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想不當偏讓你當,想當的偏當不上。

刑永憲怎麼都不會想到寒假的深夜十一點兒子打電話說不回家的原因並不是他說的在同學家玩而是在一間酒吧買醉。付天憐最近是要住在柏華子家的,也不奇怪,小學就是如此了,感覺柏華子是她另一個爸爸似的。那麼房間就只有他和希美麗了。

希美麗的男友若有若無,沒有相處時間,而刑永憲是個好上司好男人,長的也不錯,雖然有肚腩少許,然而成熟男人就是如此。兩人忘情接吻,這已經是他們約好的第一百次最後一次。

崔雪在房間偷偷給韓旭織圍巾當聖誕禮物,她總是幻想,幻想,幻想王子有一天愛上灰姑娘,有些事情,想想就已經足夠,何況去嘗試。一針一線,一針希望,一針傷感,一針期待,一針寵愛。眼花繚亂,眼冒金星,愛我吧即使是我生命的最後一天。

孫小麗在看英文節目,她覺得自己將來會成爲一個小資,然而泡沫紅茶上面的泡沫就像她最初的夢想。

韓旭不該在李嵐心情不好的時候說把付天憐聖誕節帶回家的消息告訴她,她又在氣,韓相宇的車裏發現女人網眼襪的長纖維,一說他他馬上就出去了,*,從來都是基因。

“不肯就不肯嘛,罵我爸幹什麼。”韓旭一臉無辜。

李嵐瘋了似的,“你們都是一樣的,都想着別的女人,這樣的家我要了幹什麼?”順手舉起一個菸灰缸對準客廳的落地玻璃窗砸過去,玻璃破另一個洞,外面的風呼呼吹進來。韓旭沒趣的打了一個噴嚏。

韓相宇趕在最後一家花店關門前買了一打紅玫瑰然後急匆匆往回趕,解釋會更亂,今天回家路上遇見個*,就死是熟悉的女人,銀行李麗,管貸款的,她的車拋錨就順路載了她,下車時被車座墊颳了一下,網眼襪破了於是留下了蛛絲馬跡。

沒辦法,敏感的女人需要安慰,只要安慰好了,她再也不會去自己公司辦公室鬧了,敏感的女人容易被甜言蜜語哄好,玫瑰就是愛的語言,他媽的。

果然和好了。進了房間,玫瑰歸韓旭插,放在花瓶裏,嬌豔芬芳。

半個小時後,韓旭在客廳聽見他們房間洗手間嘩嘩的水聲,再過十分鐘,兩個人又擁着到客廳找消夜吃,看見韓旭坐着,韓相宇道,“你還不休息?”

“我聖誕節要帶我女朋友來,你們可以合作點不?”韓旭希望他們心情好,這樣容易得到理解。

韓相宇剛想點頭說好啊好啊,李嵐生氣道,“媽媽跟你說了你現在找女朋友太早了。你這孩子。”

韓旭很生氣,憑什麼你們可以爽,我就不能爽。

丟下小說回房鬱悶去了。

第二天早上,李嵐叫他起牀,韓旭一臉煩躁,“別吵,你好煩啦。”

“去給你女朋友買聖誕禮物去不去,你爸在車上等。”

韓旭揉揉眼睛,我沒聽錯吧。

沙發上那本《抓狂》在李嵐的牀上,兩大人研究了一整夜,還是讓那孩子聖誕節過來吧。

《抓狂》---惡婆婆的家教書。書上有作者一枚糖果的簽名字樣,是韓旭千辛萬苦從同學那打劫來的。

四十六)上

聖誕節很快要到了。付天憐夢見夏之初的臉,拉着自己的手,在福利院門口久久站立,雨下的很大,他一動不動,每次在夢裏都不說話。

我們不能常常回憶那些失去的美好,一想起,要遺憾,要落淚。

時間過的真快,寒假裏,付天憐修煉得疲憊,除了讓癒合術達到更到層次外,攻擊術也是重點,背誦咒語,與柏華子互相練習,而元神的修煉只是小有進步,付天憐的蜥蜴臉人身元神好像總是無精打采,有時候甚至出現非常低級的錯誤,分體時有時候會不願意回來。只有午夜悄悄爬出去跟柏華子覓食,黑暗中,順着下水道飛快的跳躍,騰空、落地、警惕的迅速移動,它在落地的時候姿勢優美,付天憐經常跳到最高處時想,如果我有翅膀我就不會這麼累了。

