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兩個人,根本不像是在吃著生羊排,他們簡直就像是在吃著,人。

吃著,某些看不到的東西。

比如說,慾望。

比如說,野心。

查爾斯終於再也無法忍受地吐了起來。

而這時。

「咄咄——」門也恰巧被敲響了。

「進來。」亞爾斯聽到門響的時候,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整個人癱坐在了椅子上,手裡的羊排掉在了盤子里。

沒有擦乾的血不斷地朝著他的身上淋去。

在那一刻,他像是真的老了。

門打開。

一個人,顫顫巍巍地走了進來,一下子跪在了亞爾斯的面前。

「家……家主……剛剛……剛剛收到……收到的,消……消息。」

「路西菲爾……殿……殿下,死……死了。」

死了。

他再也不說話了,垂著頭,像是也在等待著死亡。

「你過來。」隔了一會,亞爾斯像是復甦了一樣,朝著那個人招了招手。

那個人戰慄了一下,還是不敢不過去。

他匍匐著爬到了亞爾斯的身前。

亞爾斯用帶血的手,撫摸著他的頭頂。

像是在安慰一隻害怕的小狗。

「你……」猛然!

無比突然的,亞爾斯拿起了一旁還沒有使用過的餐刀,一刀插進了那個報信的人的咽喉里。

鮮血像瀑布一樣噴濺出來。

噴的亞爾斯滿身都是。

可他卻毫無所覺一樣地說:「在騙我。」

——————————————————————————————————————————————

第二更。(未完待續。) 見手中那一疊文件,確切的說,是一疊股票購買憑證,盡數翻看完畢,劉特助不由得咋舌不已,禁不住連連感概道。

而此時的顧佳蕊,面上的訝然之色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臉的若有所思。

「劉特助,你算算,我們手中現有的、秦氏企業的股份,再加上今天這快件送來的這些,這些統統加起來,現如今,夠不夠我們成為秦氏企業的第一大股東,順利入主秦氏企業的?」

顧佳蕊沉吟著道。

聞言,劉特助一怔,繼而便是忙不迭點頭,一一輕點盤算起來:

「呃,我算算……這,小顧總,這份快件裡頭的,秦氏企業的股份,再加上我們手頭上所持有的股份,儼然已經同秦山這個,原秦氏企業第一大股東,董事長兼總裁手上頭,所持有的股份相差無幾了。」

「我們再暗地裡繼續吸納那麼一丟丟的秦氏企業股份,順利入主秦氏企業,那絕對是十拿九穩的事情。秦氏企業的董事長與總裁之位,就等著易主,秦山那老匹夫,就等著將這些,都拱手讓給小顧總您吧。哼!」

劉特助難掩興奮的道。

誰知,對於劉特助的美好展望,顧佳蕊卻好似並沒有多少興趣,反而只是一笑:

「劉特助,吩咐下去,我要再次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時間當然是越快越好。至於地點,由你來定。」

「新聞發布會?小顧總,您這是……」

聞言,劉特助明顯有些懵逼。

對於顧佳蕊突然間,想要召開新聞發布會,著實很難理解。

這才過去了多久時間啊,小顧總就又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了。

上一次,是為了闢謠,那,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

任憑劉特助腦海之中,千迴百轉,想了又想,依舊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打算對外宣布,我們老乾爹集團欲要正式收購秦氏企業的事,就讓那些媒體朋友們,給我做個見證好了。」

迎上劉特助盛滿疑惑與不解的目光,顧佳蕊只是一笑。

然而,有著她這一番答疑解惑,劉特助卻是愈加的茫然與不解,甚至,還頗有些不甚贊同。

「小顧總,這件事情,還望您三思呀。」

劉特助極力勸誡顧佳蕊道。

「若是您是為了這件事,才想要召開新聞發布會的。劉某勸您還是趁早打消這個想法的好。原本,咱們於暗地裡她,悄無聲息的吸納、收購秦氏企業的股份,這就猶如悶聲發大財,如此做,真是不知道要有多穩妥。」

「照這樣行事,很快咱們就可以入主秦氏企業了。」

「可現如今,您突然之前,又是一時興起,召開哪門子的想我發布會嘛。您還要對外宣稱,咱們老乾爹集團,有意收購秦氏企業,您這樣子做,會打草驚蛇的。除了打草驚蛇,讓那秦山,和整個秦氏企業開始有所防備,其他什麼作用都沒有。」

劉特助絮絮叨叨、長篇大論的說了一堆。曆數了其中的利弊與利害關係,端的是苦口婆心。

然而,見他如此,顧佳蕊只是一笑,笑容之中,難掩詭異。甚至……成竹在胸。 ?銀色流光的鎧甲,在暗夜裡顯得分外顯眼。

延七並沒有開著他平日里研究的最多的魔動力武裝來,而是穿了一件銀色的,半裹著他身軀的詭異鎧甲。

那鎧甲甚至可以直接吸收強大的破魔炮的正面一擊。

如果蘇君炎現在還醒著,一定會發現,那件銀色的鎧甲的材質,和以太是極度類似的。

延七在對從蘇君炎身上取下來的那一片以太的殘片,經過了長達一年的研究以後,終於是製作出了這一件半成品,秘銀武裝。

完全地貼合人體的,更為便捷,功能更為強大的殺戮機器。

非常強。

可是在面對著整個中央王城的力量的時候,卻又似乎,非常弱。

暗夜裡響起了隆隆的腳步聲,很快,兩具足有三碼多高的人形魔動力武裝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延七,還記得我嗎?」帶頭的一具銀色的魔動力武裝里的人說話了。

