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莫名嘆息了一聲,對玄寶說:「我怕的就是空山老人受了寅皇的脅迫,幫他做事!空山老人一身絕學,天文地理無所不容,兵法陣法無所不精,如果真的要對付我們,那將是個很大的麻煩!」

「如果並不是受了脅迫,而是他自願的呢?」玄寶側頭對著莫名問了一聲。

背上的莫名身體輕輕一震,似乎在搖頭,可是語氣卻有著掩飾不住的擔心:「不會的!他肯定不會自願幫著寅虎作惡的!」

玄寶撇撇嘴,不屑的說:「不管他給寅虎出幾種計謀,幫著他推翻了丑朝,這本就是大逆不道!所以這個空山老人,也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善良!對了,你剛才說他一生收了四個徒弟,道儒釋三人,還有一個是誰?」

背上的莫名一時沒有吭聲,玄寶卻身體僵住,過了一會才苦笑著說:「不會是我的小名兒吧?」

莫名嬌顏一紅,嘆息了一聲說:「只有我是最不成器的一個了,辱沒了師父的名聲!只不過他說我命數太高,從來不讓我叫他師父,只允許我叫他丞相!」

還真是莫名!歪打正著的玄寶發出了一聲大笑,昂然說:「怪不得你能一眼看出這陣勢的布法!這樣就算是他出手幫寅虎,那又如何,徒弟打師父,就算師父輸了,心中也是歡喜的,這叫青出於藍!」

莫名咬著銀牙用粉拳在他背上輕砸一下,憤憤的說:「哪有你說的這般輕鬆!師父的本事豈是我能通曉一二的?再說了,我知道師父不會主動出手的,如果這陣勢真的是他布下的,也是受了脅迫!」

是不是受了脅迫玄寶可不管,現在最主要的是把這個陣勢給破了!既然知道了是百鬼縛龍陣,又知道可能是空山老人所布下的,難道就沒有辦法找到陣眼嗎?

玄寶把心中疑問告訴莫名,卻聽莫名嘆息著說:「陣法相同,布法不一,不一樣的陣腳,就有著不一樣的陣眼。所以我現在也破不了這個陣,唯有你的心眼!」 心眼的作用就是看清事物的真相,在紅瞳的基礎上開通心眼,玄寶以後可以看穿一切幻陣!

玄寶從來都沒有體會到,這一炷香的時間會是這麼長!聽著耳邊傳來的打鬥聲,玄寶心急如焚,卻也無可奈何!

只有打開了心眼,他才能在閉著眼睛的時候還能看到周圍,現在他只能乖乖的充當一個瞎子!為了害怕他突然忍不住睜開眼,莫名乾脆用一塊黑色的面罩,蒙住了他的眼睛!

明明可以能很輕鬆的解決這些影衛的糾纏,可卻只能用現在的這種笨方法,一個一個的去打去殺!幸好這些影衛都是普通的人,如果跟那個國師一樣是精怪,那才是麻煩了!

旁邊的土蝶兒突然傳來一聲驚呼,伴隨著其他人的叫喊,玄寶心中一急,側著頭對莫名問:「發生了什麼事?」

「又是一隻蜈蚣精!比千手國師還要大!突然幻出了本身,差點用螯肢夾斷土蝶兒的胳膊!」莫名的聲音中流露出驚恐,沒想到皇宮之中並不只有國師一隻精怪,居然還有一隻比他更大的!

玄寶卻如遭雷噬,一時站在原地,腦子裡面亂成一團!怎麼回事?自己想到什麼,就會出現什麼?難道這些東西,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

感受到了玄寶身體的一樣,莫名擔心的問他:「你怎麼了?想到了什麼?」

玄寶聲音有些發澀,低聲對她說:「我先前聽弟兄們說虎王蜂,就想著這個東西會再次攻擊,於是,虎王蜂真的出來了!我想著影衛會偷襲,於是影衛也來了!剛才我想千萬不要有人和千手國師一樣是精怪,馬上就有蜈蚣精攻擊土蝶兒…」

聽了玄寶的話,幻姬大吃一驚,看著面前的那些影衛,心中巨震!如果真如相公所說,這些敵人都是他想象出來的,那怎麼會有真人在裡面?難道相公可以有能力將陰氣凝實?

