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周,記得最多一周后要還給我!」

這個時候,志村雄一領著兩個孩子走進了班裡,眾人們立刻安靜了下來。

「諸位同學,假期結束,都很精神呢!」

雄一老師笑著說了一句,接著道:「這個學期,我們班上會迎來兩位新同學。」

隨著雄一老師的話,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集中在了他身後的兩個孩子。

一個馬尾辮的黃髮少女,一個瘦弱的灰發少年。

雄一老師笑著對兩人說道:「介紹一下自己吧。」

黃髮少女自然就是綱手了,她大大方方的向前一步,向大家鞠了一躬說道:「我叫綱手,很高興認識大家,未來請多指教。」

綱手落落大方的表現,美麗可愛外表都贏得了眾人的掌聲,即便是一項眼高於頂的宇智波石原和日向義滿也不例外。

然而第二個孩子就不是這樣了,這個少年不光身體瘦弱,性格似乎也非常內向,他在大家的注視中,顯得局促不安。

「卑留呼,我叫卑留呼……」說完這一句話,這個叫做卑留呼的少年就已經滿頭冷汗。

雄一老師摸了摸卑留呼的頭,笑著說道:「卑留呼,想要成為出色的忍者,可要勇敢一點哦,去到你的座位上去吧。」

卑留呼安排的位置在亞索不遠處,他坐下來后,除了亞索笑著和他打了一個招呼,並沒有人理會他,反而是綱手一落座,包括紅繩在內,許多少男少女都向她問好。

倒不是他們都知道綱手的身份,刻意接近綱手,而是樂觀開朗,外表靚麗的綱手本來就有一種讓人親近的氣質。

相比之下,卑留呼就像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透明一樣。

在接下來的一整天里,幾乎沒人和卑留呼說過一句話。

放學的時候,自來也和大蛇丸像往常一樣,等亞索一塊走。

他們兩人都是孤兒,住在村子分配的公寓里,和旗木的祖宅相距不遠。

「卑留呼,你家住哪兒?」亞索忽然對著一旁默默整理忍具包的卑留呼問道。

「啊?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如果這裡沒有第二個卑留呼的話。」

在確認了亞索是在和自己說話后,卑留呼雀躍的小聲回答道:「我住在青溪公寓。」

「也是戰爭孤兒么?」大蛇丸語氣如常,看不出情緒的波動。

青溪公寓正是木葉為在戰爭中失去雙親的孤兒們準備的住宅區,條件雖然簡陋,但比起其他忍村來說已經是非常不錯的待遇了。

「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說起來,大蛇丸這個傢伙,來學校前我也沒怎麼見過!」

自來也在公寓區可是整天惹是生非的,但是他對兩人卻沒什麼印象。

「我不愛出門。」大蛇丸和卑留呼異口同聲的說道。

果然,科學家都是宅男么,亞索捂住了額頭,難怪這兩個傢伙皮膚都這麼白。

沒錯,在亞索的記憶中,眼前的這個卑留呼可是一個不亞於大蛇丸的科學家,他同樣精通基因工程,對生物雜交技術有著獨到的理解。

「既然大家都順路,我們一起回去吧,今晚吃拉麵,我請客!」

反正也是猿飛日斬看不上眼的缺乏天賦的不合格忍者,亞索拐帶起來毫無心理壓力。

他和大名說的搞研究可不是忽悠人的,亞索確實打算成立一間屬於自己的實驗室而大蛇丸和卑留呼這樣的科研天才,自然是多多益善。 ?曦穆彤私會妖王,被錦書聖發現,本以為此人絕不會善罷甘休,卻想不到竟要放她走。

曦穆彤疑惑地問道:「你……你就這樣放我走?」

錦書聖陰沉著臉,答道:「就算如你過去攻擊我時說的,我錦書聖有仙人潔癖,對那些妖鬼之流不屑一顧,但那獰滅天子剛才的話,我也聽得清楚。看來他雖是妖,倒也並非如世間流傳,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甚至,他還在為造福天下蒼生出力。如今亂世將臨,我若固執己見,堅持要用落音竹宇仙律法辦你,並因此激起妖王的仇恨,導致仙妖大戰,又於天下何益?你也知道,我讀書雖多,卻實在沒有你們那樣,寬廣得能容天下大道的胸懷。我懷有的,只是維護我小小仙族,為我所在意的人擋擋風雨的志向。既然我被親情束縛,無意對你公事公辦,你就快走吧,只當我今日眼瞎耳聾,什麼都沒看見,也沒聽見。你若再不走,可別怪我反悔。」

