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在杜飛踏出的瞬間,那站在四個角落的四個黑衣人身上,頓時都是有著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撲面而來,狠狠的壓在了杜飛的身上。

但是,面對這四個強者的威壓,杜飛卻沒有絲毫閃避退縮的打算,而是冷笑了一聲,一股極其驚人的威壓也是瞬間衝天而起!

「嘭——」

雙方的氣息,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然後,周圍之人就見到,那四個率先出手的黑衣人突然都是臉色微微一白,旋即略帶不可思議的退後了幾步。

杜飛面無表情的看這一幕,這無形門之人若是想著淡淡靠威壓就要讓自己屈服的話,那就真的是有幾分痴人說夢了!當日在大安王朝,自己面對真正的五品中階武宗強者君如飛,都沒有退縮半分,這四個傢伙不過是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罷了,又能夠將自己怎樣?

「嗯?」見到自己四個師弟同時出手,還被這個傢伙震開,那蝰蛇的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旋即,去目光有些奇異的凝視著杜飛,緩緩道:「看來,倒是我小看你了!」

杜飛回頭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卻再也懶得理會,而是徑自就向著外間走去。

見到杜飛這般模樣,那蝰蛇的臉色一沉,隨後其手掌已經瞬間向著前方抓出,頓時,渾厚的真氣直接凝成了一條暗黑色的蟒蛇,狠狠的向著杜飛的後背之處咬去。

「嘭——」

在那攻勢即將落實的瞬間,杜飛的身形卻猛的一轉,右手一甩,不見半分真氣波動,就靠著肉體狠狠的一腳甩在了那真氣蟒蛇的頭部,頓時,那真氣蟒蛇一震,直接化為了漫天的光點,而那氣浪也是瞬間瀰漫而開,震得四周不少圍觀之人連步後退!

「肉體力量?」

見到眼前這個傢伙,竟然靠著肉體力量就擋下了自己的攻勢,那蝰蛇也是冷笑了一聲,當下其腳掌一踏,身上的氣息瞬間就瀰漫而開。

「蝰蛇,這裡是商盟的地盤,按照我們商盟的規矩,兩位若是在這裡動手的話,我們可就要將兩位列入商盟的不歡迎名單了!」就在兩人即將動手的瞬間,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

杜飛偏頭一看,就見到一個一身紫袍的大漢,正緩緩的從拍賣場中走出,淡淡的注視著蝰蛇。

「呵呵,原來是雷雲護法,既然護法開口了,這個面子,我蝰蛇是一定要給的!」見到了來人,那蝰蛇倒是沒有再度出手,眼眸之中也是多了幾分淡淡的忌憚之意。

這商盟畢竟在這九州之戰的戰場中都擁有不菲的實力,沒有任何人願意隨意的得罪這等人物。

當下,那蝰蛇也是揮了揮手,對著那雷雲略微拱手之後,才淡淡的轉身向著後方離開,而在路過杜飛的身邊的時候,其陰冷的笑聲,也是淡淡響起:「我相信你是聰明人,自然明白,這件事情並不會就這樣算死了,若是你識抬舉的話,我之前說的話,依然算數,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想要自尋死路的話,我想,我也不介意多斬殺一人。」

望著那哈哈大笑離開的蝰蛇,杜飛的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絲似笑非笑的神色來。這個傢伙,若是知道自己就是斬殺了陳昆之人的話,恐怕,他就笑不出來了吧?現在他想要和自己玩,那麼自己這邊也是無任歡迎啊!

「呵呵,這位閣下,對不住了,是我們商盟疏忽了,沒想要居然讓貴客遇到了這等事情。」站在後方的雷雲突然緩步上前,一臉歉意道。

「雷雲護法么?」杜飛望著眼前這個似乎在商盟之中身份不弱的大漢,片刻后才一笑道,「護法倒是無需介意,這裡可是九州之戰的戰場,這種事情,常見得很……不過,我卻有一件事情要請教護法……」