紅樓大貴族 它也在想韓旭,真想到他窗前,看他熟睡的樣子,也想趁機偷偷的吻他,固執的野蠻男友,但在*的時候異常溫柔,付天憐第一次就得到了*,這是柏華子非常不理解的,爲什麼自己要變成蜥蜴才能交配,而她人形就可以,這是一個謎,謎底書上也有,但那本珍貴《蜥蜴人所有的祕密》已經殘缺不全,精彩的交配篇有撕毀的痕跡,大概是前任主人覺得研究這些對小蜥蜴的修煉並沒什麼好處,所以謎底大概只有寫這本書的人知道。

屠殺那些即將成妖的弱小生命,吸取他們吸取的日月精華―――上次看見那隻玫瑰蝸牛,守護那片荒蕪小片野玫瑰園已經一百年,在即將入口的瞬間,它的血淡青色,滴滴答答粘粘乎乎滴滴答答,它可以說話的,於是它開口,“請你們給我最後一次將給她們澆灌的機會。”

付天憐輕輕在放下它,它便不再扭動那半透明的軀體,足有兩隻成人拳頭的玫瑰蝸牛,月光清冷,它吸取玫瑰花莖甜美汁液,匍匐着前進,吐出的白色煙雨籠罩着玫瑰園,那些尖銳的刺劃破它柔軟的身軀,它愛這塊玫瑰園,少頃,付天憐的身邊芬芳密集,一朵一朵,聽見了嗎,花開了,有心碎的聲音,有玫瑰的嘆息,沒有蝸牛的出現,它們只是普通的玫瑰。

柏華子看看天空,“快點吧,吃了它,記得我們是妖,我們強大,就要被傷害。”

“老師。”付天憐忽然覺得那隻蝸牛很可憐,爲什麼不能讓它跟它的玫瑰花在一起,“我忽然好像對蝸牛很反胃呢。”

柏華子拿起那隻蝸牛,眼神一片漠然,“你不忍心,我來。”

玫瑰蝸牛張了張嘴,扭頭看了看付天憐,“我最後的願望,我只希望她們能夠度過這個冬天,我知道你可以的。”

話剛落音,柏華子的手將蝸牛的身體從殼裏拖出來,軟搭搭的一條,殼被扔出去很遠,付天憐吃的時候巨噁心,感覺那是一條*的鼻涕。沒有任何的口感,只是順着喉嚨往下滑,到胃裏,似乎它的觸鬚還在四下嘆,有點想嘔的衝動,胃的酸液迅速溶化玫瑰蝸牛,它成了一灘略帶玫瑰氣味的水。

玫瑰蝸牛,提高元神精氣的好東西,生性軟弱,無抵抗力。生來就是被吃,幸運的不被其它妖找到,修煉三百年後成妖,成妖后爬行迅速,仍以玫瑰爲食。

付天憐順手摘了一束“回去吧,老師,我累了。”

“嗯。”柏華子拍了拍她的頭,“有時候犧牲是爲了成全。”

付天憐回臥室,開臺燈,垃圾桶裏有個大的可樂瓶,透明的塑料,牙齒咬成花瓶形狀,洗手間裏裝了水,玫瑰的根部變得血紅,放在窗臺,滿屋芳香。

它們是永遠不會凋謝,她們是愛的語言。

最近刑永憲也不忙,祕書兼助理希美麗和男友在聖誕節前正式分手,男友有了新女友,她也不可惜,刑永憲好像有點喜歡她,這樣的愛,帶些依賴性質,他是小孩的父親,暗地裏卻象個小孩,希美麗在自己家裏的時候經常在清晨接到他的電話,“美麗,我的新襪子放在哪裏了。”

