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師弟,放上了你的這些東西之後這兔肉果然更好吃了。」

說完之後令狐沖就風捲殘雲的吃了起來,說起來在這笑傲江湖這個世界之中,最了解蘇秦的人就是令狐沖了,令狐沖也能看的出來蘇秦的怪異之處。

蘇秦每次來看他總是會帶一些東西,而這一些東西都是令狐沖聞所未聞的東西,但是他沒有追問過蘇秦,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秘密,而且令狐沖信得過蘇秦,所以他從來沒有糾結過這個問題。

「蘇師弟,最近門派大比怎麼樣?」

令狐沖一邊吃著兔肉一邊朝著蘇秦問道。

「這些天七十二個區已經比試完畢,每個區的前七名再次分成了四個區,然後繼續進行比試。今天上午就是各區前七名的第一次比試,至於劍法的水平,大都不是很高,不過還是有不少的厲害人物。」

「哦,有哪些厲害的人物?」

「今天上午我在觀看其他擂台比試的時候,就看到了陸嫣然師姐大發神威。」

「嫣然師妹,嫣然師妹的實力的確不低。」

令狐沖贊同的點了點頭。

「另外,我聽聞這一屆門派大比中,有一個人從開始到現在每場比賽都只出了一劍,沒有人能讓他出第二劍。」

「哦?那倒是十分有趣,想必此人的劍法已然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了。真的很想見識一下,只可惜……」

「大師兄不必低落,相信師傅過不了多久就會讓你出來的,大師兄再靜下心來多忍耐一段時間。」

「那我就承師弟吉言了。對了,師弟,本次門派大比的厲害人物之中你是不是少說了一個?」

令狐沖一臉玩味的看著蘇秦。

蘇秦聽到這句話之後,也不禁納悶了起來,還有誰比較厲害。

「蘇師弟,你是不是沒有將自己算上去。」

「我自己?」

「對啊,師弟你憑藉基礎劍法,硬是走到了現在這個程度,是不是後無來者我不知道,但一定是前無古人的,相信應該有不少人能看得出來你的厲害之處。」

「大師兄,你這句話就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在我面前,師弟你就莫要謙虛了,就單單是你打死兔子的手法,就已經超過了很多人了。」

「對了,蘇師弟,你又把握奪得第幾名?」

「三甲之列!」

「好,不愧是我的師弟!」

蘇秦說他有把握奪得前三名,如果是別人聽到一定會不屑一顧,但是令狐沖卻完全相信蘇秦有這個實力。

「大師兄,看這時辰下午的大比馬上就要開始了,我要下去了。」

「嗯,為兄在這裡祝你取得頭籌。」

「借大師兄吉言。」

說完蘇秦就離開了思過崖,朝著門派廣場走去。

令狐沖看著蘇秦離開的背影,他知道蘇師弟一定會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的。 令狐沖看著蘇秦離開的背影,他知道蘇師弟一定會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的。

蘇秦來到了門派廣場參加今天的第二場比試,蘇秦剛到門派廣場就再次遇到了鬍子規,而鬍子規在看到蘇秦之後也立刻纏了上來。

「蘇師弟,你今天上午的比試可真是精彩啊,竟然僅憑藉基礎劍法就能將鄭州打敗,不愧是傳說中的第七百八十一號。」

蘇秦此刻好後悔教鬍子規華山劍法,如果不教他華山劍法,那麼他參加門派大比就不會走到現在,走不到現在,自己就不會再門派大比中遇到他,不遇到他自己就不會這麼心累,果然都是自己做的孽啊………

沒過多長時間一個裁判就來到了三區的擂台上,他環視了一周之後,才慢慢開口道。

「今日,是之前七十二個區前七強比試的第一天,截止到上午的第一場比試結束,三區還有六十三名弟子繼續參加比試。」

「因為三區還剩餘六十三名弟子,所以會有一人被輪空。」

在裁判說完這句話之後,有不少人的目光不自覺的看想了蘇秦,眾人的討論聲也不絕於耳。

「這次不會還是這個『輪空狂魔』被輪空吧。」

「難道黑幕又要重現了嗎?」

蘇秦在聽到裁判說有落空的名額之後,內心深處突然就生出了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應該……不會吧………」

