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對樊祖這層次而言不是秘密。

像六大古國中最強的古國『眾界古國』,那是比夏風古國還略強一些。眾界古國,為何起名為『眾界』,就是因為當初創造眾界古國的那幾個老傢伙,都是來自於其他源世界投胎轉世的。剛開始一些修行者保密,可實力到了一定地步,自然可以公開。

「外來源世界,他前世,或許可能就已經是宇宙神了吧。能得到元允許,更是天資不錯。」樊祖也不在乎,拒絕就拒絕吧。

他也只是一時來了興緻。

也就是他,對那些外在國度同樣關心,願意吸收四方強者,才會有心看上一看,這一看,就發現東伯雪鷹的不同之處。

既然拒絕也就罷了。

「呼。」樊祖閉上眼,便將這事拋之腦後了,到了他這一層次,收徒也僅僅全憑心情而已。

**

第二更到!(未完待續。) 南雲國主坐在那,目光卻穿過無盡虛空的阻礙,落在了火炤國南雲聖殿外。

只見他一雙眸子隱隱掠過一幅幅畫面,其中就有東伯雪鷹出手對付昌蘇王的畫面,其實東伯雪鷹的實力本就影響時空,特別是他的靈魂吸收了界心大陸外更高層世界神秘氣息后,靈魂發生蛻變。便是許多尋蹤術,都無法查詢東伯雪鷹蹤跡。

像當初赤眉山主的分身躲起來,聖主都尋不到,『石老怪』手段特殊些,方才能找到赤眉山主分身。

以南雲國主實力,也無法尋蹤『東伯雪鷹』的。

不過那一戰,他事先就知道在哪!所以直接觀看哪裡,查看之前發生一切即可。

「奇怪。」

「到底用的什麼手段,悄無聲息就解決了昌蘇王,都不留絲毫痕迹?」南雲國主暗暗道,若是其他戰鬥手段動靜都很大,可幻境針對靈魂,根本沒任何動靜。

「是靈魂類手段?還是有什麼特殊秘寶?」南雲國主猜測,隨即一笑。

不管怎樣。

徒弟越厲害,這是好事。強大的修行者,難免有些自己的秘密,南雲國主也不會深究。

「天劍道底蘊比我南雲聖宗稍弱,可有兩大古國暗中相助,諸多比拼,我南雲聖宗都是較為吃虧的。我這徒兒比我預料的要厲害啊。」南雲國主期待了,就像兩大古國暗中派出高手幫助天劍道,這是『見不得光』的,比如眾界古國的某某神秘高手即便公開現身,擊敗了東伯雪鷹,這又能說明什麼呢?

那神秘高手,又並非天劍道弟子。

贏了,並不代表『天劍道』絕學更厲害!

所以兩大宗派弟子比拼,才更能證明兩大宗派的強弱。東伯雪鷹,是南雲國主親傳弟子!他的獲勝,特別是虛空手段獲勝,就更證明南雲聖宗的強大。讓無數修行者認為:「應山雪鷹都拜在南雲聖宗門下,手段都這麼厲害,我拜入南雲聖宗定是沒錯,學習到一點皮毛都足夠了。」

一個宗派,天才越多,強者越多,自然吸引力越大。

******

火炤國,南雲聖殿內。

東伯雪鷹早就屏退左右,獨自在修行。

「呼呼呼。」

完全封閉的殿廳中卻有風聲呼嘯,一襲白衣的少年正盤膝坐在蒲團上,他上方卻是已經有三道光華遮住半邊天空,一道光華乃是一片黑色混沌,沉重無比,虛空都彷彿凝固。另一道光華卻是虛無縹緲,若隱若現。最後一道光華則是洶湧奔騰的虛空浪潮。

如今周圍的風聲,卻是隱約的第四道光華在凝聚。

如絲如霧……

聚而成絲,散而化霧。

這聚集散開的乃是虛空,虛空被直接壓縮為絲線,或者盡皆分裂似碎又非真正碎。

「這一招,總是差一點。」東伯雪鷹坐在那,眉頭皺著,半空努力凝聚的第四道光華直接消散。

「嗖。」

盤膝坐著的東伯雪鷹動了。

他憑空挪移到半空,只是他身體卻陡然完全扁平,化作了一幅畫,他整個人就盤膝待在這一幅畫內。跟著這一幅畫又如同霧氣般消散,東伯雪鷹盤膝坐著的身體忽然一閃,便分散成密密麻麻數百個身體,盡皆盤膝坐著。

「五相,五相,這『霧相』總差一點……」數百個盤膝坐著的東伯雪鷹都喃喃低語。

「對了。」

數百個東伯雪鷹同時眼睛一亮,這一次的感覺很完美,他信心都十足,隨著他心念一動,上方再度形成了第四道光華,這第四道光華當真如絲如霧,二者自然轉換,虛空形態轉化如流水般自然。若是用來束縛人,如絲時怕是瞬間能將敵人切割,如霧時也能將敵人籠罩捆縛。

「哈哈哈,來火炤國的第一天,霧相就成了,這火炤國,可當真是我的福地。」東伯雪鷹不由大笑。

虛空一道。

在拜師南雲國主之前,他就鑽研《南雲聖十二式》和赤雲神槍這兩個方向,這兩個方向幾乎都達到混沌境極致,要成宇宙神,他自然繼續鑽研虛空的不同方向。鑽研多了,彼此結合,成宇宙神希望也大的多。

所以拜師南雲國主后不久,他就以《破界傳送術》已經完全練成為由,立即又從南雲聖宗內選了一門虛空類的絕學——《五相封禁術》。

五相封禁術!