他淡忘了謝雯。有了新的,總是淡忘舊的,好了傷疤就忘了疼,謝雯的電話越來越少,但還是有,永遠是一成不變的冷漠,也不告訴她在哪,只是淡淡的說,你們過的好就好。

只有刑博特,每次都捨不得掛電話,他無法理解,爲什麼只是打電話不見面。

四個人一起逛街,希美麗幫兩個孩子挑選新衣服的時候和在超市選擇買什麼牌子食用油的時候她幻想着自己是這一家的女主人。付天憐也不討厭她,誰會討厭總是給自己做好吃的食物的女人,刑博特不發表意見,算是默認,與其讓刑永憲去外面嫖娼,不如找希美麗,健康、熟悉,這樣他在家的時間會更多一點。

希美麗越來越成熟,成熟到在刑永憲家裏住兩人晚上幹壞事的時候咬着毛巾不出聲或者是小小的聲音,即使如此,早晨曖昧的眼神仍然讓兩個小孩發現,在心底暗自祝福,既然昔日溫暖消逝,讓我們都對舊人說BYEBYE,不要遠去的背影,只要光明的熱吻。

作者:lainfans回覆日期:2006-8-1120:43:00

(四十六)中

聖誕節是外國傳來的,耶穌的貢獻,背叛的猶大給了大家相聚的理由,小孩喜歡聖誕是因爲可以得到禮物,情人們喜歡是因爲有擁抱的藉口,老人們喜歡是繁華中想起年輕時候的熱鬧。

在中國,過聖誕也是近乎狂熱,商家早早的佈置聖誕樹,棉花象雪花,聖誕樹上那些扎着絲帶的小盒子裏並沒有真正的禮物,是吸引人的空殼。甚至聖誕樹也是假的,鐵絲纏繞暗沉的辣椒綠塑料,綁好,幸好如此,否則濫砍濫伐,樹本來就不夠用,人們總是貪得無厭。

去年的聖誕樹舊了,刑永憲今年去商場買了一棵新的回來,當然,新的也是假的,真的太少。

希美麗穿着新買的紅色聖誕裙,一家四口開車準備去吃聖誕餐,刑博特很久沒有這樣開心了,付天憐今天抱了自己,在收到那個水晶花瓶的時候。

她也給了他聖誕禮物,是一雙球鞋,卡片上寫着,哥哥聖誕快樂,永遠愛你!

刑永憲給兩個孩子的禮物是新款式的手提電話,付天憐心想這下柏華子老師肯定要嫉妒了,他把巧克力丟了,大不了跟老師換電話用了,只要別讓她少吃點玫瑰蝸牛之類的東西。

他知道這樣的愛只能是有限度的,比如可以吻額頭不能吻屁股的愛。

仍然滿足,在吃飯的時候,付天憐看着自己熟練把龍蝦蓋子迅速拆開驚訝的樣子很可愛,從小,她就是可愛的,善良、好奇的女孩。

“下雪了啊。”希美麗站起來,看着窗外霓虹燈照射下的雪花,五顏六色多麼漂亮。

電影還沒有開始,最好的位置刑永憲早已經預訂,很久沒有陪兩個小傢伙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有些內疚,所以宣佈陪他們看電影的時候,付天憐和刑博特都歡呼雀躍,好像回到了小時候。

付天憐把新電話插上電話卡,電話就響起來,朋友們互相道祝福,韓旭的電話顯示時,付天憐說,“信號不好呢,你等下,我到門口去。”

於是安全。

“晚上來我家玩好不好?我跟我爸爸媽媽說好了,還有很多同學。”韓旭手裏拿着一個盒子,裏面是聖誕禮物。

“今天家裏的人都在,不如明天晚上?你給我的禮物是什麼呢,能告訴我嗎?”付天憐道,一邊回頭看他們三人向自己招手,天氣真冷,餐廳裏充滿奶油的濃郁香氣,甜美到心裏。

窗外的謝雯,全身都是水泥,被雪覆蓋着,她在聖誕節時要入地獄了。她要看他們最後一眼。

“是不是他比我重要?”

