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白少忙道:「都是自己人,你打一兩下出出氣也就夠了,你怎麼還把人往死里打啊?」

「老娘就是要把他打死,這個吃裡扒外的混蛋!不配再在我們ODD,混蛋!放開老娘!」

Youyou也忙道:「平丫頭,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你別激動,讓景閻好好解釋。」

「解釋個屁!老娘不需要解釋!放開老娘,老娘要一槍崩了他!操,吃裡扒外的賤男人,老娘算是看錯你了!」

景閻在一邊默默站著,擦掉嘴角的血跡,心裡也不禁有些懊惱,剛剛他太著急了,所以就一時沒忍住沖平丫頭髮了一下火,沒想到平丫頭反應會這麼激烈。

「放開我!你們兩個是不是也要幫著景閻對付我?都是一群吃裡扒外的東西,老大回來看老大怎麼收拾你們!賤男人,放開我!」

葉平平一旦動怒力氣很大,youyou和白少兩個大男人都差點沒拉住。

「景閻,你傻站著幹嘛呢?你剛剛乾什麼了?快點解釋清楚啊!還想不想要命了?」youyou著急忙慌的喊道。

「對不起,我剛剛不該對你發火。」景閻乖乖認錯。

此時他的下巴,以及左臉頰和額頭,都已經起了淤青,一眼看去真有點滲人。

「老娘不接受道歉!賤男人,你就等老大回來收拾你吧,賤男人!」

景閻:「……」

他想知道,他到底哪裡賤了?

「怎麼回事?要打架別在我的公寓門前打!」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葉平平當即就冷靜了下來,剛剛還一臉的怒意,瞬間變得可憐兮兮,轉身就哭嚎道:「老大啊!你可終於出來了,我可終於見到你了,嗚嗚嗚……」

「……」貝蒂翻了個白眼,又看向景閻,「小閻,你怎麼了?被誰打了?我不是給你說過嗎?誰打你,你就別怕惹事,給我打回去!有老大給你撐腰你怕啥?」

景閻聞言,瞳孔緩緩放大,狂喜不已,「老大,你恢復記憶了?」

葉平平也不嚎了,幾步跑到貝蒂面前,激動的語無倫次,「老老……老大,卧槽老大,你真的恢復記憶了?啊啊啊——老大,你終於恢復記憶了,我要來個大擁抱!」

正要衝上去抱一抱,一條腿就伸過來擋住了,礙於那條腿實在是太長太直,葉平平急忙剎住閘,一臉不愉的瞪著擋著的人,「陸錦煜,你丫的給我讓開!我老大在此,你還敢造次?信不信我老大分分鐘秒練你!」

陸錦煜臉色沉了下去,攬著貝蒂往後退了退。

木葉之最強古介 貝蒂嘴角抿著笑,見老公臉色不好看了,潤了潤嗓子就朗聲說道:「平丫頭!還有你們都給我聽著,他是我老公,你們既然喊我一聲老大,就喊我老公一聲老二!聽見了嗎?」

陸錦煜:「……」

猛地扭頭看著自家老婆,臉色僵硬到龜裂!

老二?

他怎麼就成了那傳說中的『老二』了?

ODD幫的幾人剛剛還處在無法自拔的激動中,此時聞言幾人都愣了愣,反應過來差點噴笑出聲,但還是忍著笑,乖乖的應道:「聽到了!」

陸錦煜卻忍不住道:「老婆,你確定要讓我當老二?」

「確定啊!你看啊,我是ODD老大,總不能退位讓你來坐吧!我願意,他們幾人也不願意啊!所以讓你做老二,我想的多周到,是不是?」

「……」陸錦煜嘴角扯了扯,不說話了,但是眸子里卻藏著一抹奸詐的溫柔,想著一會再讓老婆看看他這個『老二』的厲害!

「景閻,誰把你揍成那模樣的?沒出息,難怪都成老男人了還沒女人要,時不時被人湊成那模樣,哪個女人看的上你?」

ODD幫的幾人嘴角都抽了抽,但心裡還是滿滿的興奮和激動。

老大終於恢復記憶了,嚶嚶嚶……終於又變回毒舌了,也最會損人了。

但是景閻聽著卻不生氣,心裡也很激動,雖然老大說話很損人,很扎心,但是損到最後都還是為了自家人好。

文明鑄造者 正要回答,就聽葉平平噼里啪啦的告起狀來了。

「老大,你不知道景閻個賤男人有多吃裡扒外,就那個夜賭龍頭,YS交易上有人花一千萬美元買他的性命,有個厲害的殺手把我生意搶了,景閻竟然就沖我大吼大叫!這也就罷了,他竟然還說若是龍頭死了,他也不想活了。老大,你說我們ODD幫的人是為別人而活的嗎?老大你以前就告訴我們,自己的命自己守,別為別人活。可是景閻個賤男人,實在是有違老大你的理念,竟然想利用我來保龍頭的命!老大你說,是不是很過分!過分到令人髮指!」

貝蒂挑了挑眉,「就是因為小閻想要豁出性命保護龍頭,所以你就把人揍成這模樣了?」

「嗯!」

葉平平重重點了一下頭。

「的確很過分!」貝蒂也煞有其事的來了句。

葉平平一下子就揚起了下巴,目光倨傲的睨著景閻,有老大撐腰的感覺就是爽!