「哦?請說。」雷雲驚訝的看了杜飛一眼,片刻后才沉聲道。

「按照道理來說,這無形門就算再窮,也不會來做這種事情吧?」杜飛掃了一眼蝰蛇離去的方向,淡淡道。

「呵呵,閣下有所不知道,因為閣下你的搗亂,那蝰蛇這一次是大出血了,但是他只有區區一百萬衍宗丹,所以,為了將那無形青玉扇弄到手,他可是將無形門中一些價值極高的東西拿來做抵押了,想來,他倒是想要第一時間將那些東西贖回去吧。」雷雲淡淡道。

「什麼東西?」杜飛疑惑道。

「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就是無形門的無形劍訣和無形劍陣罷了……若是閣下有興趣的話,一個月後倒是可以來看看,那個時候他們無形門還沒有贖回東西的話,這兩樣東西,我們可就要拿出來拍賣了。」雷雲笑眯眯道。

望著這個奸詐到了極致的大漢,杜飛一陣無語,然後心中就是一聲冷笑,既然這無形門那麼想要回這兩樣東西的話,那麼,只要那個蝰蛇敢繼續來招惹自己,自己就要讓那無形門,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將這兩樣東西贖回去!

一念及此,淡淡笑容,緩緩浮現杜飛嘴角…… 隨著蝰蛇的離開,四周不少看熱鬧的人也是慢慢的散去。畢竟,在九州之戰的戰場中,衝突這種事情,可以說是每時每刻都在發生,此刻既然雙方因為雷雲的出現而罷手了,那麼,自然也不會有人來關心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對於九州之戰戰場中的人來說,其他的事情,絕對沒有自己的事情來得重要。

對於四周的變化,杜飛也是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至於那無形門的威脅,他一時間也沒有放在眼裡,雖然他也看得出,那蝰蛇等人的勢力都極其不俗,若是他們聯手的話,自己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但是,自己若是要跑的話,那麼傢伙多半也是拿自己沒有辦法,這九州之戰的戰場這般大,自己跑了的話,那傢伙莫非還真能將自己怎樣不成?

「呵呵,閣下,或許我應該勸你一句,無形門之人行事一向囂張,不過看閣下這樣子似乎也並不擔心,那麼我也就不多說什麼廢話了。」看著杜飛的表情,那雷雲又是一笑道。

「多謝雷護法了。」雖然知道這個雷雲並不是因為自己出面,但是杜飛還是客氣了一句,畢竟,自己也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因為動手而暴露實力,所以,這個雷雲多少也算是幫了自己幾分了。

在道謝之後,杜飛倒是頗為不客氣的直接在那雷雲手頭討要了一份遠古遺址的地圖,之後才徑自的離開了拍賣場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落腳的旅館之中。

關上了院落的大門,又小心翼翼的布下了幾道精神力防護之後,杜飛緩緩的坐到了院落中的石椅上,手掌輕輕一翻,那玉盒所盛放的地圖就出現在了杜飛的手中。

「小白,將這東西和我們之前得到的地圖組合到一起吧。」杜飛凝視了手頭殘破的羊皮卷片刻后,才淡淡道。

小白晃悠悠的跳了出來,然後視線在羊皮卷之上停留片刻后,才低聲道:「那我試試看吧,不過我的眼力應該不會有錯才對。」

說話間,小白的小手伸出,已經飛快的將羊皮卷攤開,而手指也是在那些細細的線條之上描繪著。

片刻后,小白才站了起來,一笑道:「好了!」

話畢,其手指一點,向著杜飛的眉心之處點去。

剎那間,一股信息流就湧入了杜飛的腦海之中,而後,一副還有幾分殘缺的地圖就出現在了杜飛的腦海之中,只不過,這一副地圖,已經比起之前的時候詳細了許多,不過,就算是這樣,杜飛依然看不出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罷了。

微微皺眉片刻,杜飛才緩緩震開眼睛,遲疑道:「說起來,當年我們在玄幽宗得到的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處啊?怎麼會在這九州之戰的戰場中也得到了這地圖的一部分?而且看這模樣,這地圖最少還缺失了一半。」

小白也是思索片刻,才一攤手道:「地圖不完整,就算我也沒辦法確認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我料得不錯的話,這地圖八成和一些大好處的有關,我們收著總是沒錯的。若是機緣得當,能夠得到剩餘的地圖的話,倒是就可以明白這到底是什麼了。」