莫名卻是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對他說:「我剛才已經想到這一點了!這可能是雙陣合一!裡面不知有百鬼縛龍陣,還有蝕心幻夢陣!以修為最高的人心中的恐懼,形成幻境!這些影衛和虎王蜂是真正存在的,它們是陣引!」

所謂的陣引,就是引人入陣的角色,或者說,引人入心魔!不管是迷陣還是幻陣,只要人有了心魔,那就變成了殺陣!基本上不用布陣之人如何動手布置,墜入心魔的人自己就可以把自己殺死了!

敵人就是用那些影衛和虎王蜂,來勾起人內心深處的恐懼,然後誰擁有最強修為,就會幻化出他心中所恐懼的東西,這就是蝕心幻夢陣的可怕!

可是對於莫名來說,這些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這雙陣合一、三陣合一甚至是多陣合一的手法,普天之下,能夠做到這樣的,也只有空山老人!

玄寶曾經布置過兩重結界,不過那畢竟是結界,比起布陣來說,要容易的太多!

百鬼縛龍陣裡面還有蝕心幻夢陣,莫名不敢怠慢,連忙用雙手摁住玄寶的兩側太陽穴,對他說:「保持心頭清明,不被幻象所迷!乾坤正氣,邪魔避讓,破!」

隨著莫名的回手一指,纖指就點在了玄寶的胸口,一股浩然正氣湧入玄寶的心中,令他長舒一口氣,脊樑挺直了許多!

而就在這時,神宮衛們所對付的那些影衛變得十分的脆弱,只不過是輕輕一擊,就已經魂飛湮滅!

「一炷香,到了!」莫名低聲呼喝,然後解開了玄寶雙眼中的黑布,玄寶慢慢睜開眼睛,只覺得雙眼澀痛難忍,周圍漆黑一片。

莫名從他背上下來,站到他的面前,一手抵在他的胸口,一手摸著他的眼帘,閉上眼睛,櫻唇微啟,輕輕蓋在了玄寶的一雙眼睛上面!

她的神技是讀心術,此刻也正好跟玄寶的心意相通,在她雙眼慢慢張開的同時,玄寶也睜開了雙眼!

眼前五顏六色,好像看不太真切,等到顏色褪去,一切景物似乎比以前所看到的清晰了許多,而舉目四望,卻讓玄寶大吃一驚!

神宮衛們都在奮力的搏鬥著,可是他們的對手,卻只不過是一團黑氣!所有的人都是這樣,在跟著一團黑氣做著生死之戰,而真正的影衛,卻躲在了一旁伺機而動,只要看到有誰露出了破綻,就睡一衝而上!

往旁邊看去,情景更讓玄寶心驚膽顫!原來邊柱並不是真正的邊柱,而是一個個盤膝做著的人,一共只有五個,應該是影衛所扮,

舉目看向大廳正中,原先的文武百官,只不過是一句句已經乾枯的屍體,從脖子以下,一直到肚臍,完全被剖開,裡面的內臟已經全被掏空,一個個形同枯槁,鬚髮灰白,哪裡有當朝大臣的模樣!

好一個百鬼縛龍陣!好一個蝕心幻夢陣!如果不是開了心眼,又怎能看到這真正的一幕!

玄寶一聲厲喝,一記火靈彈打飛出去,把一個想撲倒土蝶兒面前的影衛給打翻在地,那影衛倒在地上驚恐的嚎叫,原本以為玄寶看不見,掙動著身體,往旁邊做邊柱的一名同伴身後爬去!

玄寶冷哼一聲,從原界引來一記龍雷,用火靈氣包裹起來,然後用力一甩,扔進了那坐在地上還在做邊柱的影衛懷裡!

剛一接觸,那記龍雷瞬間爆炸開來,直接將那兩名影衛全都撕裂,就像是魔王的心丹自爆,在空中留下一片血霧,然後身體已經支離破碎!