“不是,真的對不起,今天刑叔叔請我們看電影,哈里波特第五集,你晚上也跟你爸爸媽媽在一起好吧,明天再見面不是一樣嗎?”

“可我現在就迫不及待想見你。你不答應嗎?”

“是的,我沒有辦法答應你。”

“好吧,聖誕快樂。祝你們玩的開心。”韓旭感到沮喪,他以爲他得到了她,她就一定會被他佔有,而蜥蜴人有比人類更獨立的靈魂。

“你生氣了是嗎韓旭。”付天憐有點內疚。

“算了,你們總是一家人。”韓旭賭氣似的掛了電話,手裏的盒子扔了很遠,在地板上滾了一下,只有跑到牀底去揀,牀底很大,摸索着,心裏十分鬱悶。

李嵐在敲門,“出來吧孩子。”

“好了,馬上就來。”韓旭找到禮物,應聲時擡了頭,咚的一聲撞了額頭,一個小小的包,如果是卡通片裏,那個包包周圍會閃閃發光。

(四十六)下集

韓旭的家很大,招待班上以及外班的同學以及韓旭的好朋友,PARTY馬上要開始,食物豐盛,音樂優美。

韓相宇和李嵐幫忙招呼着韓旭的同學,韓相宇問道,“不是說你女朋友要來?”

一陣尷尬,韓旭拿着禮物盒子不知怎樣回答。

門鈴響,韓旭一陣驚喜,他知道她一定回來的,放棄哈里波特那頭上長歪Z字英俊的綠眼睛丹尼而投入英俊睫毛長壞壞的屬於她的黑眼睛的韓旭懷抱。得意之情藏都藏不住,嘴角翹着,對李嵐道,“那,你說過要配合我的啊。”

李嵐點點頭,努努嘴指着旁邊的一個大盒子,意思是都幫她準備禮物了你還不開心。

感謝一枚糖果的《抓狂》,老媽看起來乖多了。也不知道是哪個英名的*社,搞出這樣一本奇妙的書,嘿嘿,看來讀書使人進步,知識就是力量,優美積極的文字就是我們前進路上的一盞明燈,讓我們勇敢、無所畏懼,在他們的虛幻的世界裏得到自己的快樂,起來,不願做奴的人民……

一枚糖果旁白:好肉麻啊,抓狂啦!還不快去開門?!

崔雪吃中餐的時候用了三十分鐘說服了養父母今天讓她去同學家參加聖誕聚會,她一直都是乖女孩,所以SY的時候有特別的犯罪般的快感,不乖不壞,不壞不愛,愛就要壞,壞的我愛,我愛你壞,你愛我乖,我們都壞,我們都乖。

帶上那條圍巾,在禮物盒上打上藍色的蝴蝶結。

按門鈴之前習慣性的滴了眼藥水,這些日子織圍巾很辛苦,拆了打,打了拆,都是深夜怕被養父母發現,只有在微弱的檯燈下進行。 最強前妻:狼性少尊請住手 也有時候養父母睡得晚,怕他們發現,就定鬧鐘,凌晨三點起牀在洗手間,好是好,就是坐在馬桶上屁股發麻。淺灰色的柔軟羊毛毛線,有一次織着織着就在馬桶上睡着了,不過這不算什麼,最慘的是最後鎖邊的時候挑錯針,只有拆了重新編,還好聖誕節之前順利完工,用了兩瓶眼藥水。

