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然藉助巨龍的力量,他能影響眼前這個女人的思維,可考慮到間諜這種職業的特殊性,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好吧!我會向你證明自己是個有用的僕人,再見了,我英俊的主人。」說罷,尼莎彎下腰在陸離臉上親吻了一下,然後邁著風情萬種的步伐消失在大門之外。

「真是個懂得如何挑男人逗**的女人……」陸離拿起面巾紙擦了擦臉上的唇印,緊跟著轉過身對暗精靈蘿莉說:「薇薇安,去吧東西收拾一下吧,不出意外的話,我們今天晚上就可以駕駛飛機返航了。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趁機買點廉價的汽油。」

「好的!我這就去打包行李!」

一聽到要回美國,女孩立刻變得有點興奮,蹦蹦跳跳跑進二樓客房。

差不多一晚上沒合眼的陸離也顧不得休息,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帶上成袋的現金和大門,直奔距離最近的加油站。

他的方法很簡單,先是用成捆鈔票買通所有工作人員,隨後把自己用得上的汽油、柴油型號,統統用管子灌進事先準備好的巨型儲油罐內。

短短几個小時的功夫,他就把好幾個加油站的汽油全部清空,心滿意足的回到了住處。

要是不出意外的話,這些油足夠支撐他未來幾年在異世界的消耗。

利用下午時間小睡了一會兒,陸離傍晚時分駕駛著派珀PA-42螺旋槳商務機緩緩升空,朝著資本世界的心臟——紐約飛去。

就在飛機爬升到指定高度,開始進入自動巡航狀態的時候,衛星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他下意識拿起來按下了接聽鍵,電話內迅速傳出摩根大通銀行總裁——傑米·戴蒙的聲音。

「親愛的陸先生,好久不見,你在委內瑞拉的考察進行的如何了?」

「總裁先生,調侃別人的失敗可不是紳士該做的事情。您恐怕已經從電視上看到了吧,現在整個委內瑞拉一團糟,別說投資了,連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陸離故意裝出一副懊惱的樣子。

「哈哈哈哈!不,千萬別誤會,我只是出於對合作夥伴的關心,沒有一點調侃你的意思。恰恰相反,我是來恭喜你的。就在半個小時前,我剛剛拿到了艾力彼生物科技公司最近的財物報表,猜猜看,您的公司上個月賺取了多少利潤?」傑米·戴蒙大笑著反問道。

還沒等對方公布結果,陸離就馬上阻止道:「該死!您可千萬別在電話里說出來,我還準備等回去之後來個小小的驚喜呢。」

「好吧,好吧,我不說,但根據權威評估機構的預測,如果艾力彼生物科技公司選擇立刻上市,股價很可能會瞬間突破三百億美元。現在摩根大通銀行的股東們都在誇獎我做了近二十年之內回報率最快、最高的投資。要是不介意的話,我想邀請你來紐約見個面,談論一下關於這家潛力無窮公司的未來,同時也包括你的未來。」

「沒問題,我正在飛往紐約肯尼迪機場,最多幾個小時后就能見面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親自去機場接你!」

…… 經過數個小時的長途飛行,派珀PA-42終於越過美麗的加勒比海,在航空指揮塔的引導下於午夜時分,緩緩降落在紐約的肯尼迪國際機場。

拖著沉重的旅行箱剛通過安全檢查,陸離就看到空蕩蕩的大廳內站著一個頗為熟悉的身影。

還沒等他開口,對方就先走過來笑著問候道:「晚上好,陸先生,傑米·戴蒙已經在外面的車內恭候多時了,請跟我來吧。」

「你是……卡爾?」

陸離稍微回憶了一秒鐘,馬上認出了眼前這位身材碩壯的白人男子,其實是摩根大通銀行總裁的司機兼保鏢,之前還與自己有過一面之緣。

「呵呵,沒想到過了那麼長時間,您居然還能記住我的名字。」卡爾微笑著恭維道。

儘管他表面看起來五大三粗,但實際上是一個頭腦相當聰明的人,明白哪些人需要特別對待,那些人則不需要,否則也不可能被華爾街一代傳奇人物看中。

「拜託,距離上一次見面才過了兩個月左右,我的記憶力還沒差到那種程度。」陸離用開玩笑的語氣調侃道。

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不知不覺便穿過候機大廳,徑直來到航站樓不遠處的停車場內。

