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轟……」無形的氣壓鋪天蓋地,從上至下的巴掌形氣壓拍在冰冷的地面上,夾在中間的近萬鬼修甚至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直接碾成了破碎的能量流,魂飛魄散!

「好戲這才剛剛開始……」一擊得手王明就找到了對付這些煩不勝煩的普通鬼修的最有效的辦法,嘴角一掀整個人衝天而起!

在這個過程當中,他連連揮動著雙臂,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的龐大氣壓如浪濤一般連綿不絕……(未完待續……) 「轟隆隆!轟隆隆~!」

整個神域都在王明的轟擊之下似乎震動了起來,成片成片的鬼修剎那間灰飛煙滅,單單是這一輪轟擊,死在王明手下的鬼修就不下十萬之數。

神域鬼修雖多,可鬼王這一級別開始就應是精銳的中流砥柱,一萬兩萬的損失還能接受,十萬二十萬的死傷卻能讓黑暗老祖感到心痛。

眼看著這些鬼王在王明的狂暴轟擊下如割麥子一般成片倒下,黑暗老祖臉色鐵青怒道:「還不出手,你們想幹什麼?!」

「喝!」早已蓄勢待發的那些鬼帝鬼聖立刻心領袖會,齊齊暴喝之下,發動了他們的攻擊。

如鐵鏈般的鎖魂鏈、如鮮血一般的能量花朵、如初月一般的月牙形能量斬、如漁網一般的能量網罩……難以計數的攻擊如洪流一般卷向了王明。

這些鬼修一動手,所造成的聲勢就已經達到了無比駭人的地步。

高空當中的黑暗老祖獰笑道:「不躲不避,攜帶神魂的化身死了,你本尊實力大損,我便親自到祖星斬殺你本尊,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數萬鬼帝以上的強大鬼修聯合動手,作為最高武力存在的黑暗老祖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趁著這個機會,他也是發動了zi最有殺傷力的攻擊……

鋪天蓋地的攻擊足以讓一個全盛時期的中階老祖直接窒息,就算王明面對如此驚人的攻擊卻依然沒有招架之力。

何況,這些鬼帝鬼聖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渾水摸魚的大好局面已然消失。

再在這裡逗留下去唯一的結果就是在連綿不絕的轟擊當中喪失防禦能力,然後憋屈的掛在這裡……

「老子先不陪你們玩了。」感受到那些攻擊的恐怖氣息王明撇了撇嘴巴,十分明智的選擇了見好就收,打不過就跑。

「這樣的封鎖還想困住我?」王明頓時運用金身加持神魂徒手撕裂了空間,一躍消失了。之前就是為了耍他們玩。王明並不是不能撕裂空間。

「嗯?遠處那到灰色的能量是……」就在消失之際,王明眼中閃過遠處的一個讓他感覺不好的景象。

也就是在他抽身離開的下一秒鐘,那洪流般的轟擊便已chuxian在了他原先站立的位置……

「轟一」數萬鬼帝、鬼聖加上至強者,甚至老祖合力出手所造成的威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在如此劇烈的爆炸之下,別說是一般老祖之境的強者,就算是巔峰老祖也只能躲避,中階老祖怕就要當場失去能量。

眼看著因為能量過於混雜而發生的大爆炸,高空當中的黑暗老祖臉上綻放出了無比明媚的笑意,他認為,王明死定了。

在這麼高強度的爆炸之下。又不能撕裂空間壁壘,強抗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在這陣大爆炸中化為灰燼,直接魂飛魄散!

