九糊塗手中蠟燭光亮的照射下,飛快地撲向逃洞牆壁上欻欻欻地揮舞小手臂往深處挖土!那欻欻欻的匕首戳土聲並不尖銳,可匕首挖土的速度卻是比用小手爪兒掏快出了許多倍!看到二糊塗激動勤奮的樣子,除了九糊塗外,其餘七個糊塗蛋蛋都又羨慕又來勁兒地群擁而至牆壁緊跟前,分別站在一米寬的逃洞的一個位置,保持和其它蛋蛋的距離,熱火朝天地幹起來。而事實上,為二糊塗高興的同時,這七個蛋蛋也都期待著什麼時候自己身上也能長出小兜兜,並十分好奇自己身上會長出裝有什麼寶物的神秘兜兜。

有了鋒利匕首的幫助,糊塗蛋蛋們挖洞的進度進展極快,九糊塗手打著的那根大蜡燭剛剛燃到一半兒的時候,它們用匕首挖出逃洞的深度就增加了有三十米不少啦!

「都停下來吧!依照姐姐所說的,穀人谷也只有五米寬,咱們如此輕聲悄悄地挖過了三十米遠,估計大家此時站身的地方正對地上的位置已經在葫蘆府之外了!」

九糊塗一手打著蠟燭,另一手撫摸著自己的堅硬外殼兒小腦瓜頂兒抬起眼皮上仰著面部瞅著逃洞頂部提醒。

「啊?這麼快!笨蛋蛋現在還正有激情呢!」

二糊塗從趴伏著的前方土牆壁上扭過頭瞅瞅說著,跳身下來,胡亂抹抹匕首上沾滿的灰土,回手插進小兜兜里,一邊吩咐另外七個蛋蛋講:

「都收傢伙啦!」

其餘蛋蛋們這時候也都從土牆壁上跳下來了,聽二糊塗一招呼,手忙腳亂地把手握的匕首擦乾淨了還給它。

「接下去,咱們繼續用鑽功鑽洞吧!大家就別歇著啦,不然下次陣王到地牢里餵食的時候咱們還得大老遠急匆匆地趕回去,多危險!而看姐姐的意思,她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陣王了!換句話說,姐姐應該是希望下次陣王到地牢來餵食之前,帶著咱們還有仙靈逃出陣王城去!」

九糊塗自己估計著,嘴裡嘟囔著,也催促其餘的蛋蛋們。

「既然如此,那就趕快行動吧!不然的話被陣王逮著在他的城下盜洞,他一定會揍糊塗屁股的!」

五糊塗怕怕地回應著,這次第一個做好準備鑽洞了。它稍稍後退一些距離,向前極度傾斜橢球形的堅硬身子,一雙小腳掌用力蹬地。隨之片刻工夫過後,它的身體飛彈出去,洞中嗵的一陣猛烈衝撞聲回蕩起。

大約幾秒鐘時間擦臉而去,其餘八個糊塗蛋蛋耳旁反向旋轉出嗡的一下輕柔、好聽的五糊塗歸來聲。

而又見五糊塗的反向旋迴身子旋浮在半空漸漸旋慢,還沒有著地,六糊塗已經緊追其後彈射出去正朝前方英勇無畏地鑽撞進深土裡。

再接下去,大糊塗、三糊塗、四糊塗……九糊塗輪流不停地猛衝向前,片刻都不歇息,更沒有誰敢偷懶,也是由於,它們跟芸姐姐一樣,受夠了地牢里的生活,巴不得早點兒逃出去。

很快,地牢中逃洞入口處,李文芸又能遠遠地望見洞的最深處那忽閃忽閃的青光閃耀了。

「現在估計距離上回陣王來地牢餵食已經有整整一天不少啦!因為憑藉一年來正常的睡眠規律,我已經沒有什麼困意了,而且全身精力還算充沛,那麼眼下地外無疑是清晨時分。事實上,僅從時間上估計就差不多了!」

李文芸暗暗地想。

「這會兒地外是清晨時分啦!我用耳朵專註地聽辨著地外的情況,從昨晚囚色園中傳入地牢頂口的佳麗們的嬉鬧吵叫聲停止到現在復起!現在佳麗們又開始滿園活動了,晨練而已!」

就在李文芸估測地外的天色時,站身於地牢頂口下方的金娟和她有了心靈共鳴之處,卻比她更大膽,更肯定,口聲有力地說出,還繼續囑咐:

「小糊塗蛋蛋們必須加快速度啦!明日的這個時候,陣王會帶著那兩個穀人來地牢中餵食!它們必須趕在陣王到來前將地牢挖通到城外!不然的話,距離那麼遠,怕是到時陣王抵達了地牢頂口,糊塗蛋蛋們都來不及趕回!那樣的話咱們都死定!」

小芸一邊聽著,伸手攏一攏遮在面前的稠發,望望洞中,沒再做聲。

「我已經將自己的安排很詳細地告訴了糊塗蛋蛋們,它們都知道該怎麼做!而假如,明日的清晨時分陣王來到了地牢中,或者就在今天的某個時候他突生興緻,又來地牢抓我出去戲耍,那我也就認命!反正我現在只是賤命一條了……」

她心裡已經想得很開,告訴自己。

逃洞裡面的九個糊塗蛋蛋可不知道現在地外是什麼時候,只顧著加班加點兒,絲毫不敢鬆懈,一個緊接一個地快速而猛烈地也準確無誤地向前方直鑽。九糊塗緊跟在後面從其餘幾個蛋蛋又開始用堅硬的外殼兒鑽洞起計量,計量它們鑽洞的深處。當小手爪指頭擺動著也計算著有差不多一百米遠了,它忽地大吶起來:

「停,都停下吧!夠啦,夠啦!」(未完待續。) ?「嚄?」

其餘幾個蛋蛋聽到它的吶喊聲吃疑一下,紛紛跳轉身子扭過來,瞅著。

「現在咱們兵分多路吧!有六個蛋蛋繼續向前方不得偏移,深鑽通往城外的逃洞!另外三個每個蛋蛋一個方向,各自朝左、右和后往大範圍里鑽,同時一點兒一點兒地往高鑽,一定多多留意葫蘆府前方拜仙場中的那根黃石柱子的底部!一旦發現了,立即向大家稟報!」

九糊塗這會兒成了小統帥,給大家包括自己分了工。

之後,九個糊塗蛋蛋自由結組,又開始盡職盡責地忙活起來。而此時七糊塗向後,八糊塗向左,九糊塗朝右!其餘六個蛋蛋還是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不停地輪流往前鑽洞。

而事實上,假想從萬香樓底下最西側的監牢所向葫蘆府府門畫出一條筆直直線,那麼直線一直延續下去基本不彎曲的話,應該是通往陣王城城外的東南方向!且,該直線在穿出葫蘆府府門到達陣王城東南方向城外的同時,一定是偏離了和葫蘆府府門正前方百米處崇仙柱的軌道!所以,眼下九糊塗向右鑽洞是對的。至於向右鑽出多遠,那就不太好計算了,而估測著也不會太長,和李文芸所說的十幾米相差不了多少。

九糊塗嗵啊,嗡啊!正向猛力鑽進,又反向緩緩地旋迴。再繼續!說實話,它也只是聽姐姐口述過葫蘆府外的寬大場地內矗立著一根高高的黃石柱子,柱頂安放著溫暖發光的小太陽般圓仙靈,可是本蛋(本人)是真的沒見過那石柱子長什麼模樣,所以在鑽洞的過程中是謹慎小心又加小心謹慎,哪怕腦殼兒稍微鑽住一點兒硬東西它都興奮得馬上停頓下來,點燃兜兜里的小蠟燭照亮觀看。但是即便如此,在厚厚的泥土地中探尋黃石柱子的底部,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九糊塗鑽啊鑽,嗵啊嗡,從它起初的位置一直向右鑽過二三十米遠了還沒遇到那所謂的黃石柱子。而九糊塗也沒有泄氣,不再往深處鑽洞,嗡的一個輕柔、好聽反向迴旋聲回到了最初向右鑽洞的位置,又開始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將鑽洞往寬,往高里擴!

「不管我選的方向對不對,我都要抱著必勝的信念鑽下去!因為這是姐姐的心愿!」

九糊塗鑽得沒意思了就如此鼓勵自己。

眼下向後和向左方向的七糊塗和八糊塗此時此刻心中所想、身中所做和九糊塗沒有兩樣,速度也不遜色多少,都絲毫不敢放鬆,也敏銳地察覺著每一處鑽過的痕迹。

它們的心向一致!

「吱……」

「啊!」

突然間,一個生澀的沉重響聲響起,緊繼之伴隨著的就是九糊塗明顯不適應的那麼一點兒疼痛叫聲。

而後,又是啪的一下子,九糊塗硬硬幫幫地蹲坐在了地上,圓圓的硬殼兒屁股扎進厚土裡。

「我的媽呀!好熱!好震耳啊!」

這會兒,九糊塗清醒過來啦,靜靜回想著,記憶猶新地呼叫,一邊抬著兩隻小手爪兒一會兒撫撫自己的小腦袋,一會兒捂捂自己的小耳朵。

之後,它匆匆忙忙地伸手進兜兜里,拽出剛才沒有著完的小蠟燭,點燃,仰起潔白的面部眼睛視線追隨著燭光的照亮之處朝上方洞頂聚精會神地看,仔仔細細地看,也七分肯定地看,猛然間注意到向地上擴高的位置里最高的地方一道黃白色的划痕痕迹!

「這,這是我鑽出的嗎?」

眼見為實的時候,九糊塗居然又有些不敢相信了。它隨即兩隻小腳掌用力踏地,整個哈密瓜大小的身子倏地蹦起,緊接著打蠟燭之外的閑著的那隻小手臂帶小腿腳竭盡全力貼抱在洞頂,依舊藉助小蠟燭顯得強大很多的光明照射,分辨出那道划痕確確實實是石痕!隨後,它握蠟燭的小手爪也一邊用力抓緊洞頂,另外那隻剛才扒洞頂小手爪騰出來以黃白色的划痕為中心向附近大範圍里嘩嘩地撥拉泥土,不一會兒工夫就撥拉出大半個黃石柱子的底部了!

「啊呀——

九糊塗找到啦!

你們快都過來呀!

黃石柱子在這裡——」

激動至極,九糊塗徑直撒開緊抓洞頂的腿腳和小手爪,使自己快活地自由落體墜地下去的同時竭力呼喚其餘的蛋蛋們。

「真的?」

「哪裡?」

「你們快停下來,過來瞅一瞅!」

「九糊塗找到石柱子啦!」

七糊塗和八糊塗最先聽到九糊塗的呼喚聲,而之後也是它倆向這邊欣喜地奔跑的同時不忘招呼其餘六個蛋蛋。

而不一會兒的工夫,

「啪沓啪沓啪沓啪沓……」

另外的八個糊塗蛋蛋都興高采烈地出現在了打著小蠟燭的九糊塗身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