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啪!另一邊的流川,此時已經不知道摔碎了多少個茶杯,蠻沖獲得這一屆潛龍榜的第一名,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對於蠻沖的潛力以及實力,就連流川都深深的感到駭然,這樣一個對手,要是不能在他成長起來之前除掉,後果是相當嚴重的!

「半個月,我只給你半個月的時間,不管用什麼代價,一定要將他殺死!」流川的臉sè極度猙獰!

「是!」一道黑影靜靜突兀的出現,又突兀的消失!

對於這一切,風無極和凌天豪幾人在興奮之下,並沒有注意到!

天邊的太陽已經接近地平線,蠻沖手握戰刀,靜靜的矗立在擂台之上,現在他還不能走下擂台,因為這一屆的潛龍榜還沒有結束,依他現在的狀況,保不準還有人來挑戰,所以,他要等!

但出乎意料的,並沒有人上來挑戰他,畢竟人們心中都有一桿稱,自己幾斤幾兩倒是極為清楚,這小子就連天邪都打敗了,還有誰能戰勝他,況且現在天sè已經晚了,再有不到半個時辰,這一屆的潛龍榜就要宣布結束了!

等等,我們的戰鬥還沒有完呢,直到現在,其餘擂台上的武者這才想起,屬於自己的戰鬥還沒有打完呢,當即,所有人又重新找到自己的對手乒乒乓乓的斗在一起,不過在見識過蠻沖和天邪的戰鬥之後,所有的觀眾對於其他人的戰鬥明顯顯得有些興趣缺缺!

「現在我宣布,這一屆潛龍榜爭奪到此為止,所有沒有打完的,立即停手!」終於,半個時辰之後,雲四海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廣場,所有還在戰鬥的少年在雲四海的喝聲下,不得不停下來,能戰勝對手的,自然是滿臉喜sè,至於那些挑戰不成功的,則是滿臉的沮喪!

這其中,赫然有著胖子和影軍二人!

「我很欣慰,這一屆的潛龍榜出現了很多新面孔,我們已經老了,這天下終究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而現在,你們這一屆的少年,向我證明了你們的實力,更是給了我很大的震撼,尤其是蠻沖這小子,居然一路過關斬件,硬是殺到了第一名,所以,這第一名的獎勵,理當是屬於他的!」雲四海剛剛說完,雷鳴般的掌聲就響徹了整個廣場!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八號擂台的蠻沖,幾束燈光也是突兀的照在蠻沖的身上,這種場面,蠻沖還從來沒有經歷過,戰鬥的時候面對對手,心神都在對手身上倒是沒有什麼,可現在,幾十萬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蠻沖就有些靦腆了起來,說到底,他還只是一個十一歲的孩子而已!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蠻沖的眼神就變得堅定了起來:要是連這種場面都堅持不下來,我還怎麼成為強者,還怎麼去拯救族人?

想到這裡,蠻沖的腳步瞬間就穩定了下來,火雲步瞬間展開,蠻沖直接衝到雲四海所在那座最中心的一號擂台,望著一邊由三個老者所帶上來的幾個錦盒,蠻沖的眼神火熱!

「哼,讓你得意!不過你已經活不了多久了!」遠處的流川咬牙切齒!

「少爺,已經安排好了,今晚有宗門的死士經過這裡,正好用他們狙殺這小子!」一道淡到幾乎微不可聞的聲音傳進了流川的耳朵,頓時,一抹猙獰的笑容就出現在流川的臉上! ?「現在我宣布,這一屆潛龍榜前五名的選手,以下從低到高分別是獨孤雲夢,**馨,鐵雲峰,天邪以及蠻沖!」雲四海的話剛剛說完,整個廣場之上就爆發出一陣陣的吼聲!

由於蠻沖之前將莫雲重傷,直接就導致莫雲掉出了前五名的位置,但現在鐵雲峰明顯沒有什麼沮喪的神sè,蠻沖的實力倒是讓他輸得心服口服。

「蠻沖,蠻沖!」沸騰的民眾發出陣陣聲浪,興奮的喊著蠻沖的名字,在嗜武成風的雲龍帝國,天才少年往往倍受歡迎!

