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覺得小胖子比我們遇到的那些條字高手厲害好多!」軒轅缺羨慕著說。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佟童說道:「他這隻桶也很厲害!」

「這是一隻糞桶!」軒轅缺笑道:「這是一個傳奇故事,我有幸看見了一隻糞桶的進化史,而我們,正坐在這隻傳奇的糞桶里!」

佟童無奈地說道:「好吧,你贏了!」

地底黝黑無光,只有黃金糞桶發出微弱的光芒,在地底穿行,所過之處,又快速閉合,恢復原樣,彷彿這一切從未發生過。

他們不知道的是,當他們在地底狂奔了數百公里后,美人草原上空,空氣明顯扭曲了,漸漸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周圍的一切東西都吸了進去。

一個穿著古怪人人影,慢慢從漩渦中跨出來,竟憑空站在半空之中,半眯著雙眼,射出雷電般耀眼的光芒,看著美人草原上一棵樹樁,正是軒轅缺三人消失之前稍作停留之地。

「咦!」那人眉頭微微一皺,瞬間化成虛影,閃電般地來到樹樁前,抽動著鼻翼,難以置信地自言自語:「奇怪,奇怪,這個低等級生命星球,居然有神血的氣息……」

只見他伸出食指,往虛空輕輕一指,頓時烏雲散盡、暴雨驟停、狂風立止,而美人草原卻突然發起狂來,如同有人在惡夢中翻滾、伸手踢腳!

整個美人草原很快就翻了一個跟頭,大片平坦之地摺疊起來,高山瞬間出現,深溝峽谷瞬間出現……

如此折騰良久,那人手指再指,一切都停頓下來,美人草原又慢慢恢復成為原來的樣子。

太陽溫暖、空氣清新、草原生機勃勃、綠波萬里,花香陣陣,動物流連忘返……

也不見任何動作,那人便一下子出現在半空,影像越來越淡,漸漸失去了蹤影!

在幽深地底穿行了數十日,佟童突然開口說道:「我感覺已離開了美人草原,危險消除!」

呼!軒轅缺長出一口氣,神經一下子松下來,只覺得全身酸疼!馬上說道:「快出去,我討厭在地底!」

佟昊聞言,也不答話,只是點了點頭,催動魔力,黃金糞桶漸漸上升,沒過多久,三人均覺得眼前一亮,頭頂已有微弱光線!

等大桶完全升上地面,空氣迎面而來,三人貪婪地大口呼吸,舉頭一看,發現正處於一個山洞中,洞內長滿植物,還有一些不認識的動物……

九彩靈鳳率先振翅高飛,向洞外飛去,過了半天,又飛了回來,示意佟童騎上去,再次飛升。

軒轅缺聽見佟童在喊:「安全!」

二人急忙往上爬去!山洞很深很長,大約過了一天,二人終於爬出洞外,發現身處懸崖絕壁,抬頭看不見天,低頭看不見地。懸崖上白霧茫茫,能見度非常糟糕,腳下有流水聲隱隱傳來……

佟昊抱起一塊數百斤重的大石頭往下扔去,過了半晌,也聽不到回聲,顯然深不見底……

軒轅缺想了想,說道:「讓九彩靈鳳偵察一下,找一條出路!」

佟童沒意見,讓九彩靈鳳趕緊行動,振翅往懸崖上飛去,過得一會兒,一聲尖叫傳來,隨後,九彩靈鳳以更快的速度飛回來,神情萎靡、羽毛灰敗,一隻翅膀無力下拖,有血跡湧出,竟已受了重傷!

三人嚴陣以待,緊盯著上方,可惜上方白霧茫茫,什麼都看不清,不由得面面相覷!

