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快,白清清的目光,便被乾坤世界中間,那株恐怖的灰色大樹所吸引。

「還魂樹!」

她認出了這樹的來頭,不由得被嚇了一跳,那種東西為何還會在世間出現,而且還種在葉楚的乾坤世界之中,那小子的命也太好了。

「難道情聖的秘密,當真……」

白清清往香肩上淋了些清涼的泉水,不由得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情聖的秘密,這個話題談了許多年了,但是卻一直沒有人破解開,沒有人知道當時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情聖如何問鼎的至尊,然後又為何一問鼎至尊就死了。

「臭小子,聽說弱水那娘們兒把浮生宮的符文都傳給我了,看來那娘們兒是鐵了心的,想嫁給你了……」白清清喃喃自語,嘴角揚起了一抹哼笑,「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花花-公子而已,倒是本皇的原始本尊竟然被你赤身抱過,待本皇下回找到你了,一定切了你……」

……

「哈欠……」

葉楚正在寒冰上空練習浮華鏡的使用方法,突然沒來由的打了個噴涕,身子還打了一個顫,不知道是不是哪裡抽風了。

「難道有什麼危險?」

他相信自己本能的直覺,立即警惕的看著四周,同時喚出了萬法紫金青蓮,以為有什麼人要來襲擊自己。

打開天眼,掃視四周,葉楚還真就有了一絲髮現。

「那邊……」

在北面,葉楚發現有一道人影,正在堅硬的寒冰中一閃而過,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冰面下晃了一圈。

「有人?」葉楚心中一沉,那道人影閃過的速度極快,不過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正在急速向北面而去,而北面的方向,正是寒晶絕壁的方向。

「難道那老傢伙還沒死?」

葉楚只是掃到了一眼,那道人影就不見了,速度實在是太快,很顯然有可能達到了聖人之境。

「閃……」

葉楚趕緊離開這裡,用混沌青氣裹著自己離開,浮華鏡的使用他還沒有找到門路,試驗了好多次都失敗了,想來不是一時半會兒就可以成功的。

一個時辰之後,葉楚來到了北面的一座大冰山前,再次發現了那道人影,那人影在這裡停住了,進入了冰川之中,而沒有去那邊的寒晶絕壁所在地。

「難道不是他?」

葉楚皺了皺眉,覺得也不太可能,那雪海元靈都被九天寒龜點天燈了,怎麼可能還有機會再出來。

九天寒龜的實力不用多解釋,絕強者神龜,在如今的這片大陸,絕對可以橫掃六-合八荒,無一能敵,除非有人可以將至尊劍那樣的至尊器給復甦,否則不可能勝九天寒龜。

「那是何人?」葉楚想了想,「難道是那些和我們一起進冰淵的人,還有人沒死的?」

這種可能存在,葉楚帶著好奇心,令混沌青氣裹在外面,再用萬法紫金青蓮包裹裡面,也悄悄的潛了過去,沒進了下方的冰層,滑向了那邊的高大冰川。

「果然很冷……」

一沉進冰層,徹骨的寒氣就向葉楚襲來,葉楚沒來由的打了幾個機靈顫,這裡的確是太冷了,凍的人骨頭都發僵。

這種感覺和在冰神宮殿前面,有的一比,腳下和周圍都是百萬年以上的寒冰,葉楚想要就此破開一條道路並不是那麼容易。

「太極陰陽道……」

一股柔和之氣,從葉楚的掌間飛出,一團純陰和純陽之氣柔和在一起,形成了一小團白色的混沌之氣,很快就將前面的寒冰給盪開了一層。

「果然有用……」

葉楚大受鼓舞,這便是他的陰陽融合之道,如今已經有了一定的成效。

再寒冷的地方,用這些陰陽揉和的混沌之氣,也可以化解掉,再熱的地方,到時自然也不會害怕了,所以對葉楚來說,如今是冰火不侵了,都不畏懼。

有了這團混沌之氣,葉楚很輕鬆的就在冰層之下,闖開了一條一米見寬的通道,利用天眼鎖定前者的位置,然後慢慢的接近他。

「是他……」

半個時辰之後,葉楚在二十幾里開外,終於是見到了那人的真面目,心中不由得一沉,正是那個褚聖。

「恩?」

就在這時,褚聖感覺有些怪,突然扭的一回頭,目光警惕的掃視四周,想看看有沒有被人跟蹤之類的。

… 「難道是我的錯覺?」褚聖喃喃自語,不過他還是十分小心。

他從眉心飄出了十幾面陣旗,立即就在身旁布下了一道極強的陣法,將方圓十里變成了一片白霧之氣,葉楚頓時就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了。