卡爾快速打開後備箱,將沉重的行李箱塞進去,然後主動拉開後門做了個請的手勢。

早已等候在車內的傑米·戴蒙,指了指擺放在小桌板上的兩個杯子問:「你喝茶還是咖啡?亦或是我給你開一瓶香檳?」

「不必了,謝謝,我現在還不需要提神。」說著,陸離轉過身輕輕拍了下暗精靈蘿莉的肩膀。「薇薇安,你到前邊去坐。」

「哦……」

女孩乖巧的點了點頭,拉開車門坐進了副駕駛位置,緊跟著掏出身後泰迪熊背包內的平板電腦,自顧自玩了起來。

「這位可愛的小天使是誰?你的女兒嗎?」傑米·戴蒙一臉好奇的詢問道。

畢竟薇薇安雖然有著堪比純種黑人的膚色,可五官卻非常精緻,給人一種混血兒的感覺。

陸離趕忙擺了擺手,笑著解釋道:「別誤會,我連婚都還沒結呢,哪來的女兒。這個孩子叫做薇薇安,是我一個印度朋友的女兒,他暫時有事情需要世界各地飛來飛去,所以拜託我照顧一段時間。」

「哦,原來是印度人,怪不得……」傑米·戴蒙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瞭然,緊跟著朝卡爾打了個手勢。

後者心領神會,迅速發動車子,沿著公路緩緩離開停車場,向著曼哈頓島方向駛去。

隨著兩邊的景色從空曠的機場跑道轉變為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傑米·戴蒙率先打破沉默,從身邊的公文包種取出一份財務報表:「給,你先拿去看看,等看完之後我們再開始談正事。」

陸離接過來大概掃了一遍,發現這其實就是自己離開美國后,公司的盈利狀況,以及幾個後續計劃的執行情況。

憑藉充裕的資金,布拉德成功收購了位於邁阿密市中心最繁華地段的三十五層辦公大樓,並野心勃勃的將其改名為艾力彼生物科技研發中心,而且還購買了大量先進設備、雇傭科研人員,似乎是真的打算研究出點什麼東西來。

至於財務表報,無非就是盈利多少、支出多少、繳稅多少,屬於千篇一律的內容,或許在很多資本家眼裡格外重要,可是對於陸離來說,連看都懶得看,直接丟在一邊。

「看完了?你好像一點也不感到意外或是驚喜?」傑米·戴蒙似笑非笑的舉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熱咖啡。

陸離微微點了下頭:「嗯,看完了,全部在我的意料之中,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等這次回去,我還會再次擴大種植規模,實現之前給出的承諾。」

一聽到擴大種植規模,傑米·戴蒙兩眼瞬間放光,快速追問:「擴大多少?能達到月產出一千枚嗎?」

「哈哈哈哈!不,總裁先生,一千枚太少了,我準備先提高到月產出五千枚,然後逐月遞增,直至達到五百到一千顆植株為止。」陸離大笑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自從有了大量罪民穩定提供魔力之血,他再也不必擔心土壤的問題,自然要提高產量,徹底把全世界的富豪們都吸引過來。

「太棒了!這簡直就是今年最振奮人心的消息!我提議咱們應該為此喝上一杯!」傑米·戴蒙高興地從小型酒櫃內取出香檳和杯子,分別倒了兩杯。

雖然好幾個小時都沒吃東西的陸離一點也不像空腹喝酒,但為了應酬也唯有無奈的舉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隨後便放下來,壓低聲音試探道:「總裁先生,您急急忙忙叫我來紐約,該不會就是為了說這些吧?」

「當然不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還記得一個月之前被國防部拉走做研究的植物嗎?

根據我最新得到的消息,它分泌出來的汁液不僅僅能夠讓飛機和戰艦隱身,更是目前唯一一種能夠徹底隔絕輻射的複合材料,穿上它做的防護服,即使再高強度的放射都能安然無恙,在很多方面都具有極高的發展潛力。

所以本著利益最大化的原則,我沒有按照你的意願,徹底把這種材料的所有權賣掉。

而是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達成協議,合夥投資建立一家新材料公司,專門研發這種植物汁液的衍生品,他們主要負責軍用領域,我們則主要負責民用領域。

其中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注資四億美元,佔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摩根大通銀行也注資四億美元,佔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你的技術入股。

給,這是相關的法律文件,你可以帶回去給自己的律師,確認沒有問題后再簽字。」

說著,傑米·戴蒙又從公文包內取出厚厚一摞合同。

「與軍火商合作?」還沒等翻看合同,陸離便下意識皺起了眉頭。

「沒錯!我明白你不喜歡軍火商,其實我也不喜歡他們,但作為商人,你要明白生意就是生意,更何況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合作,能加快你融入到美國上層社會的速度,尤其是龐大的軍工體系,因此千萬不要拒絕,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好。」傑米·戴蒙語重心長的勸解道。 毫無疑問,與軍火商牽扯在一起,是陸離這輩子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原因很簡單,任何一個人或是一家企業,一旦被貼上軍火商的標籤,這輩子都別指望能摘下來。