「嗯,目前也只有這樣了。」杜飛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暫時不去想這種太過久遠的事情了。

「說起來,接下來我們應該做什麼?」隨手將這羊皮卷捏成了粉末,確認這秘密絕對無法泄漏之後,杜飛才淡淡道。

「還用說么?自然是想辦法得到九州紫金令,進入位於九州之戰戰場中央的九州殿,這不是主人你這次的目標么?」小白側頭道。

「我不是問這種事情,」杜飛伸手彈了一下小白的腦袋,又揉了揉懷裡的小虎,才嘆了一口氣道,「問題是,接下來我們應該去哪裡?」

小白想了想后,才嘆了一口氣道:「說實話,現在九州之戰戰場的具體情況,我們也是眼前一抹黑,我的意見是,要不然,我們也去那所謂的遠古遺址碰碰運氣,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還有,無形門的那幾個麻煩,我們或許可以先解決了……」

「遠古遺址么?」聞言,杜飛笑了笑,旋即從懷裡拿出了剛才從雷雲之處獲得的嶄新地圖放在了桌面之上。

地圖之上的線條詳細,包括怎麼從黃沙城進入那遠古遺址所在的枯骨山脈,都是描述得一清二楚,看這個地圖的感覺,就彷彿只要走到那個地方,面前出現的就會是一片寶藏一般。

「枯骨山脈……這商盟,倒是大手筆啊,只看這地圖的話,估計他們所知的所有消息都已經在這上面了吧?」小白嘖嘖稱奇道。

「至少他們有一樣東西沒說。」杜飛凝視著地圖,淡淡道。

「什麼?」小白問。

杜飛伸手在地圖之上摸索了片刻后,才緩緩道:「對於這地方的危險,他們定然是沒有說的,要不是那所謂的遠古遺址太難進入的話,商盟豈會不吞獨食?既然把這些消息都放出來了,他們無非就是想要多幾個人去幫他們探路罷了!若是我猜得不錯的話,這商盟手頭之上定然還有什麼重要的消息,這消息,可以令得他們在這遠古遺址的爭奪之中,佔到最大的便宜!」

「那既然主人你清楚了這一點的話,這地方,我們還去不去?」小白微微皺眉道。

「去?怎麼能不去呢?我想,除了我之外,很多人應該都看明白了這一點吧!但是,這九州之戰戰場中的唯一原則,就是強者為尊!一處遠古遺址,就是最大的變強機會,只有不斷的變強,才有可以在這九州之戰中脫穎而出,所以,這一次,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去!而且,也要儘力撈到最大的好處!」杜飛笑眯眯道。

「那麼我們現在就走?」小白道。

「當然,本來我想還想要看看這黃沙城什麼地方衍宗之氣最濃郁,好好的修鍊上十天半個月,但是,既然這地方半個月後是最好的進入時機的話,那麼看來,我就沒有這個時間了。」杜飛伸了一個懶腰道。

「不過……」

「不過什麼?」小白皺眉。

「不過,若是想要好好的去那遠古遺址,多半,我們還要先解決掉一個小麻煩……」

「小麻煩?」

「諾,就是那個蝰蛇啊……呵呵呵……」輕輕的笑了笑,杜飛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凝重之色,雖然此刻他笑得輕鬆,但是心中卻明白,那個蝰蛇,定然會找自己的麻煩,而且,此人的實力比起那陳昆強太多了,多半是已經有了六品中階武師的實力了!如此實力,自己雖然不怕,但是加上他帶著那四個怎麼看都有六品低階武宗實力的黑衣人,就真的有幾分麻煩了啊……

小白顯然也是明白這一點,它皺眉片刻,才遲疑道:「我們就不能想辦法繞開無形門的那群傢伙么?在這種沒有好處的情況下跟他們動手,實在是不值得。」

「盡量吧,希望這個蝰蛇的耐心很好,到了現在,還在等候者我的答覆,那樣的話,我們說不定可以繞開他們吧。」杜飛無所謂的點了點頭,隨後也不再遲疑,將小虎又向著懷裡按了下去之後,他才收回了小白,收拾好了自己房裡的東西,然後換了一套衣服,就出了旅館,向著黃沙城的東面行去。