蘇秦在內心弱弱的呢喃了一句。

………

「下面我來宣布本次比試的人員名單,第六百八十九號鬍子規對戰第七百二十九號唐山,第七百三十四號王陽明對戰陸澤升………第七百七十號魏東對戰七百七十九號張旭,以上就是本次比試的人員名單,第七百八十一號蘇秦輪空,直接晉級明日的比試。」

裁判宣讀完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蘇秦,繞是蘇秦的臉皮很厚,但是在如此眾多的目光注視之下,還是有些尷尬。

自門派大比以來,自己都被輪空了好幾次了,甚至現在蘇秦自己都懷疑自己走後門了。

「嗷嗷嗷,為什麼又是他,他沒我帥、沒我有才華,沒我武功高,為什麼會是他……」

「天吶,這個輪空狂魔還讓不讓人活了!!」

「有黑幕,有黑幕啊……」

「如果上天再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我一定會對蘇秦說三個字:真(你)幸(去)運(死)。」

蘇秦聽到了有很多人都在罵他,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啊,我也很無奈啊,不過讓蘇秦心暖的是,還有不少人在替他加油。

「我的蘇秦是最棒的,你們看到了他被落空,但是你們卻沒有看到他流的汗水;你們只知道他運氣好,但是你們卻不知道在這份運氣下的艱辛。」

「蘇秦,我要給你生猴子……」

蘇秦在聽到了這句話之後,嘴角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好可怕……

這是蘇秦看到了一個身影正在朝著他揮手。

「蘇師弟加油,雖然你沒有親人、雖然你只會基礎劍法,雖然你長的不帥,但是你武功高強、英俊瀟洒的鬍子規師兄一定會支持你的。」

蘇秦:「………」

蘇秦在內心深處真的好想對鬍子規說一句話:臉是個好東西,我希望你也有。

蘇秦平靜了一下心情,就這樣吧,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就這樣蘇秦悠哉悠哉的轉了起來,從第三區跑到了第四區,又從第四區跑到了第一區,又從第一區跑到了第二區,蘇秦在轉了一圈之後,就慢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然後意念一動就回到了現實世界。

………

今天陽光、天氣適宜,是一個好天氣,但是這一天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殘酷的一天,因為今天是周一。無數的人又不得不為了生計而去努力工作,無數的學生也不得不離開自己深愛著的床,帶著沉重的作業前往學校。

蘇秦背著書包,七點從家出發,走了半個小時之後,就來到了學校,剛到學校之後就發現學校的門口竟然又多出了幾個大紅色的橫幅。

「要想成功,必先發瘋,今日瘋狂,明日輝煌。」

「鯉魚不躍,豈可成龍?大鵬駐足,焉能騰空?」

「有來路,沒退路,留退路,是絕路。有前途,無退路,若退路,是絕路。」

「?征服世界的前提,首先你要能夠征服自己。」

蘇秦從校門口走到校園裡,他感覺自己的眼睛都快要被成堆的高考勵志語給亮瞎了。

在蘇秦來到教室之後就發現雖然距離上課的時間還早,但是班裡的人基本上都到齊了,就連張遠這個懶蛋也到了。同時蘇秦也看到了教室的后牆上用大紅色粉筆加粗寫的話。

「距離高考還有四十天!」

蘇秦也不禁感嘆時間過得真快,蘇秦來到了最後一排,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後從書包里拿出了幾套試卷,起身就來到了陳雨萱的身邊。

陳雨萱覺得自己的身旁多了一個人,然後轉頭一看,發現是蘇秦之後立刻就開心了起來。

「雨萱老師,這幾份試卷給你。」

陳雨萱在聽到了蘇秦說的這句話之後,立刻板起了俏臉,然後故作穩重的說道。

「蘇同學很積極,值得表揚,以後要繼續保持,再接再厲,努力成為一個對祖國、對社會有用的人。」

「好的,雨萱老師,我一定會聽你的話,多吃飯、多運動。」

陳雨萱在聽到蘇秦答非所問之後,立刻鼓起了腮,擺出一副我很生氣的樣子,那模樣煞是可愛。

「雨萱,你又變漂亮了。」

陳雨萱在聽到蘇秦的話之後,俏臉立刻紅潤了起來。

「哼,就知道說瞎話。」

這時王雨涵突然插起話來。

「雨萱,蘇秦這可不是說瞎話,他這是在拍馬屁。」

「你這小妮子說誰馬屁,討打。」

說著陳雨萱和王雨涵就嬉鬧了起來,蘇秦見狀和陳雨萱打了一個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張遠,你在幹什麼?」

