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琳達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看上去都要有些站不穩了。「我睡覺從來都不流口水的,少爺……」

「可是…….」

「錯覺!是少爺您看錯了!」琳達抬起頭,鑒定的看著路易斯。

「可是…….」

「您看錯了!」

「………」看著琳達那副樣子,路易斯知道她是怎麼都不會承認了。

「那麼,請麻煩你注意下我睡衣的左袖,那上…….嗯…..濕了……」

「明白了,少爺。」小女僕轉頭看向了一邊。

本著不能自己一個人吃虧的原則,路易斯露出了一個奸詐的笑容:「琳達,你的嘴角處還留著口水哦~」

「啊~」小女僕捂著嘴驚呼了一聲,然後打開門飛快的奔了出去。

「我錯了,我該先讓她幫我換好衣服的。」路易斯哭喪著臉看著跑了出去的小女僕。

稍微等了一會,眼見小女僕短時間是不會回來的樣子,路易斯只能一邊嘟囔著,一邊看著旁邊的一聲麻瓜衣服。

只能說還好上輩子穿的就是這種衣服么?不然的話今天肯定得丟人了。 當路易斯換好衣服走下樓的時候,發現所有人都已經在樓下吃著早餐了。

路易斯直接坐到了哈利的邊上,拿起了一塊起司麵包,奇怪的問道:「為什麼今天的早餐是這樣的?」

一般來說魔法界的早餐還是很豐盛的,很難想象今天居然是只有麵包牛奶,並且他可不知道巫師們喜歡牛奶。

「據說是因為去看望韋斯萊先生的時候得經過倫敦,為了符合麻瓜們的方式,特意弄出的一頓麻瓜們經常吃的早餐。」哈利一邊喝著牛奶,一邊解釋道。

「這有什麼必要的聯繫嗎?」路易斯不解的問道。

要經過麻瓜的世界得穿麻瓜們的衣服很正常,但是居然連早餐都要一樣,這就非常不理解了。

「誰知道呢。」哈利聳了聳肩說道。對於他來說,能吃飽的早餐已經非常棒了。以前他在德思禮一家的時候,別說吃飽了,有時候直接連飯都沒的吃。

「孩子們,抓緊時間,我們過會就要出發了。」韋斯萊夫人從廚房中走了出來。

「韋斯萊夫人,早安。」路易斯打招呼道。

「噢,路易斯!」韋斯萊夫人激動的走到了路易斯身邊,並且給了路易斯一個重重的擁抱。「太感謝你了,路易斯!」由於韋斯萊夫人非常激動擁抱著他,讓他差點沒喘過氣來。

好不容易等韋斯萊夫人鬆開了她的懷抱,路易斯已經感覺眼前在冒著金星了。

「您實在是太客氣了,韋斯萊夫人。」路易斯忍者有點眩暈的腦袋說道。

梅林的鬍子啊……..他差點就被韋斯萊夫人一個懷中抱漢殺給幹掉了!

「如果你沒有讓人及時去救亞瑟的話……..我簡直不敢想象…….」韋斯萊夫人眼眶紅紅的說道。

「您該感謝哈利,都是他通知了我們,這才能讓我們去救出韋斯萊先生,不然的話我們可沒辦法知道韋斯萊先生被襲擊了。」路易斯趕忙把榮譽推給了哈利。

他可還有大把的時光沒有享受呢,不想無緣無故的折在這裡。就算要犧牲…….起碼也是要英勇就義啊,死在自己人手裡的懷中抱漢殺…….路易斯敢用全部的加隆打賭,他絕對會成為所有巫師的笑柄的。

每當有一個小巫師進學校的時候,教師們就會告訴他們:「看,那一排獎章是當年對抗伏地魔而犧牲的巫師們的榮譽勳章…………什麼?那個叫路易斯·潘德拉貢的獎章和別的不一樣?噢……..因為他是被自己的隊友懷中抱漢殺了…………」

哈利見路易斯把功勞推給了他,急忙慌張的解釋道:「主要還是路易斯的功勞,是他派人去救韋斯萊先生的。」

如果單單是哈利謙虛也就罷了,不過他的眼神中居然透露著淡淡的驚恐,似乎有些害怕的樣子。

路易斯一下子就明白了,看來哈利也經歷過了韋斯萊夫人的懷中抱漢殺啊………

正當路易斯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赫敏和小女僕一起走了過來。不過和往常不同的是,赫敏的臉有些微紅,就像是去年她在舞會上喝了許多酒的樣子一樣。

「琳達,路上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路易斯問道。

「已經安排好了,少爺。」小女僕回答道。

路易斯點了點頭,他可是知道魔法界的人去麻瓜那邊的話是怎麼做的。

等大家吃完早餐以後,他們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行頭,以防讓麻瓜們看出什麼。當然了,其中羅恩的衣服穿反了這一點路易斯是不會特意說出來的,畢竟這也算是走在時尚的最尖端了不是?

