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天心派一眾被壓制著,不能動彈。

秦月厲聲大喝:「孽障,你要背叛師門?」

紅紅吃吃地笑:「師門?這就是我的師門,親自把我推向火坑!」她素手揚起一個角度,口中念念有詞。

江落妃雙一下子全身震住,如遭雷擊:「我母親和他親哥哥……」

後來據救他的客棧劉掌柜回憶,他們動用大量人力物力費時三個時辰掘地三十尺才將從天而降、墜落地殼之中的葉雲天挖出來。

葉雲天若有意若無意的將葉青一雙腿摸了個遍,才與風郎君證實孰贏孰輸。

葉雲天本來心中自居是救人要緊,是以要裝得十分像一隻色狼。可是越裝他越覺得自己本來就是一隻色狼。

裝到最後根本就是不裝了。

「天棄之人已經正式蘇醒,血聖已經被誅!」蕭凡的第一句話,就已經石破天驚。

能有此功力的,必已至羽化境。

我怎麼還是常常想起她?葉雲天嘆了一口氣,心道,似乎我也沒有什麼不該想的,混蛋想些什麼恐怕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燕夕面前已堆了一大堆法寶,笑得合不攏嘴。

葉雲天卻也識得兄妹二人世代為謝蒼生的家臣,滿臉虯髯的男子是哥哥澹臺忠,容顏秀麗的是妹妹澹臺月。

四人一番計較,決定養足精神,半夜上山。

見得謝蒼生頗有愁苦之色,葉雲天相詢之下,得知謝蒼生已滯留元象峰境逾載,仍是無法突破,遇到了不小的瓶頸。

葉雲天笑道:「大哥何須掛懷?似我這樣,修為盡失,倒也樂得個逍遙快活!」

澹臺月暗自幽幽嘆氣,道:「二爺胸襟落拓,自然不以為意。但是二爺另有修行妙門,就不是少主所能相比的。」

無人能懂的嫉恨,就像是蟄伏的毒蛇,咬在了心上。

舉劍,黝黑的鐵器歡樂地低鳴,為即將飲強者的血而興奮!

等這種感覺消失之時,葉雲天已放下了她,她們已在一個山洞裡。

洞口只有拳頭大小,就像是一個通氣孔一般,七殺女很懷疑自己是如何被帶進來的。

「三天,只要三天,」葉雲天站得遠遠的,「想必三天之後你就可以恢復。」

江落妃雙和薛不凡一時愣住了。

葉雲天道:「要是為我守喪的話,三年已足夠了。更何況我還活著!你們打算把婚事拖到什麼時候?」

江落妃雙遲遲沒有說話,她感覺到的是以前的葉雲天回來了,是未離開陸家莊之前的那個葉雲天!

龍羽自嘲一笑:「我倒是希望能跟俠影扯上關係,可惜我龍羽遠遠不及俠影,哪攀得上什麼關係?至於我能趕在上官羽之前得知上官野的死,只因我恰巧也在調查上官野,近日內一直潛伏在上官野身邊。」 只因我恰巧也在調查上官野,近日內一直潛伏在上官野身邊。」

他的耳朵忽然豎起,聽到了有人在唱山歌。

是黃鶯出谷般的女聲。

變臉色的是那個孩子,他聽得出葉雲天說的話半點不假全是發自內心——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還會怕什麼?這樣的人,豈非是最可怕的人?

他終於知道葉雲天確實是名不虛傳了。

正在此刻,高天之上也忽然傳來天鼓之聲,風雲變幻,雲蒸霧繞。

孩童怪笑道:「此地已成了六界必爭之地,看來崑崙神界的動作也不慢!」

圓石忽然發出「咔咔」之聲,似乎是想要放聲大笑一樣,接著說道:「葉雲天與魔孫軍隊的一場大戰,已將六界間的天地玄關打通,從今往後,中州就是連通六界的要塞。只要是有志於六界的傢伙,必定會來爭奪這塊地方。」

——六界要塞,像是極其特殊的空間通道。六界的六扇門,同時位於中州城的六個方向。從今往後,中州城就是六界相通的驛站。

孩童敲了敲石塊,說道:「我們可不是來爭這塊地方的,只不過暫時受理這塊寶地,然後向過往的朋友們收取一點過路費,作為棺材本而已。這裡有一條死狗還賴著,卻不知又來了什麼樣的傢伙來送死!」

