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這話說的,我哪裡吃飯沒吃飽啊,尤其是和你吃飯,那真的是吃不完還兜著走的好不好。」曼妮無奈,「說起來,今天我們是不是應該少點一點菜,之前你的胃口好,現在我看你的戰鬥力似乎沒那麼強,我一個人,真的吃不了。」

「我現在的胃口也很好啊,上次住院都已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我現在已經滿血復活了,根本就和那個時候不一樣了。」張妙秋一邊說,一邊讓服務員將菜單拿了過來。

曼妮聳了聳肩,沒有接她的話,心裡想著到時候妙秋點了菜,她不點就是了。

果然,才轉眼的功夫,張妙秋已經點了一桌子的菜了,她還一邊看菜單,一邊問曼妮:「壽星,你怎麼都不點菜啊,不喜歡這個餐廳嗎?不然,我們換一個?」

…–23215+dsuaahhh+25612047–> 「不要了啦,已經夠吃了,先這樣吧。-」曼妮趕緊攔著她。

「你喜歡的好幾個菜都沒有點呢,今天你生日,當然要點你喜歡吃的菜啊。」張妙秋遲疑著,還想再多點兩個。

曼妮直接就把她手裡的菜單拿過來,還給了服務員,笑著對服務員說道:「就這些吧。」

「好的,麻煩兩位稍等。」服務員將菜單拿走了之後,點頭出去了。

曼妮給張妙秋倒了一杯開水:「你是孕『婦』,飲料還是別喝了,喝水吧。」

「我不要喝水!」張妙秋看著她很認真的說道,「今天你生日,那麼開心的日子,我要喝酒!」

「張妙秋!」曼妮直接喊她的名字。

「哈哈,我只是開玩笑的啦,你那麼緊張幹什麼啊,我是一個負責人的好媽媽,我怎麼會那麼對我的寶貝們呢,是不是。」張妙秋拿過水杯,喝了一口,「走了那麼久,還真的是口渴了。」

「你慢點喝。」曼妮生怕她會嗆到。

「我沒事,曼妮,你別那麼緊張,我可以照顧自己的。」妙秋擺了擺手,一幅豪氣的樣子,「對了,忘記點你的酒了,趕緊讓服務員再來一次。」

「我也喝水吧,別點了。」曼妮搖頭說道。

「那怎麼行,你生日,怎麼能不喝酒!」張妙秋還是堅持讓服務員過來,然後點了一瓶紅酒給曼妮。

沒過多久,就開始上菜了,曼妮和張妙秋慢慢的吃著,然後一邊聊天。

菜很快就已經上齊了,味道很不錯,張妙秋很久都沒有在外面吃飯了,覺得今天這裡的東西特別的好吃。

兩個人正說著話呢,這個時候她們的『門』被敲響了。

曼妮奇怪的看了一眼張妙秋,問道:「你還叫了其他的人來嗎?」

張妙秋咬了一口牛『肉』,搖了搖頭:「沒有啊,我沒叫別人,是不是你自己找了人啊?」

曼妮搖頭:「我也沒有啊。」

「那是不是服務員啊?」張妙秋看著『門』說道。

「進來!」曼妮叫了一聲。

但是外面的人就是不進來,還在敲『門』。

「到底是誰啊!」張妙秋想要起來去開『門』。

「還是我去吧!」曼妮趕緊起來,讓張妙秋重新坐了下去,然後自己去開『門』。

曼妮走到『門』口,開『門』,剛想問找誰,迎面就是一聲巨響,之後,禮『花』嘩啦啦的掉在了她的身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有服務員推著一個蛋糕走了進來,甚至還貼心的唱著生日快樂歌。

曼妮愣愣的站在『門』口,好一會都反應不過來。

「曼妮,生日快樂!趕緊過來吹蠟燭啊,不對,先許願。」張妙秋好笑的看著她那傻傻的樣子。

「妙秋……你……」曼妮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看到張妙秋那樣子,她算是明白過來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妙秋她準備的。