但畢竟是一個聖人之境的強者,黑暗老祖也吃不準王明是不是還有什麼保命的手段,為了保險起見,他冷聲喝道:「繼續轟殺!」

「是!」如此驚天動地的大爆炸激起了那數萬強者的嗜殺情緒,聽到黑暗老祖的命令后,這些鬼修便再一次各展所能。直到接連三次轟擊之後,黑暗老祖才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王明又能怎樣?還不是逃不過本尊的手掌心?今日你在此殞命,華夏之上便再無能夠與本尊抗衡的強者,以後華夏便是本尊的囊中之物!甚至神庭都籠罩在我神域的威嚴下。」大笑著發泄心中喜悅。黑暗老祖好一陣大笑之後,才肅然道:「馬上檢查其是否已經斃命,沒有本尊的命令,不得動那區域內的任何物件!」

「是。老祖!」眾多鬼修見果然轟殺了一個超級強者即便是化身那也是帶著神魂的化身,心潮澎湃之下都有了一種天下無敵的雄心,正可謂是士氣高漲氣貫如虹。

聽到黑暗老祖的命令。這些鬼修轟然領命立刻就四散開來搜尋王明的「骸骨」或者「遺物」根本不曾去注意那些因為大爆炸而人仰馬翻的鬼王鬼帝……對於這些鬼聖而言,鬼王不過是比較雄壯的走狗而已,鬼帝也只是僕人罷了。

犧牲一批走狗,換回擊殺一個超級強者的機會,這買賣在他們看來可是無比的划算,沒有半點虧本的可能。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每一寸土地都被細細的搜索之後源源不斷彙報上來的消息卻讓黑暗老祖的臉色漸漸變了。

「沒有?怎麼可能會沒有?」聽完了手下的彙報,黑暗老祖的眉頭頓時緊鎖起來呢喃道:「那王明被轟的屍骨無存倒還可以理解,但怎麼可能會在爆炸當一點痕迹都沒留下?」

想到這裡,黑暗老祖原本暢快的心情頓時陰沉了起來,如果王明真的沒死反而已經逃之天天,那麼,他這麼大的損失該找誰賠?

偏巧這個時候,那位鬼聖又很不適時宜的走了進來,低低的彙報道:「老祖已經統計出來了……」

「多少?」黑暗老祖心煩氣躁,語氣不善。

「經此一役,我神域普通鬼修損失七萬以上,鬼王損失七十萬以上……並且,還有最少八十萬鬼王或重或輕的受了傷一半以上都會降階……」鬼聖訥訥的彙報著,已經做好了被痛斥的準備。

聽到他的話,黑暗老祖異常惱恨的起身問道:「怎麼會損失這麼多?那王明怎麼可能這麼短時間內……」

「老祖,是因為那大爆炸。」鬼聖小聲的提醒道:「損失、降階的鬼王,有最少一百二十萬是在那大爆炸中受到了波人……佔了我整個神域的九成戰力……」

「……」黑暗老祖的臉色已經黑了損失如此慘重,若是王明已經死了那還好說,損失便損失了吧神域本就不缺鬼修。但如果王明真的沒死呢?

想著想著,黑暗老祖的心情越發糟糕但那鬼聖卻又在這個時候小聲的提醒道:「另外,經此一役,我方還損失了十八位至強者,一百二十三位聖者,鬼帝七成……」

「滾!!!!!」夾雜著衝天的怒火。黑暗老祖的咆哮怒吼響徹了整個神域!先前因為擊殺王明帶來的喜悅,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次簡直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黑暗老祖怎麼都想不通,一個堂堂老祖級的強者,怎麼會做出那般……那般無恥的舉動!

偷襲弱小的鬼修……他是老祖強者啊!怎麼會這麼欺凌弱小?他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所以越想越是煩躁,越想越是火大,整個神域的任何角落,都能聽到他無比暴躁的咆哮。

而引得他如此fen的罪魁禍首,王明此時卻已經安然無恙的回到了華夏。

如今的養殖空間已經進化的廣袤無垠。而原來本源之力凝聚成的河水已然快成為大海了。

王明看著烏壓壓的一片鬼修被束縛在水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這些鬼修能吸收本源之力在之前的試驗中王明就已經發覺,否則也不會大肆掠奪這些鬼修,要不即便能收服也會因為沒有供他們吸收的靈氣而餓死。

好不容易降服的鬼修一片片的因為得不到補充就餓死這王明是接受不了的。

幸好本源之力的存在,鬼修吸納冥陰之氣存活、修鍊,而王明發現鬼修吸收本源之氣后原本陰暗的氣息居然變的祥和了,顯然這本源之力可以中和神域的死寂之力。

天地萬物都是陰陽所化,孤陰不長孤陽不存,這是天地定理。

王明觀察后發現鬼修吸收本源之力后境界居然在能肉眼看的下的增長。這才讓王明下定決心收服一批鬼修。

在王明的可以引導下,隨著滾滾的波濤拍打在這些鬼修的身體上,很快王明就完成了降服任務,王明不禁感嘆。現在的鬼修根本就看不出之前的兇惡moyang,而是帶著祥和之氣,修為大部分都突破了之前的境界!

