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恆的身影漸漸散去,滿目期盼的看著秦蒼,希望秦蒼不要讓他失望,不然一百年的等待,就會化為泡影。

「小兄弟,莫要讓我失望……」

這是蘇恆最後的話,隨著蘇恆消散,這裡恢復了平靜。

秦蒼猛然驚醒,腦袋疼痛無比,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蘇恆,而是一張柔美的俏臉。

「你醒了?」

唐芊被嚇了一跳,不過看到秦蒼蘇醒心裡還是鬆了口氣,秦蒼的傷勢明顯有所好轉。

「謝謝唐小姐,救了我一命。」如果不是唐芊出手相救,秦蒼知道不會有人來救他。

「秦龍那個傢伙,真是心狠手辣,出手這麼重。」唐芊低聲抱怨道,想起秦龍那些無情的話,唐芊怒火難消。

秦蒼不在言語,有其父必有其子,秦簡可以逼死父親,這個秦龍又豈會同情自己。

「好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再來看你。」唐芊起身離開,她不能待在這裡太久,免得別人說閑話。

門外,林沙斜靠在大門,見到唐芊出來忍不住撇了撇嘴,道:「這傢伙真是命大,受了那麼重的傷才一個時辰就醒了。」

唐芊白了林沙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你不應該救他。」林沙突然認真地道:「現在靈骨在他體內,而你救了他我想秦龍那個傢伙以後恐怕會有意針對你。」

靈骨決定著秦龍的未來,現在被秦蒼強行奪取,以秦龍的性格斷然不會讓秦蒼好過。

「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唐芊不在理會林沙,直徑離開樓閣。林沙冷哼一聲,隨即離開。