「快點過來,別磨蹭了,蠟燭都要燒完了。」張妙秋催促她。

曼妮眼含熱淚,走到了張妙秋的旁邊,然後像模像樣的許了一個願望,之後,吹了蠟燭。

…–23215+dsuaahhh+25612048–> 張妙秋拍手叫好:「曼妮,生日快樂,心想事成!」

「妙秋,謝謝你!」曼妮聲音有些沙啞,之後,一把抱住了妙秋,悶聲靠在她的懷裡沒有說話。–

妙秋拍了拍她的肩膀,嘆息:「曼妮,你可千萬不要哭啊,我準備這個,可是為了讓你高興的。」

曼妮搖頭,依然抱著她,就是沒有說話。

張妙秋抬手,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就在她要說什麼的時候,她看到一個酷似吳綿念的背影從她的眼前晃過,那個男人的懷裡還擁著一個『女』人……

是他嗎?

張妙秋蹙了蹙眉,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眼『花』。

他今天應該出差才對的,怎麼可能和『女』人在這裡出現呢!

張妙秋搖了搖頭,告訴自己一定是她看錯了。

「妙秋,你怎麼了?」曼妮抬頭,看到張妙秋的神情不太對勁。

「沒事,我好想看到我老公了,但是,他今天應該是去出差了,不可能在這裡出現,應該是我看錯了。」張妙秋一邊說著,一邊重新坐了下來,「壽星,趕緊吃一口蛋糕啊,我已經快要流口水了。」

「你老公那麼愛你,他肯定不會騙你的,一定是你看錯了。」曼妮也那麼說,然後,拿過勺子意思『性』的在蛋糕上挖了一口吃,之後,給張妙秋也拿了一塊。

「哇塞,一看就特別的好吃!」張妙秋流著口水看著蛋糕,「因為懷孕,我都好久沒有吃這些甜食了,今天那麼難得,說什麼我都應該吃一塊。」

「恩,我特意給你少了一點,你是孕『婦』,是不應該多吃這些,對寶寶也不好。」曼妮說著,也給自己拿了一塊,吃了一口之後,看著張妙秋說道,「妙秋,今天真的是謝謝你,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會為了我準備這些東西。」

「感動吧,感動就好了,不枉費我做這些了。」張妙秋一邊說,一邊吃,「其實吧,是我自己也想吃蛋糕了,所以啊,就借著這個機會買了一個,你也不要太感動了。」

「妙秋,反正我要謝謝你,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二話不說就出現!」曼妮咬著勺子,直直的看著張妙秋。

「哎呀,別說了,趕緊吃吧,你多吃一點,我買了那麼小一個蛋糕,就想著我們兩個人能吃完的。」張妙秋不想再聽她那些話。

曼妮點了點頭。

等到她們吃了飯,天『色』已經不早了,張妙秋在外面久,劉宛芝的電話已經來了幾次了,生怕她會出什麼事情。

本來張妙秋想自己打車回去,但是曼妮說什麼都不放心,還說一定要自己送她到家才行。

沒有辦法,張妙秋只能站在一邊,看著曼妮過去叫車。

她一個人站在路邊,有些無聊,所以就四處看了看,她剛轉頭就在一個街道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背影依然很像吳綿念,身邊依然站著一個長發飄飄的『女』孩,轉眼,他們就拐到了另外的一條街上,看不到了。–23215+dsuaahhh+25612561–> 張妙秋趕緊快走了兩步,想要追上去,就在這個時候曼妮拉住了她:「張妙秋,你去哪裡呀,車子在這裡,快點,我們上車吧。–」

「我……」張妙秋指了指前面的街口,等她再回頭的時候哪裡還有那兩個人的身影。

沒有辦法,只能坐上了車。

曼妮看到張妙秋自從上車之後,臉『色』就怪怪的,不由的有些擔心:「妙秋,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妙秋搖了搖頭,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

她緊了緊手裡的手機,到最後,還是不放心,給吳綿念打了一個電話。「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張妙秋無奈的放下電話,曼妮看著她問道:「妙秋,你給誰打電話呀?」

「我老公……」張妙秋也沒有隱瞞曼妮。

「他關機了?」曼妮剛才也聽到電話的提示聲音了,「你不是說他在出差嗎,或許,他現在有事呢,又或者,是電話沒電了,你別擔心,等一會,再打打看,好不好?」

張妙秋看著她笑了笑,故作輕鬆的說道:「我沒有擔心,他一個大男人,能有什麼事情……」

「你真能那麼想就好了,現在你是孩子的媽媽,你的心情會直接影響寶寶的情緒,你不開心了,他們也會不開心,所以,你要保持一個樂觀的心態,知道嗎?」曼妮捉著張妙秋的手,繼續安慰。

「行了,別擔心了,我沒事,我只是想問問他吃飯了沒有,也沒有什麼事情。」除了這個,她還想問問,剛才看到的那個人,是不是他。

想到這裡,張妙秋趕緊搖了搖頭,如果她那麼懷疑吳綿念,那就是不相信他,對他沒有基本的信任,怎麼說吳綿念都是她的老公,這麼懷疑自己的老公,不好!