更何況,這樣的結果,在之前是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蠻沖這匹黑馬,幾乎沒有人看好他,然而他硬是憑著自己的努力,最終走到了冠軍的位置上!

天才這兩個字,在蠻沖的面前顯得黯然失sè,要知道,蠻沖現在所掌握的戰技可都是他自己領悟出來的,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知道,風無極作為蠻沖的老師,可沒有傳授過他任何戰技,這樣的少年,豈是天才二字就能形容的?

沸騰的聲浪,良久之後才逐漸消散,蠻沖直到現在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武者都拚命的提高修為,別的不說,光是這萬眾矚目的感覺,就足以讓人痴迷,但蠻沖自己卻僅僅是略微愣了一下神就清醒過來,他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他想要的不是這萬眾矚目的感覺,而是這第一名的獎勵!

族人身上的血咒,始終像一塊懸在他心口的打石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拿著!」雲四海揮了揮手,旁邊便有人捧著一個蓋著紅布的托盤走了上來!

雲四海望向蠻沖的目光,儘是**裸的羨慕,他羨慕風無極和凌天豪,這兩個老貨怎麼就能找到這麼一個弟子,更羨慕蠻沖的天賦,就連他自己在這個年齡階段的時候,也是沒有這份實力的!

「多謝前輩!」蠻沖躬身,雙手將雲四海手中的托盤接過,即便隔著紅布,蠻沖也能感覺到一股股驚人的靈氣散發而出,果然不愧是千年以上的天材地寶!

除了裝在玉盒中的那幾株藥材,還有一張閃爍著奪目紫光的紫金卡,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這應該就是那五十萬金幣了,直到現在,蠻沖還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想起幾天前自己決定參加這潛龍榜之時,就連自己也沒有想過,自己真能獲得這第一名,不過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還是讓自己如願以償。

「還有許多藥材,我一定會儘快找到,爹娘,你們等我!」蠻衝心中喃喃自語,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儘快將化解萬世血咒的藥材找齊,不為別的,就算只為了讓自己的父母兄弟多活幾年也是好的!

將手中的藥材以及紫金卡全部收到自己的戒指之中,蠻沖緩緩的轉身,再次朝著雲四海鞠了一躬:「多謝前輩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這些藥材代表著什麼,那是自己族人康復的希望!

「呵呵,沒事,年輕人有天賦是好事,但切記不要驕傲,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今天能在我們雲龍帝國的潛龍榜奪得魁首,但和其他地域的天才比起來,可能還是有所不如,我在這裡也不多說什麼了,努力修鍊!」雲四海對於蠻沖極為欣賞,這個年輕人不驕不躁,是一個好苗子!

蠻沖再次躬身而退,正當他想就這樣走下擂台的時候,卻被雲四海叫住了:「你等一下,我還有事情與你們商量。」當即,雲四海將這一屆潛龍榜前十名全部叫道了這一座擂台之上。

天邪,莫雲,鐵雲峰,**馨,獨孤雲夢,龍無涯,血煞,這七人蠻沖都認識,算上自己,此時擂台之上已經有八個人了,還有一人讓蠻沖感到極為驚訝,居然是鐵蛋這小子,這傢伙居然衝到了第八名的位置!

另一個就更讓蠻沖驚訝了,這人居然是一個女孩子,皮膚白皙,長得極為清秀,秋水般的眸子轉動間顧盼生輝,毫無疑問,長大以後定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蠻沖抬頭往潛龍榜的榜單看去,一個名字映入眼帘:花夢,十二歲!

「你們十人,就是這一屆潛龍榜的前十名了,雖然只有前五名有獎勵,不過這一次你們的運氣都不錯,下面我要說的事情比較重要,希望你們認真聽好!」雲四海的聲音有些凝重。

接下來,蠻沖幾人倒是全神貫注的聽著,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就在兩個月前,雲龍城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山中,突然出現了一座極為神秘的洞府,或者可以說是遺迹,至於到底是什麼遺迹,卻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只知道極為神秘!