更何況,他一點都不想把自己與美國這個正在不斷走下坡路的世界霸主捆綁在一起。

畢竟美國社會眼下之所以還算穩定,究其根源就在於自身的制度、經濟體系在二戰後被神話了,以至於很多人認為想要成為一個強國,唯有照搬美國的制度才行。

只要它繼續保持住金融和軍事霸權,大部分人就不會意識到隱藏在虛假繁榮之下的巨大危機。

就拿次貸危機來說,美國政府的所作所為壓根沒有從根源上解決問題,他們是用更大的債務來解決當前債務,治得了一時之不了一世,危機遲早還會再次爆發。

可是如果有一天,美國失去了金融和軍事霸權,那麼各州很可能會因為經濟糾紛走向分裂,甚至是內戰。

美國上層政治精英們早在八年前黑人總統競選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經濟空心化帶來的惡果,比如說提供的工作崗位越來越少,失業人口比例越來越高,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犯罪率持續攀升,支撐國家財政的中產階級正在不斷減少等等。

不過比較倒霉的是,黑人總統還沒來得及實現他的競選口號重建實體經濟,就倒霉透頂的趕上了次貸金融危機。

為了挽救佔據GDP超過百分之八十的金融行業,他不得不先搶救虛擬經濟。

等股市、期貨和債券市場重新恢復后,八年任期已然到頭,哪還有什麼時間去重振實體經濟。

除此之外,美國各種各樣的工會也是制約實體經濟的不安定因素,著名的汽車城底特律就是因為它們一次又一次迫使企業提高工人待遇,使得美國汽車行業徹底在與日本的成本競爭中敗下陣來,最終導致了整座城市的財政破產。

陸離選擇美國定居是想要藉助資本世界周期性的金融危機壯大自身,獲取自己渴望得到的權利與社會地位,並不是要給死心塌地給美國續命。

要是有一天美國真有要完蛋的徵兆,他保證比誰撤的都快,甚至還可能毫無心理負擔的洗劫社會財富,重演當年美國對蘇聯所做的一切。

足足沉默了有五分鐘,陸離突然沒有任何徵兆的笑了,一邊笑還一邊自嘲道:「呵呵,抱歉,總裁先生,我恐怕要拒絕你的好意了,果然跟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合作我沒辦法接受。如果方便的話,能幫我聯繫一下摩根大通銀行的股東嗎?我打算把這些股份溢價換成摩根大通銀行的股票。」

「你確定?要知道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未來很可能會超過幾十億乃至上百億美元,並且還能給你帶來非常大的政治影響力。」傑米·戴蒙好心的提醒道。

「是的,非常確定。我明白您的意思,但參與到軍火交易中實在違背了我為人處世的原則,想必成為摩根大通銀行的股東,一樣可以達到同樣的目的,不是嗎?」陸離意味深長的反問道。

很顯然,他十分清楚眼前這位華爾街傳奇人物是企圖用利益,把自己與美國本土的金融資本捆綁在一起。

因為在資本家的眼裡,世界上沒有什麼比利益同盟更為牢固的關係,也只有產生足夠的利益糾葛,資本家們才會視你為自己人。

傑米·戴蒙瞥了一眼被仍在一旁的合同,撿起來回答道:「好吧,既然是你的堅持,那我就帶回去詢問一下股東們的意見,相信會有很多人願意接手,或許過不了多久,你就會一躍成為摩根大通銀行最大的個人股東。」

「能成為摩根大通銀行的股東是我的榮幸!」說著,陸離裝模作樣舉起杯子示意了一下。

傑米·戴蒙笑著擺了擺手:「不,我要說你能成為摩根大通銀行的股東是我們所有人的幸運才對。現在所有的股東們都在小心翼翼的收購股份,等著我宣布注資艾力彼生物科技公司的消息,然後趁著股價上揚的時候狠狠賺上一筆。」

「您打算什麼時候對外宣布?」陸離一臉好奇的詢問道。

畢竟從簽署合同到現在已經過了接近兩個月,他搞不清楚為什麼對方到現在還藏著掖著,似乎是在謀划著什麼大動作。

「哈哈哈哈!別急,這可是一個賺大錢的機會,我要給金融投資部門充足的準備時間,所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不出意外的話,聖誕節前夕應該會對外公布。如果我沒記錯,你手頭好像有一筆錢投資了黃金期貨,我個人建議你最好賣掉換成摩根大通銀行的股份。」傑米·戴蒙大笑著透露了自己的計劃。

身為一名傑出的銀行家,他明顯不會放過這種賺錢的機會,甚至主動打壓股價,讓股票連續幾周不斷下跌,迫使投資者失去信心,自己把手頭的股票拋掉。

在龐大金融資本巨頭的面前,普通投資者就像池塘里的小魚,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陸離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聖誕節前夕嗎?好吧,我會把手頭上的流動資金儘可能投入進去,希望您可不要讓我失望才好。」

