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短暫的城門,只是幾秒鐘便是已經,渡過。

林凡走出城門,目光往四周看去。

有來往的商人,難民。但就是沒有一個顯特別的人。

「滴答!」

虛空一陣波瀾,不斷輕顫中,一名白衣中年卻是跳出

跳下來之後,便是對著女子恭敬一禮。

這一幕,看的林凡有些心驚。

面前這強這橫渡虛空,還可以這般出來,而且出來之後還給女子恭敬鞠躬,看來他把一切事情都想的太簡單了。

女子眼眸冷意一閃而過,看向林凡。

「你跟他們去吧,這是我的任務。」林凡說道。

女子點了點頭,帶著女孩,走到了白衣男子身旁。

「再見!」

女子,林凡都是向對方揮手,女孩也是對著林凡揮手。

唯有那白衣男子,卻是狠狠地凝視了林凡一樣。

白衣男子大手一捏,一張符菉出現

用力一捏!

頓時虛空輕顫,將三人包裹,消失在了天地中。 九原郡府衙內

兩排士兵整齊站列,渾身殺氣瀰漫,一看就是是久經沙場的戰士。

宋青書踏入府衙

「宋千夫好!」

士兵恭敬的大吼,宋青書卻是習以為常,淡定的走了進去。

正前方案台之上,一名白髮老人坐在上面

「青書,任務完成了?」白髮老人連頭都沒抬,開口說道。

宋青書看著案台,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大人,任務完成順利!」宋青書揚眉恭敬道。

「與此案有關聯的人,除了你還有誰。」白髮老人問道。

「有幾個……」

「過來說吧。」白髮老人對宋青書招手,示意他來這裡說。

宋青書踏步,瞬間走到老人面前,低下頭,把參與的人員,都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白髮老人臉上的滿意越來越重。

「不錯,這次你完成的不錯。」白髮老人點頭說道。

「繆贊了,大人」宋青書一禮,恭敬道。

「你的獎勵,馬上就來了。」

白髮老人,指頭點了點桌子。

宋青書背後虛空徒然伸出一把青銅古劍

鋒銳,迅速

縱使古劍迅速,宋青書的反應也是不差,只楞了一刻

身體中白氣便是凝聚,抵擋住古劍。

同時,身體也一把跳開。

「大人!你這是為何!」宋青書立馬清楚了是怎麼回事,怒問白髮老人。

案台上,白髮老人端起茶杯,輕口吹拂。

「參與此案的人,都得死,你死的其所。」白髮老人輕泯一口茶水,淡淡的說。

該死?

幫他們做任務,得罪楊家,這宗宗罪都可是必死無疑

而白髮老人卻說他死得其所?

宋青書心中悲涼,氣憤,五味雜陳。

「徒兒,你的身手可是慢了阿!」白髮老人對著身旁虛空道。

虛空一陣波瀾,一雙裹著黑布的手,伸出虛空

猛然一撕!

一名男子跳出空間

這名男子全身裹黑衣,除了眼睛露出,基本沒有露出什麼,手中還有一把青銅古劍,泛著古老,靈動的的氣息。

宋青書看著男子眼神一凝

虛空盾出?

不帶符菉虛盾虛空,至少都是升元巔峰的強者。

先前聽老人的說辭,這男子應該是他

的徒弟,那麼他的實力那將是多麼恐怖。

看來他的猜測錯了。

另一方,男子出來之後,便向老人恭敬一禮,並且說道:「最近手確實生了。」

白髮老人擺了擺手,並不埋怨男子,他知道按照平常,他徒弟的一劍是絕對能夠誅殺宋青書的。

手生而已,在斬一劍即可。

「出手吧,不想再拖時間了。」白髮老人有些不耐煩的說。

話音剛落,黑衣男子一劍便是向宋青書擊去。

擊出的速度力量表現的都不明顯,但隱藏的力量卻比剛剛那一劍高了一籌。

他這一劍是很強,可宋青書也不是那種不反抗的人

他也在黑衣男子揮出劍氣的那一刻引出一團文氣,不斷柔和旋轉

一團白氣被生生壓縮成了一把長刀!