雲龍帝國皇室曾經派許多高手前往打探,但凡是進入遺迹的,卻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即便是先天強者,進去了也從來沒有人出來過,毫無疑問這遺迹極為兇險,但就在前幾天,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在誤打誤撞之下不但進去了,還成功的出來了,但帶回來的消息卻令人既絕望又興奮!

之前進入那座遺迹的皇室高手,全部詭異的死在一座山谷之中,至於那個少年為什麼安然無恙,卻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隨即,雲龍學院以及皇室的眾多強者想盡辦法才發現了這座遺迹的規律:只有十五歲以下的少年進去才能活著出來!

而且這座遺迹對少年的修為也有著極大的限制,先天以上的高手進入其中必死無疑!

更神奇的是這些少年進去之後,基本上都走不了多遠就會被莫名其妙的送出來,但帶回來的信息卻越來越多,由此,雲四海等人總結出另外一條規律,那就是少年修為越強,才能在遺迹之中走得更遠。

所以雲四海和雲龍帝國皇室決定,從這一屆潛龍榜之中選出前十個實力強大的少年進入其中探尋,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秘密!

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後,蠻沖幾人互相望了一眼,神情凝重,根據云四海所說的總總情況來看,這一座遺迹很像是某個前輩高人留下的傳承!蠻衝到現在已經接觸了許多外面的事情,對於江湖上的事情,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像這種關於傳承的事情,在江湖上,還是偶有耳聞的,至於這傳承到底是何種類型,卻是要進入其中才能知曉了,不過蠻沖自己有著蠻荒古經在身,對於武學傳承這種事情,卻沒有太多的渴望,但云四海接下來的話,讓蠻沖的眼睛瞬間就瞪圓了!

「這應該是某個前輩留下的傳承,根據從裡面活著出來的少年講述,裡面有著無數的天材地寶,更有著許多神兵利器,不過這些東西都不好取,至於你們能不能取到,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雲四海絲毫沒有注意到這十個少年眼中的jīng光,或者說他注意到了,但並不在意!

「只要你們答應我們進去一探,裡面所收穫的各種天材地寶,藥材亦或是神兵利器,都歸你們所有,至於這一座遺迹最核心的東西,要真是什麼傳承的話,你們能獲得也歸你們所有,不過要是你們並沒有資格或是能力,亦或是你們不適合這遺迹的傳承,請你們務必要將這遺迹之內隱藏著的東西告知我們,這是我們唯一的要求!」

頓了頓之後雲四海繼續說道:「由於這一座遺迹已經出現了兩個月之久,距離雲龍城也不是很遠,所以,遺迹之內已經有許多人進去了,雲龍帝國的人就不說了,讓人擔心的,卻是其他帝國也已經得到消息,更是派出了許多年輕人前來,大有將這遺迹搬空的意思!」

最終,經由雲龍帝國皇室出面協商之後,雲龍帝國和周邊幾大帝國將條件談妥,每一個國家派出十個人進入其中,到底誰能獲得更好更多的東西,就聽天由命了!

「前輩,我有一個問題,要是在遺迹之中,我們和其他帝國的人起了衝突怎麼辦?」蠻沖在短時間之內就想到了最為關鍵的問題,朗聲問道。

讚賞的望了蠻沖一眼,雲四海緩緩說道:「在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什麼道理,要是你們與別人起了衝突,我想你們知道該怎麼辦!」這話說得極為自然,但蠻沖他們卻極為凝重的聽出了其中那一絲血腥味!

雲四海的意思再清楚不過,只要起了衝突,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十個少年的身上不約而同的冒起了一陣殺氣,他們所有人都已經明白,要是真進入這座遺迹之中的話,血腥的殺戮必不可少!

「是的,我們明白!」不約而同的,十個少年大聲喊道!

到這個時候,沒有人選擇退出,蠻沖是為了其中那些天材地寶而去的,至於天邪他們的目的就有些說不清楚了!

「呵呵,我雲龍帝國以武立國,要是有人從你們手上搶東西,我想你們都知道該怎麼辦!」不是雲四海鼓勵這些年輕人進行殺戮,而是這世界的生存法則就是如此,你不殺人,人卻要殺你!