「別擔心,只要你不讓我失望,我也絕不會讓你失望。哦,對了,順便提一句,我帶走的那批果實,會在過半個月之後的宴會上拍賣,任何持有摩根大通銀行鈀金卡的富豪都有資格參加,你一定要記得來參加,屆時我會介紹一些新朋友跟你認識。」

說罷,傑米·戴蒙舉起杯子一飲而盡,喝光了裡邊所有的香檳。

「沒問題!我也非常樂意結交一些社會名流。」陸離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

由於美國是一個聯邦制國家,每一個州都有自己相對獨立的司法和行政權力,因此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利益團體。

這些團體既互相競爭,又互相合作、妥協。

如果一個外國人想要真正步入上流社會,最簡單的做飯就是加入某個強大的利益團體,不然的話被政府刁難、打壓,幾乎是百分之百會遭遇到的情況。

在美國這片土地上,所謂的自由、平等的社會制度從未存在過,以前不存在,現在不存在,將來也永遠不會存在。

它本質上是一個徹頭徹尾弱肉強食的社會,這一點從美國人瘋狂崇拜比爾·蓋茨、喬布斯、巴菲特、洛克菲勒、摩根等成功者,就能輕而易舉分辨的出來。

只有強者才有資格大聲說話,那些窮到衣不遮掩體、食不果腹的窮人,永遠不會出現在主流媒體的報道中,彷彿他們根本不存在一樣…… 穿過著名的威廉斯堡大橋,車子終於離開皇後區,進入了紐約最繁華的曼哈頓島。

默默欣賞著窗外被龐大資本堆砌起來的繁華景象,陸離不由得暗自感嘆那部古老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的經典台詞。

「如果你喜歡一個人,那就帶他去紐約,因為這裡是天堂;如果你恨一個人,那也帶他去紐約,因為這裡是地獄。」

正如這句話形容的一樣,區區一座橋就明確的劃分出了天堂與地獄的界限,其中曼哈頓區自然是不折不扣的天堂。

儘管這裡僅有二十公里長、四公里寬,佔地面積不超過六十平方公里,但卻是美國、乃至整個世界最大的金融中心和商業中心。

全美最大的五百家企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把總部設在曼哈頓,包括七大銀行和六家大型壟斷組織。

除此之外,僅四百五十米的狹窄街道兩邊,還聚集了超過兩千九百家金融和外貿機構,最為人們所熟知的莫過於大名鼎鼎的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

可以說美國超過半數以上的財富都匯聚於此,形成了一個個無與倫比的龐大金融資本聯合。

再加上金融與軍事霸權的支撐,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抵擋華爾街的力量,起碼現階段是不行的。

相比之下,布魯克林區、布朗克斯區基本就等同於地獄,有些黑人和拉丁裔特別集中的地方,甚至會讓你產生一種身處非洲或是南美的錯覺。

至於皇後區,經過多年的整治,目前勉強還算是不錯,雖然遠遠不必上曼哈頓區,但也比前兩者好得多。

就在陸離饒有興緻思考為什麼美國會形成如此奇特的社會現象時,傑米·戴蒙突然開口詢問道:「親愛的陸,你今天晚上打算住在哪家酒店?」

「酒店?」陸離明顯楞了一下。

「沒錯!千萬別告訴我你還沒有預定!」傑米·戴蒙同樣也愣住了。

由於預約是美國人時間管理方式最核心的部分,所以在這裡不管是去醫院、買票、訂餐、訂房、甚至是購物,統統都得提前預約,否則很可能會遭遇到對方不提供服務的尷尬情況。

而且越是高級消費場所,往往越需要提前預約。

陸離無疑回想起了這一點,立刻苦笑著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還真的給忘了。」

「上帝啊!好吧,看來我得打幾個電話幫你詢問一下,看看那些酒店還有空房。」說著,傑米·戴蒙掏出手機便要撥通其中一個號碼。

不過還沒等他按下去,陸離就趕忙制止道:「多謝您的好意,但不用麻煩了,我恰好在紐約有一處房產,正好順便去看看。」

「哦!在哪?」傑米·戴蒙一臉驚訝的問道。

「呃……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布魯克林區。給,這是地址,麻煩把我送過去吧。」陸離從口袋裡掏出筆和記事本刷刷刷寫下一個門牌號,然後遞給正在開車的卡爾。

後者瞥了一眼,馬上提醒道:「先生,據我所知這個地方可不怎安全,經常會有一些毒販出沒,我個人建議您最好還是找個酒店比較好。」

「別擔心,只是湊合一晚而已,更何況我有能力保護好自己。」陸離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膀。

隨著經歷的大場面越來越多,他早就不再是幾個月前連第一次殺人時還會感到反胃的普通人,區區街頭毒販壓根不被放在眼裡。

卡爾明顯有點不太放心,轉過身盯著自己的老闆,似乎在詢問應該怎麼做。

傑米·戴蒙稍微猶豫了一兩秒,最後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