「幸好祖星之上沒有本源之力,即便有也都被大能所用。如果神域中有本源之力的話那神域可就不是神庭的屬下了,神庭算個毛呀!」王明暗自感嘆。

……

「老祖,那具聖祖的法身……消……消失了……」與此同時。那位鬼聖也向黑暗老祖稟報道。

「什麼?!」

……

自打看見那道灰色能量,王明的心頭就有了一種危機感。所以,他必須得儘快的提升世俗界的實力,好在變故生的時候,能夠有足夠的實力應付過去。

等到讓養殖空間中的那些鬼修進入正常的閉關狀態后,王明活動了一下因為長久煉丹而略顯僵硬的身子,chuxian在外界準備去世俗kankan現在的qingkuang。

然而,他的通訊器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聯繫他的人,居然是現在大角山醫院的周院長。這個人是王明安排接任當初的衛生院院長的周正偉,雖然現在的衛生院已經成為了大名鼎鼎的大角山醫院,但周正偉是王明一手安排上來的,而且周正偉也是知道王明一些qingkuang的,比如活了這麼久依然是年輕狀態,當然聯繫方式也是知道的。

更何況王明這具在世俗界的化身就是為了方便這些故交聯絡的。

按下了接聽鍵后,王明笑著說道:「小周,你打來電話,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周院長就語氣急促的打斷了他的話:「老院長,您這會兒在哪?趕緊到市裡來一趟吧!」

王明不由的一愣,說道:「怎麼,到底發生了什麼。」

周院長語氣焦急的說道:「老院長,你難道還不知道嗎?華北首府里突了一場極為恐怖的、病因未知的新型瘟疫現在,整座城市都已經被疫情給籠罩了,我作為曾經跟隨您抗擊過瘟疫的專家,與那些當初並肩作戰的老專家一起就開始支援了,與我們一起趕到的,還有好些知名的傳染病學的專家。只是,面對著這場恐怖的新型瘟疫,我們也是束手無策。無論是西藥還是中藥,都起不了太大的效果。這個新型瘟疫甚至比當初我們一同抵抗的更加詭異,即便現在的醫學發展的更高了,但依舊是束手無策!如果可以的話,您還是趕緊過來一趟吧。」

「你說什麼,突發新型瘟疫?」這幾日,王明一直忙著收服那些抓捕來的鬼修,根本就沒有理會外界的事情,所以在聽到了周院長的這番話后,他不由的為之一驚。這讓他想到了當時在神域中看到的那股突然chuxian進入祖星的灰色詭異能量。不過,他也沒有浪費時間,當即就說道:「好的,我這就到你那來。」

在接到了周院長打來的緊急求助電話后,王明立刻就吩咐在大角山的趙玲給安排車輛,準備趕往市區。他並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不僅是因為他們正處在閉關清修的時刻,更是不想讓他們跟著zi去以身涉險,因為他也不確定是否是那股詭異能量造成的。如果是,就連王明也沒把握應對。

見到王明走了出來,趙玲連忙迎上前,說道:「師父。我與你一同去吧?你別忘了,我和師父一樣,都是一名醫生救死扶傷,本就是我們應盡的責任!」

在這幾日里。趙玲雖然和王明一樣,都是待在了大角山裡面的。但是,她並沒有像王明那樣。一門心思全部都撲在了修鍊上面。每日里,她也會抽出時間來kankan世俗界發生了什麼,所以對突然大規模爆發瘟疫的事情,也是有所了解並關注的。在聽到王明命她安排車輛前往市裡后,她立刻就明白了王明要去那裡做什麼。於是,就在此刻毛遂自薦了起來。而且她也明白王明為什麼要如此做,是因為打算重新入世,而不是讓人當他為天神。

