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找東西。」

「找什麼東西,也許我可以跟你換。」對方感興趣地說道。

「我要找的東西幾乎是無價之寶。而我身上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以換。」希正老實說道。

「靈晶,不失靈性的靈晶。」她對希正說道。

「靈晶?不失靈性?這個可以嗎?」希正取出一塊頂級龍晶,拋給對方。不知道那些靈晶才是不失靈性。

「這個當然可以。」她的眼神很是熱切。

「你還有嗎?」

「那是頂級龍晶,我只有一顆,不夠嗎?」希正身上自然還帶著其他靈晶。但是龍晶對自己也很重要,而且也不多了。

「這要說說看你要尋找的是什麼?」對方顯然在估量。

「還魂草,奈何花。」希正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這兩樣東西,我可沒有,也找不到。」對方聽到希正說出的東西,立即將那枚龍晶扔回給希正,可見難度之大。

「如果加上這些呢?」希正將帶著的所有靈晶都取出來,對她說道。

她看著希正手中的靈晶。在猶豫著。

「再加這個呢,我實在沒有再多了。」希正接著又將幾顆龍晶取出捧在手中說道,自己身上除了兩顆準備用來突破光系的光系高階龍晶外。實在沒有其他靈物了。

「這不是價錢的問題,而是關乎著我們的性命,讓我再考慮考慮。」那女皇很是猶豫,內心在激烈鬥爭。

「有什麼難處嗎?」希正問道,在希正印象中,皇者是頂級的存在了。還有什麼能夠難倒她呢。

「小六,去叫老三、老四過來!」這女皇思索良久。終歸無法下結論,只能尋找其他人來共同商量。大聲對門外喊道。

「是,大姐。」應該是那麼被喚作小六的人應和道。

「大姐,什麼急事?」不過片刻,兩名半老的老頭迅速進入大殿,對著女皇者說道。令希正驚奇的是從氣勢上判斷,這兩名老頭也是皇者實力,這世界為什麼會存在如此多的皇者。

「這就是救我的那小子!」女皇者對那兩老頭說道。

「不錯,實力很強,他體內的靈氣可以讓我們過上一段時間了。」其中一人說道。

「三哥,大姐既然不殺他,定然是要幫他,不知道這個人界來的人千里迢迢、千辛萬苦來到我們魔界是為了什麼?」另一名老頭說道。

「還是老四聰明,老三,你還是要學著點。我們雖然已墜入魔道,但是也不是說忘恩負義的人。」女皇對著那兩人說道。

「那他要找啥?」老三直接問道。

「還魂草和奈何花。」女皇直接對兩人說出。

「啥!我沒聽錯吧?你小子是不是腦子秀逗了!敢來魔界冥府找這兩樣要命的東西。」他一聽到,吃驚說道。

「大姐,你的意思呢?」老四直接看向女皇。

「我也犯難了,所以聽聽你們的意見,這小子手中擁有高階的靈晶,如果我們取得那兩樣東西,與他交換,足以夠我們萬年無憂。」女皇對著老三、老四講出實情。

「可是……」這時兩人也陷入思考。

「不如殺人取物,這是最划算的方法。」老三直接說道。

「大姐,我也覺得不妥。」老四也說道。

「對於你們三名皇者來說,去取一株還魂草和一朵奈何花有那麼困難嗎?」希正反問道。

「你小子!你知道什麼?這難於登天。」老三登時大聲罵道。

「我剛來,確實不知道什麼,只感覺這魔界所遇到的幾乎都是至高帝者以上實力的高手,而低實力的幾乎沒有。」希正都囊道。

「不知道還亂講。老四,你給他說道說道。別讓人覺得是咋們坑了他。」老三不滿地說道。

「這……」老四無語了。

「說說吧,也好讓他知難而退。我先獨自想一想。」女皇也說道。

「好,小子聽好了,首先。魔並不等於惡,魔只是我們修鍊是對魔性不加控制,使得靈力內充滿魔性。」

「我知道,你們本質並不壞。」希正恭維說道。

「你小子什麼意思?」老三頓時怒了。

「魔族共有十大種族,分別是天魔、地魔、人魔、鬼魔、神魔、陽魔、陰魔、病魔、妖魔、境魔這十族。這個你應該知道。」老四繼續說道。

「在古書說看到過類似說法。」希正坦言肯定。

「這十族最高首領都是一名皇者。」老四繼續。

「你們是其中三位族皇?」希正疑惑。

「實話告訴你,大姐是陽魔、二哥是神魔、三哥是人魔。我是陰魔、老五是鏡魔、小六是鬼魔。而十族分兩派,那天與大姐對戰的是地魔,他下面有病魔、妖魔兩族皇者,另外天魔一向不在其中,自行封印修鍊。不在派系。但是這十族不是魔界的最高統帥,魔界有魔宗皇,宗皇手下有五天大魔皇和八方大魔皇,所以說我們這些都算不得什麼。」老四簡單解釋完畢。