剩下的幾個影衛顯然已經變色,按照陣法的效力,陣里的攻擊是不會傷到陣腳的,因為裡面的神技和武技都已經得到了限制,而且他們所看到的所有事物的位置,都和現實有著一定的差距!

剛才那一記雷擊,很可能是誤打誤撞!沒有找到陣眼就能破陣,對於所有人來說,都無疑像是天方夜譚!

可是玄寶接下來的兩記火靈雷就徹底推翻了這些影衛的猜想!那準備無誤的轟殺,讓接連兩名影衛死的粉身碎骨,毫無徵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現在玄寶已經看出他們的陣腳了!

「噗!」剩下的幾名影衛噴出了一口鮮血,從地上竄了起來,飛快的向暗處衝去!沒有了陣法的幫忙,他們這些影衛根本不是神宮衛的對手,留下來只不過是等死!

不過強行撤陣,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傷害,所以一個個全都受了內傷,卻還是不顧一切的逃走了!

這些影衛一逃走,眾神宮衛們面前的那些影衛也都一個個憑空消失,化成一團肉眼難見的黑氣。

眾人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然後一個個坐在地上。現在他們才知道,剛才那幫敵人,只不過是幻術!可是令人恐怖的是,那些幻形的實力,竟然比真正的影衛還要高出一些!

這也幸虧玄寶沒有把影衛想象的太過霸道,否則連神宮衛都對付不了他們了!

「跟上他們!」這些應為逃走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寅虎躲藏的巢穴!不過眾人剛想往前跑,卻突然從四面八方伸出一根根長長的藤枝,緊緊的纏在了他們的腿上!

「小心!是百鬼縛龍陣!」莫名大叫一聲,一手死死抓住玄寶的右手,而玄寶的左手,卻是用力的抓著幻姬!

在眾人的眼睛,是那些原本坐在大廳中央的文武百官,一個個全都跑過來,用雙手拉扯著他們的腳!

可是在玄寶的眼睛,卻發現他們的胸口,原本空空蕩蕩的地方,卻已經長出了一根根長長的藤枝,在緊緊纏住了眾人的雙腳!

「找死!」玄寶咬牙把莫名的手夾在自己的腋下,然後一記火靈雷就扔了出去!

「轟!」一具屍首被炸的四分五裂,少了幾跟藤枝,可是卻又更多的藤枝被驚動,一個個像是被激怒的蟒蛇一般,往玄寶的身上捲來,還沒有等到他的第二道火靈雷發出來,他的雙臂和雙腿,都已經被藤枝纏繞的緊緊的,伴隨著莫名和幻姬的一聲驚叫,玄寶給拉倒了半空!

換成是別人,這種五馬分屍的酷刑,早已經被這些藤枝撕扯成數片!可是玄寶卻毫不在意,這些藤枝無論想用多大的力道,可以拉動他,卻無法傷害他!

「放!」隨著玄寶的一聲大喝,他的身上已經冒出了一團火焰,那些藤枝被燒的吱吱作響,冒出一團團黑煙,玄寶也從半空中飄然落下,雙手連發,將一顆顆火靈彈,打響那些肆虐的藤枝!

陰氣最怕的就是靈火,被玄寶這麼一通烈火燃燒,剛才還氣勢洶洶的藤枝全都縮了回去,不過此刻眾人也被拉回了大殿的中央!

百鬼縛龍?用的應該就是這些藤枝吧?倒要看看你們怎麼縛龍!玄寶的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冷笑,雙手連揮,一記記龍雷毫不留情的劈在這些死屍身上!

自從掌握了藉助原界來引來龍雷的技巧,玄寶現在對敵時的信心大增!可量現在所面對的,只不過是一些低級的幽冥而已,根本用不到浪費什麼神力,隨隨便便就可以將它們打的屍骨無存!

其實讓幻姬來更加簡單,她已經是鬼皇境界,對付這種百鬼縛龍的陣勢,最是得心應手!