系統突然出現,發布一條任務:「就地修鍊一月!」

軒轅缺大感意外,身處險境,練我的練!但在懸崖峭壁之中,上下都是未知,加上三人目前狀況不好,索性依言行事,說了一聲:「就地休整,各自回復狀態,稍後再想辦法離開!」

眼看軒轅缺盤腿坐下,閉上雙眼,很快進入修鍊狀態,佟昊把大桶立在洞口,示意九彩靈鳳和佟童一起進入休息,自己卻在四周埋下無數地雷,然後抱空氣能狙擊步槍,靠在一棵樹下,半眯著眼睛,似乎在打盹,但一有風吹草動,又馬上睜大眼睛,警惕性值得點贊。

軒轅缺很快進入修鍊狀態,運起《和氣殘笈》,摧動體內少量元氣,努力運轉。

這一次,他很快發現了不同,元氣運行速度比以前快出無數倍,很快就產生了氣漩,氣漩並未消失,而是產生強大的吸力,推動著元氣運行,一個大周天接著一個大周天,周而復始,綿綿不絕。

一直在高度警戒的佟昊驚訝地發現,懸崖里似乎產生了一個看不見的漩渦,漩渦的源頭正是軒轅缺頭頂百匯大穴……

元氣沒有消失,並沒有讓軒轅缺平靜的心中產生變化,他依然不悲不喜,摧動著元氣,按照功法,有條不紊地運行!然後,他發現,元氣在快速增多,匯聚到氣漩之中,氣旋又分出一些元氣,慢慢融入全身,每一塊肌肉、每一塊骨骼、每一處經脈、每一個穴位、每一個細胞,如果枯井遇水、旱地遇霖,快樂地接受著元氣,慢慢變得滋潤起來,韌性和力量都在慢慢增加,一些黑色物質正被慢慢擠出身體……

身體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變強,變強……

一個月後,懸崖上傳來嘹亮的嘯聲,有欣喜,有無奈!

軒轅缺修鍊結束,感覺身體狀況前所未有的良好,但氣漩在最後頭再次莫名其妙地消失,還是讓他感到無奈……

好大的氣漩啊,好強的元氣啊,明明曾經擁有,最終卻一無所有,體內依然只有一絲無力的種子,真的萬分無奈啊。

軒轅缺看著佟童和佟昊二人說道:「這裡,古怪萬分,危險得緊,我們,從地底原路返回!」

特么的,這是系統給他的另一個任務!要坑死人啊。 ?0022章月光仙子

作者:老牛牛牛

在軒轅缺體內,系統正在陰笑:穿越系統我最強,這小子運氣還不錯,找到一處靈脈,可惜靈脈太小。通過小子搞光靈力,本系統才恢復這麼一丁點,真捨不得分給他的寵物小點點啊,這小傢伙值得期待……給他兩點氣運吧,希望能多點好運,找到一些好東西!嗯,居然發現大補物品,美人草原,有意思,有意思……

可憐的缺哥知道自己被坑了,卻沒想到被坑得如此之慘!

佟昊不知道為什麼要返回美人草原,但是,他對軒轅缺的決定沒有任何疑問,動腦子的事,他並不想干。所以,他乾脆地摧動魔力,土系中級魔法土遁術發動,黃金糞桶裝著三人和兩個寵物,返程!

地底穿行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在沉悶得要死中結束,黃金糞桶出現在那棵巨大的樹樁旁,樹樁已恢復了生命,發出密密麻麻的枝條……

美人草原還是那樣美,此時月兒高掛,銀色光芒灑落,為美人草原蒙上一層朦朧輕紗,顯得聖潔而又神秘,河水歡快地流向遠方,蟲兒歡快地開著演唱會……

深深地呼吸著美人草原上的清閑空氣,軒轅缺卻想著美人翻臉時的恐怖,不敢稍作停留,馬上喊道:「快跑,離開這裡。」

反正系統任務是重返美人草原,哥已重返了!

一片烏雲悄然出現,擋住了星星,擋住了月亮,天空之下,漆黑一團,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被無情地隱藏了,敏感的蟲兒驀然停止了演唱,伏在草叢中瑟縮不安。

半空中,巨大的漩渦慢慢形成,起風了,美人草原天象突變,猛地狂暴起來……

跑啊!

九彩靈鳳不敢上天,只好再次乘桶下地!但三人剛剛跳進黃金糞桶,佟昊卻發現催動不了魔力,無法沉入地底,不由大驚!

一個虛影跨出漩渦,怪笑一聲,伸出手,手在變長,變長,變長……竟在半空中一路變長,一下子出現在桶邊,一把捉住毫無準備的軒轅缺,提了起來!

