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宮邪欣慰的點了點頭,比他想象的還要快一點,他並不擔心沐兮染會煉製不出丹藥,他贈的手札就有聖魂丹,以沐兮染的天賦,定能在長香燃盡之前成丹。

接下來,沐兮染的速度比尋常人快上幾倍,讓下面的人看的心驚肉跳,生怕他一個不慎便前功盡棄了。

繼一股濃郁的葯香從沐兮染的葯鼎傳出后,又一股燒焦的味道從她旁邊的葯鼎傳出。

那名弟子看著沐兮染後來居上,斗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下來,慌張之下的後果便是把已經成形的丹藥燒焦了,看了看燃的只剩一截的長香,頹然的低下頭往場下去了,他怎麼就這麼倒霉,和沐師兄挨著。

而在沐兮染另一側的弟子因慌亂放錯了藥材,直接導致葯鼎爆炸。

其餘參賽的弟子都暗自慶幸,幸好他們沒和沐師兄挨著。

還沒等她們慶幸完,就見沐兮染的葯鼎中浮出四顆丹藥,被她拿著瓷瓶裝了起來。

卧槽!這麼快!

這是眾人共同的心聲。

將瓷瓶遞給裁判,沐兮染躍上高台,笑眯眯的對藍非翎道,「怎麼樣藍師兄,我說你會失望的吧。」

「不錯。」宮邪贊道。

「沐少主果然不同凡響,西燕第一天才實至名歸。」慕述年道,這次來天蒼學院觀賽,帶給他的震撼是在太大了,這位沐少主說其是天蒼大陸第一天才也不為過。

「少府主謬讚了。」

「你是師伯的弟子,便隨神府的其他弟子一般喚我師兄吧。」

慕述年這麼說也沒錯,又加之他曾暗地裡幫過她,這一聲師兄叫了也不虧,沐兮染抬頭淺笑,「慕師兄。」

「哼。」這一聲不合時宜的冷哼,自然是藍非翎發出的。

以前倒是沒發現,現在看著慕述年這傢伙越來越討厭了。

一炷香燃盡,銅鑼聲響,比賽結束。

因為這一批是藥學院較為優秀的弟子,除了分在沐兮染身旁被影響的兩位,全部都呈了丹藥給裁判。

「周鳴,四階水還丹兩顆,中品。」

「吳起,六階玄破丹一顆,下品。」

「…」

「趙宣,靈階生骨丹一顆,下品。」

「陳易,靈階定顏丹一顆,中品。」

「沐兮染,聖階聖魂丹四顆,上品。」

裁判聲音一落,下面便炸開了鍋。

「聖階!」

「四顆上品聖魂丹,在這麼短的時間?」

「沐師兄何時變成了聖藥師?」

陳易便是沐兮染來之前,藥學院弟子中等級最高的煉藥師,也就是之前提到的三階葯宗,望著台上淡然而立的沐兮染,就像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峰一般擋在他面前,讓他頓感沮喪。

「這幾日學院的比賽,出去之後該怎麼說你們都明白嗎?」旋珈起身對場下的弟子道。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

之前在西燕王壽宴上,兮染已經夠扎眼了,倘若再將這幾日比賽之事傳出去,怕是就有人要不惜一切代價來抹殺天才了。

「明白。」下方的弟子齊聲道,如今的沐兮染已經讓他們嫉妒都嫉妒不起來了,再說若沒有他,天蒼學院還不知是何光景,他們心中更多的是對他的欽佩與敬重。

有弟子將沐兮染煉製的丹藥送了上來,小七從袖子鑽出來,沿著她的胳膊一路爬到肩頭,在沐兮染微微點頭之後,抱過瓷瓶就往嘴中倒去。

還未來及散去的眾人「…」

這是在跟他們開玩笑嗎?聖階聖魂丹,讓小七當零嘴吃了!?

連藍非翎都忍不住想將這隻小肥雞扔下去,這可是聖階的療傷聖品!