「而對你來說最為重要的就是,還魂草和幽冥花就在她們的掌控之中,據說冥府深處的眾魂殿才有還魂草,幽冥花則在幽冥澗奈何橋畔才能尋到。」老四說出來了希正需要的兩樣東西的出處。

「這兩樣東西分別在魔界冥府的一南一北兩個地方,其中幽冥花所在的幽冥澗必須經過八方大魔皇的領地。而還魂草更是在冥府深處的眾魂殿,可以遇到五天大魔皇,甚至是魔宗皇。如此必定九死一生。」老四直接說明其中厲害。

「冒昧問一句,你們為何對靈晶如此痴狂?」希正突然問道。

「靈物,令誰都一樣痴狂,你們人界不是一樣對靈物痴狂,更何況在這裡沒有靈氣的魔界,靈物自然讓我們瘋狂。」

「而你剛剛所說。遇到的都是至高靈帝之上的強者,而弱者幾乎沒有。就是這個原因。人界成魔的人,會被規則自動遣送至魔界。一旦進入魔界,就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實力夠強,成為一方魔尊,實力不強,就會被人分食。而誤入魔界的人也是一樣,所以,最終留下來的,都是少數最高級別的頂級高手。」老四解釋道。

「至於對靈的渴望,誰都一樣,何況這裡沒有靈的補充,而時間卻一直在消耗者修鍊者的體內的靈,如果沒有靈物,不但無法修鍊,而且隨著時間快速折煞生命,這都是至高實力的魔修們無法承受的。」老四繼續講述著。

「老四,你去清點一下那些靈物,看看有多少,也許我們可以與他們談判。」突然,女魔皇打斷了老四的話音。

「是,大姐。」老四頓時徑直走到希正面前,來清理希正取出來的那些靈物。

「一共是頂級十階靈晶八顆,九階十二顆,八階二十六顆,七階五十六顆,有十多顆已經沒有了靈性。」老四掃了一眼,統計道。沒有靈性的應該是希正獵殺魔界至高帝者掉落的,看起來是一樣,只是魔性侵襲了靈晶。

「小六,再去叫你五哥也過來,老三,你去叫二哥不要閉關了,也過來一趟。」女魔皇彷彿下了決心,決定放手一搏。

不一會,幾人都回來了,共六名皇者。那老二看起來倒是年輕,老五與老三、老四差不多,而小六看起來就是個十多歲的小男孩。

「我決定與他交易,取得還魂草和奈何花。你們同意嗎?」女魔皇對眾人問道。老四向老二和老五解釋了一遍。

「願聽大姐吩咐。」眾人異口同聲回答。

「行,就這樣決定了!我們幫他吧!頂級靈晶八顆,我們六人一人一顆,剩兩顆,九階靈晶十二顆,我們每人兩顆,其他的都用來先與他們談判的籌碼。如果不行,我們就強取,那些靈物用來我們消耗的補充也夠。」女魔皇說道。

「謝!大姐!」

「那行,你們取了靈晶回去準備,即刻出發。」女魔皇下令道。(未完待續)

… ?第一百五十四章幽冥澗

「準備好了嗎?」不過片刻,六人已陸續到達。

「準備好了。」

「那就出發吧。我們先去南邊幽冥澗,尋找奈何花。」陽魔女皇說道。

「是,這個容易些,先去。」老四也同意。

有六大魔族皇者一同前往,希正沒有了那麼狼狽,不用一路與至高帝者拼殺。相反地,一路上,沒有任何生物敢出來阻攔,除非是不要命了。

不知過了多久,到了一處暗綠如同綠色翡翠的山體前。令人吃驚的是,這山體與別的錐形山體不同,別的山體是錐形錐尖朝天,聳立於地面之上,而這山體恰恰相反,是錐形錐尖朝下,懸浮於半空中。因為半懸浮於空中,顯得比別的地方跟高一些。

進入裡面,這裡竟然有微微的一絲靈氣,雖然極弱,但是確實可以感覺到。

「這是南冥府,陽魔女皇你這麼興師動眾,想要做什麼?」山前,是一座城池般的小型宮殿。門口八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皇者正候在城牆之上,威嚴肅穆。

「八方大魔皇,小女子這次有個不情之請,還請各位大魔皇成全。」陽魔女皇說道。

「所為何事?儘管說來。」八個一模一樣的皇者中,為首的一位說道。

「小女子懇求一株奈何花,還望各位大魔皇成全。」陽魔女皇直接說道。

「大膽,奈何花乃是魔宗皇獨有的靈物,你們竟然敢謀奪神物,該當何罪。」那大魔皇頓時訓斥。

「大魔皇請息怒。我們不是謀奪,而是購買。」陽魔女皇說道。

「購買?」

「是的,我們願意以一顆頂級十階靈晶外加十顆八階靈晶購買一朵奈何花。」老四直接說道。

「放肆,我們兄弟的職責就是護衛這奈何花,怎麼可能將其交易出售。這是魔宗皇的靈物,你們少打主意。」大魔皇訓斥著拒絕。

「大魔皇,您也知曉,雖說這奈何花是魔宗皇的心愛之物,但是除了用來引靈,別無用處。況且魔宗皇已經有幾萬年沒有出現了,下一次來南冥府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這奈何花萬年一開一謝,你們不用也就浪費了。」老四繼續勸說,這南冥府的守衛大魔皇顯然也有一絲心動。有些動搖了。