一路上,杜飛倒是沒有受到絲毫的阻攔,順利無比的就走出了黃沙城東面的城門,但是,這太過順利的過程,卻令得杜飛微微的皺眉,畢竟,無形門雖然在這黃沙城中沒有太大的權勢,但是以那群高手的實力,沒道理髮現不了自己離開,在自己的預算中,此刻最少會有一個人追上來,自己隨手拍死以後在離開就是了,但是,現在居然還半個人都沒有追上來,這就有點…….

心中雖然帶著疑惑,但是杜飛的腳步並沒有因此緩慢下來,他如同此刻許多出城向著那遠古遺址所在之處興趣的強者一般,一臉行色匆匆的。

就這般走了大概數十米,在走進了一片密林之中的瞬間,杜飛的臉色突然微微一動,旋即其手掌已經瞬間化拳,狠狠的一拳向著前方轟出。

「轟——」

一道極其犀利的攻勢被杜飛一拳轟暴,而後,其眼神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看來,自己的行蹤還是被人發現了啊……

「哎,這位兄弟,你的選擇實在是令人失望得很啊……」在杜飛眼神變化之間,前方的密林之中,五道身影飛快閃出,瞬間落到了杜飛的四面八方,將其所有退路盡數擋住。而站在最前方的蝰蛇此刻臉上卻是泛起一絲笑容,旋即嘆了一口氣,淡淡道。

「蝰蛇么……」望著此人,杜飛也是嘆了一口氣,想不到自己倒是算錯了,這人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麻煩幾分,居然能夠算準自己離開的地方,然後在這裡等著自己。這一點,倒是自己小看他了啊。

「嗬嗬嗬,小子,你莫非還真的以為,自己能夠脫離我們無形門的掌控不成?如果不是擔心商盟和黃家、聖心宗的插手的話,你連城門也走不出!」站在杜飛身側,一個一臉猙獰的黑衣人開口道。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或許你還能夠少吃一點苦頭,否則的話,會有什麼下場,可就難說的很了!」另外一個黑衣人,也是獰笑道。

聞言,杜飛嘆了一口氣,他倒是直接無視了另外的兩人,而是凝視著蝰蛇片刻后,才淡淡道:「我現在倒是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我自認我的行蹤算是隱秘了,你們又是怎麼發現我的?」

「呵呵,既然這位兄弟想要死得明白,那麼我也就告訴你……還記得我給你的那個容戒么?那個容戒,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問題,不過裡面的一顆衍宗丹,卻是我特地煉製的!」蝰蛇淡淡道。

聞言,杜飛微微撇了撇嘴,看來倒是自己有幾分大意了,也難怪會中了這蝰蛇的圈套……但是,這又如何?

「好了,廢話時間結束……我這人還是有幾分好心的,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將手頭的衍宗丹盡數交出來,我就放你走,如何?」蝰蛇凝視著杜飛,眼眸之中有幾分貓戲老鼠一般的戲謔之意。他雖然知道,眼前這個傢伙定然也有幾分本事,但是,在他看來,對方別說是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就算是六品中階武宗強者的話,以他們此刻的陣容,也是可以輕易拿下,更何況,武宗之中,每一階的晉級都要衝擊一次破宗劫,這種困難無比之事,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做到的!至少眼前的這個傢伙,就定然做不到!

「好啊!給你吧。」凝視了蝰蛇片刻后,杜飛才輕輕一笑,「不過,那條件,不用我再說一次了吧?」 「既然如此,」聞言,蝰蛇的雙眼微眯,旋即聲音瞬間變得森然無比,「動手,殺了他!」

顯然,對於杜飛所說的條件,蝰蛇也是清楚無比,因此,對於這個還想繼續侮辱他的傢伙,他已經失去了繼續廢話下去的興趣,其手掌輕輕一揮,頓時聲音之中,殺氣凜然!

「轟——」

隨著蝰蛇的聲音落下,那四個黑衣人幾乎都是同時森然一笑,而後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的,當頭對著杜飛所在之處暴沖而去,而那渾厚無比的真氣,也是瞬間從他們的手掌之中爆發而開!