慕述年的眼角幾不可見的跳了跳,若無其事的對三位院長告辭,「述年還要回去復命,就不在此久留了。」

令奇僵硬的擺了擺手,「去吧。」

「兮染,這就是你的玄獸?」宮邪問道,縱然他是個八階聖藥師,也從來沒有這般奢侈過。

對於鼎鼎大名的小七,三位院長也只是聽說過而已,今日第一次見就把他們驚了個瞠目結舌。

似乎是察覺到周圍異樣的目光,沐兮染把小七帶丹藥全都收進了玉鐲之中,抬頭問道,「你們還不走?」

沐兮染往來的目光,眾人都當做沒有看到,旋珈招呼台下同樣呆愣的弟子,「散了,都散了。」

------題外話------

阿箏有個小小的提議,哪一天的留言多,第二天加更一章,不知道小仙女兒們覺得怎麼樣~ 不知道自己又做出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沐兮染無語的摸著鼻尖走到台下,正要回南苑去,就見沐雲和姜佑朝這邊而來。

「什麼事?」

沐雲糾結了半晌,終歸還是說了出來,「秋薇小姐前幾日也來了天蒼學院,少主知道嗎?」

雖然他也不覺得少主和秋薇小姐在一起不合適,但總歸比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合適的多,若換做旁人也罷,少主將來是要繼承沐家的,怎麼能喜歡男人?

「知道了。」沐兮染並沒有太大的意外,沐秋薇會這樣做,也在她意料之中。

「入學之後,便跟著這批歷練的弟子往天蒼山脈去了。」沐雲又道,少主和秋薇小姐一起長大,提起秋薇小姐的態度也這樣冷淡,難道少主真的喜歡男人?

這次,沐兮染只是更加冷淡的「嗯」了一聲便走了,留下沐雲在後面惆悵不已。

姜佑用扇子敲了敲他的肩膀,「走吧,你發什麼愁。」

「唉。」沐雲嘆了一口氣,這件事還是得稟告家主。

回南苑和北苑順路,藍非翎快走幾步追上沐兮染,幸災樂禍的道,「方才你和那沐家小子的話我都聽到了,你是不是和那沐什麼薇也有婚約。」

「藍師兄不是調查過我嗎,我和誰有婚約你不是最清楚?」

「對啊。」藍非翎猛地想起來,「你是和那個公主有婚約。」想起壽宴那晚的情況,藍非翎又道,「你爹娘的眼光可真不怎麼樣。」末了,又補充道,「我爹那老東西的眼光也不怎麼樣。」給他定的是一什麼玩意啊。

沐兮染嘴角一抽,沒有接他的話茬。

「你打算什麼時候煉製破厄丹?」他還想著趕快突破了聖階去尋那墓地的寶物呢。

沐兮染掃了他一眼,「以藍師兄現在的實力,就是吃上一瓶,也未必能突破靈聖。」

藍非翎沒有反駁,這話不假,他還是要趕快提升實力才是。

后崖的山洞,幾乎成了沐兮染御用的閉關之所。

把小七和一堆丹藥瓶子一起放到它和玉淵塵常呆的石頭上,沐兮染道,「你給我好好守著洞口,不許讓別人進來,聽到沒有?」

小七瞪著丹藥瓶子目不轉睛的點頭,模樣蠢極了。

山河社稷圖和九品蓮台確實是關鍵時刻能保命的寶物,其中蘊含的力量她還沒有挖掘,這次就趁這段時間好好研究研究。

半個月後,小七撫著小肚皮躺在石頭上悠閑的曬著太陽,林中的鳥兒乍然驚起,一道人影從遠處快速掠了過來。

不屑的掃了一眼小七,在掃過它身旁一堆丹藥瓶子之後又猛地回過頭來,蒼老的眸中驚疑未定,這,這是一頭神獸!?

震驚退去,又迅速爬上一抹炙熱,激動的眼眶都紅了,老者仰天大笑一聲,「日中陽鳥!真是不虛此行啊,哈哈哈哈…」

在飄渺神府探訪多年無果,宗主便猜想那東西定在天蒼學院,這才有今日他出現在這裡,可那老東西的契約獸不是滅蒙鳥嗎,怎麼變成日中陽鳥了,還是幼生期的。

不管了,抓住這頭幼生期的神獸,他們聖靈宗便如虎添翼。

此刻的沐兮染正沉浸在一個奇妙的空間里,對外面的情況一無所知。

「嘰嘰。」小七撲騰著翅膀飛上樹梢,這個壞人想抓它!