「你要跟著我去?」看著趙玲,王明眉頭微皺,並沒有急著表態。

對趙玲的醫術,王明還是很了解的。她的醫術本來就不差,在成為了修鍊者之後,將靈力、道法與醫術相結合,使得她醫術的水準比之以前,又是有了很大的提升。

思來想去,有她在身邊,王明還能夠及時的向造化門弟子下達命令,以應對yiqie可能會chuxian的變故。

在王明看來,這次突然爆發的瘟疫,很有點兒詭異。說不定,這裡面就藏著什麼陰謀陷阱呢。

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想法,王明在沉吟了片刻后,同意了趙玲的毛遂自薦,點頭說道:「我也正是需要有一個助手,你若願意隨我一起去,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趙玲聞言大喜,連忙替王明拉開了車門。等他坐了上去之後,zi這才坐進駕駛室,驅車向著市區方向,一路疾馳而去。

在前往的路上,王明向趙玲吩咐道:「讓造化門的弟子還有紫霄閣在此的人員,從即刻起打起萬二分的精神來這次爆發的瘟疫,恐怕是有人故意而為。」

「什麼?有人故意而為?」趙玲被王明的這句話給嚇了一跳,手上不由的一抖,讓車公路上拐出了一個s型來。幸虧現在公路上,空空蕩蕩的沒有什麼車輛。要不然的話,指不定會不會因此而引發一場車禍呢。

「好生開車,別把我們都給帶進路邊的田裡去了。」王明開了句玩笑。

趙玲這會兒已經冷靜了下來,讓車的行駛恢復了正常。她看了眼後視鏡里的王明,微蹙著眉頭說道:「師父,難道你懷疑,突發的這場瘟疫,是和你所說從神域中進入世俗界的那股詭異能量有關?」

王明說道:「我也僅僅只是懷疑,暫時還不能夠肯定。但是,這場瘟疫,shizai是爆發的太過突然、太過詭異了此前,我也曾在這裡待過不少的時日。我可以清晰的感應到,瀰漫在這裡的靈氣,相當的充沛,一點兒也沒有瘟疫爆發前夕那種靈氣衰敗的跡象。所以,我才會懷疑,這場突如其來的瘟疫,是有人故意而為的。」

趙玲越是琢磨,就越覺得王明的這番話說的有道理。不敢怠慢的她,趕緊安排造化門的人員並從即刻起,就做好戰鬥準備。

在一番風馳電掣之下,這輛車也漸漸地駛近了市區。

通往市區的這條公路,往日里都是車水馬龍的renao景象,往來的車輛可謂是絡繹不絕。甚至,時不時的,還會chuxian堵車的qingkuang。但是在今日,這條寬敞的公路上面,卻只有這一輛車在孤零零的行駛著。在這二十分鐘的時間裡,所見到的車輛,當真是屈指可數。

這樣的qingkuang,卻也是相當正常的。

在華北首府突然大規模爆發了瘟疫之後,整座城市就暫時的被封鎖、隔離了起來。所有的人員,在這場瘟疫結束之前,都是只能進、不能出的。試問,在這樣的qingkuang下,又有多少人願意前往華北首府呢?這公路上面會是一番寂靜冷清的moyang,也就是不足為奇的了。(未完待續……) 當車到了一個岔口時,戴著口罩守候在路口處、負責封鎖隔離工作的戰士,將車給攔了下來,例行的對兩人做了一番體溫檢測。與此同時,一名身著軍裝、佩戴著文職軍銜的中年軍官,快步的走到了王明的面前,帶著狂熱的目光向他敬了一記軍禮,說道:「,總算是將您給等來了。」

王明看了這位文職軍官一眼,認出了他是當初趕來參加那場瘟疫戰爭的軍醫之一。沒想到如今世俗界發展的這般迅速,這人居然還活的這般年輕,王明甚至還記得,這人是當初京城軍醫總醫院的,只是不知道他姓甚名啥罷了。