「中域…化靈台……」

房間里,秦蒼閉上眼睛,腦海里響起了蘇恆的話,一個如此通天的神通都讓秦蒼心動。

秦蒼有著感覺,如果得到這個神通,他的實力一定會變強,到時候不會再被人欺負了。

這個家族,秦蒼已經沒有留念的心了,同族猜忌,拔刀相向,爺爺凌枯是他留在這裡的唯一寄託。

可惜,凌枯已經失蹤一個月,秦蒼不知道要去那裡尋找。

「或許,也該離開了吧……」

秦蒼低聲自語,一個讓人失望的家族沒有了留念的必要,外面精彩絕倫的世界才是他的舞台。

他,要離開荒族。

…… ?秦蒼一躺就是一個月。

這一個月幾乎都是唐芊在照顧他,林沙偶爾來過幾次都是幫秦蒼換衣服,每一次都是抱怨讓自己半苦差事。

他林沙不是唐芊的下屬,不能每一次都聽令於唐芊,林沙決定離開,但是卻聽聞秦龍在劍道的道路更上一層。

雖然沒有得到靈骨,但秦龍的實力更加精進,未來十年必然可以蛻凡化靈成為真正的強者。

林沙一個人壓制不了,又選擇乖乖回來繼續被唐芊差遣,而唐芊的注意力都在秦蒼身上。

這個舉動引來林沙不滿,唐家的高層也是議論紛紛。

唐家總部。

「家主,小姐已經照顧那個叫秦蒼的小子一個月了,如今家族裡面傳出各種謠言,恐怕會影響小姐的未來。」一位老者站起身來,他是唐家的大長老,唐烈。

現在,整個唐家都在議論唐芊可能喜歡上了秦蒼,不然怎麼可能願意放下身份無微不至的照顧秦蒼。

大長老看著首座上的中年人,繼續道:「他秦蒼當年也許驚艷一時,現在已經淪為普通人,根本配不上唐芊小姐。」

秦蒼,很多人已經淡忘,只有不斷崛起的秦龍才是各大家族關注的對象。

首座上,唐鷹也是眉頭緊皺,同時又有些無奈,唐芊的性格他最為了解,要想讓唐芊放棄除非秦蒼醒來。

唐鷹當初也找過唐芊,可是唐芊態度堅定要照顧秦蒼,身為父親他也不好逼迫唐芊。

「家主,為了唐芊小姐的未來,這個秦蒼恐怕不能再繼續留在我唐家養傷。」大長老眼神陡然變得凌厲,寒意涌動,道:「不如將其殺了。」

只要唐鷹同意,他大長老親自動手,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解決後顧之憂。

唐芊是他們唐家的天驕,不允許出現任何有損其聲譽的事情,所以這個秦蒼必須死。

「不可。」唐鷹果斷拒絕。

秦蒼雖然是一個普通人,但畢竟還是秦家的人,若是秦蒼在他們唐家突然失蹤,恐怕秦家不會善罷甘休。

否則,若是荒王嚴查出他唐家同族自相殘殺,要被剝奪家主身份,放逐大荒三十年。

聽到唐鷹不同意,大長老頓時失去了興趣,直接坐了下來閉目養神,不再去理會大殿上的事情。

唐鷹無奈搖頭,這件事很難找出一個妥善的處理方法,唯一的辦法就是秦蒼蘇醒。

會議結束,大長老唐烈冷哼一聲離開大殿,唐芊是他看著長大的就像是他的親孫女一樣,豈會允許一個外族的小子壞了名聲。

在唐烈心裡預謀著什麼時,一位侍衛來告訴他,家裡來了一位神秘的客人,要見他。

唐烈眼睛微眯,眉頭緊鎖,心中有些困惑直接回到家裡。

客廳上,一個人早已經再次恭候,如果是秦蒼在此一眼就可以認出此人,他是秦簡。

見到唐烈回來,秦簡笑眯眯地站起身來,雙手抱拳,道:「唐烈大長老,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

「秦簡?」唐烈看到等候之人,也是驚呼出聲。

秦簡可是秦家長老,怎麼會突然拜訪他唐烈,想想就知道不會安好心。

唐烈怒哼一聲,直徑走進客廳坐在椅子上,倒了杯茶,盯著秦簡冷聲道:「老傢伙說吧,你來我唐家又想幹什麼。」

自從六年前,三大家族舉行少年會結束后,唐烈沒有在見到過秦家的任何人,現在秦簡來訪,必有目的。

秦簡笑著,說道:「自然是想念老友,今日特來問候。」

「行了,秦簡這些話你還是去講給別人聽吧。」唐烈不吃這一套,出言打斷,目光斜視著秦簡,道:「說吧到底什麼事情,我唐烈可沒有時間和你在這裡磨磨唧唧。」

突然,秦簡收斂了笑容,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道:「我想知道,一個叫秦蒼的小子是不是在你們唐家。」

聞言,唐烈眼睛眯起,警惕的觀察著秦簡,想要將秦簡看透。

秦簡看著唐烈,質問道:「只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突然,唐烈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指著秦簡,怒喝道:「秦簡,老夫可不是你秦家人,莫要在我面前擺一副長老的架子。」

別人怕秦簡,他唐烈可不怕。

秦簡冷靜了下來,眼中有著寒氣涌動,道:「如果老友知道他在何處,能不能告知秦某。」

聞言,唐烈眼瞳微微一縮,秦簡突然來唐家尋找秦蒼必然沒有什麼好事,他唐烈不會做一個背叛他人的小人。

但是,想到整個家族都在議論秦蒼和唐芊,唐烈心中有股怒火難消,竟然秦簡來找人何不將秦蒼交給秦簡。

「老夫可以告訴你他在那裡。」唐烈點頭同意。

秦簡臉色變得陰翳,眼瞳里閃過一絲殺意,轉眼消失,他笑道:「那就多想老友了,晚輩秦某先在這裡謝過唐烈長老對我秦家人的救命之恩。」

唐烈一臉平靜,心中則是一聲冷笑。

「你隨我來,我帶你去找那小子。」唐烈不想讓秦蒼在繼續留在唐家,決定立刻送走,有著秦簡出面,唐芊應該不會拒絕。

然而,出乎唐烈預料,秦簡竟然搖了搖頭,沉著臉看著唐烈,道:「唐烈長老這麼快就趕我走啊。」

唐烈愣住,臉色微微變幻,他也不知道這個秦簡葫蘆裡面到底賣的什麼葯,剛才還心急如焚,現在卻很平靜。

秦簡突然笑著,坐到另一邊,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才道:「我秦某從千里之外趕來還沒有可以喝口茶,這麼快回去那麼我不是白來了。」

這一刻,唐烈的臉色頓時不好看,乾枯的面龐上垂下幾條黑線。秦簡的意思很明確了,要在唐烈家住一晚。

「我唐某可以沒有什麼山珍海味招待秦簡長老。」唐烈深吸口氣,儘力讓自己變得平靜。

「那裡,那裡。」秦簡笑著起身,朝著唐烈鞠躬,道:「那麼晚輩秦某就冒昧打擾了。」

唐烈冷哼一聲,沒有說話,他不好驅逐秦簡否則別人會說他唐家不懂得待客之道。

在聊了片刻,唐烈起身離開客廳。看著唐烈離去的背影,秦簡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 ?夜晚,圓月當空。