「老傢伙還挺警覺,差點把我給拉進陣法里了……」

葉楚有些唏噓,可能是因為這裡到處都是寒冰的關係,令那褚聖的眼力也大為受阻,所以並沒有發現二十幾里開外的自己。

自己擁有天眼,倒是可以看到更遠的地方,不過在這百萬年以上的冰層之下,實力都會大打折扣,比如現在葉楚的天眼就無法穿透那法陣,看到法陣中的情況了。

「這老傢伙,難道也懂得什麼附靈之術?要不然怎麼跑到這個鬼地方來……」

葉楚很困惑,覺得有些懷疑,這個褚聖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之前在拍賣會上見過,後來進入冰淵之後,他又不和米晴雪這邊一隊,當時大家都以為他是一個準聖巔峰,現在看來已經步入聖人之境了。

看似普通的一座冰山,褚聖竟然藏在那裡,搞的神神秘秘的樣子,還在那裡布下了法陣,肯定不會只是玩玩的而已,而是有什麼陰謀或者是有什麼寶貝他要取走。

法陣將葉楚的天眼給擋住,他一時無法看到裡面的情況,但是好奇心又令他很心痒痒,想知道一位聖人瞄在裡面到底是在偷偷做什麼事情。

「試試吧……」

沒有別的辦法,葉楚取出了還陽鏡,將一團混沌之氣,打在了還陽鏡的鏡面上,同時勾勒出了褚聖的畫像將它打了進去。

「嘶……」

還陽鏡上閃爍起了陣陣亮光,亮光將鏡面都給弄模糊了,並不能看到什麼東西。

「難道不行?」

葉楚有些失落,可就在他準備收起還陽鏡的時候,卻有了意外的發現,還陽鏡的表面的霧氣正在慢慢的消散,鏡面越來越清晰了。

很快在鏡面上,便出現了那褚聖的影像,而且還是活動的,就是他在冰層下面的影像,如同安裝了一個攝像頭在遠程控制褚聖似的。

「竟然真的可以!」

葉楚大喜,沒想到還陽鏡真的可以還有這樣的功能,這比只定位可強多了。

不僅可以定位,還可以遠程監控,這對自己的幫助可實在是太大了,若是與人對戰的時候,可以遠程監控對方,然後事先便掌控對方的動向,便可立於不敗之地。

「他在幹什麼?」

鏡面上,褚聖正在那冰山腳下,拿著一把短劍,正在那冰川腳下彎著腰挖東西。

令人稀奇的是,雖然他有聖人的修為,但是卻挖起來十分費勁,一劍下去,不過只挖掉了薄薄的一層罷了那冰面似乎是很堅硬。

褚聖正貓在冰山腳下,費力的在那裡挖著什麼,一息的功夫也才挖了那麼一小寸,也沒見挖進去多深。

藍白色的冰層,按理說並不是特別或者說是最堅硬的冰層,起碼還比不上冰神宮殿前面的寒冰,更無法與寒晶絕壁相比了。

「試試看,如果遠一些,還能不能通過還元鏡看到畫面……」

這光看也看不出來什麼,葉楚來了興緻,悄悄的帶著還陽鏡往後退,想看看在什麼距離還能再看到這鏡中的畫面,如果能看到的話,也沒必要貓在這裡等。

「可以看到……」

他退到了三十里開外,照常可以看到還陽鏡中的畫面,並沒有變得模糊,或者是其它的不清晰。

乾脆,葉楚為了安全著想,直接退到了八十多里開外的冰面上,隨著距離的變遠,畫面沒有先前那麼清晰了,但是還是可以看得見。

直到退到將近一百二十里的時候,褚聖的一些細微的動作,看得不是太清楚了。

葉楚便帶著還陽鏡退到了一百里左右的位置,這裡是最佳的位置,或者說再遠的話,就會不太清楚。

「百里之外,就可以偷看到別人的行蹤,這東西確實不錯……」

葉楚有些欣喜,沒想到還陽鏡還可以這樣用,今天真是一個大發現。

由於相隔了百里,又用混沌青氣包裹了,收斂了氣息,而且褚聖是在冰面下,自己是在冰面上,葉楚更不用顧忌什麼了。

他取出了酒,就坐在一座冰山的背面,看著還陽鏡當中的褚聖,想看看他到底在那裡挖什麼。

……

葉楚這一等,就是將近一天的時間,天都黑了,那老傢伙還在冰層底下挖。

「呃,真困呀……」

等了這麼久,還得一直盯著還陽鏡,葉楚險些都困的睡著了。

早上起來找了個地方練了太極拳,結果到了現在這個點,他已經困的不行了,而且還很餓。

最近他的食量又增大了,正常的一天,一個人得吃掉近三千斤食物,這都在這裡貓了一天了,肚子直叫喚。