南雲聖宗,擁有的最強虛空絕學!

是的。

最強!

雖然按照功勞兌換,在它之上,還有《三世法》《分身術》《大破界傳送術》。

可是,《三世法》乃是時光一類絕學,《分身術》僅僅是保命手段,因為罕見才珍貴。《大破界傳送術》更是一種逆天的遁行法門,藉此法門,可從一個源世界前往遙遠的另一個源世界!可修行難度很高,虛空一道成就宇宙神,且達到宇宙神第二層次,才有資格修行。甚至修行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東伯雪鷹根本連修鍊資格都沒有。

和上面一個保命,一個遁行不同。

《五相封禁術》是正面戰鬥絕學!而且是極為恐怖的戰鬥絕學。

五相封禁術!

內含虛空的五條不同道路,也被稱之為『五相』。

分別是『天相』『地相』『暴相』『霧相』『本相』,乃是虛空的五種不同形態,不同道路,入門便是混沌境九層層次。

五相,任何一相小成,都是混沌境九層。

若是五相盡皆練成!

可以相輔相成……『五相封禁』,一人同時施展五種九層招數,五大招數完全合一,戰力極為狂暴。可比南雲聖十二式可怕多了,甚至南雲國主的其他一些秘傳也比不上,無可爭議的南雲聖宗最強絕學,也是最難修鍊的!

這還不是最兇殘的。

一個人,要練成一種九層招數,就很難了。虛空不同五種道路,每一條道路都修成九層招數,難度更是可怕!一旦練成,南雲國主將會直接賜予珍貴的秘寶『五相珠』!藉助五相珠,五種『九層招數』,每一種都能發揮出十層威力。

十層級數招數,五種招數還可以完美融合,招數一出,那才叫可怕,那時候『五相封禁』,連破界傳送術都可以封禁!實力稍弱都被輕易囚禁乃至捏死!

超霸道絕學!

也極難練。

畢竟不同方向五條道路,其實越是逆天的絕學,難度越苛刻。像《三世法》修鍊難度甚至還在《五相封禁術》之上,修鍊那一門絕學的,成瘋子的,自殺的都有!可練成后,《三世法》的恐怖,還在《五相封禁術》之上。

「拜師至今,五相封禁術,我如今練成四相了。」東伯雪鷹暗暗道,也幸虧他積累渾厚,前世就鑽研了虛空不同方向,今生又鑽研南雲聖十二式和赤雲一脈。

「只差最後一相——本相!」

東伯雪鷹思索著,目光也看著眼前的虛空,虛空在他眼中不斷放大,乃至最後看到了虛空的本質——層層無數黑霧球體形成的膜壁。

「本相……我前世就看到了它的本相,今生更以破蒼穹打破樊籠,練成分身術。可我對它的了解,還是太淺薄了。」東伯雪鷹暗道。

**(未完待續。) 南雲國,要冊封一位新的王。

這是整個國度的大事,眾多王侯家族都有高層前往國都,便是封侯、封王們或者真身,或者派遣化身。

在冊封前一天。

「走吧,我們去見國主。」

應山老母和東伯雪鷹二人坐在車輦上,足足九條黑**龍拉著車輦,每一條魔龍都是能夠爆發出混沌境九層戰力的魔仆,可比魔仆子白貴重多了!足足九條魔龍來拉車輦……整個南雲國,也唯有國主才有這樣的手筆。

畢竟一條魔龍,就足以讓應山老母這樣的封王傾盡寶物了。

在整個界心大陸論富有,都是排在最前列,由此可見一斑。

……

國主親自派遣車輦來接,東伯雪鷹和應山老母很快來到皇宮內,來到了國主平常靜修之地。

一般只有大事,才會在宮殿內接待。

尋常私事,南雲國主都是在靜修之地接待的,由此可見,他將東伯雪鷹當做自己人了。

「吼~~~」

九條魔龍嘶吼著,俯衝而下,隨即緩緩停下。

東伯雪鷹和應山老母下了車輦,車輦便立即消失不見,九條魔龍立即遊走,飛向了遠處南雲國主身後被白色寒氣遮掩的一些山峰深處。

「國主。」

東伯雪鷹、應山老母都恭敬行禮。

這是東伯雪鷹第一次看南雲國主,南雲國主穿著華美金袍,身材瘦小盤膝坐在黑色草地上。雖瘦小,可卻隱隱和周圍一片虛空都完全一體,讓人情不自禁有仰視感臣服感。

「真是梟雄中的傳奇。」東伯雪鷹明白,一個非六大古國的強者,在沒秘傳下,僅僅藉助一件強大秘寶硬是修行到如此地步,開創宗派更名列十大宗派,他的富有,更是傳遍界心大陸。富有到這一程度,便是六大古國那些老祖們也很眼饞,對南雲國主自然也動手過,只是一直沒成功,只能作罷。