有多少人甚至仙魔妖怪不怕死呢?葉雲天不知道,他甚至覺得怕死並非一件可恥的事情,幾乎可以算作一項美德。

「你不再是阿飛,所以我也不再是你二哥,所以造化一點也不弄人。我要是跟你再稱兄道弟,豈不要稱魔帝為祖宗了?」葉雲天臉色一沉,猶如罩上了一沉寒霜,說道,「另外,你不是我的對手,遠不是!」

「或許吧,」段飛並不否認,「可是現在的你,絕沒有把握能在一招之內擊殺得到魔帝傳承的我,所以我盡可以暫時退下,用這些不畏死亡的戰士們拖住你,令你力竭,傷上加傷,到時候我就能不戰而勝了。」

朴刀狀,飲龍刀。

成功的躲進了四海大德中的北海大德的別院之中。

葉雲天有疑問:「那他們為的是什麼?」但他沒有問,因為誰都能看得出冰雲的血已流盡,因為皮膚已盡變為灰白色。冰雲只是在神志不清的喃喃低語,任何人說話他也難以聽見了。

「任何人都有挨打的時候,這時候挨不挨得住就成了關鍵!」

「扛得住敵人的攻擊,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

葉雲天忽然推開江落妃雙,道:「謝謝!」

王害瘋撞得毫無徵兆,而且高手過招從未有這等野蠻的招式,葉雲天只怕做夢也沒想到這一招。眼看是避不開了,召喚血手印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了。

只是全身哆嗦地更厲害了,他聽見幾聲頂棚類似壓了甚麼東西,屋脊晃了幾下。忽然間就沒了知覺。

但這似乎已是最好的回答,天地間能無視他的存在的,除了葉雲天,還有何人?

圓石道:「我是枯石老人。」隨後又說了一句不沾邊的話:「人道是情比金堅、海枯石爛。只是不知道黃金也會磨損破碎,滄海能變桑田,為何又不會幹枯,頑石既能點頭,如何又能不爛?」

「師父有師父的辦法,不然師父還有什麼臉面做你師父!再見!」

「再見!」

揮一揮手,狼人目送葉雲天,再一次走向戰場。

如果有人問葉雲天為何要戰鬥,葉雲天一定會這樣回答,我是一個愛好和平不喜爭鬥的人——你完全可以認為我是在瞎說,但當命運將我推到風口浪尖,註定要迎接風暴之時,我絕不會退避,哪怕是分毫!

這個道理雖然簡單,能做到的人卻極少。

死去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連名聲都不要的英雄那便更加可貴和偉大了。

影葉雲天不會破壞這一份偉大。他只是順帶著一提般說道:「我們為何不能試著做好兄弟?」

獨孤勝冷笑:「好兄弟?真是可笑,普天之下誰也配說這三個字,唯獨只有你葉雲天不配!」

「我確實不配!」

二道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僵直地盯著對方,帶著亘古不變的表情。兩人的氣息雖然都有一絲緊迫,但又內摶運轉,並不像是決鬥之前的徵兆。

葉雲天冷笑。

他暈暈乎乎的走著,也分不清南北,想要找個地方療傷。

「白大哥,救我……」小尼姑慌慌張張地跑來,她的輕功竟自不弱,踏足間如蜻蜓點水,一晃就是數丈。

葉雲天冷笑:「因為我要成全他!」

他正是葉雲天,他的語氣也並無沉痛,更無自責。

儘管葉雲天本意並非如此,只不過混蛋始終改不了混蛋說話的方式。

精英學生在八重天元象之境,資質甚佳者遇有機緣便能在此境界覺醒自身的屬性。今後是擁有一種或是幾種抑或沒有屬性,都取決於此階段。

儘管已慢了許多,但那種速度還是無法形容的。

以至於自詡為足智多謀的葉雲天未能想出對策之前,那團巨大黑影就已發現了他們,直奔而來。

龍羽這障眼之法,明顯是真身在其中一尊火焰騎士之內,左豐截住一個,口中呼喝,希望上官烈等能出手攔截另一尊騎士。

這一劍還在繼續,緩慢的一劍,劍鋒慢慢朝下方倒去。

她已分辨出自己脖子上的血石氣息,湛瀘劍上的血,以及葉雲天身上的血腥,是相同的。

以七殺女的智慧,已猜出是葉雲天救了自己,令自己恢復了清醒。

她只是不明白葉雲天為何不幹脆殺了自己?