挖了這麼久了,褚聖也沒有多大的進展,葉楚瞄了瞄還陽鏡,竟然只挖了二十幾米,還是那藍冰層,並沒有什麼的發現。

「難道在這裡守一晚上?」

葉楚有些猶豫了,心裡直詛咒這老東西,不務正業,跑到這鬼地方來挖冰來,真是腦袋秀逗了。

可是用腳趾頭想也覺得不太可能,一個堂堂的聖人,怎麼可能做這種腦殘的事情,想必他一定是有所圖。

只是現在就這樣離開,葉楚實在是不甘心,又怕自己一回去休息,這老傢伙就挖出了寶貝,然後逃走了。

褚聖在冰山腳下,十分有耐心,雖然進度很慢,但是卻一刻也沒有停過。

他仍在不停的挖掘著,這令葉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現在就這樣離開了,豈不是浪費了人家賣力的表演了嗎?

沒得辦法,葉楚又困又餓,只能是先行到四五百公裡外,找了一個地方開始烤魚吃了,順便還睡上了一覺。

……

「轟……」

葉楚吃飽喝足之後,夢還沒開始做,突然就被一陣輕微的晃動給驚醒了,從冰層底下傳來了一絲明顯的悸動。

「難道寶貝出世了?」

葉楚眼中放光,立即收起傢伙,奔向了那邊的冰山。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葉楚再次潛進了冰層,取出還陽鏡,藏在距離褚聖所在地,只有一百里左右的位置。

「那是什麼?」

還陽鏡上,出現了一個奇異的景象,雖然那冰山只被褚聖挖來了四十多米,但是卻有一團紅色的火光,彷彿正在那冰山腳下燃燒著。

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景象,藍色的冰層中,有一團紅色的火焰,閃爍之間如同一道紅色的球,顯得格外的耀眼。

… 絕美的紅色火焰,圍成了一團火球,藏身於藍色的冰層之中,藍紅閃爍之間,交織成了一副美輪美奐同時又有些妖冶的景象。

「那是什麼東西?」透過還陽鏡,葉楚一雙眼睛也死盯著那東西。

只見那褚聖,此時也是興奮的手舞足蹈,如同發現了巨大寶藏似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還陽鏡可以看到遠處的景象,但是卻無法透過還陽鏡聽到那裡的聲音,只能看到畫面而已,這就令葉楚有些鬱悶。

「還是過去聽一聽吧……」

葉楚不甘心,就這樣守了一天,結果東西沒拿到,連東西叫什麼都不太清楚。

他立即喚出了混沌青氣,裹住自身,同時用萬法紫金青蓮在外包裹,手中拿著至尊劍,劍尖上飄浮著一團混沌之氣,潛進了冰層底下。

……

「哈哈哈,竟然真的在這裡,老夫終於找到你了!」

「五百年了,五百年了!」

「先祖們,你們看到了,你們的徒子徒孫褚煞比終於是找到了火藍煞氣了!」

「你們的在天之靈,終於是可以安息了!」

在火藍煞氣面前,褚聖狀若瘋癲,顯得極為興奮,不過他的名字卻令葉楚聽得差點爆笑出來。

七八裡外,一處寒冰後面,葉楚在萬法紫金青蓮中,險些吐血了。

「褚煞比?還真有人叫這種名字?」

煞比,這個詞,想必華國的人都不會陌生,如此污言穢語,這人竟然就叫這個名字,真是讓人忍俊不禁。

聖級法陣,無法擋住葉楚的萬法紫金青蓮,在褚煞比瘋狂大笑得意的時候,葉楚用混沌青氣和萬法紫金青蓮,悄悄的破開了法陣,這才來到了法陣裡面,聽到了褚煞比的大笑聲。

「火藍煞氣,傳說中的九階上品之煞……」

葉楚也沒想到,那團火紅色的火焰,竟然會是火藍煞氣。

這種煞氣絕世罕見,當年他在第十一域的時候,就曾經聽郝媚嬈他們說起過天地煞氣的分類。

等級越高的煞氣,越是難尋,尤其是五品以上的煞氣,在第十一域那種以煞為天的地方,也都不是能輕易找到的。

而像九品煞氣,那樣的東西,基本上就可以算是真正的神物了,天地間估計也就只有一兩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