只不過小丫頭修為不低,經驗卻很淺,迎敵的時候不能完全發揮自己的實力,否則這些藤枝哪能困得住她!

對付這些東西,玄寶也沒有客氣,不斷的從原界引來龍雷,將這大廳里的屍體劈的七零八落,四分五裂!

誰說破陣一定要找到陣眼的?只要打開了心眼,看透了陣法的本質,直接把這些陣腳給毀掉,用最直接的辦法,一樣可以破掉陣勢,而且效果更佳震撼! 百鬼縛龍陣最厲害的,莫過於一個縛字!

就是這些屍體裡面那些像觸手一樣的藤枝,刀砍不斷,卻最是怕火,而且是靈火。

當然也害怕龍雷!相比較靈火,龍雷更加讓它們害怕,畢竟面對靈火還可以丟車保帥,捨棄了那些長枝不過是耗費點陰氣,可龍雷直接就可以劈毀了肉鼎,讓藤枝無處寄生,只能枯萎!

百鬼縛龍,也不過是一百具屍體。雖然布下了陣法,讓常人看不到百屍的位置,可是玄寶心眼已開,能清晰的看到那一百具屍體的真正位置,用龍雷一陣亂轟,生生將百鬼縛龍陣給轟破了!

幻像頓滅!眾人的眼前都是橫七豎八的殘缺屍體,跟外面的那些宮人一樣,已經全被剖腹挖心,成了空殼!

莫名渾身顫抖,看著四周的屍體說:「這些都是當朝大臣!怎會變成如此下場?是誰做出這麼狠心毒辣的事情!」

其實答案已經不用再說,眾人都知道定是寅虎無疑!想不到虎毒功法一旦練成,竟然會如此恐怖,這種留在世上一天,也是一天的禍害!

地鳶已經衝到了前面,站在龍岸面前,對眾人大喊:「這裡好像有東西!」

「不要動!」莫名突然大喝一聲,拉著玄寶的手走過去,對眾人說:「這裡所有的東西都不要動,也不要隨處走動!如果前面兩個陣法都是空山老人布下的,那他還會有很多的後手,讓人防不勝防!」

地鳶一聽,退回了幾步,站到了眾人的身旁。剛才大家都已經領教過空山老人的手段了,雖然有幻姬吸走眾人傷口裡的陰氣,已經讓大家無礙,可是那種幾乎讓人渾身抽搐的疼痛,還有中毒后那種麻木酸軟,任人宰割的恐懼,還真沒有有信心再來嘗試一遍!

玄寶看著那龍案上的東西,似乎是一面鏡子,感覺有些面熟,剛想拿起來,幻姬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有陰氣!很重!」幻姬皺眉看著那面銅鏡,感覺上面的龍紋非常的怪異。

玄寶卻越來越感到熟悉,好像從哪裡見過這面鏡子,緊盯著那上面的龍紋,腦中突然靈光一閃,驚叫一聲:「這是太虛寶鑒!」

龍宮裡的寶物,怎麼會在這個地方?而且這太虛寶鑒是蛟兒的專用法器,難道說蛟兒出了意外?

卻聽旁邊莫名對他說:「這不是真的!空山老人還有一手不傳之秘,就是擅仿神兵!他做出來的神兵法寶,不只是外形上真假難辨,就連其中的神韻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眾人一聽,也都有些駭然。這空山老人也太厲害了吧?有這等本事如果是幫著寅虎助紂為虐的話,還真的是一個勁敵啊!

玄寶想起蛟兒曾經對他說過那太虛寶鑒的威力,心中頓時瞭然這文武百官為何會死在這裡了!

今晚他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這些人死了,臉上卻毫無痛苦表情?好像心甘情願被人掏空了身子一樣!現在終於明白了,他們不是心甘情願,而是不防備!只要被太虛寶鑒一照,就會馬上被奪去了性命!

「這種害人的東西,留之無用!」玄寶一臉的厭惡,一記龍雷就劈在了那銅鏡上,莫名來不及阻止,只是看著那銅鏡連帶著龍案,一起被龍雷劈了個粉碎!