「現在,我在問一次,你們可有人願意退出?」雲四海所說的這些話,並沒有任何掩飾,整個廣場之上數十萬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哪有人願意當這縮頭烏龜,更何況遺迹之內的東西,對這些少年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沒有!」十道有些稚嫩的聲音,傳出去老遠! ?「既然沒有,那就準備一下,後天出發!」雲四海說完,身形一閃就消失在擂台之上,留下幾個年輕人面面相覷。

天邪首先走了上來拍了拍蠻沖的肩膀:「小子不錯,在之前我沒有料到你居然能夠打敗我,不過既然你勝了,可要請我們再吃上一頓!」

「哈哈,小事,不過我已經沒錢了!」蠻沖說完,莫雲峰幾人相視一笑,幾個少年同時大笑起來。

「既然你們都沒錢了,那麼這一頓我請把!」鐵蛋那鐵塔般的身體走了上來,望向蠻沖幾人。

「哈哈,好,既然鐵蛋兄弟請客,我們再怎麼樣也不能辜負他的一片好意,哈哈!」鐵雲峰就是一個吃貨,見到有東西吃,立即開心的笑了起來!

幾個少年結伴而行,很快就走到了蠻沖之前請客的那家酒樓:客來酒樓!

更巧的是在店門口迎客的居然還是之前那個店小二,見到蠻沖幾人,這小二當即就是雙眼一亮,立即興奮的迎了上來:「幾位少俠,裡面請!」

如今,蠻沖可是雲龍城的名人,這店小二當然知道這一行人都是不可一世的天才少年,自然不敢怠慢,很快就將菜單拿了上來,不過這一次卻沒有上次那麼好的運氣,因為沒有妖獸可以吃了。

不過即便沒有妖獸,這家酒樓的飯菜還是相當不錯的,況且這些人基本上都是武痴一類的人物,除了鐵雲峰這個吃貨,對自己實力提升無關的東西基本上都不是很挑剔,所以,幾人隨意點了一些酒菜,就開始吃了起來。

「蠻沖兄弟,我萬萬沒有想到,你還真的能夠得到第一名,在之前,我們對於天邪老大的實力那可是相當有信心的,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天邪老大都被你打敗了!」鐵雲峰一手拿著一隻雞腿,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

「哈哈,你們應該慶幸自己沒有對上他,這傢伙壓根就是一個妖孽,渾身真氣雄渾的不像話,力氣居然也大的嚇人!」鐵蛋對於自己力量不如蠻沖這件事情,一直有些耿耿於懷,本來他在蠻沖這裡受挫之後就不打算在參加挑戰了,但他之後得到消息,要是能夠進入前十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現在看來,果然!

「呵呵,我能勝利,也是僥倖,你們就不要在誇我了。」蠻沖很清楚,自己是怎麼勝利的,雖說這都是自己的實力,但要不是運氣好,每到關鍵的時刻都能領悟相關的戰技,這結果還真不好說。

「話說,這一次的遺迹之行,你們有什麼看法?」還是天邪考慮事情比較周到,終於將話題扯到這上面了。

「呵呵,還能有什麼看法,儘力而為唄!」鐵蛋手中拿著一壺酒,一邊喝一邊說。

「我認為,最起碼我們這十個人不能起內訌,要是讓其他帝國的人佔了便宜,那就丟人了!」經過一天的修養,莫雲的傷勢已經好了很多,想必又消耗了不少靈藥。

「恩,我認為莫雲大哥說得有道理,至少我們應該將其他帝國的人趕走再說,要是他們不欺負我們也就罷了,要是來真的,我想我們也不必手下留情!」很難想象,雨馨這個女孩子居然也有這麼強的殺心,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是心智不夠堅定,想必也不能在這個年齡段取得這樣的修為!

「恩,有道理!」幾個年輕人紛紛附和,就這樣,他們的策略已經定了下來,至少,在將來自其他帝國的威脅消除之前,他們十個人不能內訌!

「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我聽說這一次的遺迹之行,皇室好像會另外派人前往,可不要出什麼岔子才好!」說這話的,居然是另一個女孩子,花夢!