十大宗派中,八個宗派來自於六大古國。

非六大古國的……一個是南雲聖宗,另一個是『天劍道』,是天劍國主開創。

天劍國主,也是一絕代梟雄,不過他卻沒南雲國主這般硬氣,他賺取的巨額宇宙晶,卻是有許多都獻給了夏風古國、眾界古國。方才能夠讓『天劍道』肆意傳播,甚至論傳播程度,比南雲聖宗還略微厲害些,可終究要被兩大古國壓榨,論富裕自然遠不能和南雲國主相比。

南雲國主當初就能抵抗一**殺戮,坐穩位置,經過漫長歲月至今,他底蘊自然更加深不可測。自然他一直低調,四處結交好友,他真實實力到底如何,如今卻是一個謎。

「我很好奇,你為何選我當師傅,而不是樊祖?」南雲國主微笑道,他身旁此刻站著其他五道身影,正是南雲國主的其他五個徒弟,個個也都看著東伯雪鷹,他們也都好奇……樊祖收徒?這應山雪鷹還拒絕了?

「我想要儘快學到分身術。」東伯雪鷹直接道。

「分身術?」

南雲國主微微點頭。

旁邊的五位師兄師姐中,聽到這話卻是起了各種心思。

「分身術,在整個界心大陸都是最頂尖保命秘術,的確很難學到。師傅,卻是直接傳授給徒弟的。」

「倒是很謹慎性格。」

「是怕死嗎?哼,怕在樊氏內部怕還沒成宇宙神就死了,學不到分身術吧?」

他們心思各異。

不過南雲國主也只是好奇,他並不在意東伯雪鷹的理由,他可不像樊祖那樣選徒弟全憑心情,南雲國主是很希望得到一些厲害幫手的,畢竟不管是穩定南雲國,還是傳播南雲聖宗都是需要厲害高手。

「好。」南雲國主點頭,「你跪下吧。」

「應山雪鷹,拜見師傅。」東伯雪鷹當即跪下拜師,達者為先,他虛空一脈以後修行還是要靠南雲國主指點的。整個界心大陸,虛空一道能媲美南雲國主的都屈指可數,自然有資格當自己師傅。

南雲國主微笑點頭:「我門下規矩很少,唯有一條,不得背叛宗門。你之前僅僅一個入門弟子,學得也僅僅只是南雲聖十二式秘傳。這一門絕學懂的極多,你便是拜入其他勢力也沒什麼。可如今既然為我親傳,便不得叛門。若是背叛,我不惜一切代價都會斬殺你。」

「弟子明白。」東伯雪鷹道。

南雲國主要殺誰……

就算他自己親自殺不死,以他的富有,都是能夠請動像樊祖這等無敵存在去動手的!

「好。」南雲國主點頭,右手一翻,便出現了兩本半透明的典籍,典籍上有著一縷縷金光。

「入我門下,首先便可學《分身術》和《破界傳送術》這兩門保命之術。」南雲國主道,手中的兩本典籍便飄到東伯雪鷹面前,「《破界傳送術》是我所創法門,而我這一門《分身術》,本是我初創,后又經眾界古國五祖之一的『漂泊者』幫忙完善圓滿。」

東伯雪鷹接過。

「轟。」

略一感應。

頓時大量光華從書記中飛出,飛入東伯雪鷹眉心深處。

兩門傳承,以他的靈魂強度很快便盡皆記下。

「哦?」東伯雪鷹略有些驚訝。

破界傳送術倒也罷了,自己前世就懂得超遠距離傳送,其實也就是破界傳送術。雖然兩個不同的源世界,破界傳送術有些區別,但是本質一樣。他僅僅看一遍,就立即學會了。

而《分身術》和他預想的不同。

這一門分身術。

竟然先得將南雲聖十二式中的秘傳兩式中的『破蒼穹』一式練成!這一式,可是混沌境十層實力。唯有這一式練成,藉此破蒼穹,也就是打破這源世界虛空本質,接觸到外界更高層世界。而後以汲取外界氣息修鍊自身靈魂,方才有望施展出分身術。

「這應該和赤眉山主的分身術不同。」東伯雪鷹暗道。

赤眉山主,自身也就混沌境九層實力,卻早就有分身術了。

顯然二者的分身術法門是不一樣的。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