「昂!」一聲龍吟,從破碎的龍案裡面衝出來一條比面目猙獰的黑龍!瞪著一雙碧綠的眼睛,散發著瘮人的光芒!身體比水桶還粗,長約數十丈,一個縱身就衝到了殿梁,然後猛地向眾人俯衝下來!

幻姬的臉色大變,高聲大叫:「天啊,是幽陰!守護幽冥界的魔龍!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莫名,幻姬,先回原界!」玄寶看出這條幽陰的可怕,對著二女大喊一聲!

幻姬卻將幽冥骨劍往前一遞,一劍刺向幽陰的額頭,對玄寶大喊:「送莫名姐姐回去,讓我留下對付幽陰,我能幫你!」

「好!」玄寶來不及多說,用結界將莫名送回原界,然後雙手連揮,大喝一聲:「掌燈!」

一團團靈火在玄寶的手中發出,小彈弓和土蝶兒背靠著背,一人三箭齊發,穿入靈火之中,分射大殿兩旁六盞燭台!

大廳裡面頓時亮堂起來,卻更顯的鬼影瞳瞳,幽陰瞪著一雙散發著瘮人綠光的眼睛,看著下面那個用幽冥骨劍對它挑釁的女子,似乎感覺到了一些熟悉的氣味,想將其吃掉,又有些忌諱!

遇火而不躲,遇光而不避,這條陰物果然有些道行了!最起碼修為已經到達了鬼王的境界,可以在青天白日之下通行無阻了!

這樣的陰物就不能讓它活著了,否則肯定會害人!神宮衛們全都散開,將這隻巨大的黑龍給包圍起來!

玄寶一記靈火打向了這條黑龍,一般的陰物,都對靈火有所顧忌!可是這些靈火卻對幽陰毫無作用,旁邊幻姬對他說:「沒有用的,它可以吞噬靈火!」

玄寶心神一凝,能吞靈火的魔獸還真不多見!緊接著從原界拉出一道龍雷,狠狠的劈在黑龍的脖子上!

黑龍身體一顫,看來這一記龍雷讓它感覺到痛了!可是卻也讓它暴怒了,咆哮一聲,一張嘴巴,一記黑色閃電往玄寶頭頂上劈來!

玄寶身體一閃,剛才站立的地方就被炸的石屑飛濺!

龍吐雷!玄寶心中一驚,這傢伙還真的是夠霸道的,竟然也會引雷,而且還是真正的龍雷!

玄寶疾步往後撤,那黑龍身體一甩,將重神宮衛給掃倒在地,然後盤身而上,緊追在玄寶的身後!

玄寶引來一記龍雷,那幽陰就吐出一道閃電,兩雷在半空中撞擊,發出一陣陣震耳欲聾的聲響!

這地下的大殿應該是仿照著上面做的,不管是格局還是空間,都相差無幾!玄寶不知道要花費一個大工程建造這麼個宮殿有什麼用,難道寅虎不滿足於地上當皇,還要在這地下稱帝嗎?

這些等見到寅虎再搞清楚,現在要解決這條幽陰為先!這傢伙很不好對付,比普通的魔獸皮肉筋骨還要厚實,而且吞火噴雷,玄寶的龍雷引和靈火對它來說,根本沒用!

玄寶繞著廊柱狂奔,那條幽陰緊追其後!可能是感受到了玄寶體內的強大靈氣,所以這幽陰也不管別人,就是認準了玄寶!

這樣反倒讓玄寶放了心,這個傢伙很不好對付,如果就攻擊別人,很可能會出現傷亡!

「吼!」幽陰再厲害,也追不上會瞬移的玄寶,氣急敗壞,張嘴對著玄寶的背影就吐出了一口氣!

玄寶頓時感覺一股強烈的陰冷氣息從後背席捲過來,就像是一股令人難以抵禦的颶風,一下子將他吹倒在地!

還沒等他站起來,幽陰已經沖了上來,嘴巴一張,一口向他噬來!玄寶往旁邊一滾,雙手抓住了它頭上的龍犄,大吼一聲,「嘭!」的一下,將龍頭硬是摁在了地上!