其實這些年零用錢存了好幾千塊,下午,崔雪早早的去了最好的化妝店,放下十張一百的,說了一句話,“請把我弄得漂亮,我要去見男朋友。”

化妝師MAY早年是在香港給明星化妝,後來自己開店兼營服裝,用雙手化腐朽爲神奇,他看了看崔雪,五官貌似普通,衣着平平,髮型也是最普通的垂耳學生妹妹頭,但雀斑迷人,他喜歡有特點的人。

化妝出來後,MAY只收了衣服的錢,順便拍了一張照片,崔雪問爲什麼,MAY說,我要放入我的相冊,放心,不會拿來做宣傳,我只是喜歡你這樣子的外表的女孩。

如果不是化了妝,崔雪一定會哭,從來沒有人這樣形容她,鏡子裏的自己,漂亮的一塌糊塗。甚至,比付天憐更漂亮。

崔雪見到李嵐,趕緊道,“阿姨你好,我是韓旭的……”

“女朋友是吧,快請進,外面很冷呢。”李嵐熱情的拍了拍她身上的雪花。

屋內突然安靜下來了,不知道是誰說了聲,“哇,好漂亮啊。”

韓旭沒有想到崔雪如此驚豔的出現,有點不知所措,這樣的表情在韓相宇的眼中就是羞怯。屋內很暖,將米色風衣掛好,崔雪一步步走近,拿着她的禮物,笑着,“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韓旭手裏的盒子只能遞過去,他以爲來的是付天憐。

打開禮物,韓旭無言,原來她在喜歡自己,自己卻不知道。

崔雪顫抖的打開那個盒子,星星粉鑽耳環,李嵐、韓相宇、韓旭三人一起精心挑選。

李嵐看她的模樣,挺順眼,嫺靜而順從,幫她立即戴上。這時,崔雪才忍不住眼淚,好像在做夢。

付天憐一邊看電影一邊想,他會送什麼禮物給我,是什麼。

刑博特穿着新鞋,想着,我睡覺也不想脫掉它。

孫小麗回美國和養父母吃飯,打了電話給刑博特祝聖誕快樂,並無人接聽,因爲在電影院,電話無聲,等看完了電影出來回撥過去,號碼無法接通。孫小麗是用IP卡打的國際長途。

柏華子和超超也得到付天憐的聖誕禮物,超超得到的是一個圍巾,最近似乎它有流口水的傾向,大概長大了。柏華子的禮物是付天憐的自己製作的蝴蝶精靈卡,施了小小咒語,蝴蝶看起來在撲翅,雖然玻璃紙隔着。

柏華子第二天問,是不是給班上女生送的禮物給錯我了,給我的原本是那臺巧克力手機。付天憐就跟他換手機用了,承諾是換二百年。

大雪紛飛的天台,韓旭擁抱着崔雪,也許他不想傷害她,但她的到來讓他意外,猶如這場雪,他吻她的額頭,她因此迷亂。 《一枚糖果—妖折》

超超在大雪融化那天突然張開嘴說話了,“我要上學。”?

果然很寒,恐怖事件,柏華子和付天憐覺得不可思議,他是怎樣學會說話的,最少要和人類相處一百年的蜥蜴才能開口發聲,這傢伙。?

“我要上學,你們都出去了,每次都是我在家好悶好悶。”超超大概第一次說話,語速奇快,還好聲音並不大。?

付天憐叫他爬上自己肩膀,撓撓它的頭,“告訴我,你偷吃了什麼?”?

柏華子臉色一變,衝進地下室,果然鎖被咬爛了,進去,一箱子的“補品”都被吃光,所謂的補品,也就是類似玫瑰蝸牛、月光螢火蟲、美人蕉蝙蝠、野生人蔘精等等之物曬乾之物,是修煉元神或者其他法術體力不支時所用。裏面很多不知名的昆蟲、小爬行動物,甚至有書上都沒有的種類,現在竟然被超超這普通蜥蜴食用,可能是找到了最適合它的“補品”??