絲絲微風吹拂而過,樹葉在風中搖擺,整個唐家都是一片寧靜,燈火通明,走廊上只有巡邏隊侍衛的身影。

唐家東邊,客人樓閣。

一直沉睡的秦蒼在此時眉頭微微一動,不久就睜開了眼睛,昏迷不醒了一個月秦蒼終於是恢復。

秦蒼起身活動四肢,骨骼發出低沉地悶響,雖然秦龍將秦蒼重傷,不過也是幫秦蒼打通經脈,踏入經脈枷鎖之境。

世間,不管任何生靈,只有悟到肉身的秘悉才可能掙斷初開的經脈枷鎖,才可以算是真正的修鍊。

肉身枷鎖分為四重:經脈,力量,靈魂,涅槃四大境界,每一重的突破整個人都會煥然一新。

秦蒼即便天生神力,不過只是才掙斷經脈枷鎖而已,無法將神力完美髮揮出來,否則也不會被秦龍重傷。

秦蒼猜測,秦龍,唐芊和林沙三人恐怕已經摸索到了力量枷鎖的秘悉,未來五年內可能掙斷這層枷鎖。

「必須努力!」

秦蒼暗暗發誓,要想超越這三人他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甚至是幾十年的遙遠路程。

但是,他絕對不會放棄的。

秦蒼走出房間,看著屋外的景色,重重地吸了口氣,他已經一個月沒有踏出大門半步了。

「是不是很懷念?」

突然,一道突兀的冷笑傳來,回蕩在秦蒼的耳邊,秦蒼一驚,目光環視著四周想要找出說話之人。

眼瞳微微一縮,秦蒼盯著樓閣外的院落中,那裡站在一道黑影,此時那道黑影也正看著秦蒼。

相隔很遠,但是秦蒼仍然可以感覺到黑衣人身上流露出的一絲絲寒意,那寒氣瀰漫著死亡的味道。

來者不善!

「秦簡?」秦蒼聲音尖利,吼道。

對誰可以陌生,唯獨秦簡一個讓秦蒼刻骨銘心的。

那黑衣人似乎是冷笑了一聲,看著秦蒼,搖了搖頭,道:「你就不該醒來,一輩子昏迷不醒更好。」

秦蒼臉色凝重,身子往後退,他已經可以確認黑衣人就是秦簡,他也想不到身在唐家,這個秦簡還是要置他於死地。

黑衣人抬步走來,目光凌厲,殺機洶湧,目的很明確,不殺秦蒼誓不罷休。

「該死的老東西!」

見到步步逼近的黑衣人,秦蒼臉色難看至極,有憤怒也有害怕,現在他還不是對方的對手。

「小子交出靈骨,我或許可以仁慈留你全屍。」黑衣人語氣森然,右手張開,準備出手。

秦蒼冷哼,靈骨是他拿命換來的,任何人敢搶奪他拚命換來的東西,不管誰是一定會付出代價。

「秦簡,我就是死,也不會把他交給你。」秦蒼態度很堅定,他絕對不會交出去。

「竟然你這般不識趣,那麼久只能把它從你體內取出來了!」

黑衣人陡然出手,速度快如疾風,瞬間出現在秦蒼面前,手掌化成鷹爪,直鎖秦蒼喉嚨。

秦蒼快速後退,關上房門躲過一擊。黑衣人並未罷手,一腳踢開房門,木塊碎屑橫飛,猶如鋒利的刀刃,橫掃開來。

秦蒼一個翻滾,身形敏捷的跳出窗戶爬上房檐,黑衣人緊隨而來,他不急不慢的走向秦蒼,每一次的落腳瓦片都被踩成粉碎。

秦蒼氣喘吁吁,從高處看去,發現在唐家的靠東北位置的走廊上,看到了巡邏隊的身影。

沒有絲毫猶豫,秦蒼直接從二樓跳下,撒腿就跑直奔巡邏隊的方向,要想活命就必須有人出手。

黑衣人站在樓頂,望著秦蒼逃跑的方向,當即冷哼一聲,左手抬起手中多出了一把長弓。

拉開長弓,箭在弦上,觸手即發,破風聲不絕於耳。

咻!

鋒利的弓箭猶如一道白色閃電,刺破層層虛空,追上秦蒼,眼看馬上就要追上了。

感覺到身後襲來一股刺骨的寒氣,秦蒼身形一個哆嗦驀然回首,轉頭瞬間,尖利的弓箭刺入左臂,鮮血淋漓。

砰砰!

秦蒼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身體倒飛出去,在走廊上滾了很長的距離,留下觸目驚心的血痕。

「噗嗤!」

鮮血吐口,面如白紙,整個走廊瀰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劇痛刺骨,秦蒼猛咬舌尖,然後重重地深吸了一口寒氣,儘力讓自己內心冷靜住。

黑衣人走來,手中長弓換成一柄長劍,月光照射,劍身閃著點點寒光,令人心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