結果,貝蒂脫口而出的下一句話,差點讓葉平平以為她認識了一個假老大。

「平丫頭,你這就太過分了啊!小閻豁出性命保護他親哥哪裡錯了?倒是你,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人揍成那樣了……從此刻起,一周內,你不準吃肉!不準喝酒!錢財全數上交!而且,必須給我保住龍頭的性命,要是龍頭少一根頭髮,我拿你是問!」《靈師》第863章邪惡之子(2)《靈師》第864章邪惡之子(3) 第395章別躲了,出來吧!

貝蒂說完,就挽著陸錦煜的胳膊朝公寓走去。

而葉平平直接傻愣在了原地。

許久后才猛爆一句粗口問:「卧槽?龍頭和景閻啥關係?」

Youyou和白少都無奈扶額,這件事ODD都傳遍了好不好?平丫頭這些日子到底在幹什麼呢?竟然還不知道!

兩人沒有理葉平平,摸了摸鼻子就事不關己的走開了。

葉平平看著還站在牆邊滿臉淤青的景閻,眨了眨眼,突然嘿嘿一笑,彎著腰走了過去,搓著手一臉的諂媚道:「小閻閻啊,痛不痛啊?要不要我帶去醫院看看?或者你在這等我,我去給你拿點葯來塗一塗?哎呀,別板著臉嘛,本來人就長得不好看,一臉淤青更不好看了,你現在板著臉,就更更難看了呢……哎,你幹嘛啊,別走啊,你還沒告訴我你和龍頭啥關係呢……」

還沒說完,景閻直接越過她大步朝電梯方向走去了,頭都不回一下。

可見這次,葉平平把他得罪的有多狠!

但是葉平平卻不以為然,等人瞧不見了,立即挺直了腰板,翻了個白眼叱道:「真是倒霉!本來休息就不夠,還要去保護那樣一個男人,今天一定是水逆!」

隨後,她又去了陸美琳的公寓,見陸美琳拿著一本書在看,但是目光飄忽,很明顯根本沒用心,敲了敲房門說道:「琳琳,今晚我不來你這住了,老大交給我任務了。」

陸美琳聞言,立即抬起頭緊張的問道:「什麼任務?是殺龍……龍頭嗎?」

「呵,我倒是想殺他,老大不讓,讓我去保護他,所以我得去夜賭看看什麼情況了,你就在家好好複習吧,我也就不打擾你了,別忘了為我老大拿個第一,讓她開心開心。」

陸美琳抿了抿唇,她其實很想去夜賭,但是一想到之前的事……心裡就莫名的想要逃避,便道:「哦,你小心點,拜拜。」

「拜拜~」

直到葉平平走了許久,陸美琳都靜不下心來複習,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起身去了洗漱間洗了把臉又回來繼續複習。

……

晚上九點,是夜賭生意做火爆的時候。

幾人悄悄摸進了夜賭的頂樓,連線,建立遙望台。

Youyou連好線,在筆記本上操作了半會,才道:「平丫頭,你可以進去了,龍頭此時在1001號房間,你可以去1002號探查一下,若有可疑的人跡,立即通知我們。」

「收到!」

葉平平把身上的緊身作戰衣袖口一緊,就要順著線溜下去。

「等一下,我也跟著去。」景閻突然道。

「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葉平平不由分說,本就是老大派給她的任務,她怎麼可能讓人搶了這麼好的在老大面前表現的機會?

所以,葉平平根本不給景閻準備的時間,順著連線就下了樓,從1002樓的陽台窗口一個翻身滑了進去,滾了好幾圈才將身體隱匿在牆角。

包間里一片漆黑,看似一切正常,但葉平平卻全身警惕了起來,因為,這裡也有個很能隱匿身形的人。

她沒想到那個接下YS交易的殺手會這麼快抵達夜賭,還蹲守在了龍頭的隔壁。

真是豈有此理!

搶她的生意也就不說了,竟然還敢比她快一步抵達這裡!

她今晚不給他點好果子吃,她就不叫葉平平!

「別躲了,出來吧!」

沒等葉平平調整身形撲上去狠揍,不遠處的沙發上就傳來一道低沉陰冷的男聲,聲音很富有磁性,還帶著點血性的陰霾。

只是一瞬間,葉平平就察覺到了對方的不簡單,好像並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容易對付……

「呵呵呵……不錯嘛,原來是位帥哥呀!」

既然被發現了,葉平平也沒打算再躲,邪氣的笑了笑,從牆角走了出來。

就見黑暗的環境下,沙發上坐著一個黑影,輪廓冷硬,渾身散出的是嗜血的陰冷氣息,這是一個殺手才會具備的讓人驚懼的氣場。

葉平平眸子眯了眯,一手緩緩移到腰間摸著搶。

「ODD金牌殺手葉平平?」男人語氣透著些許意外。

葉平平眉頭皺的更緊,警惕的盯著男人,「你是誰?」

奇了怪了!這人竟然一眼就把她認出來了,可是她卻認不出他,這種感覺很不好!