曦穆彤身子一晃,趕緊扶穩一棵樹,以防跌倒。

錦書聖這滔滔不絕的一大通話,讓她在此刻產生錯覺,覺得過去那些事,都是對他的誤解。

其實自從他煽動一幫仙人,針對江南子墨在軒轅山製造出那場混亂起,她就已對他有所懷疑。

童不仙死後,她更加感覺,有不少風波都難與他脫掉干係,所以開始在暗中對他進行調查,並由此查出,他為當上五嶽之首,確實在仙族內部做過不少拉幫結派、排除異己的小動作,其中就包括,他是怎樣一步步刺激得童不仙走上絕路的。

她一直在存心找機會辦他,無奈這人雖自私狹隘,卻很聰明,只要察覺到一點風吹草動,馬上就會縮回頭去,老老實實為仙族做幾件好事,於是自然就會有人跳出來為他說話,令她無計可施。

如此一來二往,她還真拿他沒辦法了。

不過今日,被他撞到這事,為了不影響到獰滅,她已抱著與他魚死網破的決心。誰知他竟主動提出要放她走。他這舉動,究竟是又在耍什麼心計,還是如他所說,確實是因眷顧兄妹親情,不忍對她下手?再深想他剛才說的話,若真是出於真心,那他所為,可是遠高於親情,直可被稱為義舉了。

想到這些,她一時間倒邁不動腿了。

而錦書聖,腦子也沒閑著。

曦穆彤查他,他早就知道,也絕非不在乎。從他發現她在調查自己的那天起,他心裡就懷有深深的恐懼,生怕自己好不容易掙來的留仙名頭,被她朝夕間毀掉。

他仗著自己在仙族裡樹大根深的勢力,可以對付她,甚至反叛她,可是,他有一條不為任何人所知的軟肋,他在乎她。

沒有人知道他深藏在心的秘密:從在支離山見到她的第一眼起,她就已深深走進了他的心裡。他無時無刻不在瘋狂地期盼,有朝一日能得到她。

她與斷簫反目,令他把自己關進無望殿里十年不出,他心裡甚為高興。可是,經過多次試探,他發現不管她愛不愛斷簫,也僅是把他當作大哥來敬,這又令他大為受挫。

他因此而變得意志消沉,天天躲在華山上舞文弄墨,被清秋無憂與雲之裳看在眼裡,卻當成了是他對斷簫的在意與關心,這反而弄巧成拙,助他提升了在他們心目里的形象。

在曦穆彤受荊花藤刑之前,她對他查得很緊,似乎已到了握有足證據,就要爆發的邊緣。本來她若是死了,他也就免掉了這個威脅,無奈他又捨不得,始終還是在奢望,有一天能把她弄到手。

他對她身負的家族毒咒毫不知情,思量著就是不與她成親,哪怕僅佔有一次她冰清玉潔的身體,他都滿足了。(未完待續。) ?錦書聖暗戀曦穆彤五百年,本還抱著希望,終有一日能得到她,可這次卻得知她已將一顆真心,交給了那個他鄙夷萬分的妖王。不僅如此,他還親眼目睹那二人摟摟抱抱,愛得難捨難離,怎能不嫉火中燒?他此刻唯一想做的,就是立即將那妖王碎屍萬段,然後把曦穆彤拉進自己懷裡。

不過,經過與她的一番對話,他倒是冷靜下來,腦子裡靈光閃現,為自己擺出了第二個選擇。

「這個女人,我想了五百年沒弄到手,最後卻便宜了那個獰滅天子,難道我就甘心這樣一無所有地退出?五嶽之首,相比統領仙族的仙首,算得了什麼?我錦書聖奮鬥這麼久,女人和權利,至少總得到手一樣吧!

「曦穆彤,你既然捨得查我,就遲早有一天,會不顧情面地對我下手!難說我一個不留神,連華留仙的地位都要被你毀掉。雖然我不怕你,但若是機會來了,我也不能輕易錯過!

「我對你有情,不會去主動揭發你與妖王的戀情,但誰都知道紙里包不住火的道理,只要你繼續和他來往,這事就會有被揭穿的一天。那時,仙族必將大亂。

「所以我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如果你捨不得對我以身相許,我就不如在你出事前,把仙首寶座搶過來。你有這麼大把柄抓在我手裡,還怕你不就範嗎?不過我知道你的性格,吃軟不吃硬。如果對你硬來,只怕你會與我玉石俱焚。

「所謂成大事者,必得付出代價,我倒不如施道苦肉計,先讓你心甘情願地把仙首大印交到我手上。至於你這個人,我也不能白白單方面付出這麼多年。我要是得不到你,別的男人也別想得到!唯一能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讓你死!」