宋青書一躍,一把提起文氣長刀,向黑衣男子砍去。

「文氣之刀?」黑衣人眼中一閃而過驚奇,而後又變成冷笑。

「可是我的劍,你擋不住!」黑衣男子大喝一聲,手中古劍,爆發出一股氣勢

虛空不斷被切割,好似有無數把劍正在揮舞

宋青書「…………!」瞳孔猛烈一縮!

黑衣人的劍實在是太快了,只是瞬間,便攻入了宋青書身體之中。

「噗通~~~~」

古劍插入宋青書胸膛,帶出一條血線。

宋青書一臉的不可置信,但一切都已經晚了,黑衣人的劍已經插入他的胸膛。

「死!」黑衣人再度暴喝,古劍在宋青書身體之中爆裂一揚。

「啪!」

屍體被一分為二,死的不能再死!

案台上的白髮老人眼神閃過一大股滿意。

「不錯,你這一劍,發揮了正常水平。」白髮老人讚賞道。

白髮老人的讚賞很是有用,黑衣男子眼神中已經略有喜色。

「師傅誇獎,徒兒不敢不受,只是這宋青書,還真是有點強啊,能擋我一劍,他恐怕已經能比升元強者了,他隱藏的還是不淺。」黑衣男子恭敬說道。

「可他,還不是被你殺了,在有隱藏,也抵不過你一劍之力,他在隱藏又能如何。」白髮老人點頭笑道。

「呵呵…」

「你現在的任務,是殺掉剩下的兩名參與之人。」白髮老人吩咐道。

「是!」

「特別是那林凡!」白髮老人特意點清了林凡。

黑衣男子不怎麼明白,林凡也就凝元六層,為何要重點對付。

「宋青書沒告訴我有林凡這個人之前,我根本沒算到,這個人的存在,連現在我也算不到,要麼是有人屏蔽了他的命輪,要麼是他本身有異常,不管怎麼說,他是一個變數,此人必除!」白髮老人陰沉著臉道。

「算不到?」黑衣男露出一股驚訝。

「除掉他就好!」白髮老人命令道。

「是!」

黑衣人渾身冷意畢現,身形漸漸,隱入虛空之中

白衣老人向地上已經成兩半的宋青書屍體看了一眼,也從座位上坐起,慢悠悠的走出府衙。

…………

一個時辰后,宋青書屍體之中一團光團掠出,迅速掠向遠方。

神州大陸某地

一名長相酷似宋青書的男子盤坐山巔,一團光團飛入他體中。

宋青書經歷的一切回憶,都在男子心中演變

「找到了?!」男子看到林凡那一段的時候,突然興奮

頓時再度關注了下去

畫面中,宋青書和林凡完成了任務,就分道揚鑣,而後被一名古劍神秘人斬殺。

而那古劍神秘人也要殺林凡!

「呵呵…」男子站立起身

「我諸葛家要護的人,還沒有死的!」

「小飛!」

男子呼喊一聲

「唳~~~~~」

一聲禽獸叫聲尖銳響起,巨大的撲騰聲也慢慢巨大

一隻巨大鳥獸從崖底飛上,炮彈大的眼眸看著男子。

「小六,我們要去神州西部,走吧」

男子一躍跳上鳥獸頭部,盤坐而下

目光看著西方,泛著喜色

………………

,…………

,……

另一方,林凡也陷入了一個麻煩

兩個自稱是開元強者的老頭搶著收他為徒! 林凡這邊也遇到了一個麻煩

兩個開元強者搶著收他為徒,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著

這兩個強者長相也有些奇特,一個有著關公眉留著絡腮鬍子,一個系著長辮留著一把白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