一雙大犀利的大眼睛出現在軒轅缺的眼前,來回看了幾眼,疑惑地說:「奇怪,奇怪,這麼弱的生物,怎麼可能擁有那種東西?浪費糧食啊!」

軒轅缺被掐著脖子,呼吸異常困難,使勁掙扎,卻無法脫困,急忙伸出雙手,使勁抓住對方的手腕和手指,拚命想要扳開……

那人輕蔑地笑了笑……

驀然間,古怪的事情發生,軒轅缺的手指上突然產生強大的吸力,脖子四周的穴位中也產生著強大的吸力,那人的力量居然被吸收了!

那人一驚,揮手將軒轅缺扔出去,然後,遙遙一指,軒轅缺如遭雷擊,引以為傲的防禦能力變成了渣渣,身體一下子被打得千瘡百孔,像個篩子似的,開始漏血……

生命力也隨之慢慢流失!

忍著巨痛,軒轅缺掙扎著盤坐在美人草原上,急忙運起《和氣殘笈》……

那人「咦」了一聲,虛空中抬了一下腿,一下子來到他面前,瞪著眼睛觀察著軒轅缺運行的功法,臉上有點驚疑,連聲怪叫:「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種功法好生古怪,他怎麼會這麼高明的功法?」

不由得一把抓住軒轅缺的脖子,想提起來切片研究!

軒轅缺身體殘敗,早已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那人卻看得十分仔細,甚至還運起功法,摧動自身功力,進入這具殘敗的身體開始探究!

突然,軒轅缺的身體上閃過一道紫光,高貴、神秘、威嚴十足,天地彷彿為之色變,紫光一閃即逝,那人卻像見鬼一般,呆若木雞,不能動彈分毫,虛影漸漸變弱,竟從軒轅缺的體內鑽去!

在一個極其遙遠的未知領域內,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身影驀然一頓,接著發出憤怒的叫聲:「誰幹掉了老子的投影?」

天空中烏雲散去,狂風暴雨消失,月兒再次探出頭來,星星眨著眼睛……

一切都如此美好。

佟童和佟昊在大聲呼喊。

但是,軒轅缺已聽不見了。在他體內,系統在叫囂:「這麼弱居然來惹我,穿越系統我最強!可惜是一個低級別的分身,不夠塞牙縫!還麻煩本系統要修補空間,封鎖追蹤……恢復之期遙不可待啊,這小子,能如期成長起來嗎?」

佟昊憑藉莫名而又神秘的聯繫,很快找到了軒轅缺,這傢伙像灘爛泥一樣,躺在一片四葉草上,全身是傷……快速翻著自己會的魔法:

初級土系魔法:[土盾](防禦)、[地動](攻擊)、[遲緩術](輔助)。

中級土系魔法:[地靈束縛](輔助系)、[解毒術](輔助系)。

未知土系魔法土遁術、石彈雨……

沒有了,佟昊極為無奈,沒有一個療傷類的魔法啊……

佟童駕起九彩靈鳳,快速沖了出去,不一會兒,又飛了回來,手中捧著一個熱呼呼的東西,細細一看,卻是某種動物的苦膽!她毫不猶豫地撕破苦膽,把苦到極點的膽汁滴向軒轅缺嘴裡。

誰也沒發現,軒轅缺身體上隱隱約約有紫色光芒顯現,一會兒之後再無蹤跡,而他的身體則極其詭異地在康復著……

止血了!生肌了!接骨了……

元氣自行運轉!

生命力快速回復!

軒轅缺感覺像是做了一個夢,夢中修鍊《和氣殘笈》效果顯著,每個細胞都在不停地毀滅、重生、變強……

真不願醒來啊。但是,他還是慢慢醒來了,剛剛睜開眼睛,便看見一個小巧光滑的下巴,再往上就是一個紅嘟嘟的櫻桃小嘴,紅唇微張,貝齒半露,再上邊就再也看不見了,被可惡的面紗給遮住了……

只是,那麼好看的下巴上,為什麼會掛著幾滴淚珠?