錦書聖在這邊費盡心機地算計,那邊曦穆彤雖讀不出他的真實想法,心裡卻如有感應般,一陣陣泛起慌亂,然而又說不清,這慌亂的來由。

她不自覺地,就聯想起了自己的七星命盤,那漸散的紫氣與模糊的八卦圖,仿如鬼影般,再次浮現眼前。隨即那個想法,又被硬生生塞進她的腦子:我已經快死了。

錦書聖定好毒計,抬起頭,見她果然還呆立著一動不動,心裡一陣狂喜,十分為自己的神機妙算得意。

「走!你快走啊!」他積蓄一番力量后,打破樹林的沉寂,咆哮著推了她一把。

咆哮聲將曦穆彤從渾噩里拉扯出來,她無暇細想,只好邁著沉重的步子,一步步向林子外挪。

可還沒走出多遠,就聽身後傳來一聲難以名狀的、沉悶的呻吟。

「大哥–」

她驚覺大事不好,急忙回頭,頓時嚇呆了,只見錦書聖雙膝跪倒在雪地上,身前的白雪,已被濺成一片殷紅。

再看他兩眼,兩隻眼眶血流如柱,本該呆在眼眶裡的眼球,此時被他抓在了手裡。

雙目已殘,他似乎還不想罷手,將眼球扔進血泊,又舉起兩掌,向兩隻耳朵擊去。

「大哥住手……」

曦穆彤撕心裂肺地尖叫,整個人彈起,如支離弦的箭般飛到他身邊,死死扣住了他的手腕。

「大哥,你……你這是何苦……」她已心痛得不能呼吸。

錦書聖身體劇烈搖晃,如棵將被西風吹倒的枯樹,沉沉道:「因為私放鬼王,你自罰三百荊花藤鞭刑。我今日包庇縱容,將你私放,亦當效法,罰自己剜去雙眼,斷去聽力。從今往後,我錦書聖再也聽不見,再也看不見,所以今日之事,就全當沒發生過。我,我再也管不著你……」

「大哥,你瘋了嗎?你這般自虐,還談什麼當沒發生過?你叫彤兒,今後如何自處?我錯了,我向你認錯還不行嗎?你快停手,斷簫已經醒了,他已經從真玉棺里蘇醒了,難道你就不想再見到你所疼愛的弟弟嗎……」

曦穆彤急火攻心,顧不上什麼秘密,終於把這件事告訴了他。

「什麼?你說……你說斷簫……他醒了?」

錦書聖這才停住手,不再掙扎。

見這幾句話奏效,曦穆彤的心總算落了下來。

她痛苦地看著他血淋淋的臉,內心無比自責。她再也不願懷疑他,反而認為自己過去,是誤將珍珠當卵石,錯看了他–他絕不是一個自私狹隘的小人。所以她再無顧忌,將雲劍取得解藥的實情,統統說了出來。

錦書聖聽完,又哭又笑,眼淚和著血水,溢出空落的眼眶,嘀嘀嗒嗒往下淌:「我的斷簫兄弟,終於從真玉棺中蘇醒了……」(未完待續。) ?(稽洛山,明珠峰頂)