「我在學習呀,你看不出來嗎,學習使我成長,學習使我快樂啊!」 「你別欺負我讀書少,我還是能看出來你的課本拿倒了的。」

「你懂什麼,我這是故意的,只有這樣才能增加難度,我去不會告訴你我已經能倒背如流的事實的。」

在張遠剛說完這句話之後,蘇秦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張遠手中的課本搶了過來。

「來吧,開始背吧!」

蘇秦手中舉著張遠的課本,然後笑容?的對著張遠說道。

張遠?:「額………」

「蘇秦,咱們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不能互相傷害啊,說好一起到白頭的……」

張遠還沒有說完話,蘇秦手中的課本就朝他飛去。

「滾……別侮辱我的審美。」

說完蘇秦就拿出來課本認真學起習來,剛從桌洞里拿出來課本就聽見了張遠的聲音。

「我可是下到八個月的小娃娃,上到九十歲的老奶奶都喜歡的好青年,豈是你這種凡夫俗子能欣賞的。」

蘇秦嘆了一口氣,以前只是以為張遠的臉皮比一般人厚,現在看來還是低估他了。

「蹬、蹬、蹬。」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踩地的聲音傳入了班級之中。

「嚴莉莉來了!」

這時也不知道是誰喊叫了一聲,然後整個班級都安靜了下來。

在數秒之後,一個身著白襯衣的身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嚴莉莉徑直走到了講台上,然後右手扶了一下眼鏡,掃視了整個教室一周,看到所有人都很安靜、認真之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今天,我們開始第三輪複習,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次集體複習,所以希望大家能夠以最認真的態度去對待。」

「下面,大家翻開三輪複習的資料,我們今天要講的就是閱讀理解………」

嚴莉莉在講台上聲情並茂的講著,所有人也都聚精會神認真的聽著,就連張遠也不列外。

現在這個階段,學校已經取消了除了語、數、外以及文理宗之外的所有科目,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為高考做準備,經常就是一科連上四節課。

「鈴…鈴…鈴…」

教室里的所有人都被這一陣放學的鈴聲驚醒,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一上午的時間就這樣結束了,不知道為什麼,以前總是盼望著早點下課,早點放學,可是當真的發生了之後,卻又感覺到了一起傷感。

「下課,同學們早點去吃飯吧。」

嚴莉莉也開始讓人覺得不是那麼嚴厲了,比以前溫柔了許多。

在嚴莉莉離開教室之後,所有人都衝出教室,奔向了食堂。

「蘇秦,走,吃飯去吧,剛上完第二節課的時候我的肚子就督促我去吃飯了。」

蘇秦和張遠還有陳雨萱和王雨涵一起走到了食堂。

在那天四個人第一次一起吃飯之後,每次再去食堂的時候張遠總會纏著王雨涵一起吃飯,美其名曰幫助她打飯。

不過蘇秦也明白張遠這是在給他幫忙,張遠早就已經看出來蘇秦喜歡陳雨萱,而陳雨萱貌似對蘇秦也有意思,所以他就纏著王雨涵,而陳雨萱又和王雨涵在一起,所以蘇秦就能和陳雨萱多待一會了,畢竟自古以來就有日久生情這一說。

總的來說,在蘇秦的心裡張遠就是一個神助攻。

四人在剛進入食堂之後,就發現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每次他們來食堂吃飯的時候,各個窗口都是擠滿了人。

這時候蘇秦從陳雨萱的手裡接過了飯盒,然後一個閃身就進入到了擁擠的人流之中。

張遠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了有人在拍他的肩膀,張遠回頭一看,就看到了王雨涵朝他伸著手,手裡拿著一個飯盒。

「去給我打飯吧!」

王雨涵看著張遠然後開口道。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