當他們走到路邊看到了他們即將搭乘的交通工具以後,都傻眼的望著路易斯。

「怎麼了嗎?」路易斯好奇的問道。

「這些車是你準備的嗎?」哈利咽了一口口水問道。

只見面前排滿了一排黑色的轎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有什麼重大的事情呢。

「是啊,我們難道你想要去擠地鐵嗎?」路易斯奇怪的反問道。在路易斯看來,既然能享受當然要享受了,不是嗎?

「好吧…..」哈利低聲的嘟囔著。

雖然他不是很懂車,但是他可不認為路易斯坐的車會比他姨夫的車低級。要知道,哈利姨夫那輛車可是相當於他的第二個孩子,可是說是百般的愛護。

等車子停下以後,路易斯第一個從車子里走了出來,映入眼帘的的是一幢顯的有些老舊的商場,商場的櫥窗里隨意擺放著一些電器和娃娃。雖然這是一條繁華的商業街,但是路過的人們幾乎都沒有人把視線留在這裡,似乎他們一點都不奇怪為什麼這麼好位子的商場生意會那麼的差。

等人都從車上下來以後,路易斯走到了那隻破舊的娃娃前,輕輕的敲了敲櫥窗:「我們是來探望韋斯萊先生的。」

只見那隻老舊的毛絨小熊點了點頭,並且用手示意他們進入。

「我先進去了。」路易斯轉過頭說道,然後一頭走向了櫥窗玻璃。

不像是九又三分之一車站的那堵牆,進入聖芒戈醫院的時候反而有一種涼爽的舒適感,就像是喝了福靈劑一樣的效果,不過區別只是短短的一剎那罷了。

當路易斯進入聖芒戈醫院的時候,一群穿著綠色袍子的巫師在走廊中走來走去,有些還拿著羽毛筆對著病人們記錄著什麼。

哈利看到眼前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他去過麻瓜的醫院,但是巫師的醫院他還是第一次進入。

「路易斯,那些帶著骷髏和魔杖徽章的是醫生嗎?」哈利走到路易斯的身邊小聲的詢問道,似乎害怕被別人發現他一樣。

「醫生?」路易斯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他們相當於麻瓜世界的醫生,不過在這裡他們被稱呼為「治療者」。」

正當路易斯和哈利解釋那些治療者的時候,韋斯萊夫人大聲的對著他們喊道:「這裡,孩子們在這裡。」

聽到韋斯萊夫人的喊聲,路易斯停下了治療者的介紹,和哈利一起朝著韋斯萊夫人那裡走了過去。 當路易斯他們走到韋斯萊夫人身邊的時候,已經輪到她了。

「請問,我的丈夫亞瑟·韋斯萊今天早晨的時候應該有被送過來,請問你能告訴我們在哪嗎?」韋斯萊夫人問道。

「亞瑟·韋斯萊?」那位女巫晃了晃手中的目錄,「在一樓,右手第二…….等等,他轉移到了地下一層的專屬醫療室了已經,你可以走前面那扇紫色的門直接進入地下室,那裡會有專門的人帶你找到你丈夫的。」

韋斯萊夫人感到有些疑惑,她還是第一次聽說聖芒戈醫院有專屬的醫療室在地下。不過想了想,似乎對方也沒有必要騙自己,於是禮貌的道了聲謝。

「好了,跟我來。」韋斯萊夫人對著他們說道。

和一樓不一樣的是,地下的治療室顯的非常的安靜。不過也是,這裡除了固定的幾個治療者以外,似乎連一個受傷的巫師都沒有。

「請問,我的丈夫亞瑟·韋斯萊在這裡嗎?」韋斯萊夫人走上前對著一個女巫問道。

「噢,是的,他就在前面右手邊的一號治療室。」女巫微笑著回答道。

韋斯萊夫人有些不自然的帶著他們走著,她還是頭一次覺得這麼彆扭。不過令人慶幸的是,沒多久他們就走到了韋斯萊先生的病房。

「你們好啊。」韋斯萊先生見他們走進病房以後,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預言家日報》,然後笑著打招呼道。