水鈴兒被曦穆彤趕離禪室,要他回浮生殿好生休息,他卻並未遵從她意,乖乖地回去,而是學過去竹月那樣,坐在明珠峰頂,整整一夜守望著真龍峰。

半夜時,他看見千翼冰雪獸閃著白光的身影,消失於稽洛山的結界之外,說明他師祖姑姑,已駕獸離去。

「這麼晚,姑姑要去哪裡?是了,她一定是趕去見羽風先生。他們見面后,會說些什麼?會不會,談起我呢?」

他就這樣,一直一個人坐著痴想,不覺間天已大亮。正打算起身回去,就感到身後有人在使勁推他。

扭頭看,原來是鬥鬥。

鬥鬥此時已馬褲短衫地裝扮整齊,肩頭扛著兩個包袱,一副要出遠門的樣子。並且他身後也不再背竹弓和箭囊,而是換上了一把堅硬的竹劍,腰裡則插著把閃亮的鋼刀。

「鈴兒,我們該出發了。」鬥鬥催促他道。

水鈴兒點點頭,從地上站起來,正要隨鬥鬥下山,卻又戀戀不捨地回頭,多望了一眼那雲遮霧繞的縹緲殿。

不知為何,此次離開稽洛山,他心裡竟充滿難離,那種感情,又轉化成一種極其怪異的感覺,好像是要與曦穆彤生離死別似的。

他把視線從縹緲殿移開,寬慰地笑笑,對自己說了一句:「水鈴兒,你想得太多了。」

鬥鬥跨竹劍,他使用蛟虯,兩個少年,一齊踏劍御風而飛,卻一邊穿雲鑽霧,一邊各自想著心事。

水鈴兒率先打破沉默,問鬥鬥道:「鬥鬥,你可曾想過,若有一日天下海晏河清,再無戰禍,你會做些什麼?難道還要像現在這樣,日/日跟著兵龍兵虎大人操練嗎?」

鬥鬥被他問得一愣,這個問題倒確實沒想過。

他戎馬一生,習慣了與戰馬鋼刀為伍。如果有天離開軍營,還真不知該要去往何處了。

水鈴兒見他發愣,知道自己找對了話題,便笑道:「如果是我,若真有這樣一日來臨,我便一人一劍,去雲遊天下。我要走遍天下的名山大川,閱遍人間的奇聞軼事。你說這種生活,是不是快哉爽哉?」

鬥鬥聽得也笑了,於是他們打開了話匣子。

鬥鬥問他道:「如此說來,你不打算陪著曦穆姑姑,長留在稽洛山裡?」

水鈴兒大手一揮,搖頭道:「非也非也,就算再無戰事,稽洛山也是我家。遊子離家再遠,也總有回家的一天!並且如果姑姑願意,她可以和我一起去遨遊天下。能與姑姑一起外出闖蕩,我自是求之不得,只是……」

「只是什麼?」鬥鬥見他話說一半就停了下來,頓生好奇。

水鈴兒吐吐舌頭,慶幸自己沒說漏嘴。

其實,他心裡的真實想法是,姑姑總有一天,會隨羽風先生遠走。那時稽洛山獨剩他一人,不正好可以去遊歷一番天下嗎?可是姑姑與先生的事,屬於絕密,他可不敢輕易泄露。

他側過身子,碰到鬥鬥詢問的目光,只好打馬虎眼道:「只是但凡這世上的美景,姑姑還能有哪裡沒看遍?所以我猜想,她不一定願意與我同往。」(未完待續。) ?得到了亞索三人組的邀請,卑留呼顯得非常雀躍,他將自己的忍具包收拾好后,立馬一路小跑跟上了隊伍。

「卑留呼嗎?我覺得你太瘦弱了,一會一定要多吃幾碗拉麵,最好是豚骨的,你放心,亞索這小子可是土豪,我們可以隨便吃!」

自來也非常理解卑留呼的心情,他原來也是這樣一個總是被人忽略的人。

無論是在臉上塗奇怪的油彩也好,還是做出許許多多出格,甚至是嘩眾取寵的行為也好,多少都是為了希望能獲得大家的關注。

因此自來也決定要關照一下這個害羞的小老弟,這傢伙顯然是個薄麵皮,一會沒吃飽可就虧大了,亞索這個鐵公雞可是很摳門的。

亞索也是有苦說不出,自來也以為他得了兩筆巨款,可裡面整整一百萬都已經被餵了系統了。

其中五十萬抽了獎品,還有五十萬充值成了鑽石,靜靜的躺在系統里。

亞索身上的現金只有不到五萬塊了,雖然還夠用,可和土豪二字是萬萬不沾邊的。

亞索想說,我不是,我沒錢,我很窮,我只是個給系統打工的……

「喲,這不是卑留呼同學,哦不,卑留呼學弟嗎?」

這時候,幾個學生正好路過,其中個子最高一人對著卑留呼打了一個招呼。

與其說是打招呼,更像是嘲諷,卑留呼渾身顫抖著,但是一句話都沒說。

「喂,大花臉,你這是什麼意思!」自來也剛把卑留呼當做自己的小弟,就有人欺負上門,他自然是要出頭的。

「大花臉?」那名高個的學生愣了愣,才反應過來自來也是在說自己。

作為犬冢家的子弟,犬冢拓野臉上自然是有兩道標誌性的油彩的,只是眼前這個白頭髮的小鬼有什麼資格說自己?

明明是他臉上的油彩更加可笑吧!

「哥哥,這個白髮的醜男叫自來也,和他邊上那個紫發的亞索一起,輪庄我們班上各個科目的吊車尾。」

犬冢拓野身邊一個臉上擁有同樣標誌的女孩子開口說道。

聽著妹妹的講述,犬冢拓野點點頭道:「鬃,這也很正常,畢竟吊車尾和吊車尾更有共同話題,我看他們這是吊車尾小隊在集合呢。」

亞索不太了解犬冢家的審美觀,一個女孩子居然取名為鬃,要是一個五大三粗的女孩也就罷了,偏偏這個犬冢鬃還是個蠻清秀的小姑娘,只是性格略有狂野罷了。

不過了解到她還有一個叫做爪的妹妹,亞索也只能接受了犬冢一族的取名方式。

理解歸理解,可被這小妞吊車尾來吊車尾去的,亞索還是蠻火大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