望著這同時出手的四人,就算是的杜飛的臉色,也是微微一凝,果然不出他的意料之外,這四個黑衣人,都有六品低階武宗的勢力!若是只是單對面對一個的話,他有著百分把的把握,將這些傢伙當場斬殺,但是,這四個人同時出手,就令得眼前這局面棘手無比了!

「小子!死了之後,千萬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為何不長眼睛,居然招惹了我們無形門之人了!」

猙獰的笑聲之中,四道身影幾乎同時出現在了杜飛的身前,而後一道道凌厲無比的攻勢,瞬間轟下!

「嘭——」

在四道攻勢落實的瞬間,杜飛的體表驟然間有一片寒氣流動,令得四人的攻勢落到了其身上的瞬間,臉色都是幾乎瞬間狂扁,因為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順著他們的攻勢落下,一股極端狂暴的力道也是猛的從杜飛的體表爆發而出。

兇悍的氣勁瞬間在半空中擴散而開,而後,那同時出手的四人身形都是被震得在半空中倒退了幾步,方才略帶狼狽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雖然這一交手之下,他們都沒有受什麼傷,但是四人聯手居然被人震退,這一點,實在是難看了一點!

「這小子,好強悍的肉體!」

「果然有點本事!」

四個黑衣人對視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之中的震撼之色,他們倒是想不到,他們四人聯手,居然還被眼前眼前這個小子給逼退了。

「有意思啊……衝擊過破宗劫,卻沒有成功的實力么?」負手站在後方的蝰蛇望著這一幕,嘴角開始泛起了一絲絲淡淡的笑容。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眼前這個傢伙的實力,似乎還沒有到達六品低階武宗境,但是他竟然靠著肉體力量硬抗了那死人的聯手,顯然,其修鍊的功法和武技都極其不俗,特別是他修鍊的鍛體武技,恐怕是極好的了。不過,這樣也正常,眼前這個小子若是沒有一點底氣的話,恐怕,他也不會有那膽子和無形門對抗了!像是這樣的對手,他蝰蛇最是喜歡不過了,一巴掌就能拍死的,那不叫對手,就叫做螻蟻了!

「鏘——」

杜飛眯著眼睛,手掌在虛空之中一握,那霸氣絕倫的滅世霸槍就浮現在了他的手中之中,絕對的霸氣瞬間從其體內瀰漫而出。手握滅世霸槍,杜飛目光森冷的望著面前的四道身影,在先前的對碰之中,他也是被震得退後了數步,如果不是因為他及時啟動了玄冰天體的話,恐怕一個照面就要吐血受傷了!四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聯手,的確是相當不弱,不過,靠這這四人就想要留下自己的話,可就還有點不夠了!

「好一柄武符,此子手段不少,不要給他時間準備,聯手殺了他!」見到杜飛的動作,那四個黑衣人也是對視了一眼,顯然是極其默契,在聲音在心中響起的同時,四人的身形幾乎是同時向前暴掠而去,渾厚的真氣瞬間爆發而開,化為四道巨大的無形劍氣,同時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劈砍而去!

「鏘鏘鏘——」

杜飛面色微冷,手中的滅世霸槍微微一顫,頓時一道道的槍花挑出,帶著點點的冰晶,以一種極其強悍的姿態硬生生的將那四道無形劍氣挑暴。

挑暴了四道無形劍氣之後,杜飛的手腕驟然間一抖,滅世霸槍之上猛的爆發出了一道璀璨無比的光芒,一道冰晶組成的巨.槍瞬間成形,而後帶著極其凶煞的氣息,狠狠的向著前方轟出。

見到了這極其兇悍的攻勢,那四個黑衣人此刻也是不敢怠慢,一個個齊齊出手,四道攻勢同時狠狠的轟在了那霸槍之上。

「嘭——」

就在武技轟暴的同時,杜飛的手掌卻猛的一松,身形卻如同鬼魅一般的閃出,直接落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黑衣人面前,眼中寒芒爆閃之下,兇悍無比的拳峰,就在那黑衣人反應不過來的瞬間,狠狠的轟到了其胸口之處。