「你怎麼樣,亞瑟?」韋斯萊夫人走了過去,有些擔憂的問道。

「就像你看到的一樣,感覺棒極了。」韋斯萊先生愉快的說道,「如果不是他們不肯讓我回去的話,我想我早就躺在家裡了。」

「他們為什麼不拿掉你的繃帶呢?」金妮疑惑的問道。

不是她多心,而是保不準自己的爸爸想要嘗試一番麻瓜們怎麼療傷的。如果說他故意讓治療者不要治好他的傷而是用麻瓜的手段來恢復,那麼金妮一點都不會覺的意外。要知道,她爸爸對麻瓜的食物感興趣可是在整個魔法界都出了名了。

「我也十分想要摘掉這繃帶,可問題是一拿掉它的話,傷口就會裂開。」韋斯萊先生有些無奈的說道,「如果它能拿掉的話,那麼我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雖然他確實對麻瓜的東西感興趣,但是這不代表著他會分不清事情的輕重。現在鄧布利多已經快要忙死了,而他受傷不能行動,很顯然會使得鄧布利多處於更加被動沒有人用的尷尬局面。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雙胞胎的其中一個問道,「這裡簡直就像是另外的一個醫院,除了你我們就沒有見到別的病人了。」

韋斯萊先生拿起了身邊的魔杖,然後變出了一些椅子,然後有些鬱悶的說道:「本來我是在一樓的病房的,雖然那地方有些糟糕,但是還是有幾個人的,會顯的不那麼的無聊。」

「那你怎麼搬下來了?」韋斯萊夫人奇怪的問道。

「噢…..是這樣的……」韋斯萊先生的眼神有些閃躲,「本來在我病床的右前方有著一個狼人…….」

「狼人!」韋斯萊夫人尖聲叫道,「他們…….他們居然把你和一個狼人放在同一個病房?」

「還有兩周才到滿月呢,莫麗…..」韋斯萊先生辯解道,「本來在早晨的時候治療者們在和他商談,讓那個可憐的傢伙盡量過上正常人的生活。而我也和他說,我認識一個不能說出名字的狼人朋友,那個朋友現在就過的很好………」

「然後呢?」哈利問道。他知道韋斯萊先生指的那個狼人朋友是誰,雖然他不敢同意韋斯萊先生說的盧平教授過的很好……..但是他很想知道別人狼人的心情是怎麼樣的。

「然後那個傢伙說如果我不閉嘴的話,他就咬我。」韋斯萊先生顯的有些尷尬的說道。

「亞瑟,你不該這麼做的!」韋斯萊夫人嚴肅的說道,「你知道的,並不是所有的狼人都和盧………抱歉,我是說我們的那個朋友一樣,善良並且無害的。」

「噢…..我只是想要嘗試一下…….」韋斯萊先生小聲的嘟囔著。

如果有人問最善良的人是誰的話,那麼路易斯絕對會把票投給韋斯萊先生,因為他確實是路易斯所見過的最沒有私心的善者了。

哪怕是同為夫妻的韋斯萊夫人,儘管她也十分的善良,但如果換做是她的話,在不了解對方的情況下,她也不會去和一個狼人攀談。

「所以你就被帶下來了?」金妮問道。

「一開始他們並沒有打算把我帶下來,但是後來他們聽說是路易斯的人帶我來的這裡,就把我帶進了這個治療室。」韋斯萊先生解釋道,「聽說這整個樓層都是不對外開放的,只有潘德拉貢家族的人有權進入這裡。」

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路易斯,雖然他們知道路易斯家有錢有權,但是能包下一整個樓層的醫院,他們還是非常的驚訝。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路易斯弱弱的說道,他從來沒有聽說自己家買下了聖芒戈的一個樓層啊……

「準確的說,這個樓層並不是屬於聖芒戈傷病魔法醫院的。」小女站了出來解釋道,「這個樓層是潘德拉貢家族出資建設的,只是挂名在聖芒戈魔法傷病醫院,本質上是屬於潘德拉貢家族的私人醫院。」