——自己兩次昏迷,葉雲天應該有很多機會。

忽然,右手裡的劍一閃。

一瞬間,沒人能看到那一劍的真實。

岳雲心中一寒,不過立即緩過神來,將自己的目光調整至葉雲天的額頭,避開了葉雲天的眼神。

孤單的人,是不是都想一醉呢?

學院學生分為外院學生、內院學生、精英學生三個層次,對資質的要求各有不同。

蕭瑟的風不斷吹拂,那一行字卻永生不滅。

沒有人再來過這裡,但這些字卻不會因此而變。

生命仍將繼續,葉雲天很快被人遺忘。 葉雲天很快被人遺忘。

可喜的是,孩子仍可以長大成人,老人仍可以安享晚年,樹木花草依然生生不息,鳥語花香鶯歌燕舞年年照舊。

六道人間,未來與希望仍在。

依然有些執著的人,固執地相信著奇迹。

任何神聖任何莊重都不能對他的心造成半點影響,只因為他是獨孤一劍。

拋棄一切,甚至拋棄自己!

慕容塵大吼一聲,眉心處一股巨大能流傳向銀槍,至尊火焰如雨灑落,將那百子伏魔陣的光圈侵蝕得千瘡百孔,火點落到白衣人身上,更是「嗷嗷」大叫,瞬間便縮成一團,再后便化了縷縷黑煙。

他還能學著葉雲天式的微笑,咧開嘴,說道:「祝你平安!」

「區區心劍,怎能跟軒轅劍相比,何況左手,遠沒有右手快!」葉雲天似乎已經認命,又或許只是認清了事實。

忘憂氣得臉通紅,手揚起,照著葉雲天的臉上就是一個巴掌:「你要怎樣才能清醒!」

呼!

在別人面前揭開自己的傷疤,換取微薄的同情,這種行為就是一種恥辱。

舉劍的左手,朝天,振臂。

影葉雲天也感覺到了二人之間的距離。

他們分離已有些年數了,其中的境遇各不相同,所以彼此也朝著不同的方向改變。就像是同胞的兄弟,出生時一模一樣,可日子久了,就有了分別。

孤立自己,這正是葉雲天想要達到的。

影葉雲天很認真地一字一頓道:「你這是自取滅亡!」

手捏一把冷汗,慢慢地前行,沒達到羽化境的她還沒有夜視如晝的能力,只能仰仗著那些微弱的、閃爍的綠光。

前方的路越來越寬,深處似乎發出了搖曳的紅色火光,四壁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遠處轉角的光似乎是噬人的口,吞吐著一團烈焰。

審判之力溝通法則之力,朝葉雲天吞沒過去。

謝蒼生的臉色微變:「什麼條件?」

浩然一氣功,第四重,天鴻境,正是脫胎換骨的過程。

他這一下撲出,亭子和池塘按理說早就該在偉力影響之下而灰飛煙滅了,原是有劍聖暗中護著,方保沒事。

影葉雲天巧也不瞧大力金剛一眼,還有閑暇朝他擠了擠眉。

她是妖,她的美麗足以顛倒眾生。

那些自命不凡卻色迷心竅的修士們初次見時都口口聲聲說愛她,幾乎能為她背離正道,哪怕深陷萬劫不復之地。

他們的迷戀不是愛,是一種已經霉變的噁心。

上官飛燕眼波流轉,半笑半嗔地道:「你不會殺我。」

一個聰明的男人是不會把女人惡毒的叱罵放在心上的。你若果罵還回去,只會遭到更加猛烈的還擊。

可是葉雲天似乎一直很關注床的問題,他還要跟老闆娘住在這裡呢!

歐陽青青話中已有冷嘲:「不會是為了減少殺孽,普度眾生?」

南放問:「什麼事?」

可是私自派發英雄帖也非什麼大事,兩個老頭為什麼如此看重此事?

葉雲天道:「道在心中,何須讀焉?」

「道雖在內,仍須以道藏經典養之。研讀道藏,養氣蘊神,方可證得大道。」

「我聞出來的,」葉雲天笑了笑,「你的氣息幾乎與周圍的環境無二,這正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狀態。正是不出手的時候,才能看出真實的快慢。」

能被少女崇拜一定是每個男人都會覺得很愉快的事情,在這種時候葉雲天自然要故作清高:「那也算不得什麼!」

說完話,他形影一晃,也就被收入了重陽道器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