既然是老相識,知道zi的身份,也就不足為奇了。畢竟,zi的樣子,也不是什麼重大秘密。

這位文職軍官生怕王明不認識zi,連忙自我介紹道:「我姓鍾名海,是一名軍醫。這次,我是奉了的命令,在這裡等候您。」

這會兒,例行的體溫檢測已經結束,王明也顧不上和鍾海寒暄客套,直接說道:「有什麼話,我們還是上車,邊走邊說吧。」

「好」鍾海這會兒也是憂心著華北首府里的這場瘟疫,巴不得王明能夠趕緊過去,與眾位專家一起,研究出醫治這場瘟疫的方法來。所以,他也沒有客氣什麼,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並對充當駕駛員的趙玲說道:「華北首府中醫院的地址知道么?對,就去那兒!」

車很快就駛入了市區。

這會兒,正是下午五點多六點,下班的高峰期。要是在平常,這個時間點裡,街上的車輛和行人,可謂是相當多的。甚至,堵車堵的寸步難行。都是再正常不過的。然而,在今日,這個本該renao喧囂的城市,卻是冷冷清清。街道上面,車輛和行人少之又少,一點兒下班高峰期應有的場面都沒有。不僅如此,街道上面的行人,一個個的皆是將zi給包裹成了粽子moyang。除了眼睛之外,就沒有別的部位露在外面。都還神色匆匆、生怕在公共場所待的時間久了。至於路邊的那些商店,好些都已經關門歇業了。

在黃昏之下。寂靜冷清的華北首府,處處都透著令人心酸的蕭瑟。

王明收回了打量外面qingkuang的目光,轉而看著鍾海,張口就是一連串的問題:「這場瘟疫是什麼時候爆發的?又是在什麼時間裡,傳遍了華北區的首府城市的?現在,確認感染了此瘟疫的病人有多少?這個瘟疫的臨床癥狀是什麼?你們都曾用過些什麼葯?效果如何?」

鍾海知道王明會問這些問題,所以他早有準備,聽到王明詢問后,立刻就回答道:「據現在掌握的qingkuang來看。這場瘟疫,最早應該是在前天晚上爆發的,並且在一夜之間,就傳遍了整個華北首府。致使明確已經傳染了此瘟疫的人,竟然是超過了上萬之多還有許多的疑似病患以及暫時未能夠檢查出來的病患……這場瘟疫的傳染速度,當真是恐怖的很,比之當年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場瘟疫。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xingyun的是,應對及時,當晚就啟動了瘟疫應對機制。否則。以這瘟疫的傳染速度,一旦是擴散開來,後果將會是難以預估的。」

鍾海抬手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看得出來,他對這場突然爆發的瘟疫,還是有些心悸后怕的。

他繼續說道:「僅從臨床癥狀來看,患者皆有高熱驚厥、咳嗽咳血、呼吸窘迫等癥狀,與當初那場瘟疫極為相似。但是,以當初您留下的醫治方法來治療此病,卻是難有收穫。而且,這個病比那個更加可怕,死亡率也更高。因此,我們懷疑,這場瘟疫,應該是一個新型的、未知的、極其嚴重的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如果不儘快的找出治療方法,只怕這死亡人數,將會在短短數日之內,成倍成倍的增長!」

王明和趙玲都很清楚,鍾海的這番話雖然有些嚇人,但卻並不是在危言聳聽。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型瘟疫,的確是相當的可怕。別的癥狀暫且不說,光是那高熱驚厥與呼吸窘迫的癥狀,如果得不到緩解與治療的話,的確會讓病人在短時間內喪命。

要知道如今的醫療水平能如此大規模的死亡,那病情可不是那般簡單的。

但問題是,真的能夠在短時間內,找出治療此等新型瘟疫的方法來嗎?

不約而同的,鍾海和趙玲都將目光投向了王明。

這個男人,已經創造了許許多多令人仰視的奇迹。不知道百年後的這一次,他是否還能夠再繼續創造出奇迹來呢?