「我怎麼不知道?」路易斯驚訝的問道,「難道其實我是一個假的潘德拉貢繼承人?」照理來說,這麼大的事情他應該知道才對,更別說琳達知道而他卻不知道了。

「其實……..這隻能算是用著潘德拉貢家族名號建設的,並不是潘德拉貢家族出資的。」小女僕解釋道。

「不是潘德拉貢家族出資的………也就是說和我的父母也沒關係?」路易斯皺起了眉頭。

「嗯,夫人知道這件事,但是不知道她告訴老爺了沒有。」小女僕回答道。

路易斯一下子變的嚴肅了起來。

說實話,他一直都覺的自己太不主角了,一點都沒有什麼機會去搞一波大新聞。不過很顯然,現在機會來了!利用潘德拉貢家族的名號的人,說不定將會由此扯出一段狗血的莫欺少年窮劇情!也許還會有什麼隱藏的BOSS讓他刷!這才是真正的主角待遇啊! 「說吧,是怎麼一回事?」路易斯故作深沉的問道。

現在可是歷史轉角的重要時刻,他將由此踏上一條裝X打臉的康庄大道,當然要開始有些主角的派頭了。

「是我出加隆建造的……..」小女僕有些委屈的解釋道。

「???」路易斯那深沉的樣子瞬間就變成了懵逼的樣子,「你說這地方是你造的?」他十分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麼問題。

別說路易斯懵逼了,邊上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如果說這是潘德拉貢家族造的他們還能接受,畢竟人家那麼有錢,習慣了就好。

但是什麼時候開始,就連一個小女僕都能開始造醫院了,難道說魔法界已經變的這麼可怕了嗎?

「琳達,你說這是你的醫院?」金妮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潘德拉貢家族名下的……當然,錢是我自己出的…..」小女僕解釋道。

路易斯似乎想到了什麼,他氣呼呼的對著小女票問道:「你是不是把我的零花錢都用來造這個醫院了?」

「這是我的工資……」小女僕委屈的說道,「您的零花錢早就被夫人給取消了,您平時花的加隆都是我的工資………」

小女僕的話音剛落,路易斯就感受到了許多道視線緊緊的盯著他,彷彿在譴責他連自己家女僕的工資都不放過一邊。

「咳…….」路易斯故意咳嗽了一聲,「原來你還有工資啊…….我都不知道……..」

「夫人他們沒和你說嗎?」小女僕也顯的有些茫然,她還以為自家少爺是知道的呢。

「可能是忘了吧…..」路易斯隨口說道。小女僕有沒有工資在他看來沒什麼區別,潘德拉貢家族還會缺這個一個小女僕的工資?

「你的工資是多少啊,居然能造的起這麼大的醫院?」金妮看上去非常的羨慕。不過也難怪,韋斯萊家可是窮到一本書連著好幾個孩子重複的利用。

「本來是一萬加隆一個月。」小女僕想了想說道,「但是這兩年少爺的花費逐漸變高,夫人就把錢漲到了兩萬加隆一個月。並且夫人知道我存了許多的加隆,她就叮囑我要把錢變成產業,不然的話早晚會被少爺都浪費掉的。」

「………」路易斯的內心是崩潰的,這是親媽啊!

「路易斯……..」一旁一直沒有開口的赫敏有些嫌棄的看著路易斯,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敗家子一樣。

「其實…….給小女僕的工資就是我的零花錢啦…….他們只是不直接給我罷了……..」路易斯裝作沒有看到大家的表情。

「可是您的零花錢沒有停掉的時候我就已經有工資了……..」小女僕弱弱的說道。

「………」路易斯,「你們看啊……..加工資就是因為我花錢越來越多了,這也就說明變相的在給我零花錢嘛…….」他仍然不死心的想要解釋。

哈利安慰的拍了拍路易斯的肩膀,他能理解路易斯現在的心情。

「路易斯,以後錢不夠用的話可以和我說。」哈利笑著說道,「雖然我的錢沒有你們家多,但是你幫了我那麼多次,這不是加隆可以衡量的。」

路易斯的嘴唇動了動,他現在已經放棄解釋了…….反正他就是花自家女僕的錢怎麼滴吧?他家小女僕樂意不是,別人想這樣還沒有呢!

「嘿,路易斯,我想你應該有事情要和我談?」韋斯萊先生問道。

不管怎麼說,路易斯幫了他們家許多忙,他總不能看著這孩子在這裡那麼尷尬的待著。

「噢,是的。」路易斯想了想,「不過首先得讓他們都出去,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韋斯萊先生。」

「當然了。」韋斯萊先生笑了笑,然後嚴肅的看著哈利他們,「現在我們要談一些事情了,你們可以在邊上的房間等我們一會,我相信琳達肯定不會介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