「這畜生!」來回的跳躍在各個樹梢上,老者已是氣喘吁吁,抬手一道冰刃朝小七扔了過去。

慌亂之下,小七的兩隻翅膀一揮,便將那冰刃消散了去。

「什麼?」

瞪著綠豆小眼,小七也愣了愣,之後便撲騰著翅膀朝老者飛過去,張嘴噴出一口金黃色的火焰。

「通玄真火!」

因躲閃不及,老者的袖子被燒掉了一截。

這畜生竟覺醒了本命火焰,他一個人很難收服,老者眸中劃過一抹不甘,他這就回去叫幾位師兄一同前來,這頭日中陽鳥,必得是他聖靈宗之物。

三日後,當六長老帶著另外兩位長老再次潛到天蒼學院后崖時,找尋了半晌,也不見那傳說中神獸的影子。

「師弟,你說的日中陽鳥在哪兒呢?」二長老問道。

六長老焦急的望向周圍,「我那日來時,明明就在這裡。」

「你莫不是看花眼了,俞洪的契約獸分明是聖獸滅蒙鳥,怎麼會是神獸?」五長老也忍不住道。

「我看的真真的,就是日中陽鳥,我還被那畜生戲弄了一番。」

「那再去別處找找吧。」

此時,南苑中,小七繪聲繪色的把那日的情況描述了一番,之後邀功似的抱住了沐兮染的手。

「好樣的。」在小七期盼的目光下,沐兮染伸出手輕輕的的拍了拍它的頭。

------題外話------

大家不太熱情,有點小失望 ̄へ ̄

不過留言加更永久保鮮哦~ 小七所言的那個老者,應該是聖靈宗的長老,難道他們已經得知老府主的墓地在天蒼學院了?竟然就這樣闖上來還無人察覺,天蒼學院的戒備也有些太鬆懈了。

這件事必須得告訴三位師父,好讓他們有所防備,小七已經讓那人認了出來,日後還是盡量讓小七少露面。

因為南苑離玄學院近些,所以沐兮染有什麼事便會來找旋珈,巧的是,他們三人又同時都在,也不知再投入的聊些什麼,連她來了也未發現。

「咳。」沐兮染出聲提醒,「三位師父。」

旋珈當先抬起頭來,「兮染啊,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說一聲?」

「剛來。」沐兮染道,「是三位師父太投入了才沒發現。」

直了直腰,旋珈故作嚴肅的問道,「什麼事?」

聊得挺開心,只怕聽了這件事便開心不起來了。

沐兮染道,「前幾日,我閉關時,有一個老者模樣的人出現在後崖上,應該是在找什麼東西,我猜可能是聖靈宗的人。」

果然,等她說完,三個老頭一改方才的面容,變得嚴肅起來,宮邪問道,「可是親眼所見?」

沐兮染把小七拎出來,「是這個小東西看見的,還跟那人玩了好一會兒躲貓貓呢。」

自那日比賽后,三個老頭對小七的認知就變得尤為深刻了,此刻聽沐兮染這樣說,也不由得謹慎起來,聖靈宗想要尋什麼,他們一清二楚。

「我們這就加強對天柱岩的收為。」

沐兮染道,「師父說錯了,應該是后崖才對。」

沒錯,他們若是加防天柱岩的防衛,豈不就明擺著告訴他們寶物在哪兒了,還是得布個迷霧陣,好不容易平靜了十幾年的日子,又要不得安寧了。

「兮染果然夠陰險。」

沐兮染嘴角一抽,這是誇獎嗎?

不知是不是出於想看熱鬧的心思,三個老頭在加強了學院的防衛工作后,安排沐兮染和藍非翎各帶一批弟子前往天蒼學院歷練。

藍非翎在北苑門口環胸看著離去的蘇南,向站在南苑門口的沐兮染問道,「那三個老頭到底想幹嗎?」

沐兮染仰天翻了個白眼,轉身回院中去了。

想幹嗎?看熱鬧唄。

天蒼學院的三十人,加上沐家的三十人,兩批弟子一共一百二十人,都早早的在學院門口集結完畢。

「我們這次是沐師兄和藍師兄帶隊,真是太幸運了。」

「可不是嗎,沐師兄來天蒼學院半年了,我還沒有近距離見過呢。」

看到從學院內出來的人影,沐兮染從樹上跳下來,「藍師兄終於來了。」

「廢什麼話,趕緊走啊。」藍非翎看了看廣場上站的兩隊弟子,又問,「哪隊跟你,哪隊跟我?」

「藍師兄先選吧。」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番議論。

「怎麼要分批啊,不是一起嗎?」

「千萬要讓我們跟著沐師兄啊。」

有不知情的沐家弟子問道,「那位藍少主怎麼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