「哦,皇室想必也只會派遣十五歲以下的人,這是三大帝國商量好的,我們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好了,要是真的起了什麼衝突,盡量避讓!」天邪頓了頓,緩緩的說道:「畢竟他們是皇室之人,要是得罪了他們,我們以後的rì子可是有些不好過。」

「我到不這樣覺得,你想,他們因為是皇室的人,本就驕橫無比,要是他們要求我們將獲得的東西交出來怎麼辦?」獨孤雲夢的心思倒是細膩。

「呵呵,說一千道一萬,還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理,我們作為一個臨時的團隊,在保證不內訌的基礎上,還需要保證自己的隊友不被別人欺負,這要是皇室的人來欺負我們,我想我們不能表現得太軟弱了,真要是起了衝突,該打就打!」血煞身上突然就冒出一股凌厲的氣勢,大有一幅神擋殺神的味道。

「我贊成!」蠻沖開口說道:「他們是皇室的不假,我們這一次爭奪也是受邀而來的,想必皇室的高層也是想利用我們來牽制其他帝國之人,不過我們既然進去了,屬於我們的東西自然也不能隨隨便便的拱手讓人,任何人想從我們手裡奪取屬於我們的東西,我們都要與他們戰鬥到底!」

「當然,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也就無所謂了!」血煞補充道。

「贊成!」

「贊成!」當即,所有人都贊成蠻沖的這個提議,這樣一來,遺迹之行的策略也就商量好了。

「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既然是一個團隊,自然需要一個統一的指揮,也就是一個隊長,這隊長由誰擔當?」這就是另外一個關鍵的問題了,大家都是一些桀驁不馴的天才,要讓他們同仇敵愾容易,但要讓他們聽從同齡人的指揮就有些困難了。

「呵呵,那還用說,自然是誰的實力強,誰就當隊長了!」鐵蛋的xìng格直爽,根本就不會考慮其他的因素,他認可的,只有實力!

「哦,要是這樣的話,也並無不可,不過當隊長可不只是需要實力,還需要過人的指揮能力!」莫雲好像對這些事情極為了解,本來不善言辭的他,在涉及到這些方面之時,顯得極為慎重。

「莫雲大哥說的有理,要是隊長不了解自己隊員的實力,倒時候亂指揮的話,肯定會出大問題!」蠻沖緩緩的點頭,他本來就對這個隊長的位置沒有什麼興趣,自然也懶得去費這個心思。

「依我之見,還是蠻沖兄弟來當這個隊長比較可靠,我可以隱身攻擊,也可以潛行偵察敵情,既然我要偵察敵情,也就不能指揮隊伍了,而蠻沖兄弟的靈魂之力我可是很佩服的,他對於危險的感知也要比我強上許多,更何況他也是我們當中毫無爭議的最強者,他當這個隊長,理所應當!」天邪看問題,從來就比較透徹,也比較客觀。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蠻沖兄弟,你來當這個隊長,我們都放心,還有一天的時間,足夠我們熟悉彼此的實力以及能力了,明天早上在東門集合,我們需要相互之間再了解一下!」獨孤雲夢緩緩說道。

當即,一行人將事情談妥之後,再次開始大吃大喝起來,尤其是鐵雲峰,這傢伙在談事情的時候就沒有怎麼認真過,他的心思,一直就在自己面前的食物之上。

而就在蠻沖他們在商量事情的同時,蠻沖他們所在酒樓的對面,同樣是一家酒樓,不過這一家酒樓不論是裝潢還是檔次都要比蠻沖他們所在的那家高級多了:天然居!

而就在這家酒樓的一間豪華包間之內,坐著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正滿臉殺氣的望著自己面前的酒水,彷彿這些酒水與他有著什麼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似的。

而就在他的身邊,好幾個渾身衣著暴露,體態婀娜的少女爭相環伺,正可謂是鶯鶯燕燕,好不爽快,但即便是這樣,這少年的臉sè仍然相當不好看:「蠻沖這個混蛋,居然如此不給本皇子面子,居然將本皇子一擊而飛,你給本皇子等著,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人,赫然是被蠻沖一刀劈飛的龍無涯!