「我是誰你不用知道,只要知道,今晚,龍頭的命,我要定了!」

話音剛落,黑影拔地而起,以詭異的角度朝葉平平攻去。

葉平平忙往後退去,一手仍舊握住搶,厲聲道:「既然知道老娘是ODD金牌殺手,你就該避而遠之!還敢送上門來,找死!」

葉平平說完,身子也迅速以詭異的角度彎下,一腳狠狠朝前踢去。

這一腳她用了八成的功力,若是男人能避開,她想,她就該掏槍了!

結果,男人似乎料到了葉平平的招數,一個側翻恰巧躲過了那致命的一腳,身子也迅速朝葉平平攻去,兩隻大手在黑暗中一抓,就將葉平平的兩手以交叉模式固定在她胸前,魁梧的身體狠狠朝她撞去。

葉平平心下大驚,這人實在不好對付,竟然敢和她近身搏鬥,她必須要想個對策脫身!

察覺男人身後是空曠的環境,葉平平不做遲疑,一腿屈起,另一腳蹬在後面的牆壁上,纖細的腰軟的不像話,瞬間往後彎成了120度,腳狠狠一蹬,身子迅速擦著男人頭頂翻到了他的身後。

可是男人依舊不鬆手,硬是將她兩隻胳膊固定在胸前,滿是男性荷爾蒙的氣息撲面而來,葉平平緊緊皺了一下眉,身子迅速往後退去。

男人腳步移動,直直追著葉平平的腳步朝牆邊撞去。

還有兩米抵達牆邊的時候,葉平平一腳迅速抬起瞪向後面的牆壁,撐著有些重心不穩的身體,卻好巧不巧的這一腳蹬在了包間電燈電源的開關上。

「啪」的一聲,整個包間的燈都亮了起來。

只是一瞬間,兩人都愣住了。

男人看著女人,目光里閃過意外和驚艷,他本以為ODD幫的金牌殺手葉平平是個母夜叉一般的醜女人,才會有那樣讓所有人膽寒的身手和槍法。

卻不想長相是這麼娟秀,美的很靈動,而且他的餘光處……還看見了很多令他無法平歇燥熱的雪白……《靈師》第865章邪惡無處不在《靈師》第866章煉化魔核,危險接踵而至 第396章老二是什麼?

實在是葉平平身材太好,有的地方太過豐滿,本就穿著緊身衣,再這麼一壓,有些地方就被擠出來了……

女人看著男人,目光里也閃過意外和驚艷,簡直太漂亮了!

對,只能用『漂亮』一詞形容,比ODD里的youyou都漂亮好幾倍。

唇紅齒白,奶油皮膚,墨黑短髮,鼻樑很高很翹,尤其是那雙眼睛,瞳孔竟然還是琥珀色的,美的如一個女人,不,比女人還美……

兩人對視許久后,還是男人先反應過來,因為體內的因子作祟,讓他很難受,所以對於他這個從密訓營過來的男人,一點不懂男女之情,當即一拳就砸向讓他熱燥的雪白。

「嗯……」

葉平平悶哼一聲,這一拳不輕,娘的,都把她胸打小了!

想也沒想,一隻胳膊不再被禁錮的時候,一巴掌就扇向男人的臉。

「啪!」

聲音很是響亮,在包間回蕩了許久。

「變態!老娘的胸你也敢打!操!」

男人還沒反應過來,一把掌又以凌空之勢扇了過來,男人立即抬手截住,身子再次狠狠撞向女人,威脅道:「你若再敢阻止我殺龍頭,我就先殺了你!」

「呵,有本事你就殺啊,看我先殺了你,還是你先殺了我!」

葉平平從來不是好招惹的主,武功也不差,腿屈起就要朝男人胯下踢去。

男人自然知道葉平平腿屈起想要幹嘛,兩腿立即上前緊緊夾住葉平平的腿,卻不想正在這時,嘴上貼來了個軟軟的東西,一股讓人沉醉的清香也伴隨著這軟軟的東西竄進了鼻腔,竟讓他大腦一時死機,愣住了接下來的武功招數。

葉平平惡作劇的偷吻成功,當即就使勁在他嘴唇上一咬,然後兩手使出全身的力氣推開他,一腳再收回狠狠踹向他的肚子。

男人被踹的倒退了好幾米遠,身子差點就趴在了地上,堪堪穩住后不可置信的看著女人。

「你剛剛用的什麼招數?」

為什麼他沒有學過?嘴唇也能咬?

葉平平揉著被打的還在悶痛的胸,狠聲道:「老虎不發威,你當老娘是病貓啊!我這一招還你剛剛打老娘那一拳!」

看著他嘴唇上一片鮮紅,更甚至還有一絲血跡都流到了下巴上,葉平平心裡瞬間爽了。

娘的,胸被打的好痛!

再敢打她,她非得廢了這個男人!

男人聞言,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擦掉嘴上的血跡,問道:「這是你的絕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