不用玄寶吩咐,一直緊跟在後面的神宮衛們就已經沖了過來,冷光原本已經變為虎身,一個虎撲率先沖了過來,半空中變回人身,抽出背後通靈禪杖,藉助這一撲之力,狠狠的將通靈禪杖插進了幽陰的脖子上!

「昂!」幽陰大吼一聲,身體扭轉,龍尾狂掃過來,將冷光和還沒來得及出手的幻姬兩人全都掃飛出去,重重的砸在柱子上!

玄寶心中一陣,大叫一聲:「幻姬!阿光!」

卻聽幻姬大叫:「我沒事!咳咳,壓住龍頭,斬龍尾!幽陰無尾不成龍!」說完這話,喉嚨一甜,吐出了一口鮮血!

玄寶大吼一聲:「下去!」龍皇罡勁遍及雙臂,硬是將剛剛想要抬頭的幽陰再次給摁倒了地上!

游螈沖了過來,對準了龍尾,一聲大喝,然後「嘭」的一下,一斧子剁過去!卻沒想到那幽陰雖然看不見,龍尾卻靈敏異常,感覺到了鋒利殺氣,扭身一甩,竟然避了過去,將旁邊的余小奮給拍到了一邊!

游螈這一斧子就砸到了旁邊廊柱上,兩人合抱的廊柱就「咔嚓」一下起了裂紋!地鳶嚇出一身冷汗,對他大叫:「小心點,別砍斷了柱子,咱們可就全埋在這下面了!你先別急著砍,我抓住它的尾巴之後,讓你動手你再動手!」

余小奮無端被掃了一記,擦著嘴角的血漬罵罵咧咧的站了起來,徑直走到了葉小玄的身邊,對著龍頭大罵一聲:「我讓你抽我!」

一記老拳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幽陰的鼻子上,直接將它的鼻骨給硬生生的砸斷,疼的幽陰渾身一抽,尾巴猛抽過來!

早已經等候多時的戰神無眉瞄準了那尾巴和身體相接的地方,牛首石槍往前一衝,「噗!」的一聲插進了龍身!不過這一道撞擊的力量也足夠讓無眉難以承受,牛首石橋還插在龍尾部,他卻被槍柄狠狠的撞在了胸口,狂吐一口鮮血,跌飛三尺!

這時候余小奮的第二拳已經落下,砸在了幽陰的雙眼之間,嘴裡罵著:「我讓你橫!」

「砰!」這一拳落下的時候,余小奮的拳頭幾乎變大了一圈,砸的幽陰的整張臉都癟了下去,眼神有些渙散,連玄寶都感覺,下壓的力道沒有那麼用力了!

似乎不甘心自己落在了下風,幽陰做出了最後的反抗,龍身扭曲,尾巴橫掃眾人!

卻在這時,幻姬手持幽冥骨劍沖了過來,一劍刺在了它雙眼之間塌陷的地方,然後以劍為媒,猛吸它體內陰氣,嘴裡大喝一聲:「斬!」

地鳶就趁幽陰身體一縮的時候沖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龍尾,雙翅一閃,繞到了廊柱後面,嘴裡也一聲大喝:「斬!」 幽陰發出垂死的怒吼,它的修為其實比之鬼皇還不遑多讓,只不過這一次,卻遇到了可怕的靈神修為,還有這麼一般霸道的神人!

知道這是殺掉這條魔獸的最佳時機了,一旦錯過就再難得手,戰神無眉鼓起全身力氣,飛身而起,雙手抓著牛首石槍往前一送,將槍尖透身而過,插進了廊柱上面,死死釘在了柱子上面,嘴裡喊出了第三聲:「斬!」

游螈拿著巨斧,看著距離地面有一丈高的龍尾,實在有些力有不逮,卻聽身體小彈弓和土蝶兒同時對他說:「提氣縱身,我們送你上去!」

游螈再無猶豫,雙手高舉巨斧,往前跑出兩步,高高躍起,揚起巨斧大喝一聲:「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