柏華子坐在地上,多麼辛苦才覓來的好東西,被糟蹋了,慘!?

付天憐安慰道,“算了老師,以後我費勁點去抓些回來就是,別難過了,趕緊讓它幻形吧,我想它已經有這個條件了吧?”?

柏華子厭惡的蹬了超超一眼,超超全身發抖。?

“女孩男孩?” 超凡葯尊 柏華子沒好氣的把他放在地下室的角落裏。難怪給付天憐講課的時候它每次都一動不動的在聽着,搞了半天是個旁聽生。?

“男孩女孩……我都喜歡。”超超怯怯道。?

柏華子又忍不住瞪了瞪它,“你知道你多壞嗎?還嚷嚷着要上學要上學,上學真的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好玩嗎?上學要很多錢的,老師會罵你,同學會欺負你,作業必須按時寫完,上課的時候手要放好,不能睡覺不能講小話,不能開小差不能隨意走動……”?

嚇唬嚇唬它,別讓它在這裏瞎搗亂。?

超超很驚訝道,“我在家裏看電視,那些黃頭髮的小孩上課可以竄來竄去的,又唱歌又打鬧的。”?

連付天憐都忍不住了,“那是國外的小學啦,傻東西。”?

“你到底要不要上學,如果後悔也不可以回來。”柏華子看它那點虛的修行,也就是靠平時他給付天憐上課的時候偷聽的那點知識,自己一頓亂練後來又吃了些珍貴之物,但底子仍是虛的,變成人形後很可能無法恢復原形,就是說有可能遇見強敵後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要,我要變成一個女孩。”超超鼓起勇氣說了這麼一句。?

“爲什麼?”付天憐撓有興致的蹲下來,兩隻眼睛忍住笑意,是的,聖誕禮物收到了,脖子上粉紅色的鑽石項鍊在燈光下分外惹眼,韓旭聖誕節第二天跟自己見面,小弟弟散發檸檬香氣,地點是在龍鳳賓館,不是因爲便宜,而是因爲是旅遊勝地。韓旭喜歡的小說作者曾經在此地度過難忘的一夜。?

“我先去洗澡。”付天憐走近淋浴池,牙刷拿在手中,瞬間,血從下身冒出,並不疼,象去除手指附近的死皮。漸漸的,血變成粉紅色,淡漠,淡漠,直至全無。?

付天憐和韓旭接吻,不是友好的吻,是互相撕扯纏綿充滿慾望的吻,舌頭舔食對方身體,付天憐的舌頭潮溼溼潤,這樣讓韓旭幾乎瘋狂。但又怕弄疼她,又小心翼翼的進入,進入又忍不住瘋狂。?

是什麼讓清純變得*蕩,是什麼讓萎縮變得堅強,是我們不聽大腦指揮的生殖器官。?

韓旭和付天憐光着躺在牀上,不想吃飯,不用上課,天空卻在一點點黯淡,鉛筆灰的天空象一首陰冷的小詩,莫名其妙的讓人絕望,雪花堆積窗臺,暖氣並不暖,寒夜並不寒。一起聊天,韓旭的眼睛搭拉着,睫毛象兩隻小手,嘴角的霸道神情漸漸平息,安靜的躺着,握着付天憐的胸,這讓他安穩。?

他是喜歡她的,第一次見到就喜歡,喜歡得要命,但還是睡覺了,天知道男人做完以後有多累,而且還是男孩。?

付天憐睜開眼睛看雪,一片一片,付成羣、許長燕、夏之初,他們好嗎,冷不冷,外面是這麼冷,我這樣快樂的墮落着,他們看得到嗎,我多想念他們,離開我的那些親人,無法解釋就這樣突然離開,只剩我孤單在世間受苦,爲何不帶我一起去了,倘若無法漫步雲端微笑,至少在地獄一同哭泣。?