但是,等到張妙秋回到家之後,她還是忍不住再給吳綿念打了電話,可是電話依然關機。

張妙秋一個人在房間了胡思『亂』想,到最後,實在是坐不下去了,就下樓,故意裝作是要去倒水,在廚房裡逗留了一下,看著劉宛芝和吳媽在準備晚上的飯。

張妙秋喝了一口水,然後看著劉宛芝,聊天一樣的開口:「媽,今天我在街上看到一個很像綿念的人,剛開始,我還以為他出差回來了呢,但是,他也沒有給我打電話說回來,那個人肯定不是他,我竟然連自己的老公都看錯……」

「綿念今天不是剛出差去嗎,之前不是說要幾天的,他幾天怎麼可能回來,我說媳『婦』,你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太想他了,所以,才會把大街上的人都認成是他!」劉宛芝取笑她。

張妙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或許,他們是真的長的像,那個背影,真的和綿念一模一樣呢。」

「天底下相似的人還是不少的,但是絕對不可能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你肯定是看錯了!」劉宛芝從冰箱里拿了『雞』蛋,之後,他突然想起來說道,「如果真的那麼像,你應該拍個照片啊,也好讓綿念自己看看。」–23215+dsuaahhh+25616480–> 「那個人走的太急了,我沒有來得及……」

「這樣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劉宛芝繼續洗菜,「綿念他也真是的,都這個時候了,應該早就下飛機了,怎麼也不知道往家裡打個電話,他一出差就忘記家裡的老婆和孩子,真是!」

「說不定他在忙吧,反正我們都在家裡,他也沒什麼擔心的。」張妙秋替他解釋。

「怎麼,我說他,你還捨不得了?」劉宛芝抬頭,笑張妙秋。

張妙秋搖頭:「我哪有,我說的事實。」

「好了,好了,誰不知道你們兩夫妻感情好啊!」劉宛芝趕她出去,「別再這裡站著,回去房間休息一下,等晚飯好了,我來叫你。」

張妙秋點了點頭,乖乖的從廚房裡出來。

她一個人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本來想要休息的,但是閉上眼睛之後,她就想起那個摟著『女』人的男人的背影,怎麼想,怎麼都覺得像綿念,甚至他穿的衣服,她都覺得那麼熟悉。

張妙秋在『床』、上輾轉反側,她一直在告訴自己是她『弄』錯了,但是心裡的想法偏偏不受她的控制,或許真的是因為懷孕的關係,她真的覺得她越來越敏感了。

第二天,張妙秋實在是忍不住,找了一個借口出『門』,之後,又去了昨天去過的商場,其實,她知道再次遇到那兩個人的幾率幾乎是零,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去了。

在商場的店裡坐了幾個小時,根本就沒有發現什麼,之後,她又去了商場外面的店裡,就在昨天那兩個人消失的借口,她在那附近的咖啡館里又坐了幾個小時,依然什麼發現都沒有。

張妙秋有些可笑的看著自己,不明白為什麼她竟然可以傻到這個地步,在她的心裡,她知道綿念多麼的愛她的,但是她竟然還是忍不住懷疑。

等到快晚飯的時候,劉宛芝打電話過來問她在哪裡,之後,還派了司機過來接她,張妙秋直接回到家。

剛進家『門』,她就接到了吳綿念的電話,其實昨天晚上綿念也曾近打電話給她,但是她睡著了,沒有聽到。

等到了白天,她回電話過去的時候,他又關機了。

平時,綿念就算有什麼事情很忙,他也不輕易關機的,但是這兩天,他手機基本就是關機的狀態。

張妙秋接了電話,順便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老婆,晚飯吃了嗎?」吳綿念的聲音依然低沉『性』感。