「佟童,你哭了嗎?」軒轅缺輕輕說道:「你如月光仙子般美麗,你的眼淚如珍珠般珍貴,讓人心碎……」

佟童驀地站起來,離得遠遠的,紅,一層層地鋪滿俏臉,心兒,狂跳!月光之下,她的身影是如此的妙曼多姿……

佟昊卻打破了這一切,驚喜大叫:「醒……醒……醒了!」 ?0023章刀八動

作者:老牛牛牛

佟昊破鑼一樣的聲音突然響起,驚得佟童不知所措,心跳加速,雙腿邁動,跑到河畔……

月光灑在清澈見底的河水上,波光波光粼粼,佟童悄悄睜開眼睛,卻發現水中映著自己害羞的模樣,彷彿心事被河水偷窺去了,芳心暗惱,拾起一枚小石子,扔了進去,一波波水光,蕩漾開去……

軒轅缺靜靜地躺在四葉草叢中,身體正在慢慢恢復,分明能聽到細胞重組的聲音,肌肉增強、骨骼更有韌性,看著遙遠的月亮,似乎那一道道銀光有著無窮的能量,變成一道道元氣,哺育萬物。突然間,似乎心有所悟,卻抓不住重點。

他倒也明白,修鍊之事,講究機緣,機緣未到,想了也是白想,所以,並不懊惱。掙扎著站起來,看著月光下的美人草原,感覺生機盎然,不由心情大好,看見河畔似喜似惱的佟童,不由心中微微一動,竟大聲吟唱: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佟童雖然跑遠了,但她的一顆心仍未走遠,牽挂著軒轅缺,聽他吟唱,竟比最有名的游呤詩人的詩詞更為好聽,彷彿有無窮的魔力,竟將人的心兒砰地打開了一條縫……

佟昊長得像個大冬瓜,其實就是一個大冬瓜,一點都沒搞明白場上的情愫,摸了摸大腦袋,不明覺厲,本能地就捧了一個哏:「淫……淫……得得得……一……一……手……好……好……濕!」

軒轅缺翻了個白眼,對這貨糟蹋精神糧食的白痴行為表示佩服,沒好氣地說:「淫一手好濕算什麼本事,要淫得一被子濕才算能耐!」可惜的是,先前那種能將心兒軟化的氣氛再也沒有了。

心中突然生起執念,變強,變強!

系統那恨鐵不成鋼的聲音彷彿再次響徹耳邊:什麼時候你才能像個男人一樣,用你的心臟,用你的胸膛,用你的意志,用你的勇敢去面對這一切?穿越系統我最強,我要的是最強修仙,不是辦幼兒園!

什麼時候才能像個男人一樣?

什麼時候才能像個男人一樣?

什麼時候才能像個男人一樣?

直面內心,審視自已,這句話當真如當頭棒喝,來得很及時!

面對危險還要逃避嗎?

面對強敵還靠偷襲嗎?

面對困難還要求助嗎?

不,絕不,不能靠小聰明過日子了!

想到這裡,軒轅缺不由覺得熱血沸騰,滿身的慾望竟饑渴難耐了!大聲喊道:「胖子,給我滾過來。」

胖子真的是滾過來的,問道:「咋?」

軒轅缺突然連降三個八拍,輕聲說道:「缺哥忘記怎麼K人了,教兩招!」

佟童和佟昊兩人都大聲笑!佟童說道:「你曾經K過人?」感情,兩人早就知道缺哥沒有K人技能!

佟昊也不藏私,想了半天,說道:「刀八動!」

佟童一呆,什麼K人神技,沒聽說過!

佟昊結結巴巴地解釋了老半天!

原來,刀八動是系統傳授給他的,精英特種兵單兵近身戰的一種技能!

總的來說,由於刀本身厚重有力,不講究輕靈,動作不如劍和槍那樣繁雜,而是簡單直接,基本動作無外乎八個字:掃、劈、撥、削、掠、奈、斬、突。

看上去有點少,但威力並不小。

刀技是可以速成的,平常人練上一兩年,也會略有小成,身體天賦好的人,三個月也可以出師。

佟昊很快就將幾個基本動作演練了兩遍,軒轅缺一一記住,慢慢開始訓練。預備姿勢、馬步側刺、閃身反刺、上步斜刺、轉身後刺、上步側刺、換刀下刺、絆腳下刺……幾個基礎動作,隨便一組合,便能生出無窮無盡的招式,至於招式威力如何,還得看各人火候以及悟性……

如此練得兩天,軒轅缺已將刀八動練得圓熟無比,有了自己的招式,然後,他靈機一動,將元力運用到步法和刀法中,威力馬上高大上起來……

現在,一把特種兵特製匕首在手,他再也不是那種只能防禦不能攻擊的渣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