地獄裏,藍色佛燈光芒籠罩,帶來少許光明。 系統修復中 婧問道,“還需要多長時間,我等不及了。”?

付青珠搖頭,到了這個階段已經無法言語。席偉劍不理,他知道她愧疚,這樣很好,至少你還愛我,知道悔恨知道背叛,你需要的只是無盡的寬恕。?

謝雯到地獄入口徘徊,聖誕節,耶穌不來臨,他可能太忙。?

家庭主婦總有洗不完的衣服,李小玉的手指不再幼嫩,她的丈夫在等待牢底坐穿,她在家照顧小孩,維持着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小孩是天生軟骨病,軟踏踏的在牀上看着自己傻笑,可愛的寶貝,總是看着我笑,我唯一的希望是你在便便的時候不要亂爬。?

時間到了,拿起手機,給刑家打,每次都是同樣的語調――是經過訓練的,“博特考試怎樣,冬天讓他多穿些衣服,小心別感冒。我很好,你不必擔心。”?

付青珠給她一疊錢的時候,李小玉是拒絕的。付青珠道,“我知道你小孩看病需要錢,而你是我要找的人。”?

(四十七)中集?

李小玉年輕時候是配音演員,天生就是吃這個飯的,懂得模仿各種人的聲音,氣質好,他男人是從小一起的表哥,混黑社會,電影無間道說的多好,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李得鋼被警察抓走的那天,她生了個男孩,把總是哭個不停的孩子丟在馬路邊上時,那孩子突然笑了,她的心軟了。?

錢真的很多。錢真的很重要。?

李小玉不知道爲什麼付青珠要給自己那麼多錢的理由僅僅是讓自己隔三個月或半年打幾個電話。她也不想知道,知道的太多,煩惱無窮。?

付天憐和韓旭一起走出龍鳳賓館,互相擁抱了一下,又要短暫分開一段時間。韓旭要跟着父母去西藏旅遊,韓相宇的汽車都改裝好了。?

“我會給你打電話的。”韓旭抱着她,用手指撫摸她柔軟的嘴脣。?

“沒事,我在柏華子老師家裏做功課。”付天憐把頭埋在他脖子上的羊毛圍巾裏。?

在地下室的超超見付天憐雙眼無神,跳到她背上說道,“你在發什麼呆?你在想你男朋友對不對,哼哼。”?

柏華子倒也跟着好奇了,“爲什麼要變女生?”?

超超的眼睛眯了眯,做思考狀,“因爲做女生可以讓男生買很多東西給自己吃,付天憐就是這樣,夏天成日吃冰淇淋。”?

柏華子看着吃剩的補品說道,“你別後悔。”?

柏超超,女,十五歲,蜥蜴變性人。身份:柏華子老師的遠方外甥女。?

柏華子找到校長,叫出去吃飯,好說歹說又順手送了一個紅包,這個紅包纔是關鍵,校長點點頭,勉強道,“出節後跟班看看,如果跟不上就別怪我了。”?

柏超超真不滿意她的外表,爲什麼不變成象付天憐那樣漂亮女孩子,看看鏡子中的自己,矮小也罷,還黑,黑也罷,還肥,肥也罷了還長蝴蝶斑,有斑也罷了,牙齒還不整齊,這樣也罷了,身上還有動物的味道,如馬糞慪了整個夏天,潮溼、腥臭夾雜着稻草味。?

校長夫人回家後,喜上眉梢的拿着驗鈔機一張張數那疊錢一邊道,“我還沒見過長成這樣子的丫頭。”?

“你懂什麼,數你的錢罷。”校長喝了一口熱茶,“回頭把這錢分三個包好,回頭要給教育局幾個領導上供。”?

(四十七)下集?

聖誕熱鬧似乎在中國只意味着平安夜,並不影響人們購買年貨的熱情,火車到了春運都是滿滿的,刑永憲帶着刑博特和付天憐一起去給夏之初祭奠。冰冷的石碑,裏面掩埋的善良與無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