「呵呵,皇子還請息怒,蠻沖這是一個尚未開化的野蠻人而已,不值得皇子殿下動氣,不過他如此不懂禮數卻叫人很是不爽,應該狠狠的教訓一下!!」龍無涯的對面坐著的,居然是流川這個流雲宗的少主!

「哼,你說的本皇子當然知道,不過這雲龍城之中禁止動武,這可是我父皇規定的,能有什麼辦法?」想到這裡,龍無涯的心中就是一陣暴怒,眼睜睜的看著蠻沖他們一行人在逍遙快活,但他卻沒有絲毫辦法,這叫他怎麼能夠忍受!

「呵呵,皇子殿下,眼下就有一個將他殺死的機會,不過還需要殿下配合,就看殿下有沒有這個意思了。」流川的聲音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誘惑,緩緩刺進了龍無涯的心裡。

「真有這樣的機會,要知道,這裡可是雲龍城!」龍無涯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不知是因為流川的話語呢,還是他旁邊少女那隻伸進他褲子里的纖纖玉手,總之,龍無涯興奮了!

流川緩緩的走到龍無涯的身邊,將腦袋緩緩湊到龍無涯的耳邊,緩緩的說出了他的計劃,龍無涯頓時就是一個哆嗦,他旁邊那個少女帶著一絲滿足的神情,將手緩緩從龍無涯的褲子裡面退了出來,攤開一看,白皙的手掌之上已經滿是粘液······ ?時至深夜,蠻沖一行人終於吃飽喝足,有些東倒西歪的從酒樓里走了出來,乍一看去,除了**馨和花夢兩個女孩子比較清醒之外,另外幾人都已經喝得酩酊大醉,蠻沖這還是這輩子第一次喝酒,要不是身體夠強悍,在血煞和鐵蛋這兩個酒鬼那種瘋狂的喝法之下,恐怕早就已經人事不省!

不過即便身體夠強悍,蠻沖也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發懵,看來這酒雖好,還是不要貪杯啊!

「蠻沖兄弟,這一輩子我就沒有打心眼裡佩服過什麼人,不過今天,我算是服了你了,不光武力強悍,就連在桌子上也是海量,呃……」血煞這傢伙喝得最高,此時已經極為狼狽,這不,話都還沒說幾句,就毫無形象的衝到路邊吐了起來。

「喝,喝死你們這些混蛋!」雨馨一臉的不爽,這麼多男人,讓他們兩個女孩子怎麼照顧的過來?就連一向冷靜的天邪此時也是毫無形象的躺在地上,渾身無力,有意無意間居然還嚷嚷著要和蠻沖在比一次。

「雨馨姐姐,這情況有些不對勁啊!」花夢這個小姑娘,首先發現了周圍的情況有些異常。

「嗯,說起來,我也覺得這情況有些不對勁,這巡邏的衛隊跑去哪裡了?」雨馨在稍微愣神之後也發現了周圍情況的異常,平常的這個時候,雖說人煙有些稀少,但巡邏的衛隊總還是在的,而且由於這裡是雲龍城中心,巡邏頻率那是相當高的,但今天這個時候,居然沒有半個人影!

這就有些反常了,但這個想法剛剛才升起,旋即又被雨馨按捺下去,要知道這裡可是雲龍城,這裡可是禁止動武,否則就會被守衛隊直接擊殺,這在歷史上可是有著血的教訓的!

「也許他們有什麼事情回去了,今天可是潛龍榜決賽的rì子想必有些其他的事情!」兩個女孩子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敢在這雲龍城之中進行刺殺,而且刺殺的對象,還是蠻沖這個潛龍榜第一名的存在!