張妙秋搖了搖頭:「還沒呢,還要等一會,你呢?事情忙好了嗎?」

「我也還沒……」綿念雖然想要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輕鬆一些,但是,張妙秋還是聽出了一絲疲憊。

「老婆,這兩天我事情特別多,沒有給你打電話,你是不是擔心我了?」綿念淺笑著,問道。

「怎麼有那麼多事情,那你什麼時候能回來?」張妙秋另外一隻手忍不住抓著裙子的衣角。

電話那邊安靜了一下,好一會,才重新傳來吳綿念的聲音:「現在還不確定,估計還得兩天,老婆,我想你了……」–23215+dsuaahhh+25620366–> 張妙秋的心猛的被牽動了一下,下意識的就說道:「那你不能回來嗎?事情一定要你自己解決嗎?」

電話又是一陣沉默,綿念聲音里疲憊更加的濃重了:「沒有我不行,這些事情他們根本就做不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

張妙秋咬著嘴『唇』,好一會都沒有說話。

「老婆,你不用擔心我,我很好,等到事情結束了,我馬上就回去。我不在你身邊,你一定要好好替我照顧自己,知道嗎?」曼妮的聲音有些小聲,好像是在特意迴避什麼東西似得。

張妙秋點了點頭,之後發現點頭他根本就看不到,馬上開口說道:「我在家裡好好的,你不用擔心,你還是照顧好自己吧,你……」

正說著呢,突然間電弧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綿念,你在幹什麼呢,可以……」

之後,聲音戛然而止,應該是被綿念給捂住了。

「誰啊?」張妙秋覺得這個聲音很陌生,而且,就這樣叫綿念名字的『女』人不多,她對這個聲音一點印象都沒有。

「老婆,有個會在等我,我現在必須要過去了,先掛了,你好好吃飯。」說完,也不等張妙秋說話,直接就掛了電話。

「喂……喂……」張妙秋叫了兩聲,依然沒有人回答她。

「怎麼了?他掛電話?」劉宛芝這個時候走了過來。

張妙秋點了點頭,拿下電話看了看,心裡總覺得怪怪的,以前,他從來都不是這樣的。

「有什麼事情那麼著急啊,都已經來電話了,也沒有好好說兩句。」劉宛芝也跟著抱怨了兩句,「剛才我還想說呢,聽說他出差的那個地方,菜油特別的好,本來還想讓他帶的呢,等到你坐月子的時候剛好能用。」

「他說還要過兩天才能回來,到時候再電話給他說就是了。」張妙秋一邊翻動著手機的屏幕,一邊心不在焉的說道。

劉宛芝看到張妙秋的『精』神狀況似乎不太好,馬上就安慰她:「或許真的是有急事,媳『婦』,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走,我們吃飯去,今天媽做了你喜歡吃的蝦。」

張妙秋被劉宛芝拉了起來,然後去吃飯,只是這一天的晚上,她的胃口也不是很好。

劉宛芝看在眼裡,但是也不好說什麼,張妙秋是孕『婦』,本來心裡狀態就容易『波』動,但是吳綿念又不在身邊,難免會多想一些。

「妙秋,你不再吃一點嗎?不然,再喝一點湯好不好?」劉宛芝笑著問她。

張妙秋搖頭說道:「爸媽,我已經吃飽了,不吃了,你們慢慢吃,我先上樓了。」

劉宛芝只能點頭:「好,那你上樓,先休息一下,等會我給你端牛『奶』上去。」

「好。」張妙秋起身,直接就將手機拿在手裡,一看就知道她是在等吳綿念的電話呢。

看到張妙秋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吳天昊也有些奇怪,轉頭問劉宛芝:「怎麼回事?他們兩個人沒什麼事情嗎?」

劉宛芝搖頭:「應該是沒什麼事情,綿念已經出去兩天了,妙秋應該是想他了。」–23215+dsuaahhh+25625109–> 「電話呢,他沒打電話回來問問?」吳天昊蹙眉。–

「打了,但是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掛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劉宛芝也有些不滿。

「你現在打個電話過去問問,看他怎麼說。」吳天昊直接放下筷子。

「現在?」劉宛芝猶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