此刻的王明,似乎沒有看到鍾海和趙玲投向他的目光,他正望著車窗外蕭瑟的街景,微蹙著眉頭,彷彿是在思索著些什麼。

三人都沒有再說話,一時之間,車內的氣氛變的有些沉悶。

沒過多久,車就抵達了華北首府中醫院。

暗著醫學水平的發展,中醫和其他醫療手段都應該合二為一,但就因為有了王明,至今在華夏還保留著中醫醫院,只是和當初的中醫院不同的是,如今的中醫院都是能把老祖宗留下的法子發揚光大的,太多的疑難雜症都是被精通中醫的醫生攻克的。

因為中醫的重大成就,至此依舊保留著中醫院這種算的上古老的部門。

在華北首府中醫院的四周,早已經設立起了隔離帶,防止隨意進出。其實,不僅是華北首府中醫院,另外幾個收治著新型瘟疫患者的醫院四周,同樣是設立起了隔離帶。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隔離區域及其周邊地區,噴洒消毒液,以減緩瘟疫的傳播、擴散。

下車之後,在鍾海的引領下,王明和趙玲走進了華北首府中醫院。此刻的華北首府中醫院,收治的全部都是患上了新型瘟疫的病人。原本醫院裡面的病人,早已經在嚴格的排查之後,被轉送到了其它的醫院。以避免舊病未好。就又感染上了這種新型瘟疫。

可以說,華北首府中醫院,就是抗擊這場新型瘟疫的主戰場、最前線。

就在王明三人走進華北首府中醫院的時候,周院長還有一干來自各地的醫學專家,正湊在一起,表情嚴肅的討論著這起新型瘟疫的病因以及治療方法。只不過,他們討論來、討論去,都沒能夠討論出什麼頭緒來。一時之間,氣氛有些低落壓抑。

「老院長,你可算是來了。」見到王明來了。深知他醫術卓越、超凡脫俗的周院長不由的大喜過望,連忙起身相迎,顧不上寒暄,開門見山的就說道:「想必在來的路上,您應該對這場瘟疫有所了解了吧?怎麼樣,您有沒有什麼看法?說出來讓我們聽聽。」

其他人,也在這個時候涌到了他的身邊,想要聽聽他的意見。這些老同志很多當初都和王明並肩作戰的抗擊過瘟疫,王明所展現出來的高醫術。早已經是將他們這些成名已久的醫學界專家給徹底的折服。這會兒,他們都期待著,王明能夠找出治療這場瘟疫的方法,畢竟王明身上chuxian了太多的奇迹。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王明,他們這些人基本早就死了多少年了。

在場的這些醫學專家裡,雖然也有未曾見過王明的。但卻都聽過他的事迹。不管是對他的醫術敬仰而好,還是懷疑也罷。這會兒,卻都期望著。他能夠找出一個治療此病的方法來。畢竟王明都已經成了傳說中的人物了,能參加這場瘟疫救助的醫療人員都是這個行業中的精英,大多都知道王明的事迹,只是王明的身影太長太長時間沒有chuxian過了,甚至有人看到王明依然如當初的資料中那般沒有一絲變化,開始懷疑這是不是有人冒充他的。

畢竟,這是關係到上萬名患者性命的事情。

甚至可以說,這是關係到華北首府千萬老百姓性命的大事。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王明並沒有拍著胸脯做保證,也沒有黯然失色的搖頭,而是極其冷靜的說道:「雖然在來的路上,我已經對此次的瘟疫做了些了解。但那些了解,畢竟不夠全面。我需要親眼瞧瞧病人,然後才能夠提出zi的看法。」

眾人齊齊的點了點頭,若是王明一來就拍著胸脯保證zi能夠治好此種新型瘟疫,他們反倒是不會相信的。

周院長也在點頭,並說道:「這是應該的,剛才是我們太著急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看病人,如何?」

雖然周院長的這番話,內容是在詢問王明。可是這語氣,卻分明是在催促著王明趕緊隨他去看病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