「額,我好像也喝多了,你們怎麼回事,躺在路邊上幹什麼?」鐵蛋這貨,此時已經毫無形象的躺在地上,嘴裡居然還在說別人形象狼狽,這看在雨馨與花夢這兩個姑娘眼裡,實在是有些好笑。

「呵呵,雨馨姐姐,我現在才覺得他們像一群孩子,要是放在平時,像他們這種人物,那個不是眼高於頂的存在,直到這個時候,他們的身上才有一些孩子氣呢。」花夢的眼中儘是那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小夢,你知道他們這個時候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么,這其中固然有著平時修鍊太苦的原因,但其中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是天才,只有天才走到一起,才不會有明顯的距離感,這就是所謂的人以群分!」雨馨今年已經十四歲了,年紀稍長的她,看問題也更為透徹。

「嗯,好像你說的也有那麼一些道理,不過眼下我們還是考慮考慮怎麼將他們這幫人送回去才是正經。」花夢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望著這遍地開花的天才們,狠狠的皺起了那可愛的黛眉。

「這幫混蛋,等他們醒了,本姑nǎinǎi定要叫他們好看,我倒要看看,是誰給他們的膽子,居然要我來護送他們回家!」雨馨望著毫無形象的眾人,也感覺頭大了起來,一陣忙碌之後,終於將幾人拖到屋檐邊上。

饒是兩女修為強大,可從來沒有干過這種事情的他們,還是忍不住的香汗淋漓,雨馨感覺身上衣物粘粘的有些難受,隨即稍稍拉開胸前的衣襟,狠狠的扇了扇風。

而就在這個時候,雨馨頭頂傳來一道清脆的瓦片破裂聲!

「誰在那裡?」話音未落,雨馨的袖口咻的衝出一道毒龍般的黑影,帶著極為凌厲的氣勢與詭異的攻擊軌跡,瞬間就抽上了剛剛發出聲音的地方,一擊未中,雨馨立馬就騰身而上,卻只看見一道消失在黑夜之中的影子,雨馨的臉sè,徹底yīn沉了下來!

在之前,這地方還什麼情況都沒有,而就自己剛剛拉開衣襟扇風的時候,就是扇風的一瞬間,屋頂就傳來瓦片破裂的聲響,如此看來,那個傢伙應該看到下什麼了!

否則怎麼解釋這瓦片的突然碎裂,望了望自己那已經有些規模的酥胸,雨馨的俏臉頓時就寒霜密布,雖說此時已是深夜,但以武者的修為,即便是在深夜,也能看到很遠的地方,況且方才那人就躲在頭頂,自己居然沒有發現,論修為,比自己只高不低,這樣一來也就可以肯定,剛才那人絕對將自己胸前的風光看了個jīng光!

一個閃身從房頂上跳下,雨馨望向眾人的目光再也不復剛才那種溫婉的模樣,反而有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

手中的長鞭一抖,啪!猶如毒蛇吐信一般,長鞭的鞭頭直接就烙在鐵蛋的屁股上!

「哇哈哈!雨馨,你個死妮子,到底發什麼瘋?」在這樣的攻擊之下,火辣辣的疼痛讓鐵蛋渾身的酒意在瞬間就蒸發的乾乾淨淨,望著雨馨手中的鞭子,鐵蛋那叫一個委屈!

「我讓你們喝醉,我讓你們喝醉!」雨馨現在就像一個被點燃了的炸藥桶,手中的長鞭直接就舞出陣陣幻影,鞭頭更是猶如毒蛇吐信,在酩酊大醉的情況下,這些所謂的天才即便再怎麼妖孽,那也是防備不了的,只聽噼噼啪啪的聲響不斷傳來,一個個剛剛還喝得爛醉的少年當即猶如火燒屁股一般跳了起來!

不,雨馨的鞭子落在身上,可比火燒屁股疼多了,況且雨馨現在可是處於盛怒之下,下起手來除了沒有使用真氣以外,那可是實打實的勁道!

就連和雨馨關係極好的天邪,屁股上也多了一道血痕,甚至,在雨馨的手法下,所有人的褲子幾乎都被一鞭撕碎,一大片白花花嫩肉就這樣暴露在夜晚的風中!

幾乎是眨眼之間,所有人都清醒了過來,望著手握長鞭的雨馨,都有些莫名其妙,當然,更多的是委屈!

而這一切都被花夢看在眼裡,那一雙禍國殃民的雙眼此時瞪得溜圓,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平時極為溫婉可人的雨馨,動起手來居然如此的狠辣!

不過轉瞬之間又化作了滿臉的笑意,看起來,這結局還不錯,可一轉眼之間,有看到所有人都光著屁股,一張小臉,登時就紅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