「可笑,區區一顆頂級十階靈晶外加十顆八階靈晶就像換取一朵奈何花,白日做夢吧。」對方拒絕了,但是口氣有些鬆動,看來只有講價的份了。

「奈何花雖然珍貴,但是用處不大,我們已經出的是高價了,讓他自然衰敗。還不是一文不值。」老四在與他們討價還價。

「不行。」

「好!我們再加兩顆八階靈晶。」陽魔女皇鬆口說道。

「不行,至少再加五顆八階靈晶。」對方還價了。

「我們已經是最高價了。」老四咬牙說道。

「否則沒有商量。別告訴我,你們六人盡數來了。沒有起搶奪之心。我知道你們來此的決心。」對方大魔皇說道,看穿了這邊的真容龐大,內心必得的意志。

「行,一顆頂級十階靈晶外加十五顆八階靈晶換取一朵奈何花。」陽魔女皇定下了。

「陽魔女皇,都說你精明,這麼簡單的算術都會算錯。不是十五顆。是十七顆。」對方突然耍賴地說道。

「剛剛說好的十五顆。」老四頓時也怒道。

「誰說好的,足智多謀的陰魔皇竟然也會有算錯的時候。先是說一顆頂級十階靈晶外加十顆八階靈晶取一朵奈何花。我們不同意,後來是你們主動提出再加兩顆八階靈晶。而後我們其後說最少再加五顆。這樣算來,的的確確是十七顆。」對方曲解了剛剛的談判。

「欺人太甚。」老二大怒說道。

「老二!」女魔皇止住了老二。

「要不要隨便你們,公平交易。若是想要搶奪,我們也奉陪。」對方已經下定決心。

「行,老四,給他們。」女魔皇忍了一口氣說道。

「大姐……」老三內心不甘。

「給他。」女魔皇大聲說道。

老四支付,對方清點了一下。

「跟我們走吧。」八位長得一模一樣的在前方帶路。

他們帶著希正等人穿過大大小小很多巷子,拐進了一個幽暗昏黑的空間,在裡面走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后,來到一座橋邊,橋邊有一座石像,雕刻的是一個慈祥的中年婦人,右手提著一把茶壺,茶壺中自然地流出一脈清水,這是石雕的孟婆?希正疑惑。

「不要去喝那水壺裡流出來的水。」陽魔女皇提醒道。

「這裡就是了。你們自己找。」八位大魔皇將眾人帶到奈何橋邊,指著橋下兩岸的滿目花田說道。下面開著一大片一大片一模一樣的花朵,而且都還只是花蕾。

「就這?」希正疑惑。

「對。」對方肯定。

「這麼多花蕾,我們怎麼知道哪一朵才是?」老三向他們問道。

「幽冥花也稱為奈何花,而奈何花卻不一定是幽冥花,這裡的都是奈何花,而能夠用於引靈的,自然是奈何花中的極品幽冥花。」對方突然說出了一個秘密。

「混蛋,你剛剛沒有說清楚。」老二罵道。

「剛剛我們談價時,你們一直說要買的是奈何花,並沒有說要買幽冥花,我們也一直是按規矩來的。」對方取巧回答。

「奈何花和幽冥花有何區別,我們怎麼才能分辨?」老四問道。

「簡單地說,幽冥花是奈何花的皇者,萬年只會出現一株,花開之時,花香沁人心脾,勾人魂魄,花色粉潤,而假的幽冥花也就是普通的奈何花,只是花色淡藍,毫無香氣。」對方解釋道。

「這花海中的這些花,都是花蕾,我們何從尋找。」老三繼續埋怨道。

「這就不關我們的事了,而且說好的,只能采一朵。」對方別有意味地回答著說道。

「混蛋,你們這是明顯在訛我們。」老三怒道。

「這樣吧,念在這麼多年的感情的份上,我們放寬條件,你們每人一人採摘一次好了,算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其中為首的一人說道。

「這就像是大海撈針,我們一樣是機會渺茫。」老四反口說道。

「我不管,要摘快摘,不然我們送客了。」對方催促道。

「混蛋,你以為我們好欺負啊。」老二就要拔武器。

「想要戰,那就戰,我們兄弟奉陪。」對方就要開打的之勢應對。

「采吧,至少還有點希望。」陽魔女皇示意各位兄弟不要衝動,各自自行選擇採摘。

眾人各自采了一朵,希正則隨手一摘,這河兩岸都是花海,而且統一都是含苞欲放的花蕾,根本無從選擇。希正隨手采了,直接放進天成靈戒里的一條小溪邊種植。

「走吧,先回去。」陽魔女皇見眾人采完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