延七還記得這個人了。

因為那一台銀色的魔動力武裝,就是經由他的手完全修改出來的。

最貼合的魔動力核心陣列,最完美的材質,在將軍級魔動力武裝中都堪稱佼佼者。

是延七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不過延七極度討厭那個駕駛這台機體的人,甚至,他把替這個人做出這台機體,引為平生第三大恥辱。

那是個根本不懂魔動力武裝,卻偏偏喜歡裝懂的廢物角色。

他在玷污那台傑作。

「我非常喜歡你製作的這台魔動力武裝,因此,我打算用它來,殺死你。」那個人狂妄的笑了起來。

除去他根本不懂魔動力武裝這一點,在中央王城的地下魔動力武裝世界,他確實稱得上是一個好手。

累積擊殺最多機體的魔動力武裝殺手,號稱機體屠夫。

他不僅喜歡破壞別人的魔動力武裝,還喜歡將駕駛者拖出來,進行最後的殘忍到了極致的虐殺。

「你身上那件東西,就是你最新的作品嗎?看起來不賴。」機體屠夫稱讚著,卻殘忍地笑了起來,「你知道嗎,我最討厭的就是你……」

他的一個你字還沒有落地。

延七已經動了。

他化作了一道銀色的流光。

「集火他!該死的,馬上集火他!」機體屠夫發現延七驟然發難,很有些惱怒地在作戰頻道里大吼,他最討厭別人打斷他講話。

可是……

「鎖定不了……太……太快了。」他的手下驚恐地說道。

「廢物!廢物!」機體屠夫暴怒地試圖自己去搞定延七。

但,他發現他也根本鎖定不了這個人。

為什麼……

為什麼。

這三個字是他腦海里最後的東西。

然後就是爆炸。

延七最得意的作品之一,被他親手毀去。

一秒鐘。

機體屠夫連帶著他的手下的三台魔動力武裝,統統爆破。

「你們根本不懂什麼是魔動力武裝。」回到了原地的延七喃喃自語。

好快的速度。

其他人都是有些驚訝。

但也只是驚訝了。

「遊戲結束了,結果他們吧。」經過了一個蠢貨的試探以後,其他人已經基本評估出了這個延七的實力。

並不足以扭轉任何局面。

殺。

——————————————————————————————————

「不用反應這麼大吧,親愛的議長大人?」溫寧頓好似根本沒有看到亞爾斯的殺人好戲,還是在用力撕扯著手裡那塊黏膩腥膻的生羊排。

查爾斯吐得更厲害了。

只是他一邊吐,一邊拚命捂著自己的嘴,生怕一旦發出太大的聲音,也會被亞爾斯像殺掉那個僕人一樣,輕易插破了喉嚨。

「你……」亞爾斯忽然變得很遲鈍,他發愣著看著地面很久,才抬起頭,看了一眼溫寧頓說,「你還坐在幹什麼?」

「我還沒吃完呢,議長大人。」溫寧頓舉了舉手裡的生羊排,笑著示意道。

「你覺得……」亞爾斯用沾滿了血的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讓那種濃郁的血腥味不斷地浸潤到口腔里,說,「你傷害到我了嗎?」

「不,並沒有,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您,議長大人,您也看到了,我這可是特地地來保衛您的。」溫寧頓咽下最後一點生羊排,用一旁的絲質的餐巾擦了擦手,說,「您覺得您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哈哈……」亞爾斯忽然笑了起來,他看著溫寧頓,說,「溫寧頓,你這個小崽子,我發誓,我會讓你知道,試圖挑戰我,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他再次露出了他蒼老卻鋒銳的牙齒,整個人躺在了椅子上,雙眼有些無神地繼續道:「雷斯菲爾德,今夜……除名吧。」

「哦!」溫寧頓發出了誇張的叫聲,「您以為我會害怕地發抖嗎?還是跪在地上求您原諒我剛剛的冒犯,又或者,我直接站起來,打算試圖殺死您?」

「天哪,議長大人,你原來是個這麼可愛的人,我從前可沒有這麼覺得過,哦,對啦,親愛的波爾多閣下,可以來一杯好喝的梅林紅酒嗎?希望你們這還有存貨。」

盡心儘力的老管家聽了溫寧頓的要求,很自然地打算去給他端來一杯梅林紅酒。

「您放心,我們這應有盡有。」

「波爾多……你是瘋了嗎?你這條老狗!你還不明白嗎?這個該死的兔崽子害死了我親愛的孫子,我最最親愛的孫子,你還要去給他倒酒?你是真的老糊塗了?還是打算我現在就殺了你,就像這個可憐的孩子一樣?」亞爾斯終於發出了劇烈的怒吼,他站起身,朝著他最信任的老管家大吼。

「是的,我親愛的主人。」面對暴怒的主人,老管家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失態,只是像平時一樣深深鞠躬,表示歉意,道,「可是,溫寧頓閣下說,他想要喝一杯紅酒,我猜他是渴極了。」

我猜他是渴極了。

這句話徹底擊潰了亞爾斯,他用一種蒼老的眼神看著這個老朋友,這條老狗。

他不明白。

他重重地坐倒在了椅子里。

——————————————————————————————————————————————

第一更,食飯、(未完待續。) ?延七,也已經到極限了。

他的實力已經算不得弱了,他新研發出來的秘銀武裝,也足夠的強大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