「噗哧!」

杜飛的這一拳,已經將玄冰天體施展到了極致,一拳落實,重如山嶽。就算那人是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在驟然間也反應不過來。當下這倒霉的傢伙臉色一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形也是瞬間倒射而出,狠狠的撞到了一棵參天大樹之上,身形瞬間痛苦的蜷縮了起來,顯然,杜飛的這一下,就算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硬吃下去,也絕對不好受。

杜飛這般攻勢,可以說是電光火石之間,在另外三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反應過來的瞬間,其已經腳踏九霄凌雲步,一把抓住了剛才甩開的滅世霸槍,身形瞬間退後。

望著這一幕,另外的三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的臉色卻瞬間變得難看到了極致。以他們四人的身手在聯手之下,居然還有一人被眼前這個傢伙重傷,這一點,實在的令得他們惱怒無比,也是震撼無比!

「殺了他!」

一聲厲喝響起,這一次,那剩下的三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幾乎頭上同時身形一展,這一次,這三人卻再也沒託大了,頓時一道道兇悍的攻勢瞬間就籠罩住了杜飛的全身上下。

「砰砰砰——」

半空之中,杜飛一臉冷漠,其手腕輕動之間,滅世霸槍帶著凶煞無比的威勢,不斷的和那三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的攻勢硬撼在了一起,頓時,一股股恐怖無比的勁風不斷的席捲而開,直接將四周的樹木掃得橫七豎八,地面之上的沙土也是被掀得漫天飛舞!

已經退到了半空中的蝰蛇望著下方激烈無比的交手,陰寒的視線之中,卻多了幾分濃重之意。眼前這個傢伙,連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的實力都沒有,但是,卻硬生生的扛下了四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的圍攻,還將其中一個重傷了!如此戰績若是傳出去的話,恐怕就令得其名動九州戰場西域了!

「這個傢伙的鍛體武技,多半是九天玄宗那些傢伙傳下來的武技之一了,否則的話,不能有這等威力!」

「除了這鍛體武技之外,這傢伙定然吞服過什麼上品丹藥,或者修鍊過什麼精深的功法,否則的話,其真氣不可能這般澎湃!」

「其手中的武符,應該是五品符寶,而且看其凶煞程度,很可能是血煉之物,比起我無形門的無形青玉扇也不差半分……」

「有這樣的寶貝在手,又有這般底牌,怪不得會無視我蝰蛇,只不過,在我無形門面前,不管是何等強者,如何的天才,最後不過是廢物罷了!看來,這一次的收穫,倒是在我的預料之上啊……」望著下方越來越激烈的戰鬥,蝰蛇的嘴角也是泛起了一絲絲的陰寒笑聲,彷彿此刻的杜飛,已經是他的階下之囚了一般。

「嘭——」

杜飛手中的滅世霸槍之上,巨大的冰晶如同怒龍一般甩出,狠狠的和那三個黑衣人劈出的無形劍氣撞在了一起,剎那間,極端恐怖的真氣瞬間爆發而出,令得四人的身形都是瞬間一震,旋即一個個猛的在半空中退後了幾步。

杜飛腳踏虛空,退後了數步之後,就在其準備繼續進攻的瞬間,突然間,一股極端的陰寒的氣息猛泛起心頭!在這一瞬間,幾乎沒有絲毫遲疑,杜飛的身形已經猛的向著左側退開,同時手中的滅世霸氣狠狠的向著右面甩去。

「轟——」

就在一槍甩出的瞬間,一道帶著幾分晦暗之色的劍氣狠狠的落到了方才杜飛站立之處,在杜飛一槍甩出的時候,頓時極端強悍的勁風瞬間瀰漫而出。

「嗤——」

這一次,杜飛的身形被震得瞬間向著後方暴退了數十米,到了其身形落到了地面之上的瞬間,腳掌已經在地面之上硬生生的擦出了一道半米深的溝痕。

「呵呵,不錯的反應,實力也不錯。」半空之中,蝰蛇的身形緩緩的落下,擋住了後方